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0-10-22 星期四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吉林 >> 吉林 桦甸市 >> 李世新, 女


紧急成度:
拘留时间: 9月20日上午10点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4-09-25
家庭成员: 儿女/侄儿女/外甥/甥女: 李世平(李世萍) 李世霞(李士霞) 李世新
夫妻/父母: 薛桂琴
孙子/孙女: 张悦(张月)(李世新女儿)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9-09-22: 林省桦甸市薛桂琴老人一家的遭遇
薛桂琴老人,生于一九四五年。薛桂琴及其女儿们十几年来一家人颠沛流离、生活在绑架、抄家和恐惧的迫害中。警察们的无理绑架骚扰,加上女儿们的一次次的被迫害,使薛桂琴担惊受怕,身体每况愈下。二零一九年八月二十八日,老人走了,永远的离开了这个世界,带着遗憾,带着不舍……

修炼大法身体健康

薛桂琴年轻时在桦甸市砖瓦厂做零工。一次,在一个相当于约三米左右的高处大头朝下摔下来,当时就不省人事,醒来后落下了脑震荡和迷糊的后遗症,各个大小医院加省城医院都看了,没有能治了这个病的。说犯病就犯病,犯病时迷糊的天旋地转,身体一动不敢动,头都不敢歪一丁点。而且犯病时是什么姿势,就一直保持着原来的姿势不能动,闭着眼睛,直到缓过来,喘上那口气。抽烟使她经常咳嗽,每天早上都得剧烈的咳嗽一阵后才能起床。她还有严重的心脏病,嘴唇发紫。在她四十多岁时,有一次犯病了差点没活过来。这心脏病加上迷糊病一犯,家里老少都不安心,经常笼罩着一股哀伤的气氛。

一九九六年,薛桂琴喜得大法,从此迷糊病再也没犯过,抽了三十多年的烟没费劲就戒掉了,早上起床再也听不到她连续的咳嗽声。花钱都治不好的心脏病没吃药没打针也不犯病了,认不了几个字的薛桂琴竟然能把《转法轮》及其他法轮大法书籍神奇流畅的读下来。心性提高了,心情愉悦了,家人也陆续得法走入大法修炼。

薛桂琴遭迫害事实

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九日早,在桦甸市“六一零”杨宝麟、李项庭的授意下,桦甸市启新街派出所片警王伟带着几个警察到薛桂琴家把老人绑架,并抄走大法书籍等个人物品。老伴担心薛桂琴的身体,跟着一起上了派出所的车。后来又欲将薛桂琴老人劫持到桦甸市看守所,检查身体时薛桂琴血压高达二百多,看守所拒收,在这种情况下,派出所王伟等人又逼迫薛桂琴在一张诋毁法轮大法的纸上签字,薛桂琴没签。老伴为了能让薛桂琴回家,违心地替薛桂琴签了字(后已声明作废)。就这样,老人才被送回家。回家后,老人身体上和心灵上都受到了极大的创伤,至此积忧成疾。

几年前,桦甸市启新街派出所片警王伟又去骚扰薛桂琴老人,问老人还炼不炼功了,多年来,女儿们的一次次被迫害,老人的心备受煎熬,再也承受不起一丁点的被迫害,所以没有正面回答他的问题,但是这件事一直压在老人的心头无法释怀。觉的师父给了自己一个健康的身体,自己却没有证实大法,觉的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心情压抑,一直到临终都无法原谅自己。

女儿们的被迫害

自从一九九九年江氏集团发动对法轮功的迫害后,薛桂琴一家就再也没有安宁的日子。

二零零零年,二女儿李世萍,三女儿李世霞,小女儿李世新因为证实大法,都被非法关押,而且在看守所,劳教所遭受非人的折磨。
……
二女儿李世萍、小女儿李世新遭到的迫害

二女儿李世萍、小女儿李世新在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二日,为了说一句公道话进京上访。十二月二十三日在天安门打横幅被一群暴徒一阵毒打后非法抓到大兴县西红门派出所。因她俩不说住址,恶警李长友、彭瑞力等人对她们使用了各种卑鄙手段,在零下二十多度的外面赤脚让她俩站了几个小时,同时用电棍电击,拳打脚踢等等。李世新被电得胸前、脸上脖子都焦了,头部多处起包。从中午十一点直到晚上十点多没停止折磨,并且还说对法轮功没有任何人权和时限,打死也不会有人知道,也没有人管。二十四日晚十点多把她俩送到大兴县看守所;二十八日送到吉林驻京办事处;三十一日被劫持到吉林桦甸市看守所。

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日早晨六点多,李世新被送长春黑嘴子非法劳教。李世萍仍然押在桦甸市看守所预谋起诉判刑。

在劳教所,李世新承受了非人的折磨,每天十七、八个小时超体力的劳动,因不放弃信仰,每天只有四、五个小时睡觉的时间,而在零下三十多度天气里开着门,冻得根本睡不了觉。大队长刘连英,用电棍电击李世新和其他坚定的法轮功学员。狱警于波穿着皮鞋踢,把李世新左腿踢得青一块、紫一块,上床、上厕所、上下楼都很困难。不放弃修炼的法轮功学员没有任何人权,不让接见家属,不让给家写信、打电话,互相之间不许说话,一举一动都在别人监视当中。而且每月加期三十天。

二零零一年三月十五日,桦甸预审科又把李世新从黑嘴子劫持回桦甸看守所,说是批捕了。当时回到桦甸已经是晚八点多钟了,在没有任何审问的情况下桦甸预审科闫某拿出一份记录让李世新签字,李世新拒绝签字。并且要求知道批捕的理由是什么。他们只是说,因进京上访和散发真相资料。(进京上访是公民的权利,散发真相资料是为了让世人明真相就更不是犯罪)

在看守所关押期间李世新多次要求见办案人,要求无条件释放,因修法轮大法无罪。二零零一年四月三十日,李世新再次要求无条件释放,否则要用生命来抗议。五月十六日检察院来非法提审李世新和其他法轮功学员,提审李世新的时候她提出:我于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日被劳教,一月二十二日被批捕,请问检察官王瑞力,一个人能在同一时间被判两种刑吗?而且理由是一个,既然判刑了为什么又让我在劳教所呆了五十多天承受非人的折磨。当时王瑞力没有给她解释,只是说给向上汇报。李世新还告诉他们这么做完全不符合法律程序,也侵犯了人权,同时李世新郑重声明:要用生命来抗议对我的不公,也是用生命捍卫大法。我很清醒,不是电视说的什么追求圆满、什么走火入魔,如果我死了,是被邪恶迫害而死的。这些他都一一做了记录。

二零零一年五月十八日,李世新和法轮功学员谢延春、柳树珍、荆继纯、李世萍开始绝食抗议。在大陆法轮功学员没有人权,但是至少应该有通过绝食用自己的生命抵制邪恶的权力。可是狱警李秀云、看守所大队长徐建志、金善培等却因为她们一顿不吃饭就把她们关在禁闭室,双手铐在墙上,监室离禁闭室大约有六、七十米远,在往禁闭室去的过程中,她们高喊“法轮大法好”,震动了整个看守所。

由于李世新等法轮功学员的不配合,他们共有六、七个人才强行把她们铐在墙上。因为她们的双手铐在墙上,大小便不能自理。李世新在绝食的第五天时来月经了,她无法蹲下去换卫生巾,她要求上厕所换,他们竟然不让。看守所大部份都是男狱警,只有李秀云一人是女狱警,而且让刑事犯通过监控器二十四小时监控,严重地侮辱了李世新等法轮功学员的人格。

在强行给灌食时,李世新等法轮功学员不配合他们,他们就叫其他男刑事犯帮忙把她们一个一个抬上死人床(固定床),铐上手铐,六、七个人按住她们强行灌,捏鼻子、扒嘴的……因李世新心率过速,胃粘膜全无,鼻道弯曲,即使灌下去也会吐出来,而且还吐血。李世萍也是鼻道弯曲、吐血,每次灌食都有这样,第一次刚灌完,李世新就吐血了。桦甸市第二人民医院医务科科长马立杰要给李世新打止血针,李世新坚决拒绝并把针给扔了。

绝食的第十一天,在禁闭室已待了八天,这时已灌食3次了,他们怕她们出现其他危险,就让她们接见了家属,目的是让家属劝她们吃饭。李世新接见家属时吐血了,满脸麻木。

绝食的第十三天,薛桂琴、李世新的丈夫及其他家属找到相关部门强烈要求给李世新、李世萍检查身体,并正告桦甸市第二医院院长及相关参与灌食人员:如果是公安局看守所对她们的迫害出现的问题我家不找你,我们去找公安局看守所,如果是因为灌食让她俩的身体有个一差二错,我们家人一定要追究到底!至此桦甸市二医院怕承担责任不再去灌食。

绝食的第十四天,也就是五月三十一日下午三点多钟,狱警李秀云只是让狱医李成宾走形式,给李世新等人量了血压,居然说正常。

绝食的第十五天,二零零一年六月一日凌晨四点多钟,他们怕担责任,在李世新和家人毫无准备而且没有任何法律手续的情况下,在狱警李秀云、看守所徐大队长的策划下,由李秀云、所长任红胜、公安局法制科陈海亭强行又把李世新送往长春市黑嘴子劳教所再次劳教。

到了劳教所,因他们没有任何手续,劳教所拒收,他们使用了各种手段,用了三个多小时的时间,想把李世新留在劳教所,最后想把李世新羁押在那里都没有得逞。

一计不成又生一计,他们往吉林劳教委打电话,要求给李世新重新批劳教或恢复原来的教养单子,但对方的回答是:不管。当初我批完了,不是没批,谁知道你们桦甸怎么办的案,一会劳教,一会批捕,这会又要劳教,在押期间二次劳教历年来我们没办过,不知道怎么办,不管。

他们没达到目的很着急,要不把李世新留在长春黑嘴子连饭也吃不下。当时李秀云不自觉地说出了:急死我了,这可怎么办。警察于宝江说:不行拉回去办保外或取保。狱警李秀云要不把李世新留在长春死不甘心,目的是让李世新到黑嘴子向邪恶妥协,后来李秀云又跟桦甸看守所徐建志 (看守所大队长)联系,想把李世新羁押在长春某处,李秀云很怕把李世新拉回桦甸看守所,因看守所还有其他法轮功学员,很怕李世新把他们的阴谋揭穿,所以她和徐大队千方百 计通过个人关系把李世新送到长春市铁北看守所羁押,因没有任何手续李秀云和任红胜就用作废的批捕证作为羁押手续。

李世新从桦甸送到铁北看守所整整用了10个小时,行驶了七、八百里路,这期间他们送男刑事犯也把李世新拉到了北大窑监狱。由于路途颠簸,李世新又绝食绝水,到铁北看守所李世新已下不来车,他们对她连拉加抬。他们没有任何法律程序就要把李世新送进劳教所,这是违法的。当时围观接见家属的群众很多,因为他们所作的一切是见不得人的,怕曝光的,任红胜把群众都撵了出去关上了门。这时李世新已抽成一团。然而他们根本不管她的死活,把她扔在了一边。李世新高喊,善恶必报,你们这么做是违法的,如果我能活着出去,一定把你们的邪恶曝光!桦甸市看守所所长、警察任红胜竟然在光天化日之下,明目张胆地说:谁死谁命短,死了活该;死了算你倒楣,就违法了,有能耐你去告去。说完他们扬长而去,把李世新留在了长春铁北看守所304监室。

由于路途遥远,再加上颠簸,此时李世新的全身已经全肿了。整个监室连厕所都算上也就有十六、七平方米,住着二十三人。晚上睡觉要想宽敞点就得花钱买铺位, 要么就得把身子立起来(侧身),一个挨一个。李世新在那里共住四宿,几乎是没睡觉,由于太挤,晚上有时就到厕所坐着或在地上躺着。

绝食第十九天,也就是二零零一年六月五日桦甸市公安局法制科陈海亭,李秀云拿着通过个人关系恢复原来的教养单子欲劫持李世新到黑嘴子劳教所。到劳教所体检李世新心率过速高达160下每分钟,血压40至80,心肌缺血。这时教育科岳科长恶狠狠地问她“到劳教所你吃不吃饭?”“不吃”,他问:“什么时候吃”?“什么时候放我什么时候吃。”他说:“想得美。”最后他们怕李世新死在里面拒收了。狱警李秀云只好失望的把李世新拉回了桦甸,让家属交了一千五百元钱才把李世新放回了家。

虽然李世新恢复了自由,但是这半年由于迫害使她身心受到了极大的伤害,特别是桦甸看守所的李秀云、徐建志、灌食护士马苍、任红胜等人对李世新的迫害,因当时李世新胃粘膜全无,鼻道弯曲,再加上心率过速,这种情况下灌食是极其危险的,而他们却漠视生命仍然强行灌食,灌食的胃管能有小手指头粗,插不进去就硬插,导致李世新很长时间都不能正常吃饭,胃和食道时时疼痛。

在六月一日至五日,李世新被关押在铁北看守所期间,李世新丈夫给李秀云打电话问把李世新送哪去了?她说:送劳教所去了。李世新丈夫很气愤地说:往劳教所里打电话说没有此人,你到底把李世新送哪去了?如果李世新有什么三长两短,我告你去。后来多次给李秀云打电话他都没敢接。

看到接回来的瘦弱不堪面目皆非的小女儿,母亲薛桂琴悲喜交加,喜的是女儿毕竟活着回来了,悲的是看到小女儿瘦弱不堪的身体难过至极。她曾经流着泪说:“人家过年都是高高兴兴的合家团圆,我家是三个男人(指三个姑爷)抱着三个孩子哭着回来过年。

两女儿再遭绑架

二零零一年冬,薛桂琴和二女儿李世萍,小女儿李世新在与世人讲法轮大法被迫害的真相时,被不明真相的人构陷,两个女儿再次被绑架,被桦甸市新华派出所金哲宪等劫持到看守所关押。作为母亲,看到自己的女儿们的被迫害,薛桂琴心里的难过程度可想而知。
……
小女儿李世新再被绑架

因为此事,母亲薛桂琴和李世新都被桦甸市启新街派出所上门骚扰,为避免再次被迫害,薛桂琴和李世新都离开了家。二零零四年九月开学季,李世新的女儿张月开学了,因为放不下无人照料上学的女儿回家了。然而,二零零四年九月二十日上午十点多钟,由桦甸市国保大队大队长毓金基及警察葛天福等六、七个人闯到李世新家,趁其丈夫、孩子不在家,再次强行将李世新绑架,劫持到桦甸市看守所。这些人如入户的劫匪一般,没穿警服、没出示任何合法证件(搜查证、传唤证、拘留证)就开始抓人,当时李世新的父亲愤怒的上前制止,被桦甸市国保大队的大队长毓金基将李世新的老父亲的胳膊使劲拧到背后,使老人的身体受到巨大伤害。他们把李家翻得乱七八糟,还抢走了李世新的小灵通手机。据邻居讲,这些人已在李家胡同口盯梢了一夜。他们的车上没有牌照、车号,只贴了一个“卖车”的标志。当日下午,启新派出所的片警拿着拘留证找李世新的父亲签字,遭到老人拒绝。

桦甸市“六一零”预谋重判李世新,可怜九岁的女儿自己在家无人照料。曾多次由亲属领着到六一零公安局看守所要妈妈。当时的国保大队的队长是毓金基,多次提审并逼问李世新资料的来源并授意她出卖其他法轮功学员,李世新零口供,零签字。十天后,李世新再次被送往黑嘴子劳教所被拒收。至此,担心再被迫害,李世新也有家不敢回,开始了流离失所的生活。

小女李世新险遭被绑架到洗脑班

二零一二年,桦甸市启新街派出所片警王伟领着四、五个警察到李世新打工的地方把她绑架到启新街派出所,预谋将她绑架到吉林市沙河子洗脑班,李世新极力抗争,拒不配合,桦甸市公安局国保大队大队长于晓强又叫来了武警大队的十多个武警,欲强行抬走李世新李世新的女儿张悦紧紧和妈妈抱在一起,大声斥责,强烈反抗,她们的气势和坚决不让抬走的决心震撼了周围的警察和武警,最后他们无奈地放人。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9/22/吉林省桦甸市薛桂琴老人一家的遭遇-393572.html

2012-06-16: 吉林省桦甸市遭绑架的法轮功学员情况补充
二零一二年六月五日,吉林省桦甸市警察绑架了法轮功学员王爱花、荆纪纯、陆玉香、卢春莲、卢的俩个妹妹(不知道名字)、贾世敏、孙俊林、田振秀、李世新等人,其中李世新当天回家,其他人的情况待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6/16/二零一二年六月十六日大陆综合消息-258975.html

2012-06-09: 吉林桦甸市田振秀、李世新、陆玉香被绑架
二零一二年六月五日晚七点多钟,吉林省桦甸市胜利派出所片警王某等三人闯到六十四岁的法轮功学员田振秀家非法抄家,并将田振秀劫持到吉林市,具体境况待查。

二零一二年六月五日晚,桦甸市法轮功学员李世新被绑架。

二零一二年五月六日早,桦甸市法轮功学员陆玉香被绑架。同一时间段已知的还有四家被骚扰,有的欲绑架未得逞(学员不在家)。

据悉,吉林桦甸近期有多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到沙河子洗脑班,望知情者提供详情。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6/8/二零一二年六月八日大陆综合消息-258633.html

2004-09-23: 2004年9月20日上午10点多钟,六、七个恶警闯到大法弟子李世新家,趁其丈夫、孩子不在家,强行将李世新绑架。现李世新被关押在桦甸市看守所。这些人如入户的劫匪一般,没穿警服、没出示任何合法证件(搜查证、传唤证、拘留证)非法抓人,当时李世新的父亲赶到,上前阻拦险些被打。他们把李家翻得乱七八糟,还抢走了李世新的小灵通手机。据邻居讲,这些人已在李家胡同口盯梢了一夜。他们的车上没有牌照、车号,只贴了一个“卖车”的标志。

下午,启新派出所的片警才拿着拘留证找李世新的父亲签字,遭到老人拒绝。

吉林 桦甸市联系资料(区号: 432)

2020-09-24: 参与迫害人的电话:13404670909 15590601655

2020-08-26: 吉林省桦甸市永吉街道社区:0432-66251617

2020-08-25: 桦甸市明华派出所打电话的警察电话号:18243215566

2020-07-30: 吉林省桦甸市永吉街道社区人员永吉街道社区委主任沈艳波:15144357763
楼长勾振强:13196097586

2020-07-29: 永吉街道社区委主任 沈艳红:15144357763
永吉街道社区楼长 勾振强:13196097586

2020-07-16: 吉林省桦甸市明华街道书记高祥利13844278913

2020-06-25: 吉林市桦甸明华派出所的警察13166903311 郭柏玲
13294487788

2020-06-24:红石林业局第一派出所:
片警电话:代景亮1524329330718043623627
邹圳坤:13943263163贾晨:15004321696刘勋:18243290808

2020-06-21:
13166903311 郭柏玲
13294487788 (明华派出所的)
2020-03-22: 桦甸市610主任杨宝麟  手机:1370444800613704348883、18443296888
杨宝麟女儿:杨雅淇 30多岁 工作单位:桦甸市610 电话:18643266586

2018-10-28: 卢浩文:15243299966
张金龙:15981233838

2018-06-23:明华派出所:
夏洪伟3704348400
侯明哲13654460030
刘旺13944247000
王纯杰13944281000
李燃了15754488488
张铁峰13904443199
李金亮13904443792
王中国13904443080
李作琨13844275057
刘华东13944650616
高铭泽13704448972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0-10-15, 5:23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