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5-24 星期五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河南 >> 周口市 >> 张世营(张师营), 男, 45


出生时间: 1959年出生
个人情况: 河南省周口市川汇区阀门厂职工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河南周口市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4-09-22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08-02-05: 河南省周口川汇区退伍兵阀门厂失业工人张师营及川汇区包装机械厂职工蒋丽于2008年1月17日在家中遭邪党恶警绑架关押后,本地大法弟子全力发正念营救。在师尊的加持下,张师营、蒋丽已于二零零八年一月二十八日回到家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2/5/171821.html#2008-2-4-chbrief-8

2009-10-18: 河南周口市恶警汪勇犯罪记录
......
二 零零五年下半年,汪勇被贬到周口看守所任副所长。圈内的人都清楚,谁一进了看守所当狱头,那就明摆着是官场上没戏了,坐冷板凳了。到看守所以后,汪勇继续 迫害大法弟子。零五年十一月,周口退伍军人、大法弟子张师营被非法关押进看守所,遭受了野蛮灌食、砸脚镣、上手铐等残酷迫害。十二月二十六日,汪勇和一姓 许的狱警强逼他滚手印,张师营不配合,汪、许两恶警就阴毒的指使犯人折磨他,把他的胳膊扭伤。二零零八年,汪勇又通过请客送礼,活动到周口沙南公安分局国 保大队任副队长。
......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0/18/210602.html

2009-09-18:张师营九次被非法劫持、关押
张师营,男,一九五九年出生,周口阀门厂失业工人,退伍兵。在军旅生涯中,他落下一身病,四处求医九年,不但没有好转,又增添了十多种病,加之药物的毒副作用,导致内脏各器官功能衰退,连吃饭、睡眠、大、小便都很困难,每天都在死亡线上挣扎。修炼法轮大法后,张师营身体奇迹般的康复,真正感受到无病一身轻的幸福,和大法的神奇超常。

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早上,张师营听说要强行取缔法轮功,本着对社会、对大法负责的朴素心愿,他毅然到河南省政府上访,结果被郑州警察劫持,交周口刑警押回,在建设路派出所关一天一夜。回家后,办事处、阀门厂、川汇区纪检委对他实施了长达两个多月的监视,和无休止的轮番围攻,逼他写什么“保证”和谩骂大法的东西,被他严词拒绝。

张师营设法摆脱了恶人的监视,进京上访。当时,京城完全笼罩在红色恐怖之中,到处都在疯狂抓捕上访的法轮功学员。他到人民大会堂找人大代表反映情况,当场被绑架。十月二十七日,被周口公安强行押回(身上一千多元现金被恶警刘迎东和陈大肚非法搜走),投进看守所关押八十五天。在大法弟子和家人的营救下才走出魔窟,家人请客送礼花去六千元,非法罚款五千元,单位也被勒索五千元。出来后,因生活无着落,他到政保要被非法搜走的钱,刘迎东威胁他:“张师营,这个钱不准你再要了,再要还把你抓起来。”

零零年六月二十六日,张师营正在家里看《转法轮》,建设路派出所恶警汪勇将他劫持,非法拘留一个月。同年九月二十三日凌晨,张师营还没起床,政保头目王国胜、李育政和警察陈大肚突然闯入他家,在没有任何手续和“理由”的情况下,强行搜查,把他再次绑架到政保大队,百般折磨了两天两夜。恶警对他刑讯逼供,还不准吃饭、不让睡觉。先是王国胜、陈大肚拳打脚踢,把他打倒在地,后由刘迎东、王国胜、陈大肚轮流上绳捆绑。绳刹得很紧、很猛,张师营两只胳膊撕裂般疼痛,倒地惨叫。刘迎东怕别人听见,拿起擦桌子布,硬塞到他嘴里。到后半夜,恶人们打累了,就换了另一种刑罚:让他双手举棍,跪在地上,身子必须挺的笔直,弯一点立即拳打脚踢。天一亮,又换了黄金启(政保头目)、刘斗、刘振辉一伙。黄金启逼他双腿弯曲站着(这种姿势更难受),稍有变形就是一阵毒打。上午八点多钟,恶警李德仁脚穿皮鞋,从张师营身后突然飞起一脚,猛踢他的裆部,他当即便蜷缩一团,昏倒在地(睾丸被踢伤,至今仍不时隐隐作疼,解小便很困难)。尚未完全苏醒,几个警察又把他强拉起来继续用刑。趁着他疼痛难忍,恶警头目把全院的警察都集合起来,群体逼供、诱供,软硬兼施,用尽邪招。黄金启看他一直不配合,就指挥恶警把他弄到拘留所,他们和拘留所的警员合谋,把三号房的在押人员都提出来与张师营照面,授意这些人晚上对他进行恶打。黄说:“张师营,你要是还不配合,我黄金启可是黑白两道都能用、什么手段都能使出来的。”到了晚上,黄金启拿着事先编造的口供逼张师营签字画押,威胁他:“如不签字还要往死里整你。”

九月二十五日,黄金启等人把张师营关押到周口市看守所二号牢房。恶警利用同号的黑社会头子石三毒打他,他左胸被打塌陷五~六公分,站、坐、卧都疼痛难忍,只能靠着墙半蹲,痛苦的呻吟,说不出话,咽不下饭。不久狱警又把他调换到四号,该号以干活为主,他身上有伤无法干活,号头就照他的右肋、腰部连踢带跺(至今腰部还经常疼痛)。因伤痛折磨,进食艰难,他的饭又经常被犯人抢吃,一次,他饿得休克两个小时。恶警李德仁“提审”他,他反映情况,要求保外就医。李恶狠狠地说:“打死在里面才好呢。”这一次他被非法关押六十六天。

这年的十一月底,张师营又被劫持到拘留所。李凤丽(区公安局副政委)、刘迎东、李育政、黄金启,伙同河南省“六一零”头子赵一年,在他身体被折磨得不堪忍受的情况下,逼他“转化”。他明确表态“坚修大法”,随即被劳教三年。因他身上伤痕累累,劳教所拒收。恶警们视人命如草芥,把他关押起来继续迫害,关了三年零半个月。出狱后,因他妻子受恶党谎言毒害,更害怕再受连累,把他拒之门外,他只得和母亲住在一起。

零三年十二月十二日,张师营正在母亲家中休息,川汇区经贸委(阀门厂的主管部门)主管迫害法轮功的恶人王天义,秉承主任李培民的旨意,窜到他母亲家中,拿出一百元钱“送温暖”,威逼他写放弃修炼的“保证书”,被他拒绝。十二月十五日,王带着几个流氓无赖,以给他检查身体为名,把他劫持到五一路一家精神病院,硬把他五花大捆绑在床上。因他抵制迫害,双脚被恶徒们打得血流不止,手腕被打成骨折。精神病院的医生每天给他注射大剂量的破坏大脑中枢神经系统的药物,后几天剂量更是越用越大。张师营的老母亲到经贸委苦苦恳求放人,遭到拒绝,七十多岁的老人被气的当场昏倒。同时,周口大法弟子给王天义发公开信震邪劝善,在这种情况下,张师营才走出精神病院。出来后,他的大脑昼夜剧痛,听力、视力、记忆力几乎丧失殆尽,数月后生活还不能自理。

零五年十一月,张师营又被李育政无故劫持,关进看守所。因他不配合邪恶,绝食抗议,狱警宋万祥、余发顺指使犯人对他强行灌食,粗暴的把其食管捣破,并砸上脚镣、手铐。张师营高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十多名恶警惊慌失色。他坚决不穿号服,不背监规。十二月二十六日,汪勇和一姓许的狱警让他滚手印,他不配合,两恶警就指使犯人把他的胳膊扭伤。次日七点多钟,李育政、韩勇、贺成功、王俊福(国保大队长)一伙将张两手分别铐在车门上,秘送漯河监狱。这伙恶人编造谎言蒙骗叫收下。经张师营讲清真相后,漯河监狱由同情而拒收。恶警韩勇气急败坏的把他又铐在车上,送许昌劳教所。恶警们诬陷他是“贩毒人员”,连拉带推的架进了劳教所大门。他堂堂正正讲真相,当天下午就闯出了魔掌。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9/18/208567.html

2008-01-24: 河南周口退伍军人张师营第八次遭绑架
河南省周口阀门厂失业工人张师营是个退伍兵,在军旅生涯中落下一身病,一直痛苦的在死亡线上挣扎。张师营自从修炼大法后,身体奇迹般康复。但邪党迫害大法后,张师营遭残酷迫害,他多次被绑架,遭酷刑折磨,甚至被送精神病院。最近,2008年1月17日,张师营第八次遭邪党恶警绑架。

以下是张师营遭迫害经历:

1999年10月,张师营摆脱监视赴京上访为大法鸣冤,在天安门广场遭绑架,被周口恶警押回,在看守所关押85天,敲诈勒索一万多元。

2000年6月26日,建设路派出所恶警汪勇绑架了正在家中学法的张师营,非法拘留1个月。

同年9月23日半夜,张师营还在梦里,恶警王国胜、李育政、陈大肚突然闯入,把他绑架到政保大队刑讯逼供。刘迎东、王国胜、陈大肚轮流对张师营施酷刑“上绳”,张师营疼痛难忍,倒地惨叫。后半夜恶人逼他身子挺直双手举棍跪在地上。天明,恶警头子黄金启逼他双腿弯曲站立,稍有变形就是一阵毒打。上午八点多,恶警李德仁从身后猛然飞起一脚,踢中张师营裆部,睾丸被踢伤,他当即昏倒在地。刚苏醒,全体警察趁机群体逼供、诱供。黄金启看他不配合,把他关到看守所。恶警利用同号的黑社会头子毒打他,左胸被打塌陷五公分。这次被关押66天。11月底,他又无辜被劫持,恶警李凤丽、刘迎东、李育政、黄金启伙同省“610”头子赵一年,酷刑折磨后逼他“转化”,没得逞,非法将他劳教三年。劳教所见他伤痕累累没接收。回来后, “610”、公安恶人又把他关押了3年多。

2003年底,经贸委恶人王天义假惺惺的拿着一百元钱来“送温暖”,逼张师营写“保证书”,被拒。王带一伙流氓把张师营劫持到精神病院,五花大绑捆在床上,打得他手腕骨折、双脚血流不止。恶医还每天给他注射大剂量的破坏大脑中枢神经系统的药物。

2005年11月,张师营被李育政劫持到看守所,砸上脚镣手铐迫害。12月底,李育政、韩勇、贺成功、王俊福一帮歹徒将他秘送漯河监狱,被拒收后转而送许昌,无耻的声称他是“毒贩”,架進劳教所大门。因张师营抵制迫害,恶人的企图最终落空了。

2008年元月17日,张师营第八次被绑架。这次作恶者是周口沙北分局国保大队韩勇、贺成功等一帮恶警。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24/170982.html

2008-01-21: 河南周口六旬老人郭凤勤被非法抓捕
2008 年1月17日中午11点左右,周口川汇区邪恶的610和沙南公安分局八个恶人带着“搜查证”,窜到在原周口市工业局家属院居住、年过六旬的女法轮功学员郭凤勤家里非法抄家。恶人们足足查抄了两个多小时,搜走了大法师父法像一张、一盒讲法带,和四本真相小册子。临走时抢走了她家的录音机,把郭凤勤劫持到沙南国保大队。1月18日,恶警把她绑架到项城看守所非法关押。

据明慧网报导,1月17日这一天,周口沙北分局恶警对周口阀门厂下岗工人、四十九岁的男学员张师营非法抄家、劫持(张师营已是第八次被邪恶非法抓捕),还劫持了女法轮功学员蒋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21/170812.html

2007-06-08: 退伍军人张师营受尽摧残
张师营,一九五九年出生,周口阀门厂失业工人,退伍兵。在军旅生涯中,他落下一身病,四处求医九年,不但没有好转,又增添了十多种病,加之药物的毒副作用,导致内脏各器官功能衰退,连吃饭、睡眠、大、小便都很困难,每天都在死亡线上挣扎。

修炼法轮大法后,张师营身体奇迹般的康复,真正感受到无病一身轻的幸福,和大法的神奇超常。

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早上,张师营听说要强行取缔法轮功,本着对社会、对大法负责的朴素心愿,他毅然到河南省政府上访,结果被郑州警察劫持,交周口刑警押回,在建设路派出所关一天一夜。回家后,办事处、阀门厂、川汇区纪检委对他实施了长达两个多月的监视,和无休止的轮番围攻,逼他写甚么“保证”和谩骂大法的东西,被他严词拒绝。

张师营设法摆脱了恶人的监视,進京上访。当时,京城完全笼罩在红色恐怖之中,到处都在疯狂抓捕上访的法轮功学员,只要发现是大法弟子,马上就抓起来,往死里打。他到人民大会堂找人大代表反映情况,当场被绑架。十月二十七日,被周口公安强行押回(身上一千多元现金被恶警刘迎东和陈大肚非法搜走),投進看守所关押八十五天。在大法弟子和家人的营救下才走出魔窟,家人请客送礼花去六千元,非法罚款五千元,单位也被勒索五千元。出来后,因生活无着,他到政保要被非法搜走的钱,刘迎东威胁他:“张师营,这个钱不准你再要了,再要还把你抓起来。”

零零年六月二十六日,张师营正在家里看《转法轮》,建设路派出所恶警汪勇将他劫持,非法拘留一个月。

同年九月二十三日凌晨,张师营还没起床,政保头目王国胜、李育政和警察陈大肚突然闯入他家,在没有任何手续和“理由”的情况下,强行搜查,把他再次绑架到政保大队,百般折磨了两天两夜。恶警对他刑讯逼供,还不准吃饭、不让睡觉。先是王国胜、陈大肚拳打脚踢,把他打倒在地,后由刘迎东、王国胜、陈大肚轮流上绳捆绑。绳刹得很紧、很猛,张师营两只胳膊撕裂般疼痛,倒地惨叫。刘迎东怕别人听见,拿起擦桌子布,硬塞到他嘴里。到后半夜,恶人们打累了,就换了另一种刑罚:让他双手举棍,跪在地上,身子必须挺的笔直,弯一点立即拳打脚踢。天一亮,又换了黄金启(政保头目)、刘斗、刘振辉一伙。黄金启逼他双腿弯曲站着(这种姿势更难受),稍有变形就是一阵毒打。上午八点多钟,恶警李德仁脚穿皮鞋,从张师营身后突然飞起一脚,猛踢他的裆部,他当即便蜷缩一团,昏倒在地(睾丸被踢伤,至今仍不时隐隐作疼,解小便很困难)。尚未完全苏醒,几个警察又把他强拉起来继续用刑。趁着他疼痛难忍,恶警头目把全院的警察都集合起来,群体逼供、诱供,软硬兼施,用尽邪招。黄金启看他一直不配合,就指挥恶警把他弄到拘留所,他们和拘留所的警员合谋,把三号房的在押人员都提出来与张师营照面,授意这些人晚上对他進行恶打。黄说:“张师营,你要是还不配合,我黄金启可是黑白两道都能用、甚么手段都能使出来的。”到了晚上,黄金启拿着事先编造的口供逼张师营签字画押,威胁他:“如不签字还要往死里整你。”

九月二十五日,黄金启等人把张师营关押到周口市看守所二号牢房。恶警利用同号的黑社会头子石三毒打他,他左胸被打塌陷五~六公分,站、坐、卧都疼痛难忍,只能靠着墙半蹲,痛苦的呻吟,说不出话,咽不下饭。不久狱警又把他调换到四号,该号以干活为主,他身上有伤无法干活,号头就照他的右肋、腰部连踢带跺(至今腰部还经常疼痛)。因伤痛折磨,進食艰难,他的饭又经常被犯人抢吃,一次,他饿得休克两个小时。恶警李德仁“提审”他,他反映情况,要求保外就医。李恶狠狠的说:“打死里面才好呢。”这一次他被非法关押六十六天。

这年的十一月底,张师营又被劫持到拘留所。李凤丽(区公安局副政委)、刘迎东、李育政、黄金启,伙同河南省“六一零”头子赵一年,在他身体被折磨得不堪忍受的情况下,逼他“转化”。他明确表态“坚修大法”,随即被判三年劳教。因他身上伤痕纍纍,劳教所拒收。恶警们视人命如草芥,把他关押起来继续迫害,关了三年零半个月。出狱后,因他妻子受恶党谎言毒害,更害怕再受连累,把他拒之门外,他只得和母亲住在一起。

零三年十二月十二日,张师营正在母亲家中休息,川汇区经贸委(阀门厂的主管部门)主管迫害法轮功的恶人王天义,秉承主任李培民的旨意,窜到他母亲家中,拿出一百元钱“送温暖”,威逼他写放弃修炼的“保证书”,被他拒绝。十二月十五日,王带着几个流氓无赖,以给他检查身体为名,把他劫持到五一路一家精神病院,硬把他五花大捆绑在床上。因他抵制迫害,双脚被恶徒们打得血流不止,手腕被打成骨折。精神病院的医生每天给他注射大剂量的破坏大脑中枢神经系统的药物,后几天剂量更是越用越大。张师营的老母亲到经贸委苦苦恳求放人,遭到拒绝,七十多岁的老人被气的当场昏倒。同时,周口大法弟子给王天义发公开信震邪劝善,在这种情况下,张师营才走出精神病院。出来后,他的大脑昼夜剧痛,听力、视力、记忆力几乎丧失殆尽,数月后生活还不能自理。

零五年十一月,张师营又被李育政无故劫持,关進看守所。因他不配合邪恶,绝食抗议,狱警宋万祥、余发顺指使犯人对他强行灌食,粗暴的把其食管捣破,并砸上脚镣、手铐。张师营高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十多名恶警惊慌失色。他坚决不穿号服,不背监规。十二月二十六日,汪勇和一姓许的狱警让他滚手印,他不配合,两恶警就指使犯人把他的胳膊扭伤。次日七点多钟,李育政、韩勇、贺成功、王俊福(国保大队长)一伙将张两手分别铐在车门上,秘送漯河监狱。这伙恶人编造谎言蒙骗叫收下。经张师营讲清真相后,漯河监狱由同情而拒收。恶警韩勇气急败坏的把他又铐在车上,送许昌劳教所。恶警们诬陷他是“贩毒人员”,连拉带推的架進了劳教所大门。他堂堂正正讲真相,当天下午就闯出了魔掌。

2007-04-08:河南周口公安分局迫害大法的恶人言行录
一、迫害大法弟子的主要恶人
绰号“恶棍”的李育正
李育正是同行公认的“恶棍”, 打人最多,下手最狠,不加任何掩饰的坏。李色厉内荏,在街上见了大法弟子不敢抬头。

李育正拚命捞钱,长期包养“二奶”。他在纺织路当派出所长时,有一天抓住个“特殊”的犯罪嫌疑人,该人的父亲当晚送给他现金七万元,他第二天就把人放了。中共迫害大法以后,李育正更是有恃无恐的捞钱。对家境贫寒、无油水可榨的大法弟子则恨之入骨,百般摧残。如大法弟子张师营失业多年,妻子离异,上有耄耋老母,下有未成年的孩子,被李育正绑架后,照其脸部、裆部狠揍猛踢,嘴里狂嗥:“张师营,你一个下岗的穷工人,要钱没钱,要人没人,不整你整谁?”

李育正抓人、打人、吓人,目的都是赤裸裸的一个字:钱。李育正绑架了大法弟子后,除明的罚款、吃请外,一些时候他还私下里单独索要,张嘴最少是一千元,一次,向大法弟子韩某某的家人敲了三千元。有一次,李在公开罚款之前私自讹诈一千元现金的丑事,被大法弟子的家人在国保院里高声嚷嚷着捅破了,众警察都撇着嘴笑,李育正“猫腻”败露,煞是狼狈,缩在屋里半天不敢露头。
二零零零年川汇区有百名以上大法学员依法進京上访,被天安门的恶警劫持后通知周口公安领人。高峰、黄金启、李育正一起出动,见了大法学员破口大骂,或拳打脚踢,或五花大绑上绳。大法学员们被带到周口后,高、李、黄或亲自下手,或指挥流氓恶警,不分白天黑夜的毒打凌辱。对年轻的男性学员,都是晚上叫到一间暗室里,先按倒在地,然后众恶警扑上去一阵暴打,几十分钟下来,大法学员就被打的面目皆非,体无完肤。

张师营被绑架后,黄金启、侯红旗、李德仁、刘迎东、高峰等一帮恶警围着拳打脚踢几十分钟。李德仁飞起一脚猛踢张师营的裆部,张师营随即昏倒在地,缩成一团,直到现在,解小便仍非常困难。

对女学员,逼着她们在烈日下,或冰天雪地里,双手举着笤帚当院下跪,一跪就是几个时辰,且不许放下,不许换姿势,不许大小便。把女学员铐在院中的树上,一铐就是一整天。他们对不配合的大法学员则更加残忍的上绳迫害,用的都是细绳,细绳捆的紧,勒的深。

二零零零十月一日,大法学员杨秀琴和几个功友去北京和平上访时被劫持,转到周口恶警手里。恶人们逼她们双手捧着头,面朝墙壁跪在地上,然后用脚(穿着皮鞋)照杨秀琴的身上、后脑一阵猛踢,杨的后脑立即鼓起一个大包,造成脑内伤,后来血压高到二百六十,在遭受三年多的反覆迫害和骚扰后,于零三年十一月突发脑溢血,含冤离世。其丈夫老许患肝病本已得到抑制,因屡屡受罚,生活困窘,加之长期受骚扰惊吓,旧病复发,医治无效,在她之前二十多天就与世长辞了。

二零零五年十一月大法弟子张师营被劫持关進看守所后,坚决不配合邪恶,绝食抗议。看守所恶警宋万祥、余发顺指使犯人对张师营强行灌食,粗暴地把张师营的食管捣破,并砸上脚镣、手铐。张师营高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十多名恶警顿时惊慌恐惧。在看守所,大法弟子张师营坚决不穿犯人的号服,不背邪恶的监规,对于恶警要求做的各种签名和按手印,他都拒绝。 十二月二十六日,汪勇和一姓许的恶警让张师营滚手印,张不配合,两恶警就指使犯人把他的胳膊扭伤。次日七点多钟,恶警李育政、韩勇、贺成功、王俊福(国保大队长)一伙将张两手分别铐在车门上,秘送漯河监狱。 这伙恶人编造谎言蒙骗叫收下。经张师营讲清真相后,漯河监狱由同情而拒收。恶警韩勇气急败坏地把他又铐在车上,送许昌劳教所。恶警们诬陷他是“贩毒人员”,连拉带推地架進了劳教所大门。张师营堂堂正正讲真相,当天下午就闯出了魔窟。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7/4/8/152362.html

2005-12-16: 河南周口川汇区国保大队绑架数位大法学员
11月26日7时左右,沙北分局国保大队恶警李玉政等二人窜到大法弟子贾保玲家,翻箱倒柜非法搜查,结果甚么也没查到;李玉政自觉理亏胆怯,说着“对不起”灰溜溜的走了。随后,李玉政两恶警又窜到大法弟子王慈家,再行非法抄家之事,也是没抄到甚么。

当天上午,沙北恶警还抄了大法弟子张世营的家,抄走了大法书籍,光碟等。当时屋内无人,警察撬门而入。恶警走后两个多小时,又返回来,绑架了已回到家中的张世营张世营当时正光着脚,即被带走,后被关進周口看守所。

现正在被关押的张世营是下岗工人,没甚么收入,生活贫困。张世营,40多岁,孤身一人,还要赡养年迈的老母。周围邻居非常同情张世营母子,纷纷谴责警察的恶行。
http://www.minghui.cc/mh/articles/2005/12/16/116623.html

2004-09-18: 我叫张师营,男,现年45岁(1959年出生),河南省周口市川汇区阀门厂职工。我19岁参军,在河南省直属公安大队(现省武警总队)服役。在部队紧张的军训生活中,落下一身病,27岁就完全失去了正常的工作和生活能力。每天痛不欲生,四处求医治病。整整9年的煎熬,不但没有治好我原来的腹泻、大脑神经官能症、肾脏亏损等各种病,反而又增添了十多种疾病。由于身上疾病太多,难以确诊,加之药物的副作用,导致全身肝、胆、脾、胃等各种器官药物中毒、失去功能,连每天的吃饭、睡眠、大小便都很困难。那些年月我每天都是在死亡线上挣扎。由于连年治病,家庭经济拮据,总想自杀、一死了之,但看到年迈的父母和幼小的孩子,又于心不忍。疾病的折磨真使我痛不欲生、度日如年。

1996年阴历正月12,我有幸修炼了李洪志师父的法轮大法,身体奇迹般的一天天好了起来,过去在身上一直纠缠我多年的20多种疑难杂病慢慢的全部消失了。那些日子,我真是无病一身轻,身心感到从未有过的幸福,并从内心深处真正认识到了大法的美好,认识到李洪志师父是来救度世人的。李洪志老师讲的大法的法理要求每一个修炼者,要想达到祛病健身的目地,就必须得提高自己的心性、提高自己的道德水平,只有在做好人的基础上,才能去掉自身的疾病。

修炼法轮功既能祛病健身,又能做一个好人,这对近些年道德沦丧到了极点的人类、对各个方面都腐败到了极点的社会,是能起到一定的根治和挽救作用的。法轮大法对任何一个国家、任何一个社会、任何一个民族,都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大法洪传、亿万人修炼的盛况,对于生性邪恶、好大喜功的江××,妒忌得发狂,江××根本无视人民的利益,在1999年的那个夏天,开始了预谋已久的迫害。

1999年7月22日早上我听说要强行取缔法轮功,禁止修炼法轮大法,并要强行打压。我从几年来的亲身实践认识到,法轮大法是叫人心向善、道德回升,让人有个健康的身体,做一个道德高尚的高境界中的好人。如果全国有更多的人修大法,那就会使整个社会道德升华,无论是对国家兴旺、民族振兴,还是对任何一个当权者个人,也都是由有百利而无一害的。这样好的事情,政府是不应该有任何理由禁止的。我本着对社会、对大法负责的朴素心愿,去到河南省政府上访。7月22日当天在省会郑州,被周口市公安局刑警强行押回,关在周口市建设路派出所一天一夜,后在家人的担保下才被放回。

回家后,街道办事处、阀门厂、川汇区纪检委就开始了对我长达两个多月的围攻、监视、威逼,逼迫写保证或昧着良心写甚么攻击大法、攻击李洪志老师的东西。作为我个人来讲,从部队到地方、从单位到社会、从亲属到朋友,所有了解我的人都知道,我是不炼法轮功就不能活的人。可这些单位的领导,一是受控与江××一伙邪恶集团的压力,二是某些心术不正的恶官想藉机踩着法轮功往上爬,所以硬是逼着我写攻击师父、攻击大法的材料。因为我不愿意违背自己的良心,他们就无休止的围攻折腾。

我实在不愿意看到这么好的功法和师父受人陷害,就决定依照《宪法》赋予公民的权利,本着对国家、对政府负责,直接到北京向中央政府上访,如实反映法轮大法给社会、给家庭、给我个人的身体带来的好处。上访,本是公民应有的权利,同时也是普通民众对政府信任的行为体现。难以想像的是,北京到处都在抓捕上访的法轮功群众。堂堂中央人民政府何以惧怕这一群没有任何政治诉求、只为做好人的普通民众。法轮功学员为自己申辩的机会完全被剥夺了。不论是信访局,还是天安门广场,到处都是身着便衣的警察。只要发现是炼法轮功的,马上就抓起来,往死里打;当场打伤、打残、打死者不计其数。当时北京完全笼罩在白色恐怖之中。

在北京我亲眼看到、并深刻的感受到,政府已经被一小撮别有用心的当权者所操纵。这些衣冠禽兽拿着人民供养的血汗钱,却到处干着欺骗人民、残害人民的勾当。我因到人民大会堂找人大代表反映情况,被非法绑架。10月27日,被周口市公安强行押回,身上的一千一百多元的现金被周口市政保大队的恶警刘迎东和陈大肚强行搜走。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达85天。

后来在家人和大法弟子的帮助下,我个人被政保大队勒索罚款5000元,单位被勒索罚5000元,请客送礼花去6000元,总共被政保大队诈去16000元才被放回。回到家中,因生活无着,我去政保大队要从我身上搜走的一千一百多元的现金。按照法律规定,非法拘留前搜走的钱是应该归还我的。大队长刘迎东亲口对我说:“张师营,这个钱不准你再要了,再要还把你抓起来。”

钱没要回,单位、派出所的人员倒是经常上门骚扰。建设路派出所的片警汪勇到我家,我就给他讲我修炼法轮功以后的变化。他们都清楚,我过去是一身病,不炼法轮功是没有活路。汪勇亲口对我讲:“练就练吧,在家练,只要不上北京上访就行。”可是几天后,也就是2000年6月26日,我正在家里看《转法轮》,汪勇突然闯入,抢走大法书,亲自把我送到政保大队,又非法拘留我一个月。

9月23日凌晨5时左右,我正在家中睡觉。政保大队的恶警陈大肚、王国胜、李育正,在没有任何手续和证据的情况下,突然闯入我家,强制抄家、搜查,并把我再次绑架到政保大队,开始了两天两夜的非法折磨。不法警察们对我不只是拳打脚踢(有时几个人一起打,有时是一个人单独打),还不让吃饭、不让睡觉,目地是要用刑讯逼供的方式逼我承认他们编造的假口供,好加重迫害。

那一幕幕的惨剧真是不堪回首,那真是往死里打、往死里整,不达目地誓不罢休。我想我本人19岁当兵,为保卫祖国落下一身病,本应由政府照管。我修炼法轮大法既炼好了身体,又在做一个好人,这何罪之有?我是在部队入党,从来也没有和政府有甚么冤仇,一心想的是报效祖国,哪能用得着你们这样折磨毒打?

当时我是被绑架到陈大肚房间,先由王国胜、陈大肚拳打脚踢,把我打到在地,后由大队长刘迎东上绳捆绑。刘迎东恶狠狠的说:“张师营,这回非得在你身上逼出点东西不可。” 刘迎东、王国胜、陈大肚轮流捆绑我。

绳杀得很紧、很猛,两只胳膊撕裂般疼痛,我当即疼得倒地直叫。刘迎东怕喊叫让别人听见,顺手拿起桌子上的擦桌子布,硬是塞到我嘴里。刘迎东对王国胜、陈大肚说:“没有我的话,谁也不准松开。”

事情虽然过去将近4年了,但我的双臂有时仍是疼得钻心。这三人轮换捆打我近一天一夜。到了后半夜,他们打累了,就换了另一种刑罚:让我双手举棍,跪在地上,身子必须僵直的挺着,稍有变形,马上就是拳打脚踢。

第二天天一亮,又换了恶警黄金启、刘斗、刘振辉一伙。这个恶警黄金启,虽然貌不惊人,但却一肚子邪恶奸诈。它开始先让我站起,双腿弯曲,稍有变形就是一阵毒打。这种姿势更难受、更难坚持。上午8点多钟,黄金启在我前面打,恶警李德仁脚穿皮鞋,从我身后突然飞起一脚,猛踢我的裆部。当即我便蜷缩一团、昏倒在地。直到现在,我解小便仍很困难,睾丸处有时仍是隐隐作疼。

我尚未完全苏醒,几个恶警把我强拉起来,逼着我忍着剧烈的疼痛,继续受刑。趁着我疼痛难忍,他们把全院的恶警集中起来,進行骗供、诱供。那真是软硬兼施,欺骗、威逼、邪恶手段应有尽有。

黄金启看我一直不被他利用,就伙同全队恶警,把我弄到政保大队隔壁的拘留所。他们为了吓唬我,和拘留所的恶警勾结起来,合谋把三号房间的人员都提出来辨认我的模样,授意这些人在晚上对我進行恶打。黄金启阴险的对我说:“张师营,如果你还不配合,我黄金启可是黑白两道都能利用、甚么手段都能使出来的。”

在邪恶集团控制下的监狱、劳教所、看守所、拘留所,随时随地都有打伤、打残、打死人的事发生,幕后很多都是由公安在指使、操纵。黄金启作为堂堂的政保大队副大队长,非常清楚这是在执法犯法。但上有江氏流氓集团的撑腰,他本人要踩着法轮功往上爬,是根本不会顾虑这些的。到了晚上,黄金启拿着他编造的口供逼迫我签字画押。我说:“按法律规定我应该看一看,或听你念一念。”黄金启张口就骂我事多,并威胁说:“如不签字还要往死里整,决不罢休。”

9月25日,黄金启等几名恶警把我劫持到周口市看守所2号牢房。恶警利用黑社会头子石三毒打我。我左胸部位被打塌下去5~6公分。站、坐、卧都疼得无法忍受,只能半蹲靠着墙呻吟,说话发不出声音,连吃饭都无法下咽。

不久不法警察又把我调换到4号。4号监室以干活为主,我身上有伤无法干活,号头就照我的右肋、腰部连踢带跺,直到现在还是经常疼痛。因身上疼痛难忍,進食艰难,我的饭又经常被犯人抢吃,有一次我被饿得断气两个小时。一次,恶警李德仁非法提审我,我向他反映情况,并要求保外就医。他恶狠狠的说:“打死里面才好呢。”

按照法律有关规定,刑事拘留不得超过30天,最多不得超过37天。可在周口市看守所对大法弟子的非法关押,根本没有这个限制。有的大法弟子被劫持在看守所一关就是半年几个月,有的竟达一年两年。我这一次又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66天。

11月29日,又把我非法劫持到拘留所。恶警李凤丽、刘迎东、李育正、黄金启,伙同河南省“610”头子赵一年,想在我身体被折磨得不堪忍受的情况下,要我“转化”,诱逼我写甚么保证放弃修炼法轮功,否则就以劳教相威胁。所谓的“转化”,就是要我们这些修炼法轮功按真、善、忍的标准说真话、做善事、遇事能忍耐的好人,背叛大法,昧着良心去诽谤、攻击传授给我们大法的李洪志老师,做一个忘恩负义的小人,做一个自我毁灭、十恶不赦的坏人。我想先前我是一个不炼法轮功无法生存、满身病业的人,是慈悲的师父挽救了我的生命,去掉了我全身20多种疾病,是大法救了我,我决不能做一个攻击师父、诽谤大法的小人。由于我明确表态:坚定修炼,随即被非法判三年劳教。因我身上多处有伤,劳教所拒收,恶警们就把我关在拘留所進行迫害。

三年多的岁月,一千多个日日夜夜,我被囚在监室。被拘留的人员来了一批走了,又来一批又走了。寒来暑往,冬去春来,我不但失去了自由,还过着饥寒交迫的生活。拘留所的生活真苦啊!冬天室内结冰,夏天蚊蝇乱叮,饮食难以果腹,饭菜非馊即生。在这长期的非法迫害中,我腹泻的老病又犯了,身体虚弱不堪。这一关就是三年零半个月。从拘留所出来后,因妻子受江氏流氓集团谎言的蒙骗,怕和我这个炼法轮功的人生活再受连累,一直把我拒之门外。我只能和年迈的母亲住在一起。

2003年12月12日,我正在母亲家中休息,川汇区经贸委(因我所在单位阀门厂已垮,归口在川汇区经贸委)迫害法轮功的专职负责人、川汇区“610”特务王天义,在经贸委主任李培民的授意下,窜到我母亲家中,拿出一百元钱,说是接济我的生活,再威逼我写放弃修炼法轮功的保证书,遭我严词拒绝。

12月15日午后1时左右,王天义带着几个流氓无赖,闯入我母亲家中,以给我检查身体为名,把我强行绑架到五一路一家由洛阳人李明亮主办的精神病院。容不得我说话,硬把我五花大绑的捆在了床上。因我当时抗争着反对他们的迫害,双脚被他们打得鲜血直流,手腕被打成骨折。精神病院的医生一直给我使用大剂量的破坏大脑中枢神经系统的药物,后几天更是剂量越用越大。

由于本市和海外大法弟子的强烈呼吁,李培民这个江××迫害法轮功的忠实追随者、一直想靠迫害大法弟子立功往上爬的恶人,硬是不准放人。在经贸委办公室,我70多岁的老母当场被气昏过去。在这种情况下,才同意放我回去。

从精神病院出来,我的大脑是昼夜剧痛,听力、视力、记忆力几乎全部丧失。和人对面看不清模样,来人说话听不清说的是啥,外出回来找不着家门,简直成了一个植物人。几个月来我生活一直是无法自理,只能靠母亲伺候。

我们修炼法轮功,就是为了有一个健康的身体,做一个道德高尚的高境界中的好人。我们用自己省吃俭用节省下的血汗钱作真像资料,是向广大的同胞讲清我们法轮功受江氏邪恶流氓政治集团迫害的真像,不再受江氏谎言的蒙骗,为自己真正的生命开创一个美好的未来。

我们衷心的希望全世界所有善良的人们和一切具有正义感的有识之士,给我们极大的帮助和支持。我们衷心的希望明白了真像的民众,共同抵制这场祸国殃民的持续已久的邪恶迫害!

周口市联系资料(区号: 394)

2018-06-02: 西华县东王营乡派出所相关人员电话:
邵所长13839465086
杨某18538633581
寇某18538633052

2018-05-28:西华县东营乡派出所:
办案警察:杨某18538633581寇某18538633052

2018-02-03: 项城有关讲真相电话(固定电话区号——0394)
公安局
局长 杨步超 13603942875
副 局 长 马哲

本案件有关文件

河南省周口市国安大队恶警犯罪事实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9/18/84485.html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5-09, 11:0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