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10-23 星期三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河北 >> 石家庄市 >> 李瑞环, 女, 55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河北石家庄市体育南大街华兴小区热电厂宿舍42-5-301
迫害情况: 失踪
个人近况: 2002年1月14日起 生死未卜
立案日期: 2004-09-16
案例分类: 典型案例  工人  退休职员  非法拘留/绑架  毒打/体罚  受迫害程度:酷刑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2-04-21: 河北石家庄法轮功学员李瑞环失踪十年
法轮功学员李瑞环,家住石家庄市体育南大街华兴小区热电厂宿舍42-5-301。二零零二年一月,在北京遭绑架,后音讯全无,时年五十五岁。
李瑞环曾于一九九九年十二月和二零零零年四月,分别与许多法轮功学员上京,为法轮功鸣冤,为大法师父讨公道,回来后,被石家庄育才街派出所、办事处恶警非法拘押。以后,每逢所谓的“敏感日”就被非法关押。退休金也被邪党人员非法停发。

二零零零年五月,李瑞环在育才街办事处被非法拘押期间,因为打坐炼功,被恶徒殴打,被拽下一撮头发。她曾两次被非法关进看守所。

二零零二年一月十四日,李瑞环和其他法轮功学员再次上京为大法鸣冤,在天安门高喊:“法轮大法好!”就为这句真话,李瑞环就再也没回家。那年她五十五岁。据说,当时李瑞环被北京恶警打得不能行动。

李瑞环家里有老伴、儿媳、还在上学的女儿和两岁的小孙子。十年过去了,家人再也没有她的任何音讯,家人为此承受着巨大的痛苦。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4/21/河北石家庄法轮功学员李瑞环失踪十年-255982.html

2009-04-22: 石家庄大法弟子李瑞环失踪八年
石家庄大法弟子李瑞环,家住石家庄市体育南大街华兴小区热电厂宿舍42-5-301,二零零二年一月在北京遭绑架,后音讯全无,时年五十五岁。

李瑞环曾于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二零零零年四月,会同许多大法弟子两次上京为法轮功鸣冤,为大法师父讨公道,回来后被石家庄育才街派出所、办事处恶警、恶徒非法拘押。以后每逢所谓的敏感日就被非法关押。退休金也被邪党人员非法停发。

她曾两次被非法关押进看守所。二零零零年五月,李瑞环在育才街办事处被非法拘押期间,因为打坐炼功被恶徒殴打,被拽下一撮头发。

二零零二年一月十四日,李瑞环和同修再次上京为大法鸣冤,她们在天安门高喊:“法轮大法好!”就为这句真话,李瑞环就再也没回家。那年她五十五岁,家里有老伴、儿子、儿媳、还在上学的女儿和两岁的小孙子。

据说当时李瑞环被北京恶警打的不能行动。八年过去了,再也没有她的任何音讯。

好同修李瑞环,你在哪里?你还在这个世上吗?凡是认识你的人,都想念你,你是那样的慈善,我们深知你的家人承受着多大的痛苦,原本一个好端端的家庭,被中共恶党搞成支离破碎。象这样的悲剧,还在中国发生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4/22/199434.html

2006-07-01: 寻找我们的亲人李瑞环(石家庄市)
河北大法弟子李瑞环于2002年1月14日进京为法轮功上访,至今未归,生死不明,家人多方寻找杳无音信。

李瑞环,60多岁,体态偏瘦,唐山口音,退休,家住河北石家庄市体育南大街华兴小区热电厂宿舍42-5-301,老伴石兆根为石家庄热电厂退休职工。

最近,有遇到当年同李瑞环结伴上访的知情人,提供了当年上访时的详细线索,并且这位知情人还记得当时折磨李瑞环的警察,会在适当的时机站出来指证。我们一定要彻查亲人李瑞环的下落,生要见人,死要见尸。

好心人口诉的准确线索如下:

2002年1月14日我决定进京为法轮功上访,遇到了一老年大法学员,后知道她叫李瑞环。那时北京的信访办早就不挂牌了,我们就结伴同行去了天安门。下午我们到达天安门广场,在天安门门洞里打出了“法轮大法好” 的横幅。

我们返回天安门门洞时,李瑞环突然又喊了一声“法轮大法好!”我也跟着喊了起来,立刻有几个值勤的武警扑上来,扭住了我们,拖向警车。我据理力争:“我们都是好人,我们没有犯罪,凭什么抓人?!”我死撑着警车门不上,脸冲外高喊着“法轮大法好!”这时一个恶警抬起穿着大头皮靴的脚照着我胸口使劲一踹,一脚将我踢进了警车。警车里有几个恶警正在狠毒的踢打李瑞环,我大喝一声“不准打人”, 恶警这才骂骂咧咧的住了手。这时李瑞环已经被打得抬不起头来了。

我们被拉进了天安门派出所,被关进滞留室的铁笼子里,那里已经关押了十几位来自各地的大法弟子。

当天我们十几个大法弟子被铐着,拉到丰台看守所,在那里被强迫照相、按手印,我们不从,看守所的警察就指使两个穿黄马甲的刑事犯狠毒的打我们,撕扯我们的头发,拧我们的胳膊。我们不配合,又被拉到长辛店派出所,关进了一个大会议室里。

当天晚上我们分别被提审,逼问姓名、地址。开始不法人员们还假惺惺的装着非常和善的样子说,只要我们说出姓名和地址就放我们回家;见达不到目地,就立刻原形毕露,两个恶警轮番上阵,狰狞的开始对我们严刑拷打。一个中年警察,大约1.75米左右,长方脸形,指使着一个年轻的长型脸,小眼睛的警察用电棍狠狠的电我,小电棍嫌电的不解气,就又叫换大个的,还不解气,就亲自动手电,用皮鞋狠踢我的脸,又往我的脖子里灌冷水,撕扯我的头发,一直折磨了我好长时间。也不知道是夜里几点了,直到他们累了,才让我回到会议室。

回到会议室,我看到了李瑞环,她和我一样,也受到了严刑拷打,甚至比我还重。毕竟她已是50多岁的人了,受刑后身体多处是伤,连说话的力气也没有了,饥饿(好几天没有让我们吃饭了)又加上寒冷,她不停的打着哆嗦。

第二天,他们又开始迫害我们。这次来的恶警是个中年人,1米68的个,矮胖、秃顶,长得满脸横肉,一脸杀气。轮到他审问我了,说要好好收拾收拾我,说着飞起一脚将我踹了出去,我撞到墙上,反弹回来,又摔倒在地。他一边骂一边踹,他打累了就去找电棍。

没有找到电棍,回过身来仍旧恶狠狠的说:“你不说,××党有的是招,总有法子叫你说出来。把你们拉到一个没人烟的地方,挖个坑埋了,谁知道?知道六•四吗?那么多的学生,一开枪“突突突”一下就完了,还怕对付不了你们?”我故意问:“电视上不是说一枪没发,一人没死吗?”他说“那是哄你们不知道的。”我说:“你知道吗?电视上所说的法轮功的事也是假的。哄你们不知道的。”

下午的时候,前一天晚上电我的小眼睛警察又来了,见我还没有屈服,就从抽屉里拿出一本大法书,将师父的法像撕了下来,叫我踩,我一把夺了过来,捂在怀里;他又抢了回去,并用打火机烧,我严肃的说:“小伙子,你这样做对你没有一点好处。”后来他们折腾累了才停止。

这样的严刑拷打一直持续了四天。有的警察被我们的善良所感动,不忍心再对我们下手,可又迫于压力,当官的在时,他们做做样子,不在就不动手 。

在此期间,各地驻京办也来认人领人,我们一直是本着善念向他们讲着真相,告诉他们我们这样被折磨也不报姓名、地址的目的就是为了不给他们添麻烦。他们听了很受感动,虽然他们嘴上说的是另一套,但看得出来,他们谁也不愿我们说出姓名和地址。

第四天的夜里,看守我们的保安睡着了,我捅醒正闭目打坐的李瑞环,悄悄的跑了出去。由于李瑞环受伤太多,跑不动,又加上我们心态不稳,没跑多远,又被恶警抓了回来。这一下他们气急败坏,更加狠毒的报复我们。保安们以为逃跑的主意是李瑞环出的,所以那些人打得她更重。

我们俩被对角铐在大会议室的暖气管子上,不让我们睡觉,稍微一闭眼,那些看我们的保安就往我们身泼冷水,我们本来穿着单薄,又是寒冬腊月,冻的我们直打哆嗦。我看到李瑞环已经非常衰弱了,但我却无法帮她。后来派出所一下子来了好多刑事犯和少年犯,他们才顾不上审我们了。

22日的下午我靠着暖气管睡着了,我睁开眼不见了李瑞环,就问保安,说送她回家了。不一会两个警察气喘吁吁的架着李瑞环进来了。

从他们的对话中得知,他们送李瑞环上北去的火车,乘务员看她伤太重,怕死在火车上,说什么也不收。此时李瑞环弱得连坐也坐不住了,警察给我打开了手铐,我给她冲了些奶粉喂她,她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

23日警察要带我走(我不知道是要放我回家),我坚持要留下来照顾李瑞环,他们不让,将我赶走了。从此以后就再也没有了李瑞环的消息,不知她现在是不是还活着……

我一直很清楚的记得折磨我和李瑞环的恶警、保安的模样,无论过多少年我都能指认出。而且通过我的描述,周围的人一定能判断出是哪几个人丧失良知在助纣为虐、迫害善良,连去上访的50多岁善良老人都能下此毒手。这样没有人性、心狠手辣的人在单位、在社会上也是恶毒之辈。请正义人士向明慧网或李瑞环的亲人举报,和大法弟子共同抵制邪恶,维护善良和正义!

我们的亲人李瑞环自此以后杳无音信。几年来,我们寻遍了石家庄的各个监狱、劳教所、看守所,都没有她的下落。最近大街小巷的民众都在相传:沈阳苏家屯秘密集中营大规模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牟利,并焚尸灭迹;大量医院和关押法轮功学员的劳教所、监狱互相勾结,通过盗取活人器官做移植手术谋取血腥暴利。很多法轮功学员被活体摘取器官并被毁尸灭迹。我们听此消息后心急如焚,所有的亲人都为李瑞环担忧。

李瑞环一生勤劳、善良、街坊邻居没有说她不好的,学了法轮功后更是做好人,从没有做过一点不好的事情,更谈不上违法犯罪了。就这样的良家妇女、因为炼了法轮功,因为身体健康了、因为从法轮功中受益了,因为她有一个正直、善良人应有的良心――为她喜爱的功法,为她所尊敬的、被栽赃陷害、造谣中伤的她心中最最伟大的师父说一句公道话,这样的好人却被中共酷刑折磨,良心何在?!

我们强烈要求相关部门彻查李瑞环的下落,生要见人,死要见尸。对于毒打折磨李瑞环的凶手,绳之以法,还法律以公正、还善良者以清白。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7/1/131868.html

2006-03-30: 石家庄大法弟子李瑞环失踪四年多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3/30/123785.html

2005-05-12: 李瑞环,女,60岁,河北省石家庄市人,家住华兴小区42-5-301,2002年1月13日到北京上访,至今下落不明。

2005-01-22: 李瑞环,女,50多岁,体态偏瘦,唐山口音,退休。家住河北石家庄市体育南大街华兴小区热电厂宿舍,其爱人石兆根为石家庄热电厂退休职工。2002年1月13日進京证实法,至今未归,生死不明,家人多方寻找杳无音信。

2002年1月13日我决定進京证实法,后来我遇到了大法学员李瑞环,就结伴同行去了天安门。下午我们到达天安门广场,长时间发正念,在天安门门洞里(那里人多)打出了横幅,喊出了大法弟子的心声:“法轮大法好”。我们又互相掩护着将横幅贴在了门洞两侧的广告牌上。

完成后我们非常激动:太顺利了,我们当天就能回家了,欢喜心一下子就起来了。返回天安门门洞时,李瑞环突然又喊了一声:“法轮大法好!”我毫无思想准备,也跟着喊了起来:“法轮大法好!”立刻有几个恶警扑向前,扭住了我们,拖向警车。我记住了师父的话:“在任何情况下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所以据理力争:“我们都是好人,我们没有犯罪,凭什么抓人?!”我死撑着警车门不上,脸冲外高喊着:“法轮大法好!”这时一个恶警抬起穿着大头皮靴的脚照着我胸口使劲一踹,一脚将我踢進了警车。警车里有几个恶警正在狠毒的踢打李瑞环,我大喝一声:“不准打人!” 恶警这才骂骂咧咧的住了手。这时李瑞环已经被打得抬不起头来了。

我们被拉進了天安门派出所,那里已经关押了十几位来自各地的大法弟子,同修见面格外激动,一个东北口音的同修对大家高声说:“我们要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这句话就象一声惊雷,深深的震撼了我,我牢牢的记住了。当天我们十几个大法弟子被非法分到了各地派出所继续关押迫害。我俩先是被拉到丰台看守所,在那里强迫照相,我们不配合,又被拉到长辛店派出所,关進了一个大会议室里。

我们分别被提审,逼问姓名、地址。开始不法人员们还假惺惺的装着非常和善的样子说,只要我们说出姓名和地址就放我们回家。见达不到目地,就立刻原形毕露,七八个恶警轮番上阵,狰狞的开始对我们严刑拷打。

一个恶警飞起一脚,将我踹翻在地,拽着我的头发在屋里转圈,我还不说,就端起一盆冷水从脖子里灌進去。那时正是寒冬腊月,北京的天气还很冷,一盆冷水浇下去,冻得我直打哆嗦。我不停的背着能背过的师父的法和经文,坚定正念,做一个金刚不动的大法弟子。后来恶警又拿来电棍电我,一电一个跟头。小的电得不解气,又换大个的,专找敏感部位电。上厕所时我看到我的下身布满了被电击的小红点。我的脸也被他们打得变了形。

回到会议室,我看到了李瑞环,她也和我一样,受到了严刑拷打,甚至比我还重。毕竟她已是50多岁的人了,受刑后身体多处是伤,连说话的力气也没有了,饥饿、(好几天没有让我们吃饭了)又加上寒冷、,她不停的打着哆嗦,我给她端来了热水喂她喝点。

这样的严刑拷打一直持续了四天,无论不法人员们怎么折磨,我一直是抱着善心,给他们讲着真象。有的警察被我们的善良所感动,不忍心再对我们下手,可又迫于压力,当官的在时,他们做做样子,不在就不动手。有一个恶警是个五大三粗的小伙子,长得满脸横肉,一脸杀气,轮到他审问我了,他骂骂咧咧的说我当刘胡兰,要好好收拾收拾我。说着就去找电棍。我忽然悟到我们不能总这样消极承受,不能再让他电我。结果他找了半天,也没有找到电棍,他直纳闷:平时电棍到处都是,怎么今天找不着了?回过身来仍旧恶狠狠的说:“你不说,××党有的是招,总有法子叫你说出来。知道“六.四”吗,那么多的学生,一开枪“突突突”一下就完了,还怕对付不了你们?”

我特意问:“电视上不是说一枪也没开,一个学生也没死吗?”他轻蔑的一笑:“那是骗你们这些不知道实情的”我忙接过话:“电视上说的法轮功也是这样,都是骗你们这些不知道真象的。”

紧接着我又给他讲起了真象,他立刻哑口无言了。第二次见到他,他不再是满口脏话,装作文人的样子,从书橱里找了一本宪法的书,翻了半天才指着其中的一条说:“就算是这一条吧,你们违法了。”我凑过去指着上面的犯罪条款说:“这条法律是根据这个犯罪事实制定的,我们没有犯这样的罪,这条法律给我们安不上。”他象霜打了的茄子,灰溜溜的走了。以后再见到我,就不象先前那样恶了。

在此期间,各地驻京办也来认人领人,其中就有我们当地的,我们一直是本着善念向他们讲着真象,告诉他们我们这样被折磨也不报姓名、地址的目地就是为了不给他们添麻烦。他们听了很受感动,虽然他们嘴上说的是另一套,但看得出来,他们谁也不愿我们说出姓名和地址。

第四天的夜里,看守我们的保安睡着了,我捅醒正闭目打坐的李瑞环悄悄的跑了出去。由于李瑞环受伤太多,跑不动,又加上我们心态不稳,没跑多远,又被恶警抓了回来。这一下他们气急败坏,狗急跳墙,更加狠毒的报复我们。他们以为逃跑的主意是李瑞环出的,所以打得她更重。

恶警的头亲自上阵审我了,开始还假惺惺的表白他如何如何好,又是党员,又是先進,不象他那些属下,没文化、素质低。可只伪装了一会儿,画皮就掉了。就要给我灌盐水,伙同几个保安按着我,给我扒光了上衣,只剩下一个背心,又去扒我的裤子,此时我正来例假,他们铐着我,不让去厕所,所以秋裤和毛裤上全是经血,我挣扎着怒斥道:“你是结过婚的人,这些小保安还没成家,你叫他们看着好看吗?你的先進就是这样当的吗?” 恶警这才住了手。但仍然要给我灌盐水,我心想,决不能让他们的阴谋得逞,瞅准空子,手脚并用,将盐撒在地上,他们没有灌成。

我们俩被铐在大会议室的暖气管子上,穿着单衣,门和窗子打开着,对流风呼呼的刮着。我看到李瑞环已经非常衰弱了,但我却无法帮她。

后来派出所一下子来了好多刑事犯和少年犯,他们才顾不上审我们了。有一个警察没见我们吃过饭,说我们:“怎么?你们还绝食啊?”我说:“你们什么时候叫我们吃过饭?” 警察从外面买回了两袋食品让我们和刑事犯们吃,那些犯人一见吃的,立刻哄抢起来,唯有我们不动。警察气得大骂犯人,却说我们:“你们怎么那么傻?干嘛不拿呀?一会就没了。”我们说:“先让他们吃吧,等他们不吃了我们再吃。”“你们风格真高呀!”我说:“我们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我们师父叫我们在哪里都要做好人。” 警察转过身来训那些犯人:“就你们知道抢好吃的,你看人家炼法轮功的,你们好好向人家学习学习!”

我们的行为逐渐的感染着警察,改善着环境,渐渐的他们已不象先前那样恶了。有时也帮我们买些吃的回来。

22日的下午我靠着暖气管似睡非睡时,看见了警察把李瑞环送上了火车,不知为什么又把她架回来了。我睁开眼,果然不见了李瑞环,就问保安,说送她回家了。不一会两个警察气喘吁吁的架着李瑞环進来了,和我天目中看到的一模一样。

从他们的对话中得知,他们送李瑞环上火车,乘务员看她伤太重,怕死在火车上,说什么也不收。此时李瑞环弱得连坐也坐不住了。警察给我打开了手铐,我给她冲了些奶粉喂她,她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

23日警察放我回家,我坚持要留下来照顾李瑞环,他们不让,将我赶走了。从此以后就再也没有了李瑞环的消息,不知她现在是不是还活着……

2004-09-15:李瑞环,女,50多岁,家住石家庄市华兴小区,石家庄热电厂职工。2001年去北京上访,反映法轮功被迫害的真实情况,从此杳无音信。家人非常着急,四处寻找未果,请知道消息的朋友帮忙寻找。

2003-03-25: 北京市丰台区长辛店派出所毒打逼供 一大法弟子生死未卜
2002年1月,我与当地同修进京请愿,在天安门广场分手,我和其中一名学员李瑞环(女,55岁),在天安门前先后被抓上警车,期间学员李瑞环被公安拳打脚踢。后我们被送到天安门派出所强行照相,我们不报姓名,被关在铁笼子里,当时已有十几名不报姓名的各地学员被押。下午6、7点,警察给我们十几名学员强行带上手铐,送到丰台区看守所,又强行照相、按手印。因我不配合他们,遭公安指使的二名犯人拳打脚踢,拽我的头发,把我的两个手臂拧到后背用力向上提,用膝盖猛击我的身体。我和李瑞环被北京市丰台区长辛店派出所接走,当日晚上我俩被派出所的公安反铐单独非法提审,其目的是想问出我是哪儿的人,加大迫害力度,我拒绝了他们的要求,并告诉他们我没犯法,是无罪的,应当无条件释放。看我不配合,他们就恐吓、欺诈、用电棍电击身体、往身上泼冷水、用脚猛踢我的鼻梁、揪头发等手段来迫害我。

第二天换了两名警察提审,我还是拒绝他们的要求。其中一名警察拳打脚踢将我打倒在地,还用力猛踹我的身体。打累了休息一会儿接着再打,想用电棍迫害,没找到电棍。就这样从中午到下午4点多,把我打得全身是伤痕,脸部和眼睛也被打得肿了起来。警察们下班时间快到了,这时来了一名身穿便服20岁上下的小伙子,我被他叫到警察娱乐活动室,里面有一张台球桌和一张乒乓球桌。小伙子自称是这个派出所的,让我配合他,叫我说出自己的姓名,我不说。他就用双手用力撕我的头发,揪住我的头发向上提、向下拉,把我弄倒在地,拽着拧我的头发围着乒乓球案子转圈。之后又在提审室里伙同一名保安迫害我,强行剥我身上的衣服,给我灌浓盐水。穿便服的小伙子出去了片刻,回来说跟我一起的法轮功学员李瑞环也在被一名恶徒毒打着,说他们同伙如何厉害,老太太被打得很重,被摔在地上好半天没动静。同时威胁我:“再不说就叫那人来对付你。”

几天来把我俩关在会议室,由保安日夜看管3、4天,也不让我俩吃饭、说话,后来就把我俩用手铐铐在暖气管上。有的保安特别邪恶,不让我俩睡觉、去厕所,见我俩谁闭眼睛就往谁身上泼冷水,用脚踢、警棍打。另外那名老年同修李瑞环被他们迫害得最后站不住、坐不了。

1月25日下午由两个公安把她拖架出了会议室,过了一段时间又被这两个公安连拖带拉地回到了会议室,只听其中一名公安说:“我们俩用好大劲把她拖进车站,结果列车员说什么也不让她上车,怕她死在车上。”到晚上8点左右,他们强行让我坐进一辆吉普车的后车箱内,车开出了派出所,去哪儿?看守所、拘留所,还是荒郊野外?我全然不知,放下生死,心发正念: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请师父加持弟子。过了一会儿汽车停下,让我从车上下来,告诉我这是火车站,汽车就开走了。就这样我堂堂正正被无条件释放,闯出了魔窟,又汇入正法洪流。

而大法弟子李瑞环至今未还,生死未卜。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3/3/25/zip.html

石家庄市联系资料(区号: 311)

2019-08-31: 河北省石家庄市鹿泉区公安局:
局长白毅82180166、13633111212
城关派出所所长封立军138032132888

鹿泉区司法局:
局长高明芳85138008、13932198586
副局长梁金会85138188、13831116679
鹿泉区政法委:郄立江82016529、13503215086
鹿泉区检察院院长 安少峰82105888、13903218567
鹿泉区法院院长 纪兰生83893600、18531157666

石家庄市第二看守所:
地址:石家庄郊区赵陵铺赵三街,邮编050000电话:0311-8778202432;办公室:87755202
所长刘黎平
政委杨素金87755202
副所长:李占发、邢志昌、杨文肖、张景桂、王志彬
副书记王书亭87755213、13931171888、13781581859
一科:指导员杨建军、副科长孟翼新
二科:科长刘文辉、指导员姜明聚、副科长高新
三科:科长张海燕、指导员马建设 接收警察:高新民
石家庄市检察院住二看检察官:
主任 王宝军87755379
申检察官87755379

2019-07-28:
责任单位
1、石家庄桥西区中山派出所:
地址:石家庄桥西区永安街51号(自强路和南小街交叉口顺南小街南行20米左右再朝西走大概50米左右路北)
责任人李征兵15830969603、0311-88892109
所长李备军87896623, 教导员李晖87896623 警察:任援军、王峰霞、屈连营、李树强、史亮、王彦伟、于春生、卞松范、郝明信、梁乃丹、赵素敏

2、石家庄市桥西区检察院:
地址:石家庄市红旗大街233号,邮编050090(现河北省教育考试院南邻)
侦监科(批捕科):科长孙英、副科长焦燕0311-66603051
电话:0311-66603128、0311-87032000
办公室:66603002
值班室:66603123

于恺 公诉科长兼未检科科长 66603078、13315132083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311)

李瑞环家人通信地址:
石家庄市体育南大街华兴小区热电厂宿舍42-5-301
邮编:050000
收信人:石兆根

相关单位和个人(北京市电话区号010,邮编:100000)

北京市丰台公安分局长辛店派出所 ,
地址:北京丰台区长辛店大街196号,值班电话:010-63886249
长辛店派出所 010-83876252、 83876249

北京丰台区长辛店镇政府,地址:北京丰台区
副镇长杨友强

北京市公安局丰台分局 ,地址:丰台七里庄21号
值班电话:010-63813322 ,邮政编码:100000
举报电话 63897537
监督电话 63811993

北京市丰台区人民法院,地址:北京市丰台区
李增森 丰台区人民法院刑庭
北京市丰台区人民检察院,地址:北京市丰台区

北京市丰台区人民政府办公室
北京市丰台区政府便民电话 83812345
北京市丰台丰台区区长张大力,
北京市丰台区委副书记阎满成
北京市丰台区卫生局党委书记、局长张杨
北京市丰台区司法局
北京市丰台区人事局
北京市丰台区民政局
北京市丰台区委
北京市丰台区政府区人大
北京市丰台区政协
北京市丰台区市政管理委员会

北京市政府便民电话 12345 市政府举报电话 63841234
北京市司法局法律服务热线 1600148
北京市市检察院举报中心 68682000
北京市市卫生局电话 63011386

吴春妹 北京市人民检察院第二分院公诉二处
张荣革 北京市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公诉一处
刘新泉 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民一庭
李经纬 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民二庭
董春江 北京市司法局律师工作管理处

北京市公安局,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前门东大街9号
邮政编码:100740,监督电话:65246271
市公安局书记、局长,马振川
北京市公安局办公室信访处,地址:北京市公安局办公室信访处
邮政编码:100740
信访处 ,李金栋
政治部宣传处 ,刘长泓
法制办行政复议处,胡寅
刑侦总队法医检验鉴定处,张大明
纪委案件检查处
内保局办公室
人口管理处人口信息管理处,87680101
监所管理处 69731177

北京电视台《法治进行时》:68429226,68429230;
北京广播电台《法制天地》:65159049;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