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11-13 星期三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重庆 >> 潼南县 >> 张志强, 男, 30

个人情况: 重庆西南师大专科98年毕业,曾任綦江齿轮厂子弟校教师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重庆潼南县太安镇
拘留时间: 2004年8月19日深夜11点
有关恶人: 太安镇派出所恶警张高乐、周向阳、街村委员会霍大娃
个人近况:
立案日期: 2004-09-08
家庭成员: 夫妻/父母: 张志强 陈庆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7-06-16: 重庆张志强被非法关押在贵州桐梓县看守所

6月10日下午,贵州桐梓国保一曾姓警察给张志强家人留了电话。曾姓警察说张志强被关在桐梓县看守所,随时可以去看,但见不到人。

6月11日上午7点多,张志强的妻子陈庆来到贵州桐梓县看守所,位于公交站火电厂附近。她对门卫说来找丈夫张志强,希望能见到张志强一面。看守所的门卫说,不判就不能见到本人。陈庆到会见大厅查询,一个50多岁男子在电脑上查,说有张志强这个人,6月9日来的。

6月11日下午,张志强父亲去重庆潼南太安派出所询问张志强为何被关押的事,派出所的说张志强在桐梓那边写了什么,有监控录像。陈庆曾给重铁火车北站派出所刑警队打电话,对方说张志强5月23日在贵州桐梓张贴了13张资料。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6/16/二零一七年六月十六日大陆综合消息-349706.html

2017-06-12: 张志强在重庆市火车北站被绑架

二零一七年六月八日凌晨五点左右,重庆市潼南区法轮功学员张志强从渝北礼嘉的工地回潼南家里,拿第二天起诉欠款老板的材料证据,在重庆市火车北站被火车北站和贵州桐梓国保大队勾结绑架,现下落不明。

六月七日晚,张志强给妻子陈庆和儿子打电话,说明天一早就会回来。妻儿从上午九点半左右就给他不断打电话,却无人接听。

上午九点多,张志强的哥哥接到一个座机电话,称是渝北区火车站派出所的。他们说张志强被贵州桐梓国保大队“网上追逃”,并栽赃“扰乱公民”。家里七十多岁的老父母和工地上的工人给张志强打电话都无人接听。

六月九日上午八点半左右,陈庆打电话到火车北站派出所,一名男子接的电话,说“他不是公民,他是逃犯”,还很凶的说“你去告我啥?”就挂断了电话。此后陈庆再打电话就无人接。

陈庆又查询打了桐梓县公安局举报科的电话,一名男子接的,好似话中说人还在重庆。后来再打举报科就显示空号。打到桐梓公安局,一部电话是一名女子接的,说不知道有国安大队,说成国保大队她才知道,又说国保大队不在这幢楼里。打另一部电话,是一名男子接的,他说国保大队在公安大楼。当听说国保大队没有给陈庆打电话,陈庆主动要国保大队电话时,他赶忙挂了电话。

后来陈庆和张志强的母亲到当地太安派出所报警失踪,接待的两名男警察是王飞和另一名年轻男警察,姓不详名字是玮柏(音)。

当天下午两点多,陈庆再次打火车北站派出所电话,还是一男子接的电话,他称已经把人转到贵州桐梓国保大队,陈庆要求对方提供国保大队相关人员的电话和名字,他却不说。

张志强和陈庆都因为坚持信仰而失去工作,全靠张志强一个人打工挣钱。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6/12/张志强在重庆市火车北站被绑架-349497.html

2017-06-09: 重庆市潼南区大法弟子张志强疑被重庆和贵州桐梓国安绑架

2017年6月8日,重庆市潼南区大法弟子张志强凌晨五点左右,从重庆礼嘉工地返回潼南,准备回潼南家里拿第二天自贡起诉欠款老板的证据。他给妻子陈庆和孩子说上午一定回去,但一天都没回家。上午九点多,张志强的哥哥接到一个电话,自称是重庆火车北站派出所的,他们构陷张志强被“网上追逃”,是贵州省桐梓县国安大队立案的,以“妨碍××××”为名参与迫害,他们协助把人扣押移交给贵州桐梓国安(国保)大队。重庆火车北站派出所协同贵州桐梓国安犯罪。

重庆市火车北站派出所电话 023-61860218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6/9/二零一七年六月九日大陆综合消息-349327.html

2017-03-04:重庆市法轮功学员张志强遭骚扰

2017年2月27日上午十一点左右,潼南区太安镇派出所警察给法轮功学员张志强手机打电话,问他现在做什么,在哪里上班等等。当问及该警察姓名时,对方只说是派出所警察,不说姓名。

太安派出所电话 023-44310333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3/4/二零一七年三月四日大陆综合消息-343830.html

2015-06-17:“当我控告迫害首恶时,你是否愿意出庭作证?”

“当我控告迫害的首恶时,你是否愿意出庭帮我做证人?”——这是重庆潼南县法轮功学员张志强14年前在劳教所问那些曾亲眼看见过狱警殴打法轮功学员的人,他们中有些人甚至曾被狱警安排出手打过张志强。结果,很多人的回答是:“愿意作证。”

14年后的2015年6月4日,张志强和妻子陈庆将控告首恶江泽民的刑事控告书,用快递寄给最高检察院立案。夫妇二人控告江泽民发动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犯下反人类罪、滥用职权罪、酷刑罪、群体灭绝罪、栽赃陷害罪等。

在江泽民主导的这场迫害法轮功的运动中,张志强、陈庆遭受到惨绝人寰的迫害,他们多次被绑架、关押、洗脑及非法追捕;张志强遭到“开水烫腋窝”等酷刑折磨,陈庆一度被迫害致精神失常,他们被剥夺生活资源,这场迫害还导致了陈庆的父母非正常死亡……

以下是夫妇二人遭迫害事实简述:

张志强:劳教所惨遭酷刑 李泽涛被迫害致死

99年9月,我按“宪法”赋予的权利去北京上访,告诉政府不要迫害法轮功。在天安门广场却被抓,驻京办遣送至綦江看守所关押,父亲和哥哥被勒索遣送费和请办案人员吃饭共花两千多元。綦江齿轮厂子弟校不给予我工作转正,逼我辞职,对外称开除。

1999年12月,我到北京信访办填写上访表后,被上访办扣留遣送回,关押在綦江看守所,被强迫分拣猪毛。父亲来綦江求放人花费几千元。一个月后,问还炼不炼,说炼就被綦江县公安局非法劳教一年。一到劳教所,我就被牢头用粗木棍重打臀部,称杀威棒。期间我被关过小黑屋、铐铁门、罚站蹲、灌食 。吃的是清水菜叶,常处饥饿,还被强迫担粪、挖土、做纸盒干苦活。我先后被关到严管队、劳动队、印刷厂、教育队强迫劳役,害的我骨瘦如柴。一年期满又延期一年劳教。

2001年,西山坪劳教所成立了专门迫害法轮功的七大队,每个人被二至四个包夹24小时监控。被发现炼功学法就遭毒打,不写悔过书也要毒打。2001年5月,教育队要农业中队协助“转化”法轮功学员。2001年5月28到6月2日,被恶警指使的恶犯对我们几位大法学员实施几天几夜不准睡觉,进行各种酷刑折磨。八个恶犯把我双手反绑吊在梁上,掌砍颈、脚踢胸、拳打背,木棍敲打小腿骨与脚背致青紫,轮番折磨通宵。次日,我又被吊挂、遭滚烫开水烫腋窝——十几年伤疤仍在。

其他几位法轮功学员遭受的折磨有:周建被打臀部,双手反绑,木棍打脚;谷九寿被用衣服吊挂在铁床头,差点窒息,被罚站不许动;王占德长时间被罚抱头叩首九十度,多次跌倒;十几个恶犯毒打侮辱李泽涛,身上被写辱骂大法的字,长时间脸朝粪便弯腰90度、手揪肉、双手横绑扁担臂膊挂粪桶、背插大扫帚、头戴尖帽,砖砸背、刀绞肛门,被逼写“悔过书”逼骂师父。

6月2日,李泽涛被逼搬运木箱上楼顶,组长黄忠志又打又骂,我在屋里听到那边楼下巨响,接着看见门外几个人抬着满头是血的李泽涛向外跑。恶警看到整出人命,第二天就火化毁尸,把我们剩下的五个法轮功学员关在屋子封锁消息,不让出门。检察院来调查李泽涛死因那天,劳教所还安排人拉二胡曲掩盖罪恶,不让法轮功学员知道检察院的来了。被检察院询问的人,都是劳教所安排的其他劳教人员。多天后,西山坪劳教所来了两个警察,一个姓黄,一个叫张卫,找我问了李泽涛被迫害死因,我说了我们被恶警指使的恶犯折磨的经过,提供了几个愿意作证的其他劳教人员。

2001年底,在两年劳教迫害中,当我问那些见过大法弟子被打、甚至是被安排出手打过我的人:“当我控告迫害的首恶时,你是否愿意出庭帮我做证人?”很多人回答说:“愿意作证。”

2003年12月,妻子陈庆在课堂上被绑架到田园化洗脑班,后逃离魔窟。2003年到2007年底,我妻子被非法追捕,我俩不敢回家。国安长期的非法追捕恐吓,使妻子患了恐惧症,失去了正常分辨力。2008年,我把妻子带回太安老家,花了半年时间,通过学法炼功才使她慢慢好转。

由于对我和妻子剥夺公职,我们失去了稳定的经济来源,使我们经济上贫困,家人精神上担惊受怕。

陈庆:家破了,双亲在冤屈中逝世,我在迫害中一度精神失常

我于1996年7月修炼法轮大法,幼时缠身的恶魇消失,恢复了健康,变开朗豁达。99年9月任教后,担任太安中学骨干教师,受到好评。

1999年7月江泽民发动了对法轮功的迫害,家无宁日:我被非法拘禁5次;被非法抄家5次;被非法劳教一年;被多次抄家骚扰、长期监控。母亲糖尿病加重,父母长期忧虑。两位老人曾奔走于潼南县国安、610、教委、太安镇政府、派出所、太安中学和县拘留所、看守所、洗脑班和劳教所之间。2003年12月10日我从课堂被县国安绑架到洗脑班,14天后我逃离洗脑班后。母亲在贫困病痛中于2006年11月3日含冤离世。我被非法追捕四年,2008年初患恐惧症回家,此后几年,在恐惧记忆中,不能持续正常的思维和生活。

2000年12月,我再次进京上访,遣返后被关押在县看守所。国安张良非法劳教我一年。母亲有病无钱医,双目在一年中几乎失明。我在劳教所遭受非人折磨:被恶警简洁强行脱光搜身,狱警队长于庆华唆使吸毒犯对我们长期辱骂、经常拳打脚踢,按在地上踩,扇耳光,炼功被绑,反铐、反捆,指使包夹24小时监控。用抹脚帕堵嘴,几个月罚蹲、罚站……2001年底,期满本该回家,却被县610劫持到田园化洗脑班,拘禁洗脑近20天。

2002年11月6日,国安张良、太安派出所和太安中学的唐小霜合伙绑架我。唐小霜先指使6名教师把我软禁在家18个小时。这些人蹲踞我家,父亲无处睡觉坐了一夜。第二天,国安张良、县教委、太安派出所周青、张高乐、中学唐小霜将我绑架到县拘留所,关押15天。15天后唐小霜不接我出狱。母亲拖着病体到学校,当众人面给唐小霜下跪哭求。期间,唐小霜私下逼审学生,阻止听真相,想构陷我。后来他逼迫我写不准随便说话、交友、出行的保证书。

2003年12月10日上午,一牌照为渝AO1609的黑车,从我家尾随到学校。第三堂课中,太安中学校主任廖玉容要我去行政办,被我拒绝。太安派出所警察邱重阳、柏梓派出所警察杨重九、蒋丽云、廖玉容和校长唐小霜堵在教室外面,下课铃一响就把我劫持到行政办。待上课铃一响,邱重阳和杨重九架起我的胳膊就拖下楼,将我塞进黑车绑架到双江一废弃歌舞厅,这是潼南县610和国安等私设的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洗脑班。年迈病重的妈妈闻讯来看我,她无法承受女儿无辜被抓,痛哭不止,当场昏倒在地。警察蔡刚(警号:209394)还说:“要死就死到医院里,不要死在我们这里。”

我在洗脑班绝食抗议绑架关押,我妈妈被叫来,教委张开华利用妈妈不吃饭来逼我放弃绝食抗议,他还以非法劳教威胁我。我被警察蔡刚搧耳光、体罚,被逼写栽赃诽谤法轮功的“悔过书”、“保证书”、“揭批书”, 失去人身自由和精神自由。每天还要交25元的高额生活费。14天后,我逃离了这个魔窟。从此,太安派出所警察多次到我家,我父母家、亲戚家搜查、追捕我。

此次绑架洗脑参与的有:重庆市潼南县的“610”、国安大队、教委、太安派出所、太安中学等。他们的非法追捕,使我无法回家正常生活。邱重阳说是执行“610”蔡聘书记和国安张良大队长的命令,只要抓到人就行;唐小霜声称这是教委陈中捷主任上报的“转化”指标。

太安中学还从妈妈手中骗走我的工资卡,扣压工资和奖金。2005年初,饱受惊吓的妈妈瘫痪了,因无钱得到更好的医治,于2006年10月含冤去世,我不敢回家送葬。

长达四年的非法追捕,使我笼罩在没有人身安全保障的迫害阴影中,积郁成疾,使我失去正常辨析力,声音、人等都使我敏感惧怕。2007年底,被丈夫带回家中。

2013年1月22日,爸爸倒地溺水,太安派出所和潼南县刑侦大队接到报警后,不通知唯一直系亲属的女儿,不及时抢救,在没有亲人签字、没有书面立案、没有死亡鉴定通知书的情况下,就穿刺抽胃血“尸检”。我去太安派出所,一名警察吼:“你们那时(2002年)根本没有人权。”

这场迫害,家破了,双亲在冤屈中逝世,我在迫害中一度精神失常——这都是在江泽民迫害大棒指使下干出来的,证明了江泽民发动的对法轮功的迫害所犯下的罪行。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6/17/“当我控告迫害首恶时,你是否愿意出庭作证-”-310970.html

2005-06-25: 张志强,男,30岁,未婚,住潼南太安镇×街×号,重庆西南师大专科98年毕业,曾任綦江齿轮厂子弟校教师。2次被绑架,被敲诈×元。被非法判劳教1年延期1年(2000年初-2001年×月)。流离失所,恶人到家骚扰过。(有零散报道2002-2-5、2004-6-2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6/25/104508.html
2004-09-07: 8月19日深夜11点多,太安镇派出所恶警张高乐(副所长)、周向阳(临时工)、街村委员会霍大娃(40多岁,名字不详,绰号“霍鸭婆”)和县国安一两名恶警凶神恶煞式的踢开该镇大法弟子张志强的家门;

20日凌晨1点多,这帮人又撞开另一大法弟子陈庆的家。闯進门后,就四处乱翻,电筒乱射,衣柜、床底、门角……,扬言要绑架这两名大法弟子,只是因为他们修炼法轮大法做好人。

如今两位大法弟子被迫流离失所。夜闯民宅使两个家庭的亲人受到了极度惊吓。

2003-12-19:张志强 男 28 岁2000—2002年被非法劳教。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3/12/19/62863.html

2002-02-05:
大法弟子张志强(男,26岁,潼南县人),5月30日下午出工时,张志强要求找中队长反映李泽涛被劳教人员毒打、侮辱的情况,却被在场的邪恶劳教陶建平拳打脚踢,拧胳膊多次将张摔倒在地等毒打,张嘴被打出血,在场几名警察听之任之,无人制止,张志强质问带队干警张安明:为甚么不制止他们打人。张安明说:“谁打你了,我们都没看见。”并用手铐将他铐在铁窗上。5月31日晚,邪恶劳教将张志强双手捆起吊起来,脚尖沾地,用木棍打他的脚踝关节,逼写“悔过书”等,张说他们在犯罪要遭恶报的。邪恶劳教李進余就用拳击打他的咽喉部,直到喉咙说不出话来。6月1日上午,张志强又被劳教李進余、孙文义等吊在屋中央,脚尖沾地,邪恶劳教谢劲用刚提回的鲜开水倒在茶杯里,贴在张志强的左腋窝处烫,冷后又换一杯烫同一地方,致使张的烫伤处烫起鹅蛋般大的亮水泡,后化脓溃烂,天天流脓、流黄水,四个多月伤口才慢慢康复。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2/5/24404.html
2000-09-06:
张志强,男,綦江县一子弟校教师,99年8月因“非法串联”罪名被刑拘一月,后因进京上访被抓回判劳教一年。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0/9/6/2315.html

潼南县联系资料(区号: 23)

2018-12-08:重庆市江北区看守所:
地址:重庆市江北区复盛镇盛华路6号,邮编400113 所长张朝安 教导员向发荣 接待警察:任君福、王东伟(女)、徐良娟(女) 驻所检察室:
电话 023-67585752
主任刘文升
副主任刘先锋
检察员张焕春(女)

2018-12-05: 潼南区政法委
地址:重庆市潼南区兴潼大道108号潼南区江北新城行政中心,邮编402660
政法委书记:叶世平 13896930666、023-4456 8968
区政法委副书记、防邪办主任:张长国 15086669888、023-4457 1556
区政法委防邪办副主任:周科 13500378239 电话 023-44551812
潼南区公安局
地址:重庆市潼南区兴潼大道126号,邮编402660,
电话:(023)87282110、023-87282115、023-87282059 值班 023-44551762
区公安局长:刘立民,
副局长:唐剑峰,(主管国保支队、太安派出所)
潼南区国保大队队长:罗永宏 13608355388、023-87282048
潼南区国保大队教导员:唐红旗 13368383339、023-87282240
潼南区国保警察:李恒毅 15223199577
太安派出所长:李胜男 ,警察:丘重阳
太安镇派出所电话 023-44310333
潼南区检察院:
地址:重庆市潼南区桂林街道金佛大道276号;邮编402660;电话:023-44591318
检察长:刘 瑜
副检察长:文 勇
检察院批捕科:罗肖勇
潼南区司法局
地址:重庆市潼南区桂林街道春阳街298号,邮编:402660;电话:(023)44577815
司法局长:张益健,
副局长:曾先进、张志林、张连新、李玲玲
潼南区太安镇
地址:重庆市潼南区太安镇
太安镇书记:赖宗碧;镇长:张洪波;
太安镇综治办主任:全洪明(15086933361)
重庆女子监狱
地址:重庆市九龙坡区走马镇,邮编401329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23)

太安镇派出所:023-44310333
陈庆母亲:023-44310165

本案件有关文件

2017-06-16: 重庆铁路火车北站派出所刑警队电话 023-61860218
重庆铁路火车北站派出所电话 023-61860238
桐梓县公安局网查办公电话 0851-26653092
桐梓县公安局网查办公电话 0851-26657366
桐梓县公安局举报科电话 0851-26656032
网查桐梓县公安局刘警官 13688520878
桐梓县看守所电话 0851-26620329
桐梓县国保大队曾姓警察 13765211655

重庆大法弟子历尽魔难 矢志不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10/28/18704.html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