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0-08-08 星期六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黑龙江 >> 哈尔滨 南岗区(含哈西) >> 刘占海, 男, 48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黑龙江哈尔滨市南岗区科大小区,507栋2单元7楼2号
拘留时间: 2001年10月
个人近况: 2014年12月3日 迫害致死 (null首次报道致死)
立案日期: 2004-09-05
明慧案例: 明慧所列迫害致死案例编号 2780
案例分类: 洗脑班  劳教  非法拘留/绑架  监狱  受迫害程度:酷刑
家庭成员: 兄弟姐妹/伯父母: 刘占海 刘占军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5-12-03: 辽宁沈阳市监狱迫害死大法弟子刘占海情况补充

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南岗区法轮功学员刘占海,二零一四年十二月四日左右在沈阳第一监狱被迫害致死。

刘占海二零一三年三月二十一日在沈阳夏芳园公园晨炼时遭沈阳大东区国保警察绑架,二零一四年四月被非法判刑四年。大约2014年11月6日从沈阳入监队转入沈阳一监高戒备监区19监区。由于在入监队时就绝食抗议非法关押迫害,瘦得皮包骨,很虚弱,已经不能走路,得由两个人架着,几乎是抬着,上厕所。说话语音不清,是因为暴力灌食,伤害了喉咙。据说进入19监区“输过一次液”,疑似灌过一次食。

后来身体发凉,大小便失禁。喂水已经咽不进去,都吐出来,还呛水。护理人员(犯人杂役)在摸不到脉搏的情况下,报告了警察。犯人(杂役)和警察拿着纸和笔让刘占海签名,说只有在转化书上签字才让去医院,否则不让,遭到刘占海拒绝。

2014年11月21日转入19监区一楼东边监舍4房。2014年12月3日大半夜(大约晚上11点),又把他抬到本监狱内医院进行所谓的“抢救”,后来去世。

直接参与迫害的警察:徐博文;犯人及杂役:赵作庆,外号“大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2/3/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三日大陆综合消息(一)-319975.html#15122234439-24

2015-03-12:  47位被沈阳监狱城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3)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3/12/47位被沈阳监狱城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3)-306086.html

2014-12-16: 哈尔滨市法轮功学员刘占海遗体被强行火化

黑龙江省哈尔滨法轮功学员刘占海的家属12月6日下午4点左右接到沈阳监狱的电话,说刘占海病危并要家属在1小时内从哈尔滨市赶到沈阳监狱,家属等人在晚上到达沈阳监狱后才知道刘占海已经被迫害致死,但具体是哪天死亡的,沈阳监狱方面不说并且强烈要求家属尽快火化遗体,12月7日遗体在沈阳当地火化,12月8日上午家属等人已经回到哈尔滨市。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12/16/二零一四年十二月十六日大陆综合消息-301557.html

2014-12-10: 沈阳“晨炼案”再传悲剧 刘占海被迫害致死

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南岗区法轮功学员刘占海,二零一四年十二月五日在沈阳第一监狱被迫害致死。这是沈阳“晨炼案”中再一次传出的悲剧,此前,六十多岁的赵淑云已在此冤案中被迫害致精神失常。

十二月五日下午,刘占海的家人接到沈阳第一监狱的电话,说刘占海病危,限家人一小时赶到沈阳。家人赶到时,刘占海已经离世。据警察讲他是三天前去世,到底死了几天警察不说。家人去时只让看头部,其它部位不让看,家人要求法鉴,但狱方却急着逼家人签字同意火化。

二零一三年三月二十一日,哈尔滨法轮功学员刘占海在沈阳夏芳园公园晨炼时遭沈阳大东区国保警察绑架。沈阳国保警察于二零一三年三月二十、二十一日在沈阳火车站和夏芳园公园绑架了十多名法轮功学员,理由是这些法轮功学员参加晨炼或有可能晨炼,公安系统将这次绑架案定为“F321大案”,并对其中十三位外地法轮功学员刘占海、赵淑云、李玉萍、付辉、刘金霞、臧玉珍、徐小艳、任秀英、高秀芬、刘亚荣、王洪林、赵宏兴、武秋彦动用酷刑逼供,导致多人重伤,六十多岁的赵淑云被迫害致精神失常。

大东区法院于二零一四年四月十五日、十六日两日对所谓“晨炼案”中除付辉(因遭酷刑重伤被所谓另案处理)以外的十二位法轮功学员进行非法庭审。刘占海、武秋彦的律师基于两位当事人的身体状况,一直在要求延期开庭,但法庭方面不予采纳。结果在四月十五日的非法庭审中,刘占海、武秋彦两人当庭昏倒,法官陈壮威口头宣布另案处理。之后对刘占海、武秋彦分别非法判刑四年和两年。据悉,刘占海接到判决通知后,坚决要求上诉,但被法院强行剥夺上诉权利。

刘占海被劫持到沈阳监狱后,刘占海的家人曾在二零一四年十一月十八日接到所在辖区派出所的通知,说被关押在沈阳监狱的刘占海出现脑血栓症状,状况危险。十一月二十日中午,多名亲友赶到沈阳第一监狱,但狱方只允许刘占海的妻子一人见面。见面时,已经瘦得皮包骨的刘占海是被两个人架出来的,用人扶着才能坐住。

狱方非但不让刘占海办理保外就医,为推卸责任,还胁迫刘占海的妻子签字说刘占海是绝食,属于自残,出现后果与监狱没有任何关系。刘占海的妻子拒绝签字,并正告狱方:刘占海曾经得过脑血栓,但炼功好了,去年被抓前还很好,如果出现问题就上告你们监狱,追究责任。

一九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轮功后,刘占海曾四次遭绑架、劳教等迫害。二零零一年十月,刘占海被非法劳教一年,被劫持到长林子劳教所,超期关押。二零零七年七月二十七日,刘占海在哈市南岗区科大小区家门口被街道及“六一零”人员绑架至江北洗脑班,关押迫害数日。二零零七年八月三十日,刘占海与几位法轮功学员在自家楼下晨炼时,遭警察绑架,后被非法劳教迫害。

另外,沈阳“晨炼案”中被非法判刑的哈尔滨法轮功学员武秋彦、付辉目前均生命垂危。武秋彦在今年六月被转关监狱前,就被迫害出现脑出血症状,现在说话吐字不清楚,人很瘦,情绪消沉。付辉三次被沈阳看守所强行劫持到监狱,均因病危症状被监狱拒绝接收,现她仍被看守所继续关押。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12/10/沈阳“晨炼案”再传悲剧-刘占海被迫害致死-301318.html

2014-11-28:哈尔滨刘占海、武秋彦等狱中病危

哈尔滨法轮功学员刘占海的家属,十一月十八日接到所在辖区派出所的通知,说被关押在沈阳监狱的刘占海出现脑血栓症状,状况危险,让家属马上去。

二十日中午,多名亲友赶到沈阳第一监狱,但监狱只允许刘占海的妻子一人见面。见面时,已经瘦得皮包骨的刘占海是被两个人架出来的,用人扶着才能坐住。

狱方说刘占海到监狱十多天了,不与任何人说话,谁劝吃饭也不吃。监狱让家属劝刘占海吃饭。期间刘占海一直没有讲话,不知他的意识是否清楚。

狱方为推卸责任,说刘占海是绝食,属于自残,出现后果与监狱没有任何关系,并胁迫刘占海的妻子签字。刘占海的妻子拒绝签字,并正告狱方:刘占海曾经得过脑血栓,但炼功好了,去年被抓前还很好,如果出现问题就上告你们监狱,追究责任。

沈阳国保警察于二零一三年三月二十、二十一日在沈阳火车站和夏芳园公园绑架了十多名法轮功学员,理由是这些法轮功学员参加晨炼或有可能晨炼,公安系统将这次绑架案定为“F321大案”。沈阳大东区国保警察对其中十三位外地法轮功学员刘占海、赵淑云、李玉萍、付辉、刘金霞、臧玉珍、徐小艳、任秀英、高秀芬、刘亚荣、王洪林、赵宏兴、武秋彦动用酷刑逼供,导致多人重伤,六十多岁的赵淑云精神失常。

大东区法院于二零一四年四月十五日、十六日两日对十位法轮功学员非法庭审。此前刘占海、武秋彦的律师基于两位当事人的身体状况,一直在要求延期开庭,但法庭方面不予采纳。结果四月十五日两人当庭昏倒,法官陈壮威口头宣布另案处理。之后对刘占海、武秋艳分别非法判刑四年和两年。

据悉,刘占海接到判决通知后,坚决要求上诉,但被法院强行制止,剥夺了他的上诉权利。

哈尔滨法轮功学员武秋彦今年六月被转关监狱前,就被迫害出现脑出血症状,但警察仍强行将她送至监狱迫害。现在武秋彦说话吐字不清楚,人很瘦,情绪消沉。家属接见时有两个警察和两个犯人在旁边监视。

目前被非法关押在平罗监狱的还有任秀英、刘金霞,她们被非法关押在监狱集训队迫害。

除以上几名学员外,哈尔滨法轮功学员付辉,三次被沈阳看守所强行劫持到监狱,均因病危症状被监狱拒绝接收,现她仍被看守所继续关押。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11/28/哈尔滨刘占海、武秋彦等狱中病危-300847.html

2014-04-27: “晨炼案”再审 两人昏倒 一人躺着开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4/27/“晨炼案”再审-两人昏倒-一人躺着开庭-290602.html

2014-03-29: 多人遭刑讯一人精神失常 “晨炼案”开庭延期

二零一四年三月十八日上午,沈阳大东区法院对“晨炼案”中的十二名法轮功学员進行非法庭审,由于程序违法,遭到辩护律师的抵制,加之法轮功学员付辉因遭迫害严重而再次休克,致使这场非法庭审被迫延期。据悉,“晨炼案”中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均遭刑讯逼供,一人已精神失常。
“晨炼”遭跨省大绑架

二零一三年三月二十日、二十一日两天时间,十多名法轮功学员先后在沈阳火车站和夏芳园公园被绑架,被绑架的理由是这些法轮功学员参加晨炼或有可能晨炼。随后此事被构陷成“F321”跨省大案。

据悉,这次绑架行动是直接由“中央督办”,沈阳市“610”主抓,跨三省六地——辽宁沈阳市、本溪市;黑龙江哈尔滨市、大庆市、肇东市;内蒙古通辽市。此前警察动用电话监听等高科技手段進行布控,全面实施跟踪、堵截。

车站遭绑架:三月二十日下午四点多,哈尔滨的法轮功学员付辉、刘金霞、臧玉珍、高秀芬等人在沈阳火车站刚下车,就遭一群便衣绑架,这些人不出示任何证件,强行抓人,先绑架到铁西区兴工派出所,后又将人非法关押進于洪区造化镇高力村看守所。

晨炼遭绑架:法轮功学员刘占海和任秀英等人于三月二十一日清晨在沈阳大东区夏芳园晨炼,被周边蹲坑的警察绑架。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到大东门派出所后,又被劫持到看守所。

家中遭绑架:沈阳法轮功学员李玉萍、刘亚荣于三月三十一日被绑架抄家。警察在李玉萍家中发现一个包里有另外两位法轮功学员武秋彦和徐晓艳的身份证,因此专程潜入哈尔滨和本溪,毫无理由地绑架了她们。

多人遭刑讯逼供 一人精神失常

沈阳大东区公安国保警察对十三位法轮功学员动用酷刑逼供,罗织罪名,欲非法判刑。导致多人重伤,一人被迫害致精神失常。

赵淑云,女,六十多岁,内蒙通辽人,被迫害致精神失常。

付辉,女,四十三岁,哈尔滨人,被警察用电棍电击阴部、腿部,后被迫害成沈阳看守所的“高危病号”,高压二百多,经常被抢救。

李玉萍,女,五十四岁,沈阳人,在沈阳看守所里被迫害的极度虚弱,需要别人搀扶,经常检查身体,并被国保大队强行抢走家里现金(包括她父亲的丧葬费),现在她八十几岁的老母亲被吓得不敢回家,流离在外。

任秀英,女,七十二岁,哈尔滨人,被迫害的腿痛、腰痛。

武秋彦,女,五十八岁,哈尔滨人,被迫害的血压一直很高,沈阳看守所每天强逼她吃两片降压药。在家很健康,不用吃药。

另外,刘占海(男,四十八岁,哈尔滨人)、刘金霞(女,六十多岁,哈尔滨人)、臧玉珍(女,六十岁,大庆人)、徐小艳(女,本溪人)、高秀芬(女,六十岁,大庆人)、刘亚荣(女,沈阳人)、王洪林(男,六十多岁,本溪人)、赵宏兴(男,六十多岁,哈尔滨人)等多名法轮功学员被打的脸浮肿、脱相。

律师合法要求

由于绑架户外炼功学员没有合法理由和法律依据,沈阳大东区公安国保大队两次上报的所谓“案件卷宗”,都被检察院退回。但大东区国保大队坚持作恶到底,第三次递交卷宗,大东区检察院遂将十三名法轮功学员非法起诉。

因法轮功学员赵淑云被迫害致精神失常,于开庭前被释放。剩下的十二名法轮功学员其中七名:付辉、刘金霞、刘占海 、武秋彦 、任秀英 、徐小艳、臧玉珍,分别聘请了七位北京正义律师辩护,七位北京正义律师在非法开庭前据理力争。其中除了徐晓艳外,剩下六位都有家属做第二辩护人。

在沈阳大东区法院定于二零一四年三月十八日对十二位法轮功学员進行开庭审理。七位律师和几名第二辩护人与法官陈壮威会面,提出了六点要求:

1. 维护辩护人的合法辩护权,不准打断律师观点,控辩双方权利平等。
2. 律师不接受安检,维护律师尊严。
3. 申请第二辩护人。
4. 在公平、公正的条件下,秉公办理,不得有偏袒。
5. 要求换审理大厅,由原来的小庭换成五十四人的大庭。
6. 真正公开听证,让普通民众有权利旁听。

便衣抢律师手机

二零一四年三月十八日一大早,法院门口和周围都安排了便衣,其阵势如临大敌。一位律师想用手机拍下在场情景,被一名便衣把手机抢走。几位律师质问这名便衣,让便衣拿出证件,便衣称自己是警察。律师指出:“即使不允许照相,也轮不到国保不让,法院让不让照啊!况且我是在法院的外面照又不是在法庭上照。你们这不是滥用职权吗?除了便衣、社区雇佣人员、就是特务,还拿坏事当好事呢!”这时过来一个领导模样的人说:“是律师啊,算了,还给他吧!”便衣这才将律师手机归还。

法院故意刁难 律师抵制开庭

开庭前大东区法院门口安检处以公诉人也要進行安检为由,要求七位辩护律师安检。其间,法官陈壮威多次哄律师们接受安检。一位律师义正词严的说:“昨天已经就这件事说明了我们的态度,公诉人他安检与我们律师安不安检无关。安检是对律师的侮辱,在这种不平等对待下,很难保证开庭的公正性!”律师们据理力争,拒绝安检。上午九点左右,陈壮威接到指示,同意律师不進行安检。

但是法院只允许每个当事人的一名家属進去旁听,核对姓名后并发一张旁听票。而進去的家属却发现旁听席的五十四个座位上,已被不明身份的人坐满,只剩下屈指可数的几个空位。律师们指出这不是公开开庭,是假公开,并表示拒绝开庭。

付辉昏倒 庭审延期

上午十点多钟,就在律师和法院双方因公开庭审是虚假的、旁听权被剥夺等事宜的争执过程中,十二位法轮功学员已经被送到法院的一个地下室的房间里,但此时法轮功学员付辉昏倒,法医给付辉检查血压80--140,心律110,已无法行走。付辉自绑架后的一年时间里,被酷刑折磨,遍体鳞伤,出现高血压、心脏病症状,在沈阳市看守所里是穿红色马甲的高危病号,此前已被多次抢救。

付辉的母亲听到女儿昏倒时,顿时痛哭,急切的要冲進去见女儿,被三、四名法警拽住胳膊阻拦,付辉母亲拍着一位法警的胸口说:“你们没有家人吗?没有老少吗?你们的心是铁打的吗?她在这里关押一年了,我都没见到人,我是一个做母亲的,我想见我的姑娘,现在她昏倒,我就想见见她,你们的心不是肉长的吗?”但法院方面全然不顾这位母亲的权利和感受。

这时律师询问付辉:身体状况是否能够庭审,付辉摇摇头说:“不行,不能站立。” 十二位法轮功学员当时被法院送回看守所。

至此,这场非法庭审被迫延期。十二位法轮功学员仍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3/29/多人遭刑讯一人精神失常-“晨炼案”开庭延期-289308.html

2013-12-24: 沈阳荒唐跨省大案背后的疯狂

二零一三年三月二十一日,十馀位法轮功学员来到沈阳大东区小河沿东边的夏芳园参加晨炼,没想到这种健身行为却使沈阳公安机构的警察如临大敌,更不会想到自己在公园里做几个舒展的动作成了“跨省大案”的直接证据!公安系统甚至给这次绑架案起了个故弄玄虚的名字“F321大案”。

宁静祥和的健身晨炼和声势大做的暴力绑架之间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反差。其实,此前多日,沈阳公安部门就已经开始动用电话监听等各种高科技手段進行布控,为全面实施跟踪、堵截、绑架做准备。警察甚至将自己猜测的“可能参加”当作绑架的理由,对那些刚刚在沈阳火车站下火车的法轮功学员实施非法扣押。当家属对与自己的亲属被无理绑架质问警察时,公安的解释是:“我们一直通过手机监听监视着法轮功学员的一举一动,炼法轮功就得抓!”

三月二十日下午四点多,来自哈尔滨的付辉、刘金霞、臧玉珍、高秀芬等多名法轮功学员在沈阳火车站下车时,被一群不明身份的人在没有出示任何证件的情况下绑架到铁西区兴工派出所,后被非法关押在沈阳市于洪区造化镇高力村看守所。

三月二十一日早晨三点多,刘占海、任秀英等部份法轮功学员到沈阳大东区夏芳园晨炼,被蹲坑的警察绑架到大东门派出所,后被非法投入看守所。

三月二十八日早晨,法轮功女学员韩静与另一法轮功学员坐九点十分的火车去沈阳,火车还没有到双城站两人就在被绑架后失踪,此后家属长时间得不到任何消息。

三月三十一日,沈阳法轮功学员李玉萍、刘亚荣被绑架抄家。武秋彦和徐晓艳甚至只是因为装有身份证的包被警察从沈阳法轮功学员李玉萍家中发现,就遭到沈阳警察潜入哈尔滨和本溪专程绑架。

酷刑折磨 十三位善良人被罗织罪名构陷

绑架案发生后,法轮功学员家属心急如焚地找到沈阳。三月二十四日,当家属到沈阳看守所要人时,根本无法辨认警察拿出的被绑架法轮功学员的照片,因为照片上的人已经被打得脱了相。过程中还听到警察互相说到看守所抬人等话。后来家属才得知,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大都遭到了酷刑折磨,仅举部份例子:

三月二十日法轮功学员付辉被绑架后,先是被三个警察拖到一个没有窗户的地方,双手被铐在冰凉刺骨的铁椅子上,双脚固定,一点不能动。因付辉不配合所谓的“交代”, 三个警察一直打她耳光,后来又用电棍电击腿部、阴部,还把付辉衣领拽开浇凉水,用三个纸壳扇风,拿一个像头盔的东西套住她的头部,用棍子敲打,一男警察甚至试图用牙签扎手指。铁椅子上的酷刑折磨一直持续到第二天下午,付辉被酷刑折磨后出现高血压、心脏病等症状,浑身疼痛,没吃一口饭,身上一直湿着,脸上带着伤痕,嗓子说不出话来,三月二十一日后半夜被劫持到沈阳市看守所。看守所看到遍体鳞伤的付辉不敢直接收,专案组的警察只好先带付辉到医院检查身体。医生量过血压后说血压二百多,心率一百四十,必须赶快送急诊。警察不顾医生让打点滴治疗的要求,一边狡辩付辉没病,一边继续将她架到警车上拉到另一家医院,不量血压随便让医生填了一个病情不严重的单子送回看守所。“专案组”警察谎称被折磨吐血的付辉没病,之后一走了之。付辉在沈阳市看守所里被视为高危病号,身穿红色马甲。

六十岁的臧玉珍因无辜被绑架拒绝签字,因此被警察打耳光,两天没吃饭;而内蒙通辽六十多岁的法轮功学员赵淑云已被迫害致精神失常,即使如此大东国保大队仍然拒不放人。

目前,还有十三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并被起诉。这十三名法轮功学员是:刘占海(男,四十八岁,哈尔滨人)、赵淑云(女,六十多岁,内蒙通辽人)、李玉萍(女,五十四岁,沈阳人)、付辉(女,四十三岁,哈尔滨人)、刘金霞(女,六十多岁,哈尔滨人)、臧玉珍(女,六十岁,大庆人)、徐小艳(女,本溪人)、任秀英(女,七十二岁,哈尔滨人)、高秀芬(女,六十岁,大庆人)、刘亚荣(女,沈阳人)、王洪林(男,六十多岁,本溪人)、赵宏兴(男,六十多岁,哈尔滨人)、武秋彦(女,五十八岁,哈尔滨人)。

迫害晨炼的法轮功学员是一次荒唐的行动,没有合法的理由和“证据”可言,因此所谓“案件卷宗”到九月二十三日时被大东区检察院第二次退回。但大东区国保大队一定要做恶到底,继续用所谓“补充侦查”造假、拼凑、构陷材料罗织罪名,十月二十四日第三次向大东区检察院递交卷宗。十一月末,大东区检察院将十三名法轮功学员非法起诉到大东区法院......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2/24/沈阳荒唐跨省大案背后的疯狂-284411.html

2013-11-28: 今年3月20日外地到沈阳炼功的法轮功学员被绑架事件补充电话
2013年3月20日,绑架外地到辽宁省沈阳市炼功的法轮功学员一事是由沈阳市公安局联合大东公安分局、铁西公安分局、大东区的大东门派出所、皇姑区长江派出所;铁西区兴工派出所、霁虹派出所,最后案卷由大东区公安分局和大东检察院受理。

被绑架的有刘占海、赵淑云、李玉萍、付辉、刘金霞、臧玉珍、徐小艳、任秀英、高秀芬、刘亚荣、王洪林共11人。赵宏兴、武秋彦不在11人其中。现在是国保第三次打到检察院,检察院的人说11月23日以后递交到法院。家人要求付辉、任秀英回家调养的请求被无理拒绝。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1/28/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二十八日大陆综合消息-283246.html

2013-10-23: 辽宁省沈阳“晨炼”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审判近况

据悉,2013年3月21日因“晨炼”被非法关押在沈阳市看守所的外地法轮功学员付辉、刘占海、刘金霞、武秋艳、任秀英、赵洪星、赵淑云、臧玉珍、马秀芬、本溪的徐晓艳及沈阳的李玉平、刘亚荣法轮功学员,因证据不足,被大东区检察院两次退回案件卷宗。

而大东区国保大队近期企图向大东区检察院第三次递交卷宗。目前这些法轮功学员的家属正在积极参与营救自己的家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0/23/二零一三年十月二十三日大陆综合消息-281587.html

2013-09-26: 付辉等被沈阳看守所羁押逾半年
二零一三年三月二十日、二十一日,沈阳警察绑架了三十多名法轮功学员,部份学员被释放,目前仍有十一名法轮功学员被劫持在沈阳市看守所,其中男学员一名,女学员十名......

哈尔滨市法轮功学员刘占海,男,四十八岁,二零一三年三月二十一日早晨,在大东区夏芳园被绑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9/26/付辉等被沈阳看守所羁押逾半年-280333.html

2013-08-04: 哈尔滨市付辉、刘占海等法轮功学员遭迫害近况

哈尔滨市付辉、刘占海等法轮功学员的律师介入后,沈阳市大东区检察院将案卷退回到大东区国保大队。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8/4/二零一三年八月四日大陆综合消息-277683.html

2013-07-29: 哈市在沈阳户外炼功被绑架的付辉等仍被非法关押

哈市在沈阳户外炼功的付辉、刘站海、刘金霞、老任太太、武秋艳二十三日没有开庭、现在案子已到了辽宁省沈阳市大东区检察院,在沈阳造化看守所非法关押。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7/29/二零一三年七月二十九日大陆综合消息-277381.html

2013-04-29: 恶人企图栽赃迫害3月计划在沈阳户外炼功的大法弟子

2013年3月21日~22日在辽宁沈阳被当地恶警绑架的哈尔滨大法弟子:刘占海、刘占军、付辉和任姨等以及大庆、沈阳的二十几名大法弟子们,已经被绑架关押一个多月了,邪党恶警及有关坏人妄图以“涉嫌组织、利用会道门×教组织利用迷信破坏法律实施”的莫须有罪名迫害大法及大法弟子十几年,现在又强加了一个所谓的“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的邪恶栽赃帽子,欲对这些大法弟子加重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4/29/272379.html#1342904840-1

2013-03-27: 刘占海、刘占军等十馀法轮功学员在辽宁省沈阳被绑架

刘占海和哥哥刘占军、赵洪武、任姓等十馀位法轮功学员在沈阳火车站被绑架,法轮功学员家属已去沈阳营救,被拒绝接见,请知详情者给予补充。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3/27/二零一三年三月二十七日大陆综合消息-271429.html

2013-03-24: 沈阳警察绑架多名集体炼功的法轮功学员

三月二十一日下午,在沈阳火车站,从黑龙江到沈阳组织集体炼功的付辉等数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

三月二十二日晨三点多,在沈阳一公园有更多组织集体炼功的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已知有哈尔滨的刘占军、刘占海、赵洪武、刘彩凤、刘金霞、武秋艳、任姨、韩静等十四人,大庆六人。

三月二十二日早晨三点多,有部份沈阳法轮功学员到大东区夏芳园(小河沿东边)晨炼,被蹲坑的警察绑架到大东门派出所。目前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被转移,并上报。郭宁及还两位老年女学员被绑架到陶瓷城附近的派出所,其他人情况待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3/24/二零一三年三月二十四日大陆综合消息-271304.html

2007-12-10: 长林子劳教所五大队近期对大法弟子的迫害

哈尔滨市长林子劳教所五大队一边打着创建和谐大队的幌子,一边变本加厉地迫害大法弟子。特别是继恶警队长赵爽之后的队长王凯,随时都找藉口对大法弟子進行搜身,经常煽动普教人员刁难大法弟子,使用电刑来电大法弟子。

二零零七年六月二十四日,五队队长王凯对大法弟子程连举和刘景洲使用电刑非法迫害,并将大法弟子宫文义关進小号,锁在铁椅子上,上身用绳子绑上,并将大法弟子郎贤国锁在铁椅子上,用电棍电击。同时,王凯(五队队长)、杨宇(教导员)、强盛国(副队长)都亲自参与用电棍电击郎贤国,电击长达一个多小时。

郎贤国和其他大法弟子高喊“法轮大法好”,恶警们又把郎贤国的嘴用胶带缠上继续电击,其他大法弟子一直想冲到办公室解救郎贤国,王凯命令干警進行阻止,其间管教卢学民还骂人,并说你不要得意,下一个就是你。管教刘峰说这是你们的错,你们希望这样做(指用暴力,电刑)。

当日中午,大法弟子开始绝食。这种和平抵制迫害的方式,却引来了下午至少有四名大法弟子遭受更严重的迫害,他们是刘占海、姜伟艮、顾青松、赵红星。他们被恶警用两三根电棍同时电击长达二十多分钟,其中大法弟子刘占海被绑在铁椅子上,胶带缠着嘴电击,当时铁椅子都倒了,邪恶至极。

当天晚上,韩伟国喊“法轮大法好”、“停止迫害”而被绑在铁椅子上坐了两天。宫文义绝食到第十四天时停止绝食,从铁椅子上放了下来。

十月八日,五队大队长王凯带班,因其前一天把钱包弄丢了,当时管教张宝书半开玩笑的说他迫害大法弟子遭报了,所以他心情很不好,便找大法弟子的茬,骂普教人员,不堪入耳,并叫他们严管大法弟子,寸步不离,煽动对大法弟子的仇视。

大法弟子郎贤国从十月二十九日晚一直绝食至今,从十月三十日一直坐铁椅子半个月才放下来。绝食到第三天的时候开始灌食,听看着他的普教说,鼻子一直在流血,很粗的管子从鼻子往胃里插,非常残忍。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2/10/168094.html

2007-10-05: 哈尔滨南岗分局恶警正在迫害大法弟子

哈尔滨南岗分局恶警近来还在迫害大法弟子。根据近来明慧网的报导,已先后抓捕数名大法弟子,包括近期香坊大法弟子一名,并包括因在户外炼功的刘占海和曹桂兰等同修。有的同修因遭迫害身体已现病态,但恶警仍不放人,反而加紧迫害,情况危急,希望引起同修重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0/5/163938.html

2007-08-31: 大法弟子刘占海再次被邪恶绑架
哈尔滨大法弟子刘占海八月三十日与几位同修在自家楼下晨炼时,被不法人员绑架。这是刘占海在一个多月内第二次被绑架。

刘占海曾于七月二十七日在家门口被街道及“六一零”人员绑架至江北洗脑班,非法关押数日,约于八月五日之前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8/31/161864.html

2007-08-05: 请哈市大法弟子正念否定迫害
哈市大法弟子刘占海已安全回到家中,谢谢国内外同修的正念加持!

据讲哈尔滨南岗区有的派出所已经开始对所谓重点的大法弟子登记填表,片警说是上边让填的,请哈尔滨市大法弟子发出强大正念解体对大法弟子迫害的邪恶图谋。请有关大法弟子注意不要被邪恶钻空子,让我们正念正行,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走好最后的路。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8/5/160178.html

2007-07-28: 哈尔滨市南岗区科大小区大法弟子刘占海在家门口被绑架
2007年7月27日上午九时左右,黑龙江哈尔滨市南岗区科大小区大法弟子刘占海在家门口被守在门外的街道居民委及610邪恶人员绑架,送至江北洗脑班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7/28/159661.html

2003-02-04: 被长林子四队迫害的大法弟子。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3/2/4/43981.html

2003-01-27: 刘占海,男,于2001年10月被抓劳教一年,关押在长林子劳教所过期不放,家住址:哈市南岗区科大小区,507栋2单元7楼2号。

哈尔滨 南岗区(含哈西)联系资料(区号: 451)

2020-05-28: 哈尔滨市电话区号0451、大庆电话区号0459)

1、省公安厅机关国保总队
地址:哈尔滨南岗区中山路145号 邮编:150008
现任省公安厅机关国保总队队长:曲卫建 13384600133

以下应该是多年前的信息,请海内外正义人士补充完善当前信息。
孙志民13359516999 马洪涛18946139366 刘文亮13796080436 陈庚13303602778
赵奇辉13359701489 解远国13359705216 杨志勇13039980999 郑晓光15545488811 (曾任国保总队政委、副总队长)
王辉18946052112 朱 荣 13304609900 李 泉 13359869666 郑雅茜 13136760022
杨殿华13845074766 杨 魁13904802077 孙 瑞13946082872 李 莉 13134512231
曹 军13895765777 孙振鹏 18645090267 王玉泽18345174617 仲昭强 13313671717
柴晓冬13804518045 付 康 18646556660 王铁汉13903668858 孙彦利 15545143236
张新宇13945669432 李桂萍 13384600220 谭元松13351008666 纪怀兵13359842666
刘 云 13903656835孙 伟 13030081158 胡 冰 18604502049刘广武 15663708665
刘伟国 13945136855 席艳妮 15804638117 胡建民 13359995707
姜井河 13804536342 李长海 13313609466 牟春甫 13613651559

2、省公安厅机关反×教总队(中共是地地道道的邪教)
地址:哈尔滨南岗区中山路145号 邮编:150008
现任总队长:薛世谦13904512211

以下信息应该是多年前的,请海内外正义人士补充完善当前信息。
... 更多

本案件有关文件

2007-12-26: 长林子劳教所近期迫害大法弟子纪实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2/26/169088.html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0-07-05, 11:26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