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6-21 星期五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黑龙江 >> 牡丹江市监狱(尖山子监狱) >> 纪松海, 男, 36

纪松海
纪松海在牡丹江监狱已遭七年折磨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黑龙江省双鸭山市岭东区南山30委
迫害情况: 被非法判刑12年拘留1次
个人近况: 非法关押
立案日期: 2003-04-13
家庭成员: 兄弟姐妹/伯父母: 纪松山 纪松海
交叉列在: 黑龙江 > 双鸭山市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1-05-16: 牡丹江监狱为赚钱严重超时压榨奴役(图)
牡丹江监狱残酷、狠毒迫害法轮功学员,而且为赚钱严重超时压榨奴役被关押的人。

二零一零年四月,现任九监区的队长黄威(音)逼迫身体虚弱的法轮功学员纪松海出工,纪松海不从,黄威就大打出手,用电棍把纪松海电的直到昏死过去才罢手。法轮功学员金宥峰(牡丹江师范学院体育系教师,已被牡丹江监狱迫害致死),二零零五年五月二十六日被分到七监区一中队,抵制奴役,在车间被栾队(栾玉)用手铐铐在窗外铁栏杆上,二十七日上午又铐了半天。当天下午,在朱再良大队长的指使下,在干警厕所的墙角横梁上用手铐单臂交替吊一下午。在朱大队的威逼唆使下,刑事犯又将金宥峰带到那个厕所殴打,并多次要采用电棍或继续吊起来相威胁。

牡丹江监狱共二十二个监区,不足三万五千平方米却关押了五千多人,医疗卫生条件都非常恶劣。监狱为了达到经济目的,将服刑犯人承包给各个监区长,责令各个监区长每年上缴定额的利润,而各个监区长为了完成经济利润,同时再给自己创造一定的经济收入,这样就无限度的压榨服刑人员的劳动力,而一点劳务报酬也不给。使他们成为其赚钱的工具。

黑龙江省牡丹江监狱

狱警们每天强制服刑犯人劳动十二小时以上,无节假日和休息日。二零一零年六月初,监狱出工时间调成早六点半到晚八点,加班时间达十三至十四小时。应付检查,包装造假。每天劳动八小时,每月休息两天。甚至监狱下达通知,哪个监区出了事(看出了破绽)哪个监区大队长回家(被开除)。

牡丹江监狱现在主要有服装生产线、高压水电、插眼毛(也要改成服装生产线)、挑烟纸、卫生筷子。服装生产线主要生产一些出口和国内大企业的服装,如大连的1+1、北京圣普的韦氏羽绒服羽绒裤、出口日本的滑雪服和出口的大衣及工作服、大裤衩、牛仔裤、西裤。工作条件非常恶劣,特别做呢子棉服的,灰尘特别大,虽然车间里悬挂着戴口罩的标志,而实际有三分之二的人不戴口罩,但干警都戴口罩,车间也没有除尘设备和除尘设施。

牡丹江监狱被中共邪党美化为“教育改造育人”的场所,实际都抓经济挣钱,一天不干活就得少挣很多钱。后来监狱规定每个监区每月休息二天,可是把看病、上超市、家属接见、学习、洗澡都集中在这二天,有的只能做其中的一、二件,其它的只好等下次了。每个犯人每月扣二元钱洗澡费,但是犯人一年能洗上二次就不错了,可洗澡费照扣不误。

可是,牡丹江监狱表面上伙食很好有牛奶、豆浆、鸡蛋,每周改善二次。可实际上只是每天早上保证一个鸡蛋,牛奶时常不够并且很稀,豆浆就更不用说了。所以每天早上豆浆基本上喝不到三分之一。而且常年是白菜、土豆、萝卜汤、海带汤。改善是每周二顿米饭,后来每周就一顿,有时一顿不顿,改善的菜里每人能分到两三块肉。难怪犯人都说这是给监狱节省奖金呢,在二零一零年的五月至十月期间,吃的馒头都是发霉的,比回收加色素的馒头不黑多少倍,吃的人少,每天都成桶的喂猪,犯人只能向家里要钱在超市高价买一些吃的。更为可恶的是,将犯人食堂承包给狱警,并责令承包人每年上缴一百五十万元的利润。

黑龙江省牡丹江监狱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5/16/牡丹江监狱为赚钱严重超时压榨奴役(图)-240909.html

2010-08-12: 纪松海在牡丹江监狱已遭七年折磨
黑龙江省双鸭山市法轮功学员纪松海,在牡丹江监狱遭受了近七年的迫害,多次被酷刑摧残昏死,被折磨得生命垂危。二零一零年四月份,现任九监区的队长黄威(音)逼迫身体虚弱的纪松海出工,纪松海不从,黄威就大打出手,用电棍把纪松海电得直到昏死过去才罢手。家里又是长时间没有得到纪松海的音信。
纪松海的胞弟纪松山2003年6月17日遭绑架,仅5小时被公安局“610”(专门迫害法轮功的机构)恶警李洪波、杜占一、刘伟国等毒打致死,年仅27岁。家人申诉无门,老父亲无望中于2009年含冤辞世,老母亲寄居他乡。

纪松海,男,现年36岁,2002年3月15日被绑架,2003年1月被双鸭山尖山区法院诬判12 年,同年四月送至七台河监狱,九月转至牡丹江监狱非法关押迫害至今。

艰难的探视

2008年之前家人去看过(接见)三次,其中一次是正常看到的,另外两次都被无理拒绝后,家人据理力争才让接见。家人看到的纪松海脸色苍白,走起路来有气无力的。

2008 年之后迫害加剧,家人得到消息:纪松海被打了。08年4月19日纪松海的老母亲和姐姐赶去探望,但是监狱无理拒绝了,说啥也不让见。家人要找监狱领导讲理,监狱守门的保安员粗暴的推搡她们,把纪松海姐姐推了一个跟头,辱骂她们,不准进门。无奈之下母女俩住了一宿,次日再次来探望,保安远远的看到她们就把大门关上了,连门都没进去。

2008年8月10日,家人花钱托人才看到。家人看到的纪松海面色惨白,手捂着心口(心脏),一说话得捂着心口轻咳两声,表情非常痛苦。纪松海看到姐姐流泪就把手移开胸口,向着姐姐笑,很明显是强装笑脸,很不自然。纪松海被非法关押之前身体非常健康什么病都没有,身高1.75米,体重65—70公斤,当时仅有50公斤吧。

当时纪松海对亲人说:他从七楼走到一楼得需要40分钟,手一点点东西都不能拎,走起路来只要脚一动弹心就会疼。纪松海身边左右站着两个警察,身后还站着一个警察,当纪松海说到他胸腔疼时,一个警察拿起座机话筒搪了一下,示意纪松海不准再说了,纪松海冲家人笑一下,再也没说什么。

2008年12月份,纪松海的哥哥给牡丹江监狱610头目送了礼,才让纪松海和家人一起吃了一顿饭。为了这顿饭花了2-3千元钱,当时610头目和警察都在场,纪松海什么心里话也没法和家里人说,纪松海也几乎没吃东西,就是在看。纪松海身体很虚弱,一点东西也不能拿,家人给带的东西是由别人给拎上去的。纪松海的手不时的捂着胸口,走几步路得站一站再走。

直到2010年8月,纪松海家人才知道纪松海在牡丹江监狱被迫害的详细情况,才知道08年4月19日纪松海的老母亲和姐姐去探视不让见的真实原因:掩盖纪松海被酷刑迫害。

酷刑迫害情况

2008年4月1日,牡丹江监狱警察翻号(搜查),在纪松海干活(强迫奴役)的地方翻到一个手机,九监区的队长齐伟就诬陷是纪松海的。当时纪松海已经在监舍休息6、7天了,而车间天天都有出工的。早晨7点钟纪松海被从监号提走,齐伟诬陷说:手机是纪松海的,强迫他承认。纪松海说不是,没承认,同监室的人也说不是纪松海的,但齐伟等警察根本不听,就开始打纪松海,用电棍电,身上的皮肉被电焦了。从10点钟打到中午,人被打的昏迷不行了,才送到牡丹江监狱的“博爱医院”。当时血压70/40(毫米汞柱),到晚上9点才脱离生命危险。

第二天中午(4月2日)被带回监狱,回到监狱的纪松海,躺在床上就象活死人一样,什么都不知道。一个同监舍的人护理他直到能自己下地为止。这段时间有多久具体不清楚。

4 月1日晚,和纪松海一个监号的犯人发现纪松海被警察提走一天也没有回来,有些担心,就向管教要人:你们早上把纪松海提走的,这么晚了还没回来?怎么回事?警察支吾着不承认。先说:有些话没谈完。同号的人就问:什么话一天谈不完?你们给打坏了吧?我们要见纪松海!警察又说:他心脏病复发了,我们送他去医院了(纪松海以前根本就没有心脏病,是被监狱酷刑迫害所致)。

2009年11月,牡丹江监狱对不放弃信仰的法轮功学员进行酷刑转化。纪松海再一次被酷刑折磨,遭受用电棍电、用电棍打、用凉水浇、光着脚在外面冻等,直到把身上都电糊巴了、打到昏迷。

2010年4月,现任九监区的队长黄威(音)逼迫身体虚弱的纪松海出工,纪松海不从。黄威就大打出手,用电棍把纪松海电的直到昏死过去才罢手,而后把不能走路的纪松海由两个人架着拖回监舍,直到现在,纪松海的前胸后背还疼。因为纪松海不放弃信仰,经常被打。和纪松海同号的人就觉得不公:纪松海是个大好人,当官的不应该这样对他;就把对纪松海施行暴力的黄威告到监狱纪检委。7月16日牡丹江监狱纪检委找纪松海谈话,问纪松海被打的情况是否属实,纪松海把遭受迫害的经过如实的说了。黄威怕自己会受到处分,就要求纪松海改口供,纪松海坚决不改。黄威就威胁纪松海:你如果不改口供对你没什么好处,因为你还在监狱呆着。

黄威威胁纪松海后,家里再没有得到纪松海的音信,不知已很虚弱的他是否又遭受构陷和酷刑折磨。

到目前为止,牡丹江监狱已经迫害死三位双鸭山市法轮功学员潘兴福、孔祥柱、吴月庆。而今,纪松海又危在旦夕,家人在向全世界善良、正义的人士呼救:请伸出援手,制止迫害!让被非法关押的所有法轮功学员获得自由!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8/12/228230.html

2004-10-01: 这里是对明慧网2004年9月27日发表的“黑龙江省尖山子监狱正在疯狂迫害大法弟子”一文的补充资料。
尖山子监狱仍非法关押120多名大法弟子,他们没有行动自由,长期在集训队受尽各种非人待遇,现已经绝食近二十天了。有的已经生命垂危,遭到强迫灌食,有的被逼得精神恍惚。

明慧网曾经报道牡丹江市2004年三月份非法抓捕秘密判刑的最高达14年的刘志渊、关连斌、金宥峰、张涛,也被从哈尔滨转来此处,王军等,还有因电视插播法轮功真象被残酷迫害致死的纪松山的弟弟纪松海,因不配合邪恶拒绝“转化”,遭受了残酷的迫害。投入集训队不转化就不分到各监区。六个月以来,他们被长期蹲小号,受酷刑,不让睡觉,用尽了监狱的各种刑具,而监狱却严密封锁消息。

监狱集训队、教改科紧跟江氏集团,迫害大法弟子步步升级,始终不许大法弟子家属接见。特别是明慧网曝光了监狱长、十四监区迫害大法弟子罪行后,恶人仍肆无忌惮的迫害,对拒绝转化的学员不让接见。用他们的话说:“怕出事”。意思是怕接见是他们对大法弟子残酷迫害的真象被透露出去。

7月21日,监狱传达“上边”精神,任何大法弟子不让家属接见。22日那天乌云密布,狂风大作,牡丹江市橡胶四厂着了大火,浓烟覆盖了南边一片天,天昏地暗。尖山子监狱召开“反××大会”,强迫全监狱的大法弟子看诬蔑大法的录像。大法弟子不配合邪恶,高喊“法轮大法好!”

2004-05-03: 6月17日下午5点即17:00时,正在岭东家中的纪松山父母被告知:马上到岭东公安分局去。当警察带着二老匆匆忙忙赶到分局时,没有任何解释又被拉到市公安局,紧接着被拉到市人民医院。公安部门才说叫老人拿钱交抢救费,纪松山在下午3点时跳楼了。他们马上把他送医院抢救。老人要看孩子,可他们就是不让進屋。老人就一直在走廊里等,他们就催着老人拿钱。到了晚上8点多钟了,老人万般无奈之下回家去弄钱去了。(纪松山的二哥纪松海也因修炼法轮功在2002年被捕,2003年1月被判12年,现在牡丹江监狱被迫害。家中还有一个弟弟患有颈部肿瘤(有鹅蛋那么大),失去了劳动能力。他的姐姐也因修炼法轮功遭迫害而被迫离婚,自己带着两个10多岁的姑娘寄居在娘家。母亲体弱多病。家里每月仅靠他父亲不到500元的退休金维持。他哥哥的生活费全靠他母亲和姐姐采野菜卖了维持。)第二天家人却惊闻噩耗:纪松山因抢救无效于6月18日凌晨3点死亡。老人始终没能看到他们的儿子最后一面。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5/3/73741.html

2003-02-20: 黑龙江省双鸭山市尖山区法院枉法秘密判五名大法弟子重刑
2003年1月23日,黑龙江省双鸭山市尖区法院非法开庭审判大法弟子纪松海、宋维影、娄维明、王玉卓、张丽。
纪松海被无理判处重刑十二年,宋维影十一年、王玉卓和娄维明十年、张丽九年。

有正义之士在旁听后愤慨地说:“这是什么审判?这是无法无天。”

(一)开庭前两日才通知家属,而且只允许一名不学法轮功的家属旁听,纪松海、宋维影的家属未给通知。个人请的辩护律师在开庭前一日才(在半个多月的推诿后)看到卷宗且不准复印。开庭时所出示的“证据”律师并未见到,此后家属找到相关领导,领导居然说这种秘密不能叫律师看。

(二)开庭时列席旁听的仅允许三人亲属进入,其余都是法院指定允许的。一名家属在强烈要求下才得以进入,进入法庭时早已开始审理,当此人见到其亲人不禁泪流满面,法警就以“扰乱法庭秩序”为名要撵她出去,她进去后一句话都没说,有三位旁听人士因认识一位大法弟子刚抬臂想示意一下,立即被清出场。

(三)纪松海在法庭上对在刑讯逼供下的所谓“供词”予以澄清。可见所有的指控都是捏造的、是强加的。2002年4-5月关押,2002年7月起诉,2003年1月开庭。判决书于2003年1月29日已送达本人后,家属仍被相关单位蒙蔽、欺骗说要等春节长假过后才能判决,想隐瞒什么呢?而判决后为期十天的上诉期,春节放假就占了8天。

(四)一家属因见其亲人(九个月未见)后想抬手叫亲人看到,就这一个动作就被关了起来,带上手铐,后经友人帮助才脱身。一亲属在旁听全过程后认为证据不足,缺乏公正,向上级领导申诉时,该领导居然撒谎说大法弟子集体喊了“法轮大法好”,家属说我一直听到完,根本没这事儿。

(五)大法弟子在庭上表现的是平和、坚定,纪松海、张丽陈述了法轮大法教人向善,健康身心,提升道德,于国于民有益的事实。

近日邪恶势力拟非法判大法弟子孙凤杰、王关荣、王丽华、张兴华、吴月庆。请大法弟子发正念清除邪恶的迫害。

English Version Available: 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3/3/3/32818.html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3/2/20/44877.html

2002-12-28: 黑龙江双鸭山市公安分局不务正业,在迫害无辜法轮功学员上特别卖力气。据公安内部人士透露,为了完成省委下达的批捕指标,公安局不法之徒编造假材料上报省委,从中捞取政治资本。他们把几名法轮功学员非法逮捕,捏造假材料、制造了一起破获“大案要案”的丑剧。这几名无辜法轮功学员有:纪松海、楼嵬明、张莉、王玉卓、宋维影,现已被超期关押7、8个月之久。

恶警们在捏造的材料上写着:2001年初,法轮功学员纪松海、楼嵬明、张莉、王玉卓、宋维影,先后在双市一、二马路至四、五马路之间的居民区内,从事上网下载、打字、复印、制作法轮功传单、光碟等宣传品在尖山地区大量散发。这五名无辜法轮功学员现已移交检察机关起诉,云云。

2002-05-04: 双鸭山市610、公安局近日采取欺骗手段抓捕数十名大法弟子

近日来,黑龙江省双鸭山市恐怖组织“610”勾结公安局对善良的大法弟子進行地毯式搜查。他们采取卑劣的手段,蹲坑、跟踪、强行撬门,无故闯進大法弟子家中進行抄家,并将大法弟子无故抓走,送進看守所、劳教所。

大法弟子张立、纪松海于3月15日被抓,现在看守所关押。张立从被抓起,就绝食抗议迫害,至今已半月之久。起初是治安拘留,现在无任何理由该为刑事拘留。

牡丹江市监狱(尖山子监狱)联系资料(区号: 453)

2015-12-22: 牡丹江监狱
出入监教育监区监区长 赵喜和 13604832327
出入监教育监区教导员 张大伟 13514589955
出入监教育监区副监区长 李军
出入监教育监区分监区长 慕兵 13945341758
出入监教育监区指导员 张玉伟 13945367530
出入监教育监区狱警员 姜军   13945345281
出入监教育监区狱警员 董军   13836312980
出入监教育监区狱警员 刘庆波 13845349671
出入监教育监区狱警员 柳青   13704533443
出入监教育监区狱警员 梁光   13845308111
出入监教育监区狱警员 王洪波 13845302119
出入监教育监区狱警员 冷峰   13514548939
出入监教育监区干事   钱程刚 15945317088

2015-06-03: 相关人员电话:
牡丹江市阳明区法院区号(0453)
院领导院长 徐常禄 13845351618 8809988
院领导副院长 井长宏 13945369477 8809901
院领导副院长 王志琨 13845308686 8809929
院领导副院长 张海波 13946343333 8809902
院领导纪检书记 肖伟 13019068897 8809905
院领导院长助理 谢永魁 13845361999
刑庭庭长 钱怡 13845360678 8809926(本案审判长)
刑庭副庭长 孙媛媛 13634635861 8809620(本案法官)
刑庭 赵明杰 13845380081 8809935
刑庭 腾秀云 13946339668
审管办庭长 王伟东 13836360658 8809920
审管办 李坤 18946344441 8809921(本案合议庭)
审管办 张丽 13945383228 8809921
审监庭 吕彦君 13351137377 8809922
审监庭 王泽林 13836302589 8809961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