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7-16 星期二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云南 >> 怒江州 >> 杨茂巧(杨毛巧), 女

个人情况: 原云南怒江州贡山县汽车站职工家属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云南省怒江州
迫害情况: 已绝食抗议20多天,生命垂危。
个人近况: 未关押
立案日期: 2004-09-01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6-12-24: 两次被非法劳教 云南怒江杨茂巧控告江泽民

云南省怒江州贡山县今年五十四岁的妇女杨茂巧,一九九八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后亲身体验了大法的美好,原来患的病都不治而愈了,心情愉快,她还帮助更多的有缘人了解大法。江泽民于一九九九年七月发动对法轮功的迫害后,杨茂巧多次被当地人员绑架、非法关押,还曾被两次非法劳教。这场迫害也造成了她的家庭破裂,亲人受株连。

二零一五年六月,杨茂巧对江泽民提出刑事控告,她说:“我所受到的所有不公对待,都是江泽民利用手中的权力,制定的迫害政策导致的。江泽民是真正的罪魁祸首,是这一切罪行的源头。”

以下是杨茂巧在控告书中的陈述的部分被迫害情况。

一、在保山施甸县公安局和拘留所关押和勒索

二零零一年九月三十日,我回云南保山施甸县我母亲家里,有一个法轮功学员带我去另一个法轮功学员家给他看师父的经文。我刚到他家,才坐下,施甸县国保大队就来了四个便衣,说他们是施甸县公安局的,带走我和其他两名法轮功学员,把他们非法关押在永福乡乡政府里。两、三个小时后,又把我们三个一起拉到由旺镇派出所,给我戴上手铐。之后,又把我带到施甸县公安局,恶警将我身上的五百多元钱抢走了。当时已是半夜十二点多了,把我铐在值班室的椅子上,铐了一夜。

第二天早上,又把我铐在楼梯口一天,下午把我送到施甸县拘留所,关了十五天,还骗了我三百多元所谓的住宿、生活费。

二、在怒江州贡山县看守所拘留关押一个月

从拘留所出来,怒江州贡山县公安局三男一女、政法委书记何某又把我非法关进贡山县看守所一个月。

三、被非法劳教两年一个月

贡山县看守所非法关押期满后,怒江州贡山县公安局警察杨某某和看守所的一个人又把我送到云南省女子劳教所(昆明市大板桥),非法劳教两年零一个月(非法加期一个月)。二零零三年十二月期满,从劳教所回来后,我与丈夫就回到他的老家丽江市。

四、在贡山县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一个月

二零零四年七月二十日,我在丽江的新云衫酒店打工,给酒店员工讲真相,被恶人构陷,一天大早,丽江市玉龙县公安局三、四个便衣警察潜伏在酒店,我才一进酒店的门,就被抓回家非法抄家,抄走了两本大法书,下午又把我带到丽江公安局,第二天早上把我送到丽江看守所,非法押了三天,又通知怒江州贡山县公安局把我带回贡山,非法关押在贡山县看守所一个月。当时来带我的警察有贡山县国保大队的队长廖某某和另一个警察。

我在贡山县看守所绝食一个月抵制这种迫害。

五、再被非法劳教三年

一个月后,即二零零四年八月二十八日,我被贡山县公安局杨某某和贡山县看守所所长李某非法送往云南省女子劳教所劳教三年。刚开始,劳教所不收,劳教所警察说我“太顽固”,他们没法“转化”。杨某住在旅社里,给我戴着手铐,关在警车上,这样关了我三天。这三天里,杨某某到处去求人,要求劳教所收下我,最终,我还是被非法关押到女子劳教所。

一进劳教所,我就绝食十七天,第二次,又绝食四十五天,期间,劳教所警察、劳教所吸毒人员用铁勺来撬我的牙齿,把我的门牙撬掉两颗,那时我已经瘦的皮包骨。劳教所警察怕承担责任,叫我丈夫来接回家,我丈夫说管不了。劳教所没有办法,就开着车把我送回保山施甸县我母亲家,他们说我这样活不了三天。开始回家的两天,我自己熬了点稀粥喝,第三天,我就和大家一起吃饭了。

六、在昆明盘龙区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五个月

二零零七年,丈夫迫于压力,与我离婚。二零零八年三月份,我来昆明打工,当年五月二十日,我在出租房里被昆明盘龙国保大队队长李金春带着几个警察,绑架到白龙派出所。在派出所,恶警对我非法搜身,搜走了我的身份证、两张银行卡,当天晚上我被送到盘龙区第一看守所,在那里我被非法关押五个月。

我绝食一个多月抵制迫害,看守所恶警给我戴手铐、脚镣,把我带到云南省第一监狱的医院,插胃管,一天二十四小时不拔,就这样迫害我五个多月。

盘龙国保大队让我儿子做担保,对我“取保候审”,时间从二零零八年十月二十二日一直到二零零九年十月十日,勒索了我儿子八千多元钱,也没有开任何单据。

七、被六一零、国保骚扰 家人受株连

我从看守所出来后,回到保山市施甸县母亲家。施甸县六一零、国保四、五个人就来到家里,问我母亲我是怎么出来的,隔三差五的这些人就来一次。

二零零九年七月份,我又来昆明打工,做钟点工。二零一一年五月份,怒江州六一零主任李某某、贡山县国保大队廖某某、车某某来我做工那一家里找我,写了一份东西叫我签字,我没有看,也没有签字。

二零一一年十月左右,已经调到怒江州司法局的车某某打电话给我儿子,跟我儿子说,叫他替我写一份“保证书”,保证不炼功,说写了之后,就再也没有六一零的人骚扰我了。我儿子来问我,我说:我不写,我不承认。

二零一一年“两会”期间,怒江州贡山县国保大队又让昆明市西山区国保大队邱某某又给我打电话,监视我的行踪。

二零一二年一月五日,我从昆明回到贡山县,在其妹妹家停留了一个星期。李某某带着怒江州和贡山县两级政法委六一零的人找上门来,未经同意就开始给我照像。我回保山母亲家过年,李某某请我一起坐车走。我婉拒,李某某说车子有空位,搭一下车无妨。我接受了。路上李某某打了个电话,没过多久,就有贡山县的警察上车来搜我的包和身份证。因没找到什么,这些人都走了。

二零一二年四月中,施甸县公安局、政法委、610一群人再次来我母亲家中骚扰,强行搜查我的房间,没搜到什么,又走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12/24/两次被非法劳教-云南怒江杨茂巧控告江泽民-339104.html

2012-02-06: 杨茂巧写信揭露迫害,云南贡山县人员干扰阻挠

2012年新年之际,云南贡山县法轮功学员杨茂巧给家乡的父老乡亲写了一封公开信,讲述了自己修炼法轮大法身心受益的美好,以及1999年7.20之后被中共迫害的经历。她带着这封公开信回到了家乡,将信送给了当地官员,其中包括曾经非法抓捕她的警察等人员。

贡山县610(中共为迫害法轮功专门成立的非法机构,凌驾于公检法之上)一个姓李的人接到这封公开信后打电话给杨茂巧的儿子和妹妹,在电话中,威胁他们,让他们阻止杨茂巧继续送公开信,企图掩盖迫害。

2012 年1月9日,怒江州司法局的车贺英、怒江州政法委主任李加新、贡山县司法局一个姓李的工作人员到杨茂巧的妹妹家看她,县司法局姓李的这个人不征求本人意见就给杨茂巧拍照,杨茂巧不同意。之后,杨茂巧搭乘他们三人的车出来30多公里的时候,路边有三个警察上车搜查,说是州里开会,每辆车都要检查,但是专搜杨茂巧的包包,还搜查了3遍,3个警察其中有一个叫杨利昆,一个叫李平。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2/6/二零一二年二月六日大陆综合消息-252758.html#1225224755-1
2012-01-07: 云南杨茂巧遭遇:两次非法劳教 长期监视骚扰

杨茂巧云南怒江州贡山县一个普通妇女,今年五十岁。自从一九九八年修炼法轮大法,身心受益。九九年中共开始迫害大法后,杨茂巧尽管受到骚扰,仍然坚持修炼。可自从二零零一年以后,杨茂巧正常的生活被打乱,持续遭云南几地中共人员的绑架、非法关押和“转化”迫害;两次被共长达五年的非法劳教,长时间的看守所迫害和长期的被监控、骚扰。
一、修炼法轮大法体验美好 迫害之初遭骚扰

杨茂巧原是云南怒江州贡山县汽车站职工家属,家住云南省贡山县石门路五十号。修炼大法前,杨茂巧浑身上下都是病,尤其是双脚肿,查不出原因,好多年一直都不好,还有其它一些妇科病,常年感冒。

一九九八年,昆明的法轮功学员到杨茂巧的家乡洪法,杨茂巧看到法轮大法的简介,觉的很好,就开始修炼大法了。结果,原来的病都不治而愈了,身体健康,心情愉快。修炼之初,杨茂巧就体验到大法的神奇和超常,炼静功或者睡觉都会飘起来。那时在家乡修炼法轮功的学员不多,经常只有杨茂巧一个人提着录音机,到家旁边的体育场炼功,有七、八个法轮功学员在一起学法。

那时,杨茂巧家开了个电话亭,杨茂巧就把法轮大法的简介的布标挂在电话亭旁边的电线杆上。每天早上,杨茂巧的电话亭开门,就挂上,一直到晚上杨茂巧回家,才取下来。杨茂巧的电话亭里也摆放着法轮大法书籍,供有缘人购买。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后,电视上就开始污蔑法轮功,那时杨茂巧不相信中共散布的谣言,还是坚持在家炼功。过了一段时间,县六一零(中共邪党从中央到地方逐级设立的非法组织)的主任蔡金贵 (音)、县国保大队的队长廖建根(音)等三、四个人来到杨茂巧的电话亭,叫杨茂巧交书,还叫杨茂巧回家看电视。杨茂巧说家的电视看不成,廖建根就把杨茂巧叫到县公安局的值班室看电视。

过了一段时间,杨茂巧在电话亭里看大法书,县六一零的 主任蔡金贵(音)、县国保大队的队长廖建根就来到杨茂巧的电话亭,把杨茂巧正在看的大法书抢走了,污蔑杨茂巧是顽固份子。接着县国保大队的队长廖建根和警察杨欣仁(音)来杨茂巧的电话亭,把杨茂巧叫到公安局。在公安局廖建根问杨茂巧还炼不炼法轮功。

二、在保山施甸县公安局和拘留所非法关押和勒索

二零零一年九月三十日,杨茂巧回云南保山施甸县杨茂巧母亲家里,有一个法轮功学员带杨茂巧去另一个法轮功学员家给他看师父的经文。杨茂巧刚到他家,才坐下,施甸县国保大队就来了四个便衣,说他们是施甸县公安局的,带走杨茂巧和其他两名法轮功学员,把他们非法关押在永福乡乡政府里。两、三个小时后,又把他们三个一起拉到由旺镇派出所,给杨茂巧戴上手铐。之后,又把杨茂巧带到施甸县公安局,恶警将杨茂巧身上的五百多元钱抢走了。当时已是半夜十二点多了,把杨茂巧铐在值班室的椅子上,铐了一夜。

第二天早上,又把杨茂巧铐在楼梯口一天,下午把杨茂巧送到施甸县拘留所,关了十五天,还骗了杨茂巧三百多元所谓的住宿、生活费。

三、在怒江州贡山县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

从拘留所出来,怒江州贡山县公安局三男一女、政法委书记何某又把杨茂巧非法关进贡山县看守所一个月。

四、在云南省女子劳教所非法关押两年一个月

贡山县看守所非法关押期满后,恶警仍然不放杨茂巧回家。怒江州贡山县公安局警察杨丽昆和看守所的一个人又把杨茂巧送到云南省女子劳教所(昆明市大板桥),非法劳教两年零一个月(非法加期一个月)。二零零三年十二月期满,从劳教所回来后,杨茂巧与丈夫就回到他的老家丽江市。

五、在丽江市遭绑架 在贡山县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

二零零四年七月二十日,杨茂巧在丽江的新云衫酒店打工,她给酒店 员工讲真相,被恶人构陷,有一天大早,丽江县公安局三、四个便衣警察潜伏在酒店,杨茂巧才一进酒店的门,就被抓了。恶警将杨茂巧带回家非法抄家,抄走了两本大法书,下午又把杨茂巧带到丽江公安局,第二天早上把杨茂巧送到丽江看守所,非法押了三天,又通知怒江州贡山县公安局把杨茂巧带回贡山,非法关押在贡山县看守所一个月。当时来带杨茂巧的警察有贡山县国保大队的队长廖建根和另一个警察。

杨茂巧在贡山县看守所绝食一个月抵制这种迫害。

六、再次被云南省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

一个月后,即二零零四年八月二十日,杨茂巧被贡山县公安局杨丽昆和贡山县看守所所长李平非法送往云南省女子劳教所劳教三年。刚开始,劳教所不收,劳教所警察说杨茂巧“太顽固”,他们没法“转化”她。恶警杨丽昆住在旅社里,给杨茂巧戴着手铐,关在警车上,这样关了杨茂巧三天。这三天里,杨丽昆到处去求人,要求劳教所收下杨茂巧,最终,杨茂巧还是被非法关押到女子劳教所。

一进劳教所,杨茂巧就绝食十七天,第二次,又绝食四十五天,期间,劳教所警察、劳教所吸毒人员用铁勺来撬杨茂巧的牙齿,把杨茂巧的门牙撬掉两颗,那时杨茂巧已经瘦的皮包骨。劳教所警察怕承担责任,叫杨茂巧丈夫来接她回家,她丈夫说管不了她,劳教所没有办法,就开着车把杨茂巧送回保山施甸县杨茂巧母亲家,他们说杨茂巧这样活不了三天。开始回家的两天,杨茂巧自己熬了点稀粥喝,第三天,杨茂巧就和大家一起吃饭了。
七、在保山施甸县经常遭六一零、公安人员骚扰

杨茂巧回到母亲家之后,保山市六一零、保山市国保大队,以及施甸县六一零人员就经常来杨茂巧家里骚扰,威胁杨茂巧的家人,问他们杨茂巧还炼不炼法轮功。县国保大队每月出几百元钱,派由旺镇杨家乡的一个办事员每天来杨茂巧家看杨茂巧两次,早一次晚一次,看杨茂巧在不在家,杨茂巧一外出,办事员就向他们报告。

八、在昆明盘龙区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五个月

二零零七年,丈夫迫于压力,与杨茂巧离婚。二零零八年三月份,杨茂巧来昆明打工,当年五月二十日,杨茂巧在出租房里被昆明盘龙国保大队队长李金春带着几个警察,绑架到白龙派出所。在派出所,恶警对杨茂巧非法搜身,搜走了杨茂巧的身份证、两张银行卡,当天晚上杨茂巧被送到盘龙区第一看守所,在那里杨茂巧被非法关押五个月。

杨茂巧绝食一个多月抵制迫害,看守所恶警给杨茂巧戴手铐、脚镣,把杨茂巧带到云南省第一监狱的医院,插胃管,一天二十四小时不拔,就这样迫害杨茂巧五个多月。

盘龙国保大队让杨茂巧儿子做担保,对杨茂巧“取保候审”,时间从二零零八年十月二十二日一直到二零零九年十月十日,勒索了杨茂巧儿子八千多元钱,也没有开任何单据。

九、保山施甸县六一零、国保经常骚扰

杨茂巧从看守所出来后,杨茂巧回到保山施甸县母亲家。施甸县六一零、国保四、五个人就来到家里,问杨茂巧母亲杨茂巧是怎么出来的,隔三差五的这些人就来一次。

十、怒江州六一零、贡山县国保企图再次骚扰

二零零九年七月份,杨茂巧又来昆明打工,做钟点工。二零一一年五月份,怒江州六一零李主任、贡山县国保大队廖建根、车荷英(音)来杨茂巧做钟点工那一家人家里找杨茂巧,写了一份东西叫杨茂巧签字,杨茂巧没有看,也没有签字。

第二天,这些人叫上杨茂巧儿子,把杨茂巧叫出去吃饭。车荷英巧言欺骗杨茂巧说,叫杨茂巧回贡山县去,说给杨茂巧一套房子,八十多平方米,钥匙都拿到国保大队了,叫杨茂巧回去,拿给杨茂巧杨茂巧对他们说:我回去没有工作,生活不下去。车荷英说,如果杨茂巧愿意回去,还可以给她找一个临时工干干。当天回家后,车荷英给杨茂巧打电话说,她已经不在六一零了,已经调到怒江州司法局了。

十一、怒江州司法局车荷英、怒江州贡山县国保继续骚扰杨茂巧

二零一一年十月左右,已经调到怒江州司法局的车荷英打电话给杨茂巧儿子,跟杨茂巧儿子说,叫他替杨茂巧写一份“保证书”,保证不炼功,说写了之后,就再也没有六一零的人骚扰杨茂巧了。杨茂巧儿子来问杨茂巧杨茂巧说:我不写,我不承认。

二零一一年“两会”期间,怒江州贡山县国保大队又让昆明市西山区国保大队邱学彦又给杨茂巧打电话,监视杨茂巧的行踪。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1/7/云南杨茂巧遭遇-两次非法劳教-长期监视骚扰-251554.html

2011-07-02: 云南怒江州片马镇“六一零”绑架多名法轮功学员到洗脑班
在二零一一年六月二十日以来,云南怒江州片马镇“六一零”绑架多名法轮功学员进洗脑班。现已知一名法轮功学员林冬梅被绑架到洗脑班,杨毛巧等人失踪,情况待查。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7/2/二零一一年七月二日大陆综合消息-243261.html

2009-03-08: 昆明三名善良妇女被非法判刑
二零零九年二月十日,云南省三名女大法弟子、被昆明市邪党伪法院非法判刑:江润麟被非法判刑四年,杨德英被非法判刑三年,何秀芬被非法判刑五年。三名大法弟子被非法关押在昆明市盘龙区第一看守所。
三名大法弟子以前均遭受过非法关押等迫害。与她们同时遭到邪党人员绑架的大法弟子杨茂巧绝食抗议多日,二零零八年十月二十一日晚生命垂危,第二天下午三点半被带离看守所,至今下落不明。......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3/8/196742.html

2004-09-01: 云南省怒江州大法弟子杨茂巧被非法劳教两年,2003年12月从劳教所回来后,2004年8月又被不法分子绑架送到云南省女子劳教所(昆明市大板桥)。

目前,杨茂巧已绝食抗议不法分子的迫害20多天,生命垂危。我们强烈要求政府有关部门对此给于关注,立即停止迫害,并无罪释放全部被非法关押、劳教、判刑的大法弟子。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