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11-15 星期五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黑龙江 >> 哈尔滨 阿城区(阿城市) >> 平桂兰, 女, 61

个人情况: 黑龙江省阿城市纺织厂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黑龙江省阿城市
拘留时间: 2004年8月15日晚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4-08-24
家庭成员: 兄弟姐妹/伯父母: 平桂珍 平桂兰 平桂芳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5-06-21: 家破人亡 哈尔滨市姐妹控告迫害元凶江泽民
修炼法轮功的大女儿、二女儿经常被绑架、关押,小女儿被逼疯,八十多岁的老母亲经不起这样的打击,悲伤离世。——这是哈尔滨市阿城区法轮功学员平桂珍、平桂兰姐妹家中的悲惨遭遇。

平桂珍、平桂兰两位女士,日前已分别向最高检察院寄出刑事控告状,要求依法追究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的刑事责任。快递单号查询显示,控告书都已经成功送达。

以下平桂珍、平桂兰姐妹三人遭迫害事实:
……
平桂兰:被绑架三次 非法劳教三年

平桂兰,现年61岁。平桂兰曾患有脑动脉硬化、类风湿、肩周炎、颈椎病等严重疾病,尤其是硬性红斑,两条腿长着大红包,烂成大坑,流脓淌血不封口,只能躺在床上不能动。一九九四年下岗后更加严重了,丈夫没有固定收入,靠打零工维持生计,没钱治病。一九九六年,平桂兰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仅一个多月就疾病全无,全家人见证了大法神奇。

而江泽民迫害法轮功后,平桂兰一家从此就没有安宁的日子。当地西城城派出所、和平派出所和原工作单位的领导、还有街道等部门,不分白天黑夜三天两头上家骚扰,迫使她经常搬家,十六年来,她被绑架三次,非法劳教三年,遭勒索六千多元。

二零零零年要过大年,阿什河派出所来了五、六个警察把她绑架到派出所,逼她放弃修炼。并把她丈夫抓到派出所,逼他劝平桂兰。她丈夫说:她一身的病,我又没钱给她治,她炼功炼好了,我咋能不让她炼啊!

二零零一年初,阿什河派出所三名警察闯进平桂兰家中,把她绑架到阿什河派出所,并非法抄家,把她金耳环、金戒指、银镯子抢走,直到单位去人才把她接回。

二零零一年三月七日下午四点多钟,派出所警察在路上截住平桂兰的丈夫,将三轮车扔在马路上,将她丈夫抓上车,逼他带路到回家,把平桂兰绑架到洗脑班迫害,平桂兰拒绝“转化”,遭受毒打,被打得大小便失禁。几个男人乘其不备,将她抬起再摔下,导致她尾骨摔伤。看守所、洗脑班,这两个地方轮流迫害她,共计被非法关押五个多月,向家属勒索二百多元才被放回。

平桂兰回来后,还经常被跟踪、盯梢。有一次,警察抓她没在家,就把她儿子抓到西城派出所,打她儿子,逼问平桂兰的行踪。

二零零二年五月,平桂兰跟丈夫回武汉婆家,一天突然闯入一个陌生男子,进门不容分说,就抢她的行李背包和大法书,她丈夫上前阻止,被掐住脖子上不来气。婆家的人都吓坏了。平桂兰没呆几天只好回来了。她婆婆因受到惊吓,没过几天就死了。

二零零四年,平桂兰被非法劳教三年。在哈市万家劳教所她遭受多种酷刑折磨。不让睡觉,抽血两次、经常打骂,干活不干就打。刚进万家劳教所,就被扒光衣服侮辱,狱警薅着她的头发,把她绑在铁椅子上,然后大打出手,猛劲踹她的腰部,当时屎尿全打出来。她被逼做奴工,完不成定额经常遭狱警、犯人毒打,牙都打松动了。

二零零八年十月,平桂珍、平桂兰在路上被阿什河派出所警察绑架,警察要勒索她弟弟和妹夫共一万二千元才放她们姐妹。当时她姐妹家没有那么多钱,警察竟逼她们的弟弟平继峰出六千元钱。

二零一零年末,平桂兰在阿城庆客隆超市做保洁工,一天晚上七点钟正在工作,阿城“610”领五、六个人来到庆客隆超市,逼着她签不炼功的保证,她不签,上来一群人,摁着强迫她签字后才放回家。逼她不许再来上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6/21/家破人亡-哈尔滨市姐妹控告迫害元凶江泽民-311174.html

2010-12-21: 阿城平桂兰家属被恶警勒索万元

二零零八年十月,哈尔滨市阿城区法轮功学员平桂兰、平桂珍姐俩,在向世人讲大法真相时,被绑架。平桂兰家属曾被阿什河派出所恶警勒索钱财一万二千元人民币。

二零零八年十月中旬,哈尔滨市阿城区法轮功学员平桂兰、平桂珍姐俩,在阿城区阿什河乡平安村二队向世人讲大法真相时,第一天,被不明真相的恶人举报,她们不知道已被警察盯梢。第二天,她们又去时,从后面窜出一辆黑色警车,直奔她们而来。当时从车上下来四个恶警,手里拿着电棍,对着平桂兰、平桂珍二人威胁吼叫,并把她俩架上警车,带到阿什河派出所非法审讯。

在阿什河派出所,恶警让她们骂大法、诽谤大法师父,二人拒绝。平桂珍说:你们办不到。平桂兰告诉警察:我们修炼法轮大法“真、善、忍”没错,迫害好人才是错。你们为什么们把我们抓到这儿?我们犯了哪条什么法?平桂兰给这些警察讲真相,告诉不要迫害法轮功,他们不听,警察说:共产党给我们发工资,我们就听共产党的。

平桂兰、平桂珍姐俩不配合警察,警察就把她们的档案照片调出来,认出了她们姐俩。恶警不甘心,把平桂兰拖出派出所,拽上车,平桂兰不上车,警察就动手打,把平桂兰拉到她家,让平桂兰家人开门。

进屋后,不断威胁恐吓平桂兰家属和孩子,并开始抄大法书,抢走了MP3。家属和孩子不给,不让拿,恶警就拿电棍恐吓、威胁。

后来恶警把平桂兰又带回派出所,和平桂珍铐在一起,一直铐到下午三点多钟。平桂珍的手脖子都被铐出了血。

警察又去平桂兰家,向平桂兰的丈夫和她的弟弟勒索钱财,说不交钱就判刑,判三年以上,家属很害怕,又没钱。无奈之下,平桂兰丈夫就去单位借钱,没凑够,平桂兰的儿子又向朋友借了钱。家人无奈凑了一万二千元人民币,交给了阿什河派出所,警察没有出具任何手续。家属交完钱,警察才放平桂兰、平桂珍姐妹二人回家。

第二天,平桂兰的孩子和平桂兰的弟弟去阿什河派出所向警察要大法书和MP3,阿什河派出所警察把MP3师父的讲法删除了,还给了平桂兰弟弟和孩子,但大法书没给,一直扣压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2/21/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二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233922.html

2010-09-25: 平桂芳被迫害精神失常 两亲人离世

哈尔滨市阿城区有一位慈母和三个女儿组成的一个和睦的四口之家。三个女儿亲眼见到了法轮功的神奇,相继走入法轮功的修炼中,身心受益。九九年“七二零”后中共和江泽民开始了对法轮功铺天盖地的打压迫害,三姐妹遭迫害,最小的妹妹被迫害精神失常,两位亲人相继离世。

这家的大女儿平桂珍,六十一岁。二女儿平桂兰,五十七岁。小女儿平桂芳四十七岁。桂珍和桂芳在阿城市农机修造厂工作,至今未婚,桂兰在阿城纺织厂工作。九四年农历的三十晚上,平桂芳突然得了一种怪病,不能吃饭,不能睡觉,更不能上班工作,再加上胆囊炎,到处医治也无好转。

转眼九五年就过去了,病情越来越重,全家都为她着急的时候,也就是九六年四月的某一天,有人告诉平桂芳说:“现在有一种神奇的法轮功,可祛你的病,还不用花钱就能好。”从此平桂芳就开始了学炼法轮功。炼功三天后所有的疾病全都不翼而飞,人也精神了,吃睡一切都正常了,不久就能上班了。

她的两位姐姐亲眼见到了这法轮功的神奇,所以也相继的走入法轮功的修炼中来了。从此姐妹三人在大法中修炼,身心的受益难以言表,只有真正修炼的人才能体悟到大法的神奇与美好!

九九年“七二零”后中共和江泽民开始了对法轮功铺天盖地的打压迫害。平家三姐妹为了给大法说句公道话,于二零零零年十月份去北京证实法,平桂兰平安返回,平桂珍和平桂芳在北京被恶警绑架。在北京怀柔看守所被非法关押迫害五天后转到哈尔滨驻京办事处又关押迫害五天。然后阿城区和平派出所的赵亚洲把她们接回,并将她们身上带去的三百元钱搜出后象征性的买了两套牙具,余下的占为己有。接回后把她们姐妹俩直接关押在阿城第二看守所进行迫害,十七天后才把她们放回。单位和派出所还经常到她家骚扰、蹲坑与监视。

二零零一年的年末在市中心市场打工的平桂芳,正在卖货时,被其单位领导陈义林、李伟伙同“610”(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和派出所恶警绑架到和平派出所进行殴打,恶警问她还炼不炼了,只要说炼,就拽着头发往墙上撞,往水泥柱子上撞,对她进行了残酷迫害后送往阿城第二看守所。在看守所黑窝平桂芳由于绝食,而多次受到恶警灌食和殴打迫害,每次迫害时平桂芳都是走着去的而回来时是用人架着回来的。

她被迫害四个多月后,又送洗脑班迫害三天,这时的平桂芳由于受到种种非人的折磨与迫害,致使精神严重失常。她的老母亲看见自己的小女儿被迫害的这样,心如刀绞,在精神上受到莫大的打击。可就是这样恶人还不放过,西城派出所恶警仍然三天两头到平家来骚扰。

二零零二年五月份平桂珍又被绑架,单位领导陈义林、李伟和西城派出所杨建波,把她绑架关押到阿城第二看守所黑窝迫害一个多月。这期间平桂芳去西城派出所要她姐姐时被恶警绑架,非法关押阿城第二看守所一星期后与她的姐姐一起才被放回。这次平桂芳被关押迫害,精神彻底失常,目光呆滞。平桂芳的母亲经不起这样的打击,内心承受的痛苦已到了极限!小女儿被逼疯;大女儿,二女儿经常被骚扰、绑架、关押,老母亲整天在惊恐忧愁中度日!精神上受到莫大的伤害与打击!

二零零二年九月三十日,恶警把平桂珍又一次绑架。在阿城第一看守所关押迫害五十多天后,送往万家劳教所黑窝进行更残酷的迫害,直到二零零五年五月二十九日才放回。可怜的平桂芳在姐姐被邪恶关押迫害期间,大冬天,她穿着单鞋在大雪地上疯疯癫癫的喊着:“姐姐你在哪呀?妈妈叫你回家啊!你怎么不听妈妈的话呢?这个家需要你呀!”

慈祥年迈的老人怎能经得起这沉重的打击,艰难痛苦的度过了二零零三年。在二零零四年的五月份,就在惦念大女儿的痛苦中去世,临死时也没见上大女儿一面。平家三姐妹只为信仰真善忍做好人,就被中共邪党的不法人员迫害的一疯一死。西城派出所恶警与邪恶“六一零”仍不断的骚扰恐吓,还骚扰平桂芳的哥哥。

二零零八年十月份,平桂珍和平桂兰姐妹俩在对世人讲真相时,又一次被阿什河派出所恶警绑架,绑架后勒索姐妹俩一万二千元钱。当时平家姐妹没有那么多钱,恶警就逼着平桂珍和平桂兰的弟弟平继峰拿出六千元钱。姐弟都分过多年,恶警也不放过其弟,结果由于弟弟也跟着上火操心,二零一零年七月二日离世。一个家就这样被迫害的家破人亡!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9/25/230130.html

2010-09-17: 哈尔滨阿城区纺织女工平桂兰,仅因修炼法轮功,多次遭到当地中共警察的勒索、绑架、关洗脑班等迫害。

平桂兰,女,五十七岁。一九九六年通过姐姐介绍修炼法轮功,炼功不到一个月,她的腿疼、动脉硬化、心脏病等病症不药而愈。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平桂兰坚持真善忍信仰。二零零零年九月,平桂兰到北京为法轮功说公道话,在天安门打开“真善忍好”横幅。从北京回来后,和平派出所警察赵亚忠就经常上她家去骚扰。一天,赵亚忠突然闯到她家,把她绑架到亚沟洗脑班迫害二十多天,之后又将她劫持到阿城驾校洗脑班继续迫害了四十多天。单位竟派去了十二个人配合“六一零”“转化”她。家属去要人,恶警向家属勒索二百多元钱才把她放回。回来后单位还派人跟踪、盯梢、蹲坑。

二零零零年年末,“六一零”、和平派出所警察及单位人员相互勾结把平桂兰绑架到第二看守所。在看守所,她天天被逼码坐,经常遭恶警殴打,半年后才出狱回家。

二零零一年,平桂兰的单位头目以让她上班为由,把她骗至单位软禁起来,中午也不让她回家。她惦记家里年迈母亲,回家给母亲做饭,而阿什河派出所三警察闯进家中,不容分说把她绑架到阿什河派出所,把她金耳环、金戒指、银镯子抢走归为己有,直到单位去人才把她接回。

二零零二年七月,平桂兰去武汉婆婆家,一天她正在给婆婆念《转法轮》,被坏人告密,当地派出所一帮警察闯进她婆婆家,要把她们带走,她丈夫阻止警察,说修真善忍,没有错,警察就把他们旅行袋和所有衣物等物品抢走。

二零零八年十月,平桂兰和姐姐在平安二队讲真相时,被阿什河派出所警察绑架迫害,勒索她们一万二千元钱才放回。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9/17/229770.html

2006-05-19: 哈尔滨万家劳教所仍在迫害大法弟子

邪灵恶党的党魁气数已绝,招术已尽,哈尔滨万家劳教所在阴毒的迫害大法弟子,在强迫大法弟子加入邪党破灭后,近日又抛出让大法弟子“进级”,不写“进级”就让蹲着。大法弟子讲真相他们也不听,执意迫害大法弟子。

哈尔滨万家劳教所恶警付敏、张艳丽强迫大法弟子脱衣服“检查”,张艳丽强迫平桂兰把衣服脱光。残酷的迫害羞辱大法弟子,望哈尔滨大法弟子形成整体,发出强大正念,解体哈尔滨万家劳教所另外空间所有黑手烂鬼,恶党邪灵的一切邪恶因素。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5/19/128260.html

2004-08-24: 平桂兰原是黑龙江省阿城市纺织厂工人,身体不好,动脉硬化,脖子硬,脑袋木。由于潮湿,手、腿气泡,红肿,曾到阿城市、哈尔滨医院看过,确诊为硬性红斑,不能下地,烂得露骨头,打一针需要1200元钱,而且还是治不好。96年她有幸修炼法轮功,炼功后,严格按照真善忍法理要求自己,与人为善,各种疾病不到一个月时间不翼而飞,身心受益。

99年7月20日,江氏流氓集团疯狂镇压法轮功,她认识到法轮大法是教人向善的好功法,使人道德回升,按真善忍标准做好人没有错,当她看到媒体的栽赃陷害时,心想,不能在家坐视不管,要到北京去上访,为大法、为师父说句公道话。于是她在2000年10月6日,到北京天安门广场打横幅。告诉世人法轮大法好!

由于坚持信仰,警察多次到她家骚扰,孩子正处在高考时期,她被迫几次搬家。刚过上几天安稳日子,2001年3月7日下午4点多钟,和平派出所恶警伙同她单位领导,在马路上拦截以蹬三轮为生的丈夫,将其抓上车,逼他带路去抓他的妻子(由于多次搬家,恶警找不着)。进门就问:你还炼不炼了?平桂兰说:“这么好的功法干啥不炼?”6、7个恶警不由分说连拉带拽就把她拖上警车,直接送到亚沟的“洗脑班”。在“洗脑班”里,每天都被恶警强迫看诬蔑大法的电视片,她坚决不看,他们就连打带拽地折磨她,强迫去看。有一次竟拥上来一群恶人,有的抬,有的拽,还有“助威”的,大约30多人,她坚决不去看,最后大小便都便在裤子里了,恶警们才住手。她在洗脑班绝食7天,要求无罪释放,却仍不放人,又给她转到阿诚纺织学校的洗脑班,因为不放弃信仰,又以扰乱社会秩序罪,把她非法绑架到阿城市第一看守所,就这样被折磨了5个多月后才放回来。

2004年8月15日晚,平桂兰到阿城市小岭镇散发救度世人的法轮功真象资料,被不明真象的人举报,被警察非法绑架,现在被阿城市公安局及610有关人员非法关押在阿城看守所,而且遭到非法抄家。

2001-11-16: 黑龙江阿城大法弟子被绑架、凌虐和勒索的部份事实(续)
平桂兰,女,48岁。2000年12月和平派出所出来两台警车,十几个恶警到她家抓她姐儿三个,她们坚决不上车,互相拽住。七旬多老母不让恶警带走她们,被恶警推倒在雪地上昏死过去,她们姐妹三高喊“窒息邪恶”,恶警慌忙逃走。2001年3月7日下午4点多钟派出所警察在路上截住骑三轮车的她丈夫,将三轮车扔在马路上,将她丈夫抓上车,逼他带路到她家,恶警问她还炼不炼了,她说“炼”,就被六、七个恶警连拉带拽送上警车,把她送入亚沟“洗脑班”,每天让她和其他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们看邪恶编造的诬蔑大法录像片,她不看,恶警就对她一顿毒打。恶警纠集了20多个社会地痞流氓作为他们的打手,在恶警们的指使下,这些暴徒对她又进行毒打,她被打得大小便失禁打手们才住手。她绝食7天要求无罪释放,被非法关押5个多月才被放回。迫害她的单位和恶人有:阿城市和平派出所,阿城市针织厂,阿城第二看守所,亚沟“洗脑班”里的恶警和暴徒。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11/16/黑龙江阿城大法弟子被绑架、凌虐和勒索的部份事实-续--19717.html

哈尔滨 阿城区(阿城市)联系资料(区号: 451)

2019-10-17: 黑龙江省国保总队国保处副处长 杨波:15945183001
尚志国保 李志国13804615555
高剑平18045055166
案件承办法官何静波 电话0451—51090096
公诉人辛宇 电话 0451—51087029

2019-08-03: 黑龙江省国保总队国保处副处长 杨波:15945183001
尚志国保 李志国13804615555
高剑平18045055166
案件承办法官何静波 电话0451—51090096
公诉人辛宇 电话 0451—51087029

2019-06-08: 黑龙江省国保总队国保处副处长 杨波:15945183001
尚志国保 李志国13804615555
高剑平18045055166
案件承办法官何静波 电话0451—51090096
公诉人辛宇 电话 0451—51087029

2018-12-01:参与迫害的主要责任人是阿城区国保大队的副队长杨自横和会宁派出所的警察。

哈尔滨市阿城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 杨自横 15945125260
会宁派出所:
范日宏 所长15945125079
邴立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