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12-09 星期一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黑龙江 >> 佳木斯 富锦市 >> 李绍铁(李少铁), 男, 60

李绍铁(李少铁)
李少铁的手被弄破、身上也留有伤痕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黑龙江省富锦市向阳街
拘留时间: 2004年8月12日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4-08-21
家庭成员: 儿女: 李浩远
儿媳: 李英
夫妻/父母: 李绍铁(李少铁) 张淑兰
亲戚: 高桂珍(李英的母亲)

四名便衣抓住李少铁的四肢正在往车上拖拽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7-09-07: 9月5日上午,南岗派出所的王金臣到东平社区人员和社区主任高俊峰,找所在职工法轮功学员王永杰,他们说你是本地区重点人物,有三个人的名字报到公安部了,其中有你,所以我们要到你家去看看,照几张像,没有别的意思。王永杰给他们讲真相,他们说:我们什么都知道,我们也没办法,要不没法交差。

同日上午九点多,南岗派出所一帮便衣拿着录像机(几个人不清楚),到法轮功学员齐丽珍家去敲门,没给他们开门,隔着门给他们讲真相,警察说:你今天不开门,我们明天还来。齐丽珍说:我们是为你好,怕你们犯罪所以才不开门。

警察从齐丽珍家走后,又到法轮功学员李绍铁家骚扰。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9/7/二零一七年九月七日大陆综合消息-353467.html

2017-03-18: 黑龙江富锦市张淑兰含冤离世 丈夫瘫痪

黑龙江省富锦市一户善良的人家张淑兰、李绍铁夫妇及其长子李浩远、儿媳李英,坚持修炼法轮大法,信仰真善忍,多次被迫害入牢狱,遭非法劳教合计长达九年,期间李绍铁多次遭酷刑濒临死亡,历劫难九死一生。

在当局不断宣传强调依法治国,二零一五年五月中国最高法院宣布“有案必立,有诉必理”后,张淑兰一家人依法控告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如今却遭江氏流氓集团追随者的迫害,李浩远再遭绑架,非法判三年入狱,妻子李英一同被冤判三年,并被勒索罚金合计一万元。

64岁的张淑兰女士与丈夫李绍铁,本是步入安享晚年的时刻,奔波于黑龙江富锦市与辽宁大连两地营救了近一年,多次到大连市找相关的派出所公安局及法院等部门,亲自把写好的劝善信发送到他们的手里,就盼着那些警察良知觉醒,维护善良。当获知两个孩子将被劫持到辽宁省监狱三年的消息,原本身体健康的张淑兰女士,于二零一六年十月七日含冤猝然离世。

仅仅相隔四个月,陷入家破人亡困境中的李绍铁,不堪重负,在三九严冬的二零一七年一月二十二日晚上八点多钟,昏死在自家住宅楼下的冰雪中,不知被冻了多久,后被回家的好心邻居发现救起,目前虽已脱离生命危险,但瘫痪在床,生活难以自理。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3/16/黑龙江富锦市张淑兰含冤离世-丈夫瘫痪-344297.html

2012-01-28: 揭露绥化劳教所恶警恶行

恶警队长廉兴,把四面通法轮功学员苗树军打成脑震荡,毒打法轮功学员韩明权、李少铁

恶警石剑,长时间不让法轮功学员上厕所,长期、长时间罚站、罚坐小板凳,不让睡觉, 打白树林。

恶警指导员高中海,因法轮功学员白树林、赵德志不唱恶党歌曲把他们关进小号坐铁椅子长达半个多月,期间恶警李成春叫劳教人员把白树林绑在铁椅子上戴上耳机昼夜不停的放魔鬼之声音乐。恶警们把赵德志指甲用烟头烫。

恶警田之政、李成春,把法轮功学员韩明权反背吊起来。田之政、李成春、李喜春、廉兴、刘伟长时间不让法轮功学员上厕所。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1/28/二零一二年一月二十七日大陆综合消息-252452.html

2011-09-26:李绍铁被迫害命危 老母亲街头举牌喊冤(图)
二零一一年九月十三日晚,黑龙江省富锦市法轮功学员李绍铁和张宝芹在城西,被上街基派出所绑架,不知道警察以何种酷刑迫害,导致李绍铁一直处于昏迷状态。可警察却无视两位法轮功学员的生命安危,强行将他们送到富锦看守所。至今为止,他们已连续七天没有進食進水了,生命垂危。李绍铁已被送到富锦医院抢救。

然而,富锦市公安局仍不放人。为此,李绍铁年近九旬的母亲、妻子及亲友多次找到富锦市公安局局长要人,他们不是避而不见、推脱、搪塞、欺骗,就是对李绍铁的老母亲恐吓和威胁。无奈,老人不得不站在公安局门前举牌向父老乡亲呼吁,希望更多的世人伸出援手,一同制止中共不法人员对好人的迫害。

九月十九日上午,一伙警察在宫宝凤(职位待查)的带领下,气势汹汹地抢走了老人的牌子,还威胁让婆媳俩上车,意思是要去找局长,就把人关起来。当天下午,又有一伙警察在便衣张国辉(职位待查)的指认下,掏出摄影机对关心此事的法轮功学员和世人進行跟踪拍照,还态度蛮横地驱赶群众和路人。

婆媳打牌世人围观
婆媳打牌,众人围观 老人打牌众人围观
老人打牌,众人围观

老人打牌众人围观
老人打牌,众人围观 中共警察在摄像拍照
中共警察在摄像拍照

此人叫张国辉,充当特务
此人叫张国辉,充当特务 此人叫宫宝凤,驱赶老人很卖力
此人叫宫宝凤,驱赶老人很卖力

两个警察和一个便衣抢老人的牌子
两个警察和一个便衣抢老人的牌子 前来干扰的警察车辆
前来干扰的警察车辆

九月二十日,李绍铁的母亲、妻子和亲友等六七人去富锦市政法委、人大、信访办等部门反映实情,要求立即放人。信访办的工作人员接待了她们,并当场致电公安局长陈永德:要求陈局长妥善解决此事,给家属合理的接待。陈永德当场表态,安排由公安局副局长接待。可是,等李绍铁的母亲和妻子第二天赶到市公安局时,却被一些警察拿着扫帚轰出门外。

李绍铁走投无路的老母亲再次打着牌子站在街头,却被警察带到公安局久不见踪影;担心婆婆安危的儿媳不顾阻拦,拚命往楼上跑要见局长,却被警察连拖带拽,推倒在地半天站不起来,几个警察见状吓得不得不表示出关心的样子。

九月二十一日一大早,年近九旬的老人在亲友的陪同下,走上街头求助于当地父老乡亲伸出援手。老人先是来到公安局街前的工地围栏边,向来往世人讲述儿子被迫害的悲惨遭遇。这时城管大队的巡逻车路过这里,两个好心的城管人员对老人说:“这里搬东西不安全怕砸到你,我领你到那边行不行?”他们还帮老人拿板凳,老人在儿媳的搀扶下,走到路口的安全地带,引来几十位过往行人的围观。

民众在听了老人讲述的儿子不幸遭遇后,很多人都在为当今警察的流氓作为表示愤慨,还有的说:“我知道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这个社会好人就是受欺负。”这天正赶上公安局开会,乡下派出所的警察都路过这里,也都看到了。还有人上前询问:“你们咋不向法轮功的上级反映呢?”家属善意的告诉他们法轮功没有组织。一位觉醒的世人还告诉自己的儿子:“你快用相机把她照下来,让这个事在海外曝光,他们(指参与迫害的警察)就害怕了。”然后当场拿出手机给老太太拍了照。老人还托人把冤情写成呼吁信,向过路行人散发,一百多封呼吁信很快就散发完了。老人一直坐到下午将近三点才回家。

李绍铁,原住富锦市向阳街,五三年生。由于坚持修炼法轮功做好人,一家四口三人被中共恶党迫害入狱,他本人多次遭绑架。他在佳木斯劳教所遭到非人的折磨,被警察和犯人无数次打骂,用手铐、脚镣铐在铁椅子上,无论白天黑夜每天二十四小时铐着,只有在吃饭时才打开一只手。最长的一次他曾经被强制坐在铁椅子上长达三个星期,从上面下来时都不会走路了,腿脚肿得老粗,都透明发亮了,多少天了还穿不上鞋子,身上都臭了。二零零四年八月再次被绑架,一个月后又被强行送往绥化劳教所,历经二年半的迫害,二零零七年一月身体极度虚弱,保外就医回到家中。

酷刑演示:铁椅子
酷刑演示:铁椅子

中共邪党恶首江泽民因为迫害法轮功而将自己搞得身败名裂,仅因香港亚洲电视台七月六日报导了江魔头脑死亡的消息,就引起各地民众买鞭炮、放鞭炮以示庆祝。中共邪党历次运动(土改、肃反、反右、大跃進、文化大革命等)中害死八千万中国同胞,超过两次世界大战死亡人数(六千万)的总和,上天必定要惩罚它!“天灭中共”已成定局。中共邪党现在就像一列开往万丈深渊的死亡列车,所有入过党、团、队的人,因为人在加入党团队时对着血旗发誓要为它奋斗终身,就像中共这死亡列车上的乘客。法轮功学员十多年来冒着被抓、被打、被劳教、被判刑甚至冒着生命危险无怨无悔的给广大民众讲真相,救人于危难之际,人们(包括各位警察)怎么还能帮助江泽民和中共邪党去迫害那些舍命救你们的法轮功学员、做这样助纣为虐害己害人的傻事呢?!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9/26/李绍铁被迫害命危-老母亲街头举牌喊冤(图)-247157.html
2011-09-17: 富锦市法轮功学员李绍铁、张宝芹被绑架
黑龙江富锦市法轮功学员李绍铁与张宝芹于2011年9月13日晚发放真相时,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后,被富锦市城西上街基派出所绑架。

张宝芹当晚十二点左右被送往富锦市看守所;李绍铁一直处于晕迷状态,上街基派出所的人拿李绍铁的手机给几个人打过电话,其中都是与李常联系的家人。他们谎称:我们捡了个手机,看看这手机的主人叫甚么名字,如果你认识他,就来把手机拿回去吧,还说他(李绍铁)也在这儿哪,你们来把他接回去。

家属得知消息到上街基派出所后,他们并不让李绍铁与家人回家,把他们拉到住院处后强行给李绍铁输液迫害,现在李绍铁已不在医院,暂时下落不明,怀疑是被拉回派出所或送到看守所。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9/17/二零一一年九月十七日大陆综合消息-246803.html

2011-09-15: 黑龙江省富锦市上街基派出所绑架法轮功学员

黑龙江省富锦市法轮功学员李绍铁与张宝芹于2011年9月13日晚发放真相时,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后,被富锦市城西上街基派出所绑架。

张宝芹当晚十二点左右被送往富锦市看守所;李绍铁一直处于晕迷状态,上街基派出所的人拿李绍铁的手机给几个人打过电话,其中都是与李常联系的家人。他们谎称:我们捡了个手机,看看这手机的主人叫甚么名字,如果你认识他,就来把手机拿回去吧,还说他(李绍铁)也在这儿哪,你们来把他接回去。

家属得知消息到上街基派出所后,他们并不让李绍铁与家人回家,把他们拉到住院处后强行给李绍铁输液迫害,现在李绍铁已不在医院,暂时下落不明,怀疑是被拉回派出所或送到看守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9/15/二零一一年九月十五日大陆综合消息-246768.html

2011-03-31: 佳木斯监狱勾结公安绑架法轮功学员亲友(图)
......
四、绑架、迫害法轮功学员李少铁

三月二十一日富锦地区有两名被非法关押在佳木斯监狱已经六年的法轮功学员到期了,家里的亲属朋友都非常关心,一行来了十几人,在监狱接见大厅里询问是今天还是明天放人,此时進来四五个便衣,围住一同来接人的一名亲属(年近六十岁的法轮功学员李少铁)非要查看证件,李少铁见他们都是便衣,也没有出示证件,李少铁问,你们是干甚么的有甚么权利随便查证件”,这几个人非要李少铁跟他们走一趟,面对四、五名没出示身份证明的便衣人员,李少铁不配合他们粗暴的黑社会行为,并告诉他们:这是法治社会,你们有甚么权利说带人就带人。这时李少铁和其他家人就往外走,他们就一直尾随着。
等走到一个十字路口时,他们四个人就不让李少铁往回家走,李少铁不配合,那四人就粗暴的强行扯着他,随同去的家人和李少铁高喊,“警察抓好人了!” 他们就叫来车将其绑架到莲江公安分局、后又将他绑架到佳木斯郊区公安分局,法轮功学员李少铁被迫害的几度昏迷,被郊区分局用担架抬上120救护车送到医院,经检查血压达185,他们又给法轮功学员李少铁强行灌药。后半夜用120救护车给送到佳木斯看守所,看守所见其情景拒绝收留,他们又找公安局长、又找看守所所长,最后看守所怕承担责任拒收。佳木斯郊区公安分局张伟明等人又将其抬回郊区公安分局。郊区公安分局也怕承担责任,才不得不让法轮功学员李少铁自己回家。

李少铁是从郊区公安分局爬出来的,一直爬到路上,才打了一辆出租车,在司机的搀扶下回到家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3/31/佳木斯监狱勾结公安绑架法轮功学员亲友(图)-238354.html

2011-03-07: 黑龙江绥化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的残害(图)
二零零六年三月,我被劫持到黑龙江绥化劳教所,被非法关押二年。在这个黑窝里,法轮功学员遭受了种种残酷折磨。绥化劳教所所长肖华玉,一大队教导员高宗海、龙奎斌,一中队教导员曾令军,一中队队长陈新龙,一中队副中队长刘伟,二中队队长刁雪峰(现在人员有变动),恶警廉兴、石剑、金庆富、李成春、李喜春、田之政等都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骨干。迫害的方法也愈加卑鄙、凶残。刘伟是绥化劳教所的主要打手之一,很邪恶,他一说话就骂人,他公开对法轮功学员说:“我就叫你知道知道绥化劳教所邪恶到甚么程度。”

绥化劳教所办公楼,迫害大法弟子以后盖的楼。
绥化劳教所办公楼,迫害大法弟子以后盖的楼。

下面是我知道的绥化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的部份迫害事实。

法轮功学员于勇涛身上携带有法轮功师父的经文,被普教看到,告发给恶警。恶警李喜春、李成春、田之政,石剑、黄中良把于勇涛的衣服扒掉,只剩下一条内裤,李喜春、石剑、田之政等人手里各拿一个五千到一万伏特的电棍,李喜春边用电棍电击边恶狠狠地说:“这是心脏”,随着话声,电棍向于勇涛的心脏电击,“这是脾、这是肝”,三个电棍一齐电向于勇涛脾、肝等各敏感部位,电击到于勇涛身上冒着火苗、夹着肉焦糊味和撕心裂肺的喊叫声,恶警田之政小个不高,殴打法轮功学员蹿高往上猛打。于勇涛还多次被恶警上大挂酷刑。

酷刑演示:狱警用电棍电击法轮功学员
酷刑演示:狱警用电棍电击法轮功学员

二零零六年绥化劳教所承包牙签出口的活,法轮功学员们就把:法轮大法好、全球救援等字条封進了牙签盒里,后来被恶警发现了,查笔体,普犯关羽构陷说是法轮功学员晏树斌写的。恶警石剑、李喜春把晏树斌拽出去,把晏树斌衣服扒下,同时拿三个电棍往晏树斌身上电,恶警还使用开关坏了插上电就能电人的电棍电,晏树斌被打了一天,被电棍电击的浑身上下连巴掌大的一点好地方都没有了,满身电击的都是红点,红肿的肉皮像熟了一样。晏树斌三年始终便血,身体虚弱。这种情况下,恶警还逼迫晏树斌干活为他们挣钱,晏树斌抵制,恶警石剑、李喜春差点把晏树斌打死。

法轮功学员王德海被大队指导员高宗海、刁雪峰指使恶警打得大小便失禁、便血,卧床不起,还被逼迫干活,挑牙签。法轮功学员李树文抵制写“四书”,经常被恶警打,有时二、三个恶警一起打,有时三、四个恶警一起打,有时五、六恶警一起上来打。

法轮功学员白树林,赵德志因拒绝唱恶党歌,被恶警刘伟关小号迫害。白树林,赵德志被双手、双脚、两个膝盖用绳子捆在铁椅子上,又被从前胸用绳子紧紧的绑在铁椅子的后背上,二十多天耳朵上被插着耳机子,录音机放最大音量,放邪党歌等,强行洗脑。白树林,赵德志被在铁椅子上迫害了两个多月,不让上厕所,他俩有时被迫尿在裤子里。他俩绝食,又遭野蛮灌食迫害。

酷刑演示:狱警将法轮功学员绑在铁椅子上折磨
酷刑演示:狱警将法轮功学员绑在铁椅子上折磨

普犯关羽把给灌食的奶粉喝了,换成洗衣粉水给法轮功学员灌食。

恶警廉兴逼法轮功学员郑洪军唱邪党歌,郑洪军不配合,被廉兴用绳子绑上双手吊起来,双脚离地用黑色胶皮棍子猛打,打累了歇会再打,打了大半天,打的郑洪军身上青一块,紫一块的。

酷刑示意图:吊背铐
酷刑示意图:吊背铐

伊春的法轮功学员汪志谦被劫持到绥化劳教所劳教三年,由于不放弃信仰被加期一年。

安达法轮功学员盛彦芹给见到的每一个队长、干警都讲真相,每讲一次就被打得鼻口出血,“劈啪”“劈啪”地被打一顿。过几天盛彦芹还找队长、干警讲真相,又挨一顿打。就因为讲真相,全所上下从队长到干警没有没打过盛彦芹的。二零零八年初廉兴逼迫盛彦芹编坐垫子,盛彦芹不配合,被廉兴叫到办公室一顿暴打,盛彦芹脸立时肿很高。

过年时恶警组织节日逼法轮功学员宋文涛唱邪党歌,宋文涛背了一首师父《洪吟》中的诗,被恶警李喜春、廉兴,一顿猛打,用绳子绑住双手吊在空中,双脚离地,第一次吊了,二个小时,第二次吊六个小时,第三次吊了三个小时。

酷刑示意图:吊铐:这个行刑方式非常残酷,狱警把法轮功学员双手用细绳绑住吊起,一吊几小时或几天。有的细绳崩断,有的勒入肉中,学员当场昏死过去。还有更多用手铐吊起,铐断筋骨。这种酷刑轻者手臂长时间不能活动,重者终身残废。
酷刑示意图:吊铐:这个行刑方式非常残酷,狱警把法轮功学员双手用细绳绑住吊起,一吊几小时或几天。有的细绳崩断,有的勒入肉中,学员当场昏死过去。还有更多用手铐吊起,铐断筋骨。这种酷刑轻者手臂长时间不能活动,重者终身残废。

法轮功学员彭树权被高宗海、刁雪峰、龙奎斌、金庆副用烟头烧十个手指,指甲被烫熟并流水,吃饭、上工地都靠别人背着去,背着回来。彭树权后来十个手指甲都变黑了,脱掉了,被打的腿抬不起来,只能用手往上提着腿,也只能挪着蹭着走一点点,

酷刑演示:用烟头烫手
酷刑演示:用烟头烫手

恶警廉兴逼迫法轮功学员袁延明看污蔑师父的录像,袁延明说:都是假的。恶警李成春上来踢袁延明两脚,打一个大嘴巴子。曾令军,陈新龙把袁延明叫到办公室逼写“三书”袁延明不写,被陈新龙用电棍打,用脚踹,被曾全军用电棍电击,拳打脚踢,袁延明被暴打了两个多小时,被打的走不了路,大便差点拉在裤子里。

法轮功学员除了被酷刑折磨,被奴役,恶警还纵容普犯打骂法轮功学员。法轮功学员赵德志总被普教打,打的身体不行,还被逼迫干活。

在绥化劳教所,法轮功学员被酷刑折磨,精神奴役、虐待、侮辱人格的上厕所报告,逼迫学员放弃信仰,还经常被逼迫看诬陷大法的录像,歌颂邪党的电影,听邪党歌曲,每天听恶警、普犯的叫骂声,被强行洗脑,让人一天二十四小时处于高压之下,身心遭到严重摧残。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的身心都受到巨大伤害。法轮功学员袁延明二零零七年开始整个脸上、脖子上起满了一层疙瘩,掉一层皮还有,掉一层皮还有,一年没断,到二零零八年袁延明出了绥化劳教所再都没起过。

法轮功学员廉涛被恶警刘伟、廉兴、李成春打的两肩膀、胳膊、腰后背、臀部成紫色。廉兴、李成春、李喜春、石剑、刘伟把李绍铁打的说话都说不出来了。听到同修被恶警殴打,被关押在附近监区的法轮功学员喊:法轮大法好。恶警们这时就把各监室的法轮功学员叫到办公室挨着逼问过筛子,廉兴拿着一把大塑料凳子朝盛彦芹头砸去,凳子粉碎,盛彦芹的头立时鲜血直流。高宗海手里拿着电棍恐吓;廉涛用胶皮棒子打、拳打脚踢白树林等法轮功学员。法轮功学员程守祥被一中队的一群恶警打的口里流血,身上没好地方。

二零零六年十一月被非法关押在一中队的一半法轮功学员绝食抗议迫害,多数法轮功学员被刘伟、石剑等恶警打了,石剑把缪树军打残了。绥棱市八面通的缪树军被恶警石剑打成重度脑震荡。缪树军刚被劫持到绥化劳教所时、一米八的个子,体重一百六十斤,身体非常健康,被绥化劳教所迫害折磨的变成七十来斤。靠别人喂,喂一口吃一点还吐,喝水也吐,被迫害得像一个植物人。大家干活时,几个人抬着缪树军去,大家干完活再抬回来,恶警石剑还说缪树军“装啥装”骂声不断。所长肖华玉说缪树军不干活泡蘑菇,泡一个月,加一个月期。最后劳教所看缪树军已奄奄一息,怕他死在里边,才被迫同意他保外就医。缪树军在绥化劳教所从来没吃过饱饭。

在恶警刘伟唆使下,王树山、韩某、侯某等四个普犯像疯狗一样扑向法轮功学员大打出手,把很多法轮功学员打倒了,把双城的李昌新肋骨打折了两根,脚被迫害的不能正常走路,恢复好后才能踮脚走,恶警还罚李昌新每天晚上坐在小凳子上,不到半夜不让上床睡觉,持续了三个来月。刘伟贪占法轮功学员的钱。大庆的一个姓董的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身体很虚弱,二零零七年秋天解教后钱卡上五百元钱,到期卡上钱不给退,被刘伟揣入自己腰包。

恶警刘伟多次洋洋自得地说:“我打死多少法轮功(学员),就埋在劳教所后面砖厂坑里头。”

恶警高宗海走到哪里哪里就遭殃。高宗海每次来二中队就开始哇啦哇啦的骂法轮功学员,开始找事,要不就来个安检,看谁不顺眼拎出来打一顿。有一次以高宗海、刁雪峰、金庆副为首的恶警把法轮功学员郭树德用手铐吊起来,手铐紧紧地镶在肉里,勒到了骨头,鲜血直流。高宗海说:“你们法轮功不打人,我就欺负不还手的。”

绥化劳教所给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规定干活任务——高强度、超负荷工作量,完不成扣分、加期、不让睡觉、打骂、长时间地所谓队列训练。法轮功学员吃的菜汤里有小虫、沙子、小石头;篜的发糕生不生熟不熟的很粘,这样的干粮不够想吃,也不给,饭吃不饱。

二零零七年夏天打雷把绥化劳教所前楼的邪党旗上的大红五星打没了,旗上只剩下一个洞。院子里挂着邪党旗的旗杆,底下是三寸粗,上面二寸粗的铁旗杆,一次打雷被劈倒,折的齐唰唰。天在警告: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人逃到天涯海角也逃不出上天的严惩。恶警李喜春打完法轮功学员于勇涛、晏树斌后,在干警训练时,膝盖摔坏了,住了两个多月院,不能干重活了。二零零七年高宗海被他自己家亲戚把腿剁折,后来在医院住了五个月院,腿才被接上。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3/7/黑龙江绥化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的残害-图--237271.html
2009-07-18: 黑龙江李绍铁在两劳教所遭酷刑

李绍铁,原住黑龙江省富锦市向阳街,五三年生人。由于坚持修炼法轮功做好人,一家四口三人被中共恶党迫害入狱,他本人多次遭绑架。下面是李绍铁诉述遭迫害的经历:
我家被恶党划为富农成份,儿时受邪党恐吓惊吓记忆犹新,所以对信仰方面的事特别小心。那些年我得了没法医治的病,心脑血管病、动脉硬化、肾结石、心脏病,从头到脚十几种病,我对医治失去了信心,各种偏方都用尽了,北京的大医院也去了,也不见效。我又是家中的顶梁柱,还要有好身体供两个念大学的孩子。在走投无路的时候走入了法轮功修炼,炼功七天,全身的疾病不翼而飞。我的师父教我明白了做好人的道理,人好身体才好,从此我坚定的修炼法轮功。

一、佳木斯西格木劳教所遭受的迫害

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当局开始打压法轮功。为了给大法说句公道话,二零零零年一月二十三号我去北京反映情况遭到警察抓捕。身上带的七百九十块钱被富锦政保科的孙维洋抢去。孙问我:“你还炼不炼了?”我说:“炼”。孙就说:“你炼我用刀一块一块割你的肉,我看你还炼不炼?”孙在佳木斯驻京办事处非常嚣张的说:“今天是我管法轮功,你们就得听我的,明天法轮功平反了,我再听你们的。”

我在佳木斯劳教所遭到非人的折磨。因为坚持炼功做好人,被警察和人犯无数次打骂。有一种酷刑是坐铁椅子,用手铐、脚镣铐在铁椅子上,无论白天黑夜二十四小时铐着。只有在吃饭时才打开一只手。最长的一次我曾经被强制在铁椅子上连坐了三个星期,从上面下来时都不会走路了,腿脚肿的老粗,都透明发亮了,多少天的时间也穿不上鞋子,身上都臭了。

劳教所时时刻刻都有酷刑、电棍、铁椅子、绑死人床等待着大法弟子。记得有一次我被迫害的坐在铁椅子上,一个叫曹景彦(警号23-099)的说我的手势是法轮功发正念,就强行把我双手扭到后背用背宝剑的酷刑折磨我。双手一上一下从后背用手铐卡到一处,疼痛难忍,然后曹景彦猛挥拳头对着我的脑袋就打,一连气凶狠的打了二十多拳。我就突然感到轻飘飘的,产生人在死亡时元神离体的状态。正是晚上十点多钟,在监控室值班的大队长一看不好,怕是要出人命,就派刘管教让曹景彦放手。一个人称面起子的犯人看我被打成这样扭过头去吓得不敢看了,脑袋已经没有形了。

还有一次我和佳木斯大法弟子吴春龙遭到李新的毒打,脸被打的严重变形。当晚李新在走廊里叫嚣:“今晚我值班看谁还敢炼功?”二零零一年有一批法轮功学员劳教期到,可是劳教所随意加期不放,一天不肯转化(不放弃做好人)的加期半天。我们就用绝食的方式反对迫害,结果我和杜文福等同修被卫生所的李所长插胃管灌浓盐水,里面只有少量的奶粉。李还说:“你绝食我也不怕。”大家被灌的连拉带吐,一直蹲在厕所里起不来。

二零零二年二月,我因为坚持修炼法轮功,遇到管理科的科长因为官运不顺就拿我出气,他就在专门用刑的小屋拿断底的塑料鞋底扇我脸,边打边骂:“今天我就打打你这个炼法轮功的”,一连打了十几下。只知道当时这脸鼓的老高,哪也不敢用手碰。一个叫李福国的还曾用电棍电我手。当时一旁的大法弟子就流下了眼泪。

关在这里的法轮功学员还被强迫重体力奴役劳动。在一次劳动中我的右手中指被两根铁管挤破不停的出血,我就用血迹在一件白布衫上写下了“法轮功好” ,在绝食反对迫害或者要求释放超期关押同修的时候,我把这个带血字的布衫穿上。

劳教所里还有一种酷刑叫绑死人床,有个叫李大个的警察就曾把我用四个手铐像五马分尸那样分别铐在床角不能动。有许多大法弟子曾被绑在上面,最长的有绑好几个月的,身上都硌烂了。

二、在绥化劳教所遭受的酷刑迫害

二零零四年八月十二号晚上,我因为散发法轮功真相资料被佳木斯铁路公安处绑架,在佳木斯铁路看守所一个月受尽折磨,绝食抵制迫害,一个月后又被强行送往绥化劳教所劳教三年。绥化劳教所因所谓转化概率高而受到省劳教局的表彰。到了劳教所,一个警察说:“这里专门对付绝食的法轮功。”

九月十五已经绝食一个月的我就被强行灌食打针。王伟(大庆人,一大队副队长)骂我闭眼睛了,不顾我的生命安危拿来医院打针时用的止血胶皮带,把我的眼睛抽瞎,造成暂时性失明四十多分钟。这种酷刑是把胶皮带像弹弓一样拉长,然后一松手正打中眼球,这样反覆不停地抽,眼眶周围都黑紫。

九月十六日,我体力不支,刚开始吃了一点东西。现任二中队队长的刁雪松挥拳就打掉了我的门牙,还说:“我打人,出手就见血!”叫石剑的恶警就坐在我前上方的桌子上,用拳骨狠打我脑门,打一下停一下,足足打了半个小时。当时脑门就一面大一面小,接着就把我带到干活车间开始干活,这里关押了两个中队的五十多名法轮功学员在这里干活。

大庆的小偷冯涛过来打我,我就高喊法轮大法好,他一打我我就喊。那些警察一见我喊,就叫人把我打倒在地,叫四个人犯抬着我往别处送,在大院里我还是喊法轮大法好,这些人犯就把我扔地上接着打,打完就开始在地上拖着我,我的裤子被拖掉了,接着裤衩也被磨掉了,身上被拖的血肉模糊时,他们才把我抬起来。

九月十七号,我坐在监室板凳上,犯人向指导员高中海报告我炼功了。高中海体重一百七十多斤,示意犯人刘海波(依兰大莲河的)把我穿的拖鞋扒掉,我穿白袜子站在水泥地上。高中海恶狠狠的单腿用皮鞋后跟踩住我右脚趾头,边踩边用劲拧:“我叫你炼。”当时白袜子被血染成红袜子,后来我脚的大拇趾和二拇趾趾甲盖全部脱落。短短三天被剥层皮。

十月十一号,因为我不放弃信仰,一大队队长丛汉东说:“这样的就得把你吊起来打。”他们怕我喊就先用胶带把我的嘴缠住封上。二中队的龙奎滨说:“这个我来,还用不着你出手。”当时屋内六七个恶警,上来五个打我。龙奎滨用皮鞋尖猛踢我腿内侧,连续毒打了四十多分钟,我突然感到心脏停止跳动,我想:我不能死,我要活下去,师父救我。我昏死过去了,不知过了多长时间,隐隐像是从遥远的地方传来开门声,是医生来了。过了一个多月以后,我的两大腿内侧还全是黑色。

二零零五年六月十九日,因为我开始拒绝迫害,拒绝报数,一中队指导员曾令军(原来严管队的队长)用电棍电我,边电边说:“我要把你的肉撕成一条一条的。”用电棍电了十多分钟电棍没电了,曾令军说:“没电充电”。这时一中队办公室内六七个恶警,新换的一中队队长郑友(原来任五中队的队长)坐在那里发出狰狞的笑声。拳击手出身的曾令军开始把我当成靶子,一拳就把我打出一丈多远。打完曾令军用手一勾命令我:“过来!”我过去之后被它一拳接一拳的打,最后一拳把我打的不知怎么起空了,摔倒在一丈多远的门口地上,昏死过去。等我醒来恶警高中海拿卫生纸过来说:“给你擦脸”,我才知道满脸是血。

我所在的监室有一个绥化黑社会(专收保护费)的包夹看着我,零五年因为我上厕所这个包夹一天打我三次。我向上报告时,曾令军说:“其实我和包夹俺俩是一伙的。”大庆的大法弟子张滨被包夹打时,张滨也向上报告,曾令军说:“打的就是你法轮功!”

绥化劳教所一大队一中队,二零零五年五月收到从大庆劳教所转来的已绝食四个多月的安森彪。恶警们把安森彪的嘴用胶带缠住不让他出声,怕他喊,用两个手铐把两只手铐在床边,脚绑在床边角铁栏上,二十四小时不让睡觉,换班折磨他:用暖瓶热水装在塑料袋里,放在安森彪肚子上烫他;把最辣的树椒塞進安森彪的肛门里,还把新出锅的大米饭装塑料袋里烫他;在他头上放了一个可以来回摆动的小动物玩具,只要他一闭上眼睛就用这个玩具打安森彪鼻子;绥化叫马涛的犯人用竹把的长毛刷子砍安森彪的小便…。

突然有一天监室的犯人都不让抽烟了,大家都预感到不好,听说是有打氧气的。我也看见有人抬一瓶氧气到安森彪监室,那天是曾令军和小刘管教当班。就听小刘管教问曾令军说:“曾哥啊,这彪子(安森彪)都这样了,怎么这氧气还不给用啊?”曾令军说:“用氧气不又活了吗?”

又过了一天,第三天曾令军对气若游丝的安森彪说:“现在中队正忙生产,没工夫管你了。”不一会儿来了一个叫马长林(哈尔滨人)的警察给安森彪找衬衣衬裤换上抬了出去。这时曾令军说:“现在安森彪还有一口气,抬到大门口这一折腾这口气咽下去就完了。零三年死了一个法轮功,零四年又死了一个,零五年死了一个正常死亡的(指安森彪即将死亡)。”这时一大队教导员高中海说:“零三年死的那个是我的班,零四年死那个也是我的班,今年这个(指安森彪)又是我的班。”

年仅30出头的安森彪在绥化劳教所每一秒钟都受着酷刑的折磨,他长的英俊魁梧,一米八零的个子,家中还有妻儿老小,仅仅因为坚持信仰做好人,被中共恶警们折磨成这样。安森彪坚持对法轮功的信仰,最后终于活着走出这个人间地狱。

大庆大法弟子李业全,是辽宁大学本科毕业生。在绥化劳教所一大队二中队被迫害的生命垂危。二中队队长刁雪松,龙奎滨和副队长王伟率领二中队全体恶警轮流用电棍电李业全,使李业全全身上下变成黑紫色。一个包夹看不下去了,就劝李业全说:“吃饭吧,咱遭不起这个罪呀!”李业全说:“我没有退路了,我退就是死,我只有一条往前走的路,师父在保我!”李业全坚定大法,信师信法不动摇,后来他绝食抗议好几个月回到家中。

二零零四年鹤岗大法弟子孙锋利在绥化劳教所绝食期间,犯人用仙人球的毒针刺進孙锋利的脚心。犯人冯涛(大庆小偷)出来说:“这仙人球毒针刺入孙锋利脚心时,就看他全身肌肉缩成一团,一个大高个,一下缩成一团。可这孙锋利愣没吭声,真有钢啊!”

二零零六年十月,新上任的一中队队长廉兴为了讨好新上任的所长,唆使犯人侯臣(大庆小偷)等人打骂大法弟子。大法弟子从早上五点起床干到晚上九点多,只给吃两顿饭。干一天活儿回来,还得在监室“码”上,劳教所的行话,就是一个人70公分一块地板砖在那儿站着,谁超出地方就打谁,动就挨打。我就开始反迫害绝食罢工,被王伟和廉兴从食堂台阶上凭空摔倒在台阶下面。我喊:“法轮大法好,”廉兴用穿皮鞋的脚碾我的嘴。有一次我不听侯臣的去站码,结果廉兴把我叫進办公室。我跟他讲不要迫害法轮功,廉兴就打我。我没吱声。见我没吱声,廉兴开始下毒手用脚狠踢我小便处。我就大声高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好。这时一号、二号两个监室的全体大法弟子正在遭受迫害。听到我发出紧急的救命信号,全都喊起了“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好”的声音在劳教所的上空回荡着,廉兴慌了手脚吓的把我丢在一旁,落荒而逃。

还有一次廉兴把我叫進办公室,问我甚么条件能吃饭复工?我说了四个字:“停止迫害!”他的脚照我的腮帮子就飞踢过来,当时感到满嘴血腥味一口喷了出来。廉兴拿了一块纸叫我擦擦。

二零零七年一月,我在绥化劳教所历经二年半的迫害,身体极度虚弱,劳教所以保办就医的名义把我放回家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7/18/204764.html

2009-02-14: 关于黑龙江绥化劳教所警察违法犯罪的投诉
绥化劳教所教导员高中海、副教导员龙奎彬、副大队长刘伟、刁雪松、中队长廉兴、副中队长李成春、干警金庆富、李喜春、史键等恶警殴打法轮功学员特别卖力。在副大队长唆使下,有五、六个普教人员对法轮功学员行恶。当时把双城市的法轮功学员李冒新的肋骨打断,一直到半年后回家也没有好。中午不让休息,晚上十点才让睡。这是恶警史键所为。

法轮功学员李绍铁被毒打的奄奄一息时,法轮功学员廉涛等出来制止,结果恶警把他们叫到办公室殴打,肩膀、腹部、背部、腰部被打致黑紫色。恶警廉兴用小凳子打盛延芹的头时,把小凳子也打得粉碎。有十多名法轮功学员被一一叫到办公室里殴打、电击、并不许他们说出来。恶警刘伟等在值班期间经常饮酒后毒打法轮功学员。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2/14/195380.html

2007-05-10: 绥化劳教所恶警刘伟、高中海等近期酷刑迫害案例
黑龙江省绥化劳教所以副大队长刘伟、教导员高中海、副教导员龙奎斌、一中队长廉兴、二中队长刁雪松最恶,摧残手段极其残忍。黑龙江省邪党有关部门二零零六年秋,将多处劳教所男法轮功学员转到绥化劳教所实行更残酷的迫害。

刘伟伙同刁雪松用牙签把法轮功学员彭成手指尖、双腿扎的不听使唤,行走时得用手拽着膝盖向前挪动。穆稜法轮功学员缪树君,胃被打坏,不能進食,吃了就吐,体重从190斤降下到120斤,最后不行了才保外就医,生死未卜。法轮功学员李昌新,被毒打后行走需要搀扶,上楼要扶着楼梯。

零七年一月份,恶警逼法轮功学员李绍铁坐小登,李不从恶警就大打出手;在场的法轮功学员進行阻止,并喊“法轮大法好”。恶警将其中的盛延勤和廉涛毒打后强迫坐铁椅子,送小号吊十天,两名法轮功学员出来时已不能行走。李绍铁当天被打休克后,生活不能自理。

恶警用电棍电击白树林和赵德志,强逼白树林坐铁椅子听“地狱之音”录音带;白不听拽下来,恶警用胶带将耳机粘在耳朵上,再放高音震;白没办法就绝食抗议。恶警高中海踢赵德志的脖子,并将门开着冻二人,在小号蹲十八天于二月十五日放出来。

三月十五日,恶警以赵德志不参加劳动为由,把他吊在寝室两床之间用电棍电击,用烟头烧手指盖,恶警廉兴踢赵的胸部导致赵德志长期胸痛。

四月二十四日,法轮功学员董向辉炼功,又遭恶警毒打。

四月二十七日,双城法轮功学员徐玉山喊“法轮大法好”,遭毒打,现仍被严管。徐玉山2006年10月11日被转队时,喊“法轮大法好”,被恶警刘伟毒打关進普教队严管至今)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5/10/154445.html

2007-04-23: 绥化劳教所二大队一中队恶警毒打大法弟子
二零零六年九月二十二日晚上,黑龙江省绥化劳教第二大队一中队中队长廉兴、恶警石剑、教导员龙旭彬三人在值班室喝酒,三人喝够酒了就把60多岁的大法学员廉涛一顿毒打。

大家听到劈劈啪啪的打声和廉涛高喊“法轮大法好”的声音都开门向外看,只见中队长廉兴手里拿着电棍在走廊里追打廉涛。有几个大法学员喊:不许打人!恶警廉兴打开走廊的铁门,带领一帮普教一个监室一个监室的对大法学员進行殴打。据不完全统计,那天被打的大法学员有:廉涛、李昌新、关长安、刘佩玉、李绍铁、赵得志、胜庭勤、曹井栋等。参与打人的普教有:林玉国、(高教导员的外甥)、韩福江、侯世臣、还有为邪恶呐喊助威的有:李洪哲、叶乔生、王建民等人。

第二天早晨洗漱时,大家看到廉涛上半身被打得皮肤都成了黑紫色的,还有几个同修的脸都被打得变形了。七点二十开饭,有的大法学员没有打饭就坐到了座位上;有的打了饭没有吃。饭后到牙签车间干活时,有的大法学员坐着不动。

狱警交接班后,上班的是副大队长刘伟,他冲着众大法学员破口大骂,然后大喊道:都谁参加绝食、罢工?都给我站出来。当时有十人站起来。刘伟让站成一排,并唆使那些普教殴打大法学员。几个普教冲出来对大法学员拳打脚踢,打完后就一个个带到车间办公室训话。后来狱警就把十人带回监室空屋,还跟着两个普教侯世臣和林玉国,到监室内两个普教又一次殴打。

过了一段时间,恶警们安排普教多次对大法学员打骂。一天晚上,廉涛又被恶警廉兴殴打,大法学员们高喊“法轮大法好”。

在这次抗议恶警迫害大法学员事件发生后,廉涛被关小号坐铁椅子七天;胜庭勤被关小号坐铁椅子八天;白树林和赵得志被押進小号用刑。

二大队一中队恶警迫害大法学员的事例:

2005 年的一天,大法学员李绍铁被二大队二中队刁队长把牙打掉了。2005年的一天,二大队一中队大法学员刘贵臣被恶警石剑把一个耳朵打穿孔了,流脓一年之久。 2006年正月初三大法学员廉涛要喝水被普教王建民殴打,这时大法学员冷传玉上前制止却被恶警李成春一顿毒打,嘴被打肿了,牙齿被打活动了,三天没能吃东西。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4/23/153319.html

2007-04-05: 黑龙江绥化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的情况
2007年1月10日晚5时左右,恶警廉兴将大法弟子李绍铁、张行带到恶警室毒打,二大队一中队各寝室大法弟子缪树军、白树林 、赵德志、董向辉、盛彦芹、廉涛分别高喊“法轮大法好”,被恶警殴打,恶人(犯人)侯仕臣打缪树军;恶警石剑打白树林;二大队大队长郑友良打董向辉;廉兴打赵德志。用电棍、警棍、拳脚打了两个多小时未停,导致缪树军吃啥吐啥,生活不能自理,李绍铁被打休克后,生活不能自理,当晚盛彦芹被关九天,廉涛被七天,白树林被关23天,赵德志被关一个月。

在2005年过年前后,晏树斌(七台河)被刘伟(二大队副大队长)打成重伤,天天便血至今一直未愈,如今骨瘦如柴,生命危在旦夕。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4/5/152211.html

2007-02-01: 大法弟子李绍铁在绥化市劳教所绝食反迫害
黑龙江富锦市大法弟子李绍铁被关押在绥化市劳教所非法迫害。近日,绥化劳教所把几位大法弟子关禁闭迫害。李绍铁要求放出被关禁闭的同修,以绝食反迫害,现已生命垂危。

家属得知后要求绥化市劳教所立即放回李绍铁,劳教所将李绍铁送入医院体检后,无奈填写了“保外就医”的单子,可又推说要等市批、省批的。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2/1/148008.html

2006-06-17: 绥化劳教所是黑龙江省恶党人员迫害大法弟子的魔窟。那里的恶警邪恶至极,用各种手段对大法弟子進行折磨和迫害。

大法弟子李少铁被非法送到绥化劳教所后,恶警就24小时不停轮流進行迫害,白天强制洗脑、放那些邪恶造谣的录像、灌输那些邪恶的东西,妄想改变大法弟子的正信正念;晚上進行严刑折磨、迫害。恶警石剑用尖拳(中指突出与拳面)猛击大法弟子的前额,足足打了一下午,把李少铁的前额的打了一个鸡蛋大小的紫色大血包。恶警刁队长又用拳头往脸上打,把李少铁的牙齿打掉三颗,使他满嘴流血。邪恶的高教穿着皮鞋猛踩李少铁光脚的脚趾,连踩带碾,把脚趾甲碾掉好几个,流着鲜血。恶警们还利用普教(偷抢的坏人)24小时轮番监控、经常毒打大法弟子。大法弟子李少铁正念足,经常高喊“法轮大法好”,就是不转化,使邪恶无可奈何。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6/17/130640.html

2005-09-15: 孙淑芝等人在佳木斯劳教所经受迫害
大法弟子孙淑芝、杨敬华、张文英、张丽四人于2004年9月16日進京正法,在火车上看东西被乘警发现,被佳木斯铁路公安分局判非法劳教两年。

火车上验票由地方的刑警、乘警和乘务员一起進行,专门查找法轮功。他们每抓到一名法轮功学员可得奖金两千元。

之后,佳铁公安分局派当地铁路派出所的警察到这四为大法弟子家中搜查,各家都被翻得一片狼藉。佳铁公安分局恶警陈姓主任、李洪军、师建民、王姓科长对他们進行提审。在提审过程中,给张文英上大背铐迫害;姓王的看守所所长对杨敬华進行谩骂。把富锦市大法弟子祈立珍送齐齐哈尔劳教。李少铁(男)送绥化市劳教。10月22,四人被送佳木斯西格木劳教所劳教二年。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9/15/110451.html

2005-09-10: 绥化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的主要责任人及其犯罪事实
刁雪松部份犯罪事实:2003年4月,刁雪松、高宗海、陈新龙因大法弟子潘兴坤不打太极拳,将潘兴坤殴打致大小便失禁。2003年9月末某日早晨,刁雪松强迫大法弟子跑步,使50多岁有血压高的大法弟子刘在祥在被逼跑步的过程中,倒地死亡。2003年10月,刁雪松殴打大法弟子刘宇,强迫刘宇打针,指使两名犯人从二楼把刘宇拖到医院,刘宇的膝盖、脚背全被拖坏,鲜血直流。2004年9月刁雪松与高宗海、龙奎斌等人多次殴打大法弟子李绍铁,打掉一颗上切牙,将李绍铁打昏死过去。2005年3月对刁雪松大庆大法弟子安森彪实施了残酷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9/10/110137.html

2005-09-08: 黑龙江省绥化市劳教所近年来一直是跟随江氏流氓集团,迫害大法的弟子,大法弟子多方讲真像,可被邪恶因素操控与为了追求利益的人还在不听劝阻,对被非法关押关押在那里的大法弟子進行各种残酷折磨,而且不允许大法弟子的家属接见。
特别是对坚定的大法弟子,他们控制得更严。大法弟子李绍铁被关押在此后,多次受到酷刑迫害。在今年七、八月份,李绍铁家人两次前去探望都未让接见。据可靠消息透露,让家人拿出两万元钱就可放回大法弟子李绍铁,家人没有配合。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9/8/109997.html

2005-09-05:目前仍被非法关押在黑龙江省绥化劳教所的大法学员有:
修宗臣(大庆)  于爽(大庆)  战音阁(大庆)  张宾(大庆) 
甫新俊(大庆)  王立强(大庆)  张彬(大庆)  李绍铁(富锦) 
姜成久(七台河) 于明胜(七台河)  谢某某(白头发)(七台河)
刘瑞臣(七台河)  李兴平(七台河市岚峰乡)  寇俊江(七台河)
张海峰(哈尔滨市) 李德奎(兰西)  秦云风(兰西)  李凯(绥棱)
柴树国(铁力)  任首字(鸡西)  孙风利(鹤岗)  刘翔(庆安) 
宗春涛(望奎)  李佳洪(江川农场)  刘方明(沙岗)

注: 以上人员中有的仍遭受严重迫害,有的可能邪悟,具体情况不详。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9/5/109838.html

2005-08-13: 李欣也是佳市劳教所的管教。2002年6月份调到转化队的第二天,就把铐在床上的大法弟子李少铁、李井丰、吴春龙、冯殿军和一个不知姓名的法轮功学员5个人打得鼻青脸肿,有的嘴被打烂,不能吃东西。李欣说甚至说我们所里就是这种管理模式,他李欣就是天,说自己黑白两道都行。所领导对这种伤害人的流氓做法不追究,只是把他转到别的大队去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8/13/108291.html

2005-07-29: 富锦市目前正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还有:王秀云(女)、李绍铁(男)、齐丽珍(女)、刘红(女)、刘志民(男)、赵庆祥(男)。而经过多次拘留、劳教的人数据不完全统计有50人左右。还有更多的大法弟子遭受妻离子散、居无定所、流离失所的迫害。这一切只是因为他们把自己的亲身经历、神奇、美好的感受告诉了人们,只是因为他们说了以江泽民为首的那些真正的不法之徒不想听也不敢听的真话,才遭此毒手。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7/29/107183.html

2005-07-13: 绥化劳教所二大队恶警对大庆转去的大法弟子安森彪、张彬進行残酷迫害。
安森彪目前已绝食四个月,每天被强迫灌食,恶警还指使其它劳教人员不让其睡觉,方法之一是用刷子刷眼睛,一闭眼睛就刷。
大法弟子张彬、李少铁不报数、不唱歌,恶警刘伟、曾令军对他们拳脚相加,打骂是家常便饭。尤其张彬的手心、脚心都被电棍电糊了。

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的恶警有陈新龙、刘伟、曾令军,还有几个刚上班的警察。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7/13/106061.html

2005-03-09: 黑龙江富锦市大法学员李绍铁牙被打掉、脚趾盖被拧掉
2004年9月14日,富锦市大法学员李绍铁被佳木斯市铁路公安处送往绥化劳教所,16日开始遭到迫害。不让睡觉,一阖眼就连打带骂,利用刑事犯人打他,逼他干活,干活时恶警还指使刑事犯人打李绍铁。只因李绍铁不放弃大法修炼,不放弃要做一个以“真、善、忍”为标准的好人,常常遭到那里干警的无理毒打。
经过近一个月的反覆迫害,李绍铁坚定修炼的心依然未动摇。相反在他的生命中更明白了甚么是真正的好与真正的坏。10月11日,恶警把他转到了坚定队,每天两个刑事犯人昼夜监视,没有任何自由。到了接见日子也不让家属接见,家人去了三次都未让见,第四次才勉强让见,但家人去了四个,只有李绍铁的哥哥让见,给了十分钟接见时间,并要挟李绍铁的哥哥这十分钟用来说服李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其哥哥一见弟弟与被抓之前以判若两人,以前的李绍铁身体出名的结实,可现在被绥化的人间地狱给迫害得让人心寒。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3/9/96929.html

2005-02-14: 大法弟子家属的呼吁:立即释放李少铁
我的家人李少铁,是大法弟子。家住黑龙江省富锦市向阳街。他没修炼之前,是个自私自利的人。打架斗殴、从来不服谁,抽烟、喝酒,致使各种疾病缠身,高血压、动脉硬化、心脏病,连自行车都不能骑了,两个月就得住一次医院,一针就得花100多元。最后到北京医科大学找教授都检查了,也没好。

只修炼了两个月的法轮功,他所有的病都不见了。从此,他尝到了无病一身轻的滋味,人也精神了,心胸也开阔了。通过修炼,他懂得了做人的真正意义和目的。他彻底的改变了。家门前的下水道,大家往里倒脏水。冬天都冻到了1米多高,经常有人在此滑倒,他看到后,三两天刨一次冰,方便了大家,大家都很感谢他,说要都像你这样就好了。一次,他蹬三轮车送人,人下车走了,他发现车上有50元钱,他连续几天找失主也没找到,后来他把这50元钱送给了失学儿童。

2004年的一天,天降暴雨,齐腰深的大水围困,家家都掏水,3、4个小时累得精疲力尽,可还不见水少,这时,李少铁趟着齐腰深的水,冒着危险打开了下水道口,十几分钟水不见了,露出了路面。邻居各个都夸他,他所到之处都是这样替人排忧解难。可就是这样一个好人,为了让人们知道大法被迫害的真像,却被佳木斯铁路公安处非法绑架劳教三年,天理何在?《宪法》明文规定公民有言论、出版、信仰的自由,江氏一伙却公然践踏宪法,迫害大法弟子。

2004年9月14日,李少铁在没有任何法律程序的情况下被送往绥化劳教所,家人不知道一点消息。在绥化劳教所,他遭受严重迫害。干警指使犯人不让他睡觉,一合眼就打骂。9月16日就挨了一顿毒打。10月上旬,刑事犯又开始打骂他,他打不还口,骂不还手,高呼:“法轮大法好”,4、5个警察对他大打出手,把他拖到一个无人监室,先用胶带封嘴,这时二大队长丛汉东说:“还用我出手吗?”叼干警说:“不用!我们处理就可以了!”接着中队长降奎斌去拿电棍,石建恶狠狠对着李的脸部连续毒打,李的脸部变成了紫黑色,面目皆非。他打累了,又找来二中队队长刀雪松来殴打李。这时,李的口腔已经被打烂,牙被打掉了一颗,满嘴鲜血从封着的胶布里流了出来。撕开胶布,鲜血从口中直喷出来。接着,降奎斌开始对他电击,电了一阵还不解恨就用穿着军勾鞋的脚从腿里开始踹李,从腿根一直踹到脚背,踹了100多脚,这时他的腿完全变成紫黑色。如果他不是修炼大法,早已经被打成内伤。这时,高中海上来问李少铁:“你还炼不炼了?”李说:“炼!”他就用军勾鞋踩李少铁的脚尖使劲拧,李穿着拖鞋的脚鲜血直流。在众恶警的迫害下,李少铁竟然被打昏了过去,当时医生测血压,高压190、低压150。

5个月里,家人两次去绥化劳教所都没有见到他,后来我家去了四人看他,只允许他哥哥见了面,得知家里给存的钱都被干警控制,他根本就花不到。

李少铁他是一个大好人!他没有罪,我们强烈要求立即释放他!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2/14/95463.html2004年9月14日

2005-01-07:2003年国庆前夕,黑龙江省富锦市二龙山镇大法弟子齐丽珍给双龙车站片警讲真像,两天后,黑龙江省佳木斯市铁路公安处王凤军带领人非法抄了齐丽珍的家,然后自行填写逮捕证,要当即带走齐丽珍。

齐丽珍正念正行给他们讲真像,并发正念,请师父加持。奇迹出现了,齐丽珍在伟大师尊的慈悲呵护下,竟在6名恶警的眼皮底下走脱。从此齐丽珍被迫流离失所。她的丈夫在双龙铁路工作,在恶警的逼迫下,与齐丽珍离婚了。原本美好的家庭被王凤军为首的恶人迫害的妻离子散,齐丽珍有家不能归。

到了这一步王凤军还没死心,绞尽脑汁的四处寻找齐丽珍的下落,派人盯梢。2004年8月12日晚将齐丽珍又一次的非法抓捕。当时齐丽珍与其母刘桂英、李绍铁(都是大法弟子)三人正骑着摩托车走在去偏远农村讲真像的路上。王凤军开来两辆车把三位大法弟子的摩托车夹在中间往路边的沟里挤,三个大法弟子只好下车。王凤军带领手下一群恶人就在公路上将他们打的满脸是血。恶警又到三名大法弟子家分别非法抄家,并连夜在富锦铁路非法审讯,然后未经任何手续将三名大法弟子押往佳木斯市铁路公安局。三人都被非法法判劳教三年。

现齐丽珍被关在哈尔滨市戒毒所,李绍铁被关押在黑龙江省佳木斯市绥化劳教所,刘桂英已66岁,又因在押期间有重病反映,三年劳教监外执行。

2004-08-20: 8月12日晚8时左右,黑龙江省富锦市大法弟子齐丽珍、刘桂英、李绍铁三人在发放真像资料中,遭到佳木斯市铁路公安分局的非法抓捕。第二日9时许,遭到非法抄家。现三人被关押在佳木斯。请当地大法弟子整点发正念,加持同修正念闯出。共同讲真像,营救大法弟子。

现在,佳木斯专管迫害法轮功的610责令富锦市镇压不利,传单小报到处都是,富锦公安局召开了专场会议。

2004-03-16: 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上至68岁,下到18岁,甚至还有残疾人,各行各业都有,有干部、工人、农民、学生、教师、商人、警察等,多人被折磨致伤致残,数人被折磨的精神失常,有很多人被超期关押,或被第二次非法劳教,有一家几口的都被劳教的。有相当一部份人修炼前身患多种病症,修炼后身心健康,因遭迫害不让学法炼功而旧病复发;也有原本健康的身体被迫害得重病缠身。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3/16/70094.html

佳木斯市东风区(49人)

女(34人):
1 苏月兰(19委)
2 王梅(4委,36岁,3年)
3 陈秀玲(54委,51岁,2年)
4 李晓航(51委,41岁,3年)
5 李桂芹(肉联厂,47岁,3年)
6 陈凤敏(41岁,3年)
7 张静芝(17委,48岁,3年)
8 包丽霞(27委,41岁?年)
9 齐秀兰(农垦科学院,42岁3年)10朱秀芝(68岁,3年)
11 于晓英(51委,34岁,1年)
12 王长玉(15委,42岁,1年)
13 蔡桂荣(49岁,1年)
14 潘丽(49岁,2年)
15 武金兰(63委,52岁,2年)
16 黄斌(31岁,3年)
17 董林桂(49岁,2年)
18 徐德书(4委3岁,3年)
19 许成华(传染病院,43岁)
20 马翠红(1委,37岁,2年)
21 李玮(51委,42岁,3年)
22 安宝珍(49委,32岁,1年)
23 江秀丽(友谊面粉厂)
24 杨丽娟(精神病院医生)
25 张伟平(40岁)
26 付秋莲(36岁,2年)
27 姚远( 26岁,2年)
28 贾秀清(20委,48岁,1年)
29 许祥华(31岁,3年)
30 王红巧(20委,46岁,1年)
31 于淑芳(40多岁)
32 付秋萍
33 杨淑慧(50岁,3年)
34 朱秀芝(68岁,2年)

男(15人):
1 刘俊华(66委,37岁,2年)
2 李浩远(40委,25岁,1年)
3 付裕(30多岁)
4 李少铁(30多岁)
5 高宝林()
6 郭凤海()
7 董长河(56)
8 李勤(30多岁)
9 史敬文(40多)
10 杨文军(传染病院,41岁)
11 张国海(铁东车辆段,30多岁)
12 姚忠良(37委,33岁,3年)
13 尹大明(造纸小区,28岁)
14 霍金平()

佳木斯 富锦市联系资料(区号: 454)

2019-02-14: 此次参与迫害赵庆祥的二龙山镇派出所警察电话号码如下:
孙雷:1316975456
王兆军:13339551777
杨立志:18745411589
方修成:13845436222
方春海:15304542977
郭清营:15046428822
刘景波:13845445799
富锦市国保大队长单洪飞:13504692766


2015-08-06: 富锦市头林派出所 :4542720110所长 梁显俊 13945448898
教导员 张钧 13208415678
副所长 吴佳鹏 159454354324542334959(宅)
外勤 赵锋 13945410669
外勤 高慧勇 13836628110
户籍员 方纯锋 15046429900头林镇复兴村委会:4542722120富锦市公安局局长 赵雪冰【追查】:454234599113946439666
国保大队:454235533445423553354542355336454-2355337
大队长 单宏飞:13194545876
原大队长 沈静元【追查】:1390454009918645407819 宅 4542331261
教导员 郭振海【追查】:13069926993

尹忠梅【追查】:13845440055 宅 4542343259
范玉坤:13704691123
王佳林【追查】:15945878787 宅 4542330666
曲智:13224541333 宅 4542332121
国保 袁力【追查】:13069926993

富锦市公安局
副局长 李檬:45423259591308963456715663078007
副局长 于兴录【追查】:4542325523,宅 45423315671390364950613206990019
副局长 董克彬:45423253781394649577715663078008
副局长 李国辉【追查】:13504695777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454)

恶警廉兴电话:0455─6996131(绥化劳教所 二大队一中队长)

绥化劳教所所长徐建生0455-8110701;孟岩 0455-8110703
二大队队长 丛汉东0455-8110782;高中海 8110783;范晓东 8110703
参与迫害的打手有:龙奎斌 石建 高中海 叼雪松 王伟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