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0-09-26 星期六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湖南 >> 长沙市 >> 邹锦, 女, 77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长沙市
个人近况: 2011年3月 迫害致死 (null首次报道致死)
立案日期: 2004-08-16
明慧案例: 明慧所列迫害致死案例编号 3444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6-01-28: 湖南省长沙市诉状中揭露的迫害
……
案例四: 七十七岁老人受凌辱,在身体极端痛苦中去世。

湖南省长沙市七十七岁的法轮功学员邹锦,受到中共邪党人员的凶残迫害和凌辱,于二零一一年三月在身体极端痛苦中去世。

二零零一年二月邹锦被雨花区井湾子派出所恶警雷震等人绑架、非法抄她家时抢走了三千元现金和五百元的存折。无辜的她被送进长沙市第一看守所关押,中共恶人捏造罪名开庭审讯,于同年十一月十八日对她判刑九年。

在看守所里,她受尽了折磨和摧残。恶警迫害手段令人发指,恶警经常提审她,用电棍棒电她,扯住头往墙壁撞,晚上不让睡觉,靠墙壁站一晚,经常不给饭吃,不给水喝……

有一天晚上,两恶警拿着电棍来到她牢房审问她,在得不到回答时,将她拖到床上,把她手脚绑成“大”字,剥掉她的裤子,兽性发作,无耻的两个暴徒轮流奸污了这位老人。奸污了还不罢休,又将电棍使劲塞进她的阴道里电击,强迫她招供。老人决不配合,痛得大声喊叫,直到昏迷过去,恶警才将电棍从阴道抽出。她的阴道鲜血直流,肿胀疼痛,恶警若无其事的走了。一个月来,她坐不下,走不动,只能躺在床上呻吟。

邹锦老人被看守所的恶警摧残得奄奄一息,完全处于昏死状态。二零零三年三月二十四日被送进长沙市第三医院,确诊数病复发,通知家属准备后事。看守所的恶警怕担责任,才匆匆忙忙办了监外执行。

亲人把她接回家后,半个月后她可以下地走动,吃一点饭。可是,中共邪党并没放过这个老人,指派当地领导派人二十四小时监视她的行动,多次上门骚扰、恐吓、跟踪她,搞得她日夜不安宁

同时中共邪党人员在经济上切断她的来源,她所在的单位工厂每月三百元的生活费不但被扣发,可耻的天心区一政法委(姓李的)还把她在遭非法关押期间(一年多) 三千多元生活费领走。她几次向有关领导反映,得到的就是一次次谩骂和恐吓,要她死。几年来,她一直没有一分钱生活,靠亲戚朋友邻居给她一点点。

邹锦老人身体越来越差,旧病复发,下肢瘫痪,二零一一年三月的一天清晨在身体极端痛苦中含冤去世。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1/28/湖南省长沙市诉状中揭露的迫害-322628.html

2013-07-04:从中共虐杀好人的手段看其群体灭绝的罪恶(上)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7/4/从中共虐杀好人的手段看其群体灭绝的罪恶(上)-276198.html

2011-08-21: 长沙市邹锦老人遭中共迫害离世
湖南省长沙市七十七岁的法轮功学员邹锦,受到中共邪党人员的凶残迫害和凌辱,于二零一一年三月在身体极端痛苦中去世。

邹锦在九七年修炼法轮大法的,受益很大,全身疾病不翼而飞,并时刻做个好人。九九年中共邪党疯狂迫害法轮功后,邹锦老人也遭迫害。

二零零一年二月邹锦被雨花区井湾子派出所恶警雷震等人绑架、非法抄她家时抢走了三千元现金和五百元的存折。无辜的她被送进长沙市第一看守所关押,中共恶人捏造罪名开庭审讯,于同年十一月十八日对她判刑九年。

在看守所里,她受尽了折磨和摧残。恶警迫害手段令人发指,恶警经常提审她,用电棍棒电她,扯住头往墙壁撞,晚上不让睡觉,靠墙壁站一晚,经常不给饭吃,不给水喝……

有一天晚上,两恶警拿着电棍来到她牢房审问她,在得不到回答时,将她拖到床上,把她手脚绑成“大”字,剥掉她的裤子,兽性发作,无耻的两个暴徒轮流奸污了这位老人。奸污了还不罢休,又将电棍使劲塞进她的阴道里电击,强迫她招供。老人决不配合,痛得大声喊叫,直到昏迷过去,恶警才将电棍从阴道抽出。她的阴道鲜血直流,肿胀疼痛,恶警若无其事的走了。一个月来,她坐不下,走不动,只能躺在床上呻吟。

邹锦老人被看守所的恶警摧残得奄奄一息,完全处于昏死状态。二零零三年三月二十四日被送进长沙市第三医院,确诊数病复发,通知家属准备后事。看守所的恶警怕担责任,才匆匆忙忙办了监外执行。

亲人把她接回家后,半个月后她可以下地走动,吃一点饭。可是,中共邪党并没放过这个老人,指派当地领导派人二十四小时监视她的行动,多次上门骚扰、恐吓、跟踪她,搞得她日夜不安宁。

同时中共邪党人员在经济上切断她的来源,她所在的单位工厂每月三百元的生活费不但被扣发,可耻的天心区一政法委(姓李的)还把她在遭非法关押期间(一年多)三千多元生活费领走。她几次向有关领导反映,得到的就是一次次谩骂和恐吓,要她死。几年来,她一直没有一分钱生活,靠亲戚朋友邻居给她一点点。

邹锦老人身体越来越差,旧病复发,下肢瘫痪,二零一一年三月的一天清晨在身体极端痛苦中含冤去世。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8/21/长沙市邹锦老人遭中共迫害离世-245689.html

2004-08-16: 我是长沙市大法弟子邹锦,女,70岁。早年患高血压、脑血栓、心脏病、胆结石、坐骨神经等十几种病。随着年龄递增,在监狱里的迫害下环境恶劣,旧疾加剧,新兆又生,三百多元的养老金哪能有钱治病?疾病将我这孤寡老人折磨得生不如死。
97年有幸得了法轮大法,从此开始了修炼生涯。顽疾很快消失无踪,如获新生。我自己深感受益无穷,想让更多人了解大法,使更多人受益。

99年7月20日江氏疯狂迫害法轮功以来,我被扰乱社会秩序的“罪名”于2001年2月20日,由雨花区井湾子派出所恶警雷震带六人骗我到派出所,雷震当时对我非常凶恶,要我签名,我不肯签名,雷震拍桌打椅发狠。因自己正念不强,学法不深,还是逆来顺受的签了名。他们私设公堂,使用车轮战术审我三天三晚。所里的所长、××主任轮流审我这70岁的老人,不让我睡觉。他们用尽了方法要我说出同修和资料来源,审来审去没得到任何消息。我当时想到《转法轮》中的一句话“我这个人我不愿意说的话,我可以不说”。这样三个晚上,他们也没从我口中得到他们想要的。于是他们就找来一个犹大,这个犹大把一些莫须有的罪名往我头上加,如:恶警在她家抄的资料也算在我头上。犹大想所谓的“立功”,就乱讲一些不负责的话。在开庭前犹大见到我,说:她害了我,对不起我。同时还告诉我说:她本人和全家都遭了恶报,儿子重病,娘得了癌症。

我被带走后,我家也被抄了,当时我在法庭上质问他们,我一无打印机,二无复印机,怎么会大量印制传单呢?他们拿人民的血汗钱,为江氏卖力。他们根本不按法律办事,把一个无辜老人乱整一通,江氏的政策是“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他们是江氏的忠实执行者。他们当时也听了我的口述,同时也做了笔录,但他们还是按原定的判我九年。口口声声我们是法制国家,执法者并不按法律办事。当我被送回长沙市第一看守所,里面的干警都说不合理,要我上诉。

在抄家时,我家里印有“法轮大法好”的二百多张小传单,及家中仅有的三仟多元钱和一仟伍百元的存折一起被恶警抢走了。雷震多次说:你的事可大可小。意思是要我出钱。

在井湾子派出所审了三天三晚后就把我送進长沙市第一看守所。在那里办案就是提审,要我说出同修和资料来源,逼供恐吓,百般辱骂。我不理睬他们,发正念。我是大法弟子,我没犯罪,我做的事是最神圣的。在一次提审时,恶警凶狠的说:你不跟我们配合,你只有死在牢里,你死了把你喂狗。这样无数次的提审,恶警们再也找不到任何证据,又榨不出油水,竟然把抄家得来的菜刀、磨刀石说成是作案工具,于同年11月18日以莫须有的破坏法律实施罪判我有期徒刑九年。

一年多的摧残,我的身体日日衰弱,2003年3月24日晚,我在牢里被抬着送入长沙市三医院抢救,人已经摧残得奄奄一息,皮包骨头,并通知家属准备后事。医院检查诊断数病齐发生命垂危,下了三次病危通知单,匆忙办了监外执行。

家人把我从医院接回家。半月后,家人到医院办理出院手续时,医院工作人员以为我早不在人世了,家人告诉他们说:我能下地了,能吃饭了。他们几乎惊叫起来。当然这种神奇的事常人永远都会不可思议。修炼人知道这是自己坚定的正信、正念,是大法的威力及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才发生的。

我现在仍在被迫害中。回家一年多了,我一个孤寡老人生活无着落。我在被关押期间,厂子并没有停发我的工资。我们厂是区办大集体厂,属天心区管。最无耻的是,天心区政法委一个姓李的充当我的亲人,将我被关押期间的3000多元工资从厂里领走。我从看守所回家知道后,通过街道干部(书院路办事处)邹书记帮我问此事时,邹书记是说确有此事,在押人员没判刑的工资照发,邹书记也多次与天心区联系。我左等右等(因我住院是借的钱)一直等到现在分文没有,曾经多次打报告。区里拿我的钱不好处理,特此把钱退回厂里,同时还在上面签了几句话。后来问起我工资的事,厂方说我是保外就医,上面没有文件,不发工资给我。出于人道一个死囚还要给口饭吃,可我如何生活下去啊。这一年多来我的生活都是亲朋好友救济,这也不是长久的事啊。

我是个修炼人,与人为善,因此我想是不是基层干部事情太多了,可我从来没向他们提出任何要求,只是写了几次报告反映一下我的具体情况。第一次的报告区里和街道收到后,不但没有解决问题,还招来了一顿谩骂。邻居看不过去代我写了报告,报告写了六、七份也无人理睬。

我回家一年多,我想总是这样呆在家里不行,没按师父的做三件事的要求做不行,我得知家村也很少了解真象,那里的人也应该得救。今年3月26日和我侄媳到了株洲乡下,下车前我在汽车上放了几份资料,株洲县公安分局接到举报就到了我亲戚家并搜到了几份资料,同时把亲戚戴上手铐抓到公安局审问。亲戚不是修炼人,就把我放在她家的资料及我的住址说了。3月28日凌晨3点多钟来4个人到我家里抄家,没有任何手续就翻箱倒柜,翻了个遍也没有找到一份资料。拿走了两盒报废的炼功带和一盒音乐带,同时把我的判决书和监外执行书抄走了。当天4点多钟把我抓到株洲县公安分局,坐在一个会议室里等到天亮。8点多,他们要我说出同修和资料来源等,我一概不说,我不怕不惊,专心平静的发正念。大概11点多钟提审结束,最后要我签字,我不签。一开始我正念就很足,我知道我是大法弟子,一切都不离开法。我脑子一下就想起经文中的一句话:“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排除干扰》)

我是修炼人,与人为善,亲戚脾气不好,爱和别人争斗、打架。我劝她不要与人争斗,别人骂你,你走开不要听,她说她做不到,我说我带了几份资料你看了心情会开朗一些。这些话我对恶警也是这样讲的,可恶警在记录中添油加醋的说我们资料是反党反社会的内容,我当时要他改掉,这话我没有讲,他改了。我们从不做坏事,做的都是好事。

我从3月28日凌晨2点多钟,直到下午6点多社区的人才把我从天心区接回家。在这16个多小时里,我不吃不喝,也不知道饿。经过这次磨难,我向内找,找出了很多心没有放下,才出了差错,没按师父的要求做,邪恶黑手、烂鬼就钻空子。师父在经文中告诉我们修炼的路很窄,步没走好就出问题。人是回家了,这又是师父的呵护下才从魔掌中出来的,我要加紧学法找自己有漏的心。

我人到了家但楼上、楼下、街上都布控了,24小时都有人看管我,株洲是个很邪恶的地区。回家一个星期后,恶人把我到株洲发资料的事上报到长沙市公安局,通过市公安局又送雨花区公安局。我本人住天心区,举报我的犹大住雨花区。因我原判在雨花区,这次由雨花区出面要把我收监。大概是4月份,一天下午3点多天心区和雨花区共来了六、七个人,要我准备东西再進监狱。我当时不怕也不慌,我对这群恶警大声说:你们会遭报的。

我一边清理日用品、衣物等东西,一边想,我和你们去了也用不多久会回来的。我很平静的发正念。这时一个邻居看不下去了,就骂恶警,对我说:你跟他们去,看他们把你怎么样,你没做坏事,反正你是个孤寡老人,饭不给你吃,你在家也没饭吃,交给政府。邻居一边骂一边哭,“一个70岁的孤寡多病脚不方便的老人,你们太缺德了,良心何在?”恶警问她是我什么人,我和邻居同声回答“是邻居。”没有一个恶警吱声,一听是群众的声音,恶警都不敢出声了。我还是上了车,邻居们看见了都骂恶警。

上车后我也不讲话一直发正念,4点多到了长沙看守所,雨花区一个王队长拿着我的监外执行书去办理手续,看守所不收,王队长急了,打电话请示雨花区领导,请领导打电话给看守所联系。快6点了,还没有回电话,王队长急着要回家给爱人孩子做饭,另一个要到新开铺约会,这两恶警就开始骂领导办事不牢,什么脏话都出来了,急得像热锅里的蚂蚁,暴跳如雷,等电话总不回,我知道这是我正念起作用了。我悟到是师父救了我,我是大法修炼者,一切不能离开法,我喊师父,弟子掉到魔掌里了,请师父加持,我要回家……6点多了,看守所还是不收。7点多了,他们不罢休又与长沙市第一看守所联系,可那里也不收,他们又与长沙女子监狱联系,回话也不收。到了晚上11点多,雨花区恶警还有非法开庭审我的恶法官上车来威胁我,不要搞第二次了。我说没有第二次了,我意思是他们没有第二次机会迫害我了。他们竟然还要我回去后不要讲法轮大法好,多么可耻的执法人员。凌晨12点多,送我回家了,他们最后以失败告终。

第二天,邻居看见我,都过来问我是怎么回事,我就讲我遭受的迫害,大家个个摇头,想不到江氏一伙利用政府干这种缺德事。

长沙市联系资料(区号: 731)

2020-09-20:
桂花坪派出所部分警察电话
谢勇刚 189007182839(办案警察之一)
陈晓虎 13787317980
曾小平 18817152658
孟征 13787317015
欧阳乐池 18817152877
文良生 13807488654
徐娜 13973112572
余泓 18900769233
杜谦 18900718290
钟路帆13755070721
龚科 18900718371
李勇 15111243988
罗红军 18817152866
肖树名 13975146530
杨洲 18817152868
肖凌 18008489789
杨军 18900769459
李昂 15173216907
李晓清 13607495266
张蔚 13973153973
曾运生 18817152876
徐普及 18817152860
黄力耕 13973188401
赵洁玉 13755173333
刘栋 18900718107
长沙市天心区国保大队部份警察电话:
彭权利 18008489763
刘谋千 18163608060
陈谦 18900718381
龙娟 18900718490
姬志勇 18163608059
李赛超 18008489762
唐厚君 18008489765
张良 13908484545
符楠 13607481210
周科 13908453080
2020-09-09:
宁乡市公安局内部安全保卫大队
叶正祥 18900702895
周志 18900702255
尹军 18900702903
姜婷 18900702127
李国辉 18900702716
喻和平 18900702915
肖又红 18900702363
彭文能 18900702262
林红 18900702170
罗望明 18900702776
陈智刚 15116532450
蒋文化 18900702135
李宏伟 13874827687

宁乡市公安局金州派出所
傅涛 13548544855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0-07-05, 11:26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