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7-12-12 星期二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劳教非法关押表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四川 >> 成都 彭州市 >> 周善会(周善慧)

女, 62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四川省彭州市军乐镇香水村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4-08-14

案例描述

2017-09-22: 四川省成都市彭州市军乐镇警察骚扰法轮功学员周善会

9月5日上午10点过彭州市军乐镇两个警察到周善会家中骚扰,周善会阻挡他们进屋,两个警察硬闯进屋,到处乱翻将光盘,小册子翻出,问他哪来的。她说街上到处都是。警察将她绑架到军乐镇派出所,说等你儿子来接你。她说;你们把我绑架到这里来的,咋喊我儿子来接呢?我自己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9/22/二零一七年九月二十二日大陆综合消息-354047.html

2017-06-10: 曾被洗脑班灌毒 四川周善会控告江泽民

彭州市军乐镇周善会老人今年七十岁。九年前,周善会老人因信仰法轮大法,按照真善忍做人,被绑架到洗脑班,遭灌食毒水,很快老人全身疼痛,满床打滚,医生诊断说:双肺已黑,苦胆已坏死,完全丧失劳动能力。此后,周善会仍被绑架、拘留迫害。

二零一五年五月,最高法院实施“有案必立,有诉必理”的政策后,于当年六月十七日,周善会老人向最高检察院和最高法院投递《刑事控告书》,起诉迫害元凶江泽民。

学大法 成为真正的好人

我是彭州市军乐镇香水村人,出生于一九四七年,在家务农。我以前体弱多病——浅表胃炎、风湿关节炎、肩周炎,常年被痔疮缠身。得法前,全身浮肿已经三个多月,到处去医治,不见好转。

一九九九年一月的一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梦中一中年男子告诉我去炼法轮大法,一周病就会好。次日,我就拖着多病的身体慢慢的去炼功点,开始炼法轮大法。结果真是炼了一周,所有病基本就都好了。

炼一周后,我就每天割猪草,每天割到炼功点,背篼就割满了。然后去炼功点学法炼功。我坚信法轮大法是正法,只感觉真、善、忍太好了,大法太好了,我的命是法轮大法师父给的。

没学法之前,我不但身体不好,总是争强好胜、爱骂人,学法后,知道按真、善、忍标准要求自己,不骂人了。有一次,丈夫淹田骂我很长时间,我只是流泪,没还一句嘴,生产队的人也都说我学法轮功后变成真正的好人了。

可是好景不长,刚学了半年,江泽民开始迫害法轮功,我不知是咋回事,法轮功这么好,为什么要取缔,我又哭了,哭得很伤心。

为大法说公道话 被非法关押 吊铐、殴打

二零零零年二月份,我上北京上访,为大法说句公道话,被警察绑架到前门派出所,彭州来了两个警察把我又转送到彭州拘留所,非法关押十五天。

当年四月份,我又去了北京,想把心里的话告诉他们,可又一次被警察抓到驻京办关押九天,在那被警察毒打、吊火砖、戴手铐挂在驻京办柱子上,疼得我内脏无法想象的痛,我心里想到了师父,想到大法,挺过来了。

他们又把我踢倒在柱子上,头上裂开了一道口,血流满身都是。

回到四川后,警察又把我关押到彭州拘留所十五天,罚款一万元,我儿子拿的钱,没有任何凭据,不开收条。出了钱,还是没放我回家,又把我关进精神病医院,酷刑折磨七个多月。

有一次,警察发现我有一本大法书,抢书时,把我拖、甩、撞到铁门上,当时我就昏迷过去了。后来我儿子来,把我接回家。

在资中楠木寺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半

二零零三年,我又到北京上访,四川彭州市乡政府“六一零”(中共为迫害法轮功而专门成立的非法组织)翟善春等共两人把我非法关押到乡政府,宁作华踢我腰、踩我的脚和小腿,打的我到处是伤痛,痛了一个多月才好。家都没让回,直接就把我关进资中楠木寺劳教一年半。

在劳教所,又饱受折磨、毒打、铐手铐、绑细绳,每天只有一两米的饭,每顿强制我喝三大碗水,不喝就灌,不准上厕所,不准洗澡。我亲眼见到郫县法轮功学员陈金华当时灌水时差点就被灌死。还亲眼看到成都法轮功学员祝霞被刑事犯拉在地上拖,身上有很多皮肉被拖烂。

在彭州看守所被毒打、灌食

二零零八年五月二十四日,我到红岩探亲,红岩和敖平派出所警察再次绑架我后,非法抄了我的家,将我的法轮大法书籍、音像、电视机和影碟机抢走。并将这些物件放在一起,强制我照像,我拒绝照像,被一邪党人员抓起一扫帚从头部打下去,一下将扫帚把打断。我的头部痛了很多天。

当天我被劫持到彭州看守所迫害。我不吃饭,抗议迫害,次日被捆绑在囚椅上灌食,并用铁丝捆手。由于捆的太紧,铁丝陷入肉内,很快感到疼的心发慌,而且愈来愈痛。一个多小时后,邪党人员看到我的承受已经到了极限,才将铁丝换成布条捆。

我被捆在囚椅上灌食迫害七天七夜,灌食的管子也固定在身体和囚椅上。从囚椅上下来几天,又被转到八五四厂迫害了四天。一天,一个邪党人员说要将我活埋了。我想,我可不能让他们活埋了啊!我要想办法逃出去,结果我刚逃出了大门,就被抓了回去,两个邪党人员将我一顿毒打,又踩又踢。

在新津洗脑班被灌毒水 打毒针

二零零八年七月三日,我被劫持至成都市所谓的“法治教育中心”(即新津洗脑班)继续迫害,被毒打、泼水、灌毒水,几乎致死。

有一天,邪党帮凶人员说我炼功,就毒打我,这个邪党人员将自己下身夹着的带着月经血的卫生巾从下身扯出来就塞进我的嘴里。次日,又继续毒打我,并将肥皂塞进我的嘴里,撬的嘴里鲜血长流。这样毒打还嫌不够狠,又连续几天将我的衣服、裤子及棉被用水泼湿,折磨我。

二零零八年九月九日,我绝食抗议迫害,被灌食毒水,当时我感觉很咸,很快就开始全身疼痛,愈来愈痛,难忍的疼痛,我满床打滚,整个晚上也这样痛啊痛。直到次日,邪党人员看见我人已经不行了,就送进医院里。医生诊断书说:双肺已经黑了,苦胆已经坏死了。

由于医生说无药可救了,恶党人员怕担责任,决定立即放人。当天彭州就来人将我接回,九月十日交给儿子接回家。此时我不能正常进食,脖子不能自由活动,已经完全丧失劳动能力,记忆力大减,生活自理都很困难。

我不想给儿子增添负担,自己强忍着痛苦,每天坚持修炼法轮大法,就这样,硬是一天一天的挨过来了。我家院内有口吃水井,由于我已经无力从井里提水了,只好到院前的水沟里舀点脏水吃。后来将此事告诉在外工作的儿子,儿子才回家给老人打井水吃。

我回家一个多月,身体没有完全恢复,无力做农活,只好将原本做的很好的承包田送给别人做。我想通过继续修炼法轮大法,使我的身体恢复健康。后来,大法的神奇再一次在我身上体现出来。

遭迫害 被迫流离失所

二零零九年六月十六日,我和张翠先一同去找买菜的老板到张翠先家卖青豆。在回家的路上,被彭州市军乐乡派出所恶警强行拦住,他抓住我就大打出手,强行绑架了我们。张翠先不配合,骑车就走,恶警马上在后面追赶,张翠先的头部摔伤,在好心人的帮助下走脱。我被迫流离失所。

再被非法关押十五天

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六日,我在彭州市楠杨镇讲真相,还民众知情权,被不明真相的世人恶意举报,被楠杨镇市场管理人员谭金述、彭长松,把我绑架到升平派出所,又把我转至彭州拘留所,非法拘留十五天后,他们打我的脸,扭我的手,痛了二十多天才好,于七月十一日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6/10/曾被洗脑班灌毒-四川周善会控告江泽民-349278.html

2015-08-05: ◇6月26日被绑架的四川彭州市法轮功学员周善会被非法拘留15天后已于7月11日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8/5/二零一五年八月五日大陆各地简讯及交流-313480.html

2015-07-06: 四川省成都市彭州市军乐镇周善会被绑架 下落不明

四川彭州市军乐镇法轮功学员周善会,于6月26日,在彭州市楠杨镇讲真相,被不明真相的世人恶意举报,被楠杨镇市场管理人员和楠杨居委会绑架,至今无下落。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7/6/二零一五年七月六日大陆综合消息-311984.html#1575235437-10

2015-05-28: ◇四川省成都市彭州市周善慧被绑架迫害,已回家。2015年5月7日上午,周善慧在彭州市升平乡发真相碟给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头,被此人构陷,遭升平派出所警察和市场管理人员谭启迷、游小雨、彭长松三人绑架至升平派出所。然后,在周善慧家中无人的情况下,恶警撬门非法抄家(抄走什么目前还不知道)。

当晚8、9点钟,周善慧被劫持到彭州市拘留所非法关押。在拘留所,警察要给周善慧照相,被她正念拒绝,派出所警察强行将她的手反扭,强行拍照,当时就把她的手扭伤,被非法关押15天后放回。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5/28/二零一五年五月二十八日大陆各地简讯及交流-309967.html

2015-05-13: 四川省彭州市军乐镇法轮功学员周善慧被绑架

四川省彭州市军乐镇法轮功学员周善慧在2015年5月7日在升平镇农贸市场讲真相救人失踪。经查证,周善慧是被彭州市升平镇派出所警察绑架。警察至今也没通知家属,也不知人被关押在何处。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5/13/二零一五年五月十三日大陆综合消息-309378.html

2014-12-09: 成都市彭州市军乐镇政府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人恶行

2014年4月2日, 四川省成都市彭州市军乐镇一群镇政府和公安人员,闯进迎春二组法轮功学员黄淑琼(女,70多岁)的家拍照并抢劫。当时军乐镇派出所所长霞成述带领五至六个恶警,踢开黄淑琼家的卷帘门,抄走所有大法书、周刊、资料等。一个叫吕游的将黄淑琼劫持到彭州市公安局签字。

2014年9月的一天, 军乐镇洪家村治安人员曾四共两人,到法轮功学员胡昌七家干扰,叫不准出门到处走,并偷拍照片。

2014年10月份,军乐镇政府吴学义伙同香水村村长芍伟,在周善会家抢走大法书。10月23日,何兵、蔡有琴将法轮功学员周善会和黄若海罗应芳两夫妇共三人,从黑龙村拉到军乐镇派出所非法审问,强行对黄若海两夫妇照像取手印。香水村村长芶伟、书记廖钟德,带领警察从家中抢走《转法轮》等大法书。

2014年11月28日,武装部部长焦明均在路途上,非法搜翻法轮功学员黄淑琼的挂包(以前在自行车筐中还翻过两次),抢走《明慧周刊》、《九评》等资料。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12/9/二零一四年十二月九日大陆综合消息-301266.html

2009-06-23: 彭州大法弟子周善会遭迫害现在流离失所

二零零九年六月十六日,大法弟子周善会和张翠先一同去找买菜的老板到张翠先家卖青豆。在回家的路上,被彭州市军乐乡派出所恶警强行拦住,抓住周善会就大打出手,强行绑架她们。张翠先不配合骑车就走,恶警马上在后面追赶,张的头部摔伤,在好心人的帮助下走脱。现在流离失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6/23/203277.html

2008-10-22: 成都“法治中心”给周善会老人灌的什么药?

二零零八年七月三日,四川彭州市中共邪党人员将周善会老人劫持到“成都市法治教育中心”继续迫害。有一天,邪党帮凶人员说她炼功,就毒打她,这个邪党人员将自己下身夹着的带着月经血的卫生巾从下身扯出来就揌进周善会老人的嘴里边。次日又继续毒打她,并将肥皂揌进她的嘴里边,撬的嘴里鲜血长流。这样毒打还嫌不够狠,又连续几天将她的衣服裤子及棉被用水泼湿折磨她。

二零零八年九月九日老人绝食抗议迫害,被灌食毒水,当时老人感觉很咸,很快就开始全身疼痛,愈来愈痛,难忍的疼痛,她满床打滚,整个晚上也这样痛啊痛。直到次日,邪党人员看见她人已经不行了,就将其送进医院里。医生诊断书说:双肺已经黑了,苦胆已经坏死了。

由于医生说无药可救了,恶党人员决定立即放人。当天彭州就来人将周善会老人接回交给其儿。周善会老人此时不能正常进食,颈项不能自由活动,已经完全丧失劳动能力,记忆力大减,生活自理都很困难。

周善会老人,彭州市军乐镇香水村人,出生于一九四七年,今年六十一岁,在家务农。周善会老人以前体弱多病,浅表胃炎、风湿关节炎、肩周炎、那几年常年被痔疮缠身。得法前全身浮肿已经三个多月,到处去医治不见好转,只等死了。一九九九年一月的一天晚上她做了一个梦:梦中一中年男子告诉她去炼法轮大法一周病就会好。次日她就拖着多病的身体慢慢的去炼功点,开始炼法轮大法。结果真是炼了一周,所有病基本就都好了。炼一周后她就每天割猪草去炼功点,每天割到炼功点背篼就割满了。老人觉得大法太好了,常说她的命是捡来的,是法轮大法师父给的。

可是邪恶的中共惧怕修炼真善忍的好人,于一九九九年七月发动了史无前例的迫害善良群众的运动,控制着整个国家宣传机器用谎言愚弄欺骗中国人民,制造仇恨。周善会老人因为修炼法轮大法已经多次被邪党人员劫持迫害。

二零零八年五月二十四日,中共邪党人员再次劫持老人后,非法抄了她的家,将她的法轮大法书籍、音像、电视机和影碟机抢走。并将这些物件放在一起,强制她照像,老人拒绝照像,被一邪党人员抓起一扫帚从她的头部打下去,一下将扫帚把打断。老人说她的头部痛了很多天。

恶党人员当天就将她劫持到彭州看守所迫害。老人绝食抗议迫害,次日邪党人员将老人捆绑在囚椅上灌食,并用铁丝捆手。由于捆的太紧,铁丝陷入肉内,很快老人感到疼的心发慌,而且愈来愈痛。一个多小时后,邪党人员看到她的承受已经到了极限,才将铁丝换成布条捆。

周善会老人被捆在囚椅上灌食迫害七天七夜,灌食的管子也固定在身体和囚椅上。从囚椅上下来几天,她又被转到854厂迫害。一天,一个邪党人员说要将她活埋了。周善会想我可不能让他们活埋了啊!我要想办法逃出去。结果她刚逃出了大门就被抓了回去,两个邪党人员将她一顿毒打,又踩又踢。

周善会老人二零零八年七月三日被邪党人员劫持至成都市所谓的“法治教育中心”继续迫害,被毒打、泼水、灌毒水,几乎致死。

被灌药后的第二天,周善会被送医院检查,双肺都黑了,第三天照片,医生说苦胆都干了,活不了了。邪党人员怕担责任,通知乡政府接人,九月十日周善会被送回家。

周善会老人不能正常进食,颈项不能自由活动。善良的老人不想给儿子增添负担,自己强忍着痛苦,每天坚持修炼法轮大法,就这样硬是一天一天的挨过来了。她家院内有口吃水井,由于她已经无力从井里提水了,只好到院前的水沟里舀点脏水吃。后来将此事告知了在外工作的儿子,儿子才回家给老人打井水吃。

现在周善会老人已回家一个多月,身体尚未完全恢复,已经无力做农活了,只好将原本做的很好的承包田送给别人做。她说她想通过继续修炼法轮大法能使她的身体恢复健康,使自己能在今后的日子里保持生活自理。

成都市所谓的“法治教育中心”到底给周善会老人灌的什么毒药呢?会在很短时间内就导致双肺发黑,苦胆坏死呢?老人这次被迫害的非常严重,把她遭受的迫害经过写出来,向善良的人们呼吁制止邪党迫害善良。
http://minghui.cc/mh/articles/2008/10/22/188259.html

2008-09-25: 周善会被成都新津洗脑班折磨致生命垂危

四川新津洗脑班恶徒将彭州市大法弟子周善会折磨了两个月,见她生命垂危才放出。现周善会不能正常进食,颈项不能自由活动。

五月二十四日,彭州市军乐镇大法弟子周善会在红岩镇讲真相时,被两个旁听的人恶意告发,随后敖平派出所一帮恶警将她绑架到派出所暴打,胶棒打断了一根,然后将她非法关到彭州市看守所。关押期间,恶警为了防止周善会炼功,把她四肢捆在床上,手一动铁丝就陷到肉里,疼痛难忍。

七月三日,周善会被劫持到成都市新津洗脑班,遭帮教大杨等恶徒打骂、折磨。大杨是成都市人,被“转化”后在洗脑班当帮教,月薪八百元,包吃住,所以非常卖力,很邪恶,只要周善会喊“法轮大法好”,就用红卫生纸塞口,炼功就捆手,绝食就灌浓盐水,痛得周善会在床上滚。

灌食后的第二天,周善会被送医院检查,双肺都黑了,第三天照片,医生说苦胆都干了,活不了了。新津洗脑班恶徒怕担责任,通知乡政府接人,九月十日周善会被送回家。周善会现不能正常进食,颈项不能自由活动。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9/25/186544.html

2007-04-14: 四川省彭州市大法弟子黄若海、周善会被绑架
2007年4月10日下午6点左右,以彭州市军乐镇综治办杨建兴,敖平派出所恶警,610邪办等一伙恶人先后闯进大法弟子黄若海、周善会家,不由分说将两人绑架到彭州市拘留所关押迫害,并非法抄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4/14/152761.html

2005-04-16: 周善会,今年57岁,家住四川省彭州市军乐镇香水村。因疾病缠身,于98年腊月,经人介绍开始修炼法轮功。当他看了《转法轮》后,就觉得这部法太好了,应该好好修炼。从此就坚持每天学法炼功,病很快就全好了。可是好景不长,刚修炼了半年,邪恶就开始迫害大法。当时他不知道政府为什么要打压这么好的功法,当亲人劝他时,他气得哭了一场。从那以后,他就一直想为大法说句公道话。

在2000年2月20日周善会和其他三位同修去北京证实法,在天安门,邪恶人员把我们四人关进天安门派出所。当天晚上就把周善会送回来关在彭县看守所,非法拘禁15天。周善会回到家一直想不通,总觉得这么好的功法,国家不应该打压。2000年4月1日又去了北京,被邪恶之徒关在驻京办,用了各种刑罚迫害,戴手铐、打耳光、脚贴墙站,9天后才把他送回来,又把他关进看守所迫害了15天。

回到乡里后,乡里邪恶之徒怕周善会再去北京,就把他关进精神病院。他被迫害到手完全不能动时,才放回家。这一次一共被迫害了8个月。

回家后,周善会坚持学法炼功。乡里不法人员经常来骚扰,2001年2月20日骗他到乡里有点事,又在彭县看守所非法关了40天。于是他在2001年12月份再次去北京,又被乡里不法人员从天安门派出所带回,关在彭县派出所迫害了30天。然后把他送到乡派出所。乡里610和恶人不准他炼法轮功,周善会回答说法轮功救了他的命,他要坚修法轮功。当时恶人宁作华就打了他一顿,他的双脚和肋骨被严重踩伤。恶人还不罢休,又把我关进劳教队。

在劳教队里,周善会和另一个同修坚决不配合邪恶,恶警就叫吸毒犯用细绳捆上,再把他一人关在小间。周善会不屈服,邪恶人员又来对他拳打脚踢。在5中队关了1个月后,被转到九中队。恶警对学员进行强制洗脑,用电棍电、不准睡觉、戴上手铐叫吸毒犯在地上拖,拖得满身全是伤,每天只给一点饭吃,再用水灌,不许上厕所。

2003-04-11: 四川彭州市红十字会精神病防治医院从2000年来一直非法关押大法弟子。2002年8月,几十位大法弟子被非法劫持到市看守所,大法弟子不配合邪恶的迫害,全部绝食抗议,恶警便将十多位大法弟子劫持到精神病院继续迫害。开始医院邪恶之徒每天强行给大法弟子输3瓶盐水,不配合的就打安定药,最后大法弟子只剩皮包骨了,它们看人不行了,就又加了营养品。时间一长,又开始灌食。在精神病院,院长杨先荣、其妻廖明芳、养子黄金、其连襟柳俊,将大法弟子捆在床上,由帮凶护士孙丽(音)、宋英等从鼻孔插管给大法弟子强制灌食,经常插得口鼻出血,并且以长期不拨管加重迫害,最后鼻管抽出来时都是黑的。

被非法劫持到精神病院摧残的大法弟子有(部分):

刘邦秀,女,彭州竹瓦人,2002腊月因19岁的儿子病危,被家人花了2000多元钱加上房产证保出;
蒋群华,女,彭州蒙阳人,60多岁,2003年3月因病被放出;
钱邦友,男,彭州楠杨镇杨柳村组12人,1967年8月18日生。2003年4月1日因长期吐血,灌不进食,医院看人不行了,叫唯一的家人--73岁的老父亲保回,并强迫写上“如果钱邦友死了与610无关,与看守所无关,与镇政府无关,与精神病院无关。”
此外,还有大法弟子何小琴,刘昭香,(彭州利安雷音村人),杨启如,姜代利(彭州新兴镇人),周善会(彭州军乐人),周光华(彭州敖平人),沈冰(彭白局),陈桂芬(彭州电力公司),游全富(成都享达制药厂),吴文光(彭州天星照明公司)等。

成都 彭州市联系资料(区号: 28)

2017-09-17:
顿珠:西藏江孜县公安局国保队长,手机13908927345
李海军:四川彭州市致和镇光明派出所民警,邮编611930


2017-07-12: 彭州市天彭镇七里村书记程正军、何开代
程正军电话:13881715110
何开代:13551339280
王兴江:15928922311

2017-03-26: 公诉科副科长:黄通治 电话:83264162
公诉人:孙苏 (女)电话:83264162

成都市成华区检察院地址:
成都市成华区建设北路三段255号
联系电话:028-83266036 值班电话:028-83257401

检察长:陈建勇
副检察长:曾智、苏云、涂友钧、孙宏皋(分管未检科)
检委会专职委员:周卫、李利亚
侦监科副科长:李长鹏
侦监科检察员:王平、028-83254775 李利亚
批捕科科长:张桂 83257364
公诉科副科长:黄通治 83264162
公诉科检察员:杨光晖、朱远、张强、李丹、孙苏、王红春、周丹
监察室主任:汤跃平
案管办主任:胡建
政治处主任 刘东
纪检组长:林希
未检科科长:万虹
研究室主任:周宏亮
办公室副主任:刘慧
预防科科长:孙军
技术科副科长:陈天策
民行科科长:付琳
法警:袁瑜、林涛
反贪局局长:王志强
反贪局副局长:邓驰




2016-12-18:
侦查监督科科长:张桂,电话:028-83257364
侦查监督科副科长:李长鹏,电话:028-61532038
侦监科直接办案检察员:王平,电话:028-83254775
成都市成华区检察院地址:
成都市成华区建设北路三段255号
联系电话:028-83266036 值班电话:028-83257401
检察长:陈建勇
副检察长:曾智、苏云、涂友钧、孙宏皋(分管未检科)
检委会专职委员:周卫、李利亚
侦监科副科长:李长鹏
侦监科检察员:王平、李利亚
批捕科科长:张桂 83257364
公诉科副科长:黄通治 83264162
公诉科检察员:杨光晖、朱远、张强、李丹、孙苏、王红春、周丹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7-10-05, 9:29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