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0-12-05 星期六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河南 >> 周口 淮阳区(淮阳县) >> 王春玲, 女, 52

王春玲
被迫害的瘦骨嶙峋、右手残疾的王春玲
个人情况: 淮阳县棉纺织厂

紧急成度: 最高
家庭地址: 河南省周口市
拘留时间: 2004年2月20日
迫害情况: 非法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
个人近况: 2013年5月3日 迫害致死 (null首次报道致死)
立案日期: 2004-08-09
明慧案例: 明慧所列迫害致死案例编号 3672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3-07-07:二零一三年五六月间中共迫害法轮功案例综述
.......
6、王春玲,河南周口市淮阳县棉纺织厂职工。曾被迫害流离失所,恶警为找她将其刚刚十三岁的儿子劫持到派出所囚禁,只穿一个小裤头冷冻一夜。中共派出便衣,使用高科技手段探寻、跟踪、定位,二零零四年二月二十日,周口市恶警统一行动绑架十八位法轮功学员,王春玲在太康县遭到绑架,同年七月八日河南省周口市法院在川汇区法庭秘密开庭,对十二位法轮功学员非法审判。王春玲被枉判十年,劫持到河南省新乡女子监狱迫害。二零一一年六月保外就医,家人看到的王春玲被迫害得几乎成了植物人,被抬着进家,双耳聋了,右臂肌肉萎缩,右手完全痉挛,已经残疾,右腿死板板的一点也动不了,只有头部能自主地微微动一下,提起监狱便表情恐惧。二零一三年五月三日凌晨三时四十分含冤离世。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7/7/二零一三年五六月间中共迫害法轮功案例综述-276342.html

2013-06-30:河南省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案例概述(1)
......
8.棉纺织厂好干部王春玲十几年迫害折磨 含冤离世
王春玲,周口市淮阳县棉纺织厂干部,曾任纱厂劳资科副科长、后在纱厂党委办公室任职。王春玲人长的漂亮,做事干练,又写的一手好字,待人热情良善。家庭生活优裕,夫妻感情很好,有两个儿子。对待公婆,她极孝顺,二老好吃蒸面条,她都是蒸好再骑车送去。这样一个好人,因为修炼法轮功,历经半年之久的看守所劫持、三年多的流离失所、七年冤狱、两年病痛的折磨以及狱方的骚扰,含冤离开了人世。

二零零四年二月二十日,王春玲在太康县被恶警绑架,被劫持到看守所,后被枉判十年,在新乡女子监狱遭迫害。

二零一一年六月上旬,王春玲家人接到监狱电话,说她得了急性脑出血。家人在新乡人民医院见到她时,她躺在病床上,脚上还被戴着脚镣。监狱方面让家人将王春玲保外就医,家人看到王春玲被迫害得成植物人的现状,接受不了这样残忍的现实,不愿接。为逃脱责任,监狱很快就将“保外就医”的手续办齐,并由监狱派专车将王春玲送回她的家中。王春玲是被抬着进家的。

这时的王春玲,双耳聋了,右臂肌肉萎缩,右手完全痉挛,已经残疾,右腿死板板的一点也动不了,只有头部能自主地微微动一下。回家后的王春玲,由她的老母亲照顾她。她躺在床上,嘴里说的什么,谁也听不懂。别人说的什么她更不知道。一个原本风华正茂的中年女子,短短几年的时间,在监狱被迫害成身心严重残疾,而她究竟遭受了多大磨难受了多少折磨,她始终不愿提及。

二零一二年六月份,照顾她的母亲也去世了。此时的春玲已经基本能照顾自己了。快死的人没人管,人好起来了,监狱和当地恶警又开始“操心”了,回访、骚扰不断。在这样“关怀”下,王春玲又一次出现脑出血。这之后,王春玲只能躺在床上,每次都是喝一点点奶,身体越来越糟。到了二零一三年四月二十一日,她喝水都极其困难,眼睛也基本看不到物体了。五月三日凌晨三时四十分,王春玲含冤离世。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6/30/河南省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案例概述(1)-276025.html

2013-05-11: 河南淮阳县法轮功学员王春玲生前遭受的迫害
周口市淮阳县棉纺织厂王春玲,二零零四年七月被中共当局非法判刑十年,在河南省新乡女子监狱被迫害致双耳聋了,右臂肌肉萎缩,右手完全痉挛,已经残疾,右腿死板板的一点也动不了,只有头部能自主地微微动一下,于二零一三年五月三日含冤离世,年仅五十二岁。
王春玲,原淮阳县纺织厂党委办公室主任。一九九六年修炼法轮功后她在全厂的口碑更好。在家中是公婆眼中的好媳妇、丈夫眼中的美丽善良的好妻子、孩子的好母亲。王春玲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后,为向民众讲清真相、要求还法轮功师父清白,去淮阳县政府上访,被单位开除,被迫害的有家不能回,后又被县公安局通缉、和多次关押、劳教、直至被判刑十二年,遭受各种酷刑。

在皇历二零零四年二月初二,紧跟中共邪党江泽民之流的河南省六一零、周口市六一零、淮阳县六一零及其操控下的公安局在周口市的川汇区及几个县实行对法轮功学员的大搜捕统一行动,暴力捆绑了十四个资料点的近二十名法轮功学员。王春玲是其中的一个,关押在太康县看守所,二零零四年罗干亲自参与指示将王春玲强行判刑十二年,关押在新乡女子监狱。邪恶之徒用尽极刑强迫王春玲转化,恶警和犯人对王春玲施用电击、毒打、针扎等酷刑折磨,昏死后再用冷水泼醒,用尽惨无人道的手段也没能动摇王春玲对大法和师父的坚定信念。

在二零一零年至二零一一年上半年,新乡女子监狱的邪恶对春玲下了毒手,暴力毒打和毒针使王春玲生命处于危险,二零一一年六月中旬的一天,新乡女子监狱突然通知家人说:王春玲得了急性脑出血。家人赶到医院时,看到王春玲头颅已开,头上缠满绷带,头盖骨少一块儿,已经没有了知觉。

监狱为了推卸罪责,让家人把春玲接回家,但是家人接受不了这个现实,春玲的儿子说:“我母亲好好的,现在被你们害成这样,我要告你们监狱。人,我们不接”,说完就走了。后来弟媳可怜春玲,于八月初同意接人,新乡六一零的头目童某某亲自用警车押送下,监狱的救护车把王春玲送到家中。

王春玲在家人的细心照料下,渐渐有了知觉,又渐渐能从床上坐起来、到慢慢的站立抬步。可是后来家人和同修们发现她的左手、左腿已残废、耳朵也听不到、眼睛看不清、说话口齿不清、大脑迟钝,可以想象王春玲在新乡女子监狱受到了怎样的迫害!

就是这样,新乡女子监狱的邪恶警察和新乡市六一零还不放过王春玲。二零一二年三次去王春玲住处骚扰、恐吓,而且每次都是没有家人和同修在场的时候,特别是二零一二年中共邪党十八大召开的前几天,又去了王春玲住处。过后春玲比划着说:邪恶说要带走她。半个月后王春玲又一次昏倒在地上。送到医院,医生说,再晚来两个小时,就没救了。

这之后,王春玲只能躺在床上,每次都是喝一点点奶,身体越来越糟。到了二零一三年四月二十一日,她喝水都极其困难,眼睛也基本看不到物体了。五月三日凌晨三时四十分,王春玲含冤离世。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5/11/河南淮阳县法轮功学员王春玲生前遭受的迫害-273529.html

2013-05-08: 遭七年冤狱 河南淮阳县王春玲被迫害致死
周口市淮阳县棉纺织厂王春玲,二零一三年五月三日凌晨三时四十分含冤离世。王春玲二零零四年七月被中共当局非法判刑十年,在河南省新乡女子监狱被迫害致双耳聋了,右臂肌肉萎缩,右手完全痉挛,已经残疾,右腿死板板的一点也动不了,只有头部能自主地微微动一下。


被迫害的瘦骨嶙峋、右手残疾的王春玲

王春玲女士在监狱究竟遭到了怎样的摧残,现在还不太清楚,但是从她有限的叙述中,及她提起监狱恐惧的表情和行为中,可以看出她受到的摧残非常严酷。

淮阳县棉纺织厂,当地人通常称为纱厂,是一个早就破产了的厂子。二零一三年五月三日至五日,在败落的职工宿舍区停车场的一片空地上,王春玲的灵棚就搭在那里。

提起王春玲,纱厂的人们无不唏嘘惋惜:那么好的一个人,就那样被中共迫害得家破人亡。好端端的一个家,好端端的一个人,都没了……

当年的王春玲,人人称赞。在纱厂任劳资科副科长,后来又调到纱厂党委办公室任职。她人长得漂亮,做事干练,又写的一手好字,待人热情良善。家庭生活优裕,夫妻感情很好,有两个儿子。对待公婆,她极孝顺,二老好吃蒸面条,她都是蒸好再骑车送去。

淮阳是一座古城,古称陈州,有太昊伏羲陵、画卦台、孔子绝粮时的弦歌台,以及包拯陈州放粮等传说。这里民风淳厚,崇神敬佛,每年农历二月二开始的庙会历时月余,商贾云集,川流不息。法轮大法在中国大陆洪传时,淮阳修炼法轮功的人数在河南省最多,达三万多人。所以当中共迫害法轮功时,这里也成了邪恶迫害的重点。

三天两头遭骚扰 流离失所

王春玲曾到西藏学藏密,一九九六年接触法轮功后,便认定这才是万古难觅的高德大法,于是潜心修炼,不断提高自己。在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刚一开始,王春玲就和几个法轮功学员到淮阳县委上访说理,证实大法。恶人根本不听,还将她们几人劫持到城关镇派出所。

一九九九年十月,王春玲因去北京为法轮功讨还公道,被劫持回淮阳看守所。她在看守所被强迫擀炮,完不成任务不准睡觉,不叫吃饱,被肆意打骂。家人为营救她出狱,分别给公安局副政委任伟、国保副队长赵敏各送一身高档服装,给国保大队恶警赵继山、陈家昌、耿守灵也都送了贵重礼品。家人又被勒索四千元钱后释放。

走出看守所后,恶人经常到她家骚扰。有一次,派出所骗她和家人,叫她去看录像,说是“看一会儿就回来了”。谁知是设的圈套,一到派出所就把她绑架,投进看守所里达四个月之久。

再次出狱以后,恶人们更是三天两头到她家骚扰,弄的家无宁日。为了避免迫害,她只好流离失所。

可是淮阳的恶警还不罢休,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份又到她家骚扰,她丈夫说“没在家”,恶人不信,把门砸开后,到屋里狂翻乱找一通。一个恶徒粗暴的把孩子从床上拉起来,看看是不是王春玲。孩子又怕又恼,嘟囔着骂了一句,恶警就把孩子连拉带拽劫持到警车上,连衣服都不让穿。那时孩子才刚刚十三岁,他爸怎么求情也不行,孩子被劫持到派出所囚禁,只穿一个小裤头被冻了一夜。

这样的骚扰还扩大到王春玲的娘家和婆家,经常有不三不四的人来询问和监视。令本来在法轮功中受过益的家人谈起法轮功来都噤若寒蝉,一些亲人不知不觉中敌视起法轮功来。

可想而知,在外颠沛流离的生活对一个女人来讲是何等的不易。王春玲不管自己生活得如何艰辛,仍然不忘自己是一个法轮功学员的责任,为了让家乡的父老能明白真相,她在外和其他流离失所的法轮功学员一块作法轮功的真相资料,还曾给自己的老领导、老同事去信讲法轮功的真相。

好人遭冤狱 雷声轰隆隆

中共为绑架法轮功修炼者,派出便衣,使用高科技手段对他们进行探寻、跟踪、定位。二零零四年二月二十日,周口市恶警在全市许多地方统一行动,绑架了十八位法轮功学员。王春玲在太康县遭到绑架,并被劫持到太康县看守所。

二零零四年七月八日上午,河南省周口市法院在川汇区法庭秘密开庭,对被绑架的十二位法轮功学员进行非法审判。十二位法轮功学员在法庭上同时高呼“法轮大法是正法”、“法轮大法好”!呼声震慑整个法庭。当审判长宣读所谓罪状时,王春玲高声道:“我们无罪!还大法清白!”紧接着全体法轮功学员都高喊:“所有强加给我们的罪状都是谎言!”

下午三时,庭外狂风猛起,乌云翻滚。一法警自言自语道:看来天要下雨了。一法轮功学员说:不但刮风,还要打雷呢!话音刚落,雷声炸响,轰隆隆从天而降,法庭一阵骚乱。这时法轮功学员王春玲又带头高呼:“法轮大法好!”下午五时,非法审判草草收场。

王春玲被枉判十年,被劫持到河南省新乡女子监狱迫害。

被迫害致近乎植物人

二零一一年六月上旬,王春玲家人接到监狱电话,说她得了急性脑出血。家人在新乡人民医院见到她时,她躺在病床上,脚上还戴着脚镣。王春玲是以脑出血的症状作的手术,头部右侧被取下一块4×4厘米左右见方的头骨。监狱方面让家人将王春玲保外就医,家人看到王春玲被迫害得成植物人的现状,接受不了这样残忍的现实,不愿接。

家人回去后,越想越不是滋味:接回来是一个废人,可是不接回来,监狱会怎样对待她?她已经被迫害成那样了,再放在监狱中,她的情况只能越来越不好。不管怎么说,在家肯定要比在监狱好得多。对于监狱方面来说,王春玲被它们迫害得那样,已经成了它们的一大负担。王春玲的家人不接她,实质就是要让狱方承担罪责。所以当王春玲的家人于八月中旬到监狱接王春玲时,狱方巴不得家人赶快将她接走,很快就将“保外就医”的手续办齐,并由监狱派专车将王春玲送回她的家中。

王春玲是被抬着进家的。这时的王春玲,双耳聋了,右臂肌肉萎缩,右手完全痉挛,已经残疾,右腿死板板的一点也动不了,只有头部能自主地微微动一下。

因流离失所,王春玲早已离婚,两个儿子十来年不见妈妈,感情自然生疏。回家后的王春玲,由她的老母亲照顾她。她躺在床上,嘴里说的什么谁也听不懂。别人说的什么她更不知道。当家人写在纸上问她一些问题时,她得吃力地看半天,然后将纸用左手握成团,塞到嘴里。慢慢地家人能听懂一些了,王春玲动不动就在说什么“毛主席”,看来监狱为了对她洗脑,不知道强制她背过多少老毛的语录。

恢复一段时间后,王春玲的右腿能动一些了,再慢慢地她能坐起来了,几个月后,王春玲竟然能下床活动了。当然她走起来异常地困难,因为右腿已经残疾,残疾的右手也只能端在胸前。她说起话来也能听懂一些了。有朋友问她在监狱遭到的迫害,她只握紧左手表示要坚修大法,一定要坚信大法,却不回答朋友的问题。

因为以前明慧网上揭露过家人去监狱探视她时,看到她脸上、脖子上有伤痕,问她怎么回事,她才断断续续的说出:警察为了“转化”她,让犯人折磨她,不让她睡觉,身体一动就被用针扎醒。脖子上的伤痕就是那时犯人用针划的。她还说:直接迫害她的是一个姓童的科长。有一次童科长伪造了王春玲“转化”的什么悔过书,上面还有伪造的她的签名。有领导来核实,她很坦荡的告诉他们,那不是她写的,名也不是她签的。随后她又因此遭到了什么样的迫害,她没有说,朋友也怕刺激她,没有再问。

一个原本风华正茂的中年女子,短短几年的时间在监狱被迫害成如此残疾,真让人痛心。

所谓“回访” 王春玲含冤离世

二零一二年六月份,照顾她的母亲也去世了。此时的春玲已经基本能照顾自己了。她住在纱厂一幢陈旧的楼房的二楼,面积也就五十平米左右。她有时还能扶着楼梯一步一挪地倒退着下楼。她的状况越来越好。

监狱对于保外就医的人员有个所谓的“回访”制度。开始时监狱并没有来回访她,那意思很明显,认为她活不了多久。可是当得知她康复的情况时,回访便多了起来。

二零一二年八月份左右,狱方伙同淮阳迫害法轮功的恶人去她家,看到床上有法轮功的书籍,有人去拿,被王春玲高声制止。十二月份狱方伙同当地的不法人员又来,那时王春玲一个人在家,几个人一进屋,春玲一见这些人就一下瘫倒在地。这样的骚扰对她这样一个身体残疾又极度虚弱的人来讲,实质就是伤害。随行的人员中还有一个医生,给她量过血压后,说是血压很高,可能是二百多吧。监狱回访的意思很明显,那就是看她够不够重新收监的条件。为什么要这样频繁地回访她,是不是怕她真正清醒后将在监狱遭到的迫害揭露出来?这伙恶人到王春玲家时,只有她一个人在家,恶人对她是否采取了其它见不得人的手段进行迫害,目前还不得而知。

这伙人走后不久的一个上午,王春玲被发现昏倒在地。她又一次出现脑出血。送到医院,医生说,再晚来两个小时,就没救了。

这之后,王春玲只能躺在床上,每次都是喝一点点奶,身体越来越糟。到了二零一三年四月二十一日,她喝水都极其困难,眼睛也基本看不到物体了。五月三日凌晨三时四十分,王春玲含冤离世。

从中共迫害法轮功一开始,王春玲就投入到对这场邪恶迫害的抵制中去。她去当地政府及北京上访,被绑架后仍然矢志不渝。漫长的十四年迫害中,她历经累计半年之久的看守所劫持、三年多的流离失所、七年冤狱、两年病痛的折磨以及狱方的骚扰,离开了人世。王春玲的一生告诉世人,中共从中央到地方直至监狱的罪恶,是由中共的一套运作完整的邪恶机制造成的。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5/8/遭七年冤狱-河南淮阳县王春玲被迫害致死-273156.html

2012-02-28: 河南省扶沟县九园镇恶警绑架法轮功学员吴唤枝

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三日中午,河南扶沟县九园镇派出所所长郭要杰又一次带领恶警闯到九园镇太尉铺村法轮功学员吴唤枝家中,将其绑架并非法抄家。恶警还欲绑架另一法轮功学员,因人不在家未得逞。吴唤枝现被非法关押在扶沟县看守所。

二零一二年一月五日,扶沟县九园镇的俩名法轮功学员吴爱英、王春玲在街上讲真相,发资料时被举报后被非法抓捕,也是九园派出所干的。现在,她俩还被非法关押著。据悉拘留所长等每天都接到五、六十个真相电话。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2/28/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八日大陆综合消息-253612.html

2012-01-10: 河南省扶沟县吴爱英、王春玲遭恶警绑架

二零一二年一月五日,河南省扶沟县九园镇法轮功学员吴爱英、王春玲在九园镇讲真相、发资料时,被身著便衣的当地派出所恶警绑架至派出所。派出所所长郭要杰、副所长陈卫民、户籍侯金钟、恶警郭婷婷、做饭的潘清又闯到她俩的家?,非法收走了一些大法资料。现在她俩被非法关押在扶沟县看守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1/10/二零一二年一月十日大陆综合消息-251657.html

2010-10-26: 梁梅被劫持入河南新乡市女子监狱

因发真相资料被不明真相的世人举报,河南周口市法轮功学员梁梅被中共中级法院非法改判三年半,目前正在河南新乡市女子监狱里遭受着迫害。

二零零九年十月十一日下午,梁梅外出送劝善信讲真相,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被周口市某区的“六一零”(专门从事迫害法轮功,且凌驾于公、检、法之上的机构)绑架,并强行送到看守所迫害。

然后,“六一零”勾结本区的公、检、法,以刑法的三百条为借口,把梁梅的无罪变有罪,强行把梁梅的讲真相劝善的行为当作刑事案件进入司法程序。当地的公、检、法部门无视宪法,以莫须有的所谓“三百条”(这条在民主国家里是不能成立的)强行拘留、逮捕、起诉、判刑。当地的法院在开庭审理时也是秘密开庭,不准律师辩护,不通知家人参加,只有中共的法官与检察官,他们狼狈为奸,不听梁梅的任何辩护,拿出他们早已准备好的一套说辞,宣读完毕就匆匆收场。然后,送给梁梅一纸法院的漏洞百出、判刑三年的判决书。

梁梅不服判决,上诉到周口市中级法院,要求中院拿出违反所谓“三百条”的证据,这个正当要求可惹恼了中院的主办法官,又送给梁梅一纸改判三年半的判决,且是中共的终审判决,可怜的好人梁梅在中共邪党的强权打压下,没有了讲理的地方,有冤无处诉,于今年的五月份被关进河南新乡市女子监狱。

梁梅被关入监狱后,首先是强行洗脑,监狱散布中共恶党早已准备好的一套谎言,不接受就被视为不“转化”,大打出手、暴力转化。梁梅被迫害了几个月了,连个褥子都没有,还要她六、七十岁的父母亲一趟趟的送褥子。

目前在新乡市女子监狱里遭受迫害的周口市法轮功学员还有李燕慧、范桂芝、王军英、王春玲、刘素琴、杨秀玲、王爱珍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0/26/231500.html

2005-05-14: 王春玲坚修大法心不动,邪恶之徒用尽招数迫害,2005年5月9日上午将王春玲秘密送往郑州继续迫害。当天王春玲的弟弟和母亲去看望她,弟弟在监狱门口正打电话,被送往外地的王春玲急喊弟弟,母子俩顺声望去,一看是王春玲,已经被折磨得瘦的变了原来的面像,脸上、脖子上伤痕累累,具体送往郑州的哪个地方迫害都不清楚。王春玲在新乡监狱时,白天要干十几个小时的活,晚上有时不让睡觉,由恶警和犹大包夹,身体和精神受到很大的摧残、迫害。

新乡监狱共关押200名大法弟子,目前,有两名已被迫害的精神失常,因为封锁消息,详情不知。目前直接迫害王春玲的恶警童科长,电话为13700731663.现在王春玲被带到何处不知。

2005-02-22: 新乡劳教所恶警对河南省周口地区淮阳大法弟子王春玲进行残酷迫害、体罚,一天24小时不让她睡觉,一闭眼就打。

2004-08-26: 河南周口地区的资料点、上网点于2004年2月20日遭大面积破坏,18位大法弟子被绑架,造成了严重的损失。

7月8、9日,川汇区法院又对其中16位大法弟子进行非法开庭。(“明慧网”均有报导)目前,这16位大法弟子仍被劫持在看守所遭受迫害。这16位大法弟子的基本情况及被非法关押的看守所如下:

吕淑英,女,57岁,淮阳县县直幼儿园教师,退休  周口市看守所
杨  超,男,33岁,淮阳县豆门乡万庄行政村大董村  周口市看守所
杜永忠,男,33岁,淮阳县朱集乡杜埠口村  周口市看守所
韩桂芝,女,42岁,淮阳县农场           周口市看守所
谭智强,男,35岁,湖南省湘潭市江南机器厂  周口市看守所
杨  芳,女,46岁,原周口市棉纺织印染厂  淮阳县看守所
宋振灵,男,32岁,淮阳县鲁台镇花庄小学教师  淮阳县看守所
葛大华,女,46岁,原周口市棉纺织印染厂  商水县看守所
王玉华,女,35岁,淮阳县朱集乡杜埠口村  商水县看守所
朱伟强,男,24岁,淮阳县鲁台镇河口村三组  西华县看守所
郑彩虹,女,28岁,太康县毛庄乡顾窑学校教师  西华县看守所
李  娟,女,37岁,淮阳县棉纺织厂  沈丘县看守所
刘宁宁,女,19岁,淮阳县冯塘乡龙虎村二组  沈丘县看守所
王春玲,女,43岁,淮阳县棉纺织厂  太康县看守所
刘  霞,女,24岁,淮阳县城关镇夏庄村  郸城县看守所
王桂金(情况不详)
贾  红,女,35岁,淮阳县城关回族镇段庄村油坊庄(监视居住)
许  丽,女,30岁,太康县三中教师(因“哺乳”婴儿,被“取保候审”后流离失所)

几个月来,本地区的大法弟子都在关注着被绑架同修的情况。并且,各尽所能,尽自己的最大努力向各阶层的人士讲清真象,救度生命。有条件的同修也在智慧的做着营救同修的工作。相当多的同修在发正念时有明确的营救同修的意识,并且,持之以恒。但也有一些同修没有太注重,时间一长,有点麻木,不知不觉的产生了懈怠的思想。有同修多次提到:监于目前正法的整体洪势及我市的具体情况,建议我市大法弟子在坚持全世界大法弟子四个整点发正念的基础上,增加发正念的次数(按我市以前两个整点发正念,晚上九点、十点),统一针对残留在我市的邪恶因素,发出无比强大的正念。

2004-08-07: 2004年7月15日下午,周口市川汇区法院对本市16名大法弟子递送了判决书,(2004)川刑初字第37号。以所谓“组织、利用×教破坏法律实施犯罪”对大法弟子朱伟强、郑彩虹、谭智强、非法判处有期徒刑十三年、剥夺政治权利五年;吕素英、宋振灵、王春玲、李 娟、杨 芳、葛大华有期徒刑十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杨 超、彭桂芝、杜永忠、刘 霞、刘宁宁有期徒刑七年;贾 红、王玉华有期徒刑五年。

判决时间是2004年7月14日,整个审判过程全部违反法律程序。明慧网04年7月19日已报道了此非法审判过程,见: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7/19/79732.html

周口 淮阳区(淮阳县)联系资料(区号: 394)

2020-09-08: 周口市淮阳区国保队长:程维峰 18336592069
警察:张沛 18336592312
警察:张喜民 18336592302

2020-08-15: 闫然生 周口东新区国保警察 18638095073
彭 磊 许湾乡派出所所长 18638095068
许新卫 许湾乡行政村干部 13839476467
许成杰 许湾乡行政村干部 15839460656
许刘涛 许湾乡行政村干部 15938614499

2020-05-13:
淮阳区委书记:马明超13838618138 18639481369
淮阳区区长: 王毅18639432369
淮阳区副区长:薛燕15936091699(分管:教育、宗教等)
淮阳区人大副主任:段业林 13781295888 13803941088(原公安局长,现人大主任)
淮阳县公安局领导班子分工:
李凤丽 县政府党组成员、公安局党委书记、局长,负责全局工作 。13592293696 13603949966 13903879716
王钟杰 公安局政委,负责政治思想、队伍建设、党建工作 。15936085388
张如意 副局长,分管交警大队、巡特警大队 。13903874032
殷秀福 副局长,分管刑警大队、禁毒大队、经侦大队、装备财务股、监管工作、情报中心、天网办。13608410592
郑艳芳 副局长分管治安大队、派出所、危爆管理大队、食药环大队、消防大队。13839463086 18939413086
陈文成 副局长 分管国保大队、反恐大队、网警大队、出入境管理股。
刘向东 纪委书记,分管纪委、督察、监察、审计,代管法制室、控申大队。
耿玉柱 党委成员政办室主任,分管政办室,代管警令室、110指挥中心、通讯股。
范闽杰 法院院长 0394-2618589 13707626028
严新爱 检察长 0394-2677001 13838663389
淮阳县法院审监庭庭长:梅殿军13608420739
... 更多

本案件有关文件

2007-02-28: 河南淮阳大法弟子遭迫害部份案例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2/28/149837.html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0-12-03, 4:29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