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2-20 星期三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劳教非法关押表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甘肃 >> 白银市 >> 马君彦, 男, 42

个人情况: 白银供电局职工,曾是白银市"工人明星","甘肃省十大优秀青年"候选人,连续数年获白银市、白银供电局多种荣誉称号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甘肃省白银市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4-07-26
家庭成员: 夫妻/父母: 马君彦 马瑞玲(马蕊玲)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7-10-23: 白银市铜城分局和会宁县国保骚扰多名法轮功学员

10月17日白银市铜城分局和会宁国保大队的张小平、张向东到法轮功学员王灏家非法讯问是否认识被迫害常年流离失所的法轮功学员张广利,是否知道张广利在哪里?会宁国保大队的张向东又带领3人到马君彦家以查外来人口为由非法搜查了马君彦家对外的出租屋。10月21日会宁县城关派出所的警察又对法轮功学员马君彦、马蕊玲非法讯问认识张广利吗?有没有联系?10月20日会宁国保大队等人员对魏明奇居住的小区监控调取非法监控视频地毯式的搜查张广利,第二天到魏明奇的单位非法讯问,让魏明奇必须说出张广利的下落。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10/23/二零一七年十月二十三日大陆综合消息-355810.html#17102302411-1

2017-10-02: 甘肃省白银市会宁县国保大队长张小平骚扰大法弟子马君彦、马蕊玲夫妇

10月1日上午十点多,会宁县国保大队队长张小平,带领一个年轻便衣,来到马君彦和马蕊玲夫妇经营的小商店,当时就马蕊玲一人在。来人中一四十多岁的中年人说叫张小平,他是会宁公安局的。他提及,2015年11月马蕊玲和马君彦是写了控告江泽民的诉状,他们一直没有追究,现在上面要调查结果。张小平让马君彦和马蕊玲夫妇10月3、4号,到会宁国保大队找他,把事情交代清楚,威胁如果不来,那他就不客气了,和会宁城关派出所的一起抓他们和抄家了。最后,张小平留了他的电话让到国保大队时联系他,要马蕊玲的电话时,被拒绝。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10/2/二零一七年十月二日大陆综合消息(1)-354601.html#171020112-5

2015-11-04: 十六年血雨腥风 甘肃夫妇控告江泽民

马君彦、马蕊玲夫妇都是原甘肃省电力公司白银供电公司职工,一对平凡的普通百姓,现在他们夫妇俩对中共前头目江泽民提出控告,控告书已被最高法院、检察院签收。

马蕊玲女士说:“在这十六年中,白银市公安局、政法委、610、白银市人民路派出所、社区,白银供电局、会宁县公安局、政法委、610、城关镇派出所、会师镇社区等国家机构对我们一直监视居住,电话监听,骚扰、威逼、执法犯法。我公公婆婆不堪压力含冤双亡,父亲也于二零一三年在经历了多年无端迫害的惊吓、恐惧、失望、无助中含冤离世。孩子从三岁开始经历了抄家、父母被关押坐牢、没有父母照顾、相依为命的爷爷奶奶去世、失去了人生原本优越的生活和教育,在失去爷爷奶奶后疼爱他的姥爷也被迫害离世,小小年纪经历了人生三次生死离别。”

一九九七年时,三十岁的马君彦已被风湿、类风湿关节炎折磨了近十三年之久,四处投医问药无效,最后关节僵直,行走、穿衣都很困难。祸不单行,九八年五月,他又因工伤造成右肾被摔了一道小口子。面对此种人生困境,马君彦决定修炼法轮大法。果然,他身体上的各种疾病随着修炼法轮功不翼而飞了。同时,法轮大法使他明白了人活着不是为了争名夺利,他事事处处要修心守德,时时处处践行‘真、善、忍’。妻子马蕊玲也走入了大法修炼。

然而,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泽民发动了对法轮大法的迫害,马君彦、马蕊玲一家历经十六年的血雨腥风。

一、马君彦陈述的迫害经历的片段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六日,我被白银市公安分局传唤,将我扣留在白银市公安分局三楼的会议室里,被诱逼放弃修炼法轮功。一边是亲人的哭喊逼迫,一边是单位领导、白银市公安分局政保科的轮番训话,我承受到七月二十八日凌晨三点多钟,才从新获得自由。

二零零零年七月十八日,我用仅剩的钱买了去北京的车票。在天安门广场武警、警察、便衣追赶、抢走了横幅,被塞进一辆大型的警车里,被劫持到不知道地名的派出所里非法关押起来(好象是体育街派出所,现在也记不清了),在那里被挨个强制搜身,非法做了笔录。我们被秘密的连夜转移到了崇文门分局看守所非法关押。我也因为坚持我没有犯法不背监规而遭受犯人打耳光。我不配合狱警汇报自己的一切个人信息,给我编号E9,他们就让狱室的其他四十多人孤立我,不准和我说话,不准给我任何精神与物质的帮助,时时让牢头狱霸找我茬,辱骂我,并体罚我每天擦地、清洁厕所。一天崇文门分局预审十三科的警察为了让我说出个人信息,一边辱骂一边用事先充足电的电棍电击我裸露在外的皮肤,那时天气已经入秋,我还穿着夏天的那一套短袖、短裤。高压电棒的电击打的我一惊一跳的,那个警察不断的在我的身体上电击,持续电击了两个小时,直到电棒的电耗尽了那警察也累趴下了。我才发现身上灼烧的伤痕一个连着一个,一个黑疙瘩摞一个黑疙瘩,密密麻麻,体无完肤。在这里我被折磨了四十多天。

演示图:电棍电击

四十多天后,也就是二零零零年八月底,我被骗说出姓名后马上就被白银公安分局和单位保卫科的人劫持到白银市看守所。很快我被非法劳教一年,劫持到甘肃省第一劳教所五大队五中队继续迫害。

在甘肃省第一劳教所非法关押期间,到劳教所第一天就让出工劳动,为折磨我们,秋老虎的天气,光热人就受不了,他们还把四、五把铁锹来回六、七里路让我扛上,喊着口令,走着鸭子步,肩膀上的铁锹越走越重,汗水湿透了全身,脸上的汗水模糊了视野,流进嘴里咸咸的,喉咙里在冒烟,看见路边低洼里的雨水恨不得冲上去喝个够。中午、晚上还要被一遍遍的训话,写思想汇报。警察随意侮辱我们的人格,体罚做俯卧撑,一遍一遍的绕着大队的院子跑步,走正步……逼迫我们观看污蔑造谣法轮功及李大师的电视录像、书籍。晚上牢头狱霸受狱警指使变着法辱骂、折磨我们。

二零零二年四月中旬下午六点,我被白银市公安局非法抄家、绑架,在看守所里被非法关押了十几天后又被非法判一年劳教,我被送甘肃省第一劳教所,在第五大队五中队被残酷迫害。

提着一捆行李我在第五大队第五中队的值班室里就被第五中队的指导员李振刚(音)扇耳光,口吐脏话辱骂我,不许我提法轮功。给我安排了两个包夹二十四小时监视我,吃饭、洗脸、上厕所。狱警还教唆犯人怎么样恶毒的迫害方法,如果这些吸毒犯没有听他们的话折磨迫害我们,就会被延长劳教期限,并遭到狱警队长的训斥和毒打。

因为我坚持不协从狱警的要求写诽谤法轮功和李大师的所谓转化材料“三书”,队长就不让我出去干活,让包夹看管着我在指定的墙角待着,除了上厕所外不让踏出监室一步,并让包夹轮流对着我念诬蔑大法的书,想强制洗脑。我被这样日复一日的折磨了六个月之久,由于长期晒不着太阳,不出去活动筋骨,我的身体很虚弱,脸色煞白,很吓人的。那些狱警见六个月都没有达到转化的目的,就突然叫我出去下地干农活。并且是用架子车给地里拉土粪,必须拉着车子来回都要跑,不让歇一口气的跑,那些天天干活的壮体力都快累垮了,个个汗流浃背,上气不接下气。他们就是这样采用精神加肉体的迫害促使我们放弃信仰。

顿顿饭是用那种发麻发绿的洋芋煮的汤,从嘴里一直麻到胃里,天天如此。

一天中午,五大队组织所有人看诬蔑大法的电影,我坚决不去看,李振刚气急败坏的在院子的墙角画了一个小圈圈,让我站着不许动,派人看着我强迫我罚站。一直到下午,李振刚把我叫到办公室里,眼睛露着凶光一边喝斥我为什么不看电影,一边“啪啪”扇我耳光,扇完耳光又用双手抓住我的衣服把我拉到他跟前,用膝盖狠劲的在我的小腹部位顶……我窒息得喘不过气来。

二零零三年四月底,我总算是在甘肃省第一劳教所九死一生的活着出来了。

二零零三年七月,白银市人民路派出所的教导员、付富生和计量所的领导天天找我妻子马蕊玲“谈话”,实质又要威逼送白银武川洗脑班,要挟妻子马蕊玲转化。我妻子不配合他们。他们就到我的单位让我给妻子做转化工作,我不配合,他们就再次用同样的方法威逼我再次写“悔过书”,当时找我“谈话”的有白银市人民路派出所的教导员、付富生和银珠集团的王书记、副总经理李玉荃(还有些人记不清了)。如果不按他们说的做就再送我们夫妻俩劳教。

二零一二年六月份,我母亲去世才一个多月,白银人民路派出所、人民路街道社区、白银市政法委的,会宁县城关镇派出所的、会师镇社区的一行几人组团来到我家,以要求我们到白银办身份证的幌子,欺骗我们到武川洗脑班迫害,被我们识破后没有得逞。同年九月份,又同是这几个单位组团来我家骚扰,早上八九点钟来,中午吃饭时间就走,下午两点多又来,晚饭时间才走,一直在和我们“谈话”,目的还是要我们写东西转化,就这样每天耗在我家小卖部里一个多月,他们口口声声说不影响我们养家糊口为生计的生意。你想天天来一帮人找我们“谈话”,一时间街坊邻居议论纷纷,给我们造成了极大的精神困扰。

二零一四年十一月,白银市人民路派出所又撒谎说要完善身份证信息,抽血化验血型,他们在我家周围围堵了一天一夜,软磨硬泡取走了我的血,我后来才后怕起来,我是不是配合他们建立了迫害我自己的DNA配型档案?

二、妻子马蕊玲自述被迫害经历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二十六日,我和丈夫第一次到北京上访,我和丈夫后被白银看守所非法关押五十六天后,我被转手到了白银供电局,被单位限制人身自由监管起来。每天安排一名中层干部对我进行洗脑转化,我必须无条件的接受他们每个人的恐吓、要挟、谩骂,语言攻击,这样还每天安排一人和我“谈话式”的洗脑转化,持续了将近四十天,限制我的人身自由无期限的延续着。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六日,我们带着四岁多的孩子,辗转在二十二日终于达到这充满恐怖血腥气味的北京城。把我关进和丈夫第一次被非法关押的天安门广场收容所的院子里,扔在地上。

我和孩子经过一系列的折腾,给我的背上也贴了数字编码,天已经黑了,又冷又饿,我用我的大衣包裹着怀里的孩子。一直到晚上十点多钟,我抱着孩子站了五个多小时,一个警察把我和孩子带到怀柔县看守所的大门外让赶快离开那里。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八日晚八点,我遭绑架至北京朝阳区公安局下属的街道派出所,将我们非法关押在铁笼子里,一个小个子的警察拿铝饭盒盖在我左脸上扇了好几个耳光,一边污言秽语一边对我又是一顿拳打脚踢,扬言要用自来水管冲我,把我的孩子抢走要放到院子里冻以逼我说出他们想知道的。他们强行逼我脱了大衣,把我拖到院子里在零下十几度的气温下冻。直到第二天二十九日中午我们滴水未进,包括我那四岁多的孩子。下午二、三点左右,甘肃省驻京办的工作人员将我和孩子带到驻京办,强行搜身,搜走我的现金,将我们非法关押在驻京办的地下室内,我的左脸被铝饭盒盖打的乌黑,眼睛充血,看起来很吓人。

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日,也就是腊月二十六,我被绑架到甘肃省第一劳教所第七大队非法劳教一年。寒冬腊月我在室外被罚站了二个多月。吃的如狗食般的饭菜,焦糊、夹生如猪食的面条,而且还吃不饱,我从关在劳教所里开始的三个月,天天拉肚子六、七次,还要干种地的苦工。

为达到强制洗脑法轮功修炼者,劳教所狱警在精神上变着法摧残我们,给每个法轮功学员安排最少二个包夹看管,这些包夹也被赋予随意折磨我们的权利,张口就骂抬手就打,要挟我们放弃信仰。还不让会见。

在我绝食第三天的晚上,谷艳玲带着几个打手,把我带到别的中队的办公室里,把我的双手反绑在椅子背后,谷艳玲搅拌着一盆稠稠的糊状物,几个打手拿勺子强行撬我的牙齿,我不张嘴,他们就连打带撬,几次三番的我没有力气了,仰着我的头强行将糊糊灌进我的嘴里往进捣,憋的我无法呼吸,糊糊喷出了,打手们就又拿勺子撬我的牙齿,上牙齿上留下了几个小豁口,指导员谷艳玲就在一边看着。

酷刑演示:灌食
酷刑演示:灌食

二零零一年的一月到十二月期间,甘肃省第一劳教所七大队三中队共非法关押着三十多个法轮大法修炼者,到二零零一年八月的时候,只剩我们七人没有转化时,劳教所的迫害更加疯狂和丧心病狂。谷艳玲让我们七人去淘粪坑,包括六十多岁的庆阳特级教师李玉,加强劳动强度,想尽一切诡计让我们干最脏、最苦的活。

当时正值三伏天,其他的劳教人员干的比我们轻松的活都纷纷中暑,故意找茬就把同修吊挂在菜窖里,即使你没有被吊大挂(一种酷刑:胳膊被绳子绑起吊在半空,脚尖离地几厘米,似着地又非着地)但那个恐怖气氛,心理是咋样的可想而知!

中共酷刑:吊铐
中共酷刑:吊铐(吊大挂)

谷艳玲指使吸毒犯马玲玲不让我睡觉(熬鹰,一种酷刑,白天黑夜不让睡觉)让已经转化的人给我做工作,白天让包夹王燕看着我不许闭眼睡觉,熬了几天几夜的一天下午,我打盹时让谷艳玲看见了,用拳头捣肿了王燕的脸,嫌王燕把我没有看管好。当天晚上王燕把气撒在我身上,和吸毒犯周小琴等十几个队长的吸毒犯打手把我拽到七大队的洋芋地窖里,拿绳子把我的胳膊反绑在背后,吊到半空,污言秽语的辱骂大法、辱骂李大师,逼问我还炼不炼了。全部的体重都由胳膊承受,剧烈的疼痛,等绳子放下来时,两只胳膊不能动,手腕被绳子勒下深深的血印,至今过去了十五年了,还有疤痕。

我们夫妻二人历尽甘肃省第一劳教所的非人折磨于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五日终于团聚。我和丈夫、孩子一家人准备看望我的父母和公公、婆婆,可是白银供电局的领导不同意我们自己坐火车去,强行要开车监视我们回家,被我们严厉拒绝后,派张维山和另外一人在火车上一路监视我们直至返回白银。

二零零三年七月,白银市人民路派出所的教导员、付富生和计量所的领导天天找我“谈话”,实质又要威逼送白银武川洗脑班,要挟我转化。我和丈夫被迫流离失所亡命天涯。

近四年流离失所的日子,一千四百多个日日夜夜,我和丈夫有家不能回,孩子与父母不能见,父母有儿女不能被养老,有工作不能上班,有户口却只能隐姓埋名过着居无定所的生活。

我们在建筑工地干过每天十七、八元工资的低廉苦力,卖过馒头,面条,摆过地摊,开过饭馆,四处流浪,生活的艰辛非一般人能承受。

二零零六年年底,我和丈夫辗转回到会宁县公婆家,每天在各个中学门口摆地摊,无论刮风下雨都推着三轮车去摆地摊,补贴家用。

公公、婆婆在巨大的精神压力下,乌黑的头发,在几个月内就变花白了,六十岁的人看起来像七十几岁的老人,身体健康状况每况愈下,二零一二年在一百天内公公婆婆相继含冤离世!享年才六十三岁。

二零一二年六月份,白银人民路派出所、人民路街道社区、白银市政法委的,会宁县城关镇派出所的、会师镇社区的一行几人组团来到我家,以要求我们到白银办身份证为幌子,欺骗我们到武川洗脑班迫害,被我们识破后没有得逞。

同年九月份,又同是这几个单位组团来我家骚扰,早上八、九点钟来,中午吃饭时间就走,下午两点多又来,晚饭时间才走,一直在和我们“谈话”,目的还是要我们写东西所谓的转化,就这样每天耗在我家小卖部里一个多月。

我的父母原来也修炼法轮功,一九九九年七月镇压法轮功后,经历过中共的所有运动的父母因为恐惧放弃了修炼,身体每况愈下,加上我们这十六年的几次非法关押、劳教,他们身心憔悴,疾病缠身,母亲在二零零一年我们夫妻非法劳教时遭遇车祸,落下终身残疾,行动不便。父亲和母亲都有心脏病、高血压等多种疾病,父亲还要照顾母亲,还要承受这十六年来整个国家机器对老百姓的所有精神和名誉的迫害,父亲未能看到我和丈夫的冤情得以昭雪,于二零一三年八月含冤离世。

二零一四年十一月,白银市人民路派出所又撒谎说要完善身份证信息抽血化验血型,我咨询了好多老百姓,他们的身份证根本不要抽血化验。

江泽民发起的这场惨绝人寰的对法轮大法及大法修炼者的迫害持续了十六年,以上陈述只是我和我的家人遭受了种种迫害的一部分,其罪恶罄竹难书。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1/4/十六年血雨腥风-甘肃夫妇控告江泽民-318491.html


2014-10-30: 甘肃省白银市警察企图上门骚扰法轮功学员马君彦
甘肃省白银市人民路派出所警察,要上门为会宁县法轮功学员马君彦验血查DNA,建立身份档案,谎称全白银市民都做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10/30/二零一四年十月三十日大陆综合消息-299602.html

2012-10-25: 甘肃夫妇遭政法委威胁:关店去洗脑班
甘肃白银市一对夫妇,多年前被迫离家出走,到外地谋生,近日却频遭白银市白银区政法委人员上门骚扰。恶徒威胁夫妻俩若不放弃修炼法轮功,就关门歇业到洗脑班去。

白银市白银区法轮功学员马君彦、马蕊玲夫妇,多年前已被迫离家到会宁谋生,夫妻俩开小卖部养家糊口。自今年九月底以来,却频遭白银区政法委、人民路派出所、人民路社区人员的上门骚扰,进行所谓的“帮教”和“转化”,有时一两天、有时一个星期,逼迫夫妻俩写放弃修炼法轮大法的所谓“三书”。

其中三位自称是甘肃政法学院的教授,于十月十八日到马君彦夫妇的小卖部进行“转化”,最后理屈词穷,无法达到邪恶目的,于十月二十二日中午悻悻离去。白银区政法委书记苏某等人不甘心,临离开时威胁马君彦、马蕊玲夫妇要在十月二十七日前将小卖部关门停业,他们要强行将二人弄去洗脑班 “转化”。

自今年三月份以来,甘肃白银市政法委、610就一直指令白银市各个社区、街道办,对辖区的法轮功学员挨家挨户上门骚扰搞所谓的排查,软磨烂缠逼迫法轮功学员签写放弃修炼的所谓“三书”,拒签就威胁关洗脑班迫害。

马君彦,约四十二岁左右,白银法轮功学员,原白银电力局干部,大专文化。二零零一年,马君彦、马蕊玲夫妇曾被劫持到甘肃平安台劳教所非法劳教。后两人被迫离开家乡到会宁谋生。

参与此次骚扰恐吓的人员有:白银区政法委书记苏某、主任刘某,人民路派出所警察白某,人民路社区人员丁某,三个所谓的“帮教教授”中,女的姓朱,其中一男姓穆,另一男姓名待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10/25/甘肃夫妇遭政法委威胁-关店去洗脑班-264448.html

2012-10-22: 甘肃白银会宁三级610等恶人骚扰法轮功学员马君彦

甘肃白银会宁三级610的邪恶人员伙同甘肃政法学院的邪恶教授于10月19日又一次来到会宁法轮功学员马君彦家进行骚扰威胁,企图在会宁办洗脑班,迫害会宁法轮功学员。现居云南的长春市法轮功学员刘永被绑架  现居云南的长春市法轮功学员刘永今年9月1日被绑架,现获悉邪党机关已经对他进行所谓的“批捕”。家人现在正在联系律师要求无罪辩护。  刘永是一名才华横溢的画家,做人口碑极好,还非常孝顺父母。
2012-10-12: 甘肃白银会宁三级610骚扰法轮功学员马君彦夫妇

甘肃白银会宁三级610邪恶人员10月10日下午,再次到会宁骚扰法轮功学员马君彦夫妇,并扬言要在会宁办邪恶的洗脑班,妄图迫害法轮功学员。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10/12/二零一二年十月十二日大陆综合消息-263920.html
2006-06-26: 2002-2003年甘肃省第一劳教所五大队迫害案例
马君彦:白银供电局职工,被非法劳教一年(第二次被非法劳教)。因拒绝看诽谤大法的电影被中队指导员李振刚毒打,后被两名“互监”“冷冻”(严密监视、限制活动言行)在“号子”里半年左右直至解教。回单位后不久便流离失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6/26/131430.html

2004-07-26:在2001年9月至2003年9月被非法劳教于甘劳一所的大法弟子有:

在5大队:钱世光 李富治(北道) 李文明(兰州) 姜振光(会宁)刘兴顺(会宁)张荣(会宁)方言良 林永成 赵卫军(张家川)马继武(张家川)刘永红(庄浪)张峰(庆阳)陈多举(兰大)陈旭中(永昌)毛佩孚(永昌)郎改中(岷县)李吉玉(404厂)苏少华(庆阳)张克红(庆阳)马君彦(白银)李天效(张掖)王文其

在4大队:贾矿元(秦城)高成(张家川)黄元义(武山)

在2大队:姚辉(天水)成刚(天水)杨建辉(张家川)

在3大队:米新院(清水县职校 )

在7大队(女队):李亚兰(甘谷)短小珂(张家川)侯有芳(金昌) 在甘劳二所(女队):王彩荷(秦安)李翠红(北道)张小娥(张家川)陈贵兰(北道)何贵琴(北道)善成兰 王玉霞

2002-05-16:甘肃白银市在“世界法轮大法日”前夕接连抓捕大法弟子

甘肃白银市近日接连抓捕大法弟子,已知姓名的有:
马君彦:白银市十大杰出青年之一,男,34岁,白银市电力局职工(曾被非法劳教一年);
常具斌:白银市检察院干事,男,36岁(曾被非法劳教一年);
贾佩夫:白银市建设银行保卫科科长,男,61岁,是一位参加过中印战争的老军人(曾被非法劳教一年);

2001-07-20: 甘肃平安台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的部份事实

以下是被关押在平安台劳教所部分大法弟子的名单:

李富智,34岁,天水大法弟子,天水红光机床厂干部,大专文化;2000年北京上访遭恶警毒打,在平安台劳教所,恶警戴某某(原五大队大队长,现为平安台劳教所管理科科长)曾把他打成重伤。

马君彦,31岁,白银大法弟子,白银电力局干部,大专文化。
张露蝉,27岁,兰州七里河区大法弟子,大学本科文化。
牛万江,39岁,兰州七里河区大法弟子,兰州铁路局七里河分局干部,中专文化。
高 军,35岁,兰州七里河区大法弟子,兰州濒危野生动物保护研究所干部,硕士。
张延荣,41岁,永昌大法弟子,农民,小学文化。
张广利,白银大法弟子,中专文化。
王义朝,52岁,景泰大法弟子,农民,小学文化。
李文明,36岁,兰州七里河大法弟子。
张 峰,26岁,武威大法弟子,大专文化。
金吉林,榆中大法弟子,高中文化。
王茂林,陇西大法弟子,中学教师,大专文化。
余有珍,景泰大法弟子。
申世勇,27岁,嘉峪关大法弟子,嘉峪关电力局干部,大专文化。
张 荣,会宁大法弟子,会宁三中教师,大专文化。
刘兴顺,会宁大法弟子,原会宁三中教师,大专文化。
平安台劳教所通信地址:兰州市红古区平安台劳教所,730086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7/20/13693.html

2001-01-07: 甘肃省白银市公安局迫害大法弟子
白银市公安局政保科科长张明财死心塌地为江氏卖命,无任何证件和理由地随意查抄大法弟子的家,并随意关押弟子,非常邪恶。以下几位弟子都是由他捏造材料送去劳教的:
杨进忠,34岁,西北矿冶院高级工程师。2000年元旦赴京上访,3月9日被判劳教一年。
张殿举,57岁,白银有色金属公司深部铜矿退休职工。2000年6月23日和老伴、儿子一起赴京上访,7月中旬被判劳教一年。
张广立,28岁,白银有色金属公司深部铜矿职工。张殿举之子。2000年6月23日与父母一起上访,7月中旬被判劳教一年。10月被单位开除。
马君彦,31岁,白银供电局职工,党员,曾是白银市"工人明星","甘肃省十大优秀青年"候选人,连续数年获白银市、白银供电局多种荣誉称号。99年12月31日,2000年7月9日两次赴京上访,8月26日被判劳教一年。四月被开除党籍。
常具斌,34岁,白银市检察院干部,毕业于省政法学院。10月26日赴京上访,12月7日被判劳教一年。单位强迫其在辞职书上签字,将其辞退。
刘银娟,40岁,白银有色金属公司教培中心教师,本科毕业。于99年12月将自己的修炼心得《告世人书》散发给街头行人,被关押在白银看守所至今。曾秘密审理,但无法定罪。不许家人探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1/7/6545.html

白银市联系资料(区号: 943)

2018-11-29: 平川区法院刑事庭办公室0943-6629731

2018-05-10: 白银市平川分局(国保大队):
国保大队长曾广贵:13639301978
刘永清 王肃江 张金明
国保大队办公室:0943-6712080、0943-8284018
平川分局电话:0943-5909330
长征分局国保大队长:于明 王朝彪
甘肃省白银市平川区检察院:
党一琼 赵德云0943-6628417 张晓萍
公诉科科长张小平13884241588
公诉科苏燕13830064759
公诉科冯英15293045692
反渎局局长魏孔恩13830038664
侦监科科长张延文13659338896
侦监科林小玉18219761315
检察员万跃13884241389
办公室主任雷天军13893051469
副检察长杜延安13830001078
甘肃省白银市平川区法院:
刑庭办公室0943-6627729
黄文丽18993591702
万鹏13830096369

白银市检察院
控申处处长:15809435819
控申处:0943-8268867
处长:窦仓壁 办公室电话0943 8268811
科长:杨廷德
白银区公安分局国保队长 樊丰涛 电话 13639309806
(办公室电话0943-6623885)
晋桐 魏晋亮 王思恩
白银区检察院批捕科 8236327 8205523
批捕科科长 8250361
白银市法院:
赵环 18919439189 万学恭:13519015366
郭金宝18919439006 赵永奇18919439009 张守方18919439000吴学良18919439008
张良18919439035
法院纪检组:
佟黎明18919439096 曹成秉18919439017张蕊18919439018魏小忠18919439081
刑一庭:
王明连18919439168牛彩锋18919439175李复明18919439060 滕文祥18919439066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8-12-09, 8:10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