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0-09-29 星期二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河北 >> 秦皇岛市燕山大学 >> 朱微华(朱卫华,朱薇华), 女, 67

个人情况: 秦皇岛燕山大学建筑工程与力学学院材料力学实验室的实验教师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秦皇岛市昌黎县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3-05-09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20-07-27: 秦皇岛大学退休实验教师十次被迫害经历
我叫朱微华,是秦皇岛燕山大学建筑工程与力学学院材料力学实验室的一名实验教师(中级职称),今年六十七岁,已经退休十年多。在修炼法轮大法之前,我曾身患多种疾病。一九九八年四月,经别人介绍,我喜得法轮大法。炼功仅半年的时间,我多年的心脏病、胃病、风湿病、脑神经衰弱、子宫肌瘤等等疾病都不翼而飞。从此我脱胎换骨,无病一身轻。

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至今,法轮大法及法轮功学员被迫害已经二十多年了。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秦皇岛一处、二处(后已解体)、公安、国安、秦皇岛市燕山大学校党委、保卫处、建筑工程与力学学院、人事处、纪检委、六一零责任人、白塔岭派出所、居委会,对我从来没有停止过迫害。最初,他们非法监控我的住宅、座机。警车、面包车、学院派出的学生偷偷坐在车里看着我。一到中共所谓“敏感日”,他们就会警告我不许上北京,上街都要和保卫处、学院打招呼。

二零一二年,中共十八大,又有校保卫处的警车停在我家楼下监控我,晚上是保卫处的车,白天是我们建工学院的学生坐在轿车里偷偷看着我。秦皇岛市政法委六一零、公安、国安、国保直到现在还指使学校党委、保卫处及游手好闲的人偷偷监控我,还利用人脸识别,用走廊里的声控灯遥控监视我的行踪。

我曾多次被绑架,被劫持到拘留所、看守所,被判劳教关押。他们不但迫害我,连我的孩子、亲友都经常被威逼利诱,造成他们身心都受到极大的伤害,常年生活在为我担惊受怕的恐惧中。

下面是我遭十次绑架迫害的经历。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我被白塔岭派出所及燕山大学非法剥夺人身自由两天一宿。因天气炎热,小警察在派出所门外站岗,进屋把空调开到十八、九度,故意让我与另一学员挨冻(当时我们穿着裙子),说:“你们在屋里享受,我在外边晒着。”

一九九九年十月六日,因为我想去北京信访办为师父说句公道话,找回合法的修炼环境。结果信访办没去成,一九九九年十月十六日,我却在北京通县被绑架劫持,由秦皇岛公安局二处、燕山大学保卫处开车劫回,送秦皇岛第一看守所被非法关押四天、山海关第三看守所关押十一天。让写保证不再去北京,我不配合。因与公安局、我们学院(当时是系)校保卫处领导讲真相,我被非法关押十五天才释放回家。

二零零零年一月二十几号,只差两三天就过年了。上午十一点左右,我正在家洗窗帘、被罩等准备过年,秦皇岛市公安局燕山大学校保卫处、伙同秦皇岛公安局二处把我们燕大四位法轮功学员骗到公安局二处,下午五点多,让我们签字要拘留,我们不配合,被当时政保科科长周连国连打带骂,把我们四人从办公室撵到走廊,不让我们在屋里呆,因不签字被送到秦皇岛拘留所,被非法拘留在秦皇岛第二看守所非法拘留九天,过了年,才放我们回家。他们的借口是怕我们法轮功学员过年去北京。家里只有我与女儿相依为命,女儿刚十八岁,我被绑架非法关押迫害,给孩子身心造成极大的伤害。

二零零零年七月末的某天晚上,我女儿刚坐火车去吉林我姐姐家,半夜我被从家骗到校保卫处,被校保卫处王锦宝、公安局二处张启明和公安一处刑侦科的徐英宾非法提审,理由是我传播法轮功资料。起因是我给了校保卫处副处长、书记李靖一份关于什么是四·二五,什么是法轮功等的解释。我问张启明:“我们是按照真善忍做好人,犯了哪一条法律,法轮功学员没有做对不起国家、社会、单位、家庭的事。”我让他们出示法律文件,他说:“没有,是市里决定的。”我说:“市里决定就是对的吗?”他们恼羞成怒,在燕大保卫处找了一副手铐把我的两手从后背铐上,我被公安一处的科长徐英宾推倒在警车后座上根本起不来,徐英宾也不管我的身体是否处于趴着的状态,把我的双腿往车座下一推,我整个人根本无法动弹,警车就开走了。

到二处门口,我喊:“法轮大法好!”被徐英宾打了两个嘴巴子,被人看见后,他们赶紧把我推进电梯里。到了公安局,恶警用铁椅子把我铐上,非法审讯时已经半夜一、两点钟。当时秦皇岛公安局二处张启明处长说:“中国的法律有法没有理。”我说:“既然这样,我不会再回答你们的任何问题。”他们无非是要我说出我给保卫处李靖副处长的资料是哪里来的。就把我铐到铁椅子上直到第二天下午,填了单子让签字,我拒签。他们不管我签不签字,把我直接送进第二看守所关押,这次我被非法拘留一个月才让回家。

二零零零年八月,我从拘留所刚刚回家十天,我到另一法轮功学员家,还不到十分钟,又一次被绑架,他们的所谓理由是“非法聚会”。为了维护法轮功学员的合法权利,我绝食反迫害。看守所所长说我对不起孩子,刚回家才10天又被送进来了。我告诉他:“我没犯法,法律上没有哪条讲炼法轮功的互相不能串门。”第四天放我回家。我没吃一顿饭,看守所却按一个月伙食费勒索我300元钱。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末,我回家后,因为学校不给我生活费、也不给安排工作,还处处监控我,连上街还都得报告单位或校保卫处。

为了替大法师父说句公道话、还大法清白,我决定到天安门打横幅,又被绑架,被非法关押在第一看守所。第二天因为背法,被恶警李建国打了两个嘴巴,一警棍,又给我戴上背铐。我的手肿的象馒头,手铐嵌在左手大拇指里,痛得我恶心头晕站不住、坐不下,饭也吃不了。后来李黑子威胁我:“要过年了,我要不给你摘谁也不敢摘。”还扬言,他在看守所曾经打死过人,谁也对他没办法。

那时候,每一天都有法轮功学员从北京被抓回来,床上床下都住满了人,谁想上厕所,出去回来就没地方了。后来看着我们的女犯人都看不下去了,正好有一个姓许的副所长晚上查监室,女犯为我求情,让所长把我的手铐摘下来,结果用钥匙根本就打不开,只好找来一个男犯人用钳子才把手铐打开。

因进京回来的法轮功学员遭非法关押人数多,我被转到秦二看守所,关押了二十几天左右,又把我们几个法轮功学员调回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二十五天左右。

二零零一年一月末,那年冬天特别冷,因监室里还有好多犯人,根本住不下,因此法轮功学员有十几个人被安排在水泥地上睡,当时我也被安排在水泥地上二十多天。我与另一法轮功学员紧挨着厕所一边一个。因每天用水都被限量,晚上冲厕所还怕声音大,也不让多冲,厕所臭气熏天,每天在水泥地上离厕所太近,地上总有水,厕所味道难闻,整个人也不脱衣服,把被子卷个筒钻到被子里,把脸蒙在被子里,时间长了上不来气,再把头从被窝伸出来。如果不是修炼身体好了,我的风湿病很重,恐怕都得瘫痪了。

我在两个看守所共被非法关押了将近两个月,对身体伤害很重,加之刑事犯每个人都有几床被子,被子垛的快到了房顶。一天在监室防风回屋里,我刚刚上到大板床边上,被人不小心碰倒了被垛,把我从床边砸到水泥地上,后脑当时就摔起了鸡蛋大个包。整个人都软了,心脏象提到了嗓子眼,找人背着我连车都上不去,被送到秦皇岛医院做了脑CT,结果是脑震荡,摔伤后才被调到大板床上。

我受伤后仅三天,我们有二十多人却被公安局二处非法劳教,因身体不合格,十多名法轮功学员被唐山开平劳教所拒收。可政法委六一零及公安系统,却以过年期间怕我们去北京为由,又把我们十几个人送回拘留所继续非法关押,这本身就是知法犯法的违法行为,因此我绝食抗议。因脑震荡不吃饭,拘留所也不敢给我灌食,在拘留所关了九天被放回。我没吃一顿饭,反而被秦皇岛第二看守所勒索三百元钱脑CT检查费。

二零零一年四月二十五日,我被秦皇岛公安局与学校保卫处绑架,塞进警车直接被送到唐山开平劳教所。在此之前,学校保卫处吴仲江科长和其他警察监控我三天,让我配合他们,我不予理睬,有机会我就讲真相。无论去市场,还是去同事家、去单位,走到哪保卫处的警察就跟到哪。

第三天早晨不到八点,我上班刚走到教学楼楼梯口,就被公安局二处六一零警察伙同燕山大学保卫处四、五个警察劫持,强行塞进警车,我连鞋都被甩掉了,当时燕山大学校长王益群的妻子冯雪静正好走到我们实验室的长廊那里,亲眼目睹了我被四、五个警察劫持绑架的过程,她感到很惊讶,我喊:“警察抓好人了!”警察们怕学生听到,急急忙忙把我塞进警车,直接送到唐山开平劳教所。

在唐山开平劳教所,我被打过嘴巴、在雨地里罚站、走正步、太阳晒、不让上厕所;长期黑白洗脑不让睡觉;野蛮灌食,已经灌到快吐出来了还在灌。高音喇叭不分昼夜播放诬蔑法轮大法、诬蔑大法师父的录音,播放造谣诽谤法轮大法的录像片;法轮功学员互相不让说话,否则非打即骂,关小号,脚不沾地抱凳子。

有个唐山学员叫段晶晶,被折磨到第九天,两只脚肿的穿44、45号的大拖鞋,脚后跟还露在鞋外。秦皇岛第七中学的赵玉环被单独关在劳教所三楼,怕她喊“法轮大法好”,把她的嘴用胶带粘上,用被子把人捆起来打。那时的劳教所真如人间地狱,血雨腥风。从上到下政法委六一零给劳教所下令,转化法轮功学员就给多加奖金、涨工资、升官。给刑事犯减刑,引诱她们对大法犯罪,让她们与恶警一同监管迫害法轮功学员,使刑事犯无所顾忌的采用各种方法折磨、打骂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

二零零零年冬天,秦皇岛有法轮功学员几十人不让穿棉衣,被双手吊在柿子树上冻,放下来后,用电棍电的满脸焦糊,看不出原来面貌;还有被灌食不明药物;被折磨致死的。山海关邳景辉被迫害的人已经不行了,劳教所怕担责任,主动释放送回家,家人看到人不行了,告诉劳教所和当地六一零:“人被绑架时好好的,现在这样,我们不管。”警察也不送医院,把人放下就走了。结果好好的一个人,就这样被迫害死了。

二零零一年六月,唐山开平劳教所强迫法轮功学员做奴工,出口辣椒、草莓。因修炼前我做甲亢手术后又甲低了,炼功后我的心脏才调节到正常。在劳教所不让炼功,我身体又出现了问题。后来劳教所怕担责任,释放我回了家。到家后没吃一粒药,经过学法炼功,我的身体一切又都恢复正常。

二零零三年二月二十五日,我因给昌黎法轮功学员送了几份光盘被邻居构陷,被昌黎国保大队高接力伙同秦皇岛市一处的徐英宾、燕大保卫处等从家中绑架,不但不让我穿棉衣,连大衣都不让穿。当时在屋里我仅穿了一件薄薄的毛衫,体形裤。我被从家中绑架,又是被戴上背铐,硬塞进警车,先送到秦皇岛二处后被转到昌黎泥井镇派出所非法审讯。

当天晚上特别冷,冻的我浑身直打颤,昌黎国保大队长高接力还污言秽语的骂我给他们找麻烦。是他们把我从家中绑架到了那里。反而骂我给他们添乱。警察们全都穿着军大衣,还冻的满地走,而我连大衣也不让穿,披着都不让。

非法审讯半宿到后半夜,恶警们睡觉了,就把我铐在冰冷的暖气管子上冻了一宿。第二天中午我被转到昌黎公安局,到了晚上把我送到昌黎看守所。

我被绑架后,秦皇岛公安机关与昌黎国保多名恶警在没有出示搜查证,没有证人及录像的情况下,非法抄了我的家。邪恶警察抢劫了我大量的私人物品及所有的大法书籍、新买的WCD、录放机、我女儿用的复读机、我的小灵通。徐英宾用我的小灵通打电话,花了100多元钱,让我女儿给他交话费,后来又交了500多元钱。几个房间、凉台里里外外,床里、被褥、沙发、书桌,箱柜、犄角旮旯都被他们翻遍了。看着这个被翻的狼藉不堪,无法收拾的家,妈妈又突然被绑架,我女儿难过的哭了半宿。

在昌黎看守所,我曾绝食十七天,被强行灌食四次,看守所向我女儿勒索了将近500元钱。有一次,因我不配合野蛮灌食,被四个人强行按着,差点窒息过去,插管致使鼻子嘴都出了血。后来我被非法劳教三年。

在唐山开平劳教所,我又被非法关押将近八个月,因做奴工累的心动过速,不输氧就上不来气,劳教所不想花钱,还得有专人看着我,就让我女儿给我办保外就医。燕大六一零、保卫处等开始不接我回来。在劳教所又多关了我一个多月,学校才与我的家人把我接回。

回来后燕山大学六一零以我办的是保外就医为借口,不给我安排工作,也不给我生活费,还要我写不炼功保证,否则就不让我上班。人事处处长王宝成与校六一零梁颖奇、保卫处王锦宝、杨帆、李靖、纪检委白靖、我工作的建筑工程与力学学院的常福清书记,材料力学实验室几个单位研究后,按照一九八三年的劳教保外文件,我不同意,他们强制执行,扣了我四年工龄。后来上了四年班,每月只给我开800元钱的生活费,涨工资也不给我涨。

二零一一年十一月,我去昌黎办事,又一次被昌黎国保构陷绑架,恶警的所谓理由是我探视了遭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周向阳的父母。被绑架后,被关押了十二天,被非法劳教。被劳教所拒收,第十三天回到了家中。

二零一八年八月二十五日下午三点多,我去北戴河海滨,下了公共汽车,安保就过来问我是否带了身份证,我说我是本市的,结果他却不让我走,要我跟他到站内警务室去一趟,我就大声与安保说:“你们不就是因为我是炼法轮功的吗?我知道公安局都在我们的身份证里加了记号。”站在旁边的许多等待检查身份证的游客,才知道安保在刁难我。

结果我被海滨汽车站站内警务室安保构陷,叫来东山派出所来一辆面包车把我劫持,警察恶狠狠地抢了我的背包,找到一个优盘,强行把我拉上面包车,送到海边东山派出所。将近晚上10点左右,我又被劫持到当地海港区白塔岭派出所,直到半夜将近12点才把我送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7/27/秦皇岛大学退休实验教师十次被迫害经历-409670.html

2017-08-20: 河北秦皇岛64岁朱薇华被非法抓捕经过
秦皇岛燕山大学退休老师、法轮功学员朱薇华,在中共对法轮功长达十八年的迫害中,十次被非法抓捕,被劳教迫害三次、两次送到劳教所(第三次因身体检查不合格劳教所拒收放回家),最近,只因去北戴河海滨刘伟私人诊所粘牙而被捕。

二零一七年七月二十八日下午三点四十左右,到了北戴河海滨汽车站,朱薇华下了公交车被检查身份证的安保人员带到公交站点的警务室。朱薇华与他讲道理,不管怎么解释就是不让走。最后朱薇华说你们不就是知道我是炼法轮功的吗?我有什么违法行为吗?

朱薇华与他们怎么讲道理也不行。后来东山派出所的警察就翻包,在随身带的兜子中间有两个小夹兜,不知什么时候放的一个优盘,警察拿到手如获至宝,好象找到了迫害证据,虽然检查过了是一、两年前的优盘。中共警察的荒唐可笑到了如此地步。

到了东山派出所,又搜身、又照相、还要记笔录。朱薇华告诉他们迫害修炼人是要遭报的。不要再被中共及江泽民犯罪团伙利用,终身责任制让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人谁参与就会对谁追查到底。就是这样折腾到半夜十一点多才把朱薇华送到所在地把它岭派出所。

又等了几个小时才又记了笔录,朱薇华被送回燕山大学家中已经是早晨将近四点钟。家中女儿女婿小外孙女又被吓的着急上火。

十三、四个小时,六十四岁的老太太不但被限制了人身自由,被无辜折腾了一个检查站、两个派出所牙还没粘上。这只是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一角。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8/20/河北秦皇岛64岁朱薇华被非法抓捕经过-352759.html

2013-08-26: 秦皇岛燕山大学退休女教师遭九次绑架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8/26/秦皇岛燕山大学退休女教师遭九次绑架迫害-278662.html

2011-12-04: 河北昌黎法轮功学员朱薇华、王晓君十二月二日被劫持到唐山开平劳教所,因体检不合格劳教所拒收,十二月三日已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2/4/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四日大陆各地简讯及交流-250136.html

2006-08-09: 秦皇岛610、燕山大学不法人员对朱薇华的迫害
河北秦皇岛市燕山大学建工学院大法弟子朱薇华自99年至今,七次被抓、两次劳教,有一年多是在劳教所度过的,六、七个月是在看守所度过的。七年中,燕山大学一直非法扣除朱薇华的正常工资。

2003年2月,朱薇华给昌黎同修送了几盘天安门自焚真相光盘,遭恶人举报,被昌黎国保大队恶队长高接力、赵大军、秦皇岛公安一处徐英宾等恶警非法抓捕抄家,非法劳教三年。昌黎公安局的书记将非法抄家抄走的VCD窃为己有(后被要回),复读机也被昌黎小警察抄走,小灵通被秦市公安局科长徐英宾抄走,花去五百多元的话费才还。

朱薇华因劳教所的强行劳役迫害,出现心绞痛风湿痛症状,七个多月时被保外就医。

朱薇华回来后上了两个多月班,燕山大学校党委、保卫处、校人事处处长、纪检委、朱薇华所在的建工学院不法人员就以没“转化”好,逼朱薇华写保证,遭朱薇华拒绝后,就不给她开支也不给安排工作,直至第二年2004年4月才让她上班,但只给所谓的生活费800元。朱薇华是中级职称已在校工作快30年了,工资收入应在2000元以上,她应该享有的长的工资的权利也被管财务的副校长强行剥夺。

自99年至今的七年里,朱薇华从没有正常工资,连国家公务员每年应享受的多给一个月的工资也只给过一次。

在邪恶之徒长期强化洗脑下,朱薇华的记忆力受到很大伤害,回校后自己准备完的试验叫做时却不知在哪做。同事不但不同情她,反而不让她做试验,让她去看微机,看微机即没有学时也没有教分,谁也不愿去做,还要守时,早来晚走。

朱薇华让该校正校长与其他领导按照规定正确公正的对待她,该校长置之不理,还说:“我要是给你正常开支了,我不掉坑里了吗。”

最近朱薇华又找了校610人员,给他们讲真相,希望对方能摆正关系,按规定办事,该校610主管梁颖齐却说“你是谁呀”。

如今当天灭中共即将来临之时,广大的因受江氏谎言宣传而中毒很深的无辜百姓和被“共产邪党利用的各级政府官员们,被打上兽的印记的人们,赶快醒悟吧,一定要抓住这稍纵即逝的历史机缘,在生死攸关的历史时刻,做出明智的选择:退出党、团、队,救国自救保平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8/9/135175.html

2004-04-10: 2003年2月25日昌黎县公安局的邪恶黑手又伸向秦皇岛市燕山大学。燕山大学的老师大法弟子朱薇华因给昌黎县大法弟子送几张真象光盘被坏人举报遭到非法绑架,并非法抄家。抄走其女儿的电脑、小型打字机(还没用过),录放机、VCD、复读机、小型复印机、小灵通(只能当地使用的手机)。还有师父的讲法录音带、大法书等。其中VCD被昌黎县公安局书记拿回家(现要回),小灵通被秦皇岛市公安一处徐英斌拿走使用500多元话费后要回,复读机被昌黎县公安局警察拿去至今未要回。

秦皇岛三五四零工厂的大法弟子李艳霞因到朱家去那里装了一本《转法轮》也被非法绑架并抄了家。

在北方的秦皇岛正月是最严寒的季节,朱薇华被非法绑架时衣着单薄,而恶警连外衣外裤都不让穿,大衣还是在其女儿的男朋友再三请求下披在身上,就连推带打强行戴上手铐塞上警车。当晚非法审讯时朱薇华月经正多,昌黎某派出所暖气根本不热,至凌晨2、3点钟恶警不但污言秽语、威逼、恐吓,还把朱薇华身上的大衣拿掉,站在地中间冻得朱浑身哆嗦,恶警在一旁取乐。上厕所也不给摘下手铐。

在被关押昌黎县看守所期间,大法学员朱薇华绝食17天抗议要求无条件释放她与李艳霞,并归还她们的所有物品。而昌黎县公安局根本不予理睬,而将李艳霞送到抚宁县看守所关押一个月后又非法送进唐山开平劳教所进行迫害。

朱薇华曾因外伤做了脾切除、左肾切除、右腿做过两次手术、一次甲亢手术,保险公司陪保时定为半残废。在昌黎县看守所关押37天,绝食17天,此期间每天强迫和普犯一起装火柴盒、挑冰棍筷子、糊纸筒。其后又以莫虚有的罪名,判朱薇华劳教三年,送往唐山开平劳教所进行迫害。

2003年5月份,唐山开平区劳教所给外贸加工辣椒每天从早到晚不停地剪辣椒柄,午饭后也不许休息。仅三天朱薇华就气短,输氧得以缓解,她在累病时曾给女儿写信,被当时女队的中队长(专管法轮功)杨海风把信扣压。家属提出保外就医时校方拒不担保,在关押了7个月后才被学校接回。

朱薇华的丈夫早在96年因公出差突发脑溢血病故,只有女儿与她相依为命。在昌黎县看守所关押期间,昌黎县公安局国保大队长高接力伙同秦皇岛市公安一处的李处长、徐英斌(科长)曾多次非法传讯其女儿及男朋友,恐吓他们如不协助调查就会影响他们的工作,甚至开除公职,逼迫引诱他们说出与其母亲有联系的其他大法弟子。在朱薇华回家后该校保卫处纪检委又对其女儿施压,令其女儿看管其母亲,孩子精神上受到极大压力。

恶警们除对朱薇华进行身体、精神迫害外,还对她进行了经济迫害。在朱薇华绝食期间他们对其强行插鼻管灌食,仅五次就收取430多元,当朱薇华回家后校方以未解教为由不但不给生活费,已经上了一个月的班也视为未正常上班,不予以安排工作。现朱薇华已一年多没开支,一切补助也已停发,因她自1999年以来7次非法绑架、关押,校方每次都以此为由扣发工资,上班很长时间也不给开全工资。朱薇华为此给校党委写信,揭露了在看守所、拘留所、劳教所许多大法弟子被迫害致伤、致残、致死的实例,他们将此事报到市公安局,其中揭露了公安干警非法抄家、拿走实物窃为己有等事实,他们为此心虚,该校610以关心为由分两次给送了2000元生活费,如今开学一个多月,燕山大学610还以各种借口迟迟不给朱薇华安排工作。母女俩承受着一次次精神与经济上的双重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4/10/72049.html

2003-04-11: 最近几日秦皇岛市610、公安局与昌黎县610、公安局勾结,不顾大法弟子一次又一次的善意劝告和大法弟子家属及正义市民的反对,不但没有解散非法成立两年多的昌黎县洗脑班,又非法抓捕了大法弟子左广殿,2003年2月25日又以和昌黎大法弟子有联系为借口,非法从家里绑架了秦皇岛燕山大学的教师、大法弟子朱微华

2001-06-05:秦皇岛市燕山大学教师朱卫华(女)坚修大法,4月下旬被当地公安抓走至今下落不明。

秦皇岛市燕山大学联系资料(区号: )

河北秦皇岛市公安部门有关人员电话
河北秦皇岛市公安副局长、610头子:吕淑利
山海关政法委副书记:丁国来
610主任:管玺有
公安局政委:刘关生
河北省燕山大学犯罪恶人榜:(区号0335)
党委正书记 聂绍珉 宅电 8050396
党委副书记 梁颖琦(邪恶之徒)宅8050397、办8057063
保卫处处长 王锦宝(邪恶之徒,多次参与迫害大法弟子)宅8057131
保卫处干事 赵云霞 宅8050309、手13933533631
保卫处电话 8057079
研究生部主任 周喜华 宅8063686
研究生部书记 赵静 宅8055633、手13603358270
河北省高等教育办公室电话 0311-7044813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

2006-08-09:
燕山大学校长刘洪民 8057086
书记孟卫东 8074558
副书记梁颖奇 8057063 手机13903352450
副校长李 强 8063946
纪委监查处长白靖8074556
人事处处长王宝成8061737
保卫处副处长杨帆8058139
手机:13933576230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0-07-05, 11:26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