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0-10-22 星期四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河南 >> 周口 淮阳区(淮阳县) >> 王桂金(王贵金,夫宋振灵), 女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河南省周口市淮阳县鲁台乡花庄村
有关恶人: 县公安局副局长兼国安大队长郑现芳,鲁台派出所恶警郑伟(郑现芳的侄儿),鲁台派出所所长戴正运
迫害情况: 九月胎儿强制引产堕胎,被非法判刑五年
个人近况:
立案日期: 2004-07-18
家庭成员: 夫妻/父母: 宋振灵(王贵金夫) 王桂金(王贵金,夫宋振灵)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1-09-10: 蒙难中原:无人性的强制堕胎
—— 遭中共迫害的女性法轮功修炼者(七)
九月身孕被八男子按住堕胎

王桂金:年龄不详,河南省周口市淮阳县鲁台镇花庄行政村人。

王桂金夫妇多次遭到非法拘禁和酷刑残害,原本幸福的家庭屡遭劫难。

二零零四年五月一日,王桂金再次遭受公安警察绑架,因怀孕被交给鲁台乡看管,王桂金被劫持到鲁台计划生育办,在那里他们不给饭吃。

七月十九日,王桂金被淮阳鲁台派出所公安从娘家中绑架,九月身孕、再有十来天就要临产的王桂金当晚被强行拉到淮阳县计划生育指导站,被八个大男人强行按住引产。

七月二十日,王桂金被堕胎后不让回家,也不通知家人,由鲁台派出所与计生办的人看着,每天饭食很差还吃不饱。引产未满月,恶人李昌锋等又把她送进了看守所。狱警看她面黄肌瘦,送她去医院检查,结果她患有乙肝。李昌锋为了达到它的目的,竟对狱警说她传染期已经过去,骗看守所收留。王桂金身心受到极大的伤害,她绝食抗议。

随后,王桂金被淮阳法院非法判刑五年。其老父亲也被以“包庇罪”判刑一年;好心的亲属邻居曾让王桂金居住一宿,也被无人性的恶徒勒索两千元钱;丈夫宋振灵在淮阳看守所被折磨至双目失明、双脚瘫痪、骨瘦如柴、生命垂危,中共法院竟在看守所内判其十年重刑。“六一零”国保大队的恶徒把王桂金不满四岁的幼子劫走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1/9/10/蒙难中原-无人性的强制堕胎-246514.html

2011-04-16: 河南淮阳国保大队恶警李昌锋九年来的恶行
一、零一年 毒打、绑架、敲诈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十二日,李昌锋与一帮恶警毒打法轮功学员王桂金女士,将她的脸打肿,一个星期后才消肿。

二零零一年黄历十月十六日上午,李昌锋带领一帮恶警对许湾乡老年法轮功学员何洪亮实施绑架和抢劫,投进看守所迫害。

法轮功学员李超被恶警绑架关押,在恢复自由时,李昌锋等恶警敲诈八千元,其中李得四千元。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4/16/河南淮阳国保大队恶警李昌锋九年来的恶行-239114.html

2009-03-31: 优秀教师宋振灵夫妇惨遭毒打

二零零零年十月,淮阳鲁台乡优秀教师宋振灵和其妻王桂金依法赴京,为大法和师父正名,被非法劫持。淮阳公安副政委任伟和鲁台派出所长把王桂金夫妻绳捆索绑带到淮阳驻京办事处,轮番对其非法审讯、毒打和折磨。国保副队长吴胜利和鲁台所长审王桂金时,逼她长时间跪地,对她拳打脚踢,甩耳光、拽头发,一缕缕长发被扯掉,脸被打肿。任伟和鲁台所长将王桂金夫妻用绳狠狠捆死,两胳膊铐在背后,然后边打边问,脸打的肿胀失去知觉。第二次审讯连下身也捆紧,任伟脱下皮鞋打宋振灵的脸。就这样连续摧残两天两夜。任伟还把他们夫妇俩身上的钱全部抢走装入私囊,连饭也不让两人吃一口。宋振灵夫妇被押回淮阳以后,任伟、陈家昌、耿守灵、赵敏又对其刑讯逼供。先给宋振灵狠命上绳,把他背上的皮肤都勒破了,大面积往外浸油渗血。任伟又把皮鞋脱下来,丧心病狂的打宋振灵的脸,叫嚣要“打够七十破鞋”。打到五十下,他累的气喘吁吁,才停手。接着又数次刑讯王桂金,耿守灵随时就是一阵拳打脚踢。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3/31/198137.html

2008-05-03: 淮阳县委书记贾书君迫害大法弟子的事实

2004年4月11日,鲁台派出所恶警连续三次窜到法轮功学员王桂金的娘家抓她(王于2月份被劫持到看守所,因怀有身孕被释放),搜查了所有的近亲,没找到人。其间她三哥打电话叫她“注意点”,恶人竟以此为把柄把她三哥抓走关押,罚款六千元“取保候审”;还以所谓“包庇罪”将她父亲判刑一年;王桂金也在5月1日被抓。因其处于妊娠期,法律规定不能坐牢,辗转关了几处后,又让她娘家领回去“监视居住”。7月19日,国保队长常怡军指使鲁台派出所粗暴的将她和幼子抬走,当夜拉到县计生指导站。次日下午,恶人宋多海、李广、梁某某八个壮汉按着她,强行引产。当时胎儿已将近九个月。引产未满月,国保头目李昌锋就把她投进看守所非法关押。期间她被野蛮灌食,受尽蹂躏,双腿不能行走,生活完全不能自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5/3/177728.html

2006-04-09: 亲人啊,你在哪里?(下)
王桂金家住河南周口市淮阳县鲁台镇花庄行政村。丈夫宋振灵是位优秀教师,96年修大法后,原本无药可治的乙肝不治而愈。王桂金也在法轮大法“真善忍”的真理感召下步入了修炼的行列。2004年7月19日,王桂金被淮阳鲁台派出所公安从娘家非法绑架,怀有九个月身孕、即将临产的王桂金当晚被强行拉到县计生站,被八个男人强行按住引产堕胎,随后被非法判刑五年关押至今。其老父也被以“包庇罪”判刑一年,连曾让王桂金留住一宿的好心邻居,也被无人性的恶徒勒索2000元。丈夫宋镇灵在县看守所被折磨至双目近乎失明、瘫痪、骨瘦如柴,在生命垂危中被判刑十年。更令人发指的是,610、国保大队把他们不满4岁的幼子也劫走,至今全无音信。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6/4/9/124496.html

2005-07-12: 拒绝转化 九月胎儿遭扼杀 被判五年监禁

这是大法弟子王桂金由看守所传出的信。她因坚定修炼法轮大法而多次被非法关押。最后一次被抓时,恶人为了达到它们的目的,竟然对怀孕接近产期的她进行强制引产堕胎,将一个九个月大的胎儿活生生的扼杀了。由于她始终不放弃大法,被非法判刑五年。此信写完后几天,她被转走,目前关押地点不明。

* * * * * * * *
同修们,你们好!

首先祝各位同修在修炼的路上都能一帆风顺地走到法正人间。

我是你们的淮阳功友,我叫王桂金。身在狱中的我,知道你们在证实大法中做的很好。一方面告诉世人大法好,又一方面揭露邪恶对大法弟子的残害,还经常近距离发正念营救我们,同修们你们做的真好,你们的正念正行我从心里佩服。这里我只有通过字与纸向你们说声谢谢,让你们辛苦了!

五年来我与丈夫为说一句实话“大法好”而受尽恶党恶徒们的折磨与凌辱。师父在经文《不是搞政治》中说:“只有把这个迫害大法弟子的恶党扒光,叫中国人、叫世人看一看这个他们所相信的、一贯自吹“伟大光荣正确”的党到底是个什么货色。”

2000年10月3号,我与丈夫宋振灵等18位同修去北京证实大法,半道遭鲁台派出所和淮阳610拦截。第二天,我们其中八位又迂回進京。在天安门广场,我们正要炼功,就被抓上车拉到前门派出所,在那关了一上午,淮阳610任伟和鲁台所长将我丈夫宋振灵用绳捆牢,610任伟等把我们带到周口办事处,开始轮流折磨我们。审我时,县局吴胜利、鲁台派出所所长不让坐也不让站,叫我跪着,问谁是组织者。我拒绝回答,他们就拳打脚踢。我的头发被扯掉,脸被打肿。610任伟和鲁台所长将我丈夫宋振灵用绳捆牢,两胳膊背铐,脸打的肿胀。第二次连下身也捆着,腿半伸不伸,任伟脱下他的皮鞋打宋振灵的脸。

这样关审了两天。任伟还把我们身上的钱翻出来全拿走了,可连饭也不让我们吃。

10月7号回到淮阳,任伟、耿守灵、赵敏、陈加仓又审我们。先给我丈夫上绳,宋振灵背上皮都捆破了。任伟又把皮鞋脱下来打宋振灵的脸,说要打七十破鞋,打到五十下时他累得气都喘不过来了,才住手。他们审过我几次,一个很冷的晚上,整整审问我四个多小时,我不配合,耿守灵就对我拳打脚踢。

我们在看守所炼功,班长时忠杰报告了所长。所长進来每人打了一笤帚把,叫出去,两个人戴一个镣,趟镣十圈。回到号里三天才给我们卸下来。之后把我们几个大法弟子分开了,一半在看守所,一半在拘留所。拘留所所长天天找我们“谈心”试图转化我们,后来又一个一个的对付,也没达到他的目地。

大概2000年12月,在县610办洗脑班,我与丈夫因学法不深,上了他们的当,罚款四千元后取保候审,做了对不起师父和大法的事,给自己修炼留下了污点。后来,师父的经文《强制改变不了人心》、《建议》两篇经文发表后,我们后悔莫及,马上发表“严正声明”,从新走入正法修炼中来。

2001年4月份,邪恶又开始纠缠我,我被迫流离失所,鲁台派出所不断去我家吓唬我婆婆。去时都是深更半夜,不敲门跳墙进去先就用电灯往屋里照。

在同修的帮助下,我和丈夫在淮阳西关建了个资料点。11月12号我们被抓。我们喊法轮大法好,在场的有李昌锋、王全栋、耿守灵、庄××就打我们,把我的脸打肿了,一个星期后才消肿。机器全搜走了,我俩又被关進了看守所。那天提审宋振灵五个多小时,后也审我,追问买机器的钱的来源。我不告诉他们,他们就让我坐在凉水泥地上三个多小时。我们开始绝食抗议。

绝食两个星期后,看守所长李召生、郑现军命令张多书给我灌食。把一节竹竿直插到食管,用手捏着我的鼻子灌。郑现军用锐器把宋振灵的牙撬开,满嘴流血,还用竹竿专敲宋振灵的脚趾头。大拇指疼的没知觉,释放时还是肿青的。家里去要人,任伟、耿守灵就讹诈四千元,我们绝食29天奄奄一息了,任伟还不肯签字,最后他们还是怕担责任才放了我们。

2004年2月份,我俩再次被邪恶迫害。我们在郸城县内衣厂家属院建立了资料点。26日下午,贾红、刘霞二同修和我先后被非法抓捕。他们把我强行抬上车,我一路喊法轮大法好,他们就乱打我,用脏东西捂我的嘴。到了郸城县公安局,我见到了丈夫和儿子也在那里。原来下午4点半丈夫去幼儿园接儿子宋贺,在幼儿园门口被郸城县恶警张勇拦着强行劫走。儿子吓得哭着喊爸爸。幼儿园校长因说了公道话也差点被抓。

到了公安局,张勇正盘问我们,淮阳的赵季山、王全栋、徐军到了,一眼就认出我们四个。后来把我们五人送到郸城看守所。一進大门,我们四人齐喊法轮大法好。管教们被震惊了,也惊动了武警。所长不愿意要我们,嫌我们麻烦。公安局的恶警就气急败坏的打我们,拳脚交加,还用手撕我的嘴,把我的脸打青,我儿子吓的大哭。这样,贾红、刘霞被留在郸城,我们一家三口被送回淮阳。

2月27号,王全栋、李昌锋逼问买机器的钱的来源。无论他们怎么问怎么说,我们都不让他们有任何空子可钻,并开始绝食抗议迫害。

李召书,郑现军命令张多书给我们灌食。灌一次插一次胃管,每一次胃管下進去之后,他都用手按一下我的肚子。那天灌食时,张多书发现我怀孕了,就向所长汇报了。3月16日,610派恶警王立群带我去医院检查,证实是事实。3月18日,对我改为监视居住,但邪恶对我迫害并没有住手。

绝食三个多月的时候,我的丈夫宋振灵瘦的只剩50斤左右,生命出现了危险。淮阳610把宋振灵送到淮阳县人民医院抢救,恶警说要死就死在医院里,非死不放。过了一 天,在师父的呵护下,他又活过来了。恶徒又把他送回了看守所。后来不知又受了什么折磨,他双腿瘫痪,双目失明。

就这样,7月16号周口川汇法院在看守所给他开庭,判他有期徒刑十年――这就是恶党的所谓“法制”和“法律”,这就是共产邪党的公理,这就是一贯自吹“伟光正”的恶党的真面目。他已经完全不能行动了,10月14号,流氓们硬是把他抬着送進河南第三监狱。到如今,不知他是什么情况了?

2004年4月11号下午,鲁台派出所又去我娘家抓我,一天去几趟,还把我爸带到派出所,又搜查了我娘家所有的亲戚,找遍了也没找到我。一天我三哥给我爸打电话说:“公安局又抓桂金了,叫她注意点。”谁知电话被监听,就以此为把柄于4月30号把我三哥抓走。5月1日我也落入贼手,我爸也被带走。好端端的一个家因坚持真理而被烂鬼拆得七零八落。我三哥被拘留半月罚款6000元取保候审;我爸在郑现芳的作俑下判刑一年。我因怀孕被交给鲁台乡长王寻、宋多海看管。他们把我关到鲁台计生办还不给饭吃。一星期后,又被转交淮阳县610。每天由赵季山、李昌锋、王全栋、吴胜利、许军这几个烂鬼看着。后来他们嫌麻烦,又让我娘家领我监视居住。谁知更大的灾祸又在酝酿中了。

7月19日,淮阳610队长常怡军命令鲁台派出所抓我。他们强行把我抬走,连儿子宋贺也被带走了。当天夜里就把我拉到淮阳县计生指导站引产。我不签字,第二天下午2点,宋多海、李广、梁××共八人按着我作了强行引产。胎儿快满九个月了呀!这些人他们的良心哪去了呢?是什么让他们变得如同恶魔一样毫无人性呢?

堕了胎他们也不让我回家,也不通知我的家人,就让住在指导站由鲁台派出所与计生办的人看着,每天饭食差还不让吃饱――这就是江魔头厚颜无耻吹嘘的“中国人权最好时期”,真是无赖至极啊!

8月10日淮阳县法院方若飞等在指导站给我开庭,检察院的李永清、梅芳到庭诉讼。

引产未满月,恶人李昌锋等又把我送進了看守所。管教看我面黄肌瘦,问我有什么病吗?我说我全身都不舒服。他们就要求送我去医院给我作检查。检查结果我患有乙肝。邪恶为了达到它的目的,竟对管教说我传染期已经过去了,看守所才收留。我又绝食否定旧势力的安排。郑现军就命令张多书把我抬出去用漏斗灌食,我宁死不配合。郑现军、黄凡破口大骂,郑现军在地上钉四个橛子牵引着我的四肢,命令张下胃管。因为身体太虚弱了,胃管刚下進去不到五分钟,我浑身发紫,眼睛翻上去了,出现了生命危险。从那以后,邪恶才不敢下胃管了。

之后,无论它来什么招我就是不配合他们,他们对我实在没有办法,但就是不放我。后来他们开始用绳把我捆在长椅上输液,那时我身体虚弱得医生都找不到血管了。恶警扬言有一口气就不放人。已经绝食将近四个月的我,身体真的感受到无比的痛苦,浑身乏力,人瘦得皮包骨,面色什么样可以想象,而且时长时短昏迷不醒,呼吸困难。我知道邪恶是无情的,是在往死里迫害我,我不能死,于是我慢慢放弃了绝食。在这长达四个月的非人折磨下,我双腿残废了,生活不能自理,就连上厕所都得有人照顾。尽管如此,管教王新启却说我不能自理是装的,并向别人说,反革命渣子不能可怜她。

县法院给我下了判决书,判我有期徒刑五年。我不能默认这种无端的迫害,我向周口市中级法院提出上诉。今年年初,中级法院审判长名义上是组织了所谓合议庭合议,但结果还是驳回我的上诉,维持原判。

邪恶为达到逼迫我们妥协的目的,在我被关進看守所之后,刚满5岁的儿子被夺去父爱、母爱,也被控制在它们手里。我始终没有他的确切消息。

同修们,在这五年里,我们夫妻虽然在证实法中做的很不好,却也风风雨雨的走到了今天。虽说遭受着魔难,我永远也不会忘记师父对我们回归的期盼。无论我修炼的路怎么艰难,我都会坚定的走下去。我会永远牢记师父在经文《路》中的教诲:“修炼就是难,难在无论天塌地陷、邪恶疯狂迫害、生死攸关时,还能在你修炼的这条路上坚定的走下去,人类社会中的任何事都干扰不了修炼路上的步伐。”同修们,我虽说和你们拉开的距离越来越远,可是我坚信师父,坚信大法的意志会永远跟随在师父身边!

同修们,让你们辛苦了,谢谢!

我代表狱中大法弟子祝师父四月初八生日快乐!

王桂金
2005年2月12号于看守所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5/7/12/105848.html

2004-12-09: 夫遭迫害双目失明 妻怀孕九月被打胎 四岁幼子遭劫持

宋振灵家住河南周口市淮阳县鲁台镇花庄行政村,是一位优秀教师,原来患有严重的乙肝病,经多家医院治疗,但病情不见好转。96年喜得大法后,严重的乙肝不治而愈,判若两人。其妻子王贵金也在“真、善、忍”大法的感召下步入了修炼法轮大法的行列。

99年7.20江氏开始镇压大法后,这个原本幸福的家庭却屡遭劫难,现在丈夫宋振灵被迫害得双目近乎失明,妻子王贵金怀胎九月被打胎,四岁的幼子遭劫,骨肉分离。

宋振灵王贵金夫妇用自己身心受益的事实向人们述说着大法的美好。2000年9月夫妇俩和其他功友一起進京证法,夫妇俩被抓,被淮阳驻京办610遣送到淮阳看守所迫害。其间夫妇俩受尽牢狱之苦。后来家人东拼西揍,变卖家产凑了3100元钱交给了安保,才把夫妇俩人放出来。回到家后,淮阳610及鲁台镇派出所不法之徒多次上门骚扰,夫妇俩被迫流离失所。在一同修家居住遭恶人举报,夫妇俩再次被劫持到淮阳看守所。在看守所里,夫妇俩不配合邪恶之徒,二人绝食抗议 29天正念闯出。

出来以后,夫妇俩在单城做生意维持生活,又被恶人举报,今年2月7日被送到单城看守所迫害,后被转到淮阳看守所迫害。宋振灵夫妇在监狱又進行绝食抗议,(宋振灵从2月7日绝食至今)骨瘦如柴,生命垂危,两眼近于失明。淮阳县610、安保大队以郑现芳为首的邪恶之徒,不顾监狱的收容条件,带着狱医,把宋振灵等几位大法弟子强行送到监狱迫害。

王贵金从今年2月7日绝食22天后,生命出现危险,邪恶之徒怕承担责任,放了王贵金。她出狱后,一直过着流离生活。但邪恶之徒仍不罢休,因到其家中没找到王贵金,就威胁宋振灵的三哥说:“不交出王贵金,就把你的亲人全都抓進去。”王贵金在娘家再次被恶人绑架,其父亲也以“包庇罪”判刑一年,简直是荒唐致极。好人的亲属邻居家曾让王贵金居住一宿,也被无人性的邪恶之徒罚款 2000元。

王贵金身怀九个月的婴儿,再有十来天就要临产,而灭绝人性的邪恶之徒将其劫持到县计划生育指导站進行打胎,满月后又送看守所近至今。

更令人发指的是610、国保大队这伙暴徒把王贵金不满4岁的幼子劫走,与王贵金至今隔离,不知弄到何处,家人始终不得音信。

2004-08-26: 河南省淮阳县鲁台乡花庄村大法弟子宋灵(男)、王贵金(女),夫妻三十多岁。鲁台派出所为了整治这对夫妻,将怀孕九个多月的王贵金强行引产。王贵金现在河南省淮阳县计划生育技术指导站,被鲁台派出所四名恶警每日二十四小时监视。

二零零零年,他们进京上访被非法关进淮阳县看守所,家人花钱托关系才出来。出来后流离失所,住在淮阳县一功友家,二零零一年这位功友因资料被抄家,他们夫妻又被关进淮阳县看守所,在看守所绝食抗议,二十九天被释放,释放后继续流离失所,后在郸城以卖豆腐为生。

二零零四农历二月初二,周口多个资料点被恶警抄袭,二零零四年农历二月初七,他们夫妻和自己四岁多的孩子(因在租的房子里被搜出大法书籍和笔记本电脑,被怀疑是上网点)在郸城被恶警非法抓走,后转淮阳县看守所,宋振灵绝食抗议至今已近二百多天,生命垂危;王贵金绝食二十二天,生命危在旦夕,看守所怕承担责任,把他们释放。在放出后的一个月左右,县“610”和乡派出所觉得他们身体已恢复,就又到家非法抓人没抓着,就将王金贵的父亲和亲戚抓走,后来她父亲以窝藏罪被非法判刑一年,现在淮阳县看守所,亲戚被罚款几千元后才放人,县公安局副局长兼国安大队长郑现芳曾说,抓不住人,大人、小孩我给你们抓净。

后因郑现芳的侄儿郑伟(鲁台派出所恶警,非常邪恶)举报,王贵金被抓进淮阳看守所后,因被检查出已怀孕被释放。县“610”国安大队将王贵金移交鲁台派出所,鲁台派出所所长戴正运怕王贵金生了小孩,不能继续迫害,心生恶意,给“610”国安大队、计生委合谋,以计划生育为由,由鲁台派出所出面,将怀孕九个多月的王贵金非法抓进县计划生育技术指导站强行引产。王贵金抵制迫害,几名恶警按住强行引产。

王贵金现仍在河南省淮阳县计划生育技术指导站,鲁台派出所四名恶警二十四小时日夜监视,等满月后带回去继续迫害。

2004-08-07:2004年7月15日下午,周口市川汇区法院对本市16名大法弟子递送了判决书,(2004)川刑初字第37号。以所谓“组织、利用×教破坏法律实施犯罪”对大法弟子朱伟强、郑彩虹、谭智强、非法判处有期徒刑十三年、剥夺政治权利五年;吕素英、宋振灵、王春玲、李 娟、杨 芳、葛大华有期徒刑十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杨 超、彭桂芝、杜永忠、刘 霞、刘宁宁有期徒刑七年;贾 红、王玉华有期徒刑五年。
判决时间是2004年7月14日,整个审判过程全部违反法律程序。明慧网04年7月19日已报道了此非法审判过程,见: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7/19/79732.html

2004-07-16: 2004年2月下旬,河南省周口市大法弟子宋振灵王桂金夫妻以及四岁的孩子遭非法绑架。妻子王桂金因怀有身孕被释放,后来又被610办公室命令强行抓捕,其亲朋好友均受到不同程度的迫害。
2004年农历二月初,周口市大法资料点相继遭到邪恶破坏。大法弟子宋振灵王桂金夫妻和四岁的孩子在郸城县被非法绑架。夫妻俩被劫持到淮阳县看守所,孩子撇给了70多岁的老母亲。宋振灵王桂金在看守所绝食抗议迫害。十五天后,邪恶之徒强行给他们灌食、体检,体检发现王桂金怀有身孕数月。按照国家宪法规定怀孕妇女和哺乳期间不能关押,公安局只能放人。

王桂金放出后不久,无处安身回到娘家,和父亲相依为命。淮阳县国保大队向省市610办公室汇报,得到的指令片是:立即把人抓回看守所。县国保大队在抓人时,因找不到王桂金就把和她有过联系的亲朋好友家非法搜查一遍。后因找不到人,采取卑鄙的手段把王桂金的父亲和她的婆哥抓進了看守所作为人质,并扬言“如果找不到王桂金,你们都休想出去!”

4月30日,在邪恶的威胁下,逼着王桂金的婆嫂找到王桂金,并不按国法规定关進了看守所。被无故关押的王桂金的父亲因不配合邪恶之徒的骂人要求,善良的老人至今被关押。其婆哥也被邪恶说成犯包庇罪关押15天,被勒索罚款后才放人。

此后,县国保大队还不罢休,又把王桂金去过的亲朋好友家非法定罪、罚款、抓人,所到之处的行为被当地群众称为“活土匪”!

周口 淮阳区(淮阳县)联系资料(区号: 394)

2020-09-08: 周口市淮阳区国保队长:程维峰 18336592069
警察:张沛 18336592312
警察:张喜民 18336592302

2020-08-15: 闫然生 周口东新区国保警察 18638095073
彭 磊 许湾乡派出所所长 18638095068
许新卫 许湾乡行政村干部 13839476467
许成杰 许湾乡行政村干部 15839460656
许刘涛 许湾乡行政村干部 15938614499

2020-05-13:
淮阳区委书记:马明超13838618138 18639481369
淮阳区区长: 王毅18639432369
淮阳区副区长:薛燕15936091699(分管:教育、宗教等)
淮阳区人大副主任:段业林 13781295888 13803941088(原公安局长,现人大主任)
淮阳县公安局领导班子分工:
李凤丽 县政府党组成员、公安局党委书记、局长,负责全局工作 。13592293696 13603949966 13903879716
王钟杰 公安局政委,负责政治思想、队伍建设、党建工作 。15936085388
张如意 副局长,分管交警大队、巡特警大队 。13903874032
殷秀福 副局长,分管刑警大队、禁毒大队、经侦大队、装备财务股、监管工作、情报中心、天网办。13608410592
郑艳芳 副局长分管治安大队、派出所、危爆管理大队、食药环大队、消防大队。13839463086 18939413086
陈文成 副局长 分管国保大队、反恐大队、网警大队、出入境管理股。
刘向东 纪委书记,分管纪委、督察、监察、审计,代管法制室、控申大队。
耿玉柱 党委成员政办室主任,分管政办室,代管警令室、110指挥中心、通讯股。
范闽杰 法院院长 0394-2618589 13707626028
严新爱 检察长 0394-2677001 13838663389
淮阳县法院审监庭庭长:梅殿军13608420739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394)

淮阳县鲁台镇派出所电话 0394-2951066
淮阳县鲁台乡派出所所长:戴正运13903943197
书记:王洵13938061988
镇长:尚端良13838609988
政法书记:陈平13938052512
恶警:朱期(司机)13938047655

本案件有关文件

2007-08-22: 河南周口地区教育系统大法弟子遭迫害案例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8/22/161316.html

2007-07-05: 河南周口市公检法系统恶报十七例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7/5/158235.html

2007-02-28: 河南淮阳大法弟子遭迫害部份案例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2/28/149837.html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0-10-15, 5:23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