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5-25 星期六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四川 >> 德阳 广汉市 >> 赵显嫦(赵显常)(趙先常), 女, 38

个人情况: 广汉市连山镇广三中英语教师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四川广汉市
拘留时间: 2004年6月21日午后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4-07-14
家庭成员: 儿女: 赵显棠 赵显嫦(赵显常)(趙先常)
夫妻/父母: 赵福义 邓明祥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7-10-02: 四川廣漢多名法輪功學員遭騷擾
9月14、15日二天,廣漢多名法輪功學員被綁架、遭騷擾。廣漢各鄉鎮派出所警察在十四日晚上九點過至十二點到下列法輪功學員家去騷擾,被綁架的學員15日下午五、六時才放回家。

被綁架、遭騷擾學員的名單如下:劉生菊古雪梅楊曉霞羅朦余世平陳煉吳賢芝修利劉升富黃康秀葉明鳳羅華夫趙先常李正桃黃在棟陳勝會黃通翠向德品張菊英黃學玉王正瓊曾祖蓮白亞蓮黃在尚吳文會陳家珍向澤萍曾志秀。

連山鎮法輪功學員王正瓊在14日晚上九點多被連山派出所警察到家騷擾後被搶走四本大法書。新平鎮法輪功學員劉生菊、古雪梅被綁架至派出所非法關押了十八小時,古雪梅家的門被警察敲爛了,來綁架、騷擾的人還罵著不堪入耳的髒話,古雪梅的雙手被反背銬上手銬,強行拉上警車,古雪梅丈夫的手機被搶走,古雪梅的雙手多處受傷。興隆法輪功學員羅朦、李正桃被綁架到派出所也被非法關押了十幾個小時。其他法輪功學員被警告:15日不准出門,說法輪功學員15日有集會。15日警察全天守候,不准法輪功學員外出,有的甚至是警車守候。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10/2/二零一七年十月二日大陸綜合消息(2)-354726.html#1710203914-2

2016-09-07: 一家遭迫害 四川广汉市女教师控告元凶江泽民
“十六年来……曾被非法抄家无数次,父亲的中医诊所被当时广兴镇派出所无故砸毁,六十多岁的母亲被逼从二楼跳下,脚踝摔成粉碎性骨折,生命一度垂危。本人被治安拘留一次十五天,刑拘一年,劳教两次共五年,并被非法开除工作……”

原四川省广汉市连山镇广三中女教师赵显常二零一五年六月与姐姐及父母一同控告迫害元凶江泽民,请求最高检察院对犯罪嫌疑人江泽民向最高法院提起公诉,依法追究其刑事责任及其它相关责任。

被控告人江泽民当任时,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对法轮功发起疯狂迫害,在其 “名誉上搞臭、肉体上消灭、经济上截断”、“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杀”的指令下,控告人一家深受其害,所遭受精神、经济损失巨大。派出所无数次的抄家、砸门及对控告人的长期跟踪、监控、绑架、关押、劳教,带来的是长期的精神恐怖。赵显常父亲诊所被砸毁,并被吊销中医执照,十多年无生活来源,随着年龄增大,更失去生活能力,而赵显常因揭露派出所的暴行更被绑架劳教,被开除工作。

下面是赵显常女士在控告书中陈述的部分事实:

二零零零年正月十七星期一,我正在学校上班,连山镇派出所警察开着警车到广三中抄我的寝室,大法书籍及炼功讲法磁带被抄走,又把我强拉上警车,拉到连山镇派出所,把我当犯人一样用手铐铐在椅子上进行威胁恐吓,对我进行人格侮辱,下午广汉教委和学校领导到派出所强迫我写所谓保证,对我带来强大精神打击和压力。

父亲中医诊所被砸毁

自从中共迫害法轮功一开始后,当时的广兴镇政府和派出所就紧跟迫害政策,对广兴镇的法轮功学员进行了疯狂迫害。二零零零年,广兴镇派出所借口我父亲的中医诊所人多,七月一日那天一大早,广兴镇派出所以所长刘元高为首,带领着全派出所人员拿着棍棒来到我父亲的诊所,一通乱砸,把我父亲的中医诊所砸的稀烂,把中药全部倒到大街上,把八十多个中药抽屉全部扔到河里冲走,把椅子和玻璃柜打烂。有一人还把抽屉里用来找零的钱揣进了腰包。

随后这一帮人扬长而去,继续破坏第二家法轮功学员开的店,那天一共破坏了四家店。刘元高还到卫生局打招呼,吊销了我父亲的中医执照。后来,父亲问刘元高为什么要这样做?刘元高说是江泽民要他们这么做的。

父亲修炼了法轮功,在中药的质量上把关都很好,对病人的收费也很合理,由于重医德,所以病人都愿意找父亲看病,诊所的生意一直比较好。诊所的收入是家庭的主要开支。自从诊所被毁后,家庭就失去了主要收入来源。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父亲到北京上访,在北京被抓,被接回,送到西高派出所被非法关押六十多天,罚款二千元才放回。

我去北京上访回来被经济迫害

二零零零年七月,学校放假,我因修炼法轮功身心受益,感到这么好的功法却被镇压,电视报纸每天都是谎言,中国人深受其害,再也坐不住了,于是利用暑假到北京上访,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却被抓,被广汉国安接回,并被非法拘留十五天。开学后教委与广三中领导联合逼我在开除我的通知单上签字。而一个月后,又把我叫回学校,仅给我一百二十元的生活费把我管制起来。

遭遇非法劳教两年

十二月二十一日,我在一同修家住,同修被抄家,我被绑架,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一年,后被广汉国安姜天兴、周诚实、杨斌等送往资中楠木寺劳教所非法劳教两年。这两年的所有工资被扣发。在劳教所,我被强制洗脑,被剥夺信仰自由。

母亲遭到的严重迫害

母亲邓明祥在修炼法轮功前,身患多种疾病:牙痛、肩周炎、长期失眠、坐骨神经、直肠癌中期、大便下血不止,乳腺癌,骨瘦如柴,体重由原来的九十七斤下降到六十多斤,处于等死的状态。自从修炼法轮功后,半年内不知不觉全消失了,体重增加了,人红光满面,年轻了。

法轮功给了我第二次生命,为了给法轮功说句公道话,我三次去北京上访。二零零零年底,在北京被绑架,被广汉姜天兴等人押回,被非法拘留十五天。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二十二日晚,那时我还被关押在广汉看守所正准备被送劳教,广兴派出所警察全体出动,到处抄法轮功学员的家。到我父母家去,一进门就抢东西,并要抢走堂屋师父的法像。

母亲邓明祥是因为修大法,从生不如死的病痛中解脱了出来,等于师父给了她二次生命,大法对她比生命还珍贵。为了阻止警察抢走师父的法像和大法书籍,没有别的办法,急得从二楼上跳下来。当时母亲已经六十多岁,面对气势汹汹又蛮横无理的恶警,她只能用生命维护信仰。

母亲当场就摔昏死过去了,脚踝被摔成粉碎性骨折。而这些警察竟想溜。在周围群众的拦截下没溜成,母亲被抬到医院。在医院,母亲醒来,要求把师父的法像带着回家,这种情况下,恶警只得同意。母亲带着师父的法像回家了。母亲的脚没经过医院的医治,通过学法炼功,一个多月后恢复了走路。而那晚,恶警没再敢抄别人的家。

揭露迫害 再遭非法劳教三年

二零零二年我从劳教所出来,回到学校,长期被监视居住。我再次被广汉国安绑架前至少半年以上时间,我长期被跟踪,学校寝室至少两次被不明人员在我周末回家后非法进入寝室抄过。并且在我寝室对面安有摄像头监视我的一举一动,给我造成强大精神压力和恐惧,我质问学校领导周道模,得到的回答是不知道。

二零零四年六月十九号星期六,我坐在回家的汽车上,被便衣跟踪,我认出了便衣。六月二十一日星期一,我感到自己的安全得不到保证,学校与国安联手要迫害我,我和父亲来到教委向教委综治委杨长金和李一光询问情况,结果二人马上把广汉国安姜天兴、周诚实、杨永斌叫来绑架我和父亲。我当场揭露广兴镇派出所以所长刘元高为首和政府张大洪等人砸毁我父亲中医诊所的罪行。国安一听,不敢明目张胆绑架我,我和父亲趁机走脱。我想,我又没违法犯罪,我不能躲,继续到学校上班,谁知下午学校通知国安绑架了我。

我被绑架到广汉和兴洗脑班,在和兴洗脑班,这三人采用高压欺骗手段(把门窗全关上,包夹叫出去,三个大汉围住我一个弱女子),逼我承认文章是我写的,就放我回家。我渴望回家,我没犯任何法,我写文章揭露对我家的迫害也是正当行为。修炼法轮功做好人更没犯法,相反他们绑架我把我非法关起来才是违法行为。如果他们有良知,是完全应该把我放了的。所以我就相信他们有良知。可是当我承认文章是我写的之后,他们却以此为证据,又临时收集了点所谓的证据将我非法劳教三年。

我于二零零四年被广汉国安周诚实等人送往资中楠木寺劳教所。我向周诚实要劳教通知书,我要看劳教我的理由,可是周诚实不给我看。在我的一再追问下,才说了我被劳教三年,却不告诉我劳教我的原因。

在劳教所过的真的是比地狱不如的日子。因为地狱还有王法,可是邪党统治下的劳教所是根本没有法律的,那里昏天黑地,好坏不分,是非不分,强权、恶、狠、毒就是王法。法轮功学员在那里遭受着精神和肉体的双重迫害。

漫长的三年终于结束了,我于二零零七年回到了久别的父母家中。可是我的教师工作已经被开除了。我修炼法轮功没错,可是我去找相关人员要求恢复工作,却得不到答复。父亲的中医诊所被毁多年,我们去找卫生局要求重开,却说父亲的中医师证每两年要换证,已经多年没换证了无法开,可是这并不是我们不换证啊!我们依据《赔偿法》去公安局要求赔偿,说不可能赔偿我们。去找法院,说我们这件事情已经事隔多年,起诉过了有效期。

再次图谋绑架我到洗脑班

就是这样,当地政府和派出所还经常骚扰我们,怕我们去上访、上告。二零一一年七月一天,向阳镇派出所和政府开着一车人来到我打零工的地方企图绑架我到洗脑班,未得逞。在那几年,我回到娘家住的日子里,我长期被跟踪监控骚扰。有时是汽车跟踪,有时是骑摩托的人跟踪,给我心理造成了极大的压力。

邪党操控下的人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已失去了人性。他们根本没想法轮功学员究竟做了什么坏事?危害了他们什么?也没想十多年的迫害给我家已带来深重的灾难,有良知的人还愿意再加害我们吗?

我多次到教委去找治安主任杨长金。最后一次,他竟然要打电话叫国安的人绑架我。后来,我再没去找过他。我去找国安,周诚实也是给我一通威胁,要绑架我到看守所。我去找信访办,说谁叫你要炼法轮功?我去找政府相关人员,在大门就给挡了,说先去找信访办,而信访办的人又叫找国安,国安的人又叫找教委。

现在,我因为修炼了法轮大法,我还是要原谅所有迫害过我们的人,只把江泽民作为元凶控告,没有他对法轮功的迫害,所有的人都不会对佛法犯罪。我希望所有参与迫害过我们的人能尽快醒悟,将功补过(因为善恶必报,人不治天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9/7/一家遭迫害-四川广汉市女教师控告元凶江泽民-333963.html

2013-11-6: 被剥夺工作九年 四川中学教师赵显常持续申诉
四川广汉市连山镇原广三中教师赵显常坚持修炼法轮功,二零零四年被当地警察非法劳教三年,并被广汉市教委无理开除。赵显常出狱后,多次要求广汉市教委恢复她的工作,都遭无理漠视。现在,她全家人的生活十分困窘,赵显常靠打零工、其姐靠做点小生意维持自己和父母的生活。

日前,赵显常再次向广汉市教育局提出恢复工作的正当要求,希望新任领导层唾弃迫害政策,恢复她应有的一切权利。下面是赵显常在申诉书中自述遭迫害事实:

我是广汉市连山镇原广三中教师赵显常,因修炼法轮功,被剥夺工作权利,失去正常人应有的生活,精神上和经济上遭受巨大损失,没有经济能力抚养儿子、赡养父母。现在我再次向教育局现任领导提出申请,请现任教育局领导本着实事求是的原则,恢复我的工作,恢复我应有的权利,补偿我的损失。

二零零四年被绑架过程

二零零四年五、六月份,我在广三中上班时,发现总有人跟踪、监视我,有时是在校门口,有时在回家的汽车上,我在广三中的寝室在我周末回家后,也多次被人偷窃和翻抄过。几次发现这种情况后,我就问校长周道模,他说不知道。当然我不怪他,我也不怪在红色恐怖中推波助澜迫害我的任何人,因为制造这场迫害的元凶毕竟是邪恶的江泽民及中共。

我被国安恶警绑架前一段时间,我发现跟踪更厉害了,我问学校主任邓晓林,他说因为我是法轮功“骨干”。修炼法轮功的人都知道,修炼法轮功没有组织,都是个人自由行为,何谈骨干?可是却给我安个“骨干”的帽子,我预感到他们要把我当作重点迫害对象了。

二零零四年六月二十一日这天,我感到事态很严重,和父亲到教委找到主任杨长金问问,谁知我们刚到一会儿,国安警察姜天兴、周诚实、杨永斌三人就赶到了。我分析是教委和国安合伙来要迫害我。我马上揭露广兴镇派出所警察和政府人员砸毁我父亲中医诊所的暴行,姜天兴三人看我当着众人面揭露派出所的犯罪行为,很心虚,马上溜了。当天下午,我在学校办公室办公时,学校通知国安警察,将我绑架。

从整个过程我看出,这次迫害我的主角是国安、教委和学校。还是那句话,我不怪那次所有参与迫害我的单位和个人,因为在那场红色恐怖中,中国人都被吓住了,很多人都被动的参与了这场迫害。

在洗脑班遭恶警逼供

六月二十一日这天,我被姜天兴三人绑架到和兴洗脑班。在那里,姜天兴三个男警把女包夹喊出关押我的小屋,把门窗全关了,拿出一摞揭露二零零零年广兴镇派出所和政府人员毒打广兴镇法轮功学员、以及砸毁我父亲中医诊所的文章,逼我承认是我写的。打算以此给我定罪。

其实,那些文章不管是谁写的,都是事实,广兴镇的好多法轮功学员都亲身经历,他们的亲朋好友都知道,揭露事实有什么罪?这些广兴镇中共人员敢做不敢承认,可见是自己心虚。

最后他们看我不承认,就欺骗我说只要我承认了就放我回家。我一个弱女子,被三个高大的男警围住,门窗全关了,不知接下来还要发生什么,为了逃离那恐怖的地方,我违心的说我父亲那篇文章是我写的。然而我没想到的是,恶警连一丁点信誉都不讲,我不仅没能回家,反而因此被非法劳教三年。

亲见女大学生被恶警强奸、逼疯

二零零四年七月三十日,我被国安警察周诚实等硬拖上车弄到资中楠木寺劳教所劳教迫害。在车上,我要求看劳教通知书,这是我的最基本权利。可是周诚实不给我看。我很气愤,到他手里去抢,他也不给我。三年的劳教,我都没看到劳教通知书。这其中必定有诈,可是在这黑白颠倒的社会,我向谁去说理?

拳打脚踢
拳打脚踢

一到劳教所,犹如落入人间地狱,我被警察指使的地痞流氓吸毒犯弄到一个角落拳打脚踢。我一个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已完全没有人的尊严,任人百般凌辱!然后逼我所谓“转化”,逼我辱骂李洪志师父和法轮功。

在劳教所暗无天日的邪恶氛围下,每天每时都面临着在暴力下被逼说违心的话,写违心的认识,每个人的脸上都是痛苦麻木的表情,我内心更是生不如死。要不是内心还有个坚定的信仰,我真的会被逼疯!我就亲自见证一个女大学生法轮功学员被警察强奸、毒打,又被逼“转化”,就疯了。太惨了!

要求恢复工作遭威胁

二零零七年四月,我从劳教所出狱后,多次到广汉教委找主任杨长金谈恢复工作和工资问题,他不但拒绝,还威胁要打电话找国安警察来抓我。我也到过国安,周诚实威胁我说,再去就又抓我!在强权和无法制的社会里,我找谁去说理?我只得四处打工维持自己和年迈父母的生活。

当初广兴镇政府和派出所刘元高等在江泽民对法轮功修炼者政治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的三光政策下,砸毁我父亲中医诊所并吊销我父亲中医师执照,造成我父母、姐姐(姐姐和母亲当时都帮助诊所抓药)多年失去家庭经济来源,从而一家陷入生活困难,造成家庭矛盾,姐夫与姐姐离婚的悲剧。我又因此被劳教迫害并被开除工作。有良知的人会觉得这是正常的吗?

按“真善忍”做好人无罪

宪法保证公民有信仰自由。我修炼法轮功按“真善忍”标准做好人没违任何法,没犯任何罪,中国的任何一部法律都找不到修炼法轮功违法犯罪。而真正违法犯罪的恰恰是迫害法轮功的中共江氏集团及死心塌地的追随者!

我和我家人的遭遇只是冰山一角。中共十四年来对法轮功的迫害真的是丧心病狂,竟干出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贩卖牟取暴利这样的罪恶,被国际社会称为 “是这个星球上从未有过的邪恶”。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在国际上已被定性为“群体灭绝罪、反人类罪和酷刑罪”。这场罪恶如彻底被揭露出来,世人会被震惊的。

在最艰难的日子里,我仍然用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走到哪里都用真心善待我身边的每一个人。同时我也看到了希望,人们都在逐渐明白真相,律师在站出来替法轮功学员做无罪辩护,许多警察和高官退出邪党的党团队组织,法轮大法已经洪传到一百多个国家,正的力量正在彰显!

我深知,参与迫害修炼法轮佛法的人,他们的下场要有多可怕,恶报正源源不断的在这些人身上显现,印证着“善恶有报”天理的不虚。作为大法弟子,我们不希望看到任何人有不好的结局,我们就是为了救人才要告诉人们真相、劝人退出邪党,告诫他们停止迫害法轮功学员,主动弥补以往的罪过,那样在将来“天灭中共”时罪责会减轻一些。

对于现任的教委领导层,我希望你们能够了解事实真相,维护正义和善良,唾弃迫害政策,恢复我的工作及其应有的一切权利,同时这也为你们自己选择好的未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1/6/被剥夺工作九年-四川中学教师赵显常持续申诉-282312.html


2013-03-25: 四川广汉市教师被中共跟踪、监控数年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3/25/四川广汉市教师被中共跟踪、监控数年-271305.html
2012-12-05: 四川广汉市教师一家遭迫害 生活困苦
法轮功学员赵显常曾经是广汉市连山镇广三中的教师。父亲是有威望的中医师,曾经开中医诊所。全家人陆续走入法轮大法的修炼。二零零四年,因为赵显常揭露邪党对他全家的迫害,而被非法劳教三年,并且被广汉市教委上报广汉市委非法开除,因父亲的中医诊所也被恶警砸烂,全家的经济境况十分困窘。现在,赵显常靠打零工、姐姐靠做点小生意共同维持自己的生活和父母的生活。下面是赵显常自述全家遭迫害的事实。

那段和平修炼法轮功的日子

在江泽民集团发动对法轮功的邪恶迫害以前,我家的经济条件在当地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父亲赵福义是个体中医师,在广兴镇街上开着一家中医诊所,父亲看病,母亲和姐姐在诊所里帮着抓药,姐夫在外边打工,我在中学教书。一家人过着平静安宁的生活。

美中不足的是母亲多病,各种疾病把她折磨的吃饭不香,睡不着觉。父亲有高血压,加之我们年轻人也经常感冒什么的,所以我家的中药罐从未休息过,几乎是天天都有中药熬。那时母亲五十多岁。

一九九六年,法轮大法弘传到了广兴镇,父母都走入了学炼。神奇的是母亲仅仅炼了几个月的时间,身体大大的改观,多种疾病消失,吃饭香了,也睡得着觉了,原来苍白的脸红润了。父亲的高血压也慢慢消失了。

这真是一件令全家人高兴的大好事。后来,我看到父母学炼法轮功身体好了,我也跟着学炼。我原来每年都要春季感冒咳嗽一两个月,可是自从学炼法轮功后,我的感冒症状消失了。这样一来,我家的药罐就失去了作用,被闲置一边了。

那时,我家一边做着生意,一边修炼法轮功,身体健康,经济上也过得去,尽管生活中有痛苦、磨难、不幸,对找到了最可贵的信仰的人来说,也就不值一提了。那段和平修炼法轮功的日子对我和我家庭来说是值得回忆的一段快乐时光。

我家还是一个炼功点,每周四都有几十人到我家炼功学法,能量场很强,好多人都看到我家墙上有法轮旋转,我家笼罩在佛光普照之中。

由于当地法轮功学员做的好,比如提前交公粮,给政府减轻了催粮的负担,中共迫害前,广兴镇政府对法轮功都有正面认识,还允许当地法轮功学员到政府的场地炼功。

父亲的诊所被砸

可是自从中共迫害法轮功一开始后,当时的广兴镇政府和派出所就紧跟迫害,对广兴镇的法轮功学员进行了疯狂迫害。二零零零年,广兴镇派出所借口我父亲开在广兴镇的中医诊所人多,七月一日那天一大早,广兴镇派出所以所长刘元高为首,带领着全派出所人员拿着棍棒来到我父亲的诊所,一通乱砸,把我父亲的中医诊所砸的稀烂,把中药全部倒到大街上,把八十多个中药抽屉全部扔到河里冲走,把椅子和玻璃柜打烂。有一人还把抽屉里用来找零的钱揣进了腰包。

随后这一帮人扬长而去,继续破坏第二家法轮功学员开的店,那天一共破坏了四家店。

刘元高还到卫生局打招呼,吊销了我父亲的中医执照。真就执行着江氏流氓集团对法轮功学员的政治上搞臭,经济上搞垮的邪恶政策。后来,父亲问刘元高为什么要这样做?刘元高说是江泽民要他们这么做的。

父亲修炼了法轮功,在中药的质量上把关都很好,对病人的收费也很合理,由于重医德,所以病人都愿意找父亲看病,诊所的生意一直比较好。诊所的收入是家庭的主要开支。自从诊所被毁后,家庭就失去了主要收入来源。

母亲护师父法像

一天晚上,派出所警察全体出动,到处抄法轮功学员的家。到我家来,一进门就要抢走堂屋师父的法像。母亲邓明祥急了,为了保护师父的法像,没有别的办法,急得抱着法像从二楼上跳下来。当时母亲已经六十多岁,不是母亲视生命为儿戏,而是明白了什么是生命中最重要的,她用自己的生命维护自己的权利和信仰。

当场母亲就摔昏死过去了,脚踝被摔成粉碎性骨折。而这警察竟想溜。在周围群众的拦截下没溜成,母亲被抬到医院。在医院,母亲醒来,要求把师父的法像带着回家,这种情况下,恶警只得同意。母亲带着师父的法像回家了。母亲的脚没经过医院的医治,通过学法炼功,一个多月后恢复了走路。而那晚,恶警没再敢抄别人的家。

我被非法劳教两年

修炼了法轮功的人都知道,法轮功教人向善,使人身心健康,对任何人以及社会有百利而无一害。二零零零年放暑假时,我走上了去北京为法轮功上访的路,却被绑架,被当地截访的国安接回,非法拘留十五天,教委要开除我的工作,后来只给我一百二十元的生活费把我留在学校。

作为一个有良知的人,在大法遭到诬蔑和迫害时,是无法坐视不管的,即使单位只给我一百二十元的生活费,我也要证实大法是正确的。我写法轮大法好的标语出去贴,却被绑架,被非法劳教两年。

那几年,我家经常被广兴镇派出所骚扰抄家。一来就是打门,甚至翻墙要进来。而我在压力下,违心地说不炼了。没有修炼法轮功的那段日子,我的内心极其痛苦,是一个找到了希望的人却又被邪党剥夺了希望的那种痛苦。那种痛苦无以言表。我知道我向邪党妥协“转化”错了,可是我又当面向学校领导“保证”不炼了。修炼法轮功对自己对社会对他人都是一条最对的路,尽管邪党用谎言毒害世人。我决定从新修炼。我很快从心灵的痛苦中解脱了出来。我从新找到了人生的方向,整天活得自信踏实。

揭露迫害 再遭非法劳教三年

由于我父亲的诊所于二零零零年被毁,一家人失去了主要收入,这件事一直得不到解决。我就把这件事情写了出来,有人又帮我发往明慧网,向国际社会曝了光。可是当地国安姜天兴、周诚实、杨永斌却因此事于二零零四年六月二十一日再次到我工作的地方广汉市连山镇广三中绑架了我。在绑架我之前,长期跟踪监控我。周末趁我回娘家时,撬门进我学校寝室偷看,翻我东西,长期派学校的一些老师到我寝室来看我是不是在做资料,准备绑架我。

二零零四年六月二十一日这天上午,我到教委去找杨长金说理,结果杨当场把姜天兴喊来绑架我。我当场揭露广兴镇派出所毁我父亲诊所的恶行,姜天兴等人趁机溜走了。我下午回到学校,谁知学校又把姜天兴等人喊来绑架我。当天,他们三人把我绑架到和兴洗脑班。在和兴洗脑班,这三人采用欺骗手段,说我承认了文章是我写的,就放我回家。

我渴望回家,我没犯任何法,我写文章揭露对我家的迫害也是正当行为。修炼法轮功做好人更没犯法,相反他们绑架我把我非法关起来才是违法行为。如果他们有良知,是完全应该把我放了的。所以我就相信他们有良知。可是当我承认文章是我写的之后,他们却以此为证据,又临时收集了点所谓的证据我被非法劳教三年。

我于二零零四年被广汉国安周诚实等人送往资中楠木寺劳教所。我向周诚实要劳教通知书,我要看劳教我的理由,可是周诚实不给我看。在我的一再追问下,才说了我被劳教三年,却不告诉我劳教我的原因。在劳教所过的真的是比地狱不如的日子。因为地狱还有王法,可是邪党统治下的劳教所是根本没有法律的,那里昏天黑地,好坏不分,是非不分,强权、恶、狠、毒就是王法。法轮功学员在那里遭受着精神和肉体的双重迫害。

漫长的三年终于结束了,我于二零零七年回到了久别的父母家中。可是我的教师工作已经被开除了。我修炼法轮功没错,可是我去找相关人员要求恢复工作,却得不到答复。父亲的中医诊所被毁多年,我们去找卫生局要求从开,却说父亲的中医师证每两年要换证,已经多年没换证了无法开,可是这并不是我们不换证啊!我们依据《赔偿法》去公安局要求赔偿,说不可能赔偿我们。去找法院,说我们这件事情已经事隔多年,起诉过了有效期。

再次图谋绑架我到洗脑班

就是这样,当地政府和派出所还经常骚扰我们,怕我们去上访、上告。二零一一年七月一天,向阳镇派出所和政府开着一车人来到我打零工的地方企图绑架我到洗脑班,未得逞。在这几年,我回到娘家住的日子里,我长期被跟踪监控骚扰。有时是汽车跟踪,有时是骑摩托的人跟踪,给我心理造成了极大的压力。邪党操控下的人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已失去了人性。他们根本没想法轮功学员究竟做了什么坏事?危害了他们什么?也没想十多年的迫害给我家已带来深重的灾难,有良知的人还愿意再加害我们吗?

我多次到教委去找治安主任杨长金。最后一次,他竟然要打电话叫国安的人绑架我。后来,我再没去找过他。我去找国安,周诚实也是给我一通威胁,要绑架我到看守所。我去找信访办,说谁叫你要炼法轮功?我去找政府相关人员,在大门就给挡了,说先去找信访办,而信访办的人又叫找国安,国安的人又叫找教委。被中共洗脑的人确实已经是非不分善恶不分。

或许他们中还有人有良知,但是在中共的强权政治下,也不敢做正义的事情。这是中国的悲哀,中国人的悲哀。一切人性的扭曲都是中共邪党带来的,我还有什么理由去恨这些参与迫害我的人?他们与我一样是中共的受害者,而他们比我受害更深。

我多么希望我能恢复工作,恢复正常的生活,多么希望我家遭遇的损失能得到赔偿。我更希望给我和我家带来损失灾难的所有人员能早日认清邪党的邪恶,认识到中共是所有中国人的敌人,包括那些跟着干坏事的人,不再受其毒害,为自己选择美好的未来。甚至能将功补过,帮助我家恢复我们应有的一切。否则在法轮功即将真相大白的那一天,你们会面临人间法律的严厉制裁和天理的惩罚。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12/5/四川广汉市教师一家遭迫害-生活困苦-266219.html


2008-07-15: 广汉市大法弟子赵福义一家被迫害经历

四川省广汉市广兴镇赵福义一家人因为修炼法轮大法,在1999年7.20后,被邪恶之徒多次迫害,对赵福义一家造成重大伤害,现在一家连正常生活都困难。

2000年7月1日一大早,广兴镇派出所全体恶警在所长刘元高的带领下,拿着棍棒冲进了赵福义开的诊所中,一通乱砸,把中药全倒在大街上,把抽屉扔在河里,把药柜、玻璃柜、椅子全部砸烂,一恶警还顺手把抽屉里的钱全揣进自己的腰包里。发泄完后,扬长而去,继续砸隔壁也是修炼法轮功的学员家开的小食店。

那一天,恶警们一共砸了广兴镇的四家店铺,都是修炼法轮功的学员开的。围观的群众都说:这那里是警察啊,简直就是土匪。这就是中共培养出来的警察。

事后有人问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干,刘元高说这是江××叫他们这样干的。有恶警人员说,江××给他们下的命令就是对待法轮功要“经济上搞垮,名誉上搞臭,肉体上消灭”。

2000年12月,赵福义到北京为法轮功上访,被广汉市610恶徒姜天兴抓回广汉,非法关押在广汉市西高镇政府48天,后又被送到广汉市看守所非法拘留15天。在西高镇非法关押期间,赵福义和其他法轮功学员被每天罚站,有被毒打的,有被施加其它刑罚的。他们每天吃的饭是能映出人影的“稀饭”,过后还被强行勒索要1000元的生活费。

邓明祥,现年69岁,赵福义的妻子,大法学员。她于1999年10月去北京上访,被劫持回广汉后非法拘留15天;出来后,广兴镇派出所所长刘元高找她谈话,要她放弃炼功。邓明祥不放弃修炼,就被双手反铐背电线桩达3个小时,直到昏死过去才放下来,后又被非法关押在派出所12天。

2000年6月29日邓明祥被恶警从家中强行绑架到派出所,被铐在派出所的窗子上,白天晒太阳,晚上和其他人窜铐在房屋外面喂蚊子,直到邓明祥昏死过去才放进屋,后又被非法关押在派出所12天,强制要其做苦工,被罚款2000元后放回家。

2001年12月一天,广兴镇派出所黄优敏带队,肖开尚骗其开门,冲进赵福义家中野蛮抄家。恶警在抢夺大法师父法像时,邓明祥被逼从2楼跳下,左脚摔成粉碎性骨折,至今留有残疾。

赵显棠,赵福义的大女儿,大法学员。她于2000年3月份在广汉市桥头公园炼功时,被非法拘留15天。同年7月20日,赵显棠从家里被绑架到派出所,恶警强行要其穿上棉袄,在大热天里做苦工。

赵显常,赵福义的小女儿,大法学员,现年38岁,曾经是广汉市连山镇广三中的教师,在99年7.20后被多次绑架到派出所逼供,审讯。2000年7月16 日,赵显常到北京上访,后被非法拘留15天,非法开除工作。过了一个月后,她又被叫到学校来上班,以每月120元生活费限制在学校,受到各方面的监视。

2000年12月底,赵显常在一同修家中被非法抓捕,后被非法劳教2年。2002年10月赵显常回到学校,学校派人长期监视。在2003年到2004年间,广汉市610和国安多次在赵显常回家后,非法私自闯入她在学校的寝室搜查;赵显常质问校长周道模,周道模掩盖说不知道;610和国安还把监视摄像头按在赵显常的寝室对面,监视她的一举一动,严重侵犯了赵显常的基本权利。

2004年6月21日,赵显常到广汉市教委质问为什么学校允许国安和610人员非法私自闯进她的寝室搜查和长期监视她。广汉市教委治安科的杨长金,李一光两人不仅不给答复,反而叫来广汉市610恶徒姜天兴、周诚实、杨××三人来抓赵显常。姜天兴等人以非法、野蛮的手段将其绑架到车上,带到和兴洗脑班迫害。在洗脑班里,他们对赵显常恐吓、欺骗、威胁,以赵显常写了揭露广兴派出所打砸其父亲诊所的罪行的文章,非法将赵显常劳教3年,并开除了公职。

在2007年9月召开邪党十七大前期,向阳派出所到处在找赵显常,也知道赵福义一家的冤枉,却又怕其上告,想找到人监控起来。

赵福义一家受迫害的情况只是全国千千万万同样受到邪党迫害的家庭中的一例。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7/15/182058.html

2006-05-11: 四川广汉部份正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学员
四川省广汉市广三中教师大法弟子赵显常,女,35岁,大学专科。2000年6月赵显常去北京上访,被广汉恶警姜天兴押回挽留15天后释放。2000年12月23日赵显常因讲真相,被姜天兴等恶警绑架,判劳教两年。由于赵显常不放弃修炼,2004年6月21日下午3点,正上课后,在连山广三中办公室被教育局杨长金、恶警姜天兴等几个恶警人直接绑架,并开除公职。判劳教3年,现关押在四川省资中县楠木寺女子劳教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5/11/127402.html

2004-07-14: 大法弟子赵显嫦,女,34岁,四川广汉市广三中英语教师。只因坚持对真、善、忍的信仰。于2004年6月21日午后在寝食休息,被广汉市国安大队姜天兴和广汉市教育局保卫科杨科长等人合伙绑架,现在不知去向。

在此之前,4月25日她父母家被抄,同时抄出一叠揭露当地恶人恶行的真象资料。由于她母亲当时说是赵显嫦的寝室,恶警就对她進行暗中盯梢。她在学校的寝室在她不在时被私自打开,手机被拿走发现没有线索后又才放入原处。6月20日,赵显嫦和她父亲找到教育局领导反映学校领导的违法行为,同时向他们讲真象。但教育局领导不但不听还招来广汉市国安局的姜天兴,当时就企图抓捕赵显嫦,同去的父亲与他们力争才得以走脱。但第二天即出现了上面的绑架事件。

据广三中学校领导讲,赵老师的教学搞得很好。

2004-03-05: 广兴镇大法弟子从1999年7月20日就开始被迫害,邪恶的镇长张大洪、派出所长刘元高、副所长钟贤春、恶人肖开尚等非法抄大法弟子的家计33户,有的被抄过十几次,搜走若干大法书籍、录音录像带、收录机。这四年中進京上访的、在广汉桥头公园炼功的、在集体切磋交流的大法弟子都遭到绑架、毒打和罚款。被迫害严重的有64人,罚款40户,金额计41050元。

赵显常被非法劳教2年,罗世昭2年母女被非法开除公职,吴天崇被非法劳教1年。多人被拘留多次。被强迫送洗脑班迫害的有张连丽60天,陈桂萍30天。陈桂萍和韩锡秀一次又一次被刘元高打耳光、扭脸、拳打脚踢,恶徒把她们的头发用剪刀剪得乱七八糟。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3/5/69252.html

2001-12-14: 赵显嫦 女 31 广汉市第三中学教师 判劳教2年 已关1年

2000-11-01: 四川广汉三中教师赵显常利用暑期上访北京;广汉中学老师肖尤琼5月20日到成都南郊公园交流,7月解聘,每月只发120元生活费,不写认识就不安排工作,取消丈夫暑期带学生去美国资格;广汉教师张德建因有人说在课堂上讲了“真善忍”就只发给300多元。取消教育局长陈家朗暑期去英国考察权。对法轮功实行株连政策。

德阳 广汉市联系资料(区号: 838)

2019-01-23:绑架两位法轮功学员的是广汉市金轮镇派出所8385780390
所长林海 8385782222 13508011011
副所长蒋志强13990252999
广汉市拘留所83851028428385102942

2019-01-21:广汉市金轮镇派出所8385780390
广汉市拘留所83851028428385102942

2018-08-19: 军屯派出所迫害参与人:
警号:003417
警号:x08012 非法搜书
警号:ZA0008
苏德凡:83902110 监督:83972293
2018-03-25:
四川遂宁市张正碧等三名法轮功学员遭绑架 已回家
2018年3月22日上午9点左右,法轮功学员张正碧(女、70岁)、杨传秀(女、71岁)与陈华秀(女、50多岁)在明月路凤凰酒店附近,向世人讲真相时,被蹲坑的四个便衣构陷,遭嘉禾派出所警察绑架,三名学员于当日中午11点多安全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3/25/二零一八年三月二十五日大陆综合消息-363313.html

2018-02-19:绑架四川省成都市广汉市修俐责任单位信息补充

成都市公安局白莲池派出所:
教导员何丹13551358818,警号010969
教导员孙科,警号005948
副所长党成,警号010596
办案警察李呈文,警号076004

2017-04-11: 4月4日绑架四川广汉兴隆镇三学员责任单位信息:
广汉市公安局:8385222032
兴隆派出所:8385750166所长姜天兴 8385751999

2017-02-8: 参与迫害的恶人主要有:
广汉市邮编:618300;什邡市邮编:618400;广汉市西高镇邮编:618321
广汉法院:史小立
西高前镇长:代文勇,现调到广汉水利局。
副镇长:朱宗怀 现不知去向。
镇长和副镇长:杨晓晓,汤正洪
前派出所所长:陈佐 六一零:曾增勇。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5-09, 11:0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