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11-23 星期六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江苏 >> 连云港 东海县 >> 王亚敏, 女, 40

个人情况: 连云港市东海县兽医站医生

紧急成度: 最高
家庭地址: 江苏省东海县
有关恶人: “610”的成员程永、吕科长、杨队长、武科长、黄科长等,连云港市新浦公安分局副局长孙晓兵(恶警),国保大队长仰光武、教导员孔杰,新浦区政法委顾书记、薛尚众副书记(恶人),海州区“610”匡军(恶警)等
迫害情况: 随时有生命危险,被保外就医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4-07-12
家庭成员: 儿女: 王亚敏
夫妻/父母: 徐福芹
亲戚: 管瑞英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9-07-10: 江苏省东海县法轮功学员王亚敏被迫害补充
王亚敏被非法关押在连云港市看守所,绝食反迫害,生命出现危险。看守所狱医说,随时都有生命危险,被保外就医。

另有消息,东海县法院原定7月8日对王亚敏非法开庭,因王亚敏身体被迫害的原因,开庭日期推迟到7月20日。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7/10/二零一九年七月十日大陆综合消息-389845.html

2019-06-27: 2018年7月法轮功学员王亚敏被绑架 下落不明
王亚敏,女,生活在江苏省东海县,1996年得大法修炼,99年7月20日大法被迫害,她也被抓到镇江市句容县劳教所迫害4年。后回单位东海县兽医站工作。不久,不知什么原因,又被抓捕,非法判刑3年,先关在苏南监狱,被当成精神病迫害得奄奄一息,后又转到南京监狱继续被迫害。三年期满,回到东海县,但是已经失去工作。

2018年7月10号左右,王亚敏被非法抄家、抓捕,不知去向,到现在也没具体消息。

因为被迫害多次,家人也受到惊吓,公公婆婆相继去世,娘家妈妈和弟弟也受牵连,身体和精神被压垮,也都死去。

请有条件的海内外大法弟子一起帮助查找王亚敏的去向。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6/27/二零一九年六月二十七日大陆综合消息-389267.html

2019-05-23: 江苏省东海县法轮功学员王亚敏被绑架 下落不明
东海县法轮功学员王亚敏5月4日被东海县公安部门绑架,下落不明。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5/23/二零一九年五月二十三日大陆综合消息-387734.html

2018-07-09: 江苏东海县妇女王亚敏遭迫害的一些情况

连云港市东海县王亚敏女士坚持对法轮大法真善忍的正信、传播大法福音,被中共恶警数次绑架,遭非法劳教和判刑等迫害。

王亚敏于一九九六年修炼法轮功,修炼前膝关节炎、失眠、胃病、手足干裂,特别是手足干裂,北京,南京皮肤科专家都汇诊过,偏方也治过,都无效。修炼后无病一身轻,脾气也改了,家庭和睦了。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迫害法轮功,王亚敏晨炼后被警察骗上车,送到东海县交警大队关押二十四小时,后又转到东海县多管局四楼会议室,派单位人看管七天,逼她写保证,又哄骗她交出合肥炼功人和连云港的陈光辉,才让她回家。

二零零一年六月,王亚敏发放真相资料被两个便衣跟踪,被绑架到东海县公安局。国保大队尹慧敏,李孪香等人轮流值班,三天三夜不让她睡觉,她被逼说出婆婆管瑞英还有另一法轮功人员,他们非法劳教她两年,在江苏省句东女子劳教所,她被逼转化,劳教所逼转化人员写批法轮功的文章,看污蔑法轮功的电视,学诬蔑法轮功的书,还逼她们看有色情小说等不健康书籍。她觉的转化错了,不去看电视,平时对她伪善的干警霍燕气急败坏,对她大吼大叫。

二零零五年十月二十一日,东海县法轮功学员王新红被东海县“610”恶警绑架,从她那抢劫大量大法书,还一些真相资料,王亚敏和母亲(同修)去王新红家,被怀疑资料是她给的,十月二十四日,东海县“610”非法闯入王亚敏单位(兽医卫生监督所)绑架了她,王亚敏不上车他们强行把她抬上车,参与人有相春晓、包增宏等。到东海县公安局.王亚敏不下车,“610”人员解宜庄拳打脚踢把她拖下车,并拽下她很多头发,他们八人分四组,有周洪斌、解宜庄、相春晓、包增宏、汤伟等,两人一班,不让她睡觉,不知几天没睡,困极了,坐那就睡着了,包增宏向她鼻里挤药说让她清醒,相春晓一看她睡就大声喊她名字,周洪斌看她不说话,气急败坏用书打她头。

经过八天八夜不让睡觉的折磨,她漏嘴把母亲徐福芹说出。国保大队抢走她随身带的五百元钱。她被关进看守所。王亚敏在看守所害怕再说出别人,整天处于紧张状态,害怕别人放药(电影中说的迷魂药)在她嘴里,害怕不清醒时再说出别人,也不和别人讲话。

二零零六年大年前,即皇历腊月二十八,王亚敏遭东海县法院秘密强行诬判四年。她向看守所的指导员王芳提出要见律师上诉,王芳气急败坏冲进监室狠打她的脸。因她不吃饭很瘦,看守所怕死人,也怕她家人见到,不通知家人,偷偷的赶快把她送到南通女子监狱。

到南通女子监狱,一女犯带她去洗澡,说她太瘦了。因为她怕被转化,还是不吃不喝,还是不说话,怕说漏嘴出卖别人,监狱怕她饿死强行灌食,她就咬管子不配合。就把她送到南京浦口监狱精神病院,她还是不吃不喝,她们对她鼻食,用电针电她,逼她吃饭。并给她服精神病药,她藏药不吃被她们发现,又拉她去用电针,强制她吃药。

王亚敏被迫害,家人也很伤心,盼她早离开魔爪,家人找到“610”,他们叫嚣说:“我们局长(杨建)说了,早晚得治治王亚敏,谁叫王亚敏丈夫给我们难堪了。”

她母亲两次去北京上访,到公安部接待的人问:为什么抓你女儿?母亲回答:就因女儿做好人他们就抓。问题并没解决,但东海县有上访人,东海县公安局那年没能发奖金。周洪斌、解宜庄、汤伟离开国保大队。母亲第二次又去北京,没到公安部就被东海县信访办拦截送回。

快出狱时,王亚敏因受刺激,不能吃不能睡,浑身没劲,走路脚像踩在棉花上,一脚高一脚低,她想这样下去会死的,一女犯说她脸色很难看。她开始背法,走也背,坐也背,睡在床上也背。她不能吃、不能睡,还要装作能吃能睡,不然医生会给她加药。她不让脑子想别的,就是背法,大约有七天,身体好了许多,而且被迫害三年月经没了,也有了。

出狱后,她没生活来源,在孩子爷爷的诊所学看病。

二零一零年七月二十四日,王亚敏去房山乡想找回迷失的法轮功学员,被人诬告,回家路上被房山派出所绑架,东海县国保大队抄走台式电脑一台,真相币一千多元,“610”把她投入看守所。她绝食绝水,看守所怕死人,把她手铐上,找几个男犯按住不让她动,给她灌食,她不配合咬住插管,姓赵的狱医把她上门牙撬坏。灌食不能进行,就把她手脚都铐在床上派几个男犯按住她,对她静脉注射八瓶葡萄糖盐水。由于几天不吃不喝,注射水太多,送到监室她全身淋漓大汗,心脏难受,她连声高喊“法轮大法好”才脱险。以后他们再给她静注,她就不停的动、不配合,几个男犯按她都按不住,他们很累,静注无法进行,便派武警送她到东海县医院,护士强行给她打了不明镇静药,再给她静注,她不配合,静注未成。

王亚敏被非法关十三天,人瘦得不成样。叫她丈夫签字取保侯审,放她回家。国保大队说她有精神病,叫她丈夫交一千元精神病鉴定费。回家第二天国保大队叫她去鉴,她不配合,没去鉴定,钱也没退还。后来她和母亲,婆婆去国保大队要回电脑,他们找理由推脱没有退还。

二零一二年九月二十日晚,王亚敏去发真相资料,被两便衣跟踪,诬陷她偷他钱,“610”伙同西双湖派出所绑架她,他家人找西双湖派出所,你们已查清没偷钱该放人了,他们耍流氓说性质变了、不放人,把她送进看守所,她绝食绝水,他们强行灌食,她咬住插管,狱医撬掉她下牙两个。她被非法关押二十三天,人瘦得不成样子,叫她丈夫签字取保侯审,放她回家。

二零一三年七月二日晚,王亚敏去贴真相资料,被东海县牛山派出所两便衣跟踪,贴完资料去她父亲家,在她父亲楼下被便衣绑架,送到牛山派出所,又把她送到连云港看守所,她绝食绝水,看守所把她送到连云港市中医院灌食,她不配合,七月七日牛山派出所接她去牛山派出所签字取保侯审,她拒签,他们叫她丈夫签被她阻拦不让丈夫签。放她回家。

王亚敏长期遭监控。二零一一年“610”在她住的小区安装摄像头,沿小区路安装,特意安一个对着她家楼梯口,二零一三年在她家另一套房小区也装了摄像头,特意在去她家小巷装了两个,一个朝向她家,一朝向路口,二零一五年在她家小区路东一幢楼有一住家,他儿子是交警,在他家楼梯口东装一摄像头直对王亚敏家这幢楼前路,在她家这幢楼北边一幢楼四楼政协司机家墙外装了一摄像头,斜向下对着她家楼梯口,在她父亲楼梯口也装了摄像头,她经常去的亲戚家小区门也装了摄像头,还在她工作小区装摄像头,沿小区大门一直装到她诊所门前,通向别楼没装,有一个方向对准她诊所门,她用长棍把方向挑向天,他们后来调向路。最近在她诊所前换一个清晰的摄像头,朝向她诊所大门被她挑转方向。在她家到诊所的路,还有她经常去菜场的路及菜场都装高清晰度的摄像头。他们还在她住的一个楼栋,二楼一家(东海县县委办公室司机)旧房住进便衣一家人,有时在四楼宣传部一家就住进几个便衣,她碰见他家人,问他家房子住了啥人,并向他家讲明真相。他家再也没租给他们。

多次绑架迫害,对王亚敏家人伤害很大,在她被迫害期间母亲,丈夫和孩子以泪洗脸,孩子在学校受老师歧视,母亲焦虑过度过早离世。

二零一七年,十九大之前,东海县西双湖派出所片警刘涛,两次到诊所找到王亚敏,胡说法轮功违法,叫她别炼。她反问真善忍违法吗?片警无趣便离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7/9/江苏东海县妇女王亚敏遭迫害的一些情况-370809.html

2014-01-07: 好医生遭劳教判刑、药物摧残

连云港市好医生王亚敏女士坚持对法轮大法“真善忍”的正信、传播“真、善、忍”福音,被中共恶警数次绑架,遭受野蛮酷刑、精神药物摧残、非法劳教和判刑迫害。家人曾先后两次进京上访,控告东海县“六一零”流氓恶警的罪恶行径,均未得到明确的回复。

东海县“六一零”恶警猖狂叫嚣说:“我们杨局长(杨建)说了,早晚还要治治王亚敏!谁让王亚敏的丈夫让我们难堪了。”这就是东海县“六一零”所作所为,如果说他们和流氓有什么不同,那就是他们比流氓更流氓!

王亚敏女士,四十岁左右,身高近一米六五,祖籍江苏省东海县,原在连云港市东海县某医疗机构工作,其公公是东海县县医院知名医生,公公退休后和王亚敏合开诊所,公公去世后,诊所就由王亚敏一个人苦心经营。王亚敏于一九九六年五月一日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修炼后,身心越来越健康,她亲身体验到了大法的超常,从此严格按“真、善、忍”要求自己,处处与人为善、为他人着想,工作更加尽职尽责。由于她为人和善、性格直爽,医术好,凡事替别人考虑,所以远近病患都愿意到她的诊所就诊。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江泽民流氓集团开始迫害法轮功后,善良的王亚敏坚持对法轮大法的坚定正信,以真、善、忍为准则做道德高尚的好人,却长期遭受中共各级“六一零”(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流氓机构,凌驾于公检法之上,类似二战时德国纳粹“盖世太保”)惨无人道的疯狂迫害和百般凌辱。王亚敏二零零二年六月中旬依法散发法轮功真相资料时,遭恶人构陷和东海县“六一零”恶警的绑架,被非法劳教一年半,在(镇江句东)江苏省女子劳教所(现已解体)遭受迫害。恶警及其所利用的恶人采取各种卑鄙手段欺骗、威逼王亚敏放弃信仰。重获自由后,虽然生活极度节俭,每天以泡菜、大酱下饭,但王亚敏仍处处严格要求自己,坚持对“真、善、忍”的信仰。

绑架、酷刑逼供

二零零五年十月二十一日,东海县法轮功学员王兴红被东海县“六一零”恶警绑架,接着又有两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三位法轮功学员均遭恶警非法抄家和酷刑逼供,恶警从他们的家中抢劫了大量的大法真相资料,怀疑这些真相资料是王亚敏所给。于是二零零五年十月二十四日一大早,东海县“六一零”恶警就非法闯入王亚敏的工作单位,再次绑架了正在单位上班的王亚敏,并将其关进东海县看守所。

二零零五年十一月十八日王亚敏被东海县检察院非法批捕,东海县法院原定于十二月二十三对王亚敏非法开庭,因缺乏“证据”,闹剧暂停。随后,东海县“六一零”周洪斌、包增宏等八名恶警对王亚敏进行了连续八天八夜令人发指的酷刑迫害,为了迫使王亚敏放弃信仰,他们丧心病狂地用高压电警棍长时间电击王亚敏,瞬间,数根电量充足的电棍便劈啪作响地同时往王亚敏的头上、脸上、身上到处乱捅,恶警还故意专门电她的手心、耳朵等敏感部位,边电边穷凶极恶的疯狂叫嚣:“认不认罪?还炼不炼?”

王亚敏被恶警电倒在地上,伴随着高压电棍放电的噼啪作响,一道道幽蓝的电弧闪光,一股股灼伤皮肤的焦糊气味,一阵阵撕心裂肺的剧痛,一声声凄厉无比的惨叫,王亚敏被电得浑身痉挛、不停的抽搐,其惨状令人目不忍睹,其叫声让人耳不忍闻。但这个柔弱女子始终没有屈服于邪恶的淫威。

歇斯底里的恶警们又卑鄙无耻地用刺激性药水、甚至致幻剂等迫害神经中枢的毒药,摧残王亚敏。被注射毒药后,起初王亚敏浑身疼痛难忍,像是被无数根钢针刺扎,又像被无数只蚂蚁、毒虫咬食,紧接着出现各种奇怪、可怕的幻觉,人开始变得想要发疯、失去理智,那种痛苦可谓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简直是生不如死,慢慢王亚敏的精神和身体又开始变得麻木,进而渐渐失去知觉、意识……

秘密诬判四年、药物摧残

东海县法院最终改为二零零六年一月十六日对王亚敏进行非法庭审,并扬言说至少要判三年。当天,王亚敏始终不承认邪恶强加的迫害及莫须有的罪名,坚决拒绝签字,使得非法庭审闹剧无法继续,东海县法院原计划将非法庭审推迟到当日下午继续进行,但最终不了了之。但东海县“六一零”恶警不肯善罢甘休,在他们的暗箱操作下,二零零六年大年前,即皇历腊月二十八,王亚敏遭东海县法院秘密强行诬判四年,据悉,此次,连云港新浦区也有八名法轮功学员被强制诬判重刑。王亚敏不服,向连云港市中级法院提起上诉。

在东海县“六一零”的一手操控下,东海县看守所、东海县检察院、法院、连云港市中级法院、联手对王亚敏进行了为期半年的残酷迫害。

王亚敏被非法囚禁在东海县看守所的半年里,除东海县“六一零”恶警多次对她酷刑逼供,曾连续八天八夜不让她睡觉外,看守所副指导员恶警王芳每天强迫她长时间做苦役,并且在数九寒冬都不让其穿鞋袜,逼她光着双脚,期间王亚敏遭到恶警王芳的多次毒打,经常被打得鼻青脸肿。

由于长期精神和肉体的双重折磨,尤其是恶警丧尽天良的对王亚敏施以破坏神经中枢的药物摧残,致使王亚敏生活无法自理,身体极度瘦弱,不能吃饭,反应迟钝,甚至失去理智,毫无意识和知觉,出现种种精神分裂症状,甚至叫她的名字、让她拿筷子吃饭等都没有任何反应。

就是这样,“六一零”还示意看守所里的恶警对王亚敏野蛮灌食。到后来,王亚敏已经被折磨得产生幻觉,感觉被子里、碗里、身上到处都是药味。

恶警王芳做贼心虚、担心自己残害王亚敏的罪行暴露,伙同东海县“六一零”催促连云港市中级法院抓紧判决,以便及早把人弄走,借机推卸罪责。连云港市中级为法院相关不法人员心领神会、迅速做出反应、维持原判。

随后,被迫害致出现严重精神分裂症状的王亚敏被东海县看守所恶警劫持到南通女子监狱,后又被转到南京浦口监狱精神病院。整个过程中,王亚敏已经完全丧失了意识,什么都不知道了。当事后问及是谁将她劫持到南通女子监狱的,又是如何被从南通女子监狱秘密转移到南京浦口监狱精神病院时,她说自己什么都不知道,也什么都想不起来。据南京浦口监狱的一名狱警说,王亚敏被送到浦口监狱时已患有精神分裂症、低蛋白症,身体极度虚弱,可以说刚送到的时候就已经是生命垂危了。

而直到此时,王亚敏的家人还仍被蒙在鼓里。直至二零零六年三月二十二日王亚敏的丈夫去看守所探望王亚敏时,才得知王亚敏已经被邪党诬判四年徒刑,并且人早已被劫持走了。至于王亚敏被劫持到哪里,家人也不得而知。一段时间后,家人从律师那里得知王亚敏被转移到位于南通市南通东路六十三号的南通女子监狱。而随后王亚敏再次被转移到南京浦口监狱精神病院的事,当时就连律师也不知道。

直至二零零六年四月五日晚八点半,恶警才通知王亚敏家人去南京浦口监狱精神病院看她,也正是此时,王亚敏家人才真正得知她的下落。

王亚敏的丈夫和女儿经常以泪洗面、伤心不已,盼望亲人能早日摆脱邪恶的魔爪,回家与他们团聚;同时王亚敏的母亲也因受迫害常年流离失所在外、有家难回。

“六一零”多次绑架 罪责难逃

历经磨难、九死一生,重获自由后,经过亲人半年多的悉心照料,王亚敏的身体才逐渐有所好转,然后慢慢开始正常学法炼功后,才最终得以康复。王亚敏的家人曾先后两次进京上访,控告东海县“六一零”流氓恶警的罪恶行径,均未得到明确的回复。

除上述迫害外,王亚敏至少还曾三次遭东海县“六一零”绑架迫害:

二零一零年七月二十四日,王亚敏外出讲真相时,遭东海县“六一零”恶警绑架。后正念解体迫害,获得自由。

二零一二年九月二十日,王亚敏遭东海县“六一零”伙同东海县西双湖派出所、牛山派出所恶警绑架。遭刑讯逼供后,被劫持到东海县看守所非法囚禁。后正念闯出黑窝,于同年十月十一日回到家中。

二零一三年七月二日晚,王亚敏遭东海县“六一零”恶警绑架,并被非法关押在连云港市看守所遭受迫害。后王亚敏正念闯出牢笼,于同年七月九日重返家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1/7/好医生遭劳教判刑、药物摧残-285269.html

2013-07-14: 江苏省东海县王亚敏于七月九日回到家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7/14/二零一三年七月十四大陆各地简讯及交流-276584.html

2013-07-07: 江苏省东海县法轮功学员王亚敏被绑架

江苏省东海县法轮功学员王亚敏七月二日晚被绑架,目前被关押在连云港市看守所。详情待查。请连云港地区的大法弟子营救。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7/7/二零一三年七月七日大陆综合消息-276332.html

2012-09-24:江苏省连云港市东海县王亚敏被关押在看守所

江苏省连云港市东海县法轮功学员王亚敏9月20日,被东海县西双湖派出所、牛山派出所绑架。现在已被关押在东海县看守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9/24/二零一二年九月二十四日大陆综合消息-263195.html

2010-07-28: 江苏东海县法轮功学员王亚敏被绑架

二零一零年七月二十四日,江苏省连云港东海县法轮功学员王亚敏外出讲真相时,被绑架。具体情况待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7/28/227608.html

2006-11-21: 江苏东海县恶人将王亚敏迫害致精神分裂

2006年3月24日,江苏东海县法轮功学员王亚敏被匆忙送到了南通监狱,此时的王亚敏已经丧失了意识,什么都不知道了。当问及是谁送她去南通监狱的,又怎么被从南通监狱送到南京精神病院时,她说什么都不知道。

二00五年十月二十四日始,东海县国内安全保卫大队强行抓走正在上班的王亚敏,对其进行了长达8天8夜的刑讯逼供,之后,东海县检察院、法院、连云港法院、检察院联手对王亚敏进行了为期半年的迫害,致使王亚敏身患精神分裂症,目前仍然被关押在南京市浦口监狱精神病区。

据后来了解,东海县国安大队周洪斌、包增宏等八人,为了迫使王亚敏放弃修炼,用电警棍、刺激性药水、甚至致幻剂对其进行人身摧残。在看守所半年里,看守所副指导员王芳对其进行了疯狂迫害。由于长期精神肉体折磨,王亚敏身体极度瘦弱,不能吃饭,反应迟钝,出现种种精神分裂症状。据后来了解,看守所里的恶警只能对其灌食迫害(因为怕王亚敏死在看守所),到后来,王亚敏已经被折磨的产生幻觉,感觉被子里、碗里、身上到处是都药味。王芳害怕迫害王亚敏的罪行暴露,伙同东海县610、国安大队要求连云港市中级法院抓紧判决,以便及早送走,推卸罪责。

2006年3月24日,身患严重精神分裂病的王亚敏被王芳匆忙送到了南通监狱。据南京浦口的一名狱警说,王亚敏来浦口监狱时已患有精神分裂症、低蛋白血症,身体极度虚弱,刚送到的时候已经生命垂危。

经过半年多的治疗,王亚敏的身体有所恢复,但仍然在吃药,以后会是什么样子不得而知。东海县公检法不仅对法轮功修炼着,对普通百姓也是横加迫害,很多人私下都骂中共是流氓黑社会。

王亚敏家人先后两次进京上访,控告东海县流氓恶警的罪恶行径,没有得到明确的回复,足见中国当前政治黑暗。事后东海县公安局竟然说,谁让王亚敏丈夫让公安难堪了,我们杨局长说了,早晚要治治王亚敏。这就是东海县公安,和流氓又什么不同呢?

王亚敏惨惨遭迫害的经历,再次暴露了中共的流氓本性,暴露了中共政权的残暴和中共公检法黑社会本质。让人们进一步了解了中共对普通百姓伤害之深,中共终将成为中华民族的罪人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中共必亡。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1/21/142882.html

2006-04-13: 王亚敏被迫害致精神失常 被转关南京四监

江苏省东海县兽医站会计师王亚敏,2005年10月23日遭恶警绑架,后被东海县当地法院非法判刑4年,被偷偷转移至江苏省南通市监狱。期间恶警酷刑折磨她,8天8夜没让睡觉,致王亚敏昏迷数日、神志不清、生命垂危。于是恶警将王亚敏从南通监狱转入南京第四监狱,4月5日晚8点半才通知家人去南京看她。

东海县曾有10多个弟子,现都至少被劳教2至3年,当地已基本没有同修。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4/13/125083.html

2006-03-28: 江苏东海县大法弟子王亚敏被非法判刑、迫害

江苏省东海县兽医站职工王亚敏,因坚修大法、发真相资料,曾在2001年被非法劳教1年半。2005年10月23日在单位上班时被当地恶警抓進拘留所,40左右后被610拘捕,本定于12月20日非法审判,因王亚敏坚决不签字,邪恶缺乏“证据”审判会没有开成。审判暂停后,恶人多次对她逼供,8天8夜不让她睡觉,造成她精神失去理智,生活无法自理。在被非法关押期间,还遭到恶人王芳多次毒打,经常被打的鼻青脸肿。

3月22日王亚敏丈夫去拘留所探望时,才知道王亚敏已经被邪恶610强制非法判4年徒刑,人早被送走。

王亚敏丈夫和女儿经常伤心,流泪不已,盼她能早日归来。同时她母亲因迫害至今流离失所在外,有家不能归。一起修炼的婆婆也经常被公公打骂。

现从律师那里得知王亚敏已经被偷偷摸摸的移送到南通市南通路东路63号。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6/3/28/123870.html

2006-02-20: 江苏大法弟子王亚敏被非法判四年

江苏省连云港东海县当地法院于2006年1月16日非法审判了大法弟子王亚敏,在上午的庭审中王亚敏始终不承认邪恶的迫害及莫须有的罪名,不签一个字,使得庭审无法進行下去;法院本打算将庭审推迟到下午继续,但也不了了之。

农历腊月28日,法庭强制判刑王亚敏四年。此次,连云港新浦区也有八名大法弟子被强制判刑,一名女教师被判刑最长七年。现王亚敏不服,已经向上一级法院上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2/20/121234.html

2006-01-14: 已被迫害致无意识的江苏大法弟子王亚敏面临非法审判

据最新消息,江苏东海县的邪恶为了强迫王亚敏在“X教”、“反党”的文书上签字,迫害她8天8夜不能睡觉,王亚敏都拒签。

现在王亚敏已被迫害致无意识,叫她的名字、让她拿筷子吃饭等都没有反应。王亚敏仍被关押在看守所里,当地法庭将于2006年1月16日非法审判她,听说至少要判三年。

当地邪恶很猖獗,多次非法抓捕大法弟子。有一位30多岁的男大法弟子在劳教所里早已被迫害成植物人,家人因其是在劳教所里被迫害所致而拒绝接回家,现在这名大法弟子仍被非法关押在劳教所里。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14/118625.html

2005-12-26: 江苏省东海县大法弟子王亚敏被关押在县看守所
江苏省东海县大法弟子王亚敏,女,三十五岁左右,在县兽医站工作。王亚敏于1996年5月1号得法后,一直精進修炼,并洪传有缘人得法。曾于1999年7月20日被迫害抓進“学习班”强制洗脑半个月;在2002年6月中旬发真相资料时由于被恶人举报,被抓并劳教1年半。出来后,王亚敏仍然严格要求自己,每天都吃泡菜、大酱下饭,一直都坚定的按师父指的路走。

2005年10月21号,东海县农村一位叫王兴红的法轮功学员被抓,接着又有2位学员被抓,3位学员家都被抄家,抄到不少真相资料,他们讲出资料是兽医站王亚敏给的。10月23号早上上班时,县公安把王亚敏带走。11月18号王亚敏被非法批捕,原定于12月23号开庭,昨天有信息称要延到26号或元旦后。王亚敏现被关押在县看守所,每天被强迫大量劳作,并且不让其穿鞋。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2/26/117338.html

2004-07-11: 非法劳教:(37人)
于 耀 徐如花 江 敏 吉德江 袁春莉 李大侠 王双穆 霍亚亮 杨 奎
于 斌 孟凡超 刘 江 陈 英 郭玉香 万海岭 焦晓春 王桂英 姜 敏
张桂丽 熊成霞 李新荣 仲伟玲 仲崇珍 仲崇斌 史维民 那仁智 刘树业
刘乃和 牛金花 杜秀菊 沈松涛 焦加干 耿玉花 宋加恩 王亚敏
刘兴泰 郑 君等37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7/11/79171.html

连云港 东海县联系资料(区号: 518)

2019-10-03: 相关责任人:
郑 奎 (赣榆区六一零头、赣榆区公安局政法书记)手机:15251236000 邮编:222100
徐安明(赣榆区公安局副局长)手机:13815637801 15251236222
侯永德(赣榆区公安局副局长)手机:13705126928 15161365111
刘顺航(赣榆区公安局纪检书记) 手机:15950703366
林培忠(赣榆区公安局国保大队长) 邮编:222100
仲伟华(赣榆区公安局国保副大队长):手机:15251236879
温世杭(赣榆区公安局国保警察) 手机:15251236098
童贤武(赣榆区公安局马站派出所所长)报警电话:0518-86883110 邮编:222116
刘树武(赣榆区公安局马站派出所副所长)手机:15895799688 QQ:1943486383
秦入江(赣榆区公安局马站派出所警察) 邮编:222116
王召虎(赣榆区公安局马站派出所警察)
熊传鹏(赣榆区公安局马站派出所警察)

2019-07-10:
江苏省东海县法院地址:江苏省东海县晶都大道法院(邮编:222300)
院长 刘刚副院长 廖彦清
电话:0518——87213694
江苏省东海县西双湖派出所部份警察号码
刘涛 15151255580(王亚敏所在社区警察)
曹正涛 15205127935
穆文彬 15161350192

2019-05-23: 参与迫害的单位可能是东海县西双湖派出所。
东海县西双湖派出所电话 (0518)87268101
东海县西双湖派出所地址 东海县牛山镇和平西路185号
东海县公安局地址 东海县牛山镇振兴路99号
东海县公安局
局长 孙晓兵
政委 花异
副局长 周玉堂 赵红 马怀春 何军 徐祗良
刘跃(610主任)
纪委书记 刘清源
指挥中心主任 徐光帅

2015-11-10: 东海县赣榆区
成善全(赣榆区公安局局长) 0518- 86291001  15151209999
薄红旗(赣榆区公安局副局长) 0518-86692002 0518-86205699 (宅)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518)

2014-01-07: 参与迫害王亚敏的部份恶人名单及座机、手机号码:
东海县“六一零”(东海县公安局国保大队)大队长:王连成 15805129128
东海县“六一零”教导员:陈世荣 15805129129
东海县“六一零”副大队长:周成党 15805129152
东海县“六一零”成员:刘秀凤 15805129126,马玉成 13805124736,相春晓 15805129237,汤炜 15805129123,包增宏 15805129138,周洪斌,解宜庄
东海县公安局局长  杨健 0518—87212424转450113905123939;
东海县公安局副政委、610办公室主任 李孪香(女)0518—87212424转453613605123023;
东海县公安局看守所副指导员 王芳(女)
东海县牛山镇西双湖派出所汪大健
南通女子监狱电话:0513-85518101
南京市浦口监狱精神病区电话:025-57077236转822

直接参与迫害王亚敏的恶人有:

杨健   东海县公安局局长  0518—7212424转4501 13905123939
李孪香(女)东海县公安局副政委、610办公室主任 0518—7212424转4536 13605123023
周洪斌 东海县国安大队大队长
包增宏 东海县国安大队中队长
王芳(女) 东海县公安局看守所副指导员
汪大健 东海县牛山镇西双湖派出所
解宜庄 东海县国安大队
相春晓 东海县国安大队
汤伟   东海县国安大队

南通女子监狱电话:0513-85518101
南京市浦口监狱精神病区电话:025-57077236转822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