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6-17 星期一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黑龙江 >> 大庆市红卫星监狱(大庆市监狱) >> 刘贵福, 男, 56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黑龙江省方正县伊汉通乡吉星村大方屯
迫害情况: 强行判刑六年
个人近况: 非法关押
立案日期: 2004-07-11
案例分类: 洗脑  拘留/绑架  监狱  毒打/体罚  受迫害程度:酷刑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2-09-01: 优秀工程师李洪奎出狱前被大庆监狱害死
大庆监狱四监区副监区长褚忠信于二零零九年二月十七日开始进行所谓的“整顿”,其矛头直指被非法关押在该监区的四名大法弟子:翟志彬、李超、李洪奎、刘贵福,强迫他们每天上午、下午出操训练(实则体罚)。大法弟子拒绝这种迫害性的要求,随即遭到四监区迫害负责人褚忠信、刘国强、李金浩三人的毒打,致使大法弟子翟志彬头部鼓起大包,鲜血直流;李洪奎等三名大法弟子的臂、腿、臀等部位伤势较重。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9/1/优秀工程师李洪奎出狱前被大庆监狱害死-262248.html

2011-10-28:曾遭六年冤狱 哈尔滨刘贵福又被绑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0/28/248417.html

2011-09-23:方正法轮功学员刘贵福又遭迫害

2011年9月5日,正是北方农村马上面临秋收的季节。正在黑龙江省哈尔滨市方正县伊汉通乡大房屯自己家中干农活的法轮功学员刘贵福,被方正县公安局国保大队鲁统金,白文杰伙同伊汉通派出所李国、王洪志两个所长强行绑架到拘留所。至今家人已去要人几次。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9/23/二零一一年九月二十三日大陆综合消息-247046.html

2009-08-24: 黑龙江大庆监狱恶警李维龙仍在继续行恶
八月二十日上午,恶警李维龙去教育队打了大法弟子付文昌,还扒了身穿的便服,下午去四监区,把大法弟子李洪奎、翟志斌、刘贵福、刘忠权、李超强行剃光头,还扒了李洪奎、翟志斌、刘贵福身穿的便服,四监区监区长程军昌打李洪奎、翟志斌耳光,刘贵福被李维龙把嘴角打出了血,恶警李维龙还强令大法弟子出工服苦役。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8/24/207010.html#09823232844-1

2009-03-18: 大庆监狱四监区恶警毒打大法弟子
2009年2月19日,黑龙江省大庆监狱四监区以所谓的“整顿”为由,对大法弟子翟志斌、李洪奎、李超、刘贵福进行迫害,强迫大法弟子出操训练(实则体罚),大法弟子坚决抵制。

从2月19日开始,每天上午9点,下午2点,恶警们都强迫大法弟子随刑事犯人出操训练,恶警褚忠信、刘国强、李金浩指使犯人强行把大法弟子从监舍拖出,从楼上抬下,大法弟子不配合邪恶,三个恶警动手用橡胶棒殴打大法弟子。

翟志斌头部被打出血,将近六十岁的大法弟子李洪奎、刘贵福也因此遭毒打,就这样,被打得卧床的大法弟子李洪奎,每天还被四、五个犯人强行从楼上抬下,每天被折腾着。

当李洪奎的家属得知消息后,几次到监狱要求见人,此次事件的幕后操纵者程军昌一直推脱、搪塞,找借口不让见人。在这样的情况下,家属被迫运用法律武器,把直接带头肇事打人的恶警褚忠信(四监区副监区长)告到大庆市司法局。

截止发稿时,恶警们仍不断的对大法弟子进行干扰,并无悔改之意。3月13日,恶警程军昌又一次欺骗家属,答应家属来监狱接见,可家属去找他,他又变得蛮不在乎的嘴脸说:“不能见人,你走法律程序吧。”言外之意是你爱去哪告哪告吧。无奈之下,家属再次到大庆司法局投诉,被告之说:我们已经去监狱调查了,伤已好了,听后处理。3月4日,家属开始投诉的,一般半个月就给答复,也就是3月19日前必须给处理结果。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3/18/197364.html

2009-02-22: 大庆监狱四监区搞“整顿”残害大法弟子
黑龙江省大庆监狱四监区于二月十七日开始进行所谓的“整顿”,其矛头直指被非法关押在该监区的四名大法弟子:翟志彬、李超、李洪奎、刘贵福,强迫他们每天上午、下午出操训练(实则体罚)。大法弟子拒绝这种迫害性的要求,随即遭到四监区迫害负责人褚忠信、刘国强、李金浩三人的毒打,致使大法弟子翟志彬头部鼓起大包,鲜血直流。其他三名大法弟子的臂、腿、臀等部位伤势较重。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2/22/195886.html

2008-11-09: 发生在黑龙江方正地区的罪恶
2008年10月31日晚,黑龙江省依兰地区多名大法弟子开车去方正县宝兴乡发真相资料,被不明真相的村民举报后,方正县公安局恶警开车在路口堵截。大法弟子只好向后倒车,一下倒进死胡同,当时恶警竟然野蛮的向大法弟子开枪。大法弟子走脱,但车被扣留。第二天方正县恶警去车主家,幸好车主没在家。

自九九年邪恶迫害大法以来,方正县公安局积极充当恶党打手,对大法弟子非法抄家、关押、酷刑折磨、非法劳教、判刑、高额敲诈钱财,有的学员家属几年来竟被敲诈十多万元。恶警折磨法轮功学员的酷刑手段极其残忍,包括:绑在老虎凳上用老牛锤(二尺长的三角带,用铁线缠绕在二尺长的木棍上做的鞭子)猛抽,用针扎手指尖、脚趾尖、胳膊、背部、双腿等部位,用手指用力弹眼球,用铁夹子强行将胡子拔光,拔下的眉毛、腋毛拌在饭里强迫学员吃下去,用螺丝帽缠上毛线,用绳子拴住,用力悠起,不停砸向大法学员的头部。

以下是部份严重迫害案例:
......
五、黑龙江法轮功学员刘贵福遭迫害事实

黑龙江省方正县伊汉通乡吉星村大方屯大法弟子刘贵福,今年56岁了。因坚修大法被方正县法院以莫须有的罪名强行判刑六年,投进了监狱被强行洗脑、遭到了令人无法想象酷刑的迫害。

2003年10月16日,刘贵福正在家中干活,方正县610国保科科长丑永生带领四个人来找刘贵福说:跟我们到县里去一趟,我们有事想向你了解一下。刘贵福说:我没做违法的事,为什么要跟你走?刘贵福不听他们的要挟,拒绝跟他们走,本村的百姓与屯领导也都纷纷赶来,见他们光天化日之下随便乱抓好人,拦着他们的车,谴责他们的粗暴行为。“老刘是个好人,你们不能这样对待他。”可“丑永生”就凶相毕露地把手枪从腰间拔出,挥舞着指向百姓,大施淫威。当场丑问传单是哪来的?刘说是拣来的。他们不信就开始毒打刘贵福。当时参与迫害的有丑科长、公安局白局长的姑爷儿和一个陈姓的打手。另外还有四个女警。他们把刘贵福按在地上,用皮带和手指粗的塑料管(小白龙)狠狠的抽打刘,把刘打昏过后,就用冷水浇醒后继续打。他们见刘仍不说,就用打火机把大头针烧红后往刘胳膊上扎。还企图往刘手指里钉竹签,由于没有找到竹签,才免受了这种酷刑的折磨。

恶警们施暴过程中,他们还不停的用语言威胁、恐吓:现在别处都打死人啦,咱们方正县还没打死过人呢,今天就拿你做实验。更可悲的是公安局白局长的姑爷儿,竟然在妻子打来的催促他早点回家的电话中说:我们正在“审问”法轮功,他不招,不信你听,他就把手机打开让他无辜的妻子听他们毒打刘时凄惨的叫声,可见邪恶的肆无忌惮,毫无顾忌,可恶至极。

更令人不可思议的是那个女警官,眼睁睁的看着穷凶极恶的暴徒在对一位50多岁的老人大耍淫威时,却一直在旁观看,不但没有一点的恻隐之心,站出来制止恶人施暴,还幸灾乐祸的说:都说法轮功生死不怕,今天看到了,真这样啊。还在为恶徒们擂鼓助威。

邪恶们打累了、饿了。吃饭休息时,刘贵福就向他们讲真相,告诉他们不要行恶。他们似明白非明白的说:我们也知道共产党不是好东西,江泽民不是个好东西,但是共产党给我们钱,你们不给我们钱。他们指着满桌子美食说:你看看我们天天吃好吃的。

白局长的姑爷儿知道“陈”和丑永生早已被大法弟子上了“恶人榜”了,就象自己今天也终于经过实际“考验”合格了,也获得了如此的“殊荣”一样,一边打刘一边说:你看我够不够“十大恶人”?

恶警把刘贵福劫持到方正县第二看守所。第二天又把刘带去第二次“过堂”,把刘绑在铁椅子上,双手戴上手铐,反背在椅子后面,把双脚抬起用“小白龙”猛打刘的脚心、两大腿内侧,一恶徒竟站在手铐上用力往下踩,痛苦极了!

后来恶警把刘贵福关入方正县第一看守所“魔鬼五号”监舍,这里因打昏死过两个人,送去医院抢救无效死亡而得名。恶警正要掩盖真相、造假欺骗其家人和世人说:心脏脱落死亡。犯人在恶警的授意、指使下,开始了对刘的长期折磨,他们用冷水从头顶往下浇,一次要连续浇好几桶,呛的刘喘不过气来,有时蹲不住就会一头栽倒在地。在看守所期间,刘一直遭受孙德芳、赵小飞、周鹏龙等恶人的长期凌辱和种种迫害。有三次被打的多少天爬着上床,晚上不让睡觉,用手指弹眼珠儿,眼睛肿的睁不开,眯成一条缝。

那里还有一个邪恶的阴谋诡计,犯人和干警串通一气欺压新来的犯人,犯人要想有宽松的环境,减少压力和长期被欺压、挨打。就得给家里人写条子、打电话、要钱要物,送钱物的就可以得到宽松,否则就要长期挨打受骂。2003年腊月二十九,他们见家里没送来钱,孙德芳就又开始打刘贵福,专门往刘的胸部、腹部和软肋上打,说:打你软肋你吭不出声,打你腹部你吃不了饭,打你胸部打死了,就说心脏脱落死的。他还逼刘不停的擦地、擦铺,一次要擦50-100遍,不停的折磨刘。

其实这些也只是刘被他们迫害的一部份,还有许多用语言无法形容出来的各种各样迫害人的手段及办法。

刘贵福在方正县第一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了六个月后,二零零四年四月,刘被转到大庆监狱迫害大法弟子的四监区。小巫见大巫,这里也同哈监一样因邪恶的迫害大法弟子而臭名昭著。从迫害开始以来,共有四名大法弟子被迫害失去了生命。刘又经历了残酷的迫害,为了强迫刘在他们事先写好的所谓“转化五书”上签字、按手印,就对刘进行灭绝人性的迫害,让刘坐槽钢、钢锭,不让睡觉,光脚站在冰凉的地板砖上,用木板打,打的刘臀部血隔着衣服都渗透过来,屁股上的大水泡、血泡象鸡蛋黄一样大。狱政干部清监时,问刘怎么了?刘说是犯人打的。犯人赶紧说:他是法轮功。那个狱政干部竟然说:法轮功(挨打)不管。
......
善恶有报是天理。以下是黑龙江省方正县参与迫害的恶徒遭报案例:

1、黑龙江省方正县公安局政保科科长文成福在任职期间疯狂迫害大法弟子,非法抓捕大法弟子,非法判刑、劳教、抄家、勒索大法弟子钱物、毁大法书等,坏事干绝。二零零四年五月中旬,文成福在家坐着突然暴死,遭恶报。

2、黑龙江省方正县主抓政法的副书记郎志国迫害大法,遭车祸差点丧命。

3、黑龙江省方正县主抓政法的副书记郭一民迫害大法弟子,遭车祸暴死。

在此,奉劝那些追随江氏政治流氓集团的邪恶之徒,不要以执行上级命令为借口,继续迫害大法弟子。“善恶有报”是天理,赶紧悬崖勒马,停止罪恶行为,将功补过。常言道“铁打衙门流水官,行善积德保平安,迫害好人罪恶大,恶报到时苦无边!”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1/9/189486.html

2006-12-23: 刘贵福狱中传书 记述惨遭迫害的经历
我是黑龙江省方正县伊汉通乡吉星村大方屯大法弟子刘贵福,今年56岁了,现正在大庆监狱四监区遭受迫害。

1998年我有幸得大法,在修炼中,不但有了健康的身体,思想和道德方面也得到了净化与提高,更使我明白了人生的意义和做人的真正目地,所以我决心在修炼这条路上,在师父的指导下一直走下去。在邪恶强加的这场魔难中,我按照正法的要求,走出来向他人讲清真相、揭露迫害。但却被方正县法院以莫须有的罪名强行判刑六年,投进了监狱被强行洗脑、改造、迫害。

2003年10月16日,我正在家中干活,方正县610国保科科长丑××带领四个人来找我说:跟我们到县里去一躺,我们有事想向你了解一下。我知道黄鼠狼给小鸡拜年没安好心就说:我没做违法的事,为什么要跟你走?我不听他们的要挟,拒绝跟他们走,本村的百姓与屯领导也都纷纷赶来,见他们光天化日之下随便乱抓好人,拦着他们的车,谴责他们的粗暴行为。“老刘是个好人,你们不能这样对待他。”“丑科”就凶相毕露地把武器──手枪,从腰间拔出,挥舞着指向百姓,大施淫威,行严刑拷打。问我传单是哪来的?我说是拣来的。他们不信就开始对我毒打。

当时参与迫害的有丑科长、白局长的姑爷儿和一个陈姓打手。另外还有四个女警。他们把我按在地上,用皮带和手指粗的塑料管(小白龙)狠狠的抽打我,把我打昏过后,就用冷水浇醒后继续打。他们见我仍不说,就用打火机把大头针烧红后,往我胳膊上扎。还要给我往手指里钉竹签,由于没有找到,才免受了这种酷刑的折磨。行刑过程中,他们还不停的用语言威胁、恐吓:现在别处都打死人啦,咱们方正县还没打死过人呢,今天就拿你做实验。

更可悲的是“姑爷儿”竟然在妻子打来的催促他早点回家的电话中说:我们正在“审问”法轮功,他不招,不信你听,他就把手机打开让他无辜的妻子听他们毒打我时凄惨的恐怖声,自己做了恶还要毒害家人。把为人民办公的地方变成了“邪恶逞凶乐园”,把迫害大法弟子时发出的撕心裂肺的凄惨的恐怖声音,当成了美妙的音乐。“与妻共享”,可见邪恶的肆无忌惮,毫无顾忌,可恶至极。更令人不可思议的是那个女警官,眼睁睁的看着穷凶极恶的暴徒再对一位50多岁的老人大耍淫威时,却一直在旁观看,不但没有一点的恻隐之心,站出来制止恶人施暴,还幸灾乐祸地说:都说法轮功生死不怕,今天看到了,真这样啊,似在为恶徒们擂鼓助威。

邪恶们打累了、饿了。吃饭休息时,我就向他们讲真相,告诉他们不要行恶。他们似明白非明白的说:我们也知道共产党不是好东西,江泽民不是个好东西,但是共产党给我们钱,你们不给我们钱。他们指着满桌子美食说:你看看我们天天吃好吃的。“姑爷儿”知道“陈”和“丑科”早已被大法弟子上了恶人榜了,就象自己今天也终于经过实际“考验”合格了,也获得了如此的“殊荣”一样,一边打我一边说:你看我够不够“十大恶人”?

就这样,他们从上午8点左右一直打到晚上8点左右,还是没有问出什么,就把我劫持到方正县第二看守所。到了第二天他们又把我带到那里第二次“过堂”,把我绑在铁椅子上,双手戴上手铐,反背在椅子后面,把双脚抬起用“小白龙”猛打我的脚心、两大腿内侧,一恶徒竟站在手铐上用力往下踩,痛苦极了!

后来恶警把我关入方正县第一看守所“魔鬼五号”监舍,这里因打昏死过两个人,送去医院抢救无效死亡而得名。恶警正要掩盖真相、造假欺骗其家人和世人说:心脏脱落死亡。

犯人在恶警的授意、指使下,开始了对我的长期折磨,他们用冷水从头顶往下浇,一次要连续浇好几桶,呛的我喘不过气来,有时蹲不住就会一头再倒在地。在看守所期间,我一直遭受孙德芳赵小飞、周鹏龙等恶人的长期凌辱和种种迫害。有三次被打的多少天爬着上床,晚上不让睡觉,用手指弹眼珠儿,眼睛肿的睁不开,眯成一条缝。有两次我挺不住时向所领导报告,管狱政的刘科长,不但不管,还怂恿犯人说:法轮功该打。

那里还有一个邪恶的阴谋诡计,犯人和干警串通一气欺压新来的犯人,犯人要想有宽松的环境,减少压力和长期被欺压、挨打。就得给家里人写条子、打电话、要钱要物,送钱物的就可以得到宽松,否则就要长期挨打受骂。2003年腊月二十九,他们见家里没送来钱,孙德芳就又开始打我,专门往我的胸部、腹部和软肋上打,说:打你软肋你吭不出声,打你腹部你吃不了饭,打你胸部打死了,就说心脏脱落死的。他还逼我不停的擦地、擦铺,一气要擦50-100遍,不停的折磨我。

其实这些也只是我被他们迫害的一部份,还有许多用语言无法形容出来的各种各样迫害人的手段及办法。在那里和我遭受到同样邪恶迫害的还有高楞和沙河子的同修,还有一位同修承受不住了他们的毒打、迫害,大头朝下从三楼纵身跳下,幸好落在了二楼的阳台上,没有出现人命。这些都是我家乡的人民警察队伍中的一些败类们对大法弟子犯下的滔天罪行。

在方正县第一看守所我被非法关押了六个月后,强行投到新建监狱集训队,之后转到哈尔滨监狱,这里是当时全省有名的迫害大法弟子的黑窝之一,所有的大法弟子都遭到了不同程度的肉体与精神上的邪恶迫害,而且手段极其残忍,令人发指,迫害情况,明慧网上有过全面报导。

二零零四年四月,被哈监二监区迫害的大法弟子王大元,因拒绝写所谓的“转化五书”,被恶警指使犯人一夜间给活活打死。邪恶为极力掩盖迫害真相,怕这些见证人──大法弟子们作证揭露他们的罪行,于二零零四年七月一日把这里被迫害的一百零八名大法弟子分别转到牡丹江、泰来、大庆监狱继续迫害。

我被转到大庆监狱迫害大法弟子的四监区。屎窝挪到了尿窝,小巫见大巫,这里也同哈监一样因邪恶的迫害大法弟子而臭名昭著。从迫害开始以来,共有四名大法弟子被迫害失去了生命。我也又一次经历了比在方正县国保科和看守所时,还要残酷的迫害,为了强迫我在他们事先写好的所谓“转化五书”上签字、按手印,就对我进行灭绝人性的迫害,让我坐槽钢、钢锭,不让睡觉,光脚站在冰凉的地板砖上,用木板打,打的我臀部血隔着衣服都渗透过来,屁股上的大水泡、血泡象鸡蛋黄一样大。狱政干部清监时,问我怎么了?我说是犯人打的。犯人赶紧说:他是法轮功。那个狱政干部竟然说:法轮功(挨打)不管。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2/23/145188.html

2006-02-03:  大庆监狱长王永祥的部份罪恶
为了抗议迫害,自今年元月26日起至今,被非法关押在大庆监狱中的20几名大法弟子开始绝食抗议,要求停止迫害。目前进行绝食的大法弟子有:金生、姚斌、卜繁伟、邓青山、姜德荣、王俊峰、王宇栋、武春文、刘贵福、张兴业、李荣洪、邹国验、赵玉安、孙铁农、邱学治、李会丰、李海、张志、李占斌、翟治斌、李超、张秀峰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2/3/120016.html

2004-07-12: 刘贵福,软肋被打得不能用力,右大腿时时疼痛。(恶警:方正县国保大队长,丑福生,恶犯:孙德方,赵小飞)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7/12/79215.html

2004-07-11: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检察院:
黑龙江省最高人民检察院

我们曾经被非法关押在哈尔滨监狱的法轮大法修炼者,我们对哈监干警的违法犯罪行为提出控告:

在我们被哈尔滨监狱关押期间,哈监执法干警为谋求虚荣政绩,他们实施所谓“强制教育”,对在押的法轮大法弟子進行了惨无人道的人身摧残和虐待,导致了两名大法弟子被迫害致死(二监区王伟华,死亡时间2003年6月9日;二监区王大源,死亡时间2004年4月5日)。数十人身体遭受不同程度的摧残与折磨,重者留下了不可治愈的后遗症而致使身体残疾。

哈尔滨监狱部分执法干警及手下的“打手”的行为,给遭受迫害的大法弟子和他们的家人都造成了巨大的精神上和身体上的创伤,严重违反了《宪法》、《监狱法》,违反了我国签订的联合国《人权宣言》和《政治、经济、文化公约》。作为受害者的我们,希望检察机关详查此事,将行恶者绳之以法。

   控告人:
转押到大庆监狱的三十名大法弟子
王树森 夏 勇 卜繁伟 张子栋 程 宇 邹国晏 邓青山 张玉良 杨毅忠 邱学治 张秀丰刘贵福 李占斌 程佩明 孙铁农 龚海鸥 武春文 王宇东 孙仁辉 张 剑 孙殿斌 李成义王 密 李惠丰 陈春林 袁清江 陈富奎 赵庆山 刘景风 李 超 

2004年7月8日

大庆市红卫星监狱(大庆市监狱)联系资料(区号: 459)

2018-08-22:国保大队队长赵春松:0451-57110568(办公室) 13100964777 13796759955
国保大队王林春:15134511400
公安局局长商延顺:0451-57116298(办公室) 13359722777
副局长徐洪涛:0451-57123119(办公室) 13303616345
副局长周洪臣 (负责迫害法轮功):0451-57108868(办公室) 13845138456
方正县610办:
衣宝松:13154518000
廉立爱:13019726736
方正县政法委:
主任张威:15945451888
周志国:13904665215
昌玉娟:13836058566
看守所所长:胡亚军

2016-12-25: 大庆监狱三监区:
大队长宫伟:警号2359057电话13351791666
副大队长张春生:警号2359748
中队长金利军:警号2359027

2014-04-07: 下是建华区恶警、恶人的信息。
区委书记:杨亚森 办公室:0452-0-2285666
区委副书记:姚卿 办公室:0452-2564599
孔子为 办公室 0452-2565350
宅电:0452-2460357 手机13704521199
马汇川 办公室 0452-2552638
手机13009748388
政法委书记:王伟 办公室0452-2553808
宅电0452-2712468 手机13845209158
“610” 主任: 赵 平(女) 办公室0452-2551254
宅电0452-5965262 手机13079629533
610”副主任:张宏0452-2551254
张 洪 办:0452-2551254
区长: 姚卿 办公室0452-2564599-401
司法局长: 富大成 办公室0452-2552724-323 手机15946255055
建华公安分局 局长:李小龙 办公室0452-2687117 手机13384526001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459)

2009-03-18:
大庆监狱四监区监区长:程军昌办公室电话 0459-5050834
大庆监狱四监区副监区长:褚忠信
大庆监狱四监区指导员:刘国强
大庆监狱四监区指导员:李金浩
黑龙江省监狱狱侦处:0451-86316462
黑龙江省监狱狱政处:0451-86342238
黑龙江省高级检察院:0451-82860057
黑龙江省高级检察院:0451-82860057
大庆市纪检委:0459-4666057
大庆市检察院:0459-4662000

刘贵富亲属电话: 0451-57131052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