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0-07-05 星期日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黑龙江 >> 大兴安岭 塔河县 >> 卜繁伟(卜凡伟,朴凡伟), 男, 32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黑龙江省塔河县新华街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4-07-11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1-03-23: 中共酷刑:针插指甲、火烧指甲、钳子拔指甲……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三月二十三日】 “(大队长)管风春指使孟祥林等犯人将黄成双手铐在墙上,将他每个手指尖插进一根医用的大针头,整整插了十根!针是从指甲与肉之间插进去的,血从另一端流 出;有的针从指甲缝插进去又从另一指节背穿出,血就从针头流出;有的针插进针尖被堵塞拔出后出血。直到黄成离世时,他的指甲盖内仍留有疤痕”

酷刑演示:在指尖插针
黄成指甲盖内留下的疤痕
这是明慧网最近报道出来的被迫害致死的辽宁锦州法轮功修炼者黄成在盘锦监狱受到酷刑的描述。狱警与犯人的歹毒令人发指!
十指连心,而指甲又是手指中最敏感的部位,双手指甲内插满十根针头,那是什么感觉?读到这段文字,令人心里发颤。插手指甲,已成中共监牢中常见的酷刑。例如:
湖南湘潭的法轮功修炼者徐少安,被绑架在湖南株洲白马垅女子劳教所期间,警察范应巧、彭金文组织四个吸毒人员对她进行迫害,拿生产用的粗针插她的十指,从指甲盖下插入至关节,令徐少安当场昏死过去。

湖南(株洲)白马垅女子劳教所
恶 警并不都是单一使用这种用针或用竹签插指甲的酷刑,往往和其它酷刑同时使用。也是在白马垅劳教所,被迫害致死的湖南常德桃源县法轮功修炼者文惠英,曾在生 前自述:“有一次恶警唆使五、六个吸毒犯来打我,拳头象雨点般落在我头上、身上,用穿皮鞋的脚踢我的腰部、腿部,用绳子把我的头发捆到窗户的铁杆上。恶警 还怂恿吸毒犯用最大的缝纫针插我的指甲缝,脱掉衣裤,插遍我的全身。我一次又一次的昏死过去,一次又一次的痛醒过来。”
这只是中共监牢内对法轮功修炼者的指甲进行摧残的酷刑之一。类似的酷刑也常被施暴于脚趾甲上。例如在黑龙江佳木斯监狱,在警察的唆使下,一名杀人犯用钢针插法轮功学员王庄的脚趾盖缝,另一名犯人用脚使劲踩他的脚趾头,不久王庄的两个大脚趾盖给生生剥掉了。
指甲插针的酷刑不仅仅发生在中共封闭的监牢里,那些由政府开设的所谓“法制学习班”里也经常发生着这样的罪恶。
在 广州市公安局黄埔分局强制戒毒所内,黄埔区“六一零办公室”操控设立了一个“黄埔区思想教育学习班”。在这里,广州市海珠区紫来大街法轮功学员范美霞就曾 遭到过这样的迫害。一次,打手队长邱朝华指使几个暴徒将范美霞按在有扶手的椅子上,把她的双手、双脚各捆绑在椅子两边的扶手和椅子腿上,再用一条脏毛巾塞 住她的嘴,随后几个暴徒拿竹签插入她的脚趾甲和皮肉中,并且用竹签在里面搅动。
这是怎样的罪恶和残忍啊!竹签插进趾甲内,再在里面搅动,范美霞的痛楚远远不是这几个文字所能表达的。
如此凶残折腾一番后,暴徒们将竹签从趾甲中抽了出来。可是却看到脚趾甲里留下的瘀血痕迹,歹徒们怕留下犯罪的罪证,竟猛然将穿着硬底皮鞋的脚狠毒地踩压在范美霞的脚趾甲上,致使她的左脚拇趾趾甲整块脱落。
这种踩脚趾甲致脱落的案例在山东女子监狱也曾发生。一位法轮功修炼者自述道:“她们有时打累了,就用脚使劲踩我的脚趾,后来我左脚中趾被(刑事犯)刘新颖踩的出水溃疡了。刘新颖边踩边恶狠狠地说:‘十趾连心,我们有的是办法整你,看你能怎样’。”
中 共监狱还有一种烧指甲的酷刑。石家庄市法轮功修炼者王宏斌被绑架进石家庄劳教所202中队,狱警对他进行强制“转化”(及使用暴力手段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 信仰),期间连续多日不让他睡觉。有一次他实在熬不住睡着了,恶警竟指使看管他的劳教人员用打火机将他的指甲连根烧掉。
在黑龙江绥化劳教所,恶警高宗海、刁雪峰、龙奎斌、金庆副用烟头烧法轮功修炼者彭树权的十个手指,指甲被烫坏,并流出液体,后来彭树权的十个手指甲都变黑、蜕掉了。将十个手指全部烧掉,受刑者该承受多大的痛苦啊!
另一种关于指甲的酷刑是拔指甲。在湖北省女子劳教所,原仙桃市棉纺厂职工童冬香,被野蛮灌完食后,恶警程瑜指使吸毒犯用名叫“拔草”的酷刑残忍的将其手指甲拔掉。

酷刑演示:“拔指甲”
与拔指甲相近的另一种酷刑是夹指甲。在河北的监牢里曾有法轮功修炼者遭受过这种酷刑,其具体的实施是:警察先将法轮功学员十个手指最后两节用力掰捏,然后用铁钳子将手指肚、指甲上下夹碎,再夹脚趾,先夹左脚第三脚趾然后又把左脚大脚趾夹碎……
对法轮功修炼者指甲的摧残不仅是这几种形式。例如在哈尔滨监狱,狱警将竹筷子削尖,从法轮功修炼者卜繁伟的指甲缝钉进去,硬是将他的指甲掀开!
这种残忍的酷刑还被反复使用,凸显施刑者的残忍。例如法轮功学员刘金芳被绑架在河南项城看守所,恶警为逼她出卖其他法轮功修炼者,用竹签把她的手指尖、脚趾尖插透,痛得她昏死过去。令人难以想象的是,这些恶警竟然又用竹签把她插醒过来……

酷刑演示:将竹签钉入手指
还有的恶警在施暴时,可不分手指和脚趾,怎么使法轮功修炼者痛苦怎么来。河南淮阳县许湾乡有一位女法轮功修炼者就受到过这样的酷刑:
她 先被恶警程维锋打了十几耳光;接着又被程维锋、王健夹在中间跺了十几脚;后来又被程维锋、王健强行按在铁椅子上,两个恶人用尽全身力气用铁擀杖擀她的小腿 迎面骨;恶警刘冠华控制她的双手,王健拿六根大头针钉她的十指;恶警程维锋又固定她的双脚,让恶警王健再钉她的十个脚趾;最后恶警还在她的背上插了二十四 根大头针……
悲哉!法轮功修炼者承受的酷刑之痛,难以让人继续读下去了;而这种酷刑的泛滥与残忍,又哪能是我们看到的这一点文字所能表达的呢?
那些施暴的恶人,他们得到了什么呢?是发泄了自己的残暴?在折磨他人中得到的满足?
并抢到了一张通向地狱的通行证?
法轮功修炼者在承受着令人难以想象的魔难中,依然坚守着“真善忍”信仰,向人们讲真相,希望世人有一个美好的未来。即使对于凶残折磨他们的恶人,他们也没有仇恨,更没有暴力报复,而是平和的告诫和善劝作恶者停止助共为虐,不要害人害己。法轮功修炼者的坚忍和善良天地可鉴。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3/23/中共酷刑-针插指甲、火烧指甲、钳子拔指甲……-237978.html


2010-04-06: 十年宝贵青春 身陷囹圄九载——法轮功学员卜繁伟遭迫害经历

人的生命中,能有多少青春时光?又有几个十年岁月?从一九九九年八月至二零零九年的十年中,当年二十岁的小伙子卜繁伟,却在狱中度过了九年,他在十余个看守所、劳教所、监狱,每一处都遭受了惨无人道的摧残与折磨,几度被迫害得生命垂危。

卜繁伟,家住黑龙江省塔河县新华街。卜繁伟从十几岁开始修炼法轮功,更加朴实善良,做事为他人着想,是人人喜欢的好孩子。

一九九九年中共开始公开迫害法轮功,二十岁的卜繁伟多次上访为法轮功说公道话,坚持对真善忍的信仰,因此屡遭绑架、非法关押,身陷囹圄累计共有九年。

一九九九年八月,卜繁伟被塔河看守所非法拘留十五天。

二零零零年卜繁伟被塔河县公安局非法拘留,在塔河县看守所期间被看守所指使武警、犯人、恶警野蛮灌食。后卜繁伟被塔河县公安局劫持到绥化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

二零零一年二月,在北京团河劳教所,卜繁伟被恶警用五根大小不一的电警棍电击,电得浑身是泡,脸部糊黑。六月,在北京东城看守所,恶徒们用电针插入他体内进行电击,后插管往他的胃里灌下半斤咸盐。

二零零一年八月十七日,北京市东城区法院以卜繁伟因在天安门打开写有“法轮大法好”的横幅,对他非法判八年徒刑。

二零零一年十月,卜繁伟被非法关押到哈尔滨监狱,那里更是罪恶嚣张横行的魔窟。狱警指使犯人迫害卜繁伟,首先是二十四小时不许他睡觉的精神折磨,继而是每日拳打脚踢、施用酷刑进行肉体摧残。

二零零二年,哈尔滨零下30-40度的冬季,几个恶徒将只穿单衣的卜繁伟抬着扔进冷水池,然后拖到门口,用外面的冷风吹。卜繁伟被冻得浑身发紫,完全丧失了人性的恶徒仍继续往卜繁伟身上浇凉水。有一段时间,卜繁伟几乎每天都要被恶徒们弄到冷水池里泡一段时间。

二零零三年九月,哈尔滨监狱狱警将竹筷子削尖,从卜繁伟的指甲缝钉了进去,硬是将他的指甲掀开!十大队狱警还指使犯人对卜繁伟实施这些酷刑,犯人将他用绳子绑上,用筷子削成尖从手指甲钉进去;用电摇表在卜繁伟身上过电;用电针在他身上过电;冬天把卜繁伟衣服扒光按进外面装满水的水池中,然后在风口用寒风吹,然后再往他身上泼冷水,再用冷风吹。

二零零四年七月份,卜繁伟被转入到大庆监狱四监区非法关押。因长期被迫害,他瘦得皮包骨,已经失去了生活自理能力,只能躺在床上,大小便都得靠他人帮助,每天靠注射盐水和钾维系着生命,在死亡边缘徘徊,随时都有生命危险。在这种情况下,大庆监狱仍没放弃对他的摧残折磨,每三天灌一次食,并利用灌食的机会,在插管时手段极其残忍,反复抽进抽出,每次灌食后都会从鼻孔往出流血,就连咳嗽时也带着血迹。当卜繁伟的家人看到他躺在床上奄奄一息的状况,强烈要求监狱为卜繁伟办理保外就医,可是大庆监狱竟断然拒绝,副监狱长姜树臣、四监区监区长程军昌对家人说:“人已经不行了,保外就医后也是死,死了我们也没招。”

二零零四年八月二十四日,黑龙江省大庆监狱副监狱长王家仁、政治处主任李威龙、副主任李伟南、刑罚执行科科长元洪军,带领防暴队、武警进行搜监,范围波及全监所有在押人员和监区,在四监区,卜繁伟被防暴队警察高忠华用警棍猛击头部太阳穴,当场倒地,被押入小号,锁在铁椅子上。小号的值班警察刘奇将卜繁伟双手戴的铐子用力一脚踹下,卜繁伟一声惨叫,手铐勒入肉中。警察刘奇叫嚣:我当班天天整你,叫你生不如死。

二零零五年八月,二十六岁的大法弟子卜繁伟被大庆监狱害得骨瘦如柴,生命危急,更加严重,血压下降到40-70,排黑便,呼吸微弱,又常处于昏迷状态,监狱还不放他,继续在狱中遭迫害。当卜繁伟家人要求办理保外就医时,大庆监狱置生命垂危于不顾,断然拒绝!

二零零七年八月四日上午九点,大庆监狱把刑事犯和大法弟子都带到操场上,政治处主任李威龙、副主任李伟南指使防暴队恶警对被非法关押在服务大队的大法弟子翟志斌、卜繁伟、武春文等进行殴打,强制套上囚服。几位大法弟子被打的不能起床,身体非常虚弱,其中卜繁伟处于半昏迷状态。

二零零九年,卜繁伟出狱,三十一岁,身上伤痕累累。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4/6/221069.html

2007-10-19: 六名大法弟子在大庆监狱绝食抗议迫害

被非法关押在大庆监狱四监区的大法弟子为抵制迫害,不穿号服,不做早操,被恶警迫害。十月十二日六名大法弟子于开始绝食抗议,到今天已经第七天了。

监狱四监区关押的大法弟子有:李洪奎、武春文、李占斌、卜凡伟、翟志斌、×××(不详)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0/19/164786.html

2007-09-09: 大庆监狱恶警迫害大法弟子

2007年8月22日晚,大庆监狱防暴队去各监区点名的时候,当点到一监区时,看到大法弟子王宇东和另外一个大法弟子点名没有站队。由于大法弟子王宇东不配合邪恶,恶警余长江和徐庆对王宇东大打出手,特别是恶警余长江,迫害大法弟子更为狠毒,用橡皮胶棍把王宇东打倒下之后,还是不停地打,嘴里还不停地骂着。最后他们把王宇东硬是抬进小号进行迫害。

大法弟子张兴业在小号内绝食。卜繁伟于9月3日被关进小号,是因为不出操被恶警抬进去的。

目前被非法关押在大庆监狱小号加重迫害的大部份大法弟子已回到他们原来被关押的大队,只有大法弟子卜繁伟和王宇东还被继续关押在小号,而且卜繁伟还被小号的恶警刘奇(音)残酷迫害。

被非法关押在大庆监狱四监区的大法弟子卜繁伟在9月2日被恶警李威龙殴打,押入小号,锁在铁椅子上。小号的值班恶警刘奇将卜繁伟双手带的铐子用力一脚踹下,卜繁伟一声惨叫,手铐勒入肉中。在场的人都看到、听到。恶警刘奇又叫嚣:我当班天天整你,叫你生不如死。

恶警李威龙和李伟男一直对大法弟子犯罪。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9/9/162358.html

2007-08-28: 大庆监狱恶警暴行还在继续

八月二十四日,黑龙江省大庆监狱副监狱长王家仁、政治处主任李威龙、副主任李伟南、刑罚执行科科长元洪军,带领防暴队、武警进行搜监,范围波及全监所有在押人员和监区,过程中发生暴力殴打和强迫大法学员穿囚服的恶性事件。目前监狱小号爆满,犯人在狱里都在骂李威龙。

据目击者称,全监九个监区被全部集中至操场,事先有的监区已经强制大法学员套上囚服,有的被扒光外衣裤只剩内衣裤。其中在所谓的“教育”分监区,玄国英因拒穿囚服被殴打致头脸变形,左眼已睁不开,脸色紫青,身上是否受伤尚不清楚。

在四监区,朴凡伟被防暴队恶警高忠华用警棍猛击头部太阳穴当场倒地,随即被多个恶警拳脚相加。武春文因揭露恶党暴行,被袁洪军用警棍猛击后脑倒地,随后被拳打脚踢,导致耳后肿起鸡蛋大的包,背、臂部瘀青红肿。

在五监区,王树森、张健、戴志东被扒光外衣裤;另外在前几日搜监中,他们的书、mp3等个人物品被恶警抄走,戴志东因拒穿囚服被李伟南殴打致眼眶青紫充血,张健由于遭受长期关押并限制活动,下肢近瘫痪,靠两人搀扶才能勉强直立。

整个施暴过程近两个小时,由王家仁亲自指挥,在监狱操场前,当着全监犯人和警察的面,把清监变成了暴力、血腥的迫害学员的表演。由于监狱正在施工,许多外雇民工都目睹了全过程。

继十三日开始的所谓狱内整顿以来,在押人员被恶警暴力殴打事件经常发生,被非法关押在各监区的学员也不同程度受到迫害。十九日晚一监区,大法弟子王宇东不参加点名,被防暴队长于长江殴打后抬到小号坐铁椅子,因怕其喊叫,将其嘴部用衣服捂住。在一监区,孙耀民被押小号迫害至今。
http://www.minghui.ca/mh/articles/2007/8/28/161663.html

2007-08-27: 大庆监狱政治处近日毒打、暴晒大法弟子

2007年8月23日,黑龙江大庆监狱这个中共恶党对大法弟子残酷迫害的黑窝,对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实行了凶残的疯狂、灭绝人性的血腥迫害。

23日上午,以流氓恶党的政治部副主任、恶人李伟南为主,政委陈庆发坐镇,带领着全监狱的流氓防暴队,以清监为由,先把监狱内所有的刑事犯人清入操场后,再对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在监舍内暴打;打倒后再拖到操场,当着全监狱上千人的面,由5-6个防暴队恶人用橡胶的警棍、电棍毒打一个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打倒后将全身的衣服全部扒光、烧掉;直到打的不能动,再全身赤裸、一丝不挂的在三十多度的烈日下暴晒、羞辱。恶人李伟南亲自赤膊上阵,对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行凶。

10多位大法弟子被打的全身多处伤残、流血,躺在地上不能动。现在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的伤残的详情还不知道,望知情人提供更详细的情况。

8月14日,狱长王永祥率领邪恶之徒亲自到小号迫害李荣红,打完李荣红后又给他上大挂(一种酷刑)至今。8月15日,政治处副主任李伟楠又率领十几个人将七大队(或一大队)的一个不知姓名的大法弟子打伤后,关到小号加重迫害。

8月4日上午9点,大庆监狱把刑事犯和大法弟子都带到操场上,政治处主任李威龙、副主任李伟南指使防暴队恶警对非法关押在服务大队的大法弟子老周、姜年洋进行殴打,强制套上囚服。对非法关押在四大队的大法弟子翟志斌、卜繁伟、武春文等进行殴打,强制套上囚服。同一天,又对五大队的大法弟子戴志东,王树森等一顿殴打,五大队副队长邹庆宇大打出手,最后把非法关押在六大队的大法弟子张景奇、张兴业等毒打一顿。

伤势最重的是玄国英,请能联系上他家属的大法弟子通知他家属。

这一切都是在政治处主任李威龙、李伟南的指挥下干的,特别是李伟南是迫害大法弟子的急先锋,在上千人面前公开行凶,邪党恶人的本性暴露无遗。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8/27/161587.html

2006-02-20: 20多名大庆法轮功学员生命垂危,紧急呼吁营救
在大庆监狱,20多名法轮功学员为了抗议不法人员的迫害已经绝食近一个月。现在法轮功学员卜繁伟、张志等已经处于昏迷状态;关兆启、王宇东、李荣红、赵玉安、张兴业等已卧床起不来。正在绝食的还有:金生、张子栋、姜德荣、仲兆勤、邹国宴、王俊峰、邓青山、姚斌、李超、李占斌、翟志斌等。

监狱一方面对外严密封锁消息,另一方面用野蛮灌食的手段对法轮功学员实施新一轮的迫害。有消息说:法轮功学员的处境都很危险。目前因大庆监狱严密封锁消息,这些被灌食迫害的法轮功学员生死未卜。

2005年仅仅三个月大庆监狱就虐杀了三名法轮功学员,2005年5月14日法轮功学员王洪德经历精神和肉体的双重折磨,被残害致死;2005年6月7日法轮功学员许基善被大庆监狱指使的五个犯人用水活活呛死;2005年7月23日袁清江被在长期酷刑折磨下而死。大庆监狱恶警郭春堂明目张胆的叫嚣:“大庆监狱整死几个人算什么?”恶警李凤江公开讲:“对法轮功,不转化就火化。”

2006年1月26日,农历腊月二十七,监狱长王永祥在众目睽睽之下,公然亲手殴打法轮功学员姜德荣、贾生辉、孙健彬、王宇东、金生等人,并将他们全部关押小号折磨迫害。被非法关押在大庆监狱的法轮功学员们得知这一消息后,开始进行绝食抗议。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2/20/121219.html

2006-02-19: 大庆监狱灌食迫害 法轮功学员生死未卜
从2006年1月26日至今,被大庆监狱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绝食反迫害已進入第22天,监狱警察用灌食残害法轮功学员,并严密封锁消息,这些学员生死未卜。

据悉正在绝食的有:卜繁伟、金生、王宇东、张志、关兆启、张子栋、姜德荣、李荣红、仲兆勤、邹国宴、王俊峰、邓青山、姚斌、李超、李占斌、翟志斌、赵玉安、张兴业等。

监狱长王永祥等指使监狱医院院长高青、副院长黄志伟对绝食的法轮功学员一天一灌盐水,布置各监区每日把法轮功学员送医院强制灌食打点滴。灌食极其野蛮、粗暴,完全是变相迫害,许多恶警、犯人借灌食之机折磨、祸害法轮功学员。金生鼻子被插的流血,口中吐血,副院长黄志伟却仍不罢手。被灌食的学员每天要遭受难以想象的折磨,生命时刻受到死亡的威胁。去监狱要人、过问的法轮功学员家属寥寥无几,致使恶人恶警毫无顾忌,随心所欲实施迫害。

到2月11日,法轮功学员张志、关兆启、王宇东、李荣红、赵玉安、张兴业、卜繁伟等已起不来床,身体非常虚弱,其中卜繁伟已处于半昏迷状态,张志处境危险。目前因大庆监狱严密封锁消息,被灌食迫害的法轮功学员生死未卜。

呼吁国际社会及所有正义人士继续声援、关注被非法关押在大庆监狱的法轮功学员!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6/2/19/121167.html

2006-02-13: 被大庆监狱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绝食反迫害
从2006年1月27日至2月11 日,在大庆监狱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绝食反迫害已进入第17天。目前法轮功学员张志、关兆启、王宇东、李荣红、赵玉安、张兴业、卜繁伟等已起不来床,身体非常虚弱。其中卜繁伟已处于半昏迷状态,张志处境危险。

紧急呼吁国际社会及所有正义人士声援被非法关押在大庆监狱的法轮功学员!

大庆监狱目前正在发生灭绝人性的群体性迫害。长期以来大庆监狱对大法弟子残酷迫害,自1999年7月以来,至少有46名大法弟子被迫害致死。目前大庆监狱的邪恶之徒依然不知改悔,继续罪上加罪,尤其是去年10月新来的监狱长王永祥,心狠手辣,而且亲自指挥恶警和邪恶的犯人对大法弟子的迫害。

2006年1月26日,农历腊月二十七,监狱长王永祥在众目睽睽之下,公然亲手殴打法轮功学员姜德荣、贾生辉、孙健彬、王宇东、金生等人,并将他们全部关押小号折磨迫害。

被非法关押在大庆监狱的法轮功学员们得知这一消息后,于1月27日开始进行绝食抗议。监狱长王永祥等指使监狱医院院长高青、副院长黄志伟对绝食法轮功学员一天一灌盐水,野蛮阻止法轮功学员绝食反迫害,布置各监区每日把法轮功学员送医院强制灌食打点滴。

2月8日法轮功学员金生被一监区警察和数名犯人送往医院,副院长黄志伟亲自指挥,指使几名犯人把金生强行按在床上,并指使一名犯人插管灌食。金生不配合,并指出这是一种变相迫害,可是遭到的是强制野蛮粗暴的插管。金生鼻子被插的流血,口中吐血,犯人害怕不敢再插。金生仍善劝其不要参与迫害,以免沦为中共恶党的殉葬品。黄志伟不但不听竟然跳上前台亲自动手,更加粗暴的插管迫害,并指使犯人将奶粉里加如大量食盐灌入胃内迫害。

据悉,正在绝食的有卜繁伟、金生、王宇东、张志、关兆启、张子栋、姜德荣、李荣红、仲兆勤、邹国宴、王俊峰、邓青山、姚斌、李超、李占斌、翟志斌、赵玉安、张兴业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2/13/120684.html

2006-02-03:  大庆监狱长王永祥的部份罪恶
为了抗议迫害,自今年元月 26日起至今,被非法关押在大庆监狱中的20几名大法弟子开始绝食抗议,要求停止迫害。目前进行绝食的大法弟子有:金生、姚斌、卜繁伟、邓青山、姜德荣、王俊峰、王宇栋、武春文、刘贵福、张兴业、李荣洪、邹国验、赵玉安、孙铁农、邱学治、李会丰、李海、张志、李占斌、翟治斌、李超、张秀峰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2/3/120016.html

2005-08-19: 被非法关押在大庆监狱的大法弟子卜繁伟,已失去生活自理能力,随时都有生命危险,只能躺在床上靠注射盐水和钾维系着。家人要求办理保外就医遭到拒绝,副监狱长姜树臣说:“人已经不行了,保外就医后也是死。”

法轮功学员卜繁伟,今年27岁,家住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甘南县,只因坚持对真善忍的信仰,被非法判处有期徒刑八年。从2000年底至今,卜繁伟辗转十余个看守所和监管场所,几乎每到一处都要经历一番折磨迫害,他身上时常是伤痕累累。

2001年2月,在北京团河劳教所,卜繁伟被恶警用5根大小不一的电警棍电击,电得浑身是泡,脸部糊黑。6月,在北京东城看守所,由于管教虐待,卜繁伟绝食抗议,不法人员们用电针插入他体内进行电击,却美其名曰“开胃”,后又插管往他的胃里灌下半斤咸盐。

2001年10月,卜繁伟被非法关押到哈尔滨监狱,那里更是罪恶嚣张横行的魔窟。由狱警直接指使,首先是24小时不许他睡觉的精神折磨,继而是每日拳打脚踢、施用酷刑进行肉体摧残。 2002年哈尔滨零下30─40度的冬季,卜繁伟穿着单衣,被几个恶徒抬着扔进冷水池,然后拖到门口用外面的冷风吹。当时卜繁伟被冻得浑身发紫,可是那些完全丧失了人性的恶徒却穿着厚厚的棉袄,继续往卜繁伟身上浇凉水。有一段时间卜繁伟几乎每天都要被不法人员们弄到冷水池里泡上一段时间。

2003年9月,狱警将竹筷子削尖,从卜繁伟的指甲缝钉了进去,硬是将他的指甲掀开。十指连心啊!哈尔滨监狱还有很多阴损狠毒的刑罚,如:掰手指、撅手腕、弹眼珠、头浸水池呛水、头套塑料袋窒息、等等。

2004 年7月份,卜繁伟被转入到大庆监狱四监区非法关押。因长期被迫害,人瘦得皮包骨,现在已经失去了生活自理能力,只能躺在床上,大小便都得靠他人帮助,每天靠注射盐水和钾维系着生命,在死亡边缘徘徊,随时都有生命危险。在这种情况下,大庆监狱仍没放弃对他的摧残折磨,每三天灌一次食,并利用灌食的机会,在插管时手段极其残忍,反复抽进抽出,每次灌食后都会从鼻孔往出流血,就连咳嗽时也带着血迹。

卜繁伟的家人看到他躺在床上奄奄一息的状况,面对白发人将送黑发人的可怕结果,家人向监狱强烈要求为卜繁伟办理保外就医,可是大庆监狱置生命垂危于不顾,断然拒绝!副监狱长姜树臣和四监区监区长程军昌对家人说:“人已经不行了,保外就医后也是死,死了我们也没招。”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8/19/108724.html

2005-08-01: 生命垂危的卜凡伟仍被非法关押在大庆监狱

大庆监狱在三个月里连续害死许基善、王洪德、袁清江三名大法弟子,他们尸骨未寒。可大庆监狱还在草菅人命,现在年仅26岁的甘南县大法弟子卜凡伟被害得骨瘦如柴,生命危机,近日更加严重,血压下降到40—70,排黑便,呼吸微弱,又常处于昏迷状态,监狱还不放他,继续在狱中遭迫害。

卜凡伟从十几岁开始修炼法轮功后,更加朴实善良,做事处处为他人着想,是人人喜欢的好孩子。自1999年大法被镇压,20岁的他就多次向国家、政府证实大法好,不要冤枉对国家对人民有百利而无一害的法轮功。因屡遭迫害,被非法拘禁关押,至今他已被非法关押了四年半,为坚持个人信仰,已被害得生命垂危,这是千古奇冤啊!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8/1/107470.html

2005-07-31: 被非法关押在大庆监狱四监区八分监区大法弟子卜繁伟,已经绝食一个多月了,人瘦得皮包骨,已经失去了生活自理,只能躺在床上,大小便都得靠他人帮助,每天靠注射盐水和钾维系着,随时都有生命危险。在这种情况下,大庆监狱仍没放弃对他的迫害,每三天灌一次食,并利用灌食的机会,在插管时手段极其残忍,几乎灌食后,都会从鼻孔往出流血,卜繁伟咳嗽时也带血。

卜繁伟家人要求办理保外就医时,大庆监狱置生命垂危于不顾,断然拒绝!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7/31/107427.html

2004-07-12: 卜繁伟,由于在冬季被泡在冷水槽里,导致下肢麻木,痛胀。(恶警:吴钧,夏治伟,恶犯:王忠财,锁文杰,付宾)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7/12/79215.html

2004-07-13: 想念的爸爸、妈妈:你们好:
多年未见面了,儿心里甚是想念,在这噩梦般的五年来,儿子经历这场针对着法轮大法的迫害,骤然而起的邪风恶雨,孩儿是一名修大法的弟子,必然有着护法、证实法的责任。这些年来你们由于受到邪恶势力的粉饰现实、蒙蔽与欺骗,加之你们骨子里形成的“民不与官斗”的陈腐观念,造成你们对我——一个大法弟子的所作所为不理解,甚至激烈反对,以至于我们无法沟通。但是多年以来我所经受的是爸爸、妈妈你们所想象不到的,因为你们所知道的只是那些政府官员如何的“教育感化”,面对媒体的伪善面容,你们根本不知道它们在虚伪掩盖下所作的那些邪恶至极的事。

这五年来,我被它们辗转十余个看守所和监管场所,几乎每到一处都要经历一番折磨迫害,在我身上时常是伤痕累累,在这里孩儿掀开一页,让你们看一看其邪恶的一角:
http://minghui.ca/mh/articles/2004/7/13/79292.html

2004-07-11: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检察院:
黑龙江省最高人民检察院

我们曾经被非法关押在哈尔滨监狱的法轮大法修炼者,我们对哈监干警的违法犯罪行为提出控告:

在我们被哈尔滨监狱关押期间,哈监执法干警为谋求虚荣政绩,他们实施所谓“强制教育”,对在押的法轮大法弟子進行了惨无人道的人身摧残和虐待,导致了两名大法弟子被迫害致死(二监区王伟华,死亡时间2003年6月9日;二监区王大源,死亡时间2004年4月5日)。数十人身体遭受不同程度的摧残与折磨,重者留下了不可治愈的后遗症而致使身体残疾。

哈尔滨监狱部分执法干警及手下的“打手”的行为,给遭受迫害的大法弟子和他们的家人都造成了巨大的精神上和身体上的创伤,严重违反了《宪法》、《监狱法》,违反了我国签订的联合国《人权宣言》和《政治、经济、文化公约》。作为受害者的我们,希望检察机关详查此事,将行恶者绳之以法。

控告人:
转押到大庆监狱的三十名大法弟子

2004-02-18: 卜范伟, 男 被非法劳教1年,后于北京被抓,判重刑。

2003-02-04: 2001年8月17日,北京市东城区法院对25名于2000年12 月31日在天安门打99米写有“法轮大法好”和18首《洪吟》诗的横幅的大法弟子进行非法判决。大法弟子们都当庭质问法官,对自己做无罪辩护。可贪赃枉法的法院不予采纳,将他们分别判了3-10年有期徒刑。

卜繁伟,男,21岁,初中文化,住黑龙江省塔河县(镇)新华街1委4组267号,被判8年。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3/2/4/43976.html

大兴安岭 塔河县联系资料(区号: 457)

2018-04-30:塔河县法院:
院长陆长平13604872773 0457-3662360 3666630 3609238 3662380
副院长吴雅学筽57-3609240
张威13904573396
钟艳13384578366
院长室0457-3666630 3609220
副院长0457-3609239 3600017
副院长0457-3600032 3600039
副院长0457-3600089 3609218
副院长0457-3609219
办公室0457-3662360
执行庭
局长室0457-3600024
副局长0457-3600023
办公室0457-3600022
行政庭0457-3600019
刑事庭
办公室0457-3600025
办公室0457-3600031
立案庭
办公室0457-3661017 3600028
审监庭0457-3600029
政工科0457-3668212

塔河县检察院:
地址:塔河县塔河镇中央大街
电话:0457-2729592
检察长刘新生
副检察长:汪孟良、胡景平
刘新生3625999、13555070000
2018-04-22:
塔河县公安局国保大队:
队长崔玉芝04573663932、04573667471、18645723021
国保警察韩德刚13846558007宅04573672111
国保警察吴忠谦13904574123
塔河看守所:
所长雷广波04573636664

塔河县公安局:
局长刘亚友04573666743、13846558353
政委殷勤13866481988
纪委张培义366089、13384673668、13384573558
孙继斌04573662932宅04573609885、13904573886
易军04573666057宅04573664449、13945704318

2017-04-18: 绑架黑龙江塔河县高淑英责任单位信息:
塔河县公安局:
局长刘亚友04573666743、13846558353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457)

2006-02-19: 卜繁伟: 0452-55667697 卜庆父(父)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0-07-05, 11:26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