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8-19 星期一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湖南 >> 衡阳市 >> 周子闲(周子娴,周子贤), 男

个人情况: 衡阳市石油公司干部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衡阳
拘留时间: 2004年3月
迫害情况: 被衡阳市中级法院非法判刑 7 年
个人近况: 非法关押
立案日期: 2004-07-10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2-04-14:周子闲坚持修炼法轮功 遭武陵监狱六年迫害
周子闲原名周保国,大专文化,五十六岁,原在衡阳市石油公司工作,于九七年十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二零零九年三月十一日,被非法判的六年刑期满,周子闲终于活着走出了这人间地狱——武陵监狱。

在修炼大法前,周保国曾密修了多年的奇门功法,当看到《转法轮》这本书时,深深震撼,深知这是一部亿万年难得一遇的高德大法,有史以来还没有谁能将修炼的法理讲的如此明了。字字是天机,句句是真理。他毅然放弃多年修炼的东西,走进法轮功的修炼。

九九年七二零中共开始诬陷迫害法轮功,周子闲焦虑万分,他深知这是一部天法,这是一部佛法啊!人这样对待他多大的罪啊。尤其是亿万不明真相的世人,被中共铺天盖地的谎言欺骗,无端仇视大法多危险啊。他为讲明真相制止这场浩劫,曾三次去京上访,被非法关押拘留所、看守所两个多月,后又被送劳教所迫害一年多,二零零三年又被非法判刑六年。期间曾遭受恶警毒打和指使的犯人毒打折磨,以及在灌食中用起子撬等,致使其牙齿脱落,右眼被打伤后至今视物不清。

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当晚,周子闲就上京上访,后被绑架回衡,被非法关在衡阳市拘留所一个月。出来后,他看到当局对法轮功的诬陷和打压继续升级,于十月下旬又上京上访,十一月三日被绑架到前门派出所,同被关在此的全国各地的同修遭到酷刑折磨。后被当地公安绑架回衡阳,非法关押在市第一看守所,每天被强迫做奴工,磨莲子等。十二月底被送市劳教所迫害。

二零零零年七月,周子闲被转到长沙新开铺劳教所,所警就指使几个劳教人员,将他和王跃香、谭江元、聂飞跃、匡宗尧等四位衡阳籍法轮大法学员(聂飞跃后被新开铺劳教所迫害致疯),关在入教队的一间黑屋里,酷暑天中间放个大火炉,强迫他们围着站立,动就打,二十四小时不让休息睡觉,这样被折磨了一个星期,逼着写所谓“不炼功的保证”。因都拒绝写,后被下到各大队,每个法轮大法学员都被派两个劳教人员夹控,连吃饭、上厕所都寸步不离,每天强迫做十五六个小时的奴工,有时甚至二十四个小时,使人头昏眼花,双眼又红又痛。有几次他几乎晕倒。

二零零三年三月十一日晚,周子闲被衡阳市国安支队周著文、雷振中等绑架到公安局五楼,同时被绑架的法轮大法学员还有家住动力配件厂的陈湘睿(第二天凌晨被迫害致死在公安局内,当年才二十七八岁),当晩他们分别关在一间房内被施以酷刑,用手铐吊在窗子上,双腿被架在椅子靠背上,重量都落在被吊铐的两手上,双手疼痛无比。下半夜恶警周著文象发疯的野兽,抓住他的头发猛往墙上撞……一直被折磨到第二天凌晨。后被非法关押在衡阳县看守所,他绝食抵制迫害,所警指使几个犯人拖的拖、抓的抓,强行用铁起子撬开牙齿,插上铁管子灌浓盐水,使他上吐下泻(中共的监狱、劳教所、看守所等,用灌食来迫害虐待法轮大法学员是最邪毒的一招)。还有段时间被加戴镣铐,被带上二、三十斤重的直镣一个多星期,睡觉上厕所都很困难和痛苦。后被衡阳县法院以莫须有的罪名,非法判冤狱六年。
二零零四年四月四日,周子闲被送湖南津市监狱收押中心,点名时拒绝下蹲,被五、六个犯人一拥而上殴打,右眼被打伤。他觉得自己修大法是非常神圣的,所做的都是告诉人真相和破除谎言,都是在救人。没有罪也不是犯人。所以他一直都拒绝下蹲和参加所谓的劳改(中共监狱规定:犯人见警察和排队报数时都要蹲下)。二零零四年四月三十日被送湖南常德武陵监狱四监区。五月四日因报数时不肯下蹲又受到不公正对待后,开始连续绝食九天。被几个犯人强行插管灌食虐待,每日一次,连续五次……
六月中旬,老残队中队长刘杰,强迫他写所谓在监狱内不炼功的保证不成,将他每天白天吊在窗子上,晚上双手铐在床上。一次在食堂里他向当时主管改造的副监狱长周日华(也是周子闲的所谓帮教干部)反映遭受的虐待时,周日华恶狠狠的说;“这还是轻的”。为抗议迫害,他又绝食十天。九月中旬,狱警从他身上搜出经文,又将其送严管队严管。第一天就被严管队队长谢英和狱侦科副科长资岩(也是造假证致使南华大学教师张鹏被加刑一年半的主要成员)吊在门框上……因拒绝做所谓的体能训练(实际上是虐待折磨人的),被姓黄的狱警指使几个犯人将他背宝剑式铐上拖着走,折磨的他站立不起才罢手。一天刘杰和四监区副教导员孙海来到山上严管队,拿着高压电棍说;炼法轮功的不怕电,今天就试试。就用电棍电击他的脖颈和手臂,很快被电的红肿起来。临下山时刘杰指着他说;“你们炼法轮功的多痴迷,多自私,不顾家人不要家。”当时,周子闲什么也没说,他悲哀啊,这是那家的理?中共的迫害几年来害得多少好端端的和睦家庭妻离子散、家破人亡……
十一月中旬,周子闲拒绝背三十八条监规,被狱警刘杰、陈刚和几个犯人强行吊在监区大铁门上,只能脚尖点地,狱警刘杰将大法师父的名字写在纸上放在他脚下,周子闲劝其不要这样,这要遭报应的。其不听还继续作恶。后来周就高喊,“还法轮功清白!”“还我师父清白!”后来一阵风把纸吹走……晚上又把他铐在床上。

一天周子闲被监区教导员张学标,副教导员孙海,副科长资岩,刘杰等推上山,用手铐吊在铁门上悬空推摆二十多分钟,铁铐勒进手腕肉里,他发正念后他们才住手。当时双手已肿得象馒头。回到监区又将他吊在大铁门上。每天早上六点被吊起直到晚上九点,睡觉时又被铐在床上。到第七天时刘杰说:“象你说的,我遭报应了。我要住院去了,你现在由陈队长管。”周子闲想中共宣扬的“无神论”害了多少中国人啊。不信神,不相信善恶有报,什么伤天害理的事都敢干。这些人随着中共随着江泽民作恶,谤佛谤法,迫害善良的法轮大法学员,这是多大的罪喔,将来多悲惨啊。狱警陈刚每天还将他吊起。这样折磨了他半个多月。

一天他们将周子闲的手拉开吊在大铁门上,脚尖点地,值班的狱警刘正武看了笑着说:“这架势还真象耶稣哦!”这时,一阵寒风掠过,周子闲他心里噙着泪……当年耶稣被钉在十字架上,告诉人们他三天后会复活,人们不信。今天法轮大法学员告诉人们法轮功真相,揭露中共邪党的迫害,是为了让人尽快得救……

二零零五年一月,周子闲被三中队指导员王力平吊在车间走廊的窗子上五、六天。每晚双手被铐床上,钥匙被王取走,多次晚上小便在床上。一天晚上八点多钟了,下着雪寒风瑟瑟,周子闲还被吊在车间外面的走廊上,他高喊着“法轮大法好”。监区教导员张学标过来拿着拖把道:“你还喊。”他又高喊一声“法轮大法好”,张抱着拖把后退几步,后又冲上来举起拖把打和堵他的嘴,前门牙皆被打松,血从口中流出。

后来,周子闲被送山上,在严管队,他和三监区谷志慧(法轮功学员)被谢英指使犯人吊铁门上来回摇摆摧残。一天副监狱长周日华到严管队找他谈话,已是晚上八九点钟了,他被高高吊在门窗上,已是很痛苦,周日华坐旁边还说个不停,他就对周日华讲:“你既然找我谈话,就应把我放下来。”放下来后,周日华又说了一堆共产党的假话歪理,他就说:“不管你执行谁的政策,对善良的法轮大法学员这样迫害,对自己不好,那是要遭报应的。”(周日华和他年龄相仿,五十多岁,于二零零七年检查出癌症,二零零八年死在湖南肿瘤医院。在主持武陵监狱改造工作期间,给下面曾立了个规矩,发现谁炼功就吊起来。有许多法轮大法学员曾遭此吊刑。津市法轮大法学员王学军六十多岁,也因炼功被长时间吊起来,二零零五年被迫害致死在武陵监狱。周日华曾在临死前给周子闲和张鹏写了封信,还是共产党的那套理念,周子闲很为其惋惜和悲哀,被中共已经害到了如此地步,临死了还不明白。)当晚,周日华走后,狱警又将周子闲吊起……

二零零五年农历正月初六,刘杰就和犯人的招集讲好,利用犯人来制服周子闲。在收工报数时,因他拒绝蹲下,刘杰就讲:“你今天不蹲下,都不许回去休息!”这时几个犯人围上来,有的劝有的威胁,其中一高个犯人上来就是几冲拳,将他胸部打伤,右眼镜片打碎扎穿眼睑,流了一晚上血,至今还视物不清。胸部疼痛的好几天都不能翻身。有的狱警以及好多犯人都说“周子闲会被整死在武陵监狱。”他不管怎样,伤的多严重,他都要坚持起来炼功。很快伤痛就好了,身体也恢复了。这期间夹控他的犯人经常找由头虐待他(有三个夹控犯人),尤其一名武陵区黑社会头子王姓犯人对他经常打骂。三月份为强迫他做奴工,三中队中队长陈昌卯,指导员王力平强迫他站在车间里不许动。每天站十五个小时左右,直到收工。这样被折磨了两个多月。双脚水肿。四月初的一个晚上,又以报数不下蹲为由,被一姓潘和姓高的狱警暴打二十多分钟,从车间直打到监区宿舍,身上多处受伤。特别是双眼红肿,面部肿得都变了形。

二零零五年十一月,武陵监狱搞所谓的“省级文明监狱”达标录像,周子闲拒穿囚服,姓黄的监区长等指使犯人强行给他穿,并吩咐犯人:用什么办法都行,只要不弄死人。几个犯人强行撕烂了他的衣服,反铐着他的双手,他高喊:“法轮大法好!”“停止迫害善良的法轮大法学员!”昔日说话声音很小的他此时的声音惊天动地。出工时,他被吊铐在车间走廊的防盗网上,打手们还把上面写着诽谤大法,辱骂师父的牌子挂在他的脖子上,他善意的劝告他们,“不要这样做,是会遭天谴的。”(在监狱、劳教所、看守所等地中共利用罪犯夹控、迫害和虐待法轮大法学员是极其阴毒的一招。也显露出中共的邪恶本性。用加减刑期来刺激罪犯疯狂的迫害法轮大法学员。周子闲曾被杀人犯、黑社会头子及打手、抢劫犯、毒贩、诈骗犯等罪犯夹控和虐待。)

第二天中午吃饭时,几个犯人打手又强行给他穿囚服,并反铐着他的双手拉上食堂。他一路高喊:“法轮大法好!”恶警以在公共场所喊“法轮大法好!”为由,把他关禁闭,甚至还威胁要加刑。这一关就是二个多月。期间,天寒了没有及时拿到垫被和棉鞋,脚被冻伤了。他女儿千里迢迢从太原赶来看他,也不让接见,孩子流着泪返回。禁闭室阴暗潮湿寒冷,几个月下来,他头发白了不少,眼睛视力也下降了很多。

二零零六年新到任的四监区监区长张先国,四十多岁,此人个子不高,但心狠手辣,动手就打人,多次对周子闲行恶。

五月一日上午,周子闲抗议恶警无理扣押法轮大法学员亲人的汇款和信件,向张先国反映夹控犯人虐待他的情况,他不但不管,反而借周子闲见他不蹲下为由,对周子闲大打出手,并和两个狱警将周子闲拖、打、摁在地上。

五、六月间的一天,张安排人强制将周子闲弄到山上参加所谓的军训,就是利用武警采用暴力整治犯人,那是非常的残酷、残暴,连武陵监狱的老犯人听到“军训”二字都胆战心惊。上的山上,军训已开始,满地是滚得滚爬的爬的犯人,八、九个武警追着犯人拳打脚踢,有的简直是拿犯人当活靶子在练拳脚。他一到那里,几个武警就围上来,他拒绝搞所谓的训练,并告诉他们:“我是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武警讲我们不管你是什么人,就拖的拖打的打把他整倒在地,接着又踢又打,直到狱政科副科长严小松将他带走才免遭暴行。

八月初的一天,监区长张先国到三中队车间,指责周子闲泄露了他的电话号码,说西班牙法轮大法学员打电话给他,然后对周子闲大打出手。后来又叫犯人将周子闲推到办公室,用警棒击打周的肩膀,臂部、又一棒击中周的后脑部,当时他头晕眼花倒在地上。周子闲起来后说:你不能这样对待法轮大法学员。张先国恶狠狠地说:“我就这样对待你了,”还说:“没有好日子给你过。”就在周子闲快出狱的二零零八年底,张先国又以他排队不下蹲,和姓刘的狱警对他又踢又打,致使他腿部和肋骨部位被打伤,很长一段时间行走坐卧都很痛苦。

八月底,周子闲与五监区法轮大法学员张鹏传递有关揭露武陵监狱迫害虐待法轮大法学员的信件时,被夹控犯人发现抢走。

后来将他和张鹏关在山上严管室,这一关就关了一年半多。一人关一间不准与人接触。每天播放污蔑诽谤法轮功的录音强迫他们听,在山上冬天冷的要命,夏天热的要死。夏天的蚊虫特别多,蚊虫叮的人无法入睡。严管队队长谢英吩咐值班犯人“发现炼功就给我冲水。”一姓周的犯人差不多每天凌晨都将他和张鹏冲得浑身湿透,棉被也被冲湿,有时被冲的地上水都很深,简直成了水牢。特别入冬后又湿又冷,又无门只是个铁栏框,晚上寒风直往里灌,冷的人很难入睡。
尤其是零八年初湖南冰冻期间,外面多冷里面多冷,连洗脸毛巾都冻得梆硬,洗脸都割人。他和张鹏抗议迫害,曾绝食二十三天,狱警指使犯人用生面灰加盐兑上自来水给他两强行灌食,灌食后经常造成腹泻。有时值班的犯人几天都不给开门,使他俩无法洗漱,大小便都在室内。值班犯人想进来打人就打人,一次值班犯人组长张琳,冲进严管室将周子闲打伤……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4/13/周子闲坚持修炼法轮功-遭武陵监狱六年迫害-255582.html

2009-08-01: 湖南省武陵监狱的残暴

自从迫害法轮功开始,该监狱十年来先后关押了很多名法轮功学员。以副监狱长周日华(2008年因癌症死亡)、教育科胡副科长、聂副科长、二大队队长胡新华为首的一伙司警们卖力执行江泽民的旨意对大法弟子进行疯狂地迫害。胡副科长对法轮功学员周子贤是这样迫害的:用手铐将周子贤的手倒八字形吊在铁栅栏上,只能脚尖着地,异常痛苦。将写着李洪志师父的名字的报纸铺在周子贤的脚下,周子贤宁愿身体悬空也不愿踩报纸。

只要胡副科长值夜班就这样折磨周子贤,就这样周子贤的手腕陷进很深的槽,骨头都看得见,吃饭时连筷子都拿不起。

聂副科长将法轮功学员张朋关了快一年的小号(又名严管队)。一天两餐饭,每餐仅一两饭,别说近一年。一般人在押人员关上半个月人就变样了。用他们的话讲:“不死也要掉层皮。”

常德市区的大法弟子杨斌因为非常坚定,不愿放弃信仰。监狱一直不准家人接见。还指使夹控(夹控是监狱选的在押人员)晚上整他,不让睡觉,不从便打。

湖南省津市市一名大法弟子名叫王学金,六十多岁了。在食堂进餐时慢了一点。一值班司警将他手中的饭碗夺下一摔,王学金为了争取生存权,绝食抗议。监狱中的警察就采取野蛮灌食将王学金迫害的奄奄一息,2006年死于监狱中。

熊清泉,五十多岁。经常被他所在的中队队长(外号张稀毛)双手铐在楼梯护栏上,脚尖着地,打耳光一打就是十多下,打得满口流血还不罢休,有时甚至用警棍打熊清泉。凡遇到不顺心的事就找熊清泉出气,吊他、打他。

匡森,五十多岁,他所在的中队队长姓俞,安排两个夹控晚上打他,不准睡觉,白天逼迫干奴工,开编织机,不准休息。凡见到匡森停下来夹控就拳脚相加。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8/1/205707.html

2007-08-16: 现仍在武陵监狱受严酷迫害的部份大法弟子:
衡阳大法弟子张鹏,被非法判劳改十年,加刑两年;
衡阳大法弟子周子贤,被非法判刑七年;
衡阳大法弟子罗红卫,被非法判刑五年;
衡阳大法弟子周庆峰,被非法判刑七年;
长沙大法弟子周志高,被非法判刑七年;
长沙大法弟子严勇,被非法判刑四年。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8/16/160946.html

2007-03-02:新增0736-7898021

2006-09-05: 常德市武陵监狱残暴迫害大法弟子

目前被非法关押在武陵监狱的十多名大法弟子,都遭到了非常残酷的迫害和虐待。世界各地的大法弟子共发正念和打电话、写信揭露迫害,环境有了变化,但此地恶警恶人还在对大法弟子行恶。

迫害大法弟子的恶人:

恶警:张先国,武陵监狱四监区监区长,40多岁,此人经常藉故随意打骂大法弟子和犯人,对犯人敲诈勒索,心狠手辣,并唆使其手下恶警和犯人打骂大法弟子,在狱中无法无天,胡作非为。

今年中国新年期间,张先国等恶警将大法弟子杨胜新打得惨不忍睹,无数耳光加拳打脚踢,打得杨胜新双眼及面部肿大,身上也多处打得青紫好长一段时间不能消除。当时大法弟子周子娴同他们评理,反而受到威胁。

今年5月1日上午,周子娴抗议恶警无理扣押大法弟子亲人的汇款和信件,向张先国反映夹控犯人的迫害大法弟子情况,他不但不管,反要周子娴蹲下,周子娴不肯,他就对周子娴大打出手,并和两个狱警将周子娴拖、打、摁在地上。

8月17日上午张先国到三中队车间指责周子娴泄露了他的电话号码,连西班牙的大法弟子都打了电话给他,然后对周子娴大打出手。又叫犯人将周子娴推到办公室,用警棒击打周子娴的肩膀,嘴部、又一棒击中周子娴的后脑部,当时头晕眼花倒在地上。周子娴起来后说:你不能这样对待大法弟子,张先国恶狠狠地说:“我就这样对待你了,”还说:“没有好日子给你过,”

恶人:程光华,常德市郊人,36岁,胖大个,是四监区三中队犯人,受恶警指使专门夹控大法弟子,在车间里经常打骂和污辱大法弟子周子娴,谩骂大法。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6/9/5/137148.html

2006-09-04: 衡阳大法弟子周子娴在常德武陵监狱绝食已十五天,生命垂危
湖南衡阳大法弟子周子娴,于2006年8月17日无故遭四监区监区长张先国暴打后,周开始绝食,至今天已经绝食十五天了,25日被恶警强行粗暴插管灌食一次,灌后头晕眼花感觉非常难受。现在生命垂危,

呼吁常德地区大法弟子每晚8、9、10发正念铲除武陵监狱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烂鬼!让他们现世现报!

今年元月农历年节期间,张先国,武陵监狱四监区监区长,40多岁,他手下恶警将大法弟子杨胜新打得惨不忍睹,无数耳光拳打脚踢,打得杨双眼及面部肿大,身上也多处打得青紫好长一段时间不能消除。当时大法弟子周子娴同他们评理,反而受到威胁。

今年5月1日上午,大法弟子周子娴抗议恶警无理扣押大法弟子亲人的汇款和信件,向张先国反映夹控犯人的迫害大法弟子情况,他不但不管,反要周子娴蹲下,周子娴不肯,他就大打出手,并和两个狱警将周子娴拖、打、摁在地上。

8 月17日上午,张先国到三中队车间指责周子娴泄露了他的电话号码,说连西班牙都打了电话骚扰他。后对周子娴大打出手。又叫犯人将周推到办公室,用警棒击打周的肩膀,嘴部、又一棒击中周的后脑部,当时头晕眼花倒在地上,周起来说,你不能这样对待大法弟子,他恶狠狠地说:“我就这样对待你了,”还说:“你给我找麻烦,我就没有好日子给你过,”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9/4/137087.html

2006-08-07: 湖南武陵监狱酷刑折磨大法弟子致残、致死

武陵监狱一向无视人权,一切以金钱为上,弄虚作假,欺上瞒下,强迫服刑人员长期進行超长时间劳动,有时甚至每天达16小时左右。为了小团体的利益,不顾被关押人员的死活。对没有完成任务(任务绝大多数是以十多个小时计算的)的服刑人员,轻则一顿暴打,重则施以各种各样的刑罚(背宝剑、荡秋千、戴几十斤重脚镣挂牌示众、用绳索绑紧四肢等)或送严管队严管。每年都有几人不堪忍受而跳楼、上吊等死亡。

武陵监狱医疗设施和医疗水平低下,医务人员水平相当差,并且几乎不讲医德,对患者常常是随便给一点药了事,对自己拿不出钱来治病的,往往要拖到临死前才送到外面去抢救,做做样子。以下是该监狱的部份迫害真相。

周子闲,男,50岁,大专文化,原衡阳石油公司职工,1996年10月初步接触法轮功,深知此法非同一般,就介绍年迈多病的父母亲修炼。自己因舍不得放弃原先修的功法,一年后才正式改修法轮功。一修则深感大法的威力。1999年7月20日后三次去京上访,被强迫劳教一年半。回家后继续做大法工作,和同修办起了资料点。于2003年3月11日和陈湘睿先后被绑架到市公安局,遭到残酷吊打,陈湘睿被迫害致死。周子闲被非法判刑六年。

在衡阳县看守所期间,周子闲多次绝食抗议。2004年4月4日被送津市监狱收押中心,因点名时不肯下蹲,被五六个犯人一拥而上殴打。2004年4月30日被送武陵监狱四监区。 5月4日因报数时不肯下蹲又受到不公正对待后开始连续绝食9天。被插管灌食虐待,每日一次,连续五次,且每晚双手被铐床上折磨。

6月中旬,老残队中队长刘杰,强迫周子闲写所谓在监狱内不炼功的保证不成,将周每天白天吊在窗子上,晚上双手铐在床上。为抗议迫害,周又绝食10天。9月中旬,狱警从周身上搜出经文,又将其送严管队严管。周子闲在被严管期间,因拒绝做所谓的体能训练,被谢英和郭××、资岩(狱警副科,直接参与吊铐周,并造假证致使张鹏被加刑一年半)高吊在门框上,并在遭受背宝剑的酷刑时被几个服刑人员拖着走。

11月中旬,周子闲拒绝背38条,被刘杰和陈刚吊在监区大铁门上半个多月,晚上又被铐在床上,其中一天被监区教导员张学标,副教导员孙海,副科长资岩,刘杰等推上山,用手铐吊在铁门上悬空推摆20多分钟,恶人又将师父名字写在黑板上,拖周的脚踩。周发正念后他们才住手。当时周子闲双手已肿得像馒头。

2005 年1月23日,周子闲被刘杰、王力平吊在车向走廊的窗子上五、六天。每晚双手铐床上,钥匙被取走,多次晚上小便在床上。其中一天晚上八点多钟,被吊在车间,高喊法轮大法好。张学标拿着拖把道:你还喊。周又高喊一声“法轮大法好”,他抱着拖把后退几步,后又冲上用拖把打和堵周的嘴,周前门牙皆被打松,血从口中流出,后被送严管队。在严管队,周和三监区谷志慧(大法弟子)被谢英指使人吊起并来回摇摆。农历新年期间,在收工报数时,因周拒绝蹲下,刘杰指使犯人将周胸部打伤,右眼镜片打碎扎穿眼睑,流了一晚上血,至今视物不清。因强迫周劳动,三中队中队长陈昌卯,指导员王力平强迫周站在车间两个多月,每天站15 小时左右,双脚皆红肿。2005年4月初某晚报数时不蹲,被二狱警暴打20多分钟,从车间直打到监区宿舍,身上多处受伤。特别是双眼红肿,脸部肿得变了形。

2005年10月,大队长黄××、教导员孙学标指使犯人强迫周着囚服,并吩咐只要不打死,怎么都行,只要把囚服穿上。周就高喊“法轮大法好”,“还法轮大法清白”,一直喊到餐厅,后被禁闭两个多月,并被威胁要加刑。2005年5月1日早饭后,监区值班室,张先国等殴打周子闲,致其倒地,后周绝食数日,5月16 日上午,周被送严管集训,周拒绝“军训”,被三名武警拖倒后,遭警棍打,脚踢,周讲:我是修真善忍的大法弟子。武警讲不管你是甚么人,继续殴打。直到严小松将周带开才罢休。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8/7/135005.html

2006-05-27: 从2003年开始常德武陵监狱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有千多名,现在还有十几位,如,罗红卫,周庆丰,严勇,刘春泉,胡必佑,周志高,胡丑政,谷志慧,周子闲,肖远学,张鹏,刘普等。

恶警让千多人每天从事超过12小时的拉毛衣的劳动,部份干警常常采用辱骂、殴打、体罚、虐待等手段来摧残,普遍采用的刑具是:警棍,电棒,木棒,竹条,把受害者打的皮开肉绽,有的伤及筋骨。还有一种体罚的方式就是吊铐,将两手腕用手铐锁死、拉紧高举吊挂;手成一字形吊铐;一只手高铐,一只手高铐,令身体蜷曲,让被铐的人双脚离地或仅脚尖着地,让全身的体重压在铐紧的手腕部位,十几分钟,手铐深陷皮肤,皮肤破裂渗血,整个手部肿大,瘀血,皮肉乌黑,用刑数月手还麻木,行动不便。

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经常遭殴打,今年元旦五警区的恶警刘永文在监舍门口当着百多服刑人员对法轮功学员张鹏抽耳光,抽了十几下。元月26日恶警胡伟殴打法轮功学员周子闲周子闲后来绝食抗议。2月11日,在恶警谢英指使下,恶人将法轮功学员谷志慧吊铐在严管队的铁门上,快速的摇动铁门十几分钟,使谷志慧双手肿大,全身是伤。5月1日早上数名恶警对周子闲拳打脚踏,打伤倒在车监区监舍的值班室。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5/27/128929.html

2006-03-13: 湖南常德市武陵监狱恶警的凶残
2005 年11月武陵监狱搞“省级文明监狱”录像,非法关押在四大队的大法弟子周子闲拒穿囚服,姓黄的大队长等指使犯人强行给他穿,并说用甚么办法都行,只要不弄死人。打手们撕烂了周子闲的衣服,反铐着他的双手,周子闲高喊:“法轮大法好!”“停止迫害善良的人!”昔日说话声音很小的他此时的声音惊天动地。劳动时,他被吊铐在车间走廊的防盗网上,打手们还把上面写着诽谤大法,辱骂师父的牌子挂在他的脖子上,周子闲善意的告诉他们,这样做会堵死自生路的。第二天中午吃饭时,打手又强行给他穿囚服,并反铐着他的双手拉上食堂。周子闲一路高喊:“法轮大法好!”恶警以在公共场所喊“法轮大法好!” 为由,给他关禁闭室,一关就是二个多月。期间,周子闲没有及时拿到棉大衣、棉鞋,脚被冻伤了。他女儿千里迢迢从太原赶来看他,不准接见,禁闭室阴暗潮湿,周子闲头发白了不少,眼睛视力也下降了很多。2006年农历新年前两天,四大队的三中队新任中队长胡伟在严管队接他时,把周子闲的脸都打肿了,并扬言回去再看他的,回到监区后周子闲绝食抗议,绝食12天期间,他多次被打,并吊了他8天,正月初八那天,5~6个恶警在三中队车间的走廊上暴打周子闲,手被打的出了血,一直坚强的他还是忍不住惨叫了两声,迫害他的恶警有四大队大队长张先逵、姓张的副大队长、教导员张学彪、副教导员孙海。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3/13/122682.html

2005-08-10: 湖南常德武陵监狱恶警疯狂迫害大法弟子
周子闲,曾用名周保国,衡阳市石油公司干部,2004年3月因做真像资料被绑架,被非法判刑7年。现在常德市武陵监狱四监区三中队受迫害。

周子闲因不配合恶人要求,不接受奴役和侮辱,多次被恶警和犯人殴打,并遭受人格侮辱。为了防止周子闲晚上炼功,睡觉时恶警把他的手铐在床上,白天则铐在走廊上,不管严寒酷暑都是如此。2005年2月12日(正月初四),周子闲吃饭排队没有蹲下,被一犯人一拳打在眼睛上。因他带着近视眼镜,镜片扎在眼下面的肉里,破了一个很大的口,眼睛被打得充血,后伤口又发炎,眼睛肿得走路都看不清路。今年三月,中队的一个恶警叫他过去。因他没有蹲下,这个恶警就对他拳打脚踢,一顿狂打后眼睛被打青了,整个头部都肿了起来,面目全非。

去年还周子闲被送到严管队折磨两次,每次一个月。严管队更是惨无人道。晚上把他铐在铁门上,不让睡觉;白天要他做那些超体力的侮辱性训练。夏天让他赤手在水泥地上爬,手掌烫得起了指头大水泡,不准停下休息;冬天手被磨出血,也要带伤做完那些训练项目。有犯人说:“周子闲熬不到头,迟早会死在这里。”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8/10/108120.html

2004-09-25: 近悉衡阳市大法弟子周子娴于今年3月因揭露江一伙迫害法轮大法的真像,被衡阳市610歹徒非法抓捕,并关押在衡阳县看守所。他在监狱里受尽折磨但表现坚定,于7月被关押在常德武陵监狱。其妻子因生活的艰辛被迫与他离婚。

2004-07-09: 衡阳大法弟子周子娴因向世人揭露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罪行,近期被衡阳市中级法院非法判刑六年,现被关押在常德市武陵监狱。其妻由于生活维艰将被迫离婚。

衡阳市联系资料(区号: 734)

2019-04-01:湘江派出所:
警察贺醒华13975437527

2018-09-12:2017年收集的衡山县相关单位的联系方式
衡山县政府:
地址:衡山县解放南路24号,邮编421300
电话:0734-5812451、0734-5817851、0734-5829259

衡山县政法委:书记旷志军0734-5812424,副书记陈建业

衡山县公安局:
地址:城关镇解放南路92号
电话:07345812494传真:07345812494
局长肖文斌
副局长汪曙光13317477289分管国保、610办
国安、610大队队长肖应中13707477696
国安大队副队长罗亚平15200561066
610国安大队指导员刘晓亮
610国安大队警察丁清平13787725916
法治科:警察夏国成(专写迫害案件材料)
指挥中心:07345823110
政工室:073458230131
纪检监察室:07345823012
警务督察大队:07345823040
警务保障室:07345823022
国保大队:07345823035
经侦大队:07345823048
治安大队:07345964110
交警大队:07345812320
刑侦大队:07345823026
人口与出入境大队:07345823025
法制大队:07345823020
看守所:07345812589
拘留所:07345812263
城关派出所:07345827110 所长陈某18974701002、13781726389
两路口派出所:07345824110所长匡某
师古派出所:07345880110
白果派出所:07345914110
东湖派出所:07345986110
贺家派出所:07345700110
长江派出所:07345808110
新桥派出所:07345976110
店门派出所:07345953110
永和派出所:07345991110
沙泉派出所:07345964110

2017-05-06: 卢庆忠18975571255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734)

2006-01-31
常德市公安:736-7958000
恶警黄永康,手机:13054040223
传真机:736-7238152
国保大队:7958820
常德市国安局:736-7725208
常德市看守所:7898458
武陵区公安总机:7225121 ,7193039

----------------------------------------------------

衡阳市中级法院院长:罗安荣
为大法弟子周子娴辩护的律师 金钟 手机13607349002 电话0734-8845051
金钟工作单位:湖南南舫律师事务所衡阳市蒸湘北路富安大厦C栋3楼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