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9-18 星期三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河南 >> 周口市 >> 许丽(许莉,谭智强妻), 女, 30

个人情况: 太康县三中教师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河南省太康县
拘留时间: 2004年2月20日
迫害情况: 父母被绑架,七月婴儿两日无人照顾皮肤大面积溃烂
个人近况:
立案日期: 2004-07-06
家庭成员: 夫妻/父母: 许丽(许莉,谭智强妻) 谭智强(谭志强)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5-11-08: 河南省周口市太康县徐丽现在在太康县被非法拘留
河南省太康县建设路派出所11月4日绑架并拘留了法轮功学员徐丽, ,其理由仅是控告了前国家主席江泽民。作为小学教师徐丽当时正在给学生讲课。同着全班学生直接从课堂上被带走造成了极恶劣的影响,徐丽现在在太康县拘留所被拘留。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1/8/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八日大陆综合消息(二)-318872.html#15117235239-22

2007-04-08:河南周口公安分局迫害大法的恶人言行录
2、非法抄家
非法抄家是恶警们迫害大法弟子的惯用手法。绑架人的同时,都要对其家中查抄。有时任何理由、任何手续都没有,也随意进行查抄。如什么也抄不出来,则灰溜溜的走人;如抄出一点与大法有关的资料,就立即劫持。

二零零五年十一月二十六日,李育正带一帮恶人,一天之内抄了贾保玲、王池、张师营三家。有两家什么也没有抄到,李育正理亏胆怯的对大法弟子说:“对不起,对不起”。最后在大法弟子张师营家抄到一张真相光盘,当时张不在家,李离开了。过了两个多小时,狡诈的李育正杀了个“回马枪”,将蹬着三轮车做生意刚到家门口的张师营劫持,车上的货物被抢掠一空。

大法弟子何金亮家的房子不错,还有一个宽绰的独院。高峰扬言:“别看老何的房子那么好,将来说不定是谁的房子呢。”二零零五年八月二十一日,高峰带领七、八个恶警到何金亮家抄家,七手八脚一阵折腾,何的妻子王爱芝到院外大喊:“公安私闯民宅,迫害好人,大家都来评评理!”众恶徒做贼心虚,赶快溜走。几天后高又带两部警车抄了工农理发店店主吴金山的店铺和住宅,抄家时很多围观民众,高峰指挥一帮警察驱赶围观民众,一帮警察翻东西。吴金山手艺好,收费低,态度祥和,在周围口碑甚好,大家看到警察迫害这样的好人,纷纷诅咒这帮恶警 “残害善良,不得好报”。

恶警抄家时的阵势就是一群土匪进宅,翻箱倒柜,甩衣扔瓶。翻倒时噼里啪啦,翻完后满室狼藉。电视机、电脑、录音机、录象机、手机,想抢什么抢什么。
零四年阴历二月初一夜晚,电闪雷鸣,风狂雨骤。八、九点钟,法轮功学员许丽(太康三中教师)和丈夫把刚满七个月的儿子放在屋子里,冒雨去沙南物资局家属院二楼送电脑等设备。当时二楼屋里亮着灯,丈夫先上去,许丽在下面等。许见丈夫迟迟不下来,知情况不好,正欲离开,突然被身着便衣的恶警黄金启抓住。黄满口污言秽语并拳打脚踢把许丽按倒在地。当许丽再次见到丈夫时,只见他被打得满脸是血。恶警搜走了钥匙,摸进了许丽在颍河小学家属院的出租房里,抄走了值钱的物品和七千元现金。恶人把襁褓中的婴孩带到国保办公室,白天随便喂一点奶粉,拉屎撒尿无人管。当夜,许丽夫妇被劫持到看守所。二月初三上午,黄金启来到看守所,许丽强烈要求给孩子喂奶,黄金启声称:“小孩在他们那里已喂了两天了,好好的。若不老实交代,不准见小孩。”下午,许丽再次强烈要求见孩子,黄仍断然拒绝。婴儿在满是屎尿的小包袱里泡了两天,又是春寒料峭,连冻带饿带泡,浑身冰凉,目光呆滞,气息微弱。两天后送到许丽的娘家,在医院紧急抢救的日子里,多次出现病危。后来虽然保住了小命,但臀部、大腿两侧、小便处大面积溃烂、化脓,留下明显疤痕,且体质羸弱,发育缓慢。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7/4/8/152362.html

2007-01-09: 原河南太康县三中教师许莉惨遭迫害
许莉,女,30多岁,原太康县三中教师,九九年、二零零年两次去北京证实大法,被开除公职,被迫离婚,流离失所。一直坚持修炼并与一大法弟子结婚,生一男孩,孩子未满周岁时,夫妻又被恶人绑架,丈夫被重判15年,现仍在监狱遭受迫害,许莉因孩子小未判,又被迫流离失所,孩子一直在外婆家。

2006年8月许莉又遭迫害,为摆脱绑架跳下4楼腰骨,脚骨粉碎性骨折,在医院一直受监控迫害,回家后24小时受监控。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9/146497.html

2007-01-06: 原太康县三中教师许莉惨遭迫害
许莉,女,30多岁,原太康县三中教师,九九年、二零零年两次去北京证实大法,被开除公职,被迫离婚,流离失所。一直坚持修炼并与一大法弟子结婚,生一男孩,孩子未满周岁时,夫妻又被邪恶绑架,丈夫被重判15年,现仍在监狱,许莉因孩子小未判,又被迫流离失所,孩子一直在外婆家,2006年8月又遭迫害,为摆脱绑架跳下4楼腰骨,脚骨粉碎性骨折,在医院一直受监控迫害,回家后24小时受监控。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6/146267.html

2004-08-26: 河南周口地区的资料点、上网点于2004年2月20日遭大面积破坏,18位大法弟子被绑架,造成了严重的损失。

7月8、9日,川汇区法院又对其中16位大法弟子进行非法开庭。(“明慧网”均有报导)目前,这16位大法弟子仍被劫持在看守所遭受迫害。这16位大法弟子的基本情况及被非法关押的看守所如下:

吕淑英,女,57岁,淮阳县县直幼儿园教师,退休  周口市看守所
杨  超,男,33岁,淮阳县豆门乡万庄行政村大董村 周口市看守所
杜永忠,男,33岁,淮阳县朱集乡杜埠口村  周口市看守所
韩桂芝,女,42岁,淮阳县农场 周口市看守所
谭智强,男,35岁,湖南省湘潭市江南机器厂 周口市看守所
杨  芳,女,46岁,原周口市棉纺织印染厂   淮阳县看守所
宋振灵,男,32岁,淮阳县鲁台镇花庄小学教师 淮阳县看守所
葛大华,女,46岁,原周口市棉纺织印染厂  商水县看守所
王玉华,女,35岁,淮阳县朱集乡杜埠口村  商水县看守所
朱伟强,男,24岁,淮阳县鲁台镇河口村三组 西华县看守所
郑彩虹,女,28岁,太康县毛庄乡顾窑学校教师 西华县看守所
李  娟,女,37岁,淮阳县棉纺织厂   沈丘县看守所
刘宁宁,女,19岁,淮阳县冯塘乡龙虎村二组 沈丘县看守所
王春玲,女,43岁,淮阳县棉纺织厂  太康县看守所
刘  霞,女,24岁,淮阳县城关镇夏庄村 郸城县看守所
王桂金(情况不详)贾  红,女,35岁,淮阳县城关回族镇段庄村油坊庄(监视居住)
许  丽,女,30岁,太康县三中教师(因“哺乳”婴儿,被“取保候审”后流离失所)

几个月来,本地区的大法弟子都在关注着被绑架同修的情况。并且,各尽所能,尽自己的最大努力向各阶层的人士讲清真象,救度生命。有条件的同修也在智慧的做着营救同修的工作。相当多的同修在发正念时有明确的营救同修的意识,并且,持之以恒。但也有一些同修没有太注重,时间一长,有点麻木,不知不觉的产生了懈怠的思想。有同修多次提到:鑑于目前正法的整体洪势及我市的具体情况,建议我市大法弟子在坚持全世界大法弟子四个整点发正念的基础上,增加发正念的次数(按我市以前两个整点发正念,晚上九点、十点),统一针对残留在我市的邪恶因素,发出无比强大的正念。

2004-07-06: 河南周口人都还记得,今年二月二十日,正是阴历二月初一,周口市普降历史上罕见的特大暴雨。是夜,电闪雷鸣,狂风呼啸,大雨如注。彻宇的霹雳,慑人魂魄;倾盆的暴雨,令人心悸。周口完全隐没在暴风骤雨中……。

二月二十日晚八、九点钟,法轮功学员谭智强和妻子许丽谭智强是湖南省湘潭市江南机器厂的下岗工人;许丽是河南省太康县三中教师,因二00一年一月底去北京上访被绑架,后趁机脱身,一直流离在外)冒雨去沙北物资局二楼送电脑等设备(这些设备价值两万多元)。当时二楼屋里亮着灯,万万没有想到这里已经被恶警蹲坑了。谭智强先上去,许丽在下面等。许丽谭智强迟迟不下来,感觉不对劲,正准备离开,突然被身着便衣的恶警黄金启抓住,黄嘴里不干不净的骂着并拳打脚踢的把许丽按倒在地。许丽大声喊:“法轮大法好!……”并向许多围观的群众讲大法的真象,吓得恶警赶紧撵群众走。因奋力反抗邪恶的非法抓捕,许丽的身上全是泥水。当许丽再次见到丈夫谭智强时,谭被打得头破血流,满脸是血。

那天他们夫妻俩从家里出来时,他们才七个月的孩子正在屋里睡觉。

随后,他们被劫持到周口看守所。谭智强被关在6号监室,编号12;许丽关在1号监室,编号11。

二十二日上午,黄金启来到看守所,许丽强烈要求见孩子,要求给孩子喂奶。她的孩子已有两天没喂奶了。黄金启声称:小孩在他们那里已喂了两天了,若不老实交代,不准见小孩。下午,许丽再次强烈要求见孩子,黄仍以“不交代问题”为由,坚决不准许丽母子相见。

到了二十三日下午,看守所突然以“哺乳期”为由放了许丽,由黄金启开车押回太康县公安局。晚上十点左右,又由县公安局封金林、城关镇教育组组长(余某)等开车押到县人民医院。许丽白发苍苍的老母亲已三年未见女儿了,搂着女儿便失声痛哭:“你怎麽搞的,孩子的屁股都快烂完了……”。当许丽进入病房时,她一下惊呆了:三天前还健康、可爱的小正正此时躺在病床上,雪白的被子盖在他小小的身上,他的小脸上罩着氧气瓶,鼻子里插着氧气管,头上扎着针滴着水,小眼紧闭,昏迷不醒。这时,她才知道,黄金启口口声声称“小孩很好”完全是撒谎。

许丽一阵揪心的疼,她慌忙冲向前去抓住小孩稚嫩的小手。小手是冰凉的:“正正、正正……”,可能是母子连心吧,在母亲欲哭无泪的声声呼唤中,孩子的小手渐渐有了热气,小正正终于慢慢的睁开微弱的双眼,吃力的把头向母亲这个方向挪:“啊,啊……”他悲哀痛苦的啼哭着,哭声脆弱得像小猫在叫,当她给小孩换尿布时,真是让人触目惊心:小正正的大腿根两侧、屁股蛋上已大面积溃烂、化脓,让人看了惨不忍睹。后来小孩屁股伤愈合后,留下一些暗色的疤印。

到底怎麽回事呢?原来小正正父母出事那晚,恶警搜走了钥匙,私自摸进了他们在颍河小学家属院第二单元六楼门朝东的出租房,屋里有衣服、被子等杂物,还有七千元现金。二十二日下午,县公安局封金林等人把正正送回太康县逊母口镇姥姥家。当时小孩反应迟钝、不哭不笑,还以为是个傻子。当他姥姥接过他时,一看小孩脸色青白,小嘴起了一层干皮,哭声细弱,一个劲的吐。再看小孩的棉衣、棉裤、小包被,被屎尿浸得臭气熏天,小棉裤浸得沉甸甸的。当他们给小孩换尿布时,他们一下惊呆了:小孩稚嫩的屁股因无人换尿布,已被屎尿浸泡的大面积溃烂,化脓,小便头上及肛门是又红又烂,他穿的尿不湿裤头把他的大腿根两侧细嫩的皮肤都磨出血了。

可怜的小正正,才七个月的婴儿,在市公安局那两天,失去了父母和应有的照顾,他的一个小指甲不知怎麽给弄掉了,还发着高烧。

想想看,才阴历二月初,数九寒冬尚未尽,那几天又下雨,才七个月的婴儿,正需要父母加倍呵护,可父母被抓了,身边又没有别的亲人,他是多麽孤苦伶仃!

姥姥赶紧抱他去打了退烧针。小正正一夜不睡,又哭又闹。他姥姥和舅妈一夜没合眼,轮换着哄他。好不容易熬到了天亮,到了二十三日上午,姥姥抱着他到镇北焦医生那里打吊针。正滴着,小孩突然脸发青,眼看不行了。姥姥吓坏了,抱着他拔腿就往镇医院跑,找到正在吃饭的小儿科大夫李国兴,求他给小孩输氧。接着又拨120救护电话。120医护人员来后,看小孩状态不好,恐怕半路死了,不愿拉。经许丽家人再三哀求,才同意拉。在路上小孩的眼都翻上去了。

拉到县人民医院,医院不收,劝转至开封医治,姥姥恐怕小孩太小,才七个月的孩子,禁不住颠簸,便苦苦哀求,医院才同意收。收在住院部三楼新生儿区第七病室11床,署名谭孩儿。由于小孩太小,屁股大面积感染、溃烂、化脓,呼吸衰竭,昏迷不醒,有好几次出现呼吸停止,由于特护及时,方才转危为安。小正正的父母被非法关押;小正正的姥姥、姥爷身体都不好;心脏病、脑血管病……万一小正正救不活死了,那可咋办?怎麽向他父母交代!

危急中,许丽的父母便向周口市公安局打电话,要求放回小正正的父母,孩子报病危了,万一有个三长两短,谁敢担这个责任?一开始公安局不肯放人,许丽的家人急得使劲打电话。迫于无奈,市公安局才放了许丽

正正输氧气约有一个星期。由于打吊针,他前面的头发都刮光了,满是针眼,以至于护士扎针找血管都很费劲。氧气拔掉后,小正正开始发高烧,随后开始拉肚子,小脸瘦的没有肉了。小正正的亲人们为他的病整天提心吊胆,惶惶不安,身心疲惫不堪。住院期间,县公安局封金林等人假惺惺的来探望。十二天后,也就是三月六日,受尽精神、肉体百般折磨后,小正正出院了。医疗费,加上其它费用一共花了两千多元。由于小正正的母亲自二00一年流离失所后,为避免邪恶迫害,一直没回家,如今回家了,没有生活费,学校不准上班,没有任何经济来源,只好回逊母口化肥厂家属院,由年迈的父母养活。

三月十日,小正正才出院四天,便高烧到38度。没想到自称是县公安局的两女一男开着白色公安车找上家门,让许丽写“保证”交代问题。当时许丽心急如焚,慌着抱小孩看病,来人竟然想让许丽留下来写材料,遭到许丽的拒绝。又过一段时间,县公安局封金林等人又上门骚扰,逼许丽写材料,当时小正正发烧到38度。

许丽的家人曾要求见小孩的父亲谭智强,不许见;要求要回七千元钱,不给;要求拉回周口出租房的衣被,不让拉。

四月十日,自称是周口检察院、太康公安局逊母口镇镇长、镇派出所的几个人开着一辆白轿车和一白色公安车找到许丽家,声称她和谭智强的案子已由市公安局交给了川汇区法院,找许丽记录一下口供。而他们对小正正出事前还健康、活泼、可爱,可是在周口市公安局才喂了两天,竟然呼吸衰竭、屁股大面积溃烂、化脓,生命危在旦夕却闭而不谈。小正正虽捡回了一条小命,可出院后身体很弱,三天两头发烧、拉肚子。

许丽的家人为此吃不好睡不好,特别是许丽的父母都六、七十岁了,身体多病,整天为小外孙的病提心吊胆的。在小正正出院才一个月的时间里,一些不法之徒竟三次上门骚扰,这对许家更是雪上加霜,搅得全家惶恐、四邻不宁。

由于不堪邪恶的不法之徒无理迫害,许丽忍痛离开白发苍苍、体弱多病的双亲,离开嗷嗷待哺才九个月的儿子,流离失所。

一个柔弱的女子,只是因为坚持了自己的信仰,就被逼得走投无路,只有飘零他乡。泱泱中华,竟无一申述说理之处,怎不令人痛心疾首、椎心泣血。

全世界善良的人们,请伸出双手,紧急援助小正正一家,紧急援助那些还在深受江××流氓集团迫害的法轮功学员,使恶人得到严惩,正义得以伸张。

周口市联系资料(区号: 394)

2018-06-02: 西华县东王营乡派出所相关人员电话:
邵所长13839465086
杨某18538633581
寇某18538633052

2018-05-28:西华县东营乡派出所:
办案警察:杨某18538633581寇某18538633052

2018-02-03: 项城有关讲真相电话(固定电话区号——0394)
公安局
局长 杨步超 13603942875
副 局 长 马哲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394)

2015-11-08:
该派出所现有电话如下:
建设路派出所 6811110
姓 名 职务 手 机 警务通
查连廷 所长 13939430689 18336595689
何 飞 指导员 15936911888 18336595810
高建华 13939439339 18336595793
皮建合 13949971838 18336595787
陈 坤 15939422221 18336595830
聂战营 18239487666 18336595797
姜 擘 15936919222 18336595795
郝永昊 13608416731 18336595902
李德庆 13838606133 18336595782
王锦夫 15936066928 18336595776
丁东辉 13703871789 18336595796
王汝平 18236559529
王海军 13939405546 18336595791
王国栋 13271616918 18336595786
赵小英 13525748216 18336595785
郭 华 13193604099 18336595783
郭秋洁 13333940008
许 杉 13629890765 18336595778
赵永臣 13938045556 18336595790
王 瑞 13839478721
刘海霞 15936931567

邪恶之徒
太康县610办公室主任—赵庆明,电话(610办):0394-6822382

公安局国保大队队长—封金林,此人做队长多年,经手抓捕过多位大法弟子,以前在网上曝光过,现在情况不详。办0394-6822177转32110 宅0394-6824658 手机13849435531  

国保大队邪恶之徒—刘来全 办0394-6822177转32222 宅0394-6830399

太康县公安局副局长:韩指堂  6823456 13903877151
太康县公安局副局长:张广山  6813448 13525799098
太康县公安局副局长:张 杰  6819895 13903872399
太康县公安局副局长:刘灵   6821461 13903942088
太康县公安局书记  李炳忠  6822866 13608611118
太康县公安局政办主任顾宗享  6821196 13903942288
太康县公安局党委员:李清红  6828116 13673858189
太康县公安局副政委:曲淑娜  6822881 13507680768

太康县城关镇派出所民警:

张辉永 13949963378 李小民 13949956066 陈旭阳 13461376987
王东13938089595 张友经 13193611029

另外民警电话:13839432688 13848401777 13525772405
太康县副县长:张子敬,电话:0394—6812966,手机:13803941996
太康县委书记:电话:0394—6812369
太康县长:电话:0394—6823110

本案件有关文件

2007-08-22: 河南周口地区教育系统大法弟子遭迫害案例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8/22/161316.html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