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11-13 星期三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广东 >> 广州 白云区 广东省女子监狱(广州市女子监狱) >> 余梅, 女, 48

余梅
余梅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广东省湛江市赤坎区(寸金路防疫站隔壁的医疗机械修理站宿舍)
拘留时间: 2004年6月20日左右
迫害情况: 非法判刑4年
个人近况: 非法关押
立案日期: 2004-07-05
家庭成员: 儿女: 余梅的女儿
夫妻/父母: 余梅
交叉列在: 广东 > 湛江市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8-06-03:广东湛江市法轮功学员余梅、苏桂英已被非法送入女子监狱
广东湛江市法轮功学员余梅、苏桂英于2016年8月31日被绑架,直至2017年12月12日被湛江市赤坎区法院非法判刑四年,二人不服判决,随即上诉至湛江市中级法院,法院一直没有开庭审理,直至2018年5月29日,余梅女儿收到来自广东省女子监狱的入狱通知,再打电话通过律师证实,得知二人已被维持原判,且送到了广东省女子监狱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6/3/二零一八年六月三日大陆综合消息(2)-368369.html

2018-03-21: 广东省湛江市余梅、苏桂英被非法判刑四年 已上诉
广东省湛江市法轮功学员余梅、苏桂英被赤坎区法院非法判刑四年,两人现已提出上诉,案卷已到湛江市中级法院。

苏桂英女士,现年大约五十九岁。余梅女士,现年五十一岁,家住湛江市寸金路防疫站隔壁的医疗机械修理站宿舍。在修炼法轮大法之前,患有多种顽疾,常常被疾病折磨的生不如死,对家庭造成很大的伤害。她修炼法轮大法后不久,全身顽疾消失,身体健康,心情愉快,给家庭减轻了负担。更主要的是她在日常生活中时刻按照法轮大法教导的“真、善、忍”原则做事,处处与人为善,身心得到极大的改善。

余梅女士,仅仅因不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曾经三次都被迫害致使生命垂危,“610”头目黄祖华等想推卸责任,才放她回家。她丈夫担惊受怕,抑郁成疾,二零零六年七月十四日含冤离世。二零一五年七月七日,余梅向最高检察院和最高法院控告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

两法轮功学员遭绑架

余梅、苏桂英于二零一六年八月三十一日晚上发送真相信息而被湛江市赤坎区公安分局及赤坎区中华派出所联合绑架,被非法关押在湛江市麻章区第一看守所。

次日(九月一日)凌晨一点左右,门铃响了,余梅的女儿以为是母亲回来了,打开木门(还有一扇铁门),黑夜中,见到一大群人在门口,恶狠狠的叫她开门,要搜查、抄家。她吓得就把木门关上,把门栓上。恶人们就把外面的铁门弄开,用力的用脚踹木门,她吓得大哭,最后恶人们没法踢开门,就说白天再来。

到上午十多钟的时候,湛江市赤坎区610头目黄祖华带了一个穿警服但摘下警号牌的男人及几个穿便服的男人和几个街道办的女人再次来到她家,这次他们带齐了工具撬锁、撬门,撬开后就要搜家,余梅的女儿哭着不肯,他们就骗她说看看而已,不拿。结果,却掠去三张师父的照片,几本书和一些卡片,还有一台电脑,拍了一些照片,然后就逼余梅的女儿签字,她不肯签,说签了以后就会被他们用来干坏事。最后这些恶人们就打电话找了她父母单位的领导,逼他来签字。签完了字,他们就带着东西走了。恶人们抄了余梅的家,是为了搜集迫害余梅的“证据”。

九月三十日,湛江市赤坎区公安分局对余梅家人寄出了非法逮捕的通知书,通知书上给余梅非法套上的罪名是“破坏公用电信设施罪”。这些政法系统的人员估计也听了不少的真相电话,不敢以“刑法300条”来套罪名了,却又不死心的给法轮功学员安了这样一个“罪名”,被非法关押的两位法轮功学员破坏了什么通讯设施了?

二零一六年十月八日,余梅、苏桂英被非法关押在湛江市麻章区第一看守所已经超过一个月,家属聘请律师会见她们。

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九日,湛江市赤坎区公安局构陷材料,诬陷她们,并将构陷材料递交到湛江市赤坎区检察院,企图要非法起诉她们,被检察院退卷。

二零一七年四月二十一日,湛江市赤坎区公安分局第二次将构陷材料送到湛江市赤坎区检察院。

二零一七年五月十一日,余梅家属为她聘请了北京律师为其维护合法权利,于早上九点左右,律师与家属来到湛江市检察院立案科阅卷。

亲人问:余梅的案件又退回了是吗?姓陈工作人员说:是。亲人问:为什么不退回给公安那叫他们放人,我的亲人是做好人的,又没犯法。工作人员说:这些不是我们管的。律师问:这个案件是谁负责的?工作人员说:是黄菊群负责。律师问:那提供她的电话给我们。

工作人员提供了黄菊群的办公座机,律师当场拨打电话给黄菊群了解情况,黄菊群告诉律师说在四楼公诉科。过后律师和家属就来到四楼公诉科,律师问:哪位是黄菊群?一个工作人员说黄菊群不在,去看守所办案了。亲人说:那刚刚拨打了电话说在,我们才上来的。得知黄菊群是有意避开我们的。之后律师与家属离开了湛江市检察院。

于上午九点三十分左右,律师与余梅家属来到了湛江市第一看守所办理会见手续。许多已到的律师都在排队,看守所先开始只安排了一个会见窗口。律师问:为什么这样安排?工作人员说:从五月一日起广东省司法规定安排这样会见。直到整个上午排队,没有会见到。

下午一点三十分,律师与家属提前了一个小时到湛江市第一看守所排队办理会见;二点三十分左右律师进去看守所接见了法轮功学员余梅

非法庭审与冤判

二零一七年八月十六日星期三上午九点湛江市赤坎区法院非法庭审余梅、苏桂英。

在法庭外,当地的警察如临大敌,早早布置好大量的警察、便衣,叫来各个辖区里的街道办人员来监视辨认附近及准备进去旁听的人。谁想进法庭除了登记身份证还要领旁听证,而登记完身份证的又被告知旁听证发完了,实际上是故意不让人进去旁听,连家属都不能进去。

最后在律师的反复交涉下,只准余梅的女儿一个人进去法庭旁听,其他都是法院安排的人。

法庭上余梅、苏桂英两人正念正行,抵制非法的庭审,其中苏桂英反复的就是一句话:我是李洪志师父的弟子,不配合邪恶的任何要求、安排。律师也为两人做了无罪辩护,指出修炼和信仰无罪,法官及法庭人员基本是静静在听,没有干扰律师和两位学员的辩护,最后宣布择日宣判。

二零一七年十二月十二日余梅、苏桂英两人被湛江市赤坎区法院非法判刑四年。两人均已经向湛江市中级法院提出上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3/21/广东省湛江市余梅、苏桂英被非法判刑四年-已上诉-363163.html

2017-12-31: 广东省湛江市法轮功学员余梅、苏桂英遭诬判后上诉
广东省湛江市法轮功学员余梅、苏桂英2016年8月31日向世人发送真相短信时被绑架至湛江市麻章区第一看守所,于2017年12月12日被湛江市赤坎区法院非法判刑4年。两人均已经向湛江市中级法院提出上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12/31/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三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358855.html

2017-08-18: 广东湛江市法轮功学员余梅、苏桂英被非法庭审
广东湛江市法轮功学员余梅、苏桂英于2017年8月16日星期三上午九点在湛江市赤坎区法院被非法庭审。在法庭外,当地的邪恶如临大敌,早早布置好大量的警察、便衣,叫来各个辖区里的街道办人员来监视辨认附近及准备进去旁听的人。谁想进法庭除了登记身份证还要领旁听证,而登记完身份证的又被告知旁听证发完了,实际上是故意不让人进去旁听,连家属都不能进去。

最后在律师的反复交涉下,只准余梅的女儿一个人进去法庭旁听,其他都是法院安排的人。法庭上余梅、苏桂英两人正念正行,不配合邪恶的庭审,其中苏桂英反复的就是一句话:我是李洪志师父的弟子,不配合邪恶的任何要求、安排。律师也为两人做了无罪辩护,指出修炼和信仰无罪,法官及法庭人员基本是静静在听,没有干扰律师和两位学员的辩护,最后宣布择日宣判。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8/18/二零一七年八月十八日大陆综合消息-352666.html

2017-08-14: 广东省湛江市法轮功学员余梅、苏桂英面临非法庭审

广东省湛江市法轮功学员余梅、苏桂英于2016年8月31日晚被非法抓捕到湛江市麻章第一看守所,关押接近一年的时间,她们现在被构陷到法院,将于2017年8月16日上午9点在湛江市赤坎区法院开庭。

湛江市赤坎区法院:
院长林保南13809758046
刑事庭庭长李汉13729199828、0759-3587316
湛江市赤坎区610主任黄祖华13790991153
赤坎区政法委书记吴阳轩13828267118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8/14/二零一七年八月十四日大陆综合消息-352485.html#17813234636-4

2017-06-04: 广东湛江法轮功学员余梅、苏桂英被非法起诉至法院
广东湛江法轮功学员余梅、苏桂英二人,于2016年8月31日,被绑架到湛江麻章看守所,至今已经有9个月,目前已被湛江市赤坎区检察院非法移送到赤坎区法院,准备对二人非法起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6/4/二零一七年六月四日大陆综合消息-349092.html#1763232054-45

2017-05-17: 广东湛江市余梅被非法关押近九月
湛江市赤坎区法轮功学员余梅被绑架、非法关押在湛江市麻章区第一看守所近九个月。湛江市赤坎区公安分局曾将构陷她的材料送到检察院,被退卷,现在又将构陷材料送到检察院。

二零一七年五月十一日,余梅家属聘请的律师到赤坎区检察院阅卷,负责的人员黄菊群有意避开,律师没有见到;随后去看守所接见了余梅

余梅女士,家住湛江市寸金路防疫站隔壁的医疗机械修理站宿舍。在修炼法轮大法之前,患有多种顽疾,常常被疾病折磨的生不如死,对家庭造成很大的伤害。她修炼法轮 大法后不久,全身顽疾不翼而飞,身体健康,心情愉快,给家庭减轻了负担。更主要的是她在日常生活中时刻按照法轮大法教导的“真 善 忍”原则做事,处处与人为善,身心得到极大的改善。

现年50岁的余梅女士,仅仅因不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曾经三次都被迫害致使生命垂危,“610”头目黄祖华等想推卸责任,才放她回家。她丈夫担惊受怕,抑郁成疾,二零零六年七月十四日含冤离世。二零一五年七月七日,余梅向最高检察院和最高法院控告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

余梅、苏桂英于二零一六年八月三十一日晚发真相短信,又被湛江市赤坎区公安分局及赤坎中华派出所警察联合绑架,两人现在被非法关押在湛江市麻章区第一看守所。

二零一六年九月一日,湛江市赤坎区610头目黄祖华带了一个穿警服但摘下警号牌的男人及几个穿便服的男人和几个街道办的女人来用工具撬锁、撬门非法抄余梅的家,恐吓她女儿。

二零一六年九月三十日,湛江市赤坎区公安分局对余梅家人寄出了非法逮捕的通知书,通知书上给余梅非法套上的罪名是“破坏公用电信设施罪”。这些政法系统的人员估计也听了不少的真相电话,不敢以“刑法300条”来套罪名了,却又不死心的给法轮功学员安了这样一个“罪名”,被非法关押的两位法轮功学员破坏了什么设施了?

二零一六年十月八日,湛江市法轮功学员余梅、苏桂英被非法关押在湛江市麻章区第一看守所已经超过一个月,家属聘请律师会见。

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九日,湛江市赤坎区公安局构陷材料,诬陷他们,并将构陷材料递交到湛江市赤坎区检察院,企图要非法起诉她们,被检察院退卷。

二零一七年四月二十一日,湛江市赤坎区公安分局第二次将构陷材料送到湛江市赤坎区检察院。

二零一七年五月十一日,余梅家属为她聘请了北京律师为其维护合法权利,于早上九点左右,律师与家属来到湛江市检察院立案科阅卷。

亲人问:余梅的案件又退回了是吗?姓陈工作人员说:是。亲人问:为什么不退回给公安那叫他们放人,我的亲人是做好人的,又没犯法,而且十四种邪教中并没有法轮功。工作人员说:这些不是我们管的。律师问:这个案件是谁负责的?工作人员说:是黄菊群负责。律师问:那提供她的电话给我们。

工作人员提供了黄菊群的办公座机,律师当场拨打电话给黄菊群了解情况,黄菊群告诉律师说在四楼公诉科。过后律师和家属就来到四楼公诉科,律师问:哪位是黄菊群?一个工作人员说黄菊群不在,去看守所办案了。亲人说:那刚刚拨打了电话说在,我们才上来的。得知黄菊群是有意避开我们的。之后律师与家属离开了湛江市检察院。

于上午九点三十分左右,律师与家属来到了湛江市第一看守所办理会见法轮功学员余梅。许多已到的律师都在排队,看守所先开始只安排了一个会见窗口。律师问:为什么这样安排?工作人员说:从五月一日起广东省司法规定安排这样会见。直到整个上午没有排队会见到。

下午一点三十分,律师与家属提前了一个小时到湛江市第一看守所排队办理会见;二点三十分左右律师进去看守所接见了法轮功学员余梅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5/17/广东湛江市余梅被非法关押近九月-348289.html

2017-05-02: 广东湛江市余梅、苏桂英被构陷到检察院

广东省湛江市法轮功学员余梅、苏桂英于2016年8月31晚被湛江市赤坎区公安分局及中华派出所的警察绑架,至今仍被非法关押在湛江市麻章区第一看守所。湛江市赤坎区公安分局此前曾将诬告材料送到湛江市赤坎区检察院,被检察院退卷,现在又第二次将材料送到湛江市赤坎区检察院。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5/2/二零一七年五月二日大陆综合消息-346569.html

2016-12-10: 广东湛江市两位法轮功学员余梅、苏桂英被构陷到检察院

广东湛江市法轮功学员余梅、苏桂英,于2016年8月31日夜晚发真相短信被绑架,已经被非法关押了三个多月,现湛江市赤坎区公安局构陷材料,诬陷他们,并将构陷材料递交到湛江市赤坎区检察院,企图要非法起诉她们。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12/9/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九日大陆综合消息-338697.html

2016-10-20: 广东湛江市法轮功学员余梅、苏桂英被非法批捕补充

广东湛江市法轮功学员余梅、苏桂英,于2016年8月31日晚上,发送真相信息而被湛江市赤坎区公安分局及赤坎区中华派出所联合绑架,现被非法关押在湛江市麻章区第一看守所。

9月30日,湛江市赤坎区公安分局对余梅家人寄出了非法逮捕的通知书,通知书上给余梅非法套上的罪名是“破坏公用电信设施罪”。这些政法系统的人员估计也听了不少的真相电话,不敢以“刑法300条”来套罪名了,却又不死心的给法轮功学员安了这样一个“罪名”,被非法关押的两位法轮功学员破坏了什么设施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10/20/二零一六年十月二十日大陆综合消息-336532.html#16101922924-1

2016-10-09: 广东湛江市法轮功学员余梅、苏桂英遭迫害近况
广东湛江市法轮功学员余梅、苏桂英被关押在湛江市麻章区第一看守所已经超过一个月,家属已经聘请正义律师会见。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10/8/二零一六年十月八日大陆综合消息-336040.html#16107233215-1

2016-09-30: 广东湛江市法轮功学员余梅、苏桂英被绑架

广东湛江市法轮功学员余梅、苏桂英于2016年8月31日晚被绑架,两人现在被关押在湛江市麻章区第一看守所。

参与绑架、抄家的单位有湛江市赤坎区政法委、公安分局,赤坎区寸金街道办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9/30/二零一六年九月三十日大陆综合消息-335706.html

2016-09-08: 广东湛江法轮功学员余梅、苏桂英遭到绑架
据悉,2016年9月1日凌晨一点左右,门铃响了,余梅的女儿以为是母亲回来了,打开木门(还有一扇铁门),黑夜中,见到一大群人在门口,恶狠狠的叫她开门,要搜查、抄家。她吓的就把木门关上,把门栓上。恶人们就把外面的铁门弄开,用力的用脚踹木门,她吓的大哭,最后恶人们没法踢开门,就说白天再来。

到上午10多钟的时候,湛江市赤坎区610头目黄祖华带了一个穿警服但摘下警号牌的男人及几个穿便服的男人和几个街道办的女人再次来到她家,这次他们带齐了工具撬锁、撬门,撬开后就要搜家,余梅的女儿哭着不肯,他们就骗她说看看而已,不拿。结果,却掠去三张师父的照片,几本书和一些卡片,还有一台常人用的电脑,拍了一轮照片然后就逼余梅的女儿签字,她不肯签,说签了以后就会被他们用来干坏事。最后这些恶人们就打电话找了她父母单位的领导,逼他来签字。签完了字,他们就带着东西走了。

从他们口中得知,余梅现已被绑架到湛江市麻章第一看守所,恶人们绑架了余梅后就来她家搜“证据”。因为那天晚上余梅是和苏桂英一起的,苏桂英也已经失去联系多天,所以估计苏桂英也被绑架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9/8/二零一六年九月八日大陆综合消息-334164.html

2015-12-05: 三次酷刑迫害命危 广东省湛江市余梅控告江泽民

余梅,女,四十八岁,广东省湛江市赤坎区。仅仅因不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余梅三次都被迫害致使生命垂危,“610”头目黄祖华等想推卸责任,才放她回家。二零一五年七月七日,余梅向最高检察院和最高法院控告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
余梅在她的《刑事控告书》中讲述了她遭受江氏集团的残酷迫害的事实。

一九九九年:电棍、殴打、黑房里用刑

一九九九年十一月,我依法到北京上访,被北京警察非法抓捕,关押在新华派出所一天一夜,那里非法关押一百多名法轮功学员,警察对我们刑讯逼供,使用各种刑具,电棍电、拳打脚踢,还把很多学员拉进黑房里用刑,有一个二十多岁的男学员被打得眼睛凸起。第二天,把我们分别送到各省驻京办事处,非法关押一个星期,遭受种种酷刑折磨,警察把我们钱物搜光。

还有三个几岁的小孩子也与我们一样,在寒冷的天气里,睡在水泥地板上,没被子盖、没饭吃,警察还拳脚猛打,折磨。因太寒冷,又没有饭吃,小孩子饿得哭声不停,警察还不断的恐吓威胁。

一周后,我被劫持回湛江市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五十多天。这五十多天,警察用死刑犯的脚镣铐着我们,把我们两人铐一起、三人、四人铐一起,我是与另外六个人铐在一起的。不能走动上不了厕所,大小便拉在裤子里,臭味痛苦难堪。

为了搜劫大法书籍和收拾我们,派来十几个武警对我们拳打脚踢把我们打翻在地,一学员大姐被打昏过去,大法书被抢走,威逼我们放弃修炼。他们还向我们每个家属勒索钱财,我丈夫一人就被勒索了一万六千多元。没开收据。

二零零一年:遭警察殴打折磨 骨瘦如柴

二零零一年六月,我们三人只因说真话、告诉世人法轮大法好,被东海派出所警察绑架,逼我们供词我们不配合,被拳打脚踢,打得我全身青一块紫一块,疼痛无法言表,打完后,把我按倒在地上,抓着我双脚拖进一间又窄又臭的厕所里,关了一天一夜。第二天,送到东坡岭戒毒所,我们绝食抗议,所长就破口大骂:“让她死了,死了白死,算她自杀,我最多赔三十元把你火葬,看你奈我何?”在十八天的时间里,把我折磨得骨瘦如柴,他们怕我死在那里,想推卸责任,才把我放回家。

长期被“610”非法追捕 有家不能回

还不等我身体恢复,湛江市“610”头目黄袓华与寸金派出所开来大班人马,到我家绑架我,把我女儿和丈夫吓坏了,丈夫见他们毫不讲理,便站出来制住他们,我才得以走脱。

他们到处打听我的下落,几天后,黄祖华带着几十个人三更半夜包围我的亲朋好友家,骚扰得朋友、左邻右舍都不得安宁,再次想绑架我。我从三楼跳下走脱,从此以后,我有家不能归,扔下几岁的女儿和丈夫,过着流离失所的生活。

我到哪里,他们就追踪到哪里,知道我在外打工,就到上班单位绑架我,我又走脱了。他们几次的阴谋不得逞,气急败坏的施加压力,骚扰我的丈夫和女儿。

从此以后,我全家人几乎失去了一切自由,给我家人制造恐怖气氛,常常三更半夜,警察打电话骚扰,还监控了电话,要么就是非法抄家,每天晚上到我家敲门,吓得丈夫和女儿(女儿有时被吓的大哭)晚上不敢亮灯,甚至一段时间,跑到大姐家里过夜,女儿托在大姐家,丈夫白天才回单位上班,骚扰得全家没有一天安宁日子过。

我八十多岁的老父亲一直也都受到打门撬窗骚扰,一提到我,他常常以泪洗面。

幼小的女儿常常饿着肚子睡觉,哭叫着“要妈妈呀!”邻居听到哭叫声,都可怜的流泪。女儿上学受到老师、同学的歧视,没有同学与她玩耍,说是因为你妈妈炼法轮功。

被广东三水妇女劳教所酷刑迫害两年

二零零四年六月十五日,我到弟弟家去探亲,被不明真相的人恶告,霞山公安分局警察将我拦路绑架。恶警逼我招认假证据、谩骂法轮功创始人。我被关押在霞山港务局看守所二十多天,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被非法劳教两年,同年七月初,把我劫持到广东三水妇女劳教所。

三水劳教所狱警把我关进封闭式房间里(专建用来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人间地狱),首先采用精神折磨,不准睡觉,罚站,连续几天几夜不许睡觉,我实在支持不了摔倒了,恶人就大骂我是假装的,罚我站着,眼睛一合上就会遭到恶人拳脚相加,还用手机猛力砸我的头,用力抓我的头撞墙,打得我头晕眼花,加上六个警察和两个夹控(吸毒犯)二十四小时监视迫害,不让上厕所,不许洗澡,大小便经常拉在裤子里,反而大骂我不讲卫生。

更丧尽天良的是把师父的像塞进我的内裤里,叫我坐或硬拉我,去踩师父的像。利用各种手段欺骗我:“你师父像你都踩了、也坐了,你不配合我们转化,就继续在这里遭罪,你也圆满不了,你师父也不要你了……”

我已识破他们的阴谋,他们不得逞,又采取二十四小时坐塑料板凳,看诽谤大法、诬陷我师父和“天安门自焚”伪案录像,用精神和肉体双重摧残折磨来强逼我写“转化书”,我不配合。

他们再次釆用极其恶劣的手段来迫害我,几天几夜不许睡觉,不许坐,脚都肿得老高,宽宽大大的鞋都穿不进去。站着眼睛一合,警察就指使犯人一拥而上,拳脚相加,猛力打我头部、耳朵和睑部,全身都是青一块,紫一块。

他们还采用转换迫害房间,妄想把我意志转移,思维打乱,又把我调到封闭五大队,强逼超负荷劳动。一身伤痛的我实在干不了,就又把我转回封闭三大队,关进五楼监禁,迫害手段步步升级,这里是迫害法轮功学员最残忍的地方。二十四小时轮番夹控,每天强逼我二十四小时坐在塑料板凳上,看自焚录像和诽谤大法诬陷我师父的造谣宣传。

恶人把画册卷成直筒对着我的耳孔高声大吼,都是侮辱大法,谩骂师父的污言浊语。还拿来纸和笔放在地上逼我在那蹲着,不写“转化书”就一直蹲下去,蹲累了屁股贴地就用刑,青一块、紫一块,每次都是上次伤口未愈这次又来了,在这种精神和肉体的双重摧残下,我的体重由一百二十多斤降到七十多斤。

有一次,恶人逼我在零下十几度的天气,光着脚在水泥地板上站了十天十夜,冻得我全身发抖,手脚都是呈黑块,昏迷中,恶人还用浸着冷水的卫生纸砸我的眼睛,眼睛红肿带有血块。恶人把我拉去用冷水淋我全身,我冻僵了。

这段时间,警察和犯人都感冒了,就我一个没事。她们妒嫉我,把药拿来逼着我吃,被我拒绝了。他们为了报复我,叫来七个吸毒犯人把我打翻在地上,猛力揪着我的头撞地板,我的胸部、头部、脸部和眼睛全都肿起来,两个胖胖的恶人还坐在我肚子上,拿硬物用力插我阴部,把我压得喘不过气来,打昏了,就开始灌药,把我的牙齿撬落了几颗,鲜血直流。

警察还拿手机对着我照像,故意丑化我,边照边骂:有病不吃药,拍下照片,让你家人看。连灌药的犯人也边灌边骂着:就是灌你,每天灌你两次三次,看你怕不怕。每天灌完药后,我的衣服都脏了,她们就把我拉去淋冷水,冻得我全身发抖。

没多久,又把我转到二大队,白天干活、晚上洗脑,再强逼写“认识”,我不配合。绝食抗议她们对我的迫害,警察指使犯人给我灌食,他们并不是怕我饿死,是想让我更痛苦而利用灌食来整治我。灌食时,恶人有意用力把五十、六十公分长的胶管插入鼻孔里,又拔出来,这样反反复复插上插下,长长的管头把我的鼻、喉咙顶的难受得要命,鼻口鲜血直流,恶人边插边骂。

被湛江市洗脑班迫害:亲人遭株连

他们见各招数用尽了,就与湛江市“610”头目陈军、黄祖华恶人合伙用软计诱惑我。在零五年四月份,恶人用专车送我回湛江市洗脑班,“陪”我十五天,因为我遵偱“真善忍”的原则,抵制他们的谎言洗脑,黄祖华指使恶人一边在里头迫害我,一边在外面招集我的亲人来,利用谎言欺骗,说是为了我好,亲人们都被他们欺骗了。在洗脑班的十五天里,黄衵华用伪善欺骗,开车到乡下,把我近八十岁的老父和亲友带来,动用亲情加大压力对我迫害。亲人们因被恶人欺骗了,个个到这里都是大骂大哭,说三道四,丈夫要与我离婚,女儿在姑妈的教唆下,要与我断母女关系,老爸和亲朋好友要与我一刀两断。

可见江泽民为了把法轮功学员拉下水,不惜挪用人民的血汗钱,大把花费不手软,就我一人来说,在这十五天,恶人就花费了三万多元钱。为了唆使我刚上一年级的女儿说出我的秘密,黄祖华他们几天开车到我家接送她上学,还用伪善地给我女儿买喜欢的物品,说是关心,妈妈都不要不管,就他们好。混淆是非,颠倒黑白,掩盖真相,欺骗民众。

黄袓华与 “帮教” 李玉见他们的阴谋破灭了,就恐吓威胁我,并指使三水恶警把我带去继续加期加刑。这黑窝里何止我一人惨遭这样的迫害,我还常听到黑屋里传出同修被用刑时撕心裂肺、催人泪下的惨叫声。二零零五年十月二日,三水劳教所二大队传出一名法轮功学员在黑屋里被恶警活活打死的消息。

回家后 仍遭绑架、暴力洗脑 两次被迫害命危

二零零六年五月三十一日,我回家了,回到这个已阔别了六年的家,回到了这个将要破碎了的家,本应是该团圆了的家,谁料丈夫已病危在医院。

我到医院照料丈夫时,看到他多么的渴望着这个团圆的家哪!他紧抓着我的手,生怕我走掉一样,他说:等我病好了,我们去散步,我们去逛公园。我告诉他,想病好,快诚心敬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都不敢,说你被迫害得太惨了。

象我这样生活在江泽民操控的魔掌下的普通老百姓,就因信仰“真善忍”而遭江泽民长达七年的迫害。丈夫也同样七年的担惊受怕,抑郁成疾,七年没人照顾,二零零六年七月十四日含冤离开了人世。记得有一次恶警们去抓我时,丈夫用尽全力气想与他们同归于尽,恶人走后,丈夫站着全身发抖。

丈夫走后,我与女儿三餐都难保证,只好带着伤痛的心情做点杂活,维持生活和供女儿上学。就仅仅因为我不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他们就根本不让我们母女有一条活路。

二零零八年九月十九日,黄袓华带领寸金派出所,寸金街道办等人闯入家中绑架我到洗脑班,迫害两个多月。把我关入一间又窄又臭,很少人入过的黑房,他们每天都把音响音量开到最高,我耳朵被震聋,心脏都快跳出来似的,难受极了,还强逼我听诽谤大法与师父的谎言。

二十多天后,被黄祖华指使从海南调来的那男女所谓“帮教”,他们结帮到酒楼吃饱喝足后,把我叫到他们房间,用拳头和书不断的猛力打我的头部,从八点打到十点多钟,把我打得头晕目花,打昏后,几天不能站立,当时,没人性的所谓“校长”符少群、“帮凶”潭健坤、陈宝珍、陈文九(男)还为打手叫好。黄祖华还说他们出手太重了,快写“三书”,好早日回家养伤去。我已骨瘦如柴,他们怕承担责任,才放我回家。弟弟知道恶人打我的行为非常气愤,叫我到医院做法医监定,好把他们告上法庭。

二零一二年三月九日中午,“610”头目黄祖华带人闯入我家中把我绑架到洗脑班,迫害四个多月,至生命垂危,他们还逼迫我盘腿打坐,直到我疼得快不行了,被“帮教”潭健坤和苏可碧把我两臂架起来,要我跪在地上,大脚踩,痛得我全身发抖、抽搐,他们怕我死在那里,才放回家。

二零一零年四月二十四日下午六点,黄袓华带领大班人马,闯入我家中绑架我,迫害八天,并抢走师父法像。

仅仅因我不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三次被迫害致生命垂危,恶人们想推卸责任,才放我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2/5/三次酷刑迫害命危-广东省湛江市余梅控告江泽民-319971.html

2012-04-09: 广东省湛江赤坎法轮功学员余梅再次被迫害

湛江法轮功学员余梅曾多次被迫害。近日,湛江赤坎区街道以向余梅问好为由,将余梅绑架到“湛江法制学校”(洗脑班),现具体情况不详。

请知道详情的湛江法轮功学员把所参与迫害者的地址、电话和他们的亲戚朋友的电话发到明慧网上,便于法轮功学员讲真相救度众生并营救法轮功学员余梅

另外,最近余梅女儿到法制学校要人,请湛江法轮功学员协助发正念。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4/9/二零一二年四月九日大陆综合消息-255395.html#1248232917-4

2012-03-19: 广东湛江市余梅被绑架 女儿再次失去照顾
(明慧网通讯员广东报道)广东省湛江市法轮功学员余梅女士,二零一二年三月九日中午刚下班回家,被专门迫害法轮功的“六一零”非法组织和街道办的不法之徒闯入家中,再次绑架到洗脑班迫害,家中只剩下一个十多岁的女儿,无人照顾。

四十岁左右的余梅女士被非法关押在洗脑班里,现在身体很虚弱,她女儿现在很担心妈妈的身体。派出所与街道办的中共人员声称:吸毒、版毒、杀人、偷抢不重要,就是管法轮功。中共邪党还鼓励派出与所街道办的人去抓法轮功学员,声称抓三个法轮功学员奖励五千元。

余梅女士,家住湛江市寸金路防疫站隔壁的医疗机械修理站宿舍。在修炼法轮大法之前,患有多种顽疾,常常被疾病折磨的生不如死,对家庭造成很大的伤害。她修炼法轮大法后不久,全身顽疾不翼而飞,身体健康,心情愉快,给家庭减轻了负担。更主要的是她在日常生活中时刻按照法轮大法教导的“真 善 忍”原则做事,处处与人为善,身心得到极大的改善。

余梅女士因坚持修炼法轮大法,从九九年七二零后,屡次遭中共邪党迫害,三次被迫害至生命垂危,监狱人员为了推卸责任才放回家。丈夫就被恶警勒索了一万六千多元。中共邪党人员常常三更半夜打电话骚扰还监控了电话,要么就是非法抄家,每天晚上打门,吓得她丈夫和女儿晚上不敢亮灯,甚至一段时间跑到大姐家里过夜。

二零零四年,余梅被绑架关进所谓的“法制学校”强制洗脑,家中幼女无人照顾。她遵循‘真善忍’的原则,抵制恶人的所谓“转化”,被六一零头目指使从海南调来的一个壮男子所谓的’班教’,用书不断的打余梅的头,把她打晕,几天不能站立,还说他出手太重了,快写’三书’好回家养伤去。回家后,余梅的弟弟们对恶人无理打人的行为非常气愤,叫余梅去医院做法医鉴定,好把恶人告上法庭。

余梅家常常被中共恶人监视,骚扰,丈夫也被中共恶人敲诈勒索,当惊受怕。零四年她去弟弟家被恶人拦路绑架,劫持到三水妇教所迫害两年,丈夫带女儿要上班和加上多年来精神打击,使他抑郁成疾,零六年丈夫病倒在医院,余梅从监狱回家,看到丈夫的情况非常痛心,一个好端端的家就这样被恶党迫害破碎。

丈夫在中共恶党人员的不断骚扰中于二零零六年六月不到四十岁去世后,余梅带着被迫害得很虚弱的身体和精神上的痛苦,承当起这个家,靠给人扫地几百块钱的工资维持着母女的生活。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3/19/广东湛江市余梅被绑架-女儿再次失去照顾-254398.html

2010-05-01: 广东省湛江市610绑架 法轮功学员余妹
广东省湛江市(610)办恶首陈军与麻章(610)办恶首孙康琼,指使湛江市寸金街道办十几个便服不明之徒,在2010年4月22日下午5点左右,无任何证件和根据,围攻一个(40多岁)法轮功学员余妹,强硬绑架上车送湛江强化洗脑班迫害,吓得小女孩在家哭。

其丈夫(常人)因余妹多次被邪恶抓、劳教,还经常来家干扰、恐吓承受不住含冤死了,现在只靠余妹打工几百元钱维持生活,供女儿读书,生活非常困难。在这样的环境下 610 还不放过,再多次来绑架迫害。真是天理不容啊。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5/1/222650.html

2010-04-25: 广东湛江市法轮功学员余梅被绑架

4月24日下午六点半左右,广东湛江市法轮功学员余梅(女,40岁左右,家住寸金路防疫站隔壁的医疗机械修理站宿舍),被一群警察闯入屋绑架到赤坎区七中附近的所谓法制学校(旧址)进行关押迫害,家中幼女无人照顾。

余梅曾于二零零四年被非法关押在广东三水妇教所迫害;二零零八年九月十九日,被非法关押在以上提到的所谓法制学校旧址迫害近两个月,后因被迫害得奄奄一息,才被送回家。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0/4/25/222144.html#1042543128-26

2008-09-27: 广东湛江市大法弟子余梅再度被绑架迫害,家中幼女无人照顾
余梅,女,39岁。二零零八年九月十九日下午五点多,广东湛江市恶党二十多人在寸金路防疫站机械修理站大法弟子余梅家门口,等她打工回来,将她强行劫持到所谓的“湛江市法制培训学校”。现在十二岁的女儿一人在家无人照顾。

二零零四年余梅被非法绑架到广东三水妇教所迫害二年时,丈夫受不住恶党人员的骚扰,于零六年六月不到四十岁便离开人世。
http://www.minghui.ca/mh/articles/2008/9/27/186675.html

2008-09-24: 广东湛江市法轮功学员余妹被非法关押
2008年9月18日下午5时许,广东湛江市赤坎医疗器械修配站家属余妹下班回家,刚走进住宅楼下被20多个恶人强抬上车,现被非法关押在湛江市赤坎强制洗脑班迫害。呼吁各界人士给予关注与帮助,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9/24/186405.html

2007-06-12: 广东湛江大法弟子余梅遭受的精神和肉体摧残
广东省湛江市法轮大法弟子余梅,7年多来多次被非法抓捕、非法抄家和追踪迫害。为躲避迫害,她无奈离开了残废的丈夫和幼小的女儿,流离失所。2004年6月15日她到弟家去,遭霞山分局恶警拦路绑架,被非法劳教两年,在广东省三水妇女劳教所遭受精神和肉体的摧残。

下面是余梅诉述其所遭受的迫害经历。

我叫余梅,是广东湛江人。我是97年得法的,得法前我有多种顽疾缠身,常常折磨得我生不如死,给家庭造成很大的伤害。得法后不久我全身顽疾不翼而飞,身体健康,心情愉快,给家庭减轻了负担。更主要的是我在日常生活中时刻按照师父教导的“真 善 忍”原则做事,处处与人为善,身心得到极大的改善。99年7.20后江氏集团制造谎言,蒙骗百姓。至今7年来我为大法澄清真相,一直遭到邪恶累次的迫害。现我把它们揭露出来,让世人看到邪恶对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

镇压刚开始时我在运动场炼功,被湛江市中华派出所非法抓捕,关押在湖光看守所迫害15天。99年11月我进京上访时被北京恶警非法抓捕,关押在新华派出所一天一夜。共关有一百多名大法弟子。恶警逼我们供出地址姓名,不配合就用各种刑具,电棍电拳打脚踢,还把很多同修拉进黑屋里用刑。有一个20多岁的男同修被打得眼睛凸出来。第二天把我们分别送到省驻京办事处关押一个星期,受尽酷刑的折磨。邪恶把我们的钱物搜光。

还有三个几岁的小弟子也与我们一样,在零下十几度的天气里睡在水泥地板上,没饭吃,没被盖,恶人还拳脚猛打,万般折磨。因天寒地冻,没有饭吃,小孩子饿得哭声不停,没人性的恶警还恐吓威胁。一周后我们被劫持回湛江市第二看守所关押50多天。恶警用死刑犯人的脚镣铐把我们2人铐在一起,3人一起,4人一起的,我是7个人被铐在一起的,不能上厕所不能走动,大小便经常拉在裤子里,臭味痛苦难堪。

恶人为了搜大法书籍和迫害大法弟子,派来十几个武警打手,对我们拳打脚踢打翻在地上,还有个同修被打得昏了过去,这样大法书被恶人抢走了,接着还不时地恐吓威逼我们放弃修炼。

中国有句古话“善恶有报”,几天后指使对我们用刑的恶人双手肿痛,知是报应了才把我们脚镣打开放我们回家。

恶警还从中向我们每个同修家属勒索钱财。我丈夫一人就被恶警勒索了1万6千多元。从此以后我几乎失去了一切自由,常常三更半夜恶警打电话骚扰还监控了电话,要么就是非法抄家,每天晚上到我家打门,吓得丈夫和女儿晚上不敢亮灯,甚至一段时间跑到大姐家里过夜,女儿托在大姐家,白天才回单位上班,骚扰得全家没有一天安宁日子过。

在2001年6月的一天,我和同修3人去讲真相,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被东海派出所恶警绑架,它们逼我们交供词,我们不配合就不断的被恶警拳打脚踢,打得我全身青一块紫一块的,疼痛无法言表,打完后把我们按倒在地上,抓着我们双脚拖进一间又窄又臭的厕所里关了一天一夜,第二天又劫持到东坡岭戒毒所,我们绝食抗议,恶所长就破口大骂:让她死了,死了白死,算你自杀,我最多赔30元把你们火葬掉,看你奈我何?

我们坚持绝食了十多天,恶人又把我们转到麻章第一看守所,我们继续绝食18天。恶警采取灌食手段迫害我们,我被折磨得骨瘦如柴,他们怕我死在那里,想推卸责任才把我放回家。

我身体还没恢复,湛江610寸金派出所开来大班人马到我家去绑架我,把我女儿和丈夫吓坏了,丈夫见恶人毫不讲理,便站出来制住它们,我才得以走脱,恶人到处打听我的下落,几天后头目陈军带着十几个打手把同修的家包围住了,再次想绑架。这时在师父的加持和正念的威力下我从三楼跳下走脱,从此以后我就有家不能归,扔下几岁的女儿和丈夫,流离失所在外。

我到哪里邪恶就追踪到哪里,知道我在外打工就到我上班单位绑架我,我又正念走脱了。恶警几次的阴谋不得逞,气急败坏地施加压力骚扰我的丈夫和女儿。恶警连我家人都不放过。

2004年6月15日我到弟家去探亲,不明真相的世人举报,霞山分局恶警拦路绑架我,关押在港务局看守所二十多天,在没任何证据情况下,非法判我劳教两年。同年的7月初又把我劫持到广东省佛山三水妇女劳教所。

恶警把我关进封闭式房里(专建用来迫害大法弟子的人间地狱),首先采用精神折磨,不准睡觉,罚站,连续几天几夜不许睡觉,我实在支持不了摔倒了,恶人就大骂我是假装的,罚我站着,眼睛一合上就会遭到恶人拳脚相加,还用手机猛力砸我的头,用力抓我的头撞墙,打得我头晕眼花,加上6个恶警和2个夹控(吸毒犯) 24小时监视迫害不让上厕所,不许洗澡,大小便经常拉在裤子里,反而大骂我不讲卫生,更丧尽天良的是把师父的像塞进我的内裤里,叫我坐或拉我去踩师父的像,利用各种手段欺骗我:“你师父像你都踩了,也坐了,你不配合我们转化,就继续在这里遭罪,你也圆满不了,你师父也不要你了…。”

我已识破它们的阴谋,它们不得逞又采用24小时坐塑料板凳,看诽谤大法、诬陷师父的自焚等假录象。用精神和肉体双重摧残折磨来强逼我写转化书,我一切不配合,恶警再次采用极其恶劣的手段来迫害我,几夜不许睡觉,不许坐,脚都站肿得老高,自己的鞋都穿不进去。站着眼睛一合,恶警就指使犯人一拥而上。拳脚相加,猛力打我的头部,耳朵和脸部,全身都是青一块,紫一块。恶警还利用转换迫害房间,妄想把我们意志转移,思维打乱。又把我调到封闭5大队,强逼超负荷劳动我不配合,就又把我转回封闭3大队,关进五楼监禁,邪恶的迫害手段步步升级,这里是迫害大法弟子最残忍的地方。恶警24小时轮批夹控,每天强逼我们24小时坐在塑料板凳上,看自焚假相和诽谤大法诬陷师父的造谣宣传。

恶人把画册卷做成直筒对着我的耳朵高声大吼,都是侮辱大法,谩骂师父的污言浊语。恶人还拿来纸和笔放在地上逼我在那蹲着,不写转化书就一直蹲下去,蹲累了屁股贴地上就用刑,青一块紫一块经常刻在我身上,每次都是上次伤口未愈这次又来了,在这种精神和肉体的摧残折磨下,我的体重由120多斤降到70多斤。

有一次在零下2度的天气,恶人逼我光着脚在水泥地板上站了10天10夜,冻得我全身发抖,手脚都是呈黑块,迷昏中恶人还用浸着冷水的卫生纸砸我的眼睛,眼睛红肿带有血块,恶人把我拉去用冷水淋我全身,我冻僵了。这段时间恶警犯人全都感冒了,就我一个没事。恶警把药拿来逼我吃被我拒绝了,它们为了报复就叫来7个吸毒犯人把我打翻在地上,猛力揪着我的头撞地板,我的胸部,头部,脸部和眼睛全都肿起来,2个胖胖的恶人还坐在我肚子上,拿硬物用力插我阴部,把我压得喘不过气来,打昏了就开始灌药,把我的牙齿撬落了几颗,鲜血直流。

恶警还拿手机对着我照像,边照边骂:有病不吃药,拍下照片让你家人看。连灌药的恶人都是一边灌一边骂着:每天灌,每天要灌2次灌3次。每天灌完药后我的衣服就脏了,他们就把我拉去淋冷水,冻得我直发抖。

在这邪恶的黑窝里受尽各种摧残折磨,作为一个常人是无法熬得过来的。我就凭着一颗相信师父相信大法的心邪恶所用的一切都对我不起作用了,没多久又把我转到二大队了,白天干活晚上洗脑,“洗脑”再强迫写所谓的“认识”。我不配合,绝食抗议恶人的无理迫害。恶警指使犯人给我灌食,它们并不是怕我饿死,而是想让我痛苦利用灌食来整治我。灌食时恶人有意用力把50--60公分长的胶管插入鼻孔里,又拔出来,这样反复插上插下,长长的管头把我的鼻,喉咙顶得相当难受,鼻孔鲜血直流,恶人边插边骂。

恶人见各种招数用尽了都没用,就与湛江市610陈军恶人合伙用软计来诱惑我,在2005年4月恶人用专车送我回湛江洗脑班,陪我15天,在回湛江之前陈军恶人还把我家人和所有的亲戚朋友都招集来,利用谎言欺骗,说是为了我好,亲朋好友们都被它们欺骗了,在洗脑班的15天里,陈军恶人用“伪善”欺骗,开车到乡下把我70-80岁的老父和亲友带来,动用亲情加大压力对我迫害,亲人因被恶人欺骗了,个个都来这里都是大骂大哭,说我没人性不要家庭,不要亲朋好友,丈夫要与我离婚,女儿要与我断绝母女关系,老爸和其他亲朋好友也要与我一刀两断。

恶人还编造我不会说话了,成哑巴了,你们不快劝她转化就不行了,可见恶党人员为了把法轮功学员拉下水,不惜挪用人民血汗钱,大把花费不手软,就我一人来说在这里15 天,恶人就花费了3万多元钱,为了唆使我女儿说出我的一切,恶人每天开车到我家接送我女儿上学,还用“伪善”制造假相,给我女儿买喜欢的物品,说是关心,自己的妈妈都不管你了,不爱你了。混淆是非,颠倒黑白,掩盖真相,欺骗民众,这是恶党的一个特征,尽管邪恶诡计多端,最终还是被坚不可摧的大法徒识破。它们这次的阴谋又破灭了,610恶人陈军和洗脑班班教李玉一伙又恐吓威胁我,并指使三水恶警把我带去继续加期加刑。

4月28日恶警又把我送到三水劳教所(二大队)每天超负荷劳动,恶人还“伪善”说:为了犯人们身体健康请来太极拳教练,每天早强逼我们学练,我不配合就天天罚分,有一次恶警拿来一摞罚分单让我签名说是给我加期的,我不动心也不签名。再有一次还有意给我奖上几百分让我签名,我不配合,我想起师父说过“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我就听师父的,它们说了不算,在师父的呵护,大法的威力和同修整体正念的帮助下,我正念闯出来。

2006年5月31日我回家了,象我这样生活在邪党魔掌下的普通老百姓就因信仰“真、善、忍”而遭到邪党7年的迫害,家破人亡,年轻的丈夫受到迫害担惊受怕,积郁7年多没人照顾,于2006年7月14日离开了人世。在这邪恶黑窝里何止我一人惨遭这样的迫害,我还常听到黑屋里传出同修被用刑时撕心催人泪下的惨叫声。

中国大陆江泽民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学员又何止我一个人。2005年10月2日三水劳教所二大队传出一名法轮功学员在黑屋被恶警活活打死的消息。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6/12/156745.html

2005-05-03: 广东省湛江市赤坎区法轮大法弟子余梅,5年多来遭受到邪恶势力的几次抄家和追踪迫害。为躲避迫害,她无奈离开了残废的丈夫和幼小的女儿,流离失所,四处飘泊。余梅于2004年5月,在霞山区街上失踪。据说是被霞山公安分局绑架,不经任何手续送往三水劳教所进行残酷迫害。

在三水劳教所这个邪恶的黑窝,大法弟子余梅坚定的维护着大法,维护着真理,邪恶对她进行疯狂地迫害:肋骨被打断;坐水牢;10天10夜不让睡觉;……(更惨重的酷刑,还未详细了解),在这样的酷刑折磨下,她的精神受到极大的摧残,身体极度虚弱,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余梅为了抵制迫害,绝食抗议十多天,生命垂危。

在这样的情况下,邪恶之徒丝毫没有放弃迫害。把余梅从三水劳教所接回湛江,妄想利用亲情打动她的心,促其转化。2005年4月中旬,湛江市610头目陈军通知其家属到湛江市所谓的“法制学校”看望。这是余梅的家人近一年的时间里,第一次知道余梅的消息。当瘦得只剩一把骨头的余梅出现在亲人的眼前时,没有一个人不落泪……

大法弟子余梅不愧是大法造就的生命,不被邪恶迷惑,坚决不写“保证书”。恶人恼羞成怒,丧心病狂地将她再次送往三水劳教所这个“人间地狱”……

2004-07-13: 余梅,广东湛江赤坎区人,41岁,2004年6月20日左右,晚上7-8点之间到湛江霞山海景市场她的弟弟家里,下楼时,被湛江市霞山分局的恶警绑架,现在可能关押在霞山看守所。

2004-07-05: 余梅,女,36岁,广东湛江大法弟子,被恶人迫害流离失所几年,家有一个9岁的女孩。2004年6月初的一个晚上失踪,余梅不知去向,极有可能被恶人绑架。

广州 白云区 广东省女子监狱(广州市女子监狱)联系资料(区号: 20)

2018-06-21: 广东省监狱管理局电话:020—83836311 83830247 83844395
广东省女子监狱电话
工作电话:020—87413371
监督电话:020—87413112
狱政科电话:020—87413116

2017-10-29: 广东省女子监狱
主管狱警:陆燕
夹控:古春丽、李琼

2017-02-21: 广东省监狱管理局电话:020—83836311 83830247 83844395
广东省女子监狱电话
工作电话:020—87413371
监督电话:020—87413112
狱政科电话:020—87413116

2017-01-18: 广东女子监狱地址:广东省广州市白云区广从四路52号
邮编:510545
电话:020-87413371 传真:020-87413350
监督电话:020-87413112 电子信箱:jyj_nzjy@gd.gov.cn
政委:王平
副监狱长:刘芳 骆洋萍
政治处主任:刘翠松
纪委书记:杨东晖
监区医院护士长:晓云
监狱心理咨询师:周帆 陈航 汤惠芳警 周雪君 黄慧
矫正与刑务办公室副主任:刘新红

工作电话:020—87413371
传真号码:020—87413550
监督电话:020—87413112
****************
2014-11-27: 广东省女子监狱 广州市白云区广从四路52号 510545 电话:020-87413120、87413069、87413186、87413113 监狱长:罗辉 警号:4455169
四监区是主要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基地,每一位被非法关押在监狱的法轮功学员第一站是强行送入四监区 监区长:伊利红 、张区长 监区狱警:林狱警、陈狱警、卢狱警
被监狱警察唆使行凶的服刑人员:何佩玲、陈秋菊

2014-04-17: 广州女子监狱电话:020-87413069

2014-02-26: 广州女子监狱通讯地址:广东省广州市白云区广从四路52号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20)

2017-06-04:
附湛江市赤坎区公检法部分名单和电话:
湛江市赤坎区政法委书记 吴阳轩,手机:13828267118
湛江赤坎区法院地址:湛江市赤坎区海北路10号,邮编524034
赤坎区法院 院长 林保南 13809758046
副院长:唐上冬13509938666,办07593325588, 宅07593191188
纪检组长 邓启凤13828281391, 办07593218970, 宅07593322388,
副院长 张宇13702732898, 办07593217985, 宅07593369811,
副院长 叶林成 13922098323, 办07593214712
副院长 陈春丽13553531111, 办07593323088
执行局长 陈健平13902501517, 办07593214010, 宅07593196353
政工科长 林小松13531006178,办07593315439, 宅07593190755,
办公室主任 谭小峰13702723838, 办07593218501, 宅07593213838
党组成员 陈强 13902502103, 办07593218152, 宅07593320103
专职审委委员:叶亚涛 13553556110,宅07593328984
刑庭庭长(负责审此案的法官)李汉 13729199828,办07593587316
宅07593190275
刑庭副庭长 张颖军 13828237227,宅07593322810



2016-10-20:
湛江市赤坎区政法委书记 (新上任)吴阳轩,手机:13828267118
湛江市赤坎区政法委地址:广东省湛江市赤坎区海北路16号(区法院七楼),邮编:524000。
湛江市赤坎区公安分局局长 (新上任)林小斌,办公室电话:07593201688,赤坎区公安分局地址:广东省湛江市赤坎区中山一路17号,邮编:524000

2016-09-08: 湛江市赤坎区610头目黄祖华电话:13790991153,13005622925;办公室:0759-3368422。

湛江市610头目:陈军 手机13326508610

本案件有关文件

2016-12-10: 湛江市赤坎区检察院地址:湛江市赤坎区军民路39号,邮编524000
院长:彭文基 13828209874,办公室07593588901,宅 07593176309
副检察长:陈志荣13828239218,办公室07593588902,宅 07593152322,
副检察长:朱丽娜13802829935, 办公室07593588903
副书记:林中权13553561654
纪检组长:邓方尤13828262918, 办公室07593588906, 宅 07593613933
办公室主任:莫伟13922097782, 办公室07593588907, 宅 07593320296
政工科长:韩小梅13822583399, 办公室07593588910, 宅 07593135976
侦查监督科:07593588914,07593588915,
公诉科:07593588916, 07593588917.
侦查科: 07593588922, 07593588923, 07593588925
检察院办公电话:07593588908, 07593588909,传真:07593588900
检察院邮箱:ckqrmjcy@163.com

2016-09-30: 湛江市赤坎区政法委书记: 骆华庆 手机:18922098333,办公室:07598208008,
副书记:欧毅 手机:13822522908,办公室:07593201472,宅:07593105522
副书记:黄祖华 (赤坎区610主任)手机:13790991153, 办公室:07593368422, 宅:07593205663
副书记:张建福 (赤坎区维稳办主任)手机:13922099358, 办公室:07593201470
副书记:黄华民 (赤坎区综治办主任)手机:13828253783, 办公室:07593203635, 宅:07593205685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