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10-16 星期三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湖北 >> 武汉 东西湖区 >> 李克明, 男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武汉市东西湖区
有关恶人: 东西湖分局副局长李行甫是区610头目,原610三位主任林正兴(现已调到走马岭农场任书记),李登春(原区法院书记现已退休),钱昌来(原区武装部转业到区政法委现任区环卫局长)。新村派出所副所长刘公平,分局一科科长冯转运,原副科长张昌发、科员小黄、小王等六七人。
迫害情况: 非法劳教
个人近况: 未关押
立案日期: 2004-07-04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2-01-11: 武汉李克明老人被警察带走后再次下落不明
在二零一二年元旦前,湖北武汉市东西湖区老年法轮功学员李克明被东西湖分局新村派出所警察叫谈话后,至今下落不明。

元旦前,李克明被警察叫走后,家人不知其下落。然而,元旦后,大白天,有七、八名穿制服的警察在李克明住处周围转悠。居民问他们干什么?他们告诉居民说: “市公安局和区分局,找一个叫李克明的大个子白发老头,现在是区‘610’(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头目曹斌要我们来找的。”当时有一居民说: “这个老头是个很好的人,你们找好人,搞么事呀?”这样七、八名穿制服的警察才悻悻离去。

在此之前,居委会经常去他儿子那里骚扰,使他儿子们生活也不得安宁。

妻子胡望香现被非法关押在武汉女子监狱

二零一零年七月十三日,李克明的妻子胡望香在径河,被径河派出所绑架后,在二零一零年七月二十三日下午四时,办案警察打电话给“610”头目曹斌,说胡望香的事很小,到期应该放人。曹斌在电话里说:“搞(迫害)就是了。”紧接着,东西湖法院枉判胡望香三年,现仍被被非法关押武汉女子监狱三监区迫害。

修大法健身,十年中屡次遭迫害

李克明老俩口年过半百,早先都是百病缠身,炼了法轮功后,他们身体都非常好,永远的丟掉了药罐子,本应在家中安享晚年,十年来,却遭到了中共恶党和助纣为虐的坏人们无端的迫害。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中旬,新村派出所副所长刘公平带着三个彪形大汉将李克明强行绑架到党校洗脑班迫害。二零零一年五月一日前,当时“610”头目林正兴下令洗脑班不准学员们吃饱,李克明义正辞严地说:不让吃饱是侵犯人权,是违法的。林正兴说:违法又怎样?你告不了我。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李克明被非法劳教二年,在何湾劳教所,李克明曾写过“行政复议”申请,但得不到任何法律帮助。为了反迫害,李克明参加集体绝食。劳教所恶警对法轮功学员们進行野蛮灌食。二大队的分队长高君安故意将灌食的胶管插到李克明的胃中马上又抽出来,如此反复无数次,使李克明的鼻孔到食道全部磨烂,同时还拼命的在他两腋下和两腰处猛打,直至李克明窒息才停手。

几天后,李克明全身不适,到处疼,眼球象快要掉出来一样,眼睛的每一根神经都在疼,睁眼闭眼都疼痛难熬,四肢冰冷,伸展都非常吃力,头上生满疮,之后头上流脓,碰一下头发头都剧痛,上厕所只能扶着墙移动,以至头发慢慢变白并逐渐脱发。

两年后,李克明回到家,夫妻二人被迫流离失所,从一九九九年到二零零六年的七年中,李克明跟家人相聚的时间不到两年。东西湖区“610”罗光占及公安一科的恶人还不放过,还经常到他的孩子及亲戚家骚扰,打听他的下落,利诱家人说出李克明的下落“有重奖”。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特务们在李克明大儿子住处布控,没去之前,消息就已经传出。

东西湖区六一零还多次迫使新沟农场派出所在清明节前后去陵园布控,如李克明去扫墓,就予以绑架。善良的人们告诉了法轮功学员,使特务们徒劳无功。

二零零五年八月中旬,武汉市东西湖区六一零、公安分局到蔡甸区准备迫害流离失所的李克明老俩口,没有得逞,只因李克明的一应用品及衣物全部在那里。六一零和分局一科仍在蔡甸区江堤進城镇的西头原针织厂那里布控,并要求房东一有消息马上举报。

二零零六年三月下旬,武汉市东西湖区六一零和国安又伙同蔡甸区六一零和国安,到李克明二零一零年八月前的房东处(蔡甸区原针织厂附近)進行骚扰和恐吓,企图寻找李克明夫妇下落以便迫害。据知情者说,去年准备绑架李克明之前,国安特务将李克明的几块荒地都搞的一清二楚,绑架计划落空后,他们在那里蹲坑两个多月,当地居民对特务都感到厌恶。

二零零六年五初,武汉蔡甸、东西湖六一零和国安加紧了对流离失所的李克明夫妇的排查,他们对李克明原住处房东(明家嘴原针织厂附近)進行高强度施压和恐吓,拿着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期间偷拍的李克明到省政府上访时跟市民讲真相的录像作为恐吓的依据。张湾街上游村有李克明一家亲戚,邪恶之徒去了多次,進行威逼利诱,但始终未能得逞。在邪恶准备行动时,从上游的余家台一直到五一村的六各台贴遍了大法标语,到处的大法资料。当时恶人们十分惊慌,并极力封锁消息。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1/11/武汉李克明老人被警察带走后再次下落不明-251728.html


2007-01-25: 武汉市东西湖大法弟子李克明被迫害事实
湖北省武汉市东西湖区大法弟子李克明被派出所非法劫持、非法关押十馀次,2001年11月被非法劳教二年,在何湾劳教所遭受了残酷迫害,之后被迫流离失所,有家不能回。

李克明,男,58岁,炼功前有严重的风湿性关节炎,冬天要穿很多衣服,稍不注意就会抽筋,后又得了腰椎肥大骨质增生及周期性神经头疼,有时几种病同时发作时真是生不如死,大小医院去过不少,偏方也用过都无济于事。96年,他喜得大法,所有病症在几个月内竟不知不觉的消失了。

99年7月20恶党造假诬陷、迫害法轮功,他为了给师父和大法说句公道话,便到省政府去请愿,并将自己受益的情况向别人讲述,被邪恶认为是“重点人物”并被偷偷录像。邪恶查明了他的身份将绑架后移交东西湖区公安分局,再拉回新村派出所非法关押一天一夜。回家后,长期有人在他家周围蹲坑,有时多达五、六人。他们甚至要求他外出要跟他们“打招呼”,他不配合就会有人对他進行盯梢。

邪恶的骚扰使他无法正常生活。从99年7月20至2000年底这段时间,他至少被新村派出所非法劫持绑架十馀次。其间,李克明跟警察讲真相,告诉他们对法轮功的问题,中国的电视、报纸、电台宣传的没有一样是真的。

2000年12月中旬,新村派出所副所长刘公平带着三个彪形大汉将老李强行绑架到党校洗脑班迫害。这个洗脑班的所有大法弟子都是没有经过任何合法手续就被绑架去的。为争取自己的权利及自由,学员们多次集体绝食。邪恶的610每月要学员交生活费,学员都不配合。

在2001年5月1日前,当时610主任林正兴下令洗脑班不准学员们吃饱,李克明义正辞严的说:不让吃饱是侵犯人权,是违法的。林正兴说:违法又怎样?你告不了我。

2001年6月底610将党校洗脑班搬到了东西湖三店百花小学旁边。搬迁时洗脑班只有三位大法弟子,610却使用了六辆警车,戒备森严,由武警荷枪实弹的对待三个赤手空拳的善良人。01年7月中旬李克明终于无条件的被放了出来。

回家不到三个月,01年9月,东西湖区610成员之一黄建堂和原分局一科副科长张昌发带领20多人团团围住李克明的家,一科的两名警察翻墙入院,强行抄家,把李克明和老伴(同修)俩人绑架到了分局,后又投入看守所。在看守所里,张昌发取走了李克明寄存的钥匙,在李家里又抄了个底朝天,屋里一片儿狼藉,李克明的两件高档衬衣不见了。他们还抢走了李克明维持生计的工具。

在看守所里李克明跟犯人讲真相,看守所的副所长陈复元指使犯人打。五十天后,2001年11月,送来一纸非法判决:劳教两年,所谓的罪名全是区610和公安分局捏造的。

在何湾劳教所,李克明曾写过上诉材料,但得不到任何法律帮助。为了反迫害,李克明参加集体绝食。劳教所恶警对大法弟子们進行野蛮灌食。二大队的分队长高君安故意将灌食的胶管插到李克明的胃中马上又抽出来,如此反复无数次,使李的鼻孔到食道全部磨烂,同时还拼命的在两腋下和两腰处猛打,直至李克明窒息他才停手。

几天后,李克明全身不适,到处疼,眼球像快要掉出来一样,眼睛的每一根神经都在疼,睁眼闭眼都疼痛难熬,四肢冰冷,伸展都非常吃力,头上生满蝨子,之后头上流脓,碰一下头发头都剧痛,上厕所只能扶着墙移动,以至头发慢慢变白并逐渐脱发。

02年8月中旬,李克明还被弄到劳教所小号進行强制性洗脑迫害,全天被五、六个邪悟者包夹,每天很少睡觉,有时凌晨四点半上床,五点一到就得起床,下肢水肿,人走路要抓扶手才能行走,在神智完全不清醒的状态下,由邪悟者说一个字他就写一个字写过“保证书”,清醒后,向大队长声明所写作废并要收回所写之物。

两年后李克明回到家才知老伴已被迫流离失所。因没有固定的收入,为减轻孩子们的负担,带着虚弱的身体到处打工。当时在610主任钱昌来的指使下,有关单位不给李克明办低保。

李克明夫妻被迫害的长期流离失所,东西湖区610罗光占及公安一科的恶人还不放过他,还经常到他的孩子及亲戚家四处骚扰,打听他的下落,利诱家人交出李克明“有重奖”。

在七年多的迫害中,李克明跟家人相聚的时间不到两年。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25/147547.html

2006-12-29: 武汉市东西湖六一零恶人罗光占
罗光占,男,58岁,身高一米七左右,祖籍武汉市东西湖区东山农场。曾在东西湖公安分局新村派出所任所长,后调分局任邪党办公室主任。在东西湖区迫害大法弟子最邪恶的时候调东西湖区邪党六一零一直到现在。

罗光占一直追随邪党参加迫害大法弟子,经常亲自到学员家骚扰。据内部透露消息,八月迫害学员张立档,罗起了很大作用。现在他指使不法人员长期尾随张立档。

内部人士还告诉说,罗光占要张立档找大法弟子李克明,要老李回家过年,只写个保证就算了,保证不信仰“真善忍”,不修炼法轮大法就万事大吉。明白了真相的内部工作人员和警察透露:每年的清明节,邪党的区六一零要新沟派出所在陵园布控,见到老李就绑架;今年清明节前后,老李的二嫂病重去世,又指使新沟派出所和苗湖大队如看到老李就绑架;

有人从侧面说过罗光占,罗说是上面安排的工作。有人私下议论说,罗光占真不明白,自己已到了退休的年龄,再怎么卖命能从科级升到处级吗?到头来共产党象纳粹法西斯那样被清算时就是自找的。罗光占自己也说以前和李克明有交往,关系还很好。知道内情的人都说他不道德,自己曾经的相好都不放过,别人都会睁只眼闭只眼。文化大革命不也是听上面的,那些闹得欢的最后都没有好下场。明眼人都知道整法轮功是不对的,历次运动这个党没有做过一回好事,只有傻瓜才相信。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2/29/145738.html

2006-04-28: 武汉东西湖、蔡甸邪恶之徒仍企图绑架李克明夫妇
据可靠消息,武汉市东西湖区邪恶610和国安对去年8月准备绑架流离失所的老年大法弟子李克明夫妇未遂一事很不甘心。今年3月下旬,他们又伙同蔡甸区610和国安,到老李去年8月前的房东处(蔡甸区原针织厂附近)進行骚扰和恐吓,企图寻找老李夫妇下落以便迫害。

据知情者说,去年准备绑架老李之前,国安特务将老李的几块荒地都搞的一清二楚,绑架计划落空后,他们在那里蹲坑两个多月,当地居民对特务都感到厌恶。

东西湖区610还多次迫使新沟农场派出所在清明节前后去陵园布控,如老李去扫墓就予以绑架。善良的人们告诉了大法弟子,使特务们徒劳无功。如2004年11月特务们在老李大儿子住处布控,没去之前消息就已经传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4/28/126339.html

2005-10-01: 请武汉同修正念清除迫害大法弟子李克明夫妇的邪恶
据可靠消息,今年8月中旬武汉市东西湖区610、公安分局到蔡甸区准备迫害流离失所的李克明老俩口没有得逞,只因老李的一应用品及衣物全部在那里,目前610和分局一科仍在蔡甸区江堤進城镇的西头原针织厂那里布控,并要求房东一有消息马上举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0/1/111567.html

2005-01-11: 据可靠人士透露内部消息,武汉市东西湖区610指使公安分局、街道和居委会配合在大法弟子李克明的两个儿子的住处蹲点,企图对李克明再次迫害。

邪恶之徒曾多次对老李的儿子和侄子们進行骚扰,采取欺骗手段,要老李的儿子说出他的下落,就给儿子办低保。近期它们又到老李的农村老家骚扰,还录下其他亲属的住址,企图布控。

2004-07-04: 自99年7.20江氏邪恶集团非法迫害法轮功以来,武汉市东西湖区大法弟子为了坚持维护真、善、忍大法,以自己的亲身受益向政府说句公道话,被非法劳教的有司素兰、李仙桃、黄红英、黄柳燕、魏六珍、谭丽、王進、肖高攀、汪长征、张保东、张立党、何艳、区水利局江女士、李克明、周明昌、陈丰、李迟华、胡建成、刘菊英、胡望香、史冰莲、李金香、吕亚琳、三支沟李太婆、张淑良、张大奎、余澜涛等人。

张淑良、张大奎、余澜涛三人去北京证实法被非法判刑。另外还有不知名和外地来吴家山发资料的最少四十人之多。在610的指使下,被非法绑架关押强行洗脑的最少二百多人次。其中不包括养殖场在内。

99年底,司素兰等人去北京上访,被东西湖公安绑架,回来被强制长时间洗脑,强迫放弃精神信仰,由于当时她们坚持修大法被非法劳教,并同时处以开除职工籍。在东西湖纱厂宣判时,当场群众议论政府乱搞,就是去北京上访,坚持自己的信仰凭什么劳教?

2000年,谭丽(音),魏六珍去北京上访被绑架,回后被非法劳教,胡雅萍去北京上访绑架回来,后经常被强行洗脑,并开除党籍和行政职务;李仙桃在家里深夜时被恶警骗开门,出示劳教书就强行绑架到何湾劳教。

2001年3月,汪长征、肖高攀、王進、张保东、包华荣、史冰莲、李金香一起去辛安渡、东山两地发真象资料,除包华荣一人走脱外,其余几人被公安绑架并判非法劳教,包华荣后到额头湾发真象资料,当场被绑架,后非法劳教,其后江女士在居民区发真象资料被新村派出所绑架非法劳教。

2001年7月,汉川暂居呈家山擦皮鞋的汪女士在街上给人讲真象,被分局一科绑架送武汉市第一女子看守所非法关押。江不配合邪恶坚持炼功,被看守所恶警毒打至精神严重失常。其丈夫下岗长期无收入,三个小孩上学全靠她擦皮鞋度日,只因她坚持自己的信仰就遭到如此严重的迫害,致使她再也没有能力维持人最基本生活了。

2001年8月,刘菊英、黄柳燕在京山大道贴真象资料被公安当场绑架,后非法劳教,黄红英、李太婆去吕亚琳家发正念(在一起的还有吕的祖母),被跟踪的警察闯進吕家以非法聚集罪绑架。吕的祖母是八旬老人也一同被关進看守所,由于不放弃信仰,除吕祖母外,其余四人均被劳教。

2001年9月17日夜,桥口的陈丰、周明昌在三店发真象资料被公安当场绑架,他们不配合邪恶,陈丰被三店恶警吊铐几天几夜,喂蚊子,还不供给水和食物,经常被三四个恶警毒打,还用烟头烧陈的手指夹。有一天分局一科去三四个人对陈拳打脚踢,其中一个还是科长。陈周二人被送何湾劳教迫害。

9月26日晚,分局一科张昌发带十几人闯進李克明家中,抄遍室内院内。后来张昌发把李维持生计做工艺品的工具,流行歌磁带,孙子做作业的草纸都带走充数为加重迫害准备伪证。晚上九点半李克明被张昌发绑架走后不到一刻钟,一科四个警察,冲進李家绑架他老伴,当时其老伴胡望香向居民大声呼喊,两恶警架起来捂住她的嘴强行扔進车内绑架到女子看守所。

一次在非法提审李克明,张昌发说露嘴,讲他他取走李扣押在看守所里的钥匙在李克明家中没有任何人的情况下抄了李的家,李克明严肃的对张昌发说:“你们这种卑鄙行为是违法的,以后我一定要告你们的!”李家被洗劫了多少财物就不得而知了。

学员李克明被劳教两年,教书上所谓的证据全是假的,其中之一说李克明于2001年1月将2000元钱给某某某,指使印三千份真象,并指使其到东山农场散发。这全是他们编出的谎话。因为李克明在2000年12月14日被绑架到洗脑班,次年7月13日才放出,在这期间他怎么能在外面做真象工作呢?去东山散发是3月底的事。

慈惠场退休农工曹婆婆,年迈七旬,修大法前身有多病,修炼后身体健康受益良多。2000年她去北京想对党说句公道话,在途中被拦截下来,经郑州绑架回吴家山,多次被非法抄家强行洗脑,强迫放弃信仰不准修炼真善忍。老人坚持自己的信仰,被原610逼使慈惠农场扣发她几十元的退休费。在2001年洗脑班中她不配合邪恶,被帮教强行将老人在一张纸条上按手印,据说是610主任林正兴、洗脑班长李登春迫使做的,以便对上面好交待,因为有人写了保证书还会有很多奖金。老人被放出前,李登春和610工作人员黄雁飞(音)欺骗太婆的家人,收走几千元生活费。

王大双一家有四人修大法,父亲、弟弟和爱人,2000年初他们去北京准备用自己受益的体会跟政府说句真心话,结果被公安绑架回来,经常被非法关押和洗脑,有时父子几人同关一个看守所,或四人同期间关两个洗脑班,或长期被监控。王老头是抗美援朝的老党员干部,只因上访去跟党和政府说公道话,被非法抓回,荷包湖场很长时间不发他退休工资。王大双因上访荷花湖场将他下岗卖断的钱扣压不发,爱人在东西湖纱厂也下岗,还有一个孩子读书,生活很困难,他只得打工维持基本生活。

2002年1月,区政府干部张立党上班时,被新村派出所刘公平绑架到看守所,并抄遍办公室和家里收走很多大法资料。恶警绑架张立党时,张立党大声控告公安的违法行为,引来很多行人观看,人们不敢说话只是摇头叹气。张立党在监号里坚持自己的信仰,不配合邪恶,被加重迫害,以调监号为名暗示牢头对其走过场(犯人整犯人的行为),结果被打断两根助骨,后被非法劳教一年半,并处免除副科级职务。在2001年初的洗脑班上张立党讲真象,诉斥洗脑班长李登春侮辱大法,被分局李行甫、610主任林正兴、李登春骗出宿舍绑架到看守所迫害,15天后又送回洗脑班。

东西湖吴家山四中学校女教师李智、何艳去北京上访绑架回后,其学校校长配合610多次非法将二位学员关押在校内,然后送洗脑班,因不放弃自己的信仰,校方长期不发工资。李智99年3月得法,身心受益很大,她坚持自己的信仰,维护大法,其爱人(劳动局干部)受邪恶的影响,配合610经常恶性毒打李智,有时板凳脚打断,李智有时被打得蜷缩在地上任他拳打脚踢,直到累了才住手。李智身上长期大面积青紫,直到李智病重住院才停止了毒打。2002年盛夏李智在医院含冤去世。

2002年10月何艳被绑架到三店洗脑班,由于不放弃信仰被劳教一年,当时的610主任是钱昌来。

2003年6月区国税局干部李迟华,被新村派出所刘公平绑架到三店洗脑班,非法抄走电脑复印机,资料点被破坏,并判劳教一年。汉川市陈燕堂被新村派出所绑架。由于不配合邪恶的要求,被恶警汪建平所长同五六个年青警察拳打脚踢毒打几次,直到他们筋疲力尽才停下,分局关押15天后送汉川市看守所关押10天左右。陈燕堂全身疼痛难熬,肾受损伤,全身浮肿,小便困难。

以上为我所知道的东西湖区法轮功学员受迫害的情况,还有更多详细情况望知情者提供。东西湖分局副局长李行甫是区610头目,全区所有非法绑架关押劳教的大法弟子均由他签发证件。原610三位主任都阴险狠毒,一个是林正兴(现已调到走马岭农场任书记),一个是李登春(原区法院书记现已退休),还有就是钱昌来(原区武装部转业到区政法委现任区环卫局长)。新村派出所专管法轮功的副所长刘公平经常带领恶徒到处抄家,绑架学员,由分局一科科长冯转运坐阵指挥,其办公室电话是:027-85398643,原副科长张昌发、科员小黄、小王等六七人都是抄家绑架学员的急先锋。

东西湖区邮编是430040。为了便于揭露邪恶制止迫害,希望有知内情同修将上述恶警恶人的电话公布于世。

武汉 东西湖区联系资料(区号: 27)

2019-09-18: 武汉临空港经济技术开发区(东西湖区)管理委员会办公室在职人员
1彭涛 男 区长2018年上任 2 韩忠翔 男 副区长 3 刘卓然 男 副区长 4 肖国华 男 副区长5 郭小平 男 副区长 6 副区长 刘冬(男)18062666058 7副区长 李丽
8 黄昌江 男 邪党组成员、副区级干部 9 王强 男 政办主任、社会综合管理监督中心主任
10 樊珺 女 政研室副主任 11 陈斗斗 男 政办副主任 12 陈涛 男 法制办副主任
13 黄建军 男 社会综合管理监督中心副主任 14 江红梅 女 政办副主任
15 张琪 男 社会综合管理监督中心副主任

武汉市东西湖区委政法委员会地址:武汉市东西湖区临空港大道157号5楼 邮编:430040
027-83210027 027-83891381 027-83892155 电子邮箱:dxhzfw@yahoo.com.cn
武汉市东西湖区委政法委员会在职人员:
张建育:新任东西湖区委副书记、区委政法委书记。
1 杨翠芳 女 政法委副书记 2 邓忠民 男 政法委副书记、法治办主任
3 徐彩华 女 法治办副主任 出生约为1975年,原是东西湖检察院人员,后入东西湖区政法委,其父亲是东西湖法院退休人员。
4 王云国 男 区普法办主任
5 余军民13971095279 男 区综治办副主任 6 汪粟 男 副主任
7 胡锦杰 男 区综治办、维稳办副主任 8 冯先义 男 区司法局副局长
9 余汉华13297099882 男 副调研员 10 刘学文 男 副调研员
东西湖政法委“610”汪粟电话13886007115 15927273890 办电话83895971
综治办:83890220 传真83890459
王云国13986008008;办83210027宅83260577
潘爱荣13971152669办83890459
彭吉松15926419596办83896935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