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5-22 星期三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山东 >> 潍坊学院(含昌潍师专,潍坊纺织技校) >> 牟乃武, 男, 41

个人情况: 潍坊学院物理系毕业,潍坊纺织技校工作,先后任物理、电工、计算机教师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潍坊高密市人
个人近况: 2004年6月13日 迫害致死 (2004-06-17首次报道致死)
立案日期: 2004-06-17
明慧案例: 明慧所列迫害致死案例编号 971(常有变动,请以明慧为准)
家庭成员: 夫妻/父母: 牟乃武 戴晓萍(代小萍, 代小平.夫牟乃武)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8-07-01: 10、潍坊市学院两办(党办、校办)主任艾希敏一睡而终
潍坊市学院两办(党办、校办)主任艾希敏(男),仇视法轮大法,在迫害法轮功学员方面,出谋划策,坏点子出尽。尤其对法轮功学员牟乃武及其家属,协调有关部门,对其百般刁难。此人阳奉阴违,就是他的同事也很难识破他的为人。

就在法轮功学员牟乃武被迫害致死去世不久,艾希敏于二零零四年十月因公出差,在招待所落宿后,第二天就没有醒来,撇下了需要照顾的老母和孩子。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7/1/参与迫害法轮功-潍坊中共人员遭恶报(上)-370302.html

2015-10-11: 十三岁的负重(上)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0/11/十三岁的负重(上)-317401.html

2015-04-02: 山东省潍坊市被迫害的孩子们(2)
……
4、父母深夜被绑架,十几岁的女儿吓得大哭

牟琳,是潍坊市法轮功学员牟乃武、戴晓萍的独生女儿。二零零一年七月二十六日深夜,潍坊国安十几个恶人闯入潍坊市戴晓萍的家(住五楼)。当时戴晓萍正在卫生间洗澡,这伙暴徒们闯進卫生间将只穿内衣内裤的戴晓萍绑架、劫持到警车上,同时将已被迫害致残、躺在地上的牟乃武绑架,十几岁的牟琳吓得大声哭喊,最后只剩下她孤零零的一人在家……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4/2/山东省潍坊市被迫害的孩子们(2)-306922.html

2014-08-31: 潍坊风雨十五年(5):优秀师生遭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8/31/潍坊风雨十五年(5)-优秀师生遭迫害-296604.html

2009-07-20: 十年迫害 潍坊一百六十一名大法学员被迫害致死
……
28、牟乃武,男,四十一岁,潍坊学院大法弟子。牟乃武因坚持修炼被非法劳教致残。劳教致残回家后,长期被劳教所、公安、国安、单位恐吓、经济上截断等迫害,零四年六月十三日被迫害离世。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7/20/204884.html

2008-02-01: 代小萍在王村女子劳教所遭受的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2/1/171495.html

2006-03-09: 潍坊昌乐劳教所恶警韩会月的犯罪事实
....
2、韩会月指使犹大对法轮功学员牟乃武24小时强制洗脑
牟乃武,男,41岁,潍坊高密市人,潍坊纺织技校工作,先后任物理、电工、计算机教师。2000年元月,因坚持“真善忍”信仰,被非法关進潍坊昌乐劳教所劳教3年。其间,被迫害的血压升高到240,劳教所怕出人命,将他保外就医。

2001年7月下旬,恶警再次将生活不能自理的牟乃武,绑架关進潍坊市劳教所二大队二中。恶警韩会月安排“犹大”对牟乃武進行针对性的24小时“洗脑”,致使几天内,牟乃武身体急剧恶化,劳教所才又慌忙将他送回家。而其妻子代小平却被非法关進王村劳教所。

生活不能自理的牟乃武在长期邪恶迫害后,于2004年6月13日含冤离世。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3/9/122440.html

2004-08-19: 山东潍坊法轮功学员、潍坊学院教师牟乃武于2004年6月13日含冤离世(详情请见明慧网2004年6月17日文章《潍坊法轮功学员牟乃武死于迫害 妻女处境凄惨》),迄今已是两个多月了。由于潍坊学院党委书记程清钧等人拒不解决牟乃武被无理扣发的5年工资,并无端地给牟扣上一顶“反党”的政治帽子等问题,牟乃武的遗体仍得不到火化,现停放在潍坊第二人民医院冷冻室里。学院党委书记程清钧等人昧着良心,对补发工资一事一再推诿扯皮,不予解决,并对数次到学院要求解决问题的牟乃武亲人态度蛮横,故意刁难。程清钧于近日竟派人到牟乃武家里宣布:牟乃武不是潍坊学院的人。

牟乃武在修炼法轮功之前身体不好,患有血压高、心脏病、胃病等多种疾病,年纪轻轻就成了又黑又瘦的“小老头”。后来他修炼了法轮功,身体得以康复,变得精力充沛,体格强健,暴躁的脾气好了,工作干得更好了。1999年7.20镇压法轮功后,由于他坚持讲真话,不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遭受不法人员的迫害,没有过一天安稳日子,公安、国安三番五次深夜闯入其家中撬开门将他架走。即使在他半身瘫痪失去生活能力的情况下,也不放过他。

2001年7月26日深夜,潍坊国安10几个人骗开门闯入牟乃武家中,不顾他病残的身体状况,强行将他绑架走。当时,牟乃武的妻子戴晓萍正在洗澡,国安人员踹开门,闯入洗澡间内,只让戴晓萍穿上裤头、背心,就粗暴地将她抬下楼,扔上警车……。牟乃武未成年的女儿眼看着爸爸、妈妈被绑架走,吓得大声哭喊!被孤零零丢在家里……

因为坚持修炼法轮功,牟乃武夫妻俩双双被劳教。2000年3月牟乃武在潍坊昌乐劳教所因遭受精神与肉体的迫害而突发脑血栓前兆病状被保外就医,2000年5月又恶化为半身不遂。在妻子被非法劳教及流离失所的3年中,牟乃武拖着病残的身体,承担着照顾孩子的担子。在一个冰天雪地的冬天,他冒着纷纷扬扬的大雪,一滑一擦的走在冰雪地上去买饭,在买火烧回来的路上,由于四肢不灵他一连两次跌倒在地上,……。

2002年除夕夜,家家户户都在包水饺欢度春节,而牟乃武家里一无所有,没有饭菜,没有水饺,他和女儿呆呆的坐着,当牟乃武的岳母敲开门送来水饺时,父女俩忍不住泪流满面。

2003年10月,牟乃武原来所在单位潍坊纺织技校划归为潍坊学院后,牟被安排到物理系。牟乃武报到后不久便向系领导反映情况,因身体还没有完全恢复,家庭经济已实在无法维持,要求发给工资以保证其家庭能正常生活。可是有关领导却铁着心肠,逼他写一份“不炼法轮功”的保证书。

牟乃武没有配合,于2004年5月实事求是写了一份正面介绍法轮大法的材料交上,结果招致该院有关干部的无理施压,要他重写。牟乃武于6月初又写了一份自己“为什么要坚持修炼”的材料。之后,学院有关干部打电话告诉说:领导说了,不准发给牟乃武工资。

几年来,牟乃武遭受了非法劳教、多次的绑架、骚扰、恐吓和经济上截断等种种无端迫害,他的身体一直呈病残状态。在这种情况下,潍坊学院有关领导不仅不体恤怜悯,帮助其解决困难,反而用异常刻薄的语言讽刺、挖苦、训斥他,这次学院有关领导的强横态度,更使牟乃武已受极度摧残的身心健康雪上加霜,几天后便出现了脑出血的症状。

2004年6月8日上午,牟乃武的妻子戴晓萍打电话给学院物理系书记李文全,告诉他牟乃武突然昏迷,情况紧急。下午四点多李文全带领学院保卫处处长林永连等人来到牟家。進门后,那种如同对待犯人似的口气、态度,粗暴、蛮横的言辞使在场的亲属无法忍受。李文全竟然面对不省人事的牟乃武说:“只要他写个(不修炼)保证书,马上发给工资。”

牟乃武不修炼的岳父忍不住和李文全等人争吵了几句。之后,李某等人的态度才有所收敛。牟住進人民医院后,经诊断:脑血管破裂,需手术治疗。同时,主治大夫说:手术的最好结果是植物人,他这种情况,通常下不来手术台就完了。牟乃武的亲属经过商量决定:不手术,住院保守治疗。住院当天,牟乃武的妻子戴晓萍向书记李文全提出陪床问题,李文全说:今天我陪床,明天再研究派人。

当晚九点左右,李文全悄然离开,从此不见回音了。戴晓萍多次给李文全打电话,李文全挂断不接。戴晓萍只好一个人熬靠。一连几天,学院一直没有派人,不管不问。戴晓萍实在体力不支,就到学院找李文全。李文全说:我已经请示院领导,领导说不派人。牟乃武的妻子戴晓萍只好提出:“既然学院不派人陪床,我自己无法应付,学院实在不管,俺就回家,在家里孩子也可以帮帮我。”李文全同意后派车将牟乃武拉回家。

回家当晚,牟乃武出现病危状态,送至第二人民医院急救室,抢救无效,于6月13日凌晨含冤去世,年仅41岁。

牟乃武去世后,他的亲属一次又一次的到学院找有关领导,反映牟乃武的家庭及正在上学的孩子无生活来源,要求学院予以关照。潍坊学院除了在李文全办完牟乃武住院手续时给了戴晓萍200元钱外,至今牟家再也未见单位的一分钱。

6月13日,就在牟乃武去世的当天,牟乃武的哥哥和岳父(有半身不遂后遗症,行走十分不便,二人均不修炼)来到学院找到党委书记程清钧,要求补发给牟乃武5年来应当享受的工资待遇。程清钧断然拒绝,并生硬的说:“不能发给反对共产党的人(指炼法轮功的)工资。”几天后,戴晓萍和母亲(不修炼)来到学院办公楼前等了老半天,看到程清钧走过来,刚要上前和他说话,程清钧向周围的保安人员摆手示意,保卫人员立即伸开手臂挡住她们母女,保卫处处长林永连等人又围上来,一边训斥着一边推搡着她们。戴晓萍打电话给回到办公室的程清钧,程的回答是:“我有事!”便立即扣了电话不再接。

6月下旬,戴晓萍写了一份关于牟乃武真实情况的材料交给学院,李文全说:“要工资就说要工资,不要提法轮功。”戴又写了第二份,只谈要求补发工资的申请交上去。李文全又说:“你的要求,院领导不同意,不发工资是对的。你只写家庭困难的情况,别的不要说。”于是戴又第三次写了关于家庭生活困难,要求经济补偿的申请。期间,戴的父亲又拖着半身麻痹的身体,一瘸一拐的来到学院,老人在办公楼里从上午9点等到中午12点40分(下班后他就一直站在楼道里等),才见上程清钧,程只冷冷地说了几句:“这件事情,你们先处理完(指火化遗体)再研究”,然后转身离去。程的这种态度,对本来就已凄苦不堪的老人来说真是雪上加霜,老人感到“凉”透了心,精神受到很大的伤害,病情比以前明显加重。此后,戴晓萍及其亲属又多次到学院找程清钧等人,程某等一直持敷衍推诿的态度,……

8月3日,潍坊大法弟子给程清钧写了一封信,善意地向他讲明情况,希望他能秉持正义,妥善处理好牟乃武的问题。谁知程清钧不仅不听,反而于8月5日,安排院长助理宋其玉、人事处长刘永胜、保卫处书记王××及李文全等4人来到戴晓萍家,向戴宣布:“我们来通知你,牟乃武已经写了辞职申请,他不属于潍坊学院的人了。”说完后,几人便不顾戴晓萍的质问,心虚地急急离去。然而,这只不过是程清钧等人为了逃避责任,自欺欺人耍花招而已。

1999年7.20打压法轮功以后,由于江氏集团实施株连迫害政策,一旦哪个单位有法轮功学员上访,其单位领导就要面临着被撤职、写检查、扣工资等种种压力。当时,善良的牟乃武出于“不给单位领导添麻烦”的角度考虑,1999年10月在准备去北京上访之前,他写了一份“辞职报告”,交到纺织技校。然而,主管部门并没有批准他的辞职(主要是出于能监控牟的目地),牟依然是纺织技校的教师。2003年10月潍坊学院全面接管潍坊纺校,牟乃武被分配到物理系,花名册上有他的名字。牟到潍坊学院报到后,学院物理系、人事处曾先后找他谈话3次……,并且学院还安排牟乃武参加了学院的职称审核会议,可时至今日,程清钧等人为了逃脱责任竟然昏了头,突然宣布“牟乃武不是潍坊学院的人”。可是,已存在的历史岂能随便改动?!应承担的责任岂是用一句话就能逃避掉?其实程清钧昧着良心迫害法轮功已不是第一次了。在此仅举一例。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8/19/82125.html
***********************************
2004-06-16: 牟乃武,男,41岁,潍坊高密市人。1985年7月在昌潍师专(现潍坊学院)物理系毕业后分配至潍坊纺织技校工作,先后任物理、电工、计算机教师。在修炼法轮功前,他曾患有血压高、间歇性心脏病、冠心病、胃病、高度近视等多种疾病。而这些病在治疗上是互相排斥的,往往治了这病又加重了那病。他虽然年纪轻轻却成了全校出了名的“老病号”。病痛的折磨、对生命的绝望,使他的脾气变得越来越暴躁,与同事、家人的关系处理得很是紧张。就在他绝望之时,1997年修炼了法轮功,从此一切都发生了转变。炼功不长时间全身的病疾都不翼而飞了,他尝到了无病一身轻的幸福。虽然每天只睡4、5个小时的觉,但精力旺盛。原来整日焦躁不安的烦恼没有了,脾气也平和了,与身边人的关系变得十分融洽。他工作上干得更好了,曾几次被评为优秀班主任,任教研组组长。凡认识他的人都说:“牟乃武自从炼了法轮功就好像变了个人。”

1999年7.20法轮功遭到江氏集团无端打压后,正直的牟乃武没有向恐怖与暴力低头,他坚信“真善忍”没有错,在任何环境下都坚持讲真话,告诉人们“法轮大法是于国于民百利无一害的好功法”。为了制止迫害、早日洗清强加给李老师及法轮大法的不白之冤,牟乃武曾多次進京上访请愿。

2000年元月他被潍坊恶人非法劳教3年,关押在臭名昭着的潍坊昌乐劳教所。期间,因劳教所警察逼迫大法学员长期从事超负荷劳动,导致牟乃武血压升高到240,劳教所怕出人命,将他保外就医。

牟乃武保外就医后,潍坊市劳教所、公安局,尤其是安全局的警察经常到他家骚扰,给他与家人施加种种压力和恐吓。他的妻子代小萍(法轮功学员)被逼流离失所。

在邪恶的高压迫害下,2000年5月初,因修炼法轮功身体已经康复的牟乃武出现偏瘫症状,生活不能自理。就是这样,潍坊市那些紧追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的不法官员仍不放过他,昧着良心,继续对他施加迫害。

2001年7月下旬的一天,流离失所的代小萍回家探望丈夫。晚9时许,代小萍正在洗澡,以潍坊市国家安全局长姜言林为首的国安特务采用卑鄙手段,先让熟人骗开牟乃武家的门,然后藏在暗处的特务们趁机冲進屋内,像一群无耻的流氓歹徒一样,蛮横地用脚踹开卫生间的门,粗暴地将只穿着裤头与背心的代小萍强行抬上车。牟乃武制止歹徒们的暴行,他们便残忍地将行走不便、生活不能自理的牟乃武也一起绑架到安全局,恶警们又将电脑等物品抄走。之后他们将牟乃武拉到昌乐劳教所对他强行洗脑转化。在突如其来的打击和劳教所警察的高压迫害下,致使牟乃武在短短的几天内身体状况便急剧恶化,劳教所又慌忙将牟乃武送回了家。而其妻子代小平却被送往王村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一年多后被所外就医)。生活不能自理的牟乃武和上初中的女儿无亲人照顾,其境况之艰难可想而知。

几年来,牟乃武的人身自由一直遭到侵犯,他的住处长期被监视。2002年春节前两天,当地法轮功学员邢小玲到牟乃武家串门,被恶人发现后,他们不顾牟乃武不堪惊吓的现实,粗野地撬开牟乃武家的门,强行将邢小玲直接绑架到王村劳教所。恶警并企图将牟乃武也一起带走,后在牟乃武女儿的苦苦哀求下,恶警才没有带他,但威胁他说“你不老实,等以后收拾你”。此事再次给牟乃武的身心造成了严重的伤害。

与大陆许多大法弟子一样,自1999年10月开始,牟乃武也遭受着江氏集团邪恶的“经济上截断”政策的迫害。五年来,其原工作单位(潍坊纺织技校)与现工作单位(潍坊学院)至今没发给他一分钱,妻子代小平于1999年10月因不放弃修炼被其工作单位(潍坊第二印染厂)非法开除,后被非法劳教,无经济收入,而女儿正在上高中,家庭经济十分拮据。2003年10月底,潍坊纺织技校划归为潍坊学院,牟乃武便向潍坊学院物理系的有关领导反映情况,要求发给工资以保证其家庭能正常生活。可是系里的有关领导却铁着心肠,硬逼着他写一份不炼法轮功的“保证“。牟乃武没有配合,于2004年5月实事求是写了一份正面介绍法轮大法的材料交上,结果招致该院有关干部的无理施压,强令他重写。牟乃武于6月6日又写了一份自己“为什么要坚持修炼”的材料,交上后,物理系有关干部打电话告诉说:潍坊市610办公室指示,不准发给牟乃武工资,……一次又一次无端而又残酷的打击,使牟乃武已受极度摧残的身心健康雪上加霜,一周多以前出现了脑出血的症状。

在遭受了非法劳教、多次的绑架、骚扰、恐吓和经济上截断等种种无端迫害后,年轻、正直、善良的优秀教师牟乃武,于2004年6月13日凌晨2时许含冤离世。

牟乃武的妻子代小平及尚未成年的女儿生活现无着落,处境凄惨。她们母女及家人要求潍坊学院补发牟乃武被非法扣发的5年工资,但单位有关官员不仅不予以答覆,反而无理地给法轮功学员牟乃武扣上一顶“反党”的帽子,说什么:“我们不能发给反对××党的人工资……”牟乃武的家属严肃地告诉他们:“牟乃武炼法轮功不是反党,反对的只是镇压法轮功这件事情,……”但单位干部根本不听。目前,牟乃武的遗体存放在潍坊第二人民医院(已冷冻),家属要求单位对无端扣在牟乃武头上的“反党”帽子及无理扣发的5年工资给予合理的解决。

2001-08-30:潍坊又有两名大法弟子被劳教三年
潍坊大法弟子代小萍7月26日晚9点因被叛徒出卖在家中被潍坊公安绑架,7月28被送到看守所强行转化,因拒不配合邪恶被送往王村劳教所劳教三年。其丈夫牟乃武2000年在昌乐劳教所期间身、心遭受迫害出现高血压症状,劳教所怕出人命把他送回家。安全局,公安局经常到他们家骚扰,不长时间牟乃武的身体出现偏瘫症状,生活不能自理,家中还有一个上小学的孩子无人照顾。

潍坊华光职工杜秀花因贴真相被邪恶绑架。送到奎文工业干校转化班强行转化,因不配合被送到昌乐劳教所,不但没能转化还对邪悟的功友有所帮助、昌乐劳教所不敢收留,拉回工业干校。并威胁再不转化就判你的刑。杜秀花非常坚定,现被送到了王村劳教所劳教三年。

潍坊毒瘤谭佩云上演下流丑剧,双腿跪在杜秀花面前让她转化。并骗走一耳聋老功友所有的大法资料和师父照片,说是为其保管,实际上交给了邪恶之徒。老功友得知后哭了很多天,后悔上了这个骗子的当。

2000-09-21:牟乃武,男,40余岁,原纺织技校教师,2000年元月被劳教3年,期间因长期超负荷劳动导致他高血压240,劳教所怕出人命,才送他回家保外就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0/9/21/1640.html

潍坊学院(含昌潍师专,潍坊纺织技校)联系资料(区号: 536)

潍坊学院(区号:0536)
院领导(办公室电话)
书记程清均87856888261998 ; 院长李庆芝87856688863681
牛钟顺87856698282558 ; 鞠献利87851888790868 ; 李凤美87851788251265
王慧汉87856898795189 ; 冯滨鲁87858788861712 ; 李玉玲87851788596571
李宗步87856668899118 ; 马继武87851188296559 ; 石承慧87851188576283
姜耕田87851688786188 ; 冯兰义82933308269978 ;李晓静87851188518582
宋其玉87851288792206 ; 郭宗仁82636108798506 ; 郭 颖87851188578923
王景陶82937618791306 ; 任怀祥82982618236229 ; 徐  燕87851188880327
宋雨青87851168281879 ; 赵延秀87851298291928
王清明8785208825289713608959686─669686
禹长海8785139879213613863631532─661532
李献祥8785138879936913605366866─666866
王家爱8785789826787213608959666─669666
尹景尧8222521826788713608950181─6600181
房启三8225562821918613506496638─666638
张振聪8785969879880913563686508─666508
张  波8785696838676613563686569─666569
耿连山8785116539917713563686578─666578
... 更多

本案件有关文件

2006-03-22:  丈夫被迫害致死 戴晓萍在潍坊看守所遭折磨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3/22/123456.html

又逢教师节 烛泪悼英魂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9/14/84172.html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5-09, 11:0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