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10-16 星期三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黑龙江 >> 鹤岗市 >> 任兴芹, 女, 70

任兴芹
黑龙江鹤北林业局任兴芹的儿子、女儿先后被迫害致死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黑龙江省鹤北林业局12委204号
拘留时间: 2006年6月28日
有关恶人: 鹤北国保大队恶警(李建生、国树军、高风等)
迫害情况: 全家人修炼,四年来遭受的迫害,三女儿贾冬梅、二儿子贾永发被迫害致死
个人近况: 未关押
立案日期: 2004-06-12
家庭成员: 儿媳: 王玲
夫妻/父母: 任兴芹
兄弟姐妹/伯父母: 贾冬梅 贾永发(贾冬梅二哥) 贾永梅 贾秋梅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8-01-19: 黑龙江鹤北林业局法轮功学员被骚扰

2017年11月28日,黑龙江省鹤北林业局国保六一零(江泽民一伙为迫害法轮功而专门成立的非法组织)和派出所人员,对鹤北林业局的多名法轮功学员“敲门”骚扰,他们不仅骚扰、恐吓、非法录像、非法抄家,还抢走学员的大法书和2018年新年台历等。

2017年11月28日上午9点左右,国保六一零孙建光、王建新、江某某和派出所片警高峰,还有一人姓高,自称是省公安厅的。这些人谎称是物业人员,用欺骗的手段骗开法轮功学员任兴芹的家门,任兴芹的大女儿贾永梅(法轮功学员)问:“你们不是说是物业的吗?谁是物业的?”在门口处后进来的一个人说:“我”,他是冒充物业的,因为他身上穿着警服,这个人自称姓高,是省公安厅的,但他没有出示证件。这些人都没有出示搜查证,也没有出示任何证件。孙建光说:“我们是执行上级命令。”(注:这所谓的上级命令本身是违法的)。

警察江某某看见衣柜上摆着2018年新年台历,伸手掠下来,又非法闯进卧室掠走一本《转法轮》。贾永梅和母亲看见大法书被掠走,都去要,这伙人不给。孙建光说:“要书明天上国保去要。”孙建光和自称省公安厅的高某又非法闯进大卧室,恐吓、威胁任兴芹的二女儿贾秋梅(法轮功学员)和来串门的朱某(法轮功学员)。高某说:“你们还在炼法轮功,宣传法轮功,我就能把你们送去劳教,你们信不信?你们是不是都有劳保工资,是不是?我就能把你们劳保工资给停了”等等。

任秀芹和大女儿给他们讲真相、劝善,他们不听要走。任秀芹拽着不让走让把大法书留下来。高某恶狠狠地挣脱了,七十五岁的任秀芹老人来不及穿上棉大衣,穿着拖鞋从四楼追到楼下,顶着东北刺骨的严寒,拽着将要开走的警车讨要大法书,警车把她拖走五、六米远开走了,差点把老人摔倒。

第二天,任秀芹和二女儿去派出所找省公安厅的,没有人告诉他,说书在国保六一零,母女俩去六一零,六一零不给,还说愿上哪儿告上哪儿告。第三天他们推诿有事或开会,第四天找,不见人。光天化日之下,不出示证件私闯民宅,这些人不但践踏《宪法》,也是在执法犯法!

我们心怀善念,告诉那些还在跟着江泽民流氓集团对法轮大法犯罪的警察,迫害佛法是有罪的,将来是要终身追责的。我们不希望你们步周永康、李东生的后尘,因为你们也是受害者,明白真相、分清善恶,不与迫害法轮功的恶人为伍,悬崖勒马,将功赎过,早日退出党、团、队,才是你们生命中最美好的选择!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1/19/二零一八年一月十九日大陆综合消息-359795.html

2016-10-18: 贾永发兄妹被迫害致死 老母亲控告元凶江泽民

黑龙江省鹤岗市萝北县法轮功学员贾永发、贾冬梅兄妹,因坚持“真善忍”信仰,分别于二零零一年、二零零三年被中共迫害致死。他们的老母亲、现年七十三岁的法轮功学员任兴芹老人于二零一五年六月三日向最高检察院和最高法院控告元凶江泽民发动迫害法轮功,要求追究其刑事罪责,让世人看清这场迫害。

以下是任兴芹老人在《刑事控告书》中叙述一家人遭迫害的事实:

二儿子贾永发被迫害致死

任兴芹老人的儿子贾永发,原黑龙江省鹤北林业局法轮功辅导站副站长,一九九七年底开始修炼大法。因给林业局写法轮功真相信,一九九九年十一月三日被鹤北林业局绑架拘留并非法劳教一年,送至佳木斯西格木劳教所。在此期间受尽折磨,曾多次绝食抗议。然而,一年劳教期到了,却被无理延期,劳教所说不放弃信仰别想出去。十几名大法弟子无法忍受劳教所的非人虐待,毅然冲出劳教所。只有贾永发一人当场被抓回,遭皮带抽、电棍电、钳子夹指甲等酷刑折磨。

在贾永发被超期关押近一年的时候,他又一次绝食抗议,直至他生命危在旦夕的时候,佳木斯西格木劳教所才于二零零一年十月三日通知家属到医院接人。贾永发回家才十多天,于二零零一年十月十五日又被鹤北公安局警察绑架,受到非人的折磨,他再次绝食(五天)抵制迫害。警察见他已奄奄一息,才通知家属接人。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二十九日,饱受摧残的贾永发含冤离世,年仅三十五岁。

三女儿贾冬梅被迫害致死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九日,贾冬梅和二姐贾秋梅在自己家中被林场派出所警察孙东风、国保大队队长国书军、郑文山绑架到鹤北看守所迫害七个月。二零零一年八月一日,姐俩被非法劳教一年。在佳木斯劳教所,姐妹俩因拒绝听“洗脑报告”,被铐在床上五天五夜,她俩绝食绝水抗议,身体受到严重摧残。二零零二年七月三十一日非法劳教期满,姐妹俩又被鹤北林业局公安局六一零警察从劳教所劫持到鹤北看守所。当时她们的大姐贾永梅也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期间姐妹三人经常遭狱警打骂、体罚。贾冬梅被折磨成重病,在生命垂危,看守所才于二零零三年五月七日释放她回家。贾冬梅回家仅十二天,就于二零零三年五月十九日含冤离世,年仅三十三岁。当年她的儿子才九岁。

任兴芹老人自述遭迫害事实

二零零零年二月新年前,我和二儿媳王玲、二女儿贾秋梅、三女儿贾冬梅先后去北京为法轮功上访,我和三女儿初一被带回鹤北看守所,我的大女儿贾永梅和十几位大法弟子也被绑架到看守所,晚上不让睡觉,在走廊里罚站,让她们摆“金鸡独立”“开飞机”“蹲马步”等各种方式折磨。

二零零二年五月二十九日,公安局长陈永泉下令抄我的家,并绑架了我和我的大女儿贾永梅。二零零二年年底,政保科科长国书军找来记者录像,记者问我:“你儿子、女婿都炼法轮功死了,你怎么想的?”我说:“我儿子是让你们迫害死的,大女婿(二零零二年腊月二十九喝酒致死)他不是炼功人,大家都知道,你们怎么能往法轮功身上栽赃呢,这不是说瞎话吗?”当时我大女儿被非法关押在鹤北林业局看守所,要过年了也不放人,她的丈夫心里憋屈,喝多了酒。后来记者就不录了,狼狈收场了。

二零零三年四月四日,我在看守所被关了十多个月后,病了,很严重,才把我和二女儿贾秋梅放出来,出来时我都不会走路了。

二零零六年六月二十八日早七点三十分,我和江彪、贾秋梅及吴光敏被黑龙江省鹤北公安局恶警在同一时间,分别绑架,一帮恶警非法抄家翻东西,抄走大法书籍及真相资料,被恶警偷走现金四千多元,并非法将人绑架,非法关进鹤北看守所。

二零零六年七月二十一日,鹤北公安局警察将我们四名大法弟子分别非法判两年劳教,我们三人送到佳木斯劳教所,姜彪一人是男的送到绥化劳教所迫害。在佳木斯劳教所检查身体时,因为我和吴光敏老人俩人年纪大身体不合格,佳木斯劳教所拒收。鹤北警察仍不放人,又将我们劫持回鹤北林业局看守所。一个多月后再次将我劫持到佳木斯劳教所。我在佳木斯劳教所被非法关押到二零零六年年底,身体出现了病态,在我的四女儿多次找有关部门要人的情况下,才于二零零七年新年的前一天从佳木斯劳教所出狱回家。

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二十七日晚,我在家中被鹤北林业局六一零、警察绑架,又被非法关押一个多月。

江泽民对法轮功群体的十六年之久的迫害真是罄竹难书,给我们每个人、每个家庭造成的伤害真是无法用语言表述。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10/18/贾永发兄妹被迫害致死-老母亲控告元凶江泽民-336262.html

2008-01-11: 黑龙江省鹤北林业局伙同公安局绑架法轮功学员
2007年12月27日晚,黑龙江省鹤北林业局伙同公安局警察非法闯入多名法轮功学员家,将法轮功学员宋桂英,任兴芹绑架,现她们被非法送到当地拘留所,详情待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11/170094.html

2007-03-17: 鹤北大法弟子任兴芹回到家中
鹤北大法弟子任兴芹已于新年前回到家中,感谢师尊的加持和同修的多方救助。(注:大法弟子任兴芹的儿子贾永发、贾冬梅已被邪恶迫害致死,明慧曾有过多次报道。)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3/17/150968.html

2007-02-15: 鹤北大法弟子任兴芹、贾秋梅仍在佳木斯西格木劳教所被非法关押
鹤北大法弟子任兴芹、贾秋梅、吴光敏、江彪,于2006年6月28日在家被鹤北国保大队恶警(李建生、国树军、高风等)绑架。现在吴光敏、江彪因出现病态已回家,现在任兴芹老人和女儿贾秋梅仍然在佳木斯劳教所关押,家人多次去劳教所要人,佳木斯国保大队、劳教所和鹤北公安局互相推托,至今不放人,因任兴芹老人现身体极度衰弱,出现高血压、冠心病、胆囊炎、气管炎,她经常迷昏,心口疼痛,很难入睡。劳教所要求住院治疗,让家人拿钱,家里现已没钱,因几年来家里遭受迫害,钱已被恶警洗劫一空,家里人几次去要人都无结果。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2/15/149101.html

2006-08-24: 黑龙江鹤北被绑架大法弟子的情况的补充

1、6月28日早6点多鹤北公安局分三路二十多人,610办果树君等恶警(张、刘)上大法弟子吴光敏家,在没有任何手续(搜查证)的情况下抄家, 9仟多元现金被抄走。

2、国保大队李广生带领恶警罗金雨、高峰到大法弟子贾秋梅及母亲任兴芹家,抄走了给孩子上学的4仟元钱现金。

3、到大法弟子姜彪家将其绑架,现被关押在鹤岗看守(劳教)所。

4、后一天,又抄大法弟子牛慧杰家,因没找到藉口人没被带走。

以上吴光敏、任兴芹、贾秋梅在鹤北关押15天后,送到佳木斯西格木劳教所,因吴光敏、任兴芹二人年龄大、又有病劳教所没收,退回,鹤北恶警仍不放人,20天后又将吴光敏、任兴芹送到佳木斯西格木劳教所。吴光敏因身体不好,现已被放回。

任兴芹是近70岁的老人,她的二儿子贾永发和三女儿贾冬梅因坚修大法坚持真理,已被鹤北公安和佳木斯劳教所迫害致死,分别遗留下年幼的孩子。可怜的贾母在两年中痛失一儿一女,又承受着大女儿和二女儿的被非法劳教(在佳木斯劳教所)。是法轮大法的威力使老人家挺了过来,试想一般人谁能承受得了这样的打击。今天,无人性的鹤北公安局局长刘福阳和610办公室主任国树军,又一次迫害这凄惨无助的老人,现已将老人二次送到佳木斯西格木劳教所。

呼吁正义之士伸出援助之手、慈善之心帮助这因信仰真善忍做好人被迫害的老人,您的一丝善念对老人是一种安慰,您的一个善举也许能使老人获得自由。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8/24/136253.html

2006-08-24: 黑龙江鹤北被绑架大法弟子的情况的补充
2、国保大队李广生带领恶警罗金雨、高峰到大法弟子贾秋梅及母亲任兴芹家,抄走了给孩子上学的4仟元钱现金。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8/24/136253.html

2006-07-26: 黑龙江鹤北被非法抓捕的大法弟子近况
黑龙江鹤北被非法抓捕的大法弟子吴光敏还在鹤北看守所被非法关押。据说大法弟子贾秋梅和她母亲任兴芹被送往佳木斯劳教所。大法弟子江彪被送到鹤岗看守所。详情待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7/26/134071.html

2006-07-09: 黑龙江鹤北林业局大法弟子吴光敏、贾秋梅等被绑架
2006年6月28日,鹤北林业局派出所恶徒突然闯入大法弟子吴光敏、贾秋梅和任兴芹(被迫害致死的大法弟子贾永发、贾冬梅的母亲)的家,强行抄家并把她们绑架。据说被绑架的还有叫江标的大法弟子。现他们被非法关押在鹤北看守所,请知情者提供详情。
http://minghui.ca/mh/articles/2006/7/9/132518.html

2004-06-11: 我叫任兴芹,家住在鹤北林业局12委204号,(电话0468-6036695),我们全家人97年得法修炼,我想说说这四年来遭受的迫害。

2000年春节前,我和二儿媳王玲、二女儿贾秋梅、三女儿贾冬梅及其他大法弟子先后去北京上访,在天安门广场遇到了来自双城、大连、河北、陕西、湖南等地来北京证实法的大法弟子。后来我们被带到黑龙江办事处,初一被带回鹤北看守所,不法官员把我们身上的钱全部搜走,他们又把我女儿贾秋梅、还有十几位同修强抓進看守所,晚上不让我们睡觉,在走廊里罚站,让我们摆“金鸡独立”“开飞机”“蹲马步”等各种方式折磨。那些日子里,他们想方设法折腾我们,若不服从,就连打带骂。

我二儿子贾永发在7.20以后,给当地机关写信讲真象,1999年11月4日被公安非法抓進看守所,我常常听见他被警察和犯人殴打谩骂的声音。2000年2月,他被送佳木斯劳教所,但期满后却不放人,听说是本地部门往劳教所送钱不让回来,怕闹事,我儿子问劳教所长为什么加期,所长说:有能耐你就跑。

2000年11月3日,我儿子同十几位大法弟子一同跑出劳教所,只有他被抓了回来。恶警让他对着便桶用皮带抽、坐老虎凳、用钳子夹手指盖、浇凉水、夹子弹头等酷刑来折磨他(详情请看明慧2002年3-4月份报,他托人从劳教所捎出的一封信),我儿子说:做个好人没有错,修‘真善忍’没有错,几次绝食抗议要求释放。

2001年10月3日恶警强行给我儿子灌食,他出现异常,被送到市中心医院抢救,劳教所给鹤北公安局打电话让去接人,我到那里一看,我儿子给折磨得不成人样;脸色苍白,没一丝血色,目光呆滞。回到家仅仅十几天,他又被610邪恶之徒从单位抓走,政委高秀诺按着他的头往墙上撞,狠狠的说:让你嘴硬。这一次我儿子被关了20多天,他又一次绝食5天,于2001年11月29日被迫害致死,年仅35岁,后来警察说贾永发的肺、气管在灌食时插坏了。......

鹤岗市联系资料(区号: 468)

2019-07-02: 鹤岗市兴安区检察院:
起诉科科长谢丽梅13069946661(曾非法起诉多名法轮功学员)

兴安区法院:
院长戚强13304683338
副院长邢金萍18704680099
副院长张志聘15846698880
刑庭庭长杨忠兴13054389580(曾诬判多名法轮功学员)
刑庭副庭长沈会丰13946738988

2019-05-11: 鹤岗市公安局:
局长:徐连斌
党委副书记政 委: 王一丹 3304666 3456158(宅) 15326580016
党委委员副局 长: 张胜群 3387877 3858166(宅) 13946786666
党委委员副局长: 何庆岩(原工农分局局长,现主管全市国保工作) 3331298 3458668(宅) 13904681298
党委委员副局长: 姜 涛 3858113 3810777(宅) 13304687777
党委委员法制支队支队长: 李成奎 6166538(宅) 13054380188
纪 委 书 记: 李玉斌13314681666
副书记: 高忠和
纪委科长: 徐宝成 3310600 3456337(宅) 13945759618
政 治 部 主 任: 何立珠
政治部副 主 任: 朱清树 3310600-2013 3222231(宅) 13054380707
工 会 主 席 : 张立恒 3353333 3457330(宅) 13904683330

鹤岗市向阳分局
鹤岗市向阳分局局长: 杜建华局长(退休)13904680209
向阳分局局长: 刘凤祥 办32801263450577 13945750077 18646815003
副局长: 杨绍武(主管刑警队) 办3575566 13329580006 15545850006 15146808006 18646815038
18945751218
副政委: 王喜林 办32851673380977 18846808088 1864681 5006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468)

黑龙江省鹤北林业局有关电话:
鹤北林业局政委高秀诺宅电0468-6031580手机13069956499
管教员吴德海
国保科干警陈江宾宅电0468-6302018手机13019023631
610王洪江0468-6039595
鹤北局局长邓恩元0468-6030888
政保科罗金雨宅电0468-6039324
书记郭振起6030818
看守所所长江建国
610关改山
610国书军宅电0468-6039378手机13019029613
片警高峰

本案件有关文件

我叫任兴芹,家住在鹤北林业局12委204号,(电话0468-6036695),我们全家人97年得法修炼,我想说说这四年来遭受的迫害。
2000年春节前,我和二儿媳王玲、二女儿贾秋梅、三女儿贾冬梅及其他大法弟子先后去北京上访,在天安门广场遇到了来自双城、大连、河北、陕西、湖南等地来北京证实法的大法弟子。后来我们被带到黑龙江办事处,初一被带回鹤北看守所,不法官员把我们身上的钱全部搜走,他们又把我女儿贾秋梅、还有十几位同修强抓進看守所,晚上不让我们睡觉,在走廊里罚站,让我们摆“金鸡独立”“开飞机”“蹲马步”等各种方式折磨。那些日子里,他们想方设法折腾我们,若不服从,就连打带骂。

我二儿子贾永发在7.20以后,给当地机关写信讲真象,1999年11月4日被公安非法抓進看守所,我常常听见他被警察和犯人殴打谩骂的声音。2000年2月,他被送佳木斯劳教所,但期满后却不放人,听说是本地部门往劳教所送钱不让回来,怕闹事,我儿子问劳教所长为什么加期,所长说:有能耐你就跑。

2000年11月3日,我儿子同十几位大法弟子一同跑出劳教所,只有他被抓了回来。恶警让他对着便桶用皮带抽、坐老虎凳、用钳子夹手指盖、浇凉水、夹子弹头等酷刑来折磨他(详情请看明慧2002年3-4月份报,他托人从劳教所捎出的一封信),我儿子说:做个好人没有错,修‘真善忍’没有错,几次绝食抗议要求释放。

2001年10月3日恶警强行给我儿子灌食,他出现异常,被送到市中心医院抢救,劳教所给鹤北公安局打电话让去接人,我到那里一看,我儿子给折磨得不成人样;脸色苍白,没一丝血色,目光呆滞。回到家仅仅十几天,他又被610邪恶之徒从单位抓走,政委高秀诺按着他的头往墙上撞,狠狠的说:让你嘴硬。这一次我儿子被关了20多天,他又一次绝食5天,于2001年11月29日被迫害致死,年仅35岁,后来警察说贾永发的肺、气管在灌食时插坏了。

2001年夏天的一个晚上9点15分,我孙女刚上晚自习回来,国保科的干警陈江宾就来敲门,進屋就问:“这么晚了还点灯?”我说不点灯我孙女怎么学习?他看见炕上放着书就过来看,没发现什么就走了。××党的天下,连老百姓点灯都不让?!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