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0-10-25 星期日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河北 >> 承德 平泉市(平泉县) >> 王建华, 男, 56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平泉县卧龙镇
迫害情况: 非法劳教
个人近况: 2010年7月7日 迫害致死 (null首次报道致死)
立案日期: 2004-06-11
明慧案例: 明慧所列迫害致死案例编号 3944
家庭成员: 夫妻/父母: 王建华 于秀芬(王建华前妻)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5-12-12: 河北王建华遭迫害致死 妻子控告首恶江泽民
河北省平泉县平泉镇居民于秀芳女士于二零一五年八月四日向最高检察院邮寄了《刑事控告书》,控告迫害元凶江泽民发动迫害法轮功,导致她及家人遭受严重迫害,丈夫王建华被迫害含冤离世。于秀芳要求最高检察院追究、公布江泽民的刑事罪责,让世人看清这场迫害。

以下是于秀芳女士在《刑事控告书》中叙述丈夫王建华遭迫害事实:

我与丈夫王建华从一九九八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修炼前,我患有胃溃疡、关节炎、妇科病、贫血、肩周炎、神经衰弱、心律不齐等各种疾病。修炼后,各种病症不翼而飞,给单位节省了大量的药费。通过修炼法轮功,我和丈夫都达到了身心的真正健康。

在学法炼功中,我们按照“真善忍”的原则要求自己,修心向善,时时处处做一个好人、更好的人。通过修炼,我们变得的心胸豁达,脾气更好。在工作中兢兢业业,不计报酬,从领导到同事都公认我们是心地善良的好人。

丈夫王建华被迫害含冤离世

我丈夫王建华在历经劳教所、洗脑班、看守所的种种酷刑摧残后,于二零一零年七月七日含冤离世。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二十七日,丈夫王建华去内蒙古宁城县办事,散发法轮功真相材料时,遭不明真相的人举报,被宁城县“六一零”、公安局国保大队绑架。在宁城公安局里,王建华被讯问姓名、住址、材料来源及其他同修情况时一言不发。国保恶警使用了吊铐、背铐、死刑床、老虎凳、电击等二十三种酷刑折磨他,然后给他扒光外衣,只穿内裤铐在铁椅子上整整一个白天,仍然一无所获。他们从王建华身上搜出存折,到银行调取了他的个人信息,折磨了他二十四小时,把他关进宁城看守所。

二零零一年正月十二、三,王建华被送往图牧吉劳教所,分在严管队。二零零二年五月十九日(皇历四月初八),王建华与关押在一起的同修背诵经文,庆贺师父生日。恶警支文奇就叫他们出去站军姿。大队长张亚光站在楼前的台阶上嚎叫:你们(恶警)都给我听着,他们(法轮功学员)动一动脚,你们就给我打,打坏了。我负责。狱警先把绳子泡在水里,把王建华、刘占玉、刘勇军、单晓晨、王占祥等多名学员先拳打脚踢、橡胶棍抽打一顿,再逐个上绳,绳子都勒进肉里;他们还对法轮功学员上抻刑,让四名普教分别抓住一只手或脚,用力向四个方向用力拽,致使王占祥下肢不能站不能走,上厕所得别人背着去。对此非人折磨,王建华绝食七十二天抵制迫害,一直被关小号三个多月。二零零二年王建华劳教期满时,才从小号里放出来。回家后,他梭子骨处被绳子勒的伤痕依然清晰可见。

二零零四年五月十二日,平泉县“六一零”人员、国保大队长胡启文带领多名警察,晚上以看水表为名,非法入宅搜查,把我们一家三口都绑架到国保大队。王建华被非法刑拘二十三天,六月四日才放回家。在这期间,平泉公安局副书记、“六一零”头目佟立军、国保大队长胡启文调用洼子店精神病院的大夫,用电精神病人的电棍,对王建华进行了惨无人道的电击酷刑。他们把王建华按住,四肢铐在床上,四周围了一圈警察,五根电棍一起落下。胡启文喝令,一边电一边问:你还炼不炼?王建华说:炼!电死也炼!胡让加大电流电,并说:我就不信整不服你,北京就是这么搞的,整一个服一个。佟立军说:对法轮功没有法律,打死白死。就这样,一直电到电棍没电了,他们又换了一茬新的继续电。大约有半小时,电棍漏电,反击回去,他们才停手。电完后,王建华的手脚肿得象包子,脸上肿得象南瓜。四个人把他抬回看守所。二十天后,他回家时,脑门、太阳穴、手和脚、肋骨处被电伤结的厚厚的痂还在。

二零零八年五月八日下午五点三十分,我正骑自行车去上班,突然间四、五个不明身份的人冲上来,将我野蛮绑架,随即非法抄家。当晚,他们又到距县城五十华里以外的石拉哈沟铁矿,将正在值夜班的王建华绑架至国保大队。此次非法行动,是“六一零”头目佟立军、国保大队长刘国权在公安局坐镇指挥,国保警察宋占生、穆保民、佟彦会、王小凤(女)等现场抓人的。我与丈夫王建华被绑架后,他被“六一零”送到保定高阳劳教所,体检时血压超过200,劳教所拒收。又去了几个大医院检测,结果相同。警察被迫把他拉回来,又关进看守所一段时间,大约在二零零八年七月下旬,把他送到承德市“六一零”在承德县南园子办的洗脑班。王建华感觉饭里有问题,就绝食一周。八月末得以回家。“六一零”派人监视居住。

我被绑架后,非法关押在平泉看守所。二零零八年五月十九日被非法批捕,六月五日,被非法起诉到平泉法院,在“六一零”头目佟立军的指使下,二零零八年八月七日,我被非法判刑三年,上诉无效。二零零八年九月十二日凌晨被送往石家庄鹿泉寺河北省女子监狱关押迫害。

二零零九年九月,我丈夫王建华又被平泉县国保大队佟彦会等数名警察劫持到承德劳教所迫害。狱警叫法轮功学员排成队骂大法师父,看谁嘴不动就用电棍电。二大队长张文杰利用普教缪井余、侯德成监控法轮功学员。二恶人非常凶狠,缪井余经常在图书室的小屋里用竹棍抽打王建华的脑袋,打得他满脸是血。

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二十二日冬至那天傍晚,承德劳教所的大队长马冀红和县国保大队佟彦会,把王建华连人带行李扔到他妹妹王会敏打工的平泉家乐家地下超市,就跑了。此时的王建华反应迟钝、双目发呆,口齿不清,语无伦次。他双脚抬不起来,迈不出步,双手不灵,解系不了裤带,和被绑架走时精明强干、活蹦乱跳的王建华判若两人。这时的王建华已不能自理,妹妹为了照顾哥哥,只好辞去刚刚找到的工作。两个人都没生活来源,我们的儿子刚出校门,在千里之外打工,收入甚微,要维持父亲、姑姑和他自己三个人的生活,其艰难困苦可想而知。

王建华在妹妹的精心照顾下,通过学法炼功,身体逐渐恢复。然而二零一零年春天,国保、“六一零”人员又跳墙入室骚扰,致使王建华精神受到严重刺激,于二零一零年七月七日含冤离世。此时距他劳教期还有八个月零一天。我于二零一一年二月七日从监狱回来时,才知道丈夫王建华已不在世七个多月。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2/12/河北王建华遭迫害致死-妻子控告首恶江泽民-320067.html

2010-09-04: 承德市双峰寺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河北省承德市双峰寺劳教所,自从法轮功学员被关进劳教所那天起,就不让学员睡整宿觉,别的被关押人员都晚上九点睡觉,法轮功学员还得在活动室里“学习”,还不让法轮功学员在一起。不写“五书”的就是不让睡觉。
劳教所的二大队长张文杰、恶警郎振友不但迫害法轮功学员还侮辱大法和师父,利用手中的权力无恶不作。法轮功学员赵东坚信师父、坚信大法,不写“五书”,被他铐在铁门上六、七次,每次长达十五、六个小时,不让上厕所。有一次赵东把自己炼法轮功如何受益、心灵不断净化的体会写出来给劳教人员念,还没等念完就被张文杰给铐起来了,一直铐了十六、七个小时,又强行加劳教期。

二零一零年四月的一天,赵东把所有恶警迫害法轮功学员遭报应的事实都写出来了,又被张文杰抢走,并把赵东连续铐了好几个昼夜,几天不让睡觉,关进心理咨询室的小屋。用电棍电赵东,电的赵东直蹦高,他们经常在那个小屋干见不得人的事情。

张文杰经常把法轮功学员关在心理咨询室进行迫害。省里来检查的时候,他们就把法轮功学员带到活动室,等检查的一走就又整天把一些学员关进那小屋,上厕所都受到严格的限制,对法轮功学员进行人身攻击和人格侮辱。

张文杰还利用劳教人员看管法轮功学员,劳教人员缪井余(家住滦平县虎石乡)、侯德成(家住承德市里)二人受张文杰指使对法轮功学员非常凶狠,缪井余在图书室的小屋里殴打平泉法轮功学员王建华,打的满脸是血。他还窃取法轮功学员的钱、物品。他对法轮功学员善意的讲真相置若罔闻,甚至叫嚣我不信。队长张文杰、恶警郎振友和劳教人员缪井余狼狈为奸,互相利用,他们表面上安排缪井余看管法轮功学员,实际是让他在小屋里做饭吃小灶。

有一次有一名警察让缪井余和法轮功学员上食堂去吃饭,缪井余不但没去,还和那位警察顶撞起来,依仗队长张文杰给那位警察施压。缪井余在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非常卖命。

法轮功学员给侯德成讲真相,他和缪井余一样听不进去,对法轮功学员赵东大打出手、也曾多次打过其他学员。他迫害法轮功学员犯下的罪恶和嚣张气焰没几天就遭到了报应,他出劳教所后不久就被人把脸给砍个大口子。

马骥宏也十分嚣张,他强制法轮功学员说不愿意说的话、放弃真、善、忍做好人的信仰。对他讲真相、告诉他善恶必报是天理他不相信,还变本加厉的攻击、谩骂大法和师父。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他家八间房屋失火着落了架,遭到恶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9/4/229209.html

2009-09-20: 平泉县大法弟子王树文、刘玉兰、王建华被迫害
平泉县七家岱乡杜岱营子村大法弟子王树文(男,五十多岁)、刘玉兰(女、五十六岁)夫妇俩于二零零九年九月十五日上午八点多在家中(原平泉镇建安公司家属楼)被平泉县公安局国保大队队长刘国权等恶警绑架、抄家,详情待查。

平泉县平泉镇大法弟子王建华近日被平泉县公安局国保大队非法劳教。
http://dongtaiwang.com/dt/Q_aZ/tttLXRiPQmAL02P/Xz/v2aAxDN3/s--J/J/s-/208642.html

2008-09-01: 内蒙草原上的罪恶(二)
—— 图牧吉劳教所:“炼法轮功的打死一个埋一个”
......
4.劳教所男队,2001年8月开始有组织、大面积的迫害

2001 年8月末,劳教所男队开始有组织、大面积的迫害法轮功学员。先后有十几名法轮功学员遭到恶警毒打、关小号、野蛮灌食。不法干警张亚光(副大队长)、王立伟(管教干事)、支文奇(副中队长)、孟庆财(副中队长)、丁夏喜(伙食、卫生干事)积极参与,带头毒打法轮功学员,其中尤以支文奇和王立伟凶狠,不把人打昏死不罢休。下面仅举几例:

法轮功学员杨东有一次对出工口号有意见,被恶警王立伟、支文奇、孟庆财、蔡勇轮番毒打,后又遭被恶警唆使的其他劳教人员毒打至昏迷,半夜醒来上厕所又昏迷了过去;学员刘桂详绝食数天后被恶警两次毒打昏迷,醒来后手肿的象馒头,需有人搀扶着才能坐下来,还被强迫出工出操;学员刘子臣入所当天便遭毒打,备受折磨而关入小号,身子趴在小号床板上,手脚铐在床两头,全身不能动,直至20天后放出小号方罢;学员王建华因反对劳教所张贴诬蔑大法的宣传画被恶警王立伟用警棍打遍全身,最后对准头部连打三棍将王建华打昏,拖入小号。时至深秋,小号正对着大厅门,不给加秋衣和被褥,将王建华双手铐在暖气管子上13天,后又变成十字背铐13天,其中晚上还打开号门连续8昼夜,曾18个小时不让上厕所,20小时不给水喝;学员王占坤因拒绝与其他劳教人员一同出操,遭王立伟、支文奇、丁夏喜等多人电击,毒打后昏迷,并用冷水浇醒后再打。当王占坤醒来问张亚光为什么干警随便打人时,张竟说未看见,话音未落,王占坤即遭一干警的窝心脚而再次昏迷过去,并被拖入小号打30小时。
......
14.法轮功学员刘子臣、王建华等遭受的迫害

2001年9月中旬,新被关进来的法轮功学员被恶警分别折磨。其中有一个海拉尔大杨树镇的学员22岁,被打后过半个多月了才敢洗澡,还有的地方发青。

新被抓进来的法轮功学员刘子臣,看到他们打人这样残暴,不配合他们,一句话不说,被打后关进小号。他双手、双脚都被铐住,不给饭吃。六天后灌浓盐水,每天限给二两水。一个劳教多给点水,还被支文奇大骂一顿。有一个劳教犯人和法轮功学员说,有一次他听着敲床板子,他就过去了,问他干什么他也不说,想了半天,他要干什么呢,“上厕所”,他点了点头。打开小号门,但铐子打不开,他的手和脚是十字花铐着的。非人的迫害只有他自己知道有多痛苦。十八天后,他被无条件从小号放出来。一直到他从劳教所释放之前,也没有几个人听他说过话。

2001年10月的一天早晨,犯人魏长海听说法轮功学员王建华晚上做了炼功的动作,把王建华找来毒打两次,专打喉咙、太阳穴、小脑。打得王建华长时间头晕,嗓子说话沙哑、困难。针对魏长海上次打王占祥和单晓晨,这次又打王建华,手段毒辣,后果严重,三队法轮功学员绝食抗议,要求给魏长海加期。绝食期间,法轮功学员不吃饭也被强迫到食堂坐着,还强迫出工劳动。半月后,恶警把王建华骗至医院,许诺给法轮功学员宽松条件,提到诬蔑法轮功的画时,他们说也不能总挂着。18天后,张亚光答应给魏长海加期。但事后只是扣了魏长海一个月的季度减期。

为让恶警们摘下大厅里诬蔑大法的黑画,绝不能让这个迫害延续到下一年,法轮功学员们纷纷写材料,限期他们拿掉,到时他们不拿,法轮功学员们就清理这些垃圾。恶人被迫摘下黑画,但又在墙上贴上了报纸,其中有两面是迫害法轮功的。黑画、黑报有专人把守,少时一两个、多时四五个。单晓晨走过去看,劳教恶人贾宝龙是专职看着的,说不让看,推他走,他问“贴到这不就是让看的吗?”他回答“这是贴到这儿玩儿的。”

2002年5月 16日,又调队了,法轮功学员们找狱警陈强谈话。第二天陈强一来就蛮不讲理地说:“这里没理可讲!”然后叫刘勇军,单晓晨、王建华、王占祥等四个法轮功学员出去罚站,每人都派人看着,从5点吃完饭站到晚九点就寝前,开始连厕所都不让去。其实恶警每一次调队都是计划好的新一轮迫害,然而每一次都以失败而告终。

罚站第二天,恶警王立伟一进院看见四个法轮功学员,又让回去。法轮功学员王建华说有话和他说,王立伟不爱听,上去就是一顿打,法轮功学员走到走廊时他又上去打,并让学员坐在阴冷的走廊上。法轮功学员以绝食抗议他们的野蛮。一个看守的流氓犯人,用烟熏法轮功学员刘勇军,刘说你抽烟我不管(吸烟是禁止的),但你远点去抽别熏我。他就喊“陈队长,刘勇军炼功,管他他不听。”恶警陈强上前就劈啪打坐在地上的刘勇军的脑袋。王占祥刚一说话陈强又过来打王占祥的脑袋。当日,王占祥在外边整天被罚站、曝晒。狱警还对他上绳、伸胳膊、毒打折磨,致使他生活不能自理。

5月19日(四月初八),张亚光站在楼前的台上用手指着法轮功学员大骂“你们都给我听着,他们动一动脚你们就给我打,打坏了我负责。”里面每个队都在行凶,外面都能听到劈啪打人的声音。严管队的张继田、刘占瑜、刘勇军,单晓晨、王建华、王占祥等被依次上绳并推出来站着。上绳前有时还用拳脚橡胶棒打,王占祥被折磨得下肢不能站不能走。

绝食第三天恶警灌食,一天两次,找些最没人性的劳教犯人,捏着鼻子,撬开嘴用漏斗灌加了药的玉米面粥,不往下咽张亚光就把脚踏在肚子上使劲一下一下踩,灌得脸上、脖子上、头上、衣服上、地上都是。

上绳一般上下午各一次,凶手是张亚光、陈强、王立伟、孟庆财、聂××、王怡平、苏宏、屈××,也找些最没人性的体格强壮的四个以上劳教犯人,上完后两人架着,另两人分别在两边抓住两手同时用力一下下向两边拉。上绳把肩部肌肉拉伤,一碰都特别疼,他们却让两个强壮的流氓使劲不停地拉手臂,使肩背、胳膊的肌肉疼痛难忍,肩背、胳膊、手指一直肿着。张亚光还说:“我们(警察)都是流氓,我就是流氓头子!”有一天王立伟还把王占祥和单晓晨吊铐在库房,直至昏迷。

每天除了灌食、上绳外,早饭时间一过就强制到外面站着,绝食时间长了站不住,就强制坐着,一直到晚饭前。法轮功学员脸上也晒暴皮了,灌食、上绳,有时走着,有时抬着、有时被拖进来拖进去的。王占祥被折磨得下肢瘫痪,几乎一直被没人性地拖进来拖进去的,折磨了十八天。王建华被折磨二十多天,后来输了好几天液。

在这次迫害中,法轮功学员刘占瑜不读污蔑大法的字句,被流氓劳教用床板打得胳膊不能动,有人看到他还被强迫搞卫生。在小号被铐了四个多月的法轮功学员马良被放出来,洗脑时他拒绝读污蔑大法的字句,被恶人叫到办公室,用橡胶棒打,嘴里吐出的血又强逼他吃了。又被上绳,导致马心脏病发作昏迷,三次灌了二十多粒速效救心丸,输了好几天液。

法轮功学员刘子臣不说话,被恶警们连续上六绳,把双手从背后都拉到了脖子处。

监狱的伙食极差,一天仅有的一次细粮还是很粗的带麦麸子的黑面馒头,菜里带泥带虫子,菜还是猪也不吃的冻菜(只有过年才能吃上一两次不冻的白菜),或是生了很长芽的土豆、生了很长芽的萝卜。名义上周六、周日改善,有时一个月也吃不上一口肉。4月23日,保安召地区检察院的检察长接待日来劳教所办公,大家提了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问题,劳教所打骂、体罚、虐待等等违法乱纪问题,伙食问题,劳教队应归还法轮功学员王志臣奶粉等。除法轮功问题外,有的当时有的事后都给了答复或处理,可是警察孟庆财“借用”王志臣的七袋奶粉,到王志臣走仍没还。伙食解决了,一天一次白馒头一次米饭。但是劳教队给法轮功的待遇却是单独排队,每人都有包夹人监督,一日三餐玉米面。

2002年6月份,劳教系统要举行统一考试,并给予减期。其中有中伤大法的内容,法轮功学员拒绝考试,张亚光召开会议,宣布对敢讲真话的加期三个月,不答的加期二个月,不及格的加期一个月。本来是给减期的考试,对法轮功却成了加期三到一个月。

迫害法轮功学员魏云海期间,狱警把食堂的刀拿来,给医院打了电话,要剁魏云海的手,魏说我明白了,电视上怎么那么多自杀的,那都是你们干的,剁手也行,但我有个条件,给我一支笔和一张纸,我得写下来这是你们干的,我死了可不是自杀。恶警们没敢剁,让他在走廊里站了38天。

恶党十六大期间,劳教所给法轮功学员写假材料、作伪证,给单晓晨加期2个月,李志国加期50天,李义、刘占瑜加期1个月,王建华加期20天。

恶警们还强制陈国祥老人放弃修炼,在严管队外边单独设一个屋,犹大白天晚上在里面,其他任何人不许进。要“转化”谁,就把谁关在里面迫害。晚上屋里由犹大轮流监视,不让睡觉,不许关灯;屋外有夜班,还有恶警陈强等巡视。几乎每天夜晚1、2点钟陈强、孟庆财两人恶鬼般狂喊一次。有一次,陈国祥被犹大贾东伟打得十来天直不起腰,三个月左右不让睡觉。
......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8/9/1/185093.html

2008-05-29: 对河北省平泉县法轮功学员于秀芬、王建华被绑架的补充
河北省平泉县法轮功学员于秀芬,于二零零八年五月八日上午,正在单位网通公司上班时,被平泉县公安局国保大队队长刘保全、恶警宋占生、王小凤绑架,并对其办公桌、办公橱進行查抄,抄走大法经书和真相传单。

下午六点多,邪恶之徒又到网通公司家属楼于秀芬家中非法抄家。据目击者说,恶警上楼非法抄家时,于秀芬被关在警车中,恶警是在家中无人的情况下進行的非法抄家,抄走物品不详。当天晚上又绑架了于秀芬的丈夫,法轮功学员王建华王建华当时正在平泉县卧龙镇一家铁矿打工,对其住处也進行了非法查抄。至今,夫妻俩被非法关押在平泉县看守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5/29/179294.html

2008-05-12: 河北省平泉县王建华、于秀芬被劫持入看守所
河北省平泉县王建华、于秀芬于二零零八年五月九日被恶人绑架到看守所。据说于秀芬在上班时间被绑架的。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5/12/178259.html

2004-06-04: 河北省承德市平泉县大法弟子王建华于2004年5月13日晚在家中被当地公安局无故绑架。他的儿子王润东{平泉县一中高三学生,马上面临高考}也同时被绑架。据了解大法弟子王建华正在平泉县看守所绝食反迫害。

当晚他的前妻于秀芬(王建华在修炼前已和于秀芬办理了离婚手续),平泉县电信局职工(单位名字可能已改为中国网通),正在值夜班,后来也被绑架到看守所。

2003-07-25: 图牧吉劳教所:内蒙古自治区劳教局的直属单位,2000年上缴500万。拥有十三个科室,管辖:
1、一个牧场,下设七个大队;
2、一个监狱,下设一监区、二监区两个监区; 
3、二个劳教队,男队、女队;劳教队是大队,下设中队。
王建华,男,49,河北省承德市平泉县粮食局,非法劳教二年,于2002.11.28释放(加期20天)

内蒙古图牧吉劳教所野蛮迫害 大法弟子坚强不屈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3/7/25/54556p.html

2002-08-18: 内蒙古图牧吉劳教所狱警把大法弟子打得昏死过去
“包夹”是狱警在劳教犯人中挑选的多次被劳教的累犯组成的犯罪人员,目的是监视、看管、并帮助狱警强制给大法弟子洗脑。狱警经常向他们施加压力,并以各种利益威逼利诱,迫使其想尽各种办法折磨大法弟子。

2001年10月3日,大法弟子王志臣因炼功,被“包夹”贾宝龙、肖健忠殴打,后被狱警吊在库房,嘴里塞上鞋垫,为防止他吐出来,还用布条狠劲系上。11月1日王志臣被叫到队长支文奇的办公室。狱警支文奇将王志臣的手扣在床上,用电棍一顿毒打,还把王志臣的棉裤衬裤扒下,用皮带抽打,接着又蘸凉水打,还专门打脑袋,打了很长时间。狱警支文奇累得浑身是汗,直喘粗气,这样重覆打了王志臣好几遍,将他全身都打遍了,然后叫几个劳教犯人把王志臣扔到小号的冰凉的地上。这一夜王志臣不省人事,早上发现吐出一大堆白沫子。狱警叫“包夹”擦掉后,狱警支文奇指使“包夹”继续折磨王志臣,用皮鞋踢,用木板子砍,在鼻孔插香烟呛眼睛,头上扣大塑料桶,不让喝水,把大酱和盐水抹在王志臣的手腕上,然后转动扣得很紧的手铐使他手腕磨破出血后疼痛难忍,手腕肿得很粗,还不让上厕所。王志臣很多次被迫便在裤子里,湿透了两条棉裤一个毛裤。

王志臣被折磨得大脑昏昏沉沉,浑身巨痛难忍,多次昏迷过去。但狱警仍不罢手,致使王志臣几个月神智不清。

为了要求惩治打人凶手,被非法关押的全体大法弟子绝食抗议,最后打人的“包夹”只被罚加期四个月,而打人的狱警至今被包庇,未受到惩处。

2001年11月2日大法弟子刘贵祥因炼功被狱警吊在库房,只能两脚尖着地,全身汗水像水洗一样。狱警指使“包夹”对刘贵祥狠毒地拳打脚踢,刘贵祥多次被打昏过去。“包夹”用棒子打,用木板子砍,为防止喊出声还把他的嘴用布堵上。刘贵祥向狱警反映“包夹”用棒子打人,狱警以没看见为由進行包庇、纵容。

大法弟子王占祥2002年5月16日晚上因没有集体方便和报数,17日在外边整天被罚站、曝晒。狱警还对他上绳、伸胳膊、毒打折磨,致使他至今生活不能自理。

2002年7月15日大法弟子王建华,先找狱警要求撤下侮辱大法的条幅,狱警不予理睬,王建华就撕下条幅,后遭到狱警毒打。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8/18/35099.html

2002-05-20: 内蒙古图牧吉劳教所警察不把人打昏死不罢休
一、法轮功学员杨东有一次对出工口号有意见,被恶警王立伟、支文奇、孟庆财、蔡勇轮番毒打,后又遭被恶警唆使的其他劳教人员毒打至昏迷,半夜醒来上厕所又昏迷了过去;学员刘桂详绝食数天后被恶警两次毒打昏迷,醒来后手肿的象馒头,需有人搀扶着才能坐下来,还被强迫出工出操;学员刘子臣入所当天便遭毒打,备受折磨而关入小号,身子趴在小号床板上,手脚铐在床两头,全身不能动,直至20天后放出小号方罢;学员王建华因反对劳教所张贴诬蔑大法的宣传画被恶警王立伟用警棍打遍全身,最后对准头部连打三棍将王建华打昏,拖入小号。时至深秋,小号正对着大厅门,不给加秋衣和被褥,将王建华双手铐在暖气管子上13天,后又变成十字背铐13天,其中晚上还打开号门连续8昼夜,曾18个小时不让上厕所,20小时不给水喝;学员王占坤因拒绝与其他劳教人员一同出操,遭王立伟、支文奇、丁夏喜等多人电击,毒打后昏迷,并用冷水浇醒后再打。当王占坤醒来问张亚光为什么干警随便打人时,张竟说未看见,话音未落,王占坤即遭一干警的窝心脚而再次昏迷过去,并被拖入小号打30小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5/20/30522.html

承德 平泉市(平泉县)联系资料(区号: 314)

2018-04-26: 平泉市公安局
局 长:李昌文 18875624301 政委:黄泰峰 18875624302
副局长:佟立军 18875624303 王德:18876524305 蔡民:18875624307
姚立杰 18875624306 冯国强 18875624308
国保大队队长:蔡卫先 18875624309

2016-01-25: 参与迫害的单位:
承德市公安局国保大队
平泉县公安局国保大队:
队长蔡维先13785448111
教导员孙延春
平泉县看守所所长邢立新
2015-11-25: 平泉县公安局国保大队队长蔡维先13785448111
平泉镇派出所警察18632429012

2015-09-27: 河北承德平泉多位法轮功学员9月22日被国保警察绑架

河北承德平泉国保队队长蔡某13785448111

2015-04-29: 平泉县杨树岭派出所:3146251063
◎所长:李仁杰(原榆树林镇所长)。
平泉县公安局
国保大队:3146039481大队长 刘维汉
大队长 刘国权:13903143949 (可能是原队长)
教导员 宋占生:13931413166
副队长 王晓凤:15803248113
副队长 穆宝民
成 员 宋广生、刘国文
平泉县看守所:3147648475
所长 袁丙军:宅 3146020630平泉县610办公室主任 张彦华:3146082623314602832113503143985
副主任 宋广:3146082691314620066813582869001
县委书记 董正国:3146082688
政法委书记 李勇:3146082768314608369913931409189
副书记 王庆林:314608265613903143893
平泉县县长 蔡福浩:宅 314505968813903248458

2015-04-07: 绑架河北省平泉县刘桂荣、谢国华责任单位及人员信息: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314)

2009-09-20:
平泉县委书记  刘文勤 办电: 0314-6082688 宅电:
政法委书记   李 勇     0314-6083699   手机 13931409189
610办公室主任  张彦华 办电:0314-6082623 宅电:0314-6028321  手机 13503143985
610办公室副主任 宋 广  0314-6082691    0314-6200668    13582869001
平泉县公安局国保大队教导员   宋占生  手机: 13931413166
平泉县公安局国保大队队长    刘国权  手机: 13903143949
平泉县公安局国保大队副队长   王小凤  手机: 15803248113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0-10-15, 5:23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