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0-10-23 星期五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河北 >> 石家庄市 >> 冯晓敏(冯晓梅,石家庄油脂化工厂,今光明日化), 女, 34

冯晓敏(冯晓梅,石家庄油脂化工厂,今光明日化)
被迫流亡积忧成疾,河北石家庄市冯晓敏不幸去世.冯34岁,1995年毕业于齐齐哈尔师范学院

出生时间: 一九六五年
个人情况: 曾在石家庄第六棉纺厂和石家庄油脂化工厂(今光明日化)工作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原籍黑龙江依安县,家住石家庄市槐北路邮电宿舍1单元304门。
迫害情况: 她的孩子现在才1周岁10个月,至今连户口都没有
个人近况: 2004年6月1日 迫害致死 (2004-06-08首次报道致死)
立案日期: 2004-06-08
明慧案例: 明慧所列迫害致死案例编号 1044
家庭成员: 儿女/侄儿女/外甥/甥女: 王天行
夫妻/父母: 王晓峰(冯晓敏丈夫) 冯晓敏(冯晓梅,石家庄油脂化工厂,今光明日化)

王宏斌一家和妻妹冯晓敏一家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20-06-15: 四个人三个破碎的家
四、冯晓敏被迫流离失所离世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五日,姐夫王宏斌突然被从家中绑架走,姐姐不敢回家,两人又都下落不明。生活的重担再一次压给冯晓敏。她一边接送外甥博如上学,一边到处打听姐姐姐夫下落。又着急又上火,又害怕警察再来抄家。

一个多月后姐姐被折磨得已经奄奄一息,被公安送回家,见到的人都说必死无疑。晓敏细心照料,坚定信念,同时她自学法律知识,打电话、写材料或当面到公安各相关部门揭露、投诉那些非法之徒,正告他们如果姐姐有什么不测,他们必须负全部责任,并强烈要求释放姐夫。

二零零一年五月一日,冯晓敏约好和一个学员随身带“法轮大法好”不干胶去爬山,被石家庄市东华路派出所巡逻警察抓走,从此失踪近40天。其间东华路派出所史姓指导员和警察方志勇用刑逼供,致使冯晓敏几次休克急救。史指导员指使方志勇撕下病历本中病危的医嘱,强行将冯晓敏送石家庄市第一看守所关押。

在看守所,冯晓敏被连续打几十个耳光,几次差点休克。冯晓敏坚决抵制迫害,绝食绝水20多天,身体极度虚弱,几次出现生命危险。看守所见状不收了,劳教所也不收了,可东华路派出所仍不放人,还想勒索5000元。冯晓梅冯晓敏姐妹的坚决抵制下,派出所勒索钱财的企图没有得逞。

冯晓敏终于回到了姐姐家,但她常发烧,身体虚弱。当时邪恶非常猖狂,将一些绝食绝水闯出的学员又绑架到洗脑班,甚至是直接送劳教所继续迫害。鉴于当时情况,冯晓敏身体还没有恢复就和姐姐告别,和丈夫一起过起了流离失所的艰苦生活。为避免牵连亲人,他们很少和家人联络。警察找不到就把他们列入“黑名单”而成了追捕对象。

二零零二年七月三十一日,冯晓敏生下了宝宝王天行。当时环境还是很严酷,警察以查户口为名,到处绑架流离失所的学员。冯晓敏听说分局主管局长也常骚扰姐姐,威逼利诱姐姐以便找到自己夫妻俩,所以不敢请家人帮忙照料孩子,还得经常搬家躲避警察的“查户口”,精神一直处于高度紧张状态。

尤其爆发所谓“非典”那段时间,到处办出入证,到处要身份证。冯晓敏夫妇带一个几个月大的婴儿到处流浪,非常艰难,后来只好夫妻分开住,由冯晓敏一个人带孩子,没有人帮助,生活的艰辛更是很难想象,最终将一岁多的儿子天行暂时寄养到姐姐家,自己静养恢复身体。

公安警察更逼冯晓梅去找妹妹,冯晓敏为躲避被非法关押迫害而长期流离失所,生活艰难、精神压力极大,身心遭受很大的伤害,二零零四年五月二十六日神志不清,被一位好心人送到姐姐冯晓梅家。家人赶紧送她到医院急救。

当时冯晓敏被确诊化脓性脑炎,抽出来的脑积液都是淡黄色的。医生怀疑脑部曾受过袭击,家属也怀疑冯晓敏曾受过警察毒打。家人见到她时,她已经不认识身边人,偶尔清楚一下,却把谁都当成警察,嘴里还在喊着不许警察过来迫害她。

二零零四年六月一日,冯晓敏含冤去世时,年仅三十四岁,撇下了当时只有一岁零十个月的儿子,由姐姐冯晓梅收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6/15/四个人三个破碎的家-407517.html

2010-01-15:我叫王博儒,今年二十岁,家住石家庄市槐北路165号,河北省邮电宿舍南楼1单元304门。

我妈妈名叫冯晓梅,因修炼法轮功,在2009年4月27日上午,正在河北四方通信公司上班时被不明身份的公安人员绑走、非法劳教。现妈妈在狱中已患上直肠癌,但河北省女子劳教所不让她保外就医。我强烈要求:给我妈妈──我唯一的亲人保外就医的权利。

在经历了20天的焦急寻找无果后,2009年5月17日,我们家突然接到了藁城市公安局的一纸“劳动教养决定书”。妈妈被非法劳教一年半,已经被关进河北省女子劳教所好几天了。此前我们没得到任何通知或口信。现在家里只剩我和年近七十岁姥姥以及一个六岁的表弟王天行艰难度日。

妈妈被关押劳教所里已经六个多月了,爸爸也是因为炼法轮功被劳教过,是在石家庄市劳教所里被折磨近两年后才去世的。所以对于爸爸讲起的在里面的遭遇,令人发指的一切,我终身不会忘记:

爸爸王宏斌,原河北电话设备厂工程师,因法轮功信仰而被劳教。在劳教所二大队二中队里被强迫转化。队长边树强带领狱警张力、董新国指使普教人员监控体罚:连续多日不让爸爸睡觉。有一次他实在熬不住睡着了,竟被狱警指使看管他的普教用打火机将指甲连根烧掉。有一次,爸爸被双脚离地单手吊铐在窗户铁栅栏上三天三夜,狱警指使普教拿着棍子在旁边守着,只要脚一蹬墙就用棍子敲脚踝骨,还强迫他长时间做奴工,加点加班出苦力;被剥夺探视权,长期不允许家人会见;平时被羞辱、打骂就象家常便饭。这一切给爸爸造成严重的心灵创伤,健康也每况愈下,出现了剧烈咳嗽,出虚汗,整夜难以入眠,极度消瘦,以致后来回家后,心理紧张郁闷难以复苏,健康的恶化也不可遏制,回家不到一年时间,于2003年10月9日去世。那一年爸爸才39岁,我才13岁。

我非常担心仅有的妈妈会遇到什么虐待。因为我太了解自己的妈妈,她正直善良,坚毅贞烈,不是苟且偷安、违心说话之人。近来,我们家里通过各种可靠途径,打听到了妈妈确实遭遇了很多体罚,而且最不好的消息是她的健康出现了严重问题。我们已经知道:妈妈被关在一大队,因为不肯违心的写四书,被一个姓刘的大队长派普教人员朱丽英、刘宗珍、齐小露等人充当打手,强行把双腿用炼功双盘的姿势绑住,连续6个小时不让放下来。这样的姿势时间长一点人们就会钻心的疼痛、筋肉撕裂一般的疼痛,妈妈痛苦的惨叫着,值班警察谷红叶无动于衷,还让普教值班人员把屋门关严,以便充耳不闻。这样的体罚太残酷了,让妈妈的双腿肿胀剧痛难忍。腿放下来后,警察不但不让休息,还继续强迫妈妈罚站,整夜不准睡觉,不让上厕所。妈妈双腿一直肿了好几个月,行走艰难。最严重的是妈妈的肠道出现严重便血现象,一连数月连续大量便血,但从来不给去外面医院检查,也多次拒绝家人探视。就这样还逼她干活,任务数量按壮劳力的任务一点也不少给。

好不容易我们见到过一次,见她非常虚弱憔悴,有气无力,呈现严重病态。由于妈妈便血的症状很严重,而且已经持续快半年了,所里只给吃点止血药维持,有时只给量量血压,从不做深入体检和对症治疗。我们向懂医学的专业人员咨询过,结论是这样的表现极有可能是直肠癌症状,对此我们全家都忧心如焚。

我从小原本有一个完整幸福的家。但是从10岁那年的夏天,一个噩梦的凌晨,爸爸王宏斌和妈妈冯晓梅被警察从家中非法抓捕,那时我还在上小学,就被一个人扔在了家里,那一天是1999 年7 月20 日,爸爸被秘密关押3个月才释放。此后十年内,我们家天天过的都是提心吊胆的生活,先后被夺走了三条人命:

爸爸王宏斌,逝于2003年。

我二姨冯晓敏,因修炼法轮功被持续骚扰,被迫流离失所,颠沛流离中死于2004年。表弟王天行失去妈妈时年仅1岁10个月,孤苦无依,妈妈同情他,收养了他。

这些年辖区的派出所警察、居委会、办事处常上门,我们不知道每一次会抓走谁,恐慌中毫无安全感。姥爷听到敲门声就发抖,最终承受不住无休止的精神折磨,于2005年去世。

姨夫(王天行的爸爸)至今下落不明,但从经常上门盘问的警察言语之中,能感觉到只要他一露面,就会被抓走。

妈妈是一个理性、有作为的总工程师。在任何工作环境,都受到上下级的好评和爱戴。她聪明、勤奋,有才华、有见识,发表过高水平论文,设计的新产品成为公司的利润增长点。这样的好人在工作岗位会给社会做出多大的贡献啊?可是现在,她却在劳教所里被体罚虐待,被强制苦役,从事着最没有技术含量超负荷奴工劳作,甚至疾病缠身也得不到任何关照、呵护和治疗。

妈妈失去自由后,我们家失去了唯一的经济来源。上有老、下有小,我只好放弃未完成的学业,提前出来找工作。姥姥身体不好,想妈妈,想二姨,想姥爷,反正想起谁就会哭一场。表弟刚刚上小学二年级,身心都需要关怀。我刚刚二十岁,在经济不景气,遍地大学生都无法就业的今天,没有一技之长,没有学历优势,出来谋生的难度向谁诉说, 真怕自己难以承担这样一个家庭的重负。

我已经失去了爸爸,不能再没有了妈妈!姥姥失去了老伴,不能失去相依为命的唯一女儿!表弟天行过早失去了母爱,不能再失去一直养育他成长的大姨!

妈妈冯晓梅在劳教所恶劣的环境和对待下,健康的持续恶化,究竟往下会有什么样的危险,我不敢想象,我们全家倍感焦虑度日如年。我作为冯晓梅的儿子,向主管部门秉政者及社会上的好心人发出呼吁:请立即为我的妈妈冯晓梅办理保外就医手续,请给我留下唯一能够关心爱护我的妈妈!

谁能帮帮我们,妈妈的活路在哪里?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15/216310.html

2009-05-18: 石家庄有关部门回避冯晓梅事件
2009 年5月16日,是河北石家庄市大法弟子冯晓梅遭非法拘禁(或失踪)的第15天,生命可能危在旦夕,家人仍不能从正当渠道找到她的下落。石家庄市、裕华区、藁城三级公安部门全部搪塞或避而不见,家属无奈天天到裕华区政府去要人、打听情况,对人民政府抱有极大的希望,然而没有人正面理会可怜的老少俩人。在家属的再三追问下,610头目刘新喜(音)说可以帮助家属送东西,但他们也是交给上级,具体谁不说,再由上级转交。

刘新喜5月14日透露说冯晓梅现在喝奶,家人知道倔强的冯晓梅会绝食到底的,而且冯晓梅在家从来不喜欢喝奶,也从来不喝奶,怎么会在那里只喝牛奶不吃别的?!家人担心他们在野蛮的给冯晓梅灌食牛奶,同时也清楚了有关人员明明知道冯晓梅在哪里!就是不说,因为他们知道自己在犯法!在非法拘禁冯晓梅!但要一错到底!

冯晓梅一家因为坚持信仰真善忍、修炼法轮功,被邪党迫害的家破人亡、妻离子散。丈夫王宏斌2003年因劳教迫害致死;妹妹冯晓敏在流离失所、颠沛流离中于2004年离世,撇下当时只有一岁多的儿子小天行由冯晓梅收养;父亲不堪接连失去亲人的打击,在警察的多次骚扰后于2005年初去世。现在冯晓梅一人打工养家,老小四人相依为命,老母亲没有了老伴、儿子失去了爸爸,小外甥没有妈妈,一家四人四个姓。

2009年4月27 日上午,冯晓梅在河北四方通信设备有限公司上班,遭石家庄市公安局、石家庄市裕华分局,带领藁城市公安局、良村开发区公安分局、开发区派出所的一帮警察绑架,4月28日中午又被劫持到藁城市公安局,傍晚被关押在藁城市看守所,给家属一个“行政处罚5日”的拘留证。当时四方通信设备有限公司的人员都蒙了,谁也不知道是何方人物将冯晓梅绑架了,出动了大量员工分头寻找,从市局、分局、到派出所,都找不见人影,都推脱不知道。同事们的寻找让有关恶人心里发虚,4 月28日石家庄市某位领导恐吓冯晓梅单位的员工,扣帽子说:寻找失踪同事是“政治问题”。

5月2日下午应为冯晓梅被非法拘禁五天的到期日。家属到拘留所接人,被告知要到3号早上才可以接人。家属及冯晓梅的律师到看守所后才得知,冯晓梅已于2日下午被藁城市国保的一个叫粱杰的秘密带走。律师让拘留所出具相关手续,拘留所声称有手续但就是不让看。家属和律师到处奔走相告,邪党相关部门均不作为,有的搪塞,有的推诿,有的躲避,有的撒谎,有的出言不逊……。

冯晓梅在再次被非法拘禁的第一天就开始绝食抵制迫害,并且血压有时高达190,随时有生命危险。

在家属要人的过程中,石家庄主管此事的各部门都说不知道冯晓梅人在哪里。现在冯晓梅已经绝食20天,生命随时会出现危险。5月6日,冯晓梅的律师应家属要求向有关各部门(市政法委、市检察院、市委、纪检等部门)发出了请求书、投诉信。但至今根本没有任何回音,是否市委、市政府、政法委、公检已经勾结在一起,非要欺压善良的冯晓梅一家人?答案不言而喻。

在此希望石家庄各有关部门审视自己的良心,履行人民给自己的权力和义务,为冯晓梅一家讨回公道!善恶有报,路是人自己选择的!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5/18/201126.html

2009-05-14: 冯晓梅绝食反迫害多日 家人律师被禁止探视
2009年5月7日,是河北省石家庄大法弟子冯晓梅,遭非法关押以来绝食的第11天,生死不明,按照常识随时有生命危险,家属与律师多方寻找与求助,仍见不到冯晓梅的踪影(私下打听得知是被裕华区“610”送到河北省会“法制教育中心”,实为洗脑班),而且相关机构拖延推诿,甚至拒绝履行职责,无奈冯晓梅家人请的律师谢燕益和程海紧急上书胡锦涛、温家宝:《关于国家机关依法严格履行对社会开放义务、加强为民服务的公民要求书》,建议两位身体力行推动一场国家机关开放为民运动,并通过法律程序完善国家机关开放透明制度建设,强化开放责任,对现存所有全国各地的封闭国家机关场所进行全面查处,惩办相关责任人员。(编注:这是正义律师的善良愿望,但是通读《九评共产党》了解邪党本性,我们不应对邪党报以不切实际的幻想。)

2009年4月27日上午,冯晓梅在河北四方通信设备有限公司上班,遭石家庄市公安局、石家庄市裕华分局,带领藁城市公安局、良村开发区公安分局、开发区派出所的一帮警察绑架,4月28日中午又被劫持到藁城市公安局,傍晚被关押在藁城市看守所,给家属一个“行政处罚5日”的拘留证。当时四方通信设备有限公司的人员都蒙了,谁也不知道是何方人物将冯晓梅绑架了,出动了大量员工分头寻找,从市局、分局、到派出所,都找不见人影,都推脱不知道。同事们的寻找让有关恶人心里发虚,4月28日石家庄市某位领导恐吓冯晓梅单位的员工,扣帽子说:寻找失踪同事是“政治问题”。

5月2日下午应为冯晓梅被非法拘禁五天的到期日。家属到拘留所接人,被告知要到3号早上才可以接人。家属及冯晓梅的律师到看守所后才得知,冯晓梅已于2日下午被藁城市国保的一个叫粱杰的秘密带走。律师让拘留所出具相关手续,拘留所声称有手续但就是不让看。家属和律师到处奔走相告,邪党相关部门均不作为,有的搪塞,有的推诿,有的躲避,有的撒谎,有的出言不逊……

冯晓梅一家因为坚持信仰真善忍、修炼法轮功,被邪党迫害的家破人亡、妻离子散。丈夫王宏斌2003年因劳教迫害致死;妹妹冯晓敏在流离失所、颠沛流离中于2004年离世,撇下当时只有一岁多的儿子小天行由冯晓梅收养;父亲不堪接连失去亲人的打击,在警察的多次骚扰后于2005年初去世。现在冯晓梅一人打工养家,老小四人相依为命,老母亲没有了老伴、儿子失去了爸爸,小外甥没有妈妈,一家四人四个姓。

冯晓梅在再次被非法拘禁的第一天就开始绝食抵制迫害,并且血压有时高达190,随时有生命危险。
http://minghui.ca/mh/articles/2009/5/14/200796.html

2009-05-08: 冯晓梅从看守所失踪,生死不明
2009 年5月5日,石家庄市大法弟子冯晓梅绝食抗议迫害的第9天,生死不明,自5月3日失踪后,家属和律师到处奔走寻找,邪党相关部门均推说不知情况:有的搪塞,有的推诿,有的躲避,有的撒谎,有的出言不逊……。家人的心凉到了极点,已是欲哭无泪,哀叹:这是甚么世道啊?

2009年4月27日上午,冯晓梅在河北四方通信设备有限公司上班,遭石家庄市公安局、石家庄市裕华分局,带领藁城市公安局、良村开发区公安分局、开发区派出所的一帮警察绑架,4月28 日中午又被劫持到藁城市公安局,傍晚被关押在藁城市看守所,给家属一个“行政处罚5日”的拘留证。当时四方通信设备有限公司的人员都蒙了,谁也不知道是何方人物将冯晓梅绑架了,出动了大量员工分头寻找,从市局、分局、到派出所,都找不见人影,都推脱不知道。同事们的寻找让有关恶人心里发虚,4月28日石家庄市某位领导恐吓冯晓梅单位的员工,扣帽子说:寻找失踪同事是“政治问题”。

5 月2日下午应为冯晓梅被非法拘禁所谓五天的到期日。家属到拘留所接人,被告知要到3号早上才可以接人。家属及冯晓梅的律师到看守所后才得知,冯晓梅已于2 日下午被藁城市国保的一个叫粱杰的秘密带走。拘留所出入登记表上有粱杰本人的签字确认。律师让拘留所出具相关手续。拘留所声称有手续但就是不让看。所长不仅不给予答覆,在律师再三追问下竟然悄悄溜走。副所长最终也未给予合理解释。

而后家属及律师到藁城市公安局,提出要见国保大队魏队长和主管副局长。公安局出来五人進行阻拦,为首的声称律师要见的人都不在。看来是有所准备,故意阻挠律师找人。5月4日再去,全部回避,因家属和律师坚持不走,下来一人,简短告诉说,你们到裕华国保找张建生吧,然后迅速离开。

在没有任何正式手续可见,也不知何处寻人的情况下,律师向藁城市检察院投诉了藁城市看守所的玩忽职守和藁城市国保非法拘禁,藁城市检察院反贪渎职局局长郝彦杰表面上通情达理,表示尽快解决,然而到了5日的晚上仍没有任何答覆;藁城市检察院驻藁城看守所监察室科长赵红波更是连电话都不接。

4日下午,律师和家属找到裕华区公安分局副局长李军,李军说不是他们抓的人,事先不知道(而事实上裕华区国保一个姓韩的直接参与,当时还主动说自己是裕华区国保的,问冯晓梅是否还认识自己,4月8日冯晓梅见到母亲和儿子时谈到了这一事实),李军还伪善地说自己一直在向上级反映这家人的困难,自己平时如何关心他们等等。

5日,律师到石家庄市公安局,纪委不接见,有警察告诉说国保第三大队是法轮功大队,律师找到21楼,有人暗中指点一人是张教导,等走到那人面前说明情况,可那人死活不承认自己是国保的,也不承认是张教导。

5日上午,在石家庄市公安局法制办,疲惫的晓梅母亲闭眼小憩,警察以为她睡着了,一女警察悄悄对同事说:“我问了国保大队了, 冯晓梅的电脑里甚么都没有…”。任何证据没有,所以所有的人都心虚躲避。

5日中午,家属向石家庄市公安局督察处电话(86863070)投诉了藁城市公安局民警粱杰,无答覆。5日下午,律师到石家庄市公安局递行政复议的手续,一叫谷雄伟(音)副处长非常野蛮的要非法搜查律师的包,并大喊大叫,出言不逊,律师拒绝被非法搜查,又看到他们不想解决任何问题,考虑到救人要紧,无奈选择了离开。

藁城市看守所所长电话告知,根据他们的调查结果是裕华区610把人提走了,可等到律师和家人找到裕华区610,那里的人不敢告诉姓名电话,还谎言连篇,说他们根本不知道这件事。

在到处奔波的同时,4日晚23时家属和律师开始求助于市长公开电话12345,12345的人个个口才很好,但就是接而不答,开始是70、37号接线员记录说给反映解决,到第二天中午没有答覆,再打62号,律师说人命关天的事你们不当回事,石家庄出了个三鹿事件,还要再出个冯晓梅事件吗?请找你们领导接电话,于是39号接了答覆不了,又找了更上一层领导40号,40号答覆水平高了些,似乎让人看到了希望,可等到下午4点左右还是没有回音,于是再打,43号接,律师说找他们领导40号,43号说39、40号他们都是平级。在律师言之在理在法、句句紧逼之时,43号不遵守职业操守,反而威胁式的反问,你们是哪的律师等等。原来所谓市长公开电话只是个大“忽悠”,作秀而已!

冯晓梅一家因为坚持信仰真善忍、修炼法轮功,被邪党迫害的家破人亡、妻离子散。丈夫王宏斌2003年因劳教迫害致死;妹妹冯晓敏在流离失所、颠沛流离中于2004年离世,撇下当时只有一岁多的儿子小天行由冯晓梅收养;父亲不堪接连失去亲人的打击,在警察的多次骚扰后于2005年初去世。现在冯晓梅一人打工养家,老小四人相依为命,老母亲没有了老伴、儿子失去了爸爸,小外甥没有妈妈,一家四人四个姓。

冯晓梅在被非法拘禁的第一天就开始绝食抵制迫害。现在她已经绝食9天,并且血压有时高达190,可能随时有生命危险。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5/8/200414.html

2009-05-04: 石家庄裕华区政府非法拘禁冯晓梅
2009年4月27日上午11点多,河北省石家庄市公安局、裕华分局(韩队长)及藁城公安局的恶警到冯晓梅单位骚扰,扣押了冯晓梅办公用的手提电脑和手机,并将她绑架到洗脑班,4月28日中午又被带到藁城市公安局,傍晚被非法关押在藁城市看守所,给家属一个“行政处罚5日”(4月28日傍晚到5月2日傍晚)的拘留证。

5月2日上午,到了非法拘留冯晓梅的最后一天,冯晓梅母亲及儿子到藁城市看守所接人,看守所说明天才能接,老少两人无奈只好打电话给办案的相关人员,大部份关机,最后打通裕华分局副局长李军的电话,李军说,这件事不归他们管了,归裕华区政府管了。一个区政府有甚么权力关押老百姓,这本身就是犯法!属于非法拘禁!这只能让人想到裕华区政府或东苑办事处所谓的“稳定办”(原610)这一非法组织在插手迫害,制造一些不和谐!

老少两人座长途车来回奔波,筋疲力尽刚回到家,接到单位电话,说是曾有人通知单位带3000元去接人,被单位拒绝,5天3000元伙食费怎可能?不由让人想起这几年被送入洗脑班一般最少交3000元,难道是裕华区政府另有图谋?

冯晓梅一家因为坚持信仰真善忍、修炼法轮功,被邪党迫害的家破人亡、妻离子散。丈夫王宏斌2003年因劳教迫害致死;妹妹冯晓敏在流离失所、颠沛流离中于 2004年离世,撇下当时只有一岁多的儿子小天行由冯晓梅收养;父亲不堪接连失去亲人的打击,在警察的多次骚扰后于2005年初去世。现在冯晓梅一人打工养家,老小四人相依为命,老母亲没有了老伴、儿子失去了爸爸,小外甥没有妈妈,一家四人四个姓。冯晓梅一个人打工要赡养老人,又要抚养自己的儿子和妹妹6岁多的儿子小天行,生活的艰难可想而知。

冯家已有三条生命毁在邪党手中,已经是家破人亡!这种悲惨境遇当地的政府各级部门都是知道的。最让人担心的是冯晓梅仍在绝食,而且持续高血压,身体虚弱到了极点。在这种情况下政府不管人的死活,却非法拘禁善良的老百姓!尤其居委会人员,邻里相亲的住着平时很友善的,怎能这样没人性了啊!

现在晓梅的母亲身体也很虚弱,因为女儿被绑架后的几天内她也吃不下,很少進食;小天行也哭着要找妈妈;小博如也被迫暂时停止去上学,博如说妈妈出不来,他也没有能力上学了。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5/4/200177.html

2009-05-01: 石家庄冯晓梅被市公安局绑架经过
石家庄市大法弟子冯晓梅2009年4月27日上午遭到石家庄市公安局带人绑架到洗脑班,4月28日中午又被劫持到藁城市公安局,傍晚被关押在藁城市看守所,给家属一个“行政处罚5日”的拘留证。

冯晓梅被绑架失踪后,经过亲人同事的寻找,在正义人士的帮助下,终于了解了一些大概情况,事情的经过大概是这样:

2009 年4月27日上午,石家庄市大法弟子冯晓梅在自己所供职的公司(河北四方通信设备有限公司)正在上班,石家庄市公安局恶警带头,石家庄市裕华分局配合(裕华分局政保大队副大队长韩登峰(音)参与),带领藁城市公安局、良村开发区公安分局、开发区派出所的警察,首先控制了门卫,然后冲進办公大楼,监控了四方通信公司的副总及其他工作人员,强行将冯晓梅绑架走。

恶警走后,四方通信设备有限公司的员工与领导都蒙了,谁也不知道是何方人物将冯晓梅绑架了,这比土匪绑票还黑呀,对付一个柔弱女子出动大量的警力设备,像黑社会的手法一样。

恶警抢走了笔记本电脑一台及手机等个人物品,然后带走强行非法审讯。4月27日晚,冯晓梅被非法关押到石家庄市劳教所院内的洗脑班。4月28日,冯晓梅被非法关押在藁城市看守所,拘留票写着关押期限为5天,但没有写明送人的单位。藁城市公安局说,我们这儿的事情完了,本来也没有甚么事情,是石家庄市公安局弄的,在这里放5天是他们的意思。他们正在鼓捣冯晓梅的电脑呢,想从电脑这里做点文章。

冯晓梅被抓后,石家庄市公安局非常害怕情况被曝光,将所有参与人员的手机封锁,不允许相关人员通讯联系,心虚得到了极限。

冯晓梅在工作单位兢兢业业,业务能力非常强,人缘非常好,大家都敬佩、信赖她。冯晓梅被绑架失踪后,四方通信设备有限公司的同仁都非常着急,出动了大量员工分头寻找,从市局、分局、到派出所,都找不见人影,都推脱不知道,不知情。从上午一直找到夜里11点多。找的有关恶人心里发虚,4月28日石家庄市的某位领导,竟然恐吓该单位的员工,将员工对同事的帮助说成是政治问题。

冯晓梅年幼的儿子、年老的母亲,到处寻找,那些人都说不知道,互相推诿,现在家里失去了仅有的依靠,度日如年。

冯晓梅一家因为坚持信仰真善忍、修炼法轮功,被邪党迫害的家破人亡、妻离子散。丈夫王宏斌2003年因劳教迫害致死;妹妹冯晓敏在流离失所、颠沛流离中于 2004年离世,撇下当时只有一岁多的儿子小天行由冯晓梅收养;父亲不堪接连失去亲人的打击,在警察的多次骚扰后于2005年初去世。现在冯晓梅一人打工养家,老小四人相依为命,老母亲没有了老伴、儿子失去了爸爸,小外甥没有妈妈,一家四人四个姓。

冯晓梅一个人打工要赡养老人,又要抚养自己的儿子和妹妹6岁多的儿子小天行,生活的艰难可想而知。

冯晓梅正在绝食抗议这种非法劫持。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5/1/200016.html

2007-09-29: 石家庄市邪党人员再次骚扰大法弟子冯晓梅
2007年9月10日左右的一个晚上,河北省石家庄市槐北路居委会一个工作人员和东苑派出所一个片警,到冯晓梅家上门骚扰,吓的小天行拚命往里屋跑,冯晓梅的母亲心跳过速,腿发软,坐在沙发上动不了,好几天睡不着觉。老人曾几次目睹不法警察到家里抓人、抄家,比小时候见过的国民党绑架凶恶多了,留下了“后遗症”,一听大声敲门就心慌,看见警察上门就腿软动不了。

因为坚持信仰、修炼法轮功,在不到一年半的时间里,冯晓梅的丈夫、妹妹先后被迫害致死,父亲因为承受不了中共制造的恐怖气氛和失去亲人的打击也去世了。丈夫王宏斌在二零零三年被石家庄市劳教所迫害致死;妹妹冯晓敏被迫长期流亡在外,积忧成疾,于2004年6月1日离世。

冯晓梅一个人打工要赡养老人,又要抚养自己的儿子和妹妹当时一岁多的儿子小天行,生活的艰难可想而知。没有人性的中共政权竟然还在变本加厉的迫害,上面给片区施加压力,称“冯晓梅是法轮功重点人员,要开十七大了,让写保证”。冯晓梅看到老人和孩子吓的惊恐状,毫不留情的将两个“不素之客”赶走,并警告她们,做人要守住良知底线,要有人性。修炼法轮功、信仰真善忍做好人没有错。

冯晓梅经常出差,为了母亲和两个孤儿的正常生活和安全,又给片区派出所和办事处打电话,强烈抗议并谴责他们的非人道行为,邪党人员才暂时作罢。这是中共邪恶没有人性,藉口稳定打压善良民众的又一例证!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9/29/163551.html

2006-07-20: 忆同修王宏斌──-写在7-20前夜(图)
....河北石家庄市的王宏斌一家人,因为坚持修炼法轮大法,从99年7月20日凌晨夫妻同时被抓开始,先后被非法抄家五次;夫妻被抓六次;连遭不幸。先是妻离子散,然后流离失所,再后来家破人亡。王宏斌被抓、被打、被用刑折磨、被非法劳教,于2003年10月9日被迫害致死。妻妹冯晓敏长期流浪在外,身心被严重摧残,2004年6月1日化脓性脑炎去世(家属怀疑她曾被警察殴打过脑部);妹夫流离失所至今杳无音信;岳父在失去亲人的痛苦和警察不断上门骚扰的双重压力下,心情抑郁成疾,于2005年3月1日患肝癌去世。

现在王宏斌家中只有妻子冯晓梅一人,抚养自己儿子的同时,还得抚养妹妹一岁多的儿子(小天行)。在邪恶中共对法轮功的高压政策下,不到一年半的时间里,相继三位亲人去世,物是人非,凄惨至极,一个幸福的家庭从此消失了。用冯晓梅自己的话说,“在人类文明发展到今天,竟还有如此悲惨的一幕。我常常觉得好像是在做恶梦,接受不了。”这只是中共残酷迫害大法学员的一个例证....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7/20/133510.html

2006-06-03: 三岁小天行的苦难经历(图)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6/3/129554.html

2005-08-11: 从此重担落到小姨肩上,再也没有往日的平静、幸福日子了。派出所上门逼着交书,办事处上门逼着写不炼功保证,居委会上门回访监视。亲朋好友害怕不停劝说,博如需要抚养。在这种种压力下,冯晓敏以顽强的意志闯了过来。终于姐姐姐夫在被关押审讯两个多月后回家了。可是每天仍然是提心吊胆,街口常有人监视,出入也常有人跟踪。

2000年12月5日底,姐夫王宏斌突然被从家中绑架走,姐姐不敢回家,两人又都下落不明。生活的重担再一次压给冯晓敏。她一边接送外甥博如上学,一边到处打听姐姐姐夫下落。又着急又上火,又害怕警察再来抄家。一个多月后姐姐被折磨得已经奄奄一息,被公安送回家,见到的人都说必死无疑。晓敏细心照料,坚定信念,同时她自学法律知识,打电话、写材料或当面到公安各相关部门揭露、投诉那些非法之徒,正告他们如果姐姐有甚么不测,他们必须负全部责任,并强烈要求释放姐夫。在她的种种努力下,姐姐一周后基本恢复,警察也没再来抓人。

这期间,博如妈妈全身浮肿、疼痛难忍,行动不便。少年博如很懂事,每天放学回家就写作业,然后伺候妈妈喝水、吃饭、上厕所,晚上还告诉妈妈,身体不舒服一定叫醒他。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8/11/108091.html

2004-09-25:被迫流亡积忧成疾 河北石家庄市冯晓敏不幸去世(图)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9/25/84983.html

2004-06-08: 石家庄大法弟子冯晓敏因信仰法轮功遭迫害,被迫流亡在外,在巨大的精神压力下,积忧成疾,于2004年6月1日不幸去世。
冯晓敏,女,34岁,原籍黑龙江依安县人,1995年毕业于齐齐哈尔师范学院,曾在石家庄第六棉纺厂和石家庄油脂化工厂今光明日化)工作过。

2001年,因张贴法轮功真象资料,冯晓敏被石家庄东华路派出所恶警和联防非法绑架,并非法关押到石家庄市第一看守所,冯晓敏在里面绝食近一个月。在身体极度虚弱的情况下,还被当时派出所的指导员报了劳教。后恶警见冯晓敏生命垂危,将其从看守所接回,又在派出所强行关押了一天一夜后,勒索家属100多元钱,才将冯晓敏放回。回家不久,冯晓敏不得已和爱人就从此流离失所。

在流离失所期间,邪恶之徒从未停止过迫害他们,经常去询问、骚扰其姐冯晓梅。市610的恶警有一个阶段秘密调查了近两个月。后来裕华分局被指使寻找他们,曾骚扰其爱人的老家。

长期的在外流离颠沛,邪恶不断的迫害和干扰,冯晓敏承受着巨大的精神压力;再加上2002年他们有了一个可爱的小宝宝,但孩子出生、成长在这样一个不安定的环境,而且江氏集团对大法弟子的孩子的迫害事实,也给他们巨大的精神压力;尤其近一段时间邪恶势力指使裕华分局局长亲自查找他们夫妻两个,给她精神压力更为巨大。

据知情者说,今年5月份冯晓敏身体突然不适,起先发烧、头痛、浑身无力,后来突然神志不清,昏迷不醒,送去医院急救,4天后,即2004年6月1日下午7时左右,在省二院去世。她的孩子现在才1周岁10个月,至今连户口都没有。

2003年10月9日晚,冯晓敏的姐夫,大法弟子王宏斌被邪恶迫害,身体极度恶化,被害的离开了人世。他们家的孩子才上初中。

冯晓敏的去世使这两个家庭雪上加霜,以前靠冯晓梅一个人替别人打工维持着全家的生计,现在这个家庭上有两个老人,下有两个孩子,处境非常艰难。连当时王宏斌和现在冯晓敏的住院医疗及其他费用,都是靠大法弟子凑钱才解决的。

到现在石家庄邪恶之徒还企图迫害冯晓敏的爱人王晓峰。据说冯晓敏在神志不清时,嘴里还在喊着不许警察过来迫害她,可想而知,在今天的中国,江氏集团操控下的国家恐怖主义给人造成的心灵创伤的巨大和深刻,使人恐怖,令人终身难忘。

石家庄市联系资料(区号: 311)

2020-10-22: 石家庄市教育矫治所(洗脑班新挂牌子)
地址:石家庄市中华北大街太保路1号,邮编050000
所长张修禄、副所长王登峰、教育处金处长
洗脑班头目袁书谦(老家是无极县西南丰村):13903115399、13383019173,办0311-87712641
袁书谦妻子张会涛:13930425586 单位:中国工商银行新华支行(地址:石家庄市新华路355号)所在部门:票据部87886465,营业室:87886452、信贷部:87886469、客户经理部:87897849
袁书谦的小叔袁双起15932493488(在无极县地税局上班)
洗脑班成员:鲁慧英:13803346968;刘俊玲:13673236378;杨月坤:13931985161;赵玉珍:13932115141;崔姓警察。

2020-08-20: 居委会电话:0311—86924363 0311—86924306 0311—86928201刘凤仙(13931852113)

2020-06-28:
主要参与迫害者
祁晓东 15133137873 18803118833
2020-06-08: 科苑派出所:
地址:石家庄市桥西区靶场街40号,邮编050081 电话:0311-86924444

居委会 :0311—86924306

2020-05-03: 石家庄市桥西区法院
地址:河北省石家庄市桥西区新石北路166号,邮编:050000
办公室0311- 83868070
院长:15633666296(仅收短信)
信访投诉:0311---83867020
纪检投诉:0311---83867087
石家庄市桥西区法院直接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部份法官为:
张前亮、啜曾义、张燕超、王玉才、聂志岩(书记员)、王颂扬(书记员)
刑一庭 庭长、审委会成员郑丽君0311- 83867051(参与迫害何兰花、闫瑞敏、胡艳霞、李惠云、李冬梅、耿树兰、张云、马素瑞、陈仙花)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311)

冯晓梅家庭电话:0311-5811851,6730639


2009-05-14: 相关单位和责任人
河北省会法制教育中心,恶警主任袁书谦,13931191050
石家庄市裕华区政府,邮编:050000
地址:石家庄塔南路169号
地址:石家庄市塔南路169号
电话:0311-86578801 邮编:050001
石家庄市裕华区政府,稳定办(原610):刘主任 高主任
电话:0311-86578937 86578939 86578581 86578582
区政府办公室电话:0311--86578802
区工会主席马贵元、区委书记武卫东、区委办主任纪英超
石家庄裕华区政法委
何春法:(办)5898454(宅)3622476;
王汝军:(办)5898548(宅)3022255;
焦红光:(办)5898548(宅)3058026手机:13081019590;
王惠:(办)5898548(宅)3608498;
办公室:5898548;
裕华区政府领导简介
赵宏魁 行政职务:区委书记、区长
张维德 行政职务:区委常委、常务副区长
王石佩 行政职务:区委常委、副区长
龚 长 行政职务:副区长
王东刚 行政职务:副区长
雷振梅 行政职务:副区长
裕华区政府领导分工
赵宏魁 主持区政府全面工作。
张维德 负责区政府常务工作。
王石佩 分管区发展改革局、区统计局、区环保分局、区教育局、区职业教育中心、区安监局、区公安分局、区司法局、区信访局。负责与区法院、区检察院的工作联系。
龚长 负责工商行政管理、技术监督、卫生、物价等方面的工作。分管区工商分局、区技术监督分局、区卫生局、区物价局。
王东刚 负责农业、商贸、民政、社区、涉军等方面工作。负责与区人民武装部和区总工会、团区委、区妇联、区科协等群团组织的工作联系。
雷振梅 负责计划生育、科技、文化体育、档案等方面的工作。分管区人口和计划生育局、区科技局、区文化体育局、区档案局。

裕华区东苑街道办事处
东苑街道办事处党政办
邮政编码:050000
地址:石家庄市槐中路297号
电话:0311—85877545
传真:0311-81582718
党政办公室(二楼)
民政科(一楼一站式服务大厅)
计生科(一楼办一站式服务大厅)
经济办公室(四楼)
城管科(六楼)
文体科(三楼)
社保所(一楼一站式服务大厅)
组织科(二楼)
宣传科(二楼)
武装部(三楼)
人大工作室(三楼)
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办公室(四楼)
司法所(四楼)
工会联合会(三楼)
妇女联合会(三楼)
共青团(二楼)
防保站(院内平房)
东苑街道中共党政班子成员及分工
街道党工委书记韩国平,
副书记、办事处主任于保晨,
副书记白长怀,
副书记敦新红,负责政法综治、信访稳定、纪检监察、政务公开等方面的工作,协调办事处城市管理和人民武装工作;分管综治办、司法所、纪检监察室、民政科、社保所、残联。
副书记任永杰,
区委组织员李长运,
人大工作室主任吕凌云,
街道党工委委员、办事处副主任杨旭东,
街道党工委宣传、统战委员杨浩然,
街道党工委委员、武装部长王建芳,协助副书记王金国抓综治、稳定工作。
办事处副主任苏金平,分管计生办、防保站;协调卫生监督所、街道医疗卫生服务中心工作。

石家庄市裕华区槐北路居委会
石家庄市槐北路161号(科技大学宿舍院内) ,邮政编码:050000
书记李伟0311-86021647,85820054(原来主任耿玲玲已调走)
石家庄市裕华区东苑办事处
石家庄市槐中路297号 ,邮政编码:050000
白书记,0311-85877545
综合治理办公室主任敦新红:0311-85825360
石家庄市藁城公安局(地址:藁城市廉州路)
局长:马永江88380001  13903111528
政委  蔡增辉88380002  13903399933
... 更多

本案件有关文件

2015-06-23: 三位家人被迫害致死 冯晓梅控告江泽民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6/23/三位家人被迫害致死-冯晓梅控告江泽民-311257.html

2009-06-25: 妈妈,我好想您——博如写给被非法劳教的母亲冯晓梅的信
http://minghui.ca/mh/articles/2009/6/25/203338.html

失去父亲的少年(1)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8/10/108090.html

母亲、姨夫均被害死 孤儿王天行由姨母抚养(图)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9/29/85353.html

河北石家庄市大法弟子冯晓敏遗孤王天行的情况(图)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10/13/86533.html

母亲、姨夫均被害死 孤儿王天行由姨母抚养(图)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9/29/85353.html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0-10-15, 5:23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