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9-20 星期五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四川 >> 遂宁市 >> 田碧英, 女, 50

田碧英
田碧英
个人情况: 在崇州市西藏基地旁的路边补鞋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四川省遂宁市市中区东禅镇金马三大队九队
拘留时间: 2004年5月17日
有关恶人: 崇州市公安局长张顺国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4-06-05
家庭成员: 兄弟姐妹/伯父母: 田秀云 田碧英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7-05-19: 四川遂宁市安居区东禅镇法轮功学员田碧英自述遭迫害经历中的更正
四川遂宁市安居区东禅镇法轮功学员田碧英自述遭迫害经历中“被四川崇州市看守所毒打的两名男犯刘学文和乔姓犯人”更正为:刘学文和乔姓两名女犯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5/19/二零一七年五月十九日大陆综合消息-348413.html#17518234340-25

2017-05-11: 四川遂宁市田碧英自述遭迫害经历

按:家住四川遂宁市安居区东禅镇金马乡三村九社的法轮功学员田碧英女士,因坚持法轮功信仰,曾遭中共不法人员多次绑架、关押和抄家,两次遭劳教迫害,受尽非人折磨,可谓九死一生。

下面是田碧英的自述:

一、多病缠身 幸遇大法

我叫田碧英,今年五十岁,我从小体弱多病,七岁就患上了胸膜炎,后来又患上了鼻炎(鼻子、口里大出血)、神经分裂症、风湿关节炎、严重宫颈炎、口腔炎等多种难以治愈的病症,三天没有两天好,真是痛苦不堪,天天在痛苦中煎熬。

一九九八年,姐姐见我病得厉害就推荐我炼法轮功,我爽快的答应了。于是,我就跟着姐姐到了她们的炼功点炼了三次功,法轮功的书都还没开始看,师父就帮我清理身体,全身的病竟然神奇般的痊愈了!此时我终于体会到无病一身轻的那种快乐感,心里那份激动、感恩的心情真是无法言表!从此,我获得了健康的身体,做什么事都按照大法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人也变得更加善良了。

二、第一次在崇州看守所遭犯人围攻毒打 铁刷子刷背

二零零三年九月,我和同修朱亚军在西藏基地装璜厂的大院子里给世人讲真相遭城东派出所绑架,后被非法关押到崇州看守所二十五天。朱亚军关了十多天后被家人接回。在关押期间,管号的狱警要我背监规、穿犯人的马褂和做奴工,也不让我炼功,遭到我的坚决抵制。看守所的黄所长和林警官及女管教帅红玉指使监室里的苟拉拉(崇州原通人)、杨小琼、龙素芳、何梦英(死囚犯、杀了十七个人)、刘学文(男 无期徒刑)及乔姓男犯等八、九个犯人,分批轮流毒打,我嘴里就不停的喊“法轮大法好!”,犯人们就拿抹地的脏帕子捂我的嘴,不让我喊。女管教帅红玉也亲自动手,用穿皮鞋的脚踩头、踢头,还用高鞋跟打我的头,她还边打边骂:“打死算自杀,打了白打!”她还指使犯人打我的头。打完后,犯人又拿铁刷子使劲刷背,还用拖把杆打我的全身。期间被打昏迷几次,犯人们就用冷水将我泼醒。接连打了三天,遍体鳞伤,全身都肿,头、脸肿得象瓢瓜,疼痛难忍,全身没有一处是好的。

第二天,全监室打我的所有犯人全部遭到了报应。所有的打人凶手手脚疼痛难忍,很多犯人痛得直哭,手连端漱口杯都端不起,个个都被吓住了。看到她们那痛苦可怜的样子,我于心不忍,慈悲之心油然而生。于是,我不顾全身剧痛,对她们劝解到:“我跟你们无冤无仇,他们(警察)叫你们干什么就干什么,多傻啊!以后别听上面的,要分清好坏,我们都是好人,一不偷二不抢,就连人家的葱葱蒜苗都不随便拿的。真善忍错在哪里?执行江泽民的命令,真是害人又害己的。”犯人们听完后都明白了真相,后来看守所再叫她们打我,就指挥不动了,犯人们都不听,再也不敢打人了。

崇州看守所见我伤势严重,怕出人命,林管教就从外面请来了一个三十多岁的女医生给我输了两三斤重的不明液体,为了推卸责任,看守所就打电话让遂宁东禅派出所来接人。

三、在遂宁灵泉寺看守所遭受毒打

十月二十二日,遂宁东禅派出所来了三个警察把我劫持到派出所,用手铐脚镣铐了一个晚上。二十三日又把我送到市灵泉寺看守所非法关押,由于我不配合狱警对我的无理要求,女管教唐玉莲气急败坏的指使几个吸毒的、杀人的、卖淫的和拐卖儿童的在押人员对我进行轮流毒打,天天挨打受骂,非法关押二十六天后被释放回家。

四、回家后左脚溃烂

二零零四年四月,左脚板打针的地方,突然冒起一个泡,不久便从此处开始溃烂,腥臭难闻,脚板也肿得连鞋都穿不了,疼痛难忍,我只好在脚上套一个塑料袋。再痛我也坚持天天炼功。炼静功时一盘腿,脓血就汩汩往下流一滩,但我还是咬牙坚持。姐姐见状,就赶紧拿块布垫在地下,后来脚掌、脚丫都化脓溃烂。此时,我才明白崇州看守所在我输的液里下了慢性毒药。

五、第二次在崇州市看守所遭犯人毒打 被野蛮灌食

二零零四年五月,崇州市大资料点遭到邪恶的破坏,朱卫兵、刘勇和田秀云三名同修被绑架,直接损失达十多万元。我也因此被城东派出所的四个警察绑架到一个不知名的地方,并遭到非法审讯。几个小时后,被送到拘留所关了一个晚上,第二天又被劫持到看守所,一路上我嘴里不停的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到了看守所门口,我坚决不下车,四个警察就强行把我抬到看守所。为了抵制迫害,我开始绝食,于是,狱警指使全监室十七个犯人打我,只有一个女犯不打,其他犯人见她不动手,又去打她。犯人们分成几批轮流打我几天。期间,我被打昏迷几次,犯人们又用水将我泼醒,接着又打,全身上下一片青紫。第五天,看守所的狱警唆使何梦英、刘学文(男)及乔姓男犯等犯人对我野蛮灌食。我紧闭双唇咬紧牙关不让她们灌。犯人们就一齐上来打,有的打头,有的打眼睛,有的打鼻子和嘴巴。后来又拿来了两把一尺多长的改刀,强行撬开我的嘴巴,给我灌干饭,犯人就用牙刷柄在我口腔里乱捣,我当时就痛昏了。绝食七天后才回到家里,可是我的门牙已被撬松,好长一段时间不能吃饭,全身疼痛无比,以后十几年不敢洗淋浴。后来,资料点的朱卫兵、刘勇和田秀云三名同修被分别判刑九年、六年和四年。

六、第三次在崇州市看守所遭犯人毒打 坐水牢

二零零五年六月十一日,我在崇州市东门口讲真相救人,遭人构陷,被城东派出所的四个警察绑架、抄家,他们抢走了我的补鞋用的工具、自行车、录音机、炼功带及《转法轮》和《大圆满法》两本大法书籍,经济损失约一千多元。抄家后,警察又把我送到看守所非法关押九个多月。在关押期间,天天挨打受骂,后又让我坐水牢。

何所长指使他的亲戚犯人龙素芳(组长)打我。杨所长还当着一大群警察和犯人大声狂叫:“这是远方人,收拾重点!”全监室的犯人异口同声的迎合“好”!把我打昏死后又给我身上泼冷水。两个多月后,同修黄英又与我关到一个监室,黄英也遭到了毒打。我接连又被毒打三天,每次都被恶犯打昏死后,又用水泼醒。后来,警察又把我转到郫县看守所关押十天。

七、在资中楠木寺劳教所遭受的迫害

二零零五年十一月二十二日,警察又把我从郫县看守所劫持到资中楠木寺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半。去那天,中队的兰队长叫我打报告词,遭到我拒绝。晚上天气已经很冷了,却只允许我穿一件单衣,一条单裤,赤脚。我就喊“法轮大法好”!犯人听见喊声,马上就急匆匆跑来一个绵阳籍的女打手李祥和成都的张娟及都江堰的高燕,民管会也跑来两个女犯人,五个犯人不问青红皂白上来就对我一顿拳打脚踢,打头打眼睛。一会儿,我就被她们打昏了,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我才从昏迷中苏醒过来。

劳教所的警察还唆使劳教人员处处限制我的自由:不准我上厕所;晚上不让我睡觉;不准洗漱。每天晚上十二点过睡觉,只有一床踏花被子,很单薄,凌晨四点又被叫起来。犯人们罚我站军姿——面壁,一直要站到深夜。我被罚站了一个月,脚站肿了,行走困难。

白天她们又拖我到其它监室去参加所谓的学习,一批批帮教人员轮流做我的转化工作,我不配合,犯人和民管会的女犯就联合起来对我进行殴打,当我被打得神志不清时,犯人们就把事先写好的转化书拿到我面前,强行拖住我的手往转化书上按手印。在僵持拉扯的过程中,有个犯人的手印却按在了纸上,她气愤的说:“还把老子的手按上了,老子又没有炼法轮功,还怪吔。”管教唐田田见我不从,对我说:“你找死了!”又对几个犯人说:“只要不听,就给我弄!”犯人象得到尚方宝剑一样,马上对我动手。天天在楼梯上被她们拖上拖下,裤子被拖掉、拖烂,臀部和脚后跟也被拖烂,全身肿得厉害。后又天天罚我坐了很长时间的小板凳,强制我坐着不许动,身子坐直,两个包夹犯二十四小时轮流监控我。

一个多月后,脖颈左边(曾被打过毒针的地方)生了一个鹅蛋般大的疮,破皮后开始腐烂,包夹犯发现后,强迫我去看医生,天天在我臀部和双肩上给我打针,结果越治越严重。四个多月后,劳教所的警察怕我死在里面,就赶紧给遂宁安居区东禅派出所打电话,叫他们来劳教所给我办保外就医。就这样,我于二零零六年六月十几号回到了家乡。

回来不久,身上凡是打过针的地方,里面的肉开始腐烂。现在都过了十多年了,经常隐隐作痛,眼睛充血。

八、在安居东禅派出所遭受毒打折磨

二零零八年 ,我在安居东禅镇学校门口摆了一个补鞋摊,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东禅派出所来了两个警察(一个姓袁、一个姓黄)直接把我拉到派出所,用手铐把我的双手反铐在门口的铁窗上,铐了几个小时。后来,安居来了一群年轻警察,凶神恶煞般的逼我签字,遭到我拒绝。他们说:“签了字就放回家。”我坚决不从,并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退党团队保平安”!警察们不但不听,反过来还要对我行凶。当时有两三个二十多岁的警察说:“老子来收拾你”!他们冲过来用双手使劲卡住我的脖子,由于憋气太久,我被他们卡昏过去,屎尿流了一裤子。

过了不久,他们又把我拉到安居派出所逼我照相,我不配合,又来了几个人对我拳打脚踢。我被打得受不了了,就往警车下面钻,用两手死死抓住车底的杆子,在车底下与警察僵持了几个小时,那些警察把我拉不出来,又不敢开车,想打又打不到我,对我无从下手,就在车外对我一阵乱骂,最后他们搞的筋疲力尽,我的手也被烫起几个大泡,手烫的不敢再拉了,就被警察拉出来了。他们就把我送到永兴看守所。

九、第二次在永兴看守所和吴家湾遭受毒打

我被关到永兴看守所后,也是天天挨打受骂,二十八天后又被转押到吴家湾看守所,被关押十天,照常挨打受骂,被在押人员打得遍体鳞伤。十天后又被劫持到劳教所迫害一年。

十、在富源路派出所被打耳光 坐木笼子

二零一四年九月,我和两个同修在城南富源小区贴真相粘贴,被不明真相的人恶告。我和一名同修被富源路派出所绑架,我就给警察讲真相,他们不听,还要给我照像,见我不配合,一个高个子警察过来打我的耳光,还强制我坐到一个木笼子里,从下午三点一直坐到晚上八点多钟,后他们又打电话叫东禅派出所来接我。派出所不来,就叫金马村的文书伍军贤把我接回家。

十一、结语

法轮大法是一部人人都应该珍惜的佛家上乘大法,以宇宙真、善、忍特性为根本修炼原则,修者自束其心,道德回升,已洪传世界上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深受人们的喜爱和欢迎。时至今日,中共还在丧心病狂的不断制造迫害悲剧。在此,奉劝那些还在死心塌地追随江氏集团的人,应该清醒了,是时候了,上天清算江泽民及其犯罪团伙的时刻已经进入倒计时,请珍惜自己和家人的生命。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5/11/四川遂宁市田碧英自述遭迫害经历(图)-347413.html

2014-10-16: ◇四川省遂宁市法轮功学员田碧英10月8日上午10点左右被绑架,晚上八点回到家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10/16/二零一四年十月十六日大陆各地简讯及交流-298986.html

2011-09-22: 四川遂宁市东禅镇法轮功修炼者受迫害案例

四川遂宁市东禅镇坚定信仰的法轮功学员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一直遭到当地中共人员、恶警的迫害,包括绑架、勒索、非法关押、洗脑迫害等。以下是东禅镇部份法轮功修炼者遭迫害案例。
.......
田碧英,家住遂宁市安居区东禅镇金马三大队九队。田碧英曾患多年胃炎、鼻炎、胸膜炎、妇科病和间歇性精神分裂症,右手背上还长了一个鸡蛋大的瘤子,每当病重时,四处乱跑,衣裤都不知道穿,屎尿都抓起就吃。家人为她想尽办法,贷款、借钱四处求医也不见好,家人都非常苦恼,她也过着生不如死的日子。

二零零一年,田碧英开始修炼法轮功,十多天后身上多年的疾病都全消失了,手上的肿瘤也不见了,头脑清醒了,一身都轻松了,几个月后,她象变了一个人似的,比以前年轻了很多,还能在路边补鞋挣钱了。田碧英想到还有很多人被中共的谎言蒙骗、不知大法真相,就用亲身经历告诉别人法轮大法好。因为这,她曾四次遭绑架,两次被非法劳教。

二零零一年、二零零四年,田碧英两次被崇州市城东派出所恶警非法抄家,抢走所有大法资料和书籍,对她拳打脚踢,关到看守所里两个多月。在崇州市看守所,恶警多次指使十多名在押犯、死刑犯一起暴打她,使她全身无一处好肉、头脑发木、听觉失灵,并遭恶警强行灌食、灌水、泼冷水折磨,她还被转到遂宁市看守所非法关押折磨一个月。

二零零六年二月,田碧英正在给顾客补鞋,崇州市城东派出所恶警刘增杰、王翔等五、六个恶警说有人举报她散发《九评共产党》(一本深刻揭露中共邪恶本质和红朝谎言的书),不由分说将她打昏、拖上警车,并非法抄走她所有大法书籍及自行车、补鞋用具,就连她身上仅有的二十三元钱也抢走了。在崇州市看守所,狱警颜滔等人对她进行殴打,并指使七、八个犯人多次同时对她拳打脚踢、泼冷水。二零零六年十月底,田碧英被劫持到郫县看守所,郫县看守所恶警经常指使犯人毒打折磨、辱骂田碧英。一次恶人边打边拖她,拖烂了她的衣裤、鞋袜,田碧英右脚面的皮肤被拖翻一寸多长,鲜血直流。

二零零六十一月二十二日,田碧英被劫持到楠木寺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恶警、恶人变本加厉的折磨她,不准她睡觉、上厕所、洗漱,常常打的她全身浮肿无一处好肉,脚肿的连鞋都穿不上,左肩和颈脖肿很大,后来因打伤淤血,长了鹅蛋大的一个疮,化脓穿了很深一个洞,被送医院,花了一千多元钱,病症却更加严重,骨瘦如柴,四肢无力。恶警怕她死在劳教所,才于二零零七年五月底通知遂宁派出所把她送回家。田碧英出狱后,每天坚持炼功,几天后瘦弱的身体就还原了,疮肿全好,肉也长满了,只留有很小的一条疤痕,她的家人和乡亲都见到大法的神奇,都称赞大法好。

二零零八年六月十一日上午十点左右,田碧英在东禅镇街边补鞋、擦鞋,给来擦鞋的世人讲真相并办“三退”(退党、退团、退队),被四便衣警察绑架到派出所,田碧英一路高喊“法轮大法好”,恶警不停地对她拳打脚踢,恶警去非法抄家,找房东拿钥匙,房东没给,恶警就从后门翻窗而入,抢走了大法书籍等。后田碧英再次被非法劳教。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9/22/四川遂宁市东禅镇法轮功修炼者受迫害案例-247024.html

2008-10-05: 任凤鸣,女,第七中队队长。二零零六年十一月,恶警强迫田碧英长期面壁站立,不准她睡觉、上厕所、洗漱,还天天打骂她,不许上厕所,每天只准许吃很少的饭,不许喝水。把田碧英迫害的骨瘦如柴。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0/5/187145.html

2008-06-23: 四川遂宁市安居区东禅镇田碧英被迫害的补充情况
田碧英家住遂宁市安居区东禅镇金马三大队九队,现在是第四次被恶警绑架迫害。

田碧英在东禅镇街边补鞋、擦鞋,给来擦鞋的世人讲真相并办“三退”。六月十一日上午十点左右,有两个便衣警察先后来擦鞋,田碧英给他们都讲了真相,不长时间就来了四个年轻的便衣警察,把田碧英连拖带抬的绑架走,田碧英高喊“法轮大法好”,恶警就打她的嘴、又用脚踢,她一直不停的喊“法轮大法好”,恶警就不停的打,当时就把脸打变了形,直打到派出所。绑架到派出所后就去抄家,恶警找房东拿钥匙,房东没给,恶警就从后门翻窗而入,抢走了大法书集和一些周刊等。

下午三点左右,恶警准备从东禅派出所把她劫持到遂宁永兴镇看守所迫害,当时田碧英拒绝上车,用脚抖住车门,恶警狠狠的用脚踢她的脚,把她强行塞进车里,怕她喊用东西塞住她的嘴。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6/23/180802.html

2007-08-17: 四川崇州市田碧英遭受迫害的经过

四川崇州市居民田碧英曾是一个全身是病、精神分裂症者。二零零一年田碧英遇到法轮大法,修炼几个月后,一身疾病不翼而飞。田碧英用自己的亲身经历告诉别人法轮大法好,为此遭到邪党人员三次绑架,并被非法劳教,遭非人折磨。二零零七年五月,被折磨致生命垂危的田碧英才被放出劳教所。

田碧英,今年四十岁,家住四川省遂宁市市中区东禅镇金马三大队九队,曾患多年胃炎、鼻炎、胸膜炎、妇科病和间歇性精神分裂症,右手背上还长了一个鸡蛋大的瘤子,每当病重时,四处乱跑,衣裤都不知道穿,屎尿都抓起就吃。家人为她想尽办法,贷款、借钱四处求医也不见好,家人都非常苦恼,她也过着生不如死的日子,都不知何时才是尽头。

二零零一年,田碧英住在崇州二姐家,她二姐也是多年患各种疾病无法医治,但修炼大法后全好了。田碧英通过二姐得法,修炼十多天后身上多年的疾病都全消失了,手上的肿瘤也不见了,头脑清醒了,一身都轻松了,几个月后,她象变了一个人似的,比以前年轻了很多,还能在路边补鞋挣钱了。

讲真相两次被绑架、遭酷刑折磨

田碧英想到还有很多人被中共的谎言蒙骗、不知大法真相,她就用她的亲身经历告诉别人法轮大法好,让更多的人得救。可有些人受恶党毒害太深,三次举报她。二零零一年和二零零四年,她两次被崇州市城东派出所恶警非法抄家,抢走所有大法资料和书籍,对她拳打脚踢,关到看守所里两个多月。

在崇州市看守所,恶警多次指使十多名在押犯、死刑犯一起暴打她,使她全身无一处好肉、头脑发木、听觉失灵,并遭恶警强行灌食、灌水、泼冷水折磨,她还被转到遂宁市看守所非法关押折磨一个月。

第三次遭绑架、被非法劳教

二零零六年二月,田碧英正在给顾客补鞋,崇州市城东派出所恶警刘增杰、王翔等五、六个恶警说有人举报她散发《九评》,不由分说将她打昏、拖上警车,将她带回住处,非法抄走她所有大法书籍、资料、师父法像、录音机、磁带和现金两百元,抢走她的自行车、补鞋用具,就连她身上仅有的二十三元钱也抢走了,把她非法关到崇州市看守所。看守所恶警颜滔等人打她耳光,挥拳头打她,用冷水泼她,指使刘娟、龙素芳等七、八个在押犯人多次同时对她拳打脚踢、泼她冷水。

二零零六年十月底,崇州市检察院两男一女恶警强行将田碧英拖上检察院的车,把她转到郫县看守所。崇州市看守所恶警狠踢狠打她,将她的被子和衣服扔上车,并吞扣她帐上的一百四十九元钱。

在郫县看守所,恶警经常指使犯人毒打折磨、辱骂田碧英。一次恶人边打边拖她,拖烂了她的衣裤、鞋袜,田碧英右脚面的肉皮被拖翻一寸多长,鲜血直流。

二零零六十一月二十二日,郫县看守所两男一女恶警强行将田碧英转到四川省资中县楠木寺女子劳教所七中队。恶警强迫她长期面壁站立,不准她睡觉、上厕所、洗漱,还天天打骂她,因不能上厕所,她每天只吃很少的饭,不敢喝水。寒冬腊月里,她只有一床能照见亮的薄被和一件毛衣。田碧英又冷又饿,骨瘦如柴,四肢无力。

恶人还时时逼她写所谓的“三书”,田碧英坚决不从,还告诉他们大法好。恶人更加疯狂的毒打折磨她,把她打昏后,将她的十个指头按在它们写好的“三书”上按手印。田碧英醒来后失去记忆,头脑发木,恍恍惚惚的,恶人就强迫她跟着它们念诬蔑师父和辱骂大法的话。当她清醒过来后,告诉他们:那不是她发自内心的,大法师父好,大法好,善恶有报,不要迫害大法。

恶人变本加厉的折磨她,不准她睡觉、上厕所、洗漱,常常打的她全身浮肿无一处好肉,脚肿的连鞋都穿不上,左肩和颈脖肿很大,后来因打伤淤血,长了鹅蛋大的一个疮,化脓穿了很深一个洞,被送医院,花了一千多元钱,病症却更加严重。恶警怕她死在劳教所,才于二零零七年五月底通知遂宁派出所把她送回家。

田碧英出狱了,家人和村里人看着都吓着了,凑钱让她去医院治,田碧英告诉他们是劳教所恶警毒打她造成的,只要她学法炼功,很快就会好的。田碧英每天坚持学法炼功,几天后瘦弱的身体就还原了,疮肿全好,肉也长满了,只留有很小的一条疤痕,她的家人和乡亲都见到大法的神奇,都称赞大法好。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8/17/161018.html

2007-07-13: 楠木寺女子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的部份罪行
四川资中县楠木寺女子劳教所是恶党残酷迫害大法弟子的黑窝。恶警除了自己动手迫害大法弟子外,还教唆一批犯人专门充当打手对大法弟子进行迫害。以下是仅我个人所知这一年来楠木对大法弟子的迫害罪行。

恶警任凤鸣、段园园、吴启慧等强迫大法弟子写所谓的“三书”,不写就不准睡觉、不准吃饭、不准喝水甚至不准去厕所,甚至性侵犯。这些都是它们经常用来迫害大法弟子的手段。

5,乐山大法弟子田碧英因为不写“三书”,每天被毒打,全身伤痕累累。
http://minghui.ca/mh/articles/2007/7/13/158773.html

2007-04-27: 四川田碧英被崇州市公安局非法拘捕 现不知去向

四川省遂宁市大法弟子田碧英原在崇州市西藏基地旁路边以补鞋为生。二零零五年二月,田碧英被崇州市城东派出所刘增杰、王翔等一伙恶警打昏,强行绑架至崇州市看守所关押。

三月,田碧英被崇州市公安局法制科科长李茂祥非法逮捕。田碧英在看守所挨打受骂,仍然向所有能接触的人讲真相,劝他们退党团队保命。

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大法弟子给田碧英送衣服,看守所人员说田已不在该所,不知去向。
http://minghui.ca/mh/articles/2007/4/27/153612.html

2006-07-20: 崇州市田秀云和田碧英姐妹正在遭残酷迫害
四川崇州金鸡乡彭庙村5组法轮功学员田秀云在简阳养马河女子监狱遭强制洗脑迫害,目前患了子宫肌瘤要开刀手术,监狱方面仍不让她保外就医。田碧英现在被非法关押在崇州看守所,邪恶之徒妄图判她的刑。

田秀云的丈夫明知大法好,但因田秀云和妹妹田碧英多次被迫害而痛心,不敢主动去找监狱等责任单位提出控诉,找回自己的亲人。希望有良知的公、检、法人员和父老乡亲伸出援助之手。

2006年2月20日将近中午时,大法弟子田碧英正在崇州市西藏基地旁的路边补鞋,从崇州市公安、国安的三部警车上下来刘增杰、王翔、吴杰等四个恶警,挟持田碧英到她家里去。田碧英不服从,不配合,高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四个恶警蜂拥而上,对田碧英大打出手,拳打脚踢,把她打昏抬上了车。车开到田碧英的住地,家被抄了,法轮功的书籍和资料被恶警抢走,身份证、录音机、自行车和现金200元都被洗劫。在看守所,警察余某某和严某某指使犯人刘娟、龙素芳等7人拳脚相加,用塑料高跟鞋暴打她和另一法轮功学员黄英的头、脸及全身,田碧英和黄英还被淋泼冷水3天。

田碧英是遂宁市人,约38岁,婚后患了精神病等多种疾病,家境贫穷无钱医治,每次发病时到处乱跑,衣服裤子也不知道穿,叫她名字她也不知,家里人她也不认识,家人束手无策,不想管她。2000年,田碧英的姐姐田秀云把她接到家里,待她病状控制后就告诉她大法的神奇,教她念“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两个多月后,田碧英的头脑越来越清醒,一身的病不治全好了,就在崇州给人补鞋为生,学炼法轮功后就感到从未有过的轻松愉快,田碧英很感谢大法的救度,每天都尽心尽力补好鞋子,每天都向来往的人洪法讲真相。田碧英的女儿在遂宁念初中,每次考试成绩都是20、30分,经常伙同没上学的人玩耍,田碧英和田秀云就把女儿接到田秀云家里,姐妹俩送女儿到金鸡乡中学念书,学校看她成绩太差、怕其影响其他学生就不接收,田秀云的丈夫只好给学校写了一份保证才使校方同意收下。田碧英不识字就请女儿给她念《转法轮》,女儿见母亲不到半年精神和身体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人也年轻了很多,她每天放学做完功课后就给母亲念书,两个多月后,女儿也开始修炼,不到半年女儿的学习明显好转,考试成绩上升到80多分,初中毕业时还考上了中级师范学校。而田碧英已经能通读所有的大法书籍和资料,根本就看不出来田碧英曾一字不识。

2003年3月,崇州市城东派出所警察将田碧英非法绑架到看守所关押10几天,恶人非法抄走大法书籍、资料、现金等,恶警指使刑事犯每天辱骂、毒打折磨她,使全身没有一处好肉。田碧英被迫害的不能進食,恶人就强行给她灌食,并把她非法关押到遂宁看守所迫害了一个月。

2004年5月初的一天,田碧英正在给顾客补鞋,崇州市城东派出所警察又将田碧英非法绑架到看守所,恶人抢走大法书籍、资料、现金等,恶警指使死刑犯何凤英等几个犯人每天辱骂、毒打折磨她,使她遍体鳞伤,脑袋失去知觉,田碧英被非法关押迫害了10几天,回家学法炼功一个星期才恢复过来。

2004年5月20日,崇州市610、国安、城东派出所约30多个警察,将田秀云的家团团围住,恶人翻箱倒柜抄走大法师父法像、大法书籍、资料、录音机等,还非法去搜她丈夫弟弟的家,抢走弟弟的手机,事后才要回。田秀云被4、5个恶警连拖带打塞進警车,非法把她绑架到看守所关押,恶警指使死刑犯何凤英等几个犯人每天辱骂、毒打折磨她,使田秀云全身没有一块好肉,神志不清,还不准她吃饭、睡觉。12月1日上午10点半,伪法院非法判处田秀云4年徒刑。40岁的田秀云说:我冤枉,是你们迫害我。她的妹妹田碧英当庭表示:我要为姐姐伸冤,我要控告你们,一直呼喊“法轮大法好”。

目前,田秀云和田碧英姐妹正在遭受残酷的迫害,希望有良知的公、检、法人员和父老乡亲伸出援助之手,我们一定会把行凶者绳之以法。...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7/20/133515.html

2006-06-03: 大法弟子田碧英已于3月下旬被非法逮捕,请看到此消息的同修帮助发正念彻底否定,让同修尽快获释,回到师父安排的正法路上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6/3/129522.html

2006-02-27: 四川崇州市大法弟子田碧英遭绑架
2006 年2月20日将近中午时,给人以补鞋为生的大法弟子田碧英正在崇州市西藏基地工作,从崇州市公安,国安的三部警车上下来四个恶警,挟持田碧英到她家里去。田碧英不服从,不配合邪恶,高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四个恶警蜂拥而上,对大法弟子田碧英大打出手,拳打脚踢,把她打昏抬上了车。车开到田碧英的住地,家被抄了,大法师父的法像和大法的书被恶警抢走。

正告崇州国安恶警和其头目邓雅新,善恶有报是天理,大法弟子田碧英是好人,讲真相救度众生没有错,你们快快清醒,不要当江氏集团的陪葬品了,停止迫害,立即放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2/27/121679.html

2006-02-25: 四川崇州市公安国安恶警绑架田碧英
四川崇州市公安国安恶警于2006年2月20日中午将近11点钟,在崇州市东门西藏基地将大法弟子田碧英绑架。四个恶警强行将田碧英抬上警车,到田碧英家里强行抄家,将大法师父的法像家和大法书抢走了,并强行将大法弟子田碧英绑架到公安局。(崇州市公安局长邓雅新)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2/25/121615.html

2004-06-03: 2004年5月17日,四川成都崇州大法弟子朱卫宾、刘勇(均是20多岁的小伙子)和田碧英(女,37岁)被强行绑架并被抄家,崇阳镇东城派出所和市610班公室人员参与了行恶。被抄走的东西有大法书籍、资料、电脑、打印机等物。随后两日,又绑架了李二姐和一位姓田的女大法弟子。据悉田碧英已遭受残酷毒打,全身被打得乌黑。有关他们5人更多被迫害的详情有待查明。
2004年5月27日下午,崇州市委3楼610办公室与公安主谋召集全市各级主管法轮功人员紧急开会,在市公安局4楼密谋妄图進一步迫害本地大法弟子。

崇州市公安局长张顺国(男),是当地迫害法轮功的主凶之一,据当地百姓讲,该邪恶之徒品行恶劣,道德败坏,既无文化,又无能力,其与前妻狼狈为奸,用卑鄙的下流的手段谋取了公安局长的职务,上任后更加变本加厉残害当地法轮大法弟子,其还与610的张天田在政府招待所(官保府)私设刑室,毒辣折磨苟忠秀等几十名学员(以前明慧网有详细的报导)。

全市的老百姓都知道,张顺国实质上就是一个黑帮头子,他的行为完全玷污了“公安局长”维护正义、除恶扬善的神圣使命。

遂宁市联系资料(区号: 825)

2019-07-08: 乐山监狱:
住检办公室:0833-2349040
纪检办公室:0833-2116064

2019-06-17:绑架四川省遂宁市七旬王群责任单位信息

蓬南镇派出所
电话:8255480005
所长:补卫东、杨志山

蓬溪县公安局:
电话:8255395570、8255395541
局长郭晖 8255435301、13909063922
政委刘茂森13882513133
国安大队长殴亚杰8255395547

蓬溪县看守所:
电话:8255433589
所长何建强

遂宁市公安局收容教育所(拘留所):
电话:8252397773、13982572873
王仙桂13982541339

四川省遂宁市永兴看守所:
电话:8252812170
所长杜一富8252812173、13982508787
政委李健全8252812177、13882591988
副所长杨德8252812319、13778708899

2019-04-13:相关信息:
凯旋路派出所:
地址:遂宁市遂州南路113号,邮编629000
电话:082502225254、1806136
警察石伟岩13550787168
警察张江13518369794
警察王军13882551110
警察李劲18282569000
警察杨智勇13882598036
警察唐江海13982530768
警察王水生(王瑞生)13982553421

2019-03-31:
富源路派出所:
地址:遂宁市兴文路301--303号
电话:0825—2623728 2620099 2623392
所长:陈贵春
副所长:杨林
教导员:张杰
警 察:彭宇
警 察:陈帅
警 察:杨林
警 察:陈志宇
警 察:陈涛
警 察:汪飞
警 察:陈思颖
警 察:陈康
警 察:罗丹
警 察:王磊
警 察:何伟
警 察:巩涛
辅 警:廖强、何鹏

富源路街道办开善寺中段社区人员信息:
社区书记:段福平 159 8258 4416
社区主任:刘志富 139 8259 1968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