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1-18 星期五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劳教非法关押表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重庆 >> 江北区(铁山坪洗脑班,大石坝地区,长安公司,望江正源车桥有限公司,望江车桥厂) >> 李章群(李彰群)(李彰琼)(李章琼), 女, 77

个人情况: 原重庆市第四建筑公司幼儿园退休职工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江北区
拘留时间: 2003年8月左右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4-06-02
家庭成员: 儿女: 秦丽(秦莉)
夫妻/父母: 李章群(李彰群)(李彰琼)(李章琼)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6-09-11: 母女遭冤狱 重庆李章琼老人控告江泽民

重庆市江北区七十七岁老太太李章琼修炼法轮功几个月后,无病一身轻,在江泽民疯狂迫害法轮功后,除了遭受长期的骚扰、威胁、监控,还被劳教迫害一年半、非法判刑四年;女儿秦丽曾被非法判刑八年,二零一五年又被非法判刑三年半,被关入重庆市九龙女子监狱迫害。

李章琼老太太在二零一五年六月控告迫害元凶江泽民。老人在控告状中说:“江泽民滥用职权和国家资源,在中国发起并维持这场浩劫长达十六年之久,对法制和民心的践踏也持续了十六年之久,耗尽了国力、财力,摧毁了道义良知,使中华民族陷入空前的灾难。”

下面是老人在控告状中陈述的部分事实与理由:

我今年七十六岁,是原重庆市第四建筑公司幼儿园退休职工。我修炼前患有胃病、胆结石、脱阳症,因渴望身体健康于一九九三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修炼几个月后,就无病一身轻了。大法改变了我的人生,使我懂得了人生的真谛。我处处按照“真善忍”标准规范自己的言行,行为上不予人争斗,做事先考虑别人。全家五世同堂都和睦相处,因此对大法师父的感恩之情,用尽千言万语也难以言表。

然而这样一个利国利民的好功法,却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遭到江泽民的残酷迫害。本人遭到残酷迫害事实如下:

本人被劳教迫害一年半、非法判刑四年

一九九九年十月二十七日,我因坚持信仰到北京去向政府说句“法轮大法好”的真话,被北京驻京办事处遣送回重庆,二零零零年被送重庆市女子劳教所迫害一年半。在劳教所被迫害期间,为了强迫转化法轮功学员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被戴手铐、绳索捆绑、吊铐、两手被铐在床上睡觉,不准大小便等等种种迫害。

我亲眼所见法轮功学员张素芳被劳教所犯人在警察的唆使和纵容下每天关在舍房毒打头部、用脚踩,致使她一只脚上竟然有三十二个紫色的伤疤,张素芳被迫害的失去理智、奄奄一息,我和其他法轮功学员多次向劳教所大书面报告,要求停止迫害,放张素芳回家。后劳教所副所长王春梅通知家属接人时,张素芳已经不认识家人了。据说回家一个星期左右即含冤离世。

二零零三年,同是修炼法轮功的女儿秦丽被绑架,公安局经常到家里来骚扰,我被迫流离失所,不敢回家,于二零零三年六月二十日被重庆大渡口公安局绑架,被大渡口区法院非法判刑四年,送重庆女子监狱受迫害。

在永川女子监狱期间,监狱负责转化法轮功学员的六一零机构“法研班”负责人李晓娟,除每天用栽赃陷害、诽谤、颠倒黑白的邪书、光盘、强制洗脑转化法轮功学员外,还纵容教唆犯人包夹对坚持信仰的法轮功学员不准打开水、买生活日用品,包夹公开叫嚣:“共产党要整哪一个,有的是办法。”

当年我已经六十八岁,还被强迫我参加重体力劳动,每天扛一百斤一袋的玻璃珠子爬五十四步梯子上三楼。不准我洗热水澡,寒冬腊月都是喝冷水,洗冷水,穿湿衣服。警察说,只要我转化,可以安排轻工作。每天收工后,晚上要到警察办公室门前罚站,被警察辱骂。

二零一一年我因在铁山坪讲真相,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被所外执行劳教一年。

女儿秦丽被非法判刑八年

我女儿秦丽今年五十岁,原重庆江北铸造厂职工,因身患严重甲亢疾病:脖子粗、眼睛突,人体变形,双手抖动,生活非常艰难,又无钱医治。当时,正逢法轮功在我国洪传,听说修炼者只要炼功并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好人,身体就会有奇迹发生。出于对健康的渴望,我女儿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功,按照修炼人的标准做好人,身心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心态平和了,淡泊名利了。和女婿闹矛盾时尽量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对亲戚朋友和善了,不争强好胜了,被街坊邻居公认为好人。修炼了短短几个月,女儿的甲亢病不翼而飞了,身体健康了、轻松了。

然而,在一九九九年江泽民开始镇压法轮功以来,我女儿因为身心受益而坚持信仰“真善忍”,十五年来被非法判刑八年、劳教一年(所外执行)、和强制洗脑三次。

二零一四年十一月十一日我女儿秦丽因亲戚过世,从重庆回老家丰都奔丧。次日晚在丰都火车站进站口查验身份证时,听工作人员说她是炼法轮功的,车站警察就扣留并强行搜包,后重庆江北区观音桥街道和派出所派人去丰都火车站将秦丽劫持回重庆,并送入重庆市洗脑班强制转化洗脑,重庆江北区国保去抄了秦丽的家,关押在江北区看守所。(注:秦丽再次被非法判刑三年半,于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九日被关入重庆市女子监狱。)

其他家人遭受的迫害

在秦丽被非法关押的这些年,秦丽唯一的女儿仅十七岁,我女婿(秦丽丈夫)身心疲惫、焦虑不安,突然身患疾病,说不出话了。医生说,要二万元开刀做手术,也许还有生的希望。可是这两万元对于早已一贫如洗的家庭来讲,简直是天文数字!

年幼的外孙女守护在只是流泪、说不出话来的病父床前,一边替父亲擦泪,一边轻轻的呼喊着爸爸:我没有妈妈了,我不能没有爸爸,爸爸,您不能丢下我,您不能丢下我,您走了我怎么办?!我怎么办?!

然而,外孙女凄惨的呼叫和无助的泪水并没有挽留住她的爸爸,无情的病魔还是夺走了年仅四十九岁的爸爸。由于没钱,好心人实在看不下去了,送来五千元钱,外孙女才和她的同学一起把她爸爸的遗体送到了火葬场……

秦丽从小就跟外婆在一起,外婆一百零二岁,平时都是秦丽在照顾她,因秦丽被关押忧伤过度于今年四月去世。去世前要求见秦丽一面,我向检察院申请被拒绝。

秦丽的父亲,我老伴今年八十二岁,年老体衰,也靠秦丽照顾,自秦丽被非法关押后,因忧伤精神压力大,已经住过二次医院。

自江泽民残酷迫害法轮功这十六年来,除了我们母女多次被绑架、判刑、劳教和被洗脑班强制洗脑外,街道、社区、派出所、国保公安等经常来人骚扰,监控我及家人的电话,蹲坑、跟踪、上门骚扰。

这场迫害,不仅使法轮大法蒙受不白之冤,使法轮功学员惨遭身心虐杀,还通过威逼利诱中国民众参与到这场迫害中,使人陷于不义,从而摧毁了整个社会的道义良知,使中国社会的道德水准急速下滑。江泽民为了煽动仇恨,为迫害开道,利用其控制的国家宣传机器,对法轮功进行了铺天盖地的抹黑宣传,如对大法师父进行人身攻击,对大法师父的讲话和书籍进行篡改和断章取义的造假诬陷,炮制自杀、杀人、“一千四百例”等谎言,甚至不惜以火烧活人导演“天安门自焚伪案”,欺骗全世界。

江泽民对法轮功的迫害不仅违反了宪法和法律,他还玩弄司法,将法律打造成私家工具、遮羞布和杀人打人的棍子,实为对法律的肆意践踏(“六一零”本身就是一个践踏法律和人权的非法组织)。江泽民滥用职权和国家资源,在中国发起并维持这场浩劫长达十六年之久,对法制和民心的践踏也持续了十六年之久,耗尽了国力、财力,摧毁了道义良知,使中华民族陷入空前的灾难。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9/11/母女遭冤狱-重庆李章琼老人控告江泽民-334288.html

2015-05-30: 重庆法轮功李章群长期遭监控

重庆江北区“610”、政法委、公安局国保支队警察一直长期对法轮功学员李章群进行监视、跟踪。目前在她家楼下有人蹲坑。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5/30/二零一五年五月三十日大陆综合消息-309548.html

2007-05-27:部份仍在重庆女子监狱遭摧残的大法学员

李章群被非法判刑四年
李章群,六十多岁,被中共邪党法院非法判刑四年。二零零三年六月,李章群被重庆大渡口区的邪恶绑架。

二零零四年六月,被劫持至女子监狱,其女秦丽(被判八年)也于当月被非法判刑入狱。在入监队,邪警不准她们母女说话。十多天后,被分到其它监区,由于一直坚持不转化,被强迫做奴工,经常被逼去扛百多斤重一袋的珠子。邪恶们还经常对她进行侮辱、谩骂、嘲笑,蓄意制造矛盾,挑唆关系。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7/5/27/155713.html

2015-05-17: 重庆市江北区观音桥街道和观音桥派出所跟踪李章琼

五月十三日“世界法轮大法日”和五月十四日,重庆市江北区观音桥街道和观音桥派出所再次连续派人对七十六岁高龄的法轮功学员李章琼进行跟踪和蹲守监视。十四日下午,李章琼到江北区公安分局质询:谁安排观音桥街道和观音桥派出所派人进行跟踪和监视的?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5/17/二零一五年五月十七日大陆综合消息(1)-309597.html

2011-08-24:法轮功学员李章琼在8月17日,已从重庆江北铁山坪洗涤脑班安全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8/21/245543.html#1182023311-13

2011-07-27: 重庆法轮功学员李章琼被绑架

7月22日上午,重庆法轮功学员李章琼在重庆江北区铁山坪发正念讲真相,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被铁山坪洗脑班绑架,现被非法关押在铁山坪洗脑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7/27/二零一一年七月二十七日大陆综合消息-244542.html

2011-07-25: 法轮功学员李章琼等俩人在唐家砣铁山坪被绑架

法轮功学员李章琼和一刘姓同修在7月22日上午9点多钟,在唐家砣铁山坪平安渡假村讲真相,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被绑架,当天下午2点多钟观音桥街道就通知家属拿换洗衣服,人已被送到铁山坪洗脑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7/25/二零一一年七月二十五日大陆综合消息(2)-244454.html#1172423114-1

2011-07-23: 重庆市江北区李章琼等法轮功学员在铁山坪被绑架

七月二十二日上午,重庆市江北区李章琼等三名法轮功学员在铁山坪发正念时被绑架到铁山坪洗脑班,李章琼的家人下午被通知送衣服到铁山坪洗脑班,其母亲和丈夫准备去营救。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7/23/二零一一年七月二十三日大陆综合消息-244286.html

2010-11-29: 重庆地区被非法判刑的法轮功学员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1/29/重庆地区被非法判刑的法轮功学员-233063.html

2009-12-07: 重庆市大渡口区公安分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犯罪事实(图)

自九九年七月以来,重庆市大渡口区公安分局一直紧跟邪党政策,甘愿充当中共打手,迫害善良民众,多次对法轮功学员、迫害事件当事人、知情人進行恐吓、绑架、非法关押、非法抄家、刑讯逼供以及非法劳教。现将大渡口区公安分局的纍纍罪行公布于众。

一、多次绑架、非法劳教刘亚林一家

年已六旬的法轮功学员刘亚林,为重庆市永川汽车运输公司退休职工,家住重庆市大渡口区锁口丘,六十多岁。因为不背叛自己的良心和坚持信仰,刘亚林及三个女儿多次被非法关押、劳教、判刑。

二零零零年八月初,刘亚林被非法劳教一年,在法西斯集中营——西山坪劳教所饱受毒打和酷刑折磨。

二零零一年十月,刘亚林小女儿刘佳丽被非法劳改三年。

二零零五年九月二十四日,刘亚林、刘春梅父女俩被大渡口国保支队恶警从家中绑架到大渡口区戒毒所迫害,同时抄走了他们许多私人财产。

二零零七年六月一日上午约九、十点钟,法轮功学员刘亚林、王召玉夫妇出门买菜,被大渡口区“六一零”(专门迫害法轮功的机构)的华勇、王光林、刘光静、符刚等十几个人强行绑架、抄家。为掩人耳目,整个绑架过程所有恶警都身着便衣,车辆也全部为地方牌照。六月九日,刘亚林从渝北区洗脑班被转到大渡口区看守所。

二、绑架、刑讯逼供刘范钦、高婕、李彰琼

二零零三年六月二十二日,法轮功学员刘范钦(女,五十七岁,家住北碚区,是重庆光学仪器厂工人)、高婕(女,四十多岁,是重庆合川区云门镇双碾完小教师)和李彰琼(女,六十多岁,家住重庆江北区新建东路,退休工人),一同被重庆大渡口区公安分局绑架,非法关押在大渡口看守所。在绑架的同时,大渡口公安分局抢走了刘范钦、高婕和李彰琼的生活费一万多元,抢走了手提式电脑一台、台式电脑一台、刻录机一台、大法书籍、大法资料和光碟若干,还抢走衣物等东西。

刘范钦被劫持时身体完全健康。六月二十九日,大渡口区公安分局恶警用车把刘范钦拉去了一个不知名的地方,進到一房间里就立即将刘范钦双手反铐吊在了铁窗上,严刑逼供,突出的窗沿顶着刘范钦的腰,迫使脊柱一直弯曲着。恶警华某(大渡口区公安分局主任)和国保支队长文方红现场负责。另有恶警李轲、黄小月(女)、胡斌、谭旭等多人参与迫害,分班轮流折磨刘范钦。不准大小便,不准打瞌睡,不准吃饭喝水,吊铐折磨了三十多个小时才放下来。

从此,刘范钦双手臂完全失去了知觉和一切劳动能力,只能耷拉着双手,生活不能自理。经重医、西南医院、重庆市骨科医院等五家大医院诊断,确诊为:双肩及手臂神经严重损伤,韧带严重拉伤,造成肩关节逐渐脱位。经大渡口看守所狱医治疗一段时间没有效果,至今没有好转,生活不能自理。而且,法轮功学员刘范钦在身体已被严重摧残的情况下,还被大渡口法院秘密判刑九年,多次送永川女监狱都因她身体检查不合格而拒收。过了一年后,恶警不知用了甚么勾当将刘范钦送入了重庆市女子监狱(已从永川搬到九龙坡区走马镇)第六监区,严管封闭强迫洗脑继续迫害。

高婕在刘范钦受迫害的同时,也同样遭受到大渡口公安分局、国保支队恶警残酷迫害,恶警刘光進等把高婕弄到个陌生地方,双手反背吊铐(只能脚尖挨地)三天三夜不准吃喝、不准睡觉、不准大小便。迫使她大小便、月经都流在裤裆内,事后又转入看守所审讯室继续吊铐在刑架上两天两夜。高婕的手脚都肿的很大,恶警还用竹签去刺痛高婕的手脚,并抓着高婕的头发往铁栅柱上猛撞,强拉着高婕的手在一张白纸上打指印,拿去伪造恶警们所要的伪证材料。由于酷刑迫害,高婕身体严重受伤,还被大渡口区法院秘密判刑五年。多次送去永川女监狱都因身体检查不合格遭到拒绝。一次送她去的恶警对狱警说,我们多给你们一点钱,你们把她收了等话。最后不知用了甚么勾当才将高婕送進了重庆市女子监狱五监区。现在高婕也常常出现了血压突发性升高。

李彰琼也受到了大渡口公安分局的迫害后,秘密判刑四年,劫持至重庆市女子监狱继续迫害。李彰琼每天被强迫重体力奴役,一百斤重以上的货袋卸车扛上三楼,又从三楼扛一百斤以上的货物袋下楼上车,每天如此。劳动完后就体罚站立三个小时,不准动,不准大小便,不准说话等。一个六十多岁的老人被强迫干这么重的活,还天天被体罚,一直熬到二零零七年刑满释放。

三、绑架、非法关押丁长虹夫妇

法轮功学员丁长虹,妻子郭锡珍,重庆石棉厂职工。二零零零年,郭锡珍被家抄,并被非法劳教两年,劫持到重庆市女子劳教所(已从茅家山搬到沙堡)迫害。

二零零二年八月,郭锡珍从劳教所回家后,被单位强行开除,丁长虹夫妇只好离开重病在床的老人,外出打工。不久老人病重,急需两人回家照顾,可郭锡珍、丁长虹刚回家不久,大渡口区国安支队的华勇、李轲、贾思元等就到茄子溪来绑架了。不法人员们完全不顾邻居和围观群众的众声谴责,强行搜走丁长虹夫妇外出打工挣来给重病的老人看病治疗的钱和书籍等物品,将他们绑架到国保支队,随后又将他俩关押在看守所,一月后又被绑架到戒毒所非法关了二十天,然后又将他们劫持至邪恶的洗脑班。

四、绑架劳教七旬法轮功学员邓阳生

法轮功学员邓阳生,家住重庆市大渡口区,是重庆钢铁集团退休职工,已年满七十四岁。自从修炼大法后,身体健康。

二零零七年九月三十日晚,邓阳生被大渡口区“六一零”恶警绑架并非法抄家,抢劫走了大法书籍和电脑、打印机等物品。在被劫持到公安局和看守所的两天时间里,邓阳生遭到强行背铐、双手成一字形绑铐、罚站等折磨,身心受到严重伤害,导致因修炼以来十几年未犯的高血压突然发作,头部剧烈疼痛,恶警们怕承担责任,赶紧将邓阳生放回家。

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二十四日晚六点,大渡口区国保支队的华勇(队长)、王东林、市公安局李×到邓阳生家里追问二零零七年九月三十日抄家时,那些电脑、打印机、纸是谁买来的?之后叫邓阳生签字,被拒绝,华勇、王东林在笔录上签了字。李×对邓阳生非法宣布:非法劳教一年,监外执行。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2/7/213955.html

2008-03-26: 重庆大渡口区公安分局迫害法轮功的罪行

2003年6月22日,法轮功学员刘范钦(女,57岁,家住北碚区,是重庆光学仪器厂工人)、高婕(女,40多岁,是重庆合川区云门镇双碾完小教师)和李彰琼(女,约70岁,家住重庆江北区新建东路,退休工人),一同被重庆大渡口区公安分局绑架,非法关進了大渡口看守所。在绑架的同时,大渡口公安分局抢走了刘范钦、高婕和李彰琼的生活费1万多元,抢走了手提式电脑一台,台式电脑一台,刻录机一台,大法书籍、大法资料、光碟若干,还抢走衣物等东西。

法轮功学员刘范钦被绑架進看守所时,身体完全健康。6月29日,大渡口区公安分局恶警用车把刘范钦拉去了一个不知名的地方,進到一房间里就立即将刘范钦双手反铐吊在了铁窗上,严讯逼供,突出的窗沿顶着刘范钦的腰,迫使脊柱一直弯曲着。恶警华某(大渡口区公安分局主任)和国保支队长文方红现场负责。另有恶警李轲、黄小月(女)、胡斌、谭旭等多人参与迫害,分班轮流折磨刘范钦。不准大小便,不准打瞌睡,不准吃饭喝水,吊铐折磨了三十多个小时才放下来。从此,刘范钦双手臂完全失去了知觉和一切劳动能力,只能耷拉着双手,生活不能自理。经重医、西南医院、重庆市骨科医院等五家大医院诊断,确诊为:双肩及手臂神经严重损伤,韧带严重拉伤,造成肩关节逐渐脱位。经大渡口看守所狱医治疗一段时间没有效果,至今没有好转,生活不能自理。而且,法轮功学员刘范钦在身体已被严重摧残的情况下,还被大渡口法院秘密判刑九年,多次送永川女监狱都因她身体检查不合格而拒收。过了一年后,恶警不知用了甚么勾当将刘范钦送入了永川女监狱第六监区,严管封闭强迫洗脑继续迫害。刘范钦在2003年就已经被迫害致残,近两年来在狱中身体反应异常,经常出现血压突发性升高,多次昏倒在地上又爬不起来,头部受到重伤,至今不准保外就医,后果不堪设想。

高婕在刘范钦受迫害的同时,也同样遭受到大渡口公安分局、国保支队恶警残酷迫害,恶警刘光進等把高婕弄到个陌生地方,双手反背吊铐(只得脚尖挨地)三天三夜不准吃喝、不准睡觉、不准大小便。迫使她大小便、月经都流在裤裆内,事后又转入看守所审讯室继续吊铐在刑架上两天两夜。高婕的手脚都肿的很大,恶警还用竹签去刺痛高婕的手脚,并抓着高婕的头发往铁栅柱上猛撞,强拉着高婕的手在一张白纸上打指印,拿去伪造恶警们所要的伪证材料。高婕还被看守所恶警刘老太婆(外号八搭二)用三指多宽楠竹块连续抽打了八十多下,全身上下伤痕纍纍,拖回监舍内几天动弹不得,不能進食。有一个警察看不下去了,私自熬了点绿豆汤给高婕喝。由于酷刑迫害,高婕身体严重受伤,还被大渡口法院秘密判刑五年。多次送去永川女监狱都因身体检查不合格遭到拒绝。一次送她去的恶警对狱警说,我们多给你们一点钱,你们把她收了等话。最后不知用了甚么勾当才将高婕送進了永川女监狱五监区,至今还在继续迫害。现在高婕也常常出现了血压突发性升高。

李彰琼也受到了大渡口公安分局的迫害后,秘密判刑四年,送到永川女监狱继续迫害,每天强迫重体力奴役,100斤重以上的货袋卸车扛上三楼,又从三楼扛100 斤以上的货物袋下楼上车,每天如此。劳动完后就体罚站立三个小时,不准动,不准大小便,不准说话等。一个近70岁的老人被强迫干这么重的活,还天天被体罚,一直熬到2007年刑满释放。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3/26/175174.html

2004-05-29: 上述被非法绑架迫害案例中,有很多被迫害大法弟子至今下落不明。同时,已获知还有很多被非法绑架迫害的大法弟子还没有报道,如:永川的姚荣轩于2003年6月被非法绑架迫害,同时被非法绑架迫害的还有另外2名大法弟子,被非法关押在九龙坡看守所。江北区的李章群母女2003年8月左右被非法绑架,被非法关押在九龙坡看守所。据悉北碚区袁志强,江津市王显安,王正荣,南岸区电力局胡中玉和广阳镇的小廖(已报道被绑架的张丽莎的丈夫)等大法弟子均被非法绑架和遭受严重迫害,但尚未见报道。希望重庆大法同修通过小范围集体学法与交流等方式形成整体,加强对同修的营救,要意识到对同修的迫害也就是对自己的迫害,而营救的重要一步就是及时掌握情况并尽快报道。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5/29/75870.html

2003-12-19:  重庆大法弟子李章琼, 女, 62岁,2000年7月—2001年12月被非法劳教 ,2003年6月再次被绑架。

2000-07-29: 重庆大法弟子近期由于向世人讲明法轮功真象或在家修炼而无故被公安抓走刑拘、劳教和在押未放的情况简要如下(抓走关押几天后放回的未计在内):

夏嘉祚,女,永川绢纺厂下岗职工,7月5日去北京上访,10日在天安门炼功被抓,押回永川关押(刑拘)至今。据说她从7月13日开始绝食至今,身体状况很差。

张友稿、男,谷九寿、男,均为重庆大学退休职员。他们6月18日去北京上访,被抓回后关押至今未放(刑拘)。据说张友稿的双手掌心被电烙铁都烙糊了,仍不放弃修炼。

李章群,女,6月下旬在家被抓,判劳教一年半。

辜均,女,6月上旬无故被抓,关押至今。

林德才,男,重庆建设集团公司31车间技术员,7月7日准备复印老师经文而被抓,刑拘一个月。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0/7/29/3451.html

江北区(铁山坪洗脑班,大石坝地区,长安公司,望江正源车桥有限公司,望江车桥厂)联系资料(区号: 23)

2018-12-27: 重庆市江北区法院
地址:重庆市江北区金港新区28号
邮编:400025
电子邮箱:cqjbfy@163.vip.com

重庆市江北区检察院
公诉科检察官 刘捷:023-67560523
地址:重庆市江北区金港新区27 号
邮编:400025
电话:023-67722000 传真:023-67722000


2018-09-09:
相关责任人:
重庆市江北区法院
地址:重庆市江北区金港新区28号
邮编:400025
电子邮箱:cqjbfy@163.vip.com
刑庭:
郑旭 副庭长 023-67855854
王国平 助理审判员 023-67855854
肖学富 助理审判员 023-67564035
李万飞 书记员 023-67564035
汪琳琳 书记员 023-67564035
黄亚 助理审判员 023-67701792
杨丽 书记员 023-67701792
曹晓燕 书记员 023-67564022
王雪莲 书记员 023-67562337
许壮辉 023-67564023
部门值班手机 内勤 15730202712
卢君 书记、院长(主持法院全面工作) 023-67852581(同监察室)
李勇 副院长、政治处主任(分管政工、老干、党建、审判监督庭工作) 023-67756227
赵进 副院长(分管民一庭、民二庭、民三庭、民四庭、金融庭、鱼复法庭、办公室工作) 023-67730427
朱德华 副院长(分管立案一庭、立案二庭、研究室工作) 023-67729252
付鸣剑 副院长(分管刑庭、未综庭、行政庭、审管办工作) 023-67756885
熊杰 纪检组长(分管纪检监察工作) 023-67721336
沈兴国 协助联系党建工作 023-67112786
曹海燕 审判委员会委员(协助分管民二庭、金融庭、鱼复法庭工作) 023-67563973
袁列彬 执行局局长(分管执行局、法警队工作) 023-67563996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8-12-09, 8:10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