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0-01-21 星期二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福建 >> 漳州(漳洲)市 >> 石素美, 女, 71

石素美
福建省漳州市大法弟子石素美2002年11月被判六年重刑
个人情况: 原漳州市糖酒副食品站医疗室护士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福建省漳州市芗城区
迫害情况: 被非法判刑6年
个人近况:
立案日期: 2003-04-08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9-05-01: 时素梅老人,七十一岁。2019年4月19日中午,济南市市中区二七新村派出所及国保共八人去老人家中,以有人举报为名非法抄家,抄走多本大法书籍;又在几天后,把老人带到派出所,要求按手印,脚印,并抽血,老人一概拒不配合。晚上十一点多钟,让老人儿子接老人回家,但索要了五百元钱,说是罚金。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5/1/二零一九年五月一日大陆综合消息-385773.html#19430231952-1

2013-11-11: 福建漳州市石素美被非法判6年 被迫害奄奄一息
福建漳州市法轮功学员石素美,被邪共迫害,据悉今年8月间,被非法判刑6年,送福建女子监狱时,己奄奄一息,监狱不敢收,退回漳州医院。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1/11/二零一三年十一月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282507.html

2013-06-17: 福建漳州市法轮功学员石素美被非法判刑八年
福建漳州市法院于五月初对法轮功学员石素美秘密开庭,据悉被非法判刑八年,至今未通知家属。石素美已经上诉。

石素美现被关押在第一看守所,被迫害得两次進医院,整天一直咳嗽,夜间无法入睡,现在双手都拿不住东西了。人被迫害成这样,至今也未通知家属。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6/17/二零一三年六月十七日大陆综合消息(1)-275405.html

2013-03-21: 福建漳州市石素美再被绑架 家人被监控
福建漳州市善良的法轮功学员石素美二零一三年元月十二日在家中被当地公安强行绑架,家中电脑、打印机等私人财物被洗劫。现被关押在福建漳州第二看守所,二零一三年二月六日非法批捕。她的家人丈夫同时也遭到来自当地公安、610办的多次骚扰和威胁,并在他居住的小区多装了四个探头监视。

石素美,漳州市糖酒副食品站医疗室护士。一九九八年七月开始修炼法轮功。从有名的“药罐子”、消极悲观者变成一个身体健康、乐观开朗的人。可是,就因为她坚信真、善、忍,被多次非法拘留、强迫進洗脑班、非法监视居住、非法判刑等,经历了难以想像的磨难。

石素美善良、正直,敢直言揭露谎言,了解她的人都知道绑架石素美是没有法律依据,是一种无根据、无理迫害。小区对中共不法人员的监控议论纷纷。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3/21/二零一三年三月二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271176.html

2013-01-19: 福建漳州市法轮功学员石素美再被绑架
福建漳州市法轮功学员石素美二零一三年元月十二日在家中被强行绑架,家中电脑、打印机等私人财物被洗劫。请知情者补充详情。

现年五十一岁的石素美,曾于二零零二年被邪党诬判六年重刑,在福建女子监狱七中队一度被迫害致生命垂危,于二零零七年一月保外就医回到家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19/二零一三年一月十九日大陆综合消息-267862.html

2012-09-25: 九龙江善良儿女们遭受的魔难(一)
......石素美:女,一九六三年生。原漳州市糖酒副食品站医疗室护士。家住漳州市芗城区。因购买复印机给功友复制真相材料被诬判六年刑期。

二零零二年五月十三日,漳州市公安局一处(现为国保支队)处长卢坤山、芗城公安分局一科(现为国保大队)刘炜、芗城区公安分局通北派出所片警王清德等十个警察闯到石素美家進行大肆搜查后,将其带到派出所進行非法审问,并于当晚将她投入看守所关押。

石素美在漳州市看守所呆了十个多月的时间,天天做苦役,开水、睡眠都受限制,而且饭菜极差。

同年十一月,被操控的芗城区法院,判石素美六年重刑。石素美上诉,漳州市中级法院维持原判。

二零零三年三月十九日,石素美被送往福建女子监狱迫害。

在福建女监狱七中队,石素美遭受林翠红、黄玉瑄等狱警的威逼利诱、面壁、超强度的奴役等精神与肉体的双重摧残。最后石素美累得趴了下去,被送進了福州建新医院,曾一度出现生命危险……出院后,石素美不能劳动,成了监狱的累赘,二零零七年一月二十五日,石素美保外就医回到家中。(详细迫害情况请看明慧网2009年10月26日的文章《因做好人 石素美遭受七年经济迫害数年冤狱》)......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9/25/九龙江善良儿女们遭受的魔难(一)-263196.html

2009-10-26: 因做好人 石素美遭受七年经济迫害数年冤狱
石素美,福建省漳州市糖酒副食品站医疗室护士。一九九八年七月开始修炼法轮功。从有名的“药罐子”、消极悲观者变成一个身体健康、乐观开朗的人。可是,就因为她坚信真、善、忍,被多次非法拘留、强迫進洗脑班、非法监视居住、非法判刑等,经历了难以想像的磨难。

上访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抱着为法轮功和师父说句公道话的想法,石素美和功友陈玉羡(原漳州市建行干部)一同進京上访,被警察强制关進天安门派出所,后由漳州市公安局的警察带回并送進当地拘留所迫害一个月。

当时正值漳州市五十年不遇的大冷天,最低气温在摄氏零度以下,许多植物被冻死。她俩每人只领到一张草席和一床发霉的薄棉被。水泥地上的冷气刺得骨头发疼。 “呼呼”的寒风在拘室里来回穿梭,手脚上裂开一道道口子。饭菜差得难以下咽,量又少,忍饥挨冻。亲友抱来毛毯请求警察送進去,被拒绝。无奈他们只得抱着毛毯流着泪伤心地离去。每人还被拘留所扣去460元作为生活费。

被监视

二零零零年正月初五,石素美外出走亲访友,下午五点多钟回到家。七点左右,当地通北派出所庄健民(可能是副所长)、片警王清德到石素美家宣布她已被监视居住,从即日起不能走出自家门槛半步,说是“上面”的决定。

从此以后,石素美只能天天呆在自家小圈子里,不能上班、不能买菜、不能接送孩子、不能去探望年迈的父母公婆……晚上由通北办事处的联保人员在楼道口搭铺严防看守,白天则由通北办事处、通北派出所、居委会和石素美原单位等几乎所有人员近二百人轮流值班看守。

白天值班的人大多在石素美家看电视、聊天、泡茶等,严重干扰其一家人的生活秩序。母亲病了,娘家就在离家五公里处,都不允许前去探望。儿子在楼下玩耍,不能下楼叫他回家做作业……

做家务被拘

二月二十九日,石素美刚清扫完自家楼道不久,警察上门叫她到派出所走一趟,说要问个事,毫无提防的她跟他上了警车,一到派出所说清扫楼道违反了规定,要拘留,就这样又被关了一个月。

七月一天早上,石素美到小区门口为儿子买早点,晚上,派出所副所长和片警王清德要将她带去派出所,她不去,警察说配合一点只是问一问嘛。结果又被送進拘留所。三天后又将她转到条件更为恶劣的漳州市平和县拘留所关押。石素美绝食抗议,该所所长带领一班人给她强行灌食盐水,又强行按住身体静注葡萄糖水。

见功友被抓捕

从平和拘留所回家后,石素美想去看看已几个月没见面的老同学兼功友陈玉羡。刚到她家不久,就有办事处、派出所、居委会等十几人尾追而至,要将石素美带走。问其带走的理由,办事处领导说:我们送你回家好好休息吧,要见面有的是机会等等。而警车却直开派出所,石素美质问他们,无人回答。十一天没吃饭的她又被送進拘留所迫害。六天后,奄奄一息的她才让丈夫取保出去。

早在“监居”前,原通北办事处书记沈松青、副书记郑朝栋就经常带领一帮人到石素美家骚扰。“监居“后,更是处处为难,连剪头发、看望生病的母亲都不肯放行。

九月二十八日,芗城公安分局一科刘炜等十人到石素美家宣布对其解除监视居住,石素美拒绝签字。非法、可笑的“监视居住”得不到认可,刘炜尽显怒气威胁着,并交代居委会对石素美要如何如何的看管。完全忘了还有法律在、还有人权在呢。公安机关对石素美一共非法监居了七个月又二十天,而且还拉了三个单位、一百多人参与干这犯法的事。

遭受洗脑迫害

二零零一年九月八日早,石素美要给住院的二姐送饭,楼下早有一群人等着:派出所、办事处、居委会、单位的保卫科等十几人,说不能出门,要去“学习班”。

石素美不理,一帮人就跟着她到医院,又跟着她回家。不让她去上班,软磨硬缠。中午,漳州市公安局一处处长卢坤山和警员朱加明到家威胁。看着上小学的儿子担惊受怕的样子,石素美跟他们走了,这一关又是两个月,受尽精神折磨,所在单位还被勒索几万元作为迫害经费。

讲真话被判刑

二零零二年五月十三日,卢坤山、刘炜、王清德等十个警察闯到石素美家大肆進行搜家后,将其带到派出所進行非法审问,并于当晚将她送進看守所。

同年十一月,芗城区人民法院对石素美進行所谓的开庭审理,石素美作无罪辩护:印制法轮功宣传品是为了讲真话、揭露谎言,这是公民言论自由的权利。最后法院非法判她六年刑期。石素美上诉,漳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维持原判。

石素美在漳州市看守所呆了十个多月的时间,睡在水泥板上,插冰棍似的,难以翻身。饭菜极差,到后来闻到味道就作呕,无法下咽。再冷的天都是冷水澡,一天只有两杯开水。每天干活到深夜十一、二点,没有午休,有时半夜还要值两个小时的班。经常又饥又困,甚至于累得躺在水泥板上一动也不能动。因成天坐在水泥板上干活,夏天气温高,水泥板发烫,为了完成生产任务不敢起身,臀部被烫成紫黑色。二零零三年三月十九日,石素美被送往福建女子监狱。在监狱里同样遭受种种迫害。

精神迫害

在女监七中队,队长林翠红、副队长黄玉瑄让石素美面壁而站,一天只睡四个小时左右。面壁时要背监规、看她们安排的污蔑法轮功的书。身边有犯人(抢劫犯黄玉萍,福州人,当年二十岁出头)严厉看管。只要石素美一坐下,她就立即报告警察,警察就过来大叫一通。

石素美的脚肿得像面包似的,八天后到车间参加奴役劳动。黄玉瑄安排抢劫、盗窃、吸毒犯吕前禄(重庆人,六零年生)对她進行严密监视。吕前禄处处给石素美找茬,限制她的自由、打小报告。石素美白天做小工活,夜间要面壁“学习”到下半夜。警察天天逼其写心得体会和所谓的转化。施以强大的压力:不“转化”(放弃信仰)不能购买生活用品、不能接见。监狱还将强迫大法弟子放弃信仰与其他犯人的减刑相挂钩:不“转化”整个中队的嘉奖将被下调,没有嘉奖或嘉奖少就不能减刑。所以,一些大法学员因此而成为犯人们拳打脚踢的对像。

超强度劳役

面壁时由于太困,打瞌睡时两腿发软造成两膝盖头轮番在墙壁上撞,青一块,紫一块,双脚肿到小腿上。三个月后,石素美不站,那就做小工活,车工们都去睡了,她却要干到半夜一、二点钟。每天奴役劳动至少十七个小时。除了过年放假三天,其它的节假日基本上都要加班,这还是不赶货的正常情况。

几个月后,石素美被队长安排去做服装检验。到了赶货的时候,晚上要干到下半夜,早上四点多又要起床,甚至于干通宵。有一次连干三个通宵,队长林翠红吩咐大家轮流到一边去趴半个小时,就算休息完了。

日复一日,石素美有时累得连上楼的力气都没有。要用全力才能撑开千斤重的眼皮,看一眼台阶,就合上了,再撑、再合。摸索到了号房,往床上一栽,马上就迷糊过去了,甚么脏啊、臭啊、洗澡啊,此时太不重要了。就这样,她经常累倒,有一次发烧到40度以上,两次烧到近40度。稍微好转就要参加全日奴役劳动。她日渐消瘦、头发半白、弯着背、面容憔悴。一个实习警察猜她有六十岁左右,可她那年(二零零五年)才四十二岁。

二零零六年,石素美的身体越来越差。赶完一单货出完仓后几乎都是趴着不动,慢慢的才恢复过来。退货给组长连话都不会说,只得拿着小册子让组长自己看退货记录。八月底,她住進了专门收治犯人的福州建新医院。住院期间,曾出现生命危险。熬过了近四个月的阴森恐怖的更加封闭的住院生活,命是保住了,可她再也没有体力参加生产了,成了中队的累赘。二零零七年一月底,石素美保外就医回到家中。

生活上的迫害

与生产强度形成不平衡的对比,就是很差的伙食、很短的吃饭时间。经常出现刚分好饭菜吃不到一半,犯人头大叫:洗碗啦,马上出工!大家就都端起饭碗边往嘴里边塞饭边往水池边跑。人到了车间感觉那饭还卡在喉咙口,堵得难受。有时石素美实在困得无法吃饭,往床上一歪就睡过去了,听到出工的哨子声,才蹦起来胡乱的扒几口,一餐就算解决了。

洗澡时,夏天三桶水,冬天四桶(可提水的小号塑料桶)。这些水要洗头、洗澡、洗衣服,从喊洗澡算起十五分钟时间。通常不到时间就被犯人头清出去了。所以每次洗澡都跟打仗一样,衣服晾好了心还在“怦怦”的跳个不停,而且从未洗干净过。

上厕所是大便五分钟、小便三分钟。而且限制时间段、限制次数。不是上厕所的时间,即使肚子痛也得警察批准后才能上。曾有一人在出狱的前一天晚上在走廊上大叫:明天我不用洗澡三桶水啦!明天我不用大便五分钟啦!让人心酸落泪。

长年的经济迫害

早在二零零二年上半年,石素美要依照单位政策买断工龄自己干别的,漳州市“六一零”指示她单位领导:不能让她买断,单位要管着她。而今她多次找“六一零”任吴两同、副主任赖金荣解决工作问题,他俩却极力应付着,连一个想不想解决的答覆都不给;到政府找市长,秘书科挡着不让见;到信访局找,信访局写信给单位主管部门,主管部门说是按上面的政策办事。

石素美進京上访以来,被非法拘留、监居、“学习班”、等等都被扣发所有工资等待遇。而且每被拘留一个月都要被勒索460元作为“生活费”。被非法判刑后,单位将她除了名。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0/26/211097.html

2007-05-24: 福建省漳州市两位大法学员被迫害的情况
石素美:漳州市副食品干部,2001年底漳州办洗脑班,在洗脑班的高压迫害下,石素美被所谓“转化”了。当时610公安等人骗她说你已经转化了,交代问题没关系,结果石素美“交代”了。2002年4月石素美清醒过来,在明慧网上声明,表示继续坚定修炼。结果被非法判刑6年(2002年5月-2008年5 月)。判她的依据是在洗脑班上“交代”的那些笔录。在狱中,石素美因长期的遭受精神肉体折磨,2006年下半年得肺结核住院(福州建新监狱医院)。

陈玉羡:原漳州市建设银行干部,99年起,多次被以“监视居住”、“学习班”、“劳教”等名义進行迫害。2003-2004因拒绝“转化”被罚站将近半年后改蹲,陈玉羡不蹲,绝食抗议,70多天后回家。

2006年9月,陈玉羡在九龙公园散步跟旁人聊了几句又被邪恶绑架,后被非法判劳教二年,关押在福建省女子劳教所。当时恶警带人去她家,跟强盗一样撬门而入、非法抄家,在场的有110恶警,警号300349,另一个恶警警号是310087。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5/24/155497.html

2002-05-23: 石素美,99年12月初与功友陈玉羡一起去北京上访。在天安门广场她们问警察信访局往哪里走,警察却不由分说把她们带到天安门公安分局关押,后转回漳州拘留一个月。99年冬天漳州遇到了几十年不见的寒流,大面积的果树冻死,警察只给她们每人一张草席铺在水泥地上,加上一条破棉被,几乎餐餐都吃不到半饱。住一个月要交给拘留所400多元,生活用品还要自己买。2000年春节期间,石外出串门,傍晚回来后即被公安宣布为“监视居住”,不得迈出家门。石问其原因,答曰执行上级的指示。2月底的一天,石到楼梯打扫卫生,半小时后被警察带走,说是触犯了法律,被关押一个月。7月初,石素美觉得自己不该被监在家里,就走到门口买食品,当天被拘留,送到条件恶劣的平和拘留所。石绝食抗议15天后被放出来。回家后不久因看望大法弟子陈玉羡再次被拘留,石再次绝食抗议6天后被放回。这样无理的“监视居住”长达近8个月。在此期间因无法外出工作,连最基本的生活费都没有。从早上8点到晚上10点,执行监居的人大多都在石家看电视、聊天,严重侵犯了其家人的生活。

漳州(漳洲)市联系资料(区号: 591)

2014-01-23: 漳州市中级法院 05962175000
地址:水仙大街89号
漳州市中级法院,位于漳响路34—1号,主要经营司法审判
联系电话0596—2921919—5208
法院电话 0596—2921919
漳州市中级法院质询热线开通——福建之窗66163?COM
谘询电话 0596—2592039

2013-11-19: 福建漳州市相关责任人电话(区号: 0596):

六一零办主任 吴两同,办公电话2052615 手机13559688698
六一零办 副处调 赖金荣,办公电话2052617 手机18360052617
国保支队长 蔡建成,办公电话2622221 手机13906948516
国保政委叶伯祥,办公电话2622231 手机13906064036

2013-11-11: 漳州六一零办赖金荣13105008829 办公室0596-2521846

漳州市政法委书记刘文标133 2880 6666

2013-01-19: 漳州市邪党书记陈冬, 0596-2021066办 0596-2021066(宅)
漳州市市长吴洪芹(女),0596-2021697
漳州市邪党副书记江玉平0596-2026366办 2053688办 0596-2025399(宅)
统战部长游婉玲0596-2039376
邪党常委李汉生0596-7388010转0596-7388366
副市长吕传俊0596-2523266
副市长王耀泉0596-2030668办 0596-2596271(宅)
副市长黄浦江0596-2026998办 0596-2091999(宅)
副市长谢毅泰0596-2027869办 0596-2522598(宅)
副市长赴静0596-2030966办 0596-2630866(宅)
副市长陈汉夫0596-3687688办 0596-3682688(宅)
邪党常委谭培根0596-2066996办 0596-2062496(宅)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