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6-25 星期二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湖北 >> 荆门 沙洋范家台监狱(男) >> 刘运朝(刘运潮), 男, 56

刘运朝(刘运潮)
武汉市刘运朝被迫害致死 家人呼吁申冤

紧急成度: 最高
家庭地址: 武汉市江岸区
有关恶人: 武汉市江岸区610与公安局
迫害情况: 多次被迫害,双眼失明
个人近况: 2012年7月7日 迫害致死 (null首次报道致死)
立案日期: 2003-04-08
明慧案例: 明慧所列迫害致死案例编号 3569

还未痊愈的疮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2-09-15: 武汉市刘运朝被迫害致死 家人控告
武汉市刘运朝修炼法轮功后脱胎换骨,往日的霸王学会了礼让,遵守规矩排队做生意,让家人唏嘘不已。二零零九年四月,拒不放弃修炼“真善忍”的刘运朝被黄石市下陆区法院诬判,在湖北范家台监狱被关三年,遭酷刑致命危,在历经七百多个日夜的身心煎熬后,二零一二年七月七日含冤离世。
刘运朝曾去世前双眼几近失明,不能说话,神智不清,身上多处被关押殴打后的伤痕和残疾,腿上、手上、后背乌紫,起满疱疹,疑似遭受药物摧残。

家人控告制造冤案、参与迫害的主要人员,下面是控告书。

控告书

控告人:李腊芝(母亲)

被控告人:湖北省黄石市下陆区法院法官
被控告人:湖北省黄石市中级法院法官
被控告人:湖北省沙洋范家台监狱四监区长肖天波
被控告人:武汉市江岸区610办公室主任胡绍斌

控告案由和控告请求

一、控告案由:

二零一二年七月七日晚七时,遭湖北省范家台监狱迫害致生命垂危的、年仅五十六岁的刘运朝,含冤离世。刘运朝因为修炼法轮功被湖北省黄石市下陆区法院枉判有期徒刑七年,上诉后被“黄石市中级法院”改判三年,其后被关押到湖北省“范家台监狱”迫害。关押期间,他遭受过监狱的酷刑迫害,还可能遭受过不明药物摧残,迫害致生命垂危时才被放回家,回家后又受到610及其指使的人员不断上门骚扰。长期的迫害使刘运朝的健康状况越来越差,在去世前他双眼几近失明,不能说话,神志不清,身上留有多处被关押殴打后的伤痕和残疾,腿上、手上、后背乌紫,起满疱疹(见附件)。刘运朝的死亡显然属于受迫害致死,所有对他判刑、关押、酷刑和骚扰过的人都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必须受到法律的追究。

二、控告请求:

被控告人涉嫌滥用职权侵犯公民的人身合法权益,致人死亡,请求检察机关及有关机构行使司法监督职能,对被控告人立案侦查,追究他们的法律责任,并对刘运朝家属做出国家赔偿。

事实与理由:

一、黄石法院枉法冤判刘运朝

二零零九年四月,刘运朝因为修炼法轮功被“湖北省黄石市下陆区法院”枉判有期徒刑七年,刘运朝不服冤判上诉后,“黄石市中级法院”在没有开庭审理的情况下改判三年。之后,刘运朝被送往“范家台监狱”关押迫害。黄石市二级法院的有关法官和工作人员,在明知法轮功不违法的情况下,仍然服从中共迫害法轮功的政策和中共“六一零”的指令,冤判刘运朝入狱,他们对于刘运朝的被关押、受酷刑和被迫害致死,负有重大的法律责任。

“黄石法院”判处刘运朝的所谓法律依据是刑法三百条,即“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可是我们咨询了多名律师和法律工作者,经他们核实,中国至今没有任何一部法律认定法轮功是邪教。国务院和公安部颁布的十四种邪教中也没有法轮功。这就是说,这条法律不适用于法轮功。

刘运朝在修炼以前经常得病,是个胃癌患者,修炼后身体好了,人也精神了,以前腰是驼的,炼功后腰也直了;身高一米八零的刘运朝曾被认为是不可救药的坏孩子,从小打架,长大后又欺行霸市,人见人怕。修炼后脱胎换骨,完全变成了懂得忍让、为他人着想的好人。他曾说,是法轮大法改变了他的人生,让他活得有意义。得了法的刘运朝,严格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结果,往日的霸王学会了礼让,遵守规矩排队做生意。这些都是街坊邻居有目共睹的事实。刘运朝身体康复和浪子回头的经历,足以证明法轮功非但不是什么“邪教”,反而是使他自己和周围的人都受益匪浅的正法正道。

再者,修炼法轮功本身破坏了哪条法律的实施?破坏到什么程度?当局至今没有任何人说的出来。其实,稍稍思索一下就会知道,一个只为道德回升的好人,怎么可能去破坏法律?而一个普普通通的老百姓,又怎么破坏得了一部法律的实施?就像一个普普通通的老百姓,怎么能够贪污受贿?他没有那个条件和权利。所以,采用这条法律给刘运朝定罪完全是荒谬的。

法定罪行原则称:“法律没有明文规定为犯罪行为的,不得定罪处刑”。《刑事诉讼法》规定要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而据以上的分析可以看出,以“刑法三百条”判定刘运朝有罪是完全错误的,黄石市二级法院对刘运朝的判决显然是滥用职权造出来的冤案。

二、“湖北省范家台监狱”对刘运朝施用酷刑,致其生命垂危

二零零九年八月,刘运朝被非法关押进“范家台监狱”四监区。他因不放弃信仰,被视为“顽固份子”,经常受到恶警和犯人的折磨。四监区监区长肖天波狠毒异常,曾经欠下法轮功学员三条人命。他威胁刘运朝说:“你不转化(放弃信仰),没有你的好果子吃。”正是在他的指使下,刘运朝被迫害致生命垂危。

“范家台监狱”经常下毒手折磨摧残法轮功学员。二零一零年七月二十四日,肖天波和邓姓恶警(队长) 又唆使牢头罗丹殴打法轮功学员,当晚,罗丹纠集了七、八个犯人将刘运朝往死里暴打。他们一边拳打脚踢,一边叫嚣:“干部说打,我们就打,我们就是为了减刑。”此后,刘运朝又多次遭此迫害,身体日渐衰弱。终于有一天,已极度虚弱的他突然从凳子上倒下去,……。恶警恐出人命担责任,将他送到“沙洋监狱平湖总医院”抢救〞。经二十多天的“住院治疗”,刘运朝的病情却反而不断恶化。狱方为了推卸责任,电话通知家属,谎称刘运朝是突发脑溢血所致。二零一零年八月二十七日狱方让家属找医生,立即带救护车、氧气袋去范家台监狱医院接走刘运朝,称刘运朝已病危,去晚了就让他死在监狱。第二天即二零一零年八月二十七日,当家属赶到“监狱医院”眼前的刘运朝已是骨瘦如柴、脚上青紫、昏迷不醒、奄奄一息了。在家属的一再呼喊下,刘运朝只是长叹一声,已不能答话。狱方害怕恶行曝光,威胁家嘱不得接触法轮功学员,不能将此事说出去。

二零一零年九月七日,刘运朝的哥哥去接刘运朝。临上车前,监狱办公室专管此事的陈姓负责人叫刘运朝的哥哥签字:“上车以后,刘运朝发生的一切事情由你们接人的家属负责”。从沙洋到汉口铁路医院,公安局、司法局、“六一零”人员及便衣乘坐三辆警车“随行”,但是到达医院时,一行人没等入院手续办完就急着溜掉了。他们刚走,刘运朝就开始翻白眼,随后就拉黑血。事后家属回忆当时的情景时说:监狱方肯定给刘运朝打了强心针,不然怎么会一路上都很好,他们一走人就不行了,而且他们走的那么急迫。

监狱医生说刘运朝是中风,脑积水,但刘运朝却是遍体鳞伤,回来的时候是又吐血又便血,牙齿也撬松了,门牙都没有了,他清醒时候的证词是:在监狱里,曾有八个警察暴打他,不认得这些警察,但知道他们都是从“上面”派来的,是从“沙洋劳教所”来的。

范家台监狱四监区长肖天波及其下属的相关警察,以及他们教唆的犯人打手,必须追究。对刘运朝的“非正常死亡”负有直接的主要的法律责任!

三、在刘运朝病危卧床期间,江岸区“六一零”及其指使人员不断上门骚扰刺激

出狱后的刘运朝已是身心俱伤:下身瘫痪,大小便不能自理;不能说话,两只手紧捏伸展不开,神志已不很清醒。提起之前的迫害,他就情绪失控的大声哭泣。即使这样,武汉市江岸区“六一零”、丹水池街道办事处司法科、派出所仍然不停的上门骚扰。特别是二零一一年辛亥革命一百周年纪念期间,他们不停地逼迫刘运朝签字转化。刘运朝所在的街道和社区,如二七街、长建社区,岱家山社区(刘户口所在地)也不停的上门企图逼迫他签署转化书,每次他们的登门入室对刘运朝的身心都造成新的创伤。在不间断的强大压力下,刘运朝的健康不断恶化,直至痛苦离世。

四、撒手人寰时,刘运朝身上被发现受药物摧残的痕迹

二零一二年七月七日晚七时,刘运朝愤然离世,离世时腿上、手上、后背全都是乌紫的,起满了疱疹。从范家台回来的法轮功学员证实,这是监狱使用暴力与药物摧残所致。

很多法轮功学员见证了范家台监狱使用药物迫害无辜的事,一位学员证实:“我被调换监室后,里面的三名法轮功学员都在吃药,身体问题很严重,都是高血压、心衰竭、肾衰竭、畏冷、出虚汗、小便失禁、唾沫不断。狱警将所有的东西不断的投毒,床上垫的、盖的、床沿、顶上、床边墙上,甚至穿的、用的如碗、卫生纸等无孔不入。特别过节期间就更猖獗,恶警向很多学员下毒。他们的药物有粉剂、水剂,有黑色、白色、乳白色的,呈颗粒状。有的有气味很刺人,有的没什么气味。这些药物破坏人的五脏六腑,神经系统,排便系统,血液系统。我的心脏、肾脏、脚都出现过问题,并且多次发晕,失去知觉。”

刘运朝二零一零年出来时,背上是电棍打的伤,他的臀部骨头都是伤,两年都是卧床不起,不能自理。且一直处于昏迷状态,正是被下过药的症状。

刘运朝被迫害致死,不仅是他个人的不幸,也给家人带来了无以名状的痛苦。作为活着的亲人,我们强烈要求彻查所有参与杀害刘运朝的元凶和责任人,还刘运朝一个清白与公道。

我们依法请求:

1、恢复刘运朝的清白和名誉,昭雪刘运朝的冤屈。
2、依法追究所有参与迫害过刘运朝的人员(包括但不限于前列被控告人)。
3、依法给予刘运朝家属以国家赔偿。

请各位法官明鉴!彻查!

谢谢!

此致

湖北省武汉市江岸区检察院
湖北省武汉市检察院
湖北省黄石市下陆区检察院
湖北省黄石市检察院
湖北省检察院

敬礼!

刘运朝的家人:刘志萍(妹妹)
刘志玲(妹妹)
刘汉朝 (哥哥)

2012年8月2日

附:(有关证物)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9/15/武汉市刘运朝被迫害致死-家人控告-262822.html

2012-07-26:武汉市刘运朝被迫害致死 家人呼吁申冤
二零一二年七月七日晚七时,年仅五十六岁的武汉市法轮功学员刘运朝含冤离世。据明慧网报道,刘运朝去世前双眼几近失明,不能说话,身上有多处被关押殴打后的伤痕和残疾。他曾在范家台监狱被关三年,遭受八名恶警的殴打、酷刑致命危,并且疑似遭受药物摧残。他的哥哥刘汉朝在巨大的悲痛中料理了后事,并含泪接受了海外明慧记者的采访,呼吁国际社会严惩迫害元凶。
曾经的胃癌患者、街道霸王得法获新生

身高一米八零的刘运朝曾被认为是不可救药的坏孩子,从小打架,长大后又欺行霸市,人见人怕。后来有幸遇到法轮大法,修炼后脱胎换骨,他完全变成了懂得忍让、为他人着想的好人。他曾说,是法轮大法改变了他的人生,让他活得有意义。

据哥哥刘汉朝回忆:“刘运朝是一九九六年得的法,九六年以前他总是生病,得法后就没病了。修炼以前是胃癌,修炼后的变化就是身体长好了,人也长好了,人也精神了,以前腰是驼的,炼功后腰是直的了。”

得了法的刘运朝,开始严格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结果,往日的霸王学会了礼让,遵守规矩排队做生意。说起这些,家人唏嘘不已。

拒不转化 惨遭八名恶警殴打

二零零九年四月,拒不放弃修炼的刘运朝被黄石市下陆区法院诬判七年。刘运朝不服冤判上诉后,黄石法院在没有开庭审理的情况下改成冤判三年。刘运朝被送往范家台监狱迫害。

监区长肖天波威胁刘运朝说:“你不转化(放弃信仰),没有你的好果子吃。”刘运朝被监狱殴打、折磨致下身瘫痪、大小便不能自理,生命危在旦夕,被送往监狱医院抢救。江岸区“六一零”主任胡绍斌却叫嚣:“让他死在那里。”

二零一零年九月七日,监狱怕承担责任,让刘运朝的哥哥去接他。他哥哥悲愤地说:“回来的时候就是从医院回来的,但医生就是按照共产党的说法,他一直住在医院里,医生完全是按照他们(六一零)要求说的,什么中风,脑积水。我的兄弟身上到处都是伤,回来的时候是吐血和便血,牙齿也撬松了,门牙都没有了,是被打松的,还是被什么东西撬松的,这个我也不知道。他清醒的时候说过,在监狱里,曾有八个警察打他。但我不知道警察的名字,我弟弟也不认得,他们都是从上面派来的,是在沙洋劳教所。”

一米八零、身体健康的刘运朝被折磨得骨瘦如柴,伤痕累累,监狱对他施加如此的暴行是为了什么?刘汉朝说,弟弟“清醒的时候说过,在监狱里就是要他反对法轮功。他是修炼人,怎么会反对法轮功?问题就是要转化他。”

药物摧残致昏迷两年多

刘运朝离世时腿上、手上、后背全都是乌紫的,起满了疱疹。从范家台回来的法轮功学员怀疑是监狱除了暴打外,还加上药物摧残所致。

哥哥刘汉朝回忆着说,刘运朝“二零一零年出来时就是被打了药的。他身上都是伤,回来后就是昏迷的,背上是电棍打的伤,他的臀部骨头都是伤,两年都是在床上,我们照顾他。他基本上是昏迷,药物致使他昏迷,去世前的情况就是因为被打过药,药反应出来的,不知道什么药。”

据明慧网报道,很多法轮功学员谈到在范家台监狱时被强迫使用伤害身体的药物。,一位学员谈到:“监狱医院、总医院都在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很多学员都被弄进医院,出现生命危险后保外就医。几年来范家台监狱有六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

家破人亡 亲人含泪控诉

据悉,刘运朝遭受过多年迫害回家后,他的医疗费只得由哥哥及其他亲人共同支付。从二零一零年九月七日到十四日短短一星期的医疗费用就花了一万元。即使迫害成这样,刘运朝所在的街道和社区,如二七街、长建社区,岱家山社区(刘户口所在地)也不停地上门企图逼迫他签署转化书。

中共的迫害给刘运朝的家庭带来了灾难,原本幸福的家庭被活活拆散。据他哥哥介绍:“二七街姓阮的书记叫他们(刘运朝夫妻)离婚的,共产党逼他们离了婚。我八十多岁的老母亲以前也炼功,但弟弟被抓后就不敢炼了。因为兄弟被打得不能动了,她特别着急。这些帐都应该算在共产党头上。”

刘汉朝还表示:“弟弟去世后六一零的人暂时没有来,以后不知道会不会来。就算来,我也不怕他们,我跟他们说过:你们再来,我还要帮我弟弟出去讲真相,发资料。他们要是来了,我会这样做,我是不怕他们的。”

刘运朝被迫害致死,他的家人和朋友感到悲伤和义愤,也更加盼望天理公义得到伸张。哥哥刘汉朝含泪悲愤地说: “人都已经死了,我还有什么可讲的,就是希望国际人权组织要惩罚共产党,我的愿望就是这个。”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7/26/武汉市刘运朝被迫害致死-家人呼吁申冤-260775.html

2012-07-16: 武汉市刘运朝离世 范家台监狱罪恶纍纍

二零一二年七月七日晚七时,年仅五十六岁的武汉市法轮功学员刘运朝,在历经七百多个日夜的身心煎熬后,含冤离世。去世前双眼几近失明,不能说话,神智不清,身上多处被关押殴打后的伤痕和残疾,腿上、手上、后背乌紫,起满皰疹。刘运朝曾在范家台监狱被关三年,遭酷刑致命危,并且疑似遭受药物摧残。

湖北省沙洋范家台监狱恶行纍纍,曾迫害致死六名湖北法轮功学员:黄冈市郑捍东、荆州市陈启季、襄樊市邢光军、黄冈市江中银、孝感市郭正培、黄冈市郑忠。范家台监狱恶警们广泛采用药物迫害,药物种类繁多,有酊剂、胶剂、粉剂,很多曾被关押在范家台监狱的法轮功学员都经历过,导致内脏衰竭,神经系统、排泄系统、消化系统出现症状,出现皮肤病等等。

二零零九年四月,刘运朝被黄石市下陆区法院诬判七年。刘运朝不服冤判上诉后,黄石法院在没有开庭审理的情况下改成冤判三年。刘运朝被送往范家台监狱迫害。监区长肖天波威胁刘运朝说:“你不转化(放弃信仰),没有你的好果子吃。”刘运朝被监狱殴打、折磨致下身瘫痪、大小便不能自理,生命危在旦夕,被送往监狱医院抢救。江岸区“六一零”主任胡绍斌却叫嚣:“让他死在那里。”

监狱方为了推卸责任,零九年将他推回家庭。社区、街道不顾他身心重创,需要静养,不停的上门骚扰,逼迫家人在各种保证书上签字,强大的压力导致他的病情不断恶化。

在范家台监狱被殴打、折磨致入院抢救

二零零九年八月,刘运朝被非法关押進范家台监狱四监区。他因为不放弃信仰,被视为顽固份子,经常受到恶警和犯人的折磨。四监区监区长肖天波狠毒异常,曾经欠下法轮功学员三条人命。正是在他的指使下,刘运朝被迫害致生命垂危。

二零一零年七月二十四日,范家台监狱突然下毒手折磨法轮功学员。肖天波和邓姓恶警(队长)唆使牢头罗丹殴打法轮功学员。罗丹心狠手辣,是因暴力犯罪判刑十五年的黑社会打手。当天晚上,罗丹带领一群犯人先殴打法轮功学员王德林,将他打得卧床不起。紧接著罗丹又纠集七、八个犯人对付刘运朝,将他往死里暴打。他们一边拳打脚踢,一边叫嚷:“干部说打,我们就打,我们就是为了减刑。”

这之后,刘运朝多次遭到迫害,身体日益虚弱。终于有一天,已不堪折磨的他突然从凳子上倒下去了。恶警怕出人命,将他送到沙洋监狱平湖总医院抢救。经过二十多天的住院,刘运朝病情反而不断恶化。监狱方为了推卸责任,电话通知刘运朝的家人,谎称刘运朝是突发脑溢血所致。

监狱方威胁家属:不能把这件事说出去

监狱方头天让家属找医生,立即带救护车、氧气袋去范家台监狱医院接走刘运朝,说刘运朝已经病危,晚了就让他死在监狱。但第二天,又说不让家属接刘运朝回武汉救治。这种出尔反尔,把本来就心急如焚的刘运朝家人搞得无所适从。

二零一零年八月二十八日,刘运朝家人赶到监狱医院。出现在眼前的刘运朝已是骨瘦如柴,脚上青紫,昏迷不醒。在家人一再呼喊下,刘运朝只是长叹一声,已不能答话。

监狱方害怕恶行曝光,威胁刘运朝家人不允许接触法轮功学员,不能把这件事说出去,还伙同“六一零”把刘运朝家人电话扣押。

“六一零”主任:“让他死在那里”

家人提出要把刘运朝接回武汉市治疗,监狱却称要黄石市和武汉市“六一零”等有关部门签字盖章后才行,一共要盖三十多个公章。

二零一零年八月三十日,家人不得已赶回武汉找市、区“六一零”、 派出所、街道、社区等盖章。丹水池派出所刘姓副所长给江岸区“六一零”主任胡绍斌打电话请示时,胡绍斌在电话里大声叫嚣:“我们不接,让他死在那里”。

之后,“六一零”又推说要派人去沙洋范家台监狱核实情况。在刘运朝家属多次催问下,才说九月一日派人去。

监狱方推卸责任

二零一零年九月七日,刘运朝的哥哥去接他。监狱方利用家属急切想把刘运朝接回武汉救治的心理,让家属在有关承担刘运朝医疗费用(包括在范家台监狱的费用和回武汉的费用)等材料上签字,并全程录像。临上车前,监狱办公室专管此事的陈姓负责人叫其哥哥签字:“上车以后,刘运朝发生的一切事情由你们负责”。

从沙洋到汉口铁路医院,公安局、司法局、“六一零”人员及便衣乘坐三辆警车随同,但是到达医院时,一行人没等入院手续办完就急著溜掉了。他们刚走,刘运朝就开始翻白眼,随后就拉黑血。事后家人回忆当时的情景时说:监狱方肯定给刘运朝打了强心针,不然怎么会一路上都很好,他们一走人就不行了,而且他们走的那么急迫。

回家后区“六一零”、社区、街道骚扰不断

之前,刘运朝已遭受过多年的迫害,妻子承受不住压力已与他离婚。他的医疗费只得由哥哥及其他亲人共同支付。从九月七日到十四日短短一星期的医疗费用就花了一万元。家里付不起这么昂贵的费用,就将他接回家中,由哥嫂、八十岁的老母及女儿照顾。

此时的刘运朝已是身心俱伤:下身瘫痪,大小便不能自理;不能说话,两只手紧紧捏著伸展不开,神智已经不是很清醒。提起之前的迫害,他就情绪失控的大声哭泣。

即使这样,区“六一零“、单水池街道办事处司法科、派出所仍然不放过他,不停的上门骚扰。特别是二零一一年辛亥革命百周年纪念期间,他们不停的逼迫刘运朝转化签字。他们看到刘人已不清醒,就转而威逼他哥哥(未修炼法轮功)在各种保证书上签字。并且在周围安置监管人员,警告不许与法轮功学员来往,使得哥哥整天既担心弟弟的生命安全,又深感恐惧不安。

刘运朝所在的街道和社区,如二七街、长建社区,岱家山社区(刘户口所在地)也不停的上门企图逼迫他签署转化书,每次他们的登门入室都对刘运朝的身心造成新的创伤。直到刘运朝的哥哥忍无可忍,告诉他们说:“刘运朝不能动,我能动,如果你们再来,我就到处去张贴资料、散发传单。”他们才停止骚扰。

曾被迫害致双目几乎失明,双腿留下残疾

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刘运朝遭受过多年的迫害,身体留下了各种残疾。

二零零零年,刘运朝被关押在武汉市百步亭看守所(五十号),期间被关小号(黑房)半个月。警察用高强度探照灯照射他的眼睛,导致他双目几乎失明,视力范围只有一米左右。出小号时,他的双腿也落下残疾。

同年,刘运朝被非法劳教两年,关押在武汉市何湾劳教所二大队。在这里,他也受尽了非人的折磨,曾经被恶警双脚离地吊铐三十五天。到期后回家仅一个月,二零零三年一月,双目几乎失明的刘运朝又被恶警劫持到洗脑班。

二零零九年,在黄石市第一看守所,刘运朝遭到黄石市公安刑讯逼供,殴打折磨,长期不让吃饱饭,还被绑缚在老虎凳上三天三夜。

有位法轮功学员回忆说:“前年刘运朝回家后,我们几个人曾经去看望过他。当时他还可以坐起来,但吐字不清。当提到他在范家台被打及用刑时,他很激动,大声喊说:『黄石还……',我们听不清他说甚么,就问他:是不是打的很厉害,为了逼供他,坐了三天三夜老虎凳?他连连点头,并大哭起来。后来听同修说,他一直是这样,提起此事就情绪激动的大哭。我想他所经历的伤害给他留下的阴影太深了。”

疑似药物摧残

刘运朝离世时腿上、手上、后背全都是乌紫的,起满了皰疹。从范家台回来的法轮功学员怀疑是监狱除了暴打外,还加上药物摧残所致。

很多法轮功学员谈到在范家台监狱被强迫使用伤害身体的药物,一位学员谈到:“我被调换监室后,里面的三名法轮功学员都在吃药,身体问题很严重,都是高血压、心衰竭、肾衰竭、畏冷、出虚汗、小便失禁、吐沫不断。狱警将所有的东西不断的投毒,床上垫的、盖的、床沿、顶上、床边墙上,甚至穿的、用的如碗、卫生纸等无孔不入。特别过节期间就更猖獗,向很多学员下毒。他们的药物有粉剂、水剂,有黑色、白色、乳白色的,呈颗粒状。有的有气味很刺人,有的没甚么气味。这些药物破坏人的五脏六腑,神经系统,排便系统,血液系统。我的心脏、肾脏、脚都出现过问题,并且多次发晕,失去知觉。

“监狱医院,总医院都在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很多学员都被弄進医院,出现生命危险后保外就医。几年来范家台监狱有六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

曾经的霸王因炼法轮功学会了礼让

身高一米八零的刘运朝曾被认为是不可救药的坏孩子,从小打架,长大后又欺行霸市,人见人怕。后来幸遇法轮大法,脱胎换骨,完全变成了懂得忍让、为他人著想的好人。他说,是法轮大法改变了他的人生,让他活的有意义。

刘运朝曾在一建筑队当泥瓦工,不务正业,街道、单位都对他无可奈何。他也觉得自己坏透了,心里挺苦的,觉得活著挺没意思的,就破罐子破摔。成家后,生活非常困难,靠踩三轮维持生计,常常以老大的架势抢霸同行的生意。

一天早上,他在公园里听到了法轮功的炼功音乐声,看到了“法轮功简介”,里面讲修炼心性、同化宇宙特性“真、善、忍”等等,他觉得很好,当即决定修炼法轮功。

从那以后,刘运朝开始严格按照“真、 善、忍”要求自己。结果,往日的霸王学会了礼让,遵守规矩排队做生意。他曾讲过这样的经历:“有一次我载一对父子,当我吃力地将那肥胖的父子二人送到后,他们不付钱就走。我提醒对方没付钱,对方却骂骂咧咧说我没长眼睛。我火冒三丈,准备上去就两拳,但一想我现在是修炼人了,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就忍住了。我这趟虽没赚到钱,但守住了心性,也值。

“又一次,我拉三位客人到了一个巷子口,只见巷子里道路泥泞,还有水坑,她们一看三轮很难進去了,就说算了,我们下吧。这时我想到自己是个修炼人,处处要为他人著想,于是我从坐板上下来,踏著泥泞、淌著水坑,吃力拉车将她们送到了家门口。她们非常感激,要加钱给我,我坚持不收,在利益面前不动心。这时,我感觉好极了。只有真修,才能享受到无私无我的快乐。我成天乐呵呵,完全变了个人,我妻子也夸我完全翻个了,现在是我经常伺候妻子,知道了嘘寒问暖。”刘运朝说到这里,这个一米八零的男子汉,泪水直在眼眶打转转。

亲朋好友呼吁:惩办元凶 脱离中共

多年前,刘运朝的一位朋友呼吁当局释放他时说:“听到刘运朝在黄石遭中共邪党绑架的消息,我不由得愤慨了。我十年前就认识刘运朝。他因为修炼法轮功,从一个街头混混变成了一个道德高尚的人,一个同化“真、善、忍”的佛法修炼者,现在中共邪党却阴谋判他的刑,这不是邪恶是甚么?!”

如今,刘运朝被迫害致死,他的家人和朋友更加感到悲伤和义愤,除了声明要求彻底追查迫害死刘运朝的元凶和责任人,还他一个公道,他们还说:中共邪党行恶,天理不容!

希望刘运朝的生命,能够唤醒世人的良知,认清中共的邪恶,在正义和邪恶之间做出正确的选择。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7/16/武汉市刘运朝离世-范家台监狱罪恶纍纍-260285.html

2010-12-13: 中共的本质是暴力黑帮

中共是只讲暴力、不讲法律的黑社会流氓帮派,在理论上,它公开宣扬“枪杆子里面出政权”,公开宣扬国家政权是“统治阶级实行专政的工具”,公开宣扬法律是以暴力为后盾的。在正常的社会里,人们普遍认为,政权是出自于神授或出自于民意授权,法律要以道德或以公民的社会契约为基础。唯有共产党才把暴力说成是国家政权的基础。

在实践上,共产党无论是起家夺权、还是建政之后,都一再地、极端地使用暴力。中共在中国出现的九十年中,一直在实施暴政,残害死的中国人就达到八千万,超过两次世界大战全世界死亡人数的总和。2009年8月,刘运潮被非法关押進范家台监狱迫害基地四监区,经常遭受恶警及犯人的折磨。欠下法轮功三条人命的四监区监区长肖天波威胁刘运潮说:“你不转化,没有你的好果子吃。”2010年7月24日,范家台监狱突然对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進行残酷迫害,肖天波开始下毒手了,他和姓邓的恶警(队长)唆使心狠手辣的牢头罗丹开始动手,因暴力犯罪判刑15年的黑社会打手罗丹,纠集七、八个犯人,围着刘运潮拳打脚踢往死里暴打,边打边嚷:“干部说打,我们就打,我们就是为了减刑。”此后,刘运潮多次遭到迫害,身体虚弱到有一次在四监区活动室突然从凳子上倒下去了,恶警一看,要出人命了,赶忙送到沙洋监狱平湖总医院,住了20多天左右,病情恶化,监狱怕承担责任,武汉610又不敢收,监狱只好在2010年9月7日,通知刘运潮家人将他接回家中。回来后刘运潮一直拉黑便,肠胃出血,后脑杓被打起的包,两个多月了还没消,目前刘运潮被迫害的不能说话,半身瘫痪,大小便不能自理。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2/8/劝三退是为了你的未来-233397.html
2010-12-05: 湖北沙洋范家台监狱的迫害纪实(三)
......
6) 刘运潮:武汉法轮功学员刘运潮二零零九年四月被黄石市下陆区法院非法判刑四年,被非法关押在湖北省沙洋范家台监狱,被肖天波一伙迫害致生命垂危。武汉市六一零(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和肖天波一伙为了逃避责任,已于九月七日让家人将刘运潮接回家中。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2/5/湖北沙洋范家台监狱的迫害纪实(三)-233239.html

2010-11-24: 湖北沙洋范家台监狱四监区近期暴行
(明慧网通讯员湖北报导)在沙洋范家台监狱四监区,虽然绝大多数法轮功学员坚强不屈,真正妥协的只有几个人,四监区普通犯人许多明白了真相,许多还退出了邪党组织,甚至还有犯人托人带信给家里,告诉家人“法轮大法好”。但是跟着恶党一条黑线走到底的肖天波和熊祖勇一伙,还是在不停的麻木的干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勾当,他们外则勾结湖北省610机构,内则唆使牢头罗丹一伙,肆无忌惮的迫害着无辜的法轮功学员。以下为范家台监狱四监区近期的经证明属实的一些迫害案例:
....

2、2009年8月,刘运潮被非法关押進范家台监狱迫害基地四监区,他不妥协,被视为顽固份子,经常遭受恶警及犯人的折磨。欠下法轮功三条人命的四监区监区长肖天波威胁刘运潮说:“你不转化,没有你的好果子吃。”2010年7月24日,范家台监狱突然对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進行残酷迫害,肖天波开始下毒手了,他和姓邓的恶警(队长)唆使心狠手辣的牢头罗丹开始动手,因暴力犯罪判刑15年的黑社会打手罗丹,纠集七、八个犯人,围着刘运潮拳打脚踢往死里暴打,边打边嚷:“干部说打,我们就打,我们就是为了减刑。”此后,刘运潮多次遭到迫害,身体虚弱到有一次在四监区活动室突然从凳子上倒下去了,恶警一看,要出人命了,赶忙送到送沙洋监狱平湖总医院,住了20多天左右,病情恶化,监狱怕承担责任,武汉610又不敢收,监狱只好在2010年9月7日,通知刘运潮家人将他接回家中。回来后刘运潮一直拉黑便,肠胃出血,后脑杓被打起的包,两个多月了还没消,目前刘运潮被迫害的不能说话,半身瘫痪,大小便不能自理。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1/24/沙洋范家台监狱四监区近期暴行-232899.html


2010-09-25: 武汉法轮功学员刘运潮被迫害半身瘫痪(图)

武汉法轮功学员刘运潮二零零九年四月被黄石市下陆区法院非法判刑四年,被非法关押在湖北省沙洋范家台监狱,被监狱迫害致生命垂危。武汉市610(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和沙洋范家台监狱为了逃避责任,已于九月七日让家人将他接回家中。目前刘运潮被迫害的不能说话,骨瘦如柴,半身瘫痪,大小便不能自理,只能靠吃流食;而610还在上门骚扰

身高一米八零的刘运潮从小就爱打架,被认为是不可救药的坏孩子。长大后在一建筑队当泥瓦工,不务正业,街道、单位也对他无可奈何。他也觉得自己坏透了,心也挺苦的,觉得活的真没意思,就破罐子破摔。成家后,生活非常困难,靠踩三轮维持生计,常常以老大的架势抢霸同行的生意,人见人怕。

可是就在一天早上,在公园里他听到了法轮功的炼功音乐声,看到了“法轮功简介”,里面讲修炼心性、同化宇宙特性“真、善、忍”等等,他当即决定修炼法轮功、参加集体炼功。

从此,往日的霸王学会了礼让,遵守规矩排队做生意,刘运潮开始严格按照“真、 善、忍”要求自己。他曾讲过这样一段经历:有一次轮到我载一对父子,当我吃力地将那肥胖的父子二个送到后,他们不付钱就走。我提醒对方没付钱,对方却骂骂咧咧说我没长眼睛,我火冒三丈,准备上去就两拳,但一想我现在是修炼人了,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就忍住了,这时那父子俩已走远了,我这趟虽没赚到钱,但守住了心性,也值。

可是在中共迫害法轮功开始后,他因为坚持修炼法轮功,告诉世人自己从法轮功中受益,讲述法轮功的真相,被中共警察多次绑架。二零零一年,刘运潮被非法劳教两年,在劳教期间,他曾被警察双脚离地吊铐35天,因长期关禁闭双目几乎失明,视力只有一米左右,双腿也留下残疾行走不便。即使这样,二零零三年一月六日回家才一个月,又被强行绑架送往洗脑班。

二零零七和零八年刘运潮又被中共当局绑架,并在二零零九年四月一日被黄石市下陆区法院非法判四年刑,他在黄石市第一看守所被非法关押期间,遭黄石市公安殴打,长期不给吃饱饭,采用刑讯逼供,比如被逼坐过三天三夜老虎凳。

刘运潮当人见人怕的霸王,到处与人争斗时,不曾有人管他;当他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处处为别人着想时,却被投進了监狱,并受尽了折磨。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9/25/230133.html

2010-09-06: 武汉法轮功学员刘运潮遭冤狱 生命垂危
(明慧网通讯员武汉报导)武汉法轮功学员刘运潮被沙洋范家台监狱迫害致生命垂危。可是武汉江岸区610恶人竟叫嚣让人死在监狱也不放人。

2010 年8月28日星期六,刘运潮家里人赶到沙洋范家台监狱,监狱方面派了在监狱看管刘运潮的一个姓肖的狱警,还有一个姓陈的狱警等几个狱警接待家属,利用家属急切想把刘运潮接回武汉救治的心理,让刘运潮家属在有关承担刘运潮医疗费用等材料上签字,并全程录像。并提出要黄石市和武汉市610等有关部门签字盖章后才能让刘运潮回武汉救治。

8月30日星期一,刘运潮家属找到江岸区610,610先说不管,让人死在监狱,后来610推说要派人去沙洋范家台监狱核实情况。在刘运潮家属多次催问下,才说周三(9月1日)派人去。

范家台监狱则要求刘运潮家里承担所有费用(包括在范家台监狱的费用和回武汉的费用。)并声言人接回武汉只能去医院,不能接回家等。周四晚上,范家台监狱突然给刘运潮家里打电话,让家属找医生,立即带救护车、氧气袋去范家台监狱医院接刘运潮,说刘运潮已经病危,晚了就让他死在监狱。但转到周五,又说不让家属接刘运潮回武汉救治。这种出尔反尔,把本来就心急如焚、没有了主见的刘运潮家人搞得不知道如何是好。

范家台监狱害怕自己迫害事实被曝光,威胁家属不允许接触法轮功学员,不能把这件事说出去。610把刘运潮家里电话扣押。

刘运潮被迫害和关押,范家台监狱和黄石市610、武汉市610负有直接责任。范家台监狱和武汉市610对于在监狱内被迫害的已经生命垂危的刘运潮不能撒手不管,把麻烦留给家属,范家台监狱和武汉市610必须承担责任。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9/6/229263.html
2010-09-01: 武汉法轮功学员刘运潮遭冤狱 生命垂危
武汉法轮功学员刘运潮2009年4月被黄石市下陆区法院非法判刑四年,被非法关押在沙洋范家台监狱。近日,刘运潮的家人接到沙洋范家台监狱打来的电话,说刘运潮病危。家人赶到范家台监狱医院看到刘运潮骨瘦如柴,脚上青紫,昏迷不醒。在家人一再呼喊下,刘运潮只是长叹一声,已不能答话。

当家人提出要把刘运潮接回武汉市,监狱称要黄石市和武汉市610等有关部门签字盖章后才行,一共有三十多个章子要盖。家人无奈,只得赶紧赶回武汉找市区610、街道、社区等盖章。当到江岸区610找到主任胡绍斌时,胡称刘运潮这么顽固就让他死在监狱算了。

修法轮大法 浪子回头

家住堤角的刘运潮,从小就在那个混乱的年代中成长。那个年代讲造反有理的时候,从小就喜欢打架,一惹事,学校就找到家里,家里也伤透了心,那时在人们心目中刘运潮是个坏孩子,不可救药。后来参加工作,在一建筑队当泥瓦工,整天不务正业,街道、单位都没有办法。刘运潮觉得活着真没意思,破罐子破摔吧。成家后,由于生活很困难,靠踩三轮车维持生计,但仍不忘打架,常常是以老大自居抢同行的生意。

就这样一个人见人怕的人,幸运的遇到了法轮大法,人生从此改变。一天早上,刘运潮到公园溜达,听到炼功音乐声,上前去看,看到了“法轮功简介”,里面讲修炼心性、性命双修、同化宇宙特性“真、善、忍”等等,刘运潮觉得很好,当即决定修炼法轮功。

从此洗心革面,不再游手好闲、寻衅滋事,而是自食其力,本本份份做人,严格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修自己的心性。往日的霸王学会了礼让,遵守规矩排队做生意了。有一次刘运潮载一对父子,当他吃力地将那对肥胖的父子送到地方后,他们不付钱就走。刘运潮提醒对方没付钱,对方却骂骂咧咧说他没长眼睛,刘运潮想到我现在是修炼人了,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得忍。看到那对父子俩已走远了,这趟虽没赚到钱,但作为修炼人守住了心性。

讲真相 好人入狱

自从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刘运潮也和生活在大陆的千千万万法轮功修炼者一样,身心及家人遭受残酷迫害。多次被绑架、劳教、判刑,家里人对此表现出无奈,共产党坏透了,做好人被抓。

2000 年,刘运潮被非法劳教两年。关押在武汉市何湾劳教所二大队,受尽了折磨,曾经被恶警双脚离地吊铐35天,因长期被关押在小号导致双目几乎失明,视力只有一米左右,双腿也留下残疾。即使这样,恶人将刘运潮从劳教所直接送到洗脑班关押了一个多月才放回。回家才一个月,2003年1月,双目几乎失明的刘运潮又被恶警强行绑架送往洗脑班。

2007年8月6日,吴碧琳、刘运潮到黄陂区二八八厂讲真相时,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诬告。刘运潮被非法关押在武汉市黄陂区拘留所。

2008年9月21日,刘运潮到黄石老下陆派出所附近散发真相资料时,被人恶告,遭老下陆派出所警察绑架,一同遭绑架的还有一名姓马的司机(未修炼法轮功)。他们被非法关押在黄石市第一看守所(即下陆峰烈山看守所)。

2009年4月1日,黄石市下陆区法院将刘运潮非法判刑四年,刘运潮在黄石市第一看守所被非法关押期间,遭黄石市公安殴打折磨,长期不让吃饱饭,采用刑讯逼供,恶警将刘运潮绑在老虎凳上三天三夜。当时一起被抓的司机马胜强(未修炼法轮功)也遭用刑逼供坐过一天老虎凳,后来马胜强被非法判刑二年。

几年的迫害,把一个身心健康的人迫害成残疾,现在又被迫害致生命垂危。即便这样中共恶人还不愿意放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9/1/229088.html


2010-07-29: 武汉江岸区“610”的部份犯罪事实(图)
(六)部份被非法判刑案例(29人)
7、刘运潮,男。刘运潮因为修炼法轮功,从一个爱称霸打架的“坏孩子”、街头混混修炼后变成了一个道德高尚的人。刘运潮被非法劳教两年,在劳教所曾被双脚离地吊铐35天,因长期关小号而双目几乎失明,双腿也留下残疾行走不便。即使这样,劳教期满后又被送往洗脑班关押了一个多月。2003年1 月6日,回家才一个月的刘运潮又被绑架到洗脑班。2009年4月1日武汉法轮功学员刘运潮在黄石下陆区散发真相资料时被诬告,被黄石市下陆区法院非法判7 年刑,6月9日二审秘密审判,改判3年,关押在武汉市洪山监狱。刘运潮在黄石市第一看守所被非法关押期间,遭黄石市公安殴打,长期不给吃饱饭,采用刑讯逼供,恶警将刘运潮坐过三天三夜老虎凳。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7/29/227647.html

2009-04-27:湖北省武汉大法弟子刘运潮被非法判七年徒刑

四月一日武汉大法弟子刘运潮,被黄石市下陆区法院非法判七年刑,刘运潮在黄石市第一看守所被非法关押期间,遭黄石市公安殴打,长期不给吃饱饭,采用刑讯逼供,恶警将刘运潮坐过三天三夜老虎凳。

司机马胜强(未修炼法轮功) 被非法判刑二年,也遭用刑逼供坐过一天老虎凳。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4/27/199757.html#0942712139-1
武汉大法弟子刘运朝及司机已被邪党法院非法审判

据悉,湖北省武汉大法弟子刘运朝于2009年4月上旬(具体时间待查)被黄石市下陆区伪法院非法判了七年,随同司机马胜祥被非法判了二年。现司机家属已向黄石市中级法院提起上诉,二审时间约在2009年5月初(具体时间待查)。现刘运朝及司机仍被非法关押在黄石市第一看守所(即下陆峰烈山看守所)。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4/27/199757.html#0942712139-1
2008-12-29: 武汉大法弟子刘运朝被警察绑架
9月21日,武汉大法弟子刘运朝在湖北黄石老下陆派出所附近散发真相资料时,被人诬告,遭老下陆派出所警察绑架,一同遭绑架的还有一名姓马的司机(未修炼法轮功)。据家属讲,目前他们被非法关押在黄石市第一看守所(即下陆峰烈山看守所)。

10月24日,家属到黄石市老下陆派出所交涉,现经众同修努力参与营救,已要回被非法扣押的面包车和相关证件、钱物,当然这其中离不开师尊的看护和加持。经了解,现此案仍然被压在黄石市老下陆派出所。此案是由下陆公安分局国安国保大队委托杨立剑警察主办。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2/29/192486.html

2008-12-07: 武汉大法弟子刘运朝及司机的最新消息
2008 年12月5日,司机的家属到黄石市下陆检察院了解情况后,初步得知:刘运朝及司机是作为一个案件处理的。9月21日,刘运朝及司机就被黄石市老下陆派出所非法拘留。在被非法关押在黄石市第一看守所37天时,即10月28日被黄石市下陆检察院批捕,这天家属才得到批捕书。经询问,此案,现搁在黄石市下陆区公安分局国安国保大队那里。众所周知,国安国保大队就是江氏集团自1999年疯狂镇压法轮功时所成立的类似于盖世太保的凌驾于公、检、法、司的邪恶特务组织,因成立于1999年6月10日,在邪党内部简称“610”办公室。这九年来,所有迫害法轮大法及其修炼者的罪恶行径均为“610”办公室所操纵和指挥。

请广大武汉同修抓紧时间打电话、写信积极营救刘运朝及司机。打电话时请参考以下值班安排表。

以下有相关单位的联系方式,在此也呼吁所有有良知正义的善良人士帮助营救刘运朝及司机。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2/7/191233.html

2008-11-23: 更正:武汉大法弟子刘运朝和司机的近况
9月21日,武汉大法弟子刘运朝在湖北黄石老下陆派出所附近散发真相资料时,被人诬告,遭老下陆派出所警察绑架,一同遭绑架的还有一名姓马的司机(未修炼法轮功)。据家属讲,目前他们被非法关押在黄石市第一看守所(即下陆峰烈山看守所)。

11 月13日,家属到看守所送了冬天的厚衣服。在将刘运朝和司机非法关押到第34天,即10月24日时,黄石老下陆派出所向下陆区人民检察院报了批捕。据了解,按邪党的法律程序,从10月24日算起,有45天的立案期,到12月7、8日时,或者是因证据不足被退回,或是面临立案被非法审判。

希望看到此消息的武汉大法弟子,讲真相,揭露迫害,积极营救同修。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1/23/190323.html

2008-11-15: 武汉大法弟子刘运朝及司机的最新消息
9月21日,武汉大法弟子刘运朝在湖北黄石老下陆纺机附近散发真相资料时,被人告密,遭老下陆派出所警察绑架,一同遭绑架的还有一名姓马的司机[未修炼],据了解目前他们被非法关押在黄石市八卦嘴看守所,至今已被非法关押了55天。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1/15/189777.html

2008-10-03: 武汉大法弟子刘运朝遭绑架
9月21日,武汉大法弟子刘运朝在湖北大冶讲真相时,被人告密,遭当地恶徒绑架,一同遭绑架的还有一名司机,据了解目前他们被非法关押在黄石市看守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0/3/187009.html

2007-08-20: 武汉市大法弟子吴碧林、刘运潮被非法关押
八月六日,武汉市大法弟子吴碧林、刘运潮在武汉市黄陂区二八八厂讲真相时,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目前大法弟子刘运潮被非法关押在武汉市黄陂区拘留所,大法弟子吴碧林现不知被非法关押在甚么地方。

现在吴碧林的丈夫日夜不眠,心力憔悴,劳动派出所拒绝告诉吴碧林家属非法关押的地点。她的八十多岁的老母听到她遭绑架且下落不明的消息后,得脑溢血住進医院被抢救。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8/20/161213.html

2007-08-09: 武汉市大法弟子吴碧林、刘运潮被绑架
湖北省武汉市大法弟子吴碧林、刘运潮八月六日到武汉市黄陂区二八八厂宿舍区讲法轮功真相及劝人三退时,被二八八厂不明真相的人举报,武汉市公安局黄陂区分局警察绑架了二位大法弟子。在这个过程中,二位大法弟子仍不停的讲真相,体现着正法正觉的大法弟子的慈悲伟大。

晚上九点,大法弟子吴碧林被武汉市劳动街办事处和劳动派出所接走,目前下落不明。八年来,共产邪党对大法弟子吴碧林多次的非法关押给她的家人带来很大的痛苦,现在她的家人又陷于痛苦与焦虑中。

大法弟子刘运潮被送到武汉市黄陂区拘留所非法关押。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8/9/160490.html

2003-04-08: 武汉市江岸区610与公安局内邪恶之徒勾结在一起,从去年“十六”以来不断的绑架大法弟子到江岸区洗脑班進行迫害,酷刑折磨,采取不让睡觉、画圈站立等迫害手段。

大法弟子刘运朝,男,47岁,已多次被迫害,双眼失明,因二七街派出所和街道办事处内的邪恶之徒不断的干扰,故去武昌县其舅舅家中清静一下,最近二七街派出所用欺骗手段又将大法弟子刘运朝再次绑架到江岸区洗脑班進行迫害。

2003-01-25: 武汉大法弟子刘运潮,男,45岁左右,坚修大法,被非法判劳教两年。在劳教所该大法弟子受尽了折磨,曾经被恶警双脚离地吊铐35天,因长期关小号而双目几乎失明,视力只有一米左右,双腿也留下残疾行走不便。即使这样,所谓的劳教期满后又被直接送往洗脑班非法关押了一个多月才被释放。2003年1月6日,双目几乎失明,回家才一个月的刘运潮又被恶警强行绑架送往洗脑班。

2002-11-10: 大法弟子刘运朝(男),2000年10月25日在一同修家与另两名女大法弟子同时遭迫害,被非法劳教2年。今年10月26日,又被二七街派出所再次绑架,直接从劳教所转到洗脑班。

2001-12-09: 刘运朝:男,45岁,因上北京证实大法,2000年元月被非法拘留15天。因坚修大法,于2000年4月被非法关押在江岸区"洗脑班"一个多月。2000年10月25日,在一功友家中做真相之事,被武汉市四唯街派出所恶警强行带走,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折磨长达1年,现被非法送往武汉何湾劳教所劳教2年。

荆门 沙洋范家台监狱(男)联系资料(区号: 724)

2019-06-09: 湖北省沙洋范家台监狱:
地址:湖北省荆门市沙洋县洪岭大道,邮编448200
电话:07248570016 07248570067 07248562210
范家台监狱监狱长庄广陵(警号4244000)
政委马智勇(警号4244004)
纪委书记谢毅
政治处主任:陈贻洲 (警号:4244007)
副监狱长简尚荣
警察:曹滨、刘华
出入监区:区长石立宾、教导员丁成河(警号4244543)支委陈武、警察:黄洋、龚友松(帮教) 教育科:吴光权、刘悟刚
狱侦科:科长沈建军
集训队监区:区长何凯
生活卫生科:科长肖天波
特警队:队长陈兵(音)
一监区:杨千隆
二监区:程浩
三监区:区长肖正法、范俊儒、副教导员李勇、狱警吴伟
四监区:区长徐宏、教导员陈珍明、警察罗炎山、韩舒华
五监区:区长祖剑、王亚、陈亮、成可斌
六监区:区长刘博文、警察黄晓涛
七监区:桂豪、钟源
八监区:付存国、陈祥
九监区:陈建华、胡浦高、孙志坚、汤锐
医院:胡成
禁闭室:陈春华、王科松

2018-11-24:湖北省沙洋范家台监狱及狱警信息
湖北省沙洋范家台监狱:
地址:湖北省荆门市沙洋县洪岭大道,邮编448200
电话:0724-8570016、8570067、8562210
范家台监狱监狱长庄广陵(警号4244000)
政委马智勇(警号4244004)
纪委书记:谢毅
政治处主任:陈贻洲 (警号:4244007)
政治处副主任:唐亚峰
邪党委委员:向迎
副监狱长:简尚荣
狱警 :刘华
教育改造科:吴光权、刘悟刚(警号:4244597)
服刑指导办公室:吕凡琪
禁闭室邪支部书记:陈春华
出入监区:
区长石立宾(警号:4244569)
教导员丁成河(警号4244543)
支委:陈武
狱警 :黄洋、龚友松、黄光敏(警号:4244339)、(其中丁成河、龚友松是帮教能手)

狱侦科:科长沈建军

集训队分监区:区长何凯
生活卫生科科长:肖天波
特警队队长:陈兵(音)
特警队教导员:史华平
一监区:杨千隆、刘晨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724)

2008-12-07:
下陆区公安分局领导:
下陆区公安分局局长:黄群厚: 办公电话0714—5316866 住宅电话0714—6233176 手机13907238340
付水明: 办公电话0714—5317295 住宅电话0714—6239588 手机13807238578
刘新钧:办公电话0714—5315199住宅电话0714—5315599 手机13971769008
胡定国:办公电话0714—5317385 住宅电话0714—6247588 手机13085201548
柯泽华:办公电话0714—5317555 住宅电话0714—6248358 手机15826981188
下陆区公安分局办公室:
汪辉:手机13995950852
程国平:办公电话0714—5317765 住宅电话0714—5380689 手机13581293288
陈迪兴: 办公电话0714—5317277 住宅电话0714—5333009 手机13986593166
黄春生:办公电话0714—5317277 住宅电话0714—3640129 手机13872108958
林燕玲:办公电话0714—5327277 手机13807234639 下陆区公安分局政治处:
陆龙震:办公电话0714—5317892 住宅电话0714—5398920 手机13329920896
夏继军:办公电话0714—5325928 住宅电话0714—5318877 手机13872117788
下陆区公安分局纪委:
甘善林:办公电话0714—5317583 手机13597648000
李维:办公电话0714—5327377 小灵通0714—5304225
下陆区公安分局治安大队:
朱华堂:办公电话0714—5315278 手机13907238616
徐祖华:办公电话0714—5329708 住宅电话0714—5325677
手机13707231609
刘小明;办公电话0714—5330688 住宅电话0714—5317288
手机15926918959
高玮:办公电话0714—5330688 手机13995953198
沈卫东:
下陆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
李林:办公电话0714—3653395 住宅电话0714—5314298
手机13797775768
卫文伟:办公电话0714—5318651 住宅电话0714—5316767
手机13597627208
叶华:办公电话0714—5318651 手机13986601008
下陆区公安分局法制科:
顾书繁:办公电话0714—5319921 住宅电话0714—5315238
手机13971761590
石敬锋:办公电话0714—5315882 住宅电话0714—5325233
手机13597688553
周丹(女):办公电话0714—5315882 手机15971527660
下陆区公安分局刑侦大队:
占志勇:办公电话0714—5335599 手机13971767711
张国柱:办公电话0714—5335599 住宅电话0714—6268016
手机13597661988
张志刚:办公电话0714—5335599 住宅电话0714—5317871
手机13597708663
吴昊:办公电话0714——5335599 住宅电话0714—6572778
尹恒:办公电话0714—5323008 手机13872103000
方雷:办公电话0714—5323008 手机13995970658
杨卫平:办公电话0714—5323008 手机13545543377
下陆区公安分局经侦大队:
王汉清: 办公电话0714—5330588 住宅电话0714—5316060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