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9-23 星期一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四川 >> 成都 彭州市 >> 陈芳, 女, 21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九陇镇沙柏村13队
个人近况: 未关押
立案日期: 2003-04-11
家庭成员: 儿女: 陈松林(徐德琼儿子) 陈芳
夫妻/父母: 徐德琼(徐德群,许德群)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04-10-29: 四川彭州市徐德群母女被迫害事实
文/徐德群口述

我叫徐德群,四川彭州市九龙镇沙柏村十三大队人,今年五十四岁。我修炼前身患多种疾病,到医院就医也无效,长期受病魔折腾,苦不堪言!1998年得法后,疾病痊愈。我从内心感谢师父救度之恩,从此我和女儿陈芳一心一意修炼法轮大法。

江泽民邪恶集团谎言毁谤师尊,迫害大法弟子,天理不容。我母女俩于2001年6月张贴真象传单,被九龙镇政府恶人抓捕,在镇上关了四天后,被绑架到彭州市看守所关了三十六天。关在九龙镇时,政法委610的张岳海等恶人,轮番毒打我女儿,用枪对着她胸口威胁说:“还炼不炼法轮功?”之后用手铐把她在树上两天后送到了彭州市看守所的。

2001年11月,我去北京上访,被恶警抓捕,关在天安门公安分局。11月18日下午三点半钟,彭州市龙丰镇副镇长把我们(还有其他大法弟子)带到四川驻京办事处,并当即电话通知九龙镇政法委610的张岳海。第二天张岳海来办事处,在办事处就通知九龙镇抄我的家,并把我的女儿抓去镇上关了一周。这期间,九龙镇副书记沈世廷、政法委书记汪志祥、苏荣凯和联防队等几十人趁我丈夫、儿子不在,撬开门锁闯進我家,抢劫去两仓谷子又半间屋的谷子、半间屋的玉米、一大袋大米、一头水牛、一辆摩托车、两辆自行车、十一只鹅、八只大鸡,凡值钱的东西都被抢走,粮食共计一万多斤。简直是明火执仗的强盗,哪里象国家干部、国家工作人员?我从北京被带回四川后,先关在镇上治安室被关数日,又继续被关在彭州一个多月才放回家,之后还经常受到骚扰。

2002年七月三十日半夜,一帮邪恶之徒又再次闯入我家,强行把我母女抓走,关進彭州市的拘留所(拘留所是610租来专门关押法轮功学员的),共被关押了200多天。被关押期间,我们绝食抗议,610将我们数次送疯人院,在那里对我们实行强行灌食的迫害,还给我们注射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疯人院院长杨先荣、其妻廖明芳、干儿子黄金、弟妹柳俊等人除了残酷对待法轮功学员外,还恶毒辱骂大法师父。出院时我已被迫害得只剩了皮包骨,路都走不动了,但邪恶还勒索我们300元钱才放人。回家后还经常受到骚扰,我母女只好到我的二妹、三妹、弟弟家避难,但恶人还是跟踪追捕,从此我们开始过着在外流离失所的生活至今。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世界公审江泽民的浪潮遍布全球。这种天象迫使江贼无可奈何的下了台,可是邪恶还没清理,大法还在受压,还未还我们师父的清白。我们不能把除恶寄托在常人身上,助师正法是我们的洪愿,铲除邪恶是历史赋予大法弟子的伟大使命,我们不能有丝毫放松心理,还要更好的做到师父教导我们应该做好三件事,还要更加注意走正最后的路程。师父请您放心,弟子时刻都会紧记您的教导,勇猛精進!

2004-10-27:揭露四川彭州恶警们的土匪行径
文/四川彭州大法弟子 许德群(口述)

我是四川彭州市九龙镇沙柏村十三大队人,今年五十四岁。修炼前,我身患多种疾病,长期受病魔折腾,苦不堪言!1998年得法后,疾病痊愈,我从内心感谢师父救度之恩。从此,我和女儿陈芳一心一意修炼法轮大法,对大法对师父坚信不移。
江邪恶集团谎言毁谤师尊,迫害大法弟子,天理不容。
我母女俩于2001年6月张贴真象传单时被九龙镇政府抓捕,关在九龙镇。政法委610的张岳海等恶人对我女儿轮番毒打,用枪对着她胸口威迫说:“还炼不炼法轮功?”之后把她铐在树上两天整。四天后我们被送彭州市看守所关了三十六天。
2001年11月,我去北京上访,被恶警抓捕,关在天安门公安分局。11月18日下午三点半钟,彭州市龙丰镇副镇长把我们与其他大法弟子带到四川驻京办事处,黄当即电话通知九龙镇政法委610的张岳海。第二天张来办事处,黄、张还在办事处,就通知九龙镇抄我的家。抄家前,先把我的女儿非法抓到镇上关一周,这期间,九龙镇副书记沈世廷,政法委书记汪志祥,苏荣凯和联防队等几十人乘我丈夫、儿子不在家时,撬开我的家门锁,进我家抢劫,共劫去两仓加半间屋的谷子,半间屋的玉米、一大代大米(粮食共计一万多斤),一头水牛,一辆摩托车,两辆自行车,十一只鹅,八只大鸡,以及一些筐筐、背□等,凡值钱的东西都被抢走。简直是一帮明火执仗的强盗,这就是当今的国家干部、国家工作人员、XX党员?!
我被带回四川后,先关在镇治安室数日,又被送彭州关一个多月。回家之后还经常受到骚扰。
2002年7月30日半夜,一帮邪恶之徒再次闯入我家,强行把我母女抓走,关进彭州市的拘留所(此拘留所是610租来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200多天。期间,我们绝食抗议。反复数次被恶人非法送疯人院强行灌食、注射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疯人院院长杨先荣、其妻廖明芳、千儿子黄金、弟妹柳俊等人都是非常邪恶之徒,残酷对待法轮功学员。从疯人院出来时我已是皮包骨头,路都走不了,他们还勒索了我们300元钱才放人。

回家后经常受到骚扰,我母女只好到我的二妹、三妹、弟弟家,但恶人不停的跟踪追捕,从此我们被迫过着在外流离失所的生活至今。
写出我们被迫害的经历,也是要揭露四川的恶人恶警的邪恶行径,并警告他们:你们能够逞凶的日子已经没有多久了,还是立即停止迫害法轮功学员,给自己留一条后路。

2003-4-11:四川彭州市红十字会精神病防治医院从2000年来一直非法关押大法弟子。2002年8月,几十位大法弟子被非法劫持到市看守所,大法弟子不配合邪恶的迫害,全部绝食抗议,恶警便将十多位大法弟子劫持到精神病院继续迫害。开始医院邪恶之徒每天强行给大法弟子输3瓶盐水,不配合的就打安定药,最后大法弟子只剩皮包骨了,它们看人不行了,就又加了营养品。时间一长,又开始灌食。在精神病院,院长杨先荣、其妻廖明芳、养子黄金、其连襟柳俊,将大法弟子捆在床上,由帮凶护士孙丽(音)、宋英等从鼻孔插管给大法弟子强制灌食,经常插得口鼻出血,并且以长期不拨管加重迫害,最后鼻管抽出来时都是黑的。

2003-4-6:徐德群之女,因上访被九陇镇政府抄家连一粒米都不剩、全家被迫流离失所,2002年7月又被劫持.

2002-01-14:四川省彭州市大法弟子遭受的迫害
大法弟子徐德琼,女,家住四川省彭州市九陇镇杉柏村,于98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通过学法炼功,丢掉了多年的药罐子,使原来非常紧张的家庭经济得到很大改善,田里、家里的活一样都未落下。通过修炼心性,身心非常健康,家庭关系和邻里关系都非常好。周围的群众也说他们炼法轮功的真好,个个勤劳、正直、健康、善良,从没见过有人吃、喝、嫖、赌、偷拿、摸抢。跟现在当官的比,他们好到天上去了,根本就不是电视里宣传的那样,他们才是真正的好人。

99年7.20以后,徐德琼和女儿(陈芳,23岁)、儿子(陈松林,13岁)仍然坚持学法炼功,并不断向世人讲清真象,陈芳因讲清真象曾被彭州市公安局非法关押30多天。看到邪恶对大法的迫害不断升级,特别是诽谤我们伟大的师尊,使她忍无可忍,于是2001年12月21日徐德琼与杉柏村的另一大法弟子卢蓉、隆丰镇新华村的大法弟子刘天玉(女)、九陇镇的大法弟子李吉会(女)等一同进京正法。2001年12月22日,她们在天安门前展横幅,高呼“法轮大法是正法,还我师父清白”等口号,被天安门恶警扣留,23日被彭州市九陇镇派出所的恶警押回,现被非法关押在彭州市公安局看守所,不准探视,情况不明。

12月23日晚十点过,九陇镇派出所、政府一伙20余人非法对徐德琼家财产进行登记造册,徐德琼的女儿陈芳,23岁、儿子陈松林,13岁)坚决不配合,拒不开门,并向前来的人讲真象,证实大法。暴徒们恼羞成怒,破门而入,立即将陈芳抓走,并恶恨恨地对徐的儿子(陈松林,13岁)说:要不是看你年纪小,连你一起抓。据杉柏村的村长说:当晚九陇镇派出所恶警对陈芳用了刑。陈芳仍坚定地说:法轮大法好,师父是清白的。因此邪恶们疯狂的打她,并泼她冷水,23日晚九陇的气温是零下2度。不过陈芳仍很坚强,她连续绝食抗议七天,12月31日下午九陇镇派出所才将她释放。

12月24日上午九陇镇政府以书记、镇长为首的一伙20余人荷枪实弹闯入徐德琼家,全方位的抄家,不准徐的丈夫和儿子动,抢走黄谷7500余斤,玉米1500余斤,鹅(正下蛋)11只,鸡4只,耕牛1头,摩托车1辆,自行车2辆,一编织袋大米(约百余斤),砸烂门三道,所有门上的锁都被撬开,还扬言要封她家的房子。有个暴徒还说:如果她女儿继续坚持炼功,就找几个二杆子(地痞无赖)把她强奸了(用土语说的)。在场听到此话的群众非常气愤,当时就有人说:你们政府的人都兴乱来么?徐德琼家被抢去的财物按国家收购价都值八千多元。粮食一颗未留,全家四人无粮入口,邻居们东家请他们吃上顿,西家请他们吃下顿。数九寒天,家徒四壁,明年的春耕生产更不敢想象。

据当时在场目击整个抄家过程的群众说:九陇镇政府那帮人比解放前的棒老二(土匪)还凶,棒老二抢人都不敢在光天化日下进行,而且怕人认出还要打花脸。共产党的人抢人白天抢,公开干。他们把黄谷、玉米按每斤3角5分的低价进行拍卖,耕牛几百元就卖了,整得大法弟子倾家荡产。

同一天,被抄的还有大法弟子卢蓉家,当时她家无人,女儿上学去了,丈夫赶场去了,暴徒们就破门而入,抢走彩电一台,书桌2张,自行车2辆,方桌1张,凳子8根,床和床垫各一床,矮组合家具一套,高组合被邪恶撬烂未拿走,大猪2头,1000多斤黄谷,甚至连卢的女儿3元多零花钱也都被抢走,卢蓉家被抢走的财产价值五千余元。

同时隆丰镇政府以副镇长黄吉敏、治安室主任李易军为首的一伙邪恶之徒也抄了大法弟子刘天玉的家,抢走大水牛2头,腊肉200余斤,晒垫8床,黄谷3000余斤,约价值四千余元。刘的丈夫估计在第二天要抄她的家,头晚便把牛牵到女儿家藏起来。抄家时邪恶之徒见牛不见,就毒打刘的丈夫,直到把牛牵回来才停止。邪恶们把一头价值2000余元的耕牛以600元的价格处理给隆丰镇的一回族屠杀。

按XX党的法律,这也是犯罪,是要判刑的。黄吉敏、李易军之流疯狂毒打大法弟子及其家人,肆意抢夺人民的财产,知法犯法,该当何罪?

另外隆丰镇的邪恶之徒还抄了未上京的大法弟子家,所有财物被扫荡干净,连拳头大的小鸡、小鹅都不放过。用看到抄家的群众的话说:政府的人比当年的日本鬼子还日本鬼子。

最后我引用师父的话告诫邪恶之徒:

“邪恶之徒慢猖狂,天地复明下沸汤;拳脚难使人心动,狂风引来秋更凉。”(《秋风凉》)

“对大法行恶者下无生之门。”(《法正人间预》)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1/14/23171.html

成都 彭州市联系资料(区号: 28)

2019-08-21: 彭州市天彭镇天彭派出所
地址:四川成都市彭州市里仁街14号邮编:611930
电话:02883871022
所长:刘云13882096391
卢盛江13438328709武杨13608055600廖月15928172080
庄巍15884422978卿隆13558767181汪科13684008989
王体顺15982809106李军18628056380刘云13882096391
李元18244247366鄢华彬18108092242张赟13880212715
刘东方15198208620王锐13980438743刘羽13880177767
甘龙春13558712835袁玉明18030526229
李道银13438055118郑义长18780199099雷以刚13608208818
钟思晨13730630353王智芬15008475388贾勇春15008293113
刚贤林15982809200崔继波13881949001曾建华13438953368
贺登录15982148896汪厚勇18628095307周乐成13881953035
杨城13880376539钟猛13568912399杨晓13880319892
李思进13541290168

2019-08-18: 军乐派出所地址:四川成都彭州市军乐镇、邮编:611930
电话:02883868119
所长:游亮13982058111
孔珍珍15184325004
柯军13980945511
陈礼强18702844500
游亮13982058111
毛永兴13982147677
吕游13666102159
赖腾建13551110858
彭州市军乐镇光华村委会
地址:四川成都彭州市军乐镇什彭路与007乡道交叉口西北150米(光华村3组)
邮编:611930
村委会人员: 袁文平、蔡婷婷、王丹,13881810512

四川省彭州市法轮功学员陈淑君遭迫害近况信息补充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