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10-21 星期一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山东 >> 青岛 崂山区 >> 王炳文(王丙文), 男, 33

王炳文(王丙文)
烟熏火烧针刺 青岛劳教所摧残大法弟子王炳文
个人情况: 青岛市公安局崂山分局的消防科长

紧急成度: 最高
家庭地址: 青岛市南区
有关恶人: 汤俊伟、梁桂安、协管尚景国、大队长徐长存、王保進、纪琚统、王玉兴、恶警高勇
个人近况:
立案日期: 2004-05-16

王炳文之女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06-04-08: 大法弟子王炳文被非法抓捕前就职于青岛第一百盛有限公司下属的中盛物业公司,任消防主管,被非法抓捕后,中盛物业公司迫于压力将其辞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4/8/124712.html

2006-01-06: 烟熏火烧针刺 青岛劳教所摧残大法弟子王炳文
被非法关押在青岛劳教所的大法弟子王炳文,两年多来一直受着骇人听闻的非人迫害、摧残。恶警为了“转化”王炳文,曾连续14天不让他睡觉,烟熏、火烧、针刺、殴打,把他打昏过去,又再打醒过来,日夜将他固定在马扎上一动不能动,王炳文的肌肉严重萎缩。

王炳文,男,33岁,原崂山公安分局消防科科长,被青岛市市南区金口路派出所绑架,于2003年8月6日被非法劳教3年,关押于青岛劳教所至今。

王炳文在劳教所一直不配合邪恶的所谓“转化”,遭受了非人的折磨,恶警与恶人们一直用各种形形色色的刑罚毒打折磨他。为抗议迫害王炳文曾绝食抗议达一年半之久。恶警叫嚣:只要还有一口气,就不放人。

自2003年王炳文遭邪恶打手汤俊伟(已解教)等人毒打以来,又连续遭协管逄增伟,尚景国等人的毒打与折磨,在恶警的纵容、唆使下,为了减期,恶徒尚景国丧心病狂,为了不让王炳文睡觉殴打王的头部,用烟熏、用打火机烧、用针刺眼皮……

2004 年初,打手们曾连续14天不让王炳文睡觉,不停的放所谓“转化光碟”让他看,一眨眼就打,大冬天的让正在绝食中的王炳文坐在床上往头上浇冷水,连续的熬夜经常使王炳文处于恍惚状态。2004年的一天,恶徒尚景国将王炳文打的昏死过去,大脑一片空白,尚并未住手,一直打的王炳文又醒过来。尚景国说,大队长徐长存许诺“拿倒”王炳文,给他大减期,徐也可升副所长。

王炳文为抗议非法劳教与迫害而长期绝食,身体虚弱,但邪恶之徒为了达到“转化”的目的,采用所谓长期严管。王炳文被单独关在一个房间里,窗户都封上,大小便都在屋里,不让任何人接触,日夜固定的坐在马扎上,一动不准动,肌肉严重萎缩。

劳教所的狱医也参与了迫害王炳文。有个解姓狱医就曾经假借针灸迫害王炳文,用针扎他十指尖和脚底。2003年,姓解的曾扎了王炳文半个月左右,一次扎半个小时,隔几分钟就猛力捻撮一次,有时扎在手腕处疼的象断了似的。2004年4月,姓解的又故伎重演,直接用针插王炳文的十个指甲盖,导致王炳文满手流血,几个人还压着王炳文阻止他反抗,恶警汪勇坚还用力卡王炳文的腮防止他出声。王炳文指甲上的黑线四个多月都没褪清。

医务室主任杨某某也利用插管折磨王炳文,鼻饲软管七个星期不换,软管头部一指多长在胃里的那一段被胃酸腐蚀的跟筷子一般,还继续往鼻子里插,导致使王炳文两眼发黑并咳血。

以上通过艰难渠道传出王炳文所受的迫害仅为冰山一角。

王炳文之女
王炳文的妻子在他被抓时正怀孕3个月,仅于2003年12月见过王一次,由于身心俱疲,于2004年1月早产下一女,2004年王炳文受迫害的情况被广泛曝光后,在各方面压力下,劳教所不得不于2004年7月让王的父亲和岳父见过他一次,此后至今再未让家人见。王炳文的老母亲为见儿子一面曾在劳教所门外等了 3天3夜,王炳文的妻子也曾和家人一起抱着一岁的女儿去劳教所,劳教所不仅不让见,还叫来了110警车,后来把他们强行架上所里的车,说要送往派出所,在家人的强烈要求下,才让他们回家。

今年王炳文的女儿快两岁了,还未见过生身父亲。自2004年7月至今已是17个月了,现被关押于集训队的王炳文,仍不准接见,具体情况不明。劳教所声称不准接见,610说的算。可当王炳文的家人找到610办公室时,一姓王姓处长推说这事他们不管,是劳教所说的算。迫害者们如此惧怕大法弟子与家人见面,一定是为了隐藏其迫害王炳文的事实真相。
http://www.minghui.cc/mh/articles/2006/1/6/118146.html

2005-09-11:转眼间,来到此处三四个月了,可当时的情景似历历在目。我以前以为教养一事是一件很快就能过去的事,来到青岛市劳教转眼间,来到此处三四个月了,可当时的情景似历历在目。我以前以为教养一事是一件很快就能过去的事,来到青岛市劳教所以后才知道并非如此,“劳改”和“教养”可不是一回事,我宁可判三年刑也不教养一年。教养可真是太残酷了,超出我的想象。所以我谨以此信告诫我的亲人、子女们,让他们引以为戒。

来到青岛市劳动教养所后,我因为年龄的缘由被分到一个“特殊”的岗位,成了一个严管人员,职责是看管法轮功学员。当时我以为一个法轮功练习人员有什么?可经管教和学员介绍后,我大吃一惊,此人曾绝食一年半有余,历经磨难,仍不“转化”,可谓“顽固透顶”。领导上对他的事非常重视,最多时曾派七人看管。当时我想:此人一定长得五大三粗,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可一见面,出乎我的意料,此人一介书生,文质彬彬,说话斯文有礼,同其他的人的明显不同就在于此。但当时我仍然心存警惕,同他很少交谈,这也是劳教所干部交待过的。

时间一长,通过接触,我对他的事也有了一定的了解,他并不是别人形容的样子,他所经历的磨难,决不是一个普通人能承受的,可能这就是共产党搞政治运动中的残酷所在。他被强制半个月不让睡觉,还能坚持,我不能;他每天遭受两三次强压电棍的电击,还能坚持,我不能;他每天被数人数次打耳光惩罚,还能坚持,我不能;他在寒冷的冬天被扒光身子睡在潮湿的水泥地上,还能坚持,我不能;他能为了坚持他的信念而绝食一年半有余,我不能;他的孩子已经快一岁了,而他至今被非法关押连面都见不着。

这名法轮功学员所经受的磨难还远不止此,我手里提着笔,心里流着血,实在没有勇气把他的经历都写下去,我为我的国家而感到耻辱,难道我们的社会就是这样对待一个坚持自己信仰的人吗?而且他信仰的是“真善忍”。如果有时间的话,我会把他和另外一个法轮功修炼者经历残酷迫害细细的列举一下,让世人知道,这就是共产党统治下的中国所正在進行的所谓的“帮助、教育”,这就是他们一直吹捧的所谓“民主、法制”。也让世人评论一下,这样做,对得起被共产党们骗着交着税款、养活着他们的广大人民吗?

下面我就把他们所受的迫害的一个小的局部讲述出来,我相信,你们可窥一斑而见全貌。

这名法轮功学员姓王,叫王炳文,是一名大学生,三年前是青岛市公安局崂山分局的消防科长,有一份令人羡慕的工作和一个幸福的家庭,其本人自述:他原来也是偶然间有朋友介绍买了一本《转法轮》的书,当时也就是没事时翻翻,可随着一翻而不可收,一气看完后竟然觉得受益匪浅。从此他就把烟、酒全戒了不说,竟然连贪污受贿也全戒了,你想这样的干部在这样一个是非颠倒、黑白混淆的社会里别说是炼法轮功,即使不炼他也无法适应,无法生存。所以,对法轮功的迫害运动一开始他首当其冲被开除公安队伍,然后又屡次到他新找的工作单位去骚扰他,让他生活无着,后来干脆把他劫持到了劳动教养所来强制洗脑。

可谁知,劳教所的警察、干部等人员先是打他耳光,轮流打,一天打个几百下,他无动于衷;一看“效果”不行,他们转而用电棍、木棍,一天两次,对付他虚弱的身体,仍然未达到目的;然后又半个月没让他睡觉,困的他直说胡话,站着都睡得着,可就是不说他师父的坏话。这招不行,又把他用绳索捆绑在床上,吃喝拉撒全方位“照顾”,每天电棍数根,专人充电,随时伺候;还特意准备了两条烟,给王先生每个鼻孔插一根,请他享受“共产党的温暖”;可两条烟点完后,施恶者还是不见他们所要的“效果”,接下来黔驴技穷后,除了辣椒水、老虎凳之外的一切能想到的“减肥”方法都请王先生“品尝”了一遍。可谁知这个文弱书生铁打钢铸的一样,他就是不屈服。

直到我下队时,青岛市劳教所已对他毫无办法,所有能想的流氓手段均无效果,也只有随他去了。王先生的品行、毅力真是让人服气,可谁知他能否活的出去呢?

还有一个学历比他高的人,名我没想起,他读的是硕士,坚定的认为法轮功也是科学的,是唯一值得信奉的。所以任凭共产党的不法人员如何威逼、利诱,不为之所动,所以在青岛关押迫害了几个月后,被转往当时最臭名的迫害法轮功的劳动教养基地王村继续折磨。王村的手段果然“名不虚传”,七十二般武器样样俱全,在共产党政府不法人员的流氓摧残下,此人的大脑神经在强刺激下发生紊乱,以至于从楼上走了下去,死亡了,这也就被共产党“彻底改造”了。他妻子听此噩耗后,也神经错乱,進了精神病院,所以可以这样说也已被共产党“改造好”了。我不得不“佩服”震惊于共产党政府的流氓手段,这就是他们一贯标榜的“民主、法制”,这就是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的本质,“挂羊头、卖狗肉”的所谓社会主义制度的本质,“说一套、做一套”的所谓社会主义的本质。

透过青岛劳教所这个窗口,我们擦亮眼睛,可以看到全国的现实,全国上下一盘棋。我希望每一个有良知的人都好好的想一想这种流氓腐败的社会制度能坚持多久,它还有存在的必要吗?这难道叫共产社会的初级阶段吗?不过,冬天已经过去,春天还会远吗?大家耐心的等待着曙光的来临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9/11/110136.html

2005-02-19: 青岛大法弟子王炳文的亲人到劳教所要人
青岛大法弟子王炳文在青岛市劳教所一直遭受迫害,其亲属经过商量后决定堂堂正正到劳教所要人,2005年2月3日,一行11人来到青岛市李村劳教所,要求见人放人。

在劳教所传达室,不法警察无理拒绝王炳文亲属们的要求,而且态度极其恶劣,在大家的质问下又回答不出任何正当理由。于是王炳文亲属们要求到驻所检察室投诉。恶警们立刻慌了,忙说检察室不对外接见,还问谁让你们来找的。

王炳文的亲属义正辞严的告诉他们,就是检察院让我们来找的,他们说了,驻所检察室就是监督这里知法犯法的警察的。如果不对外接见,他们设在这里干什么,就在检察院呆着行了。我们要去投诉你们。

劳教所警察不得不同意先打电话联系,打完电话后又推托说不让见,声称人不转化就不能见。

王炳文亲属们让他们找出有关的文件看看,他们也找不出来,其中一个态度恶劣的警察还说没有义务给他们解释。后来检察室的一个主任从里面出来,亲属们立即要向前去找他投诉,几个警察吓得赶快揪住他们不让上前,其中一个跑到那个主任跟前低声耳语后,主任钻進一辆轿车中溜走了。

劳教所不法警察们利用欺骗恐吓的手段百般阻挠,王炳文的亲属们坚决不退让,并且一直在外面讲真象,传达室外围观的人也越来越多。亲属们大声讲大法真象和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行。这让他们极为恐慌,先后调来23个警察。

一名较胖的恶警曾把王炳文的母亲架出去摔到地上,其警号为3758203;一纪姓恶警,满嘴喷着酒气,把大法弟子的家属拖着就往外摔。亲属指责他根本不配做人民警察,他竟然毫不知耻地回答说这身皮就是给他这样的人穿的,还无理地说他们没有义务解释任何问题,其警号是3758083.另一名戴眼镜、年纪约50岁左右,警号为3758033的恶警也行为嚣张,把王炳文的父亲架着摔出门外。其他几个恶警的警号分别是:3758201;3758233;3758239;3758089;3758588。

后来一名所长出来了,不敢跟王炳文的亲属们正面接触,采取欺骗的手段把王炳文的父亲单独拉進屋里,虚伪地说可以安排不修炼的他和岳父岳母接见,但别人不能见。

王炳文亲属们立即大声质问:为什么其他人不能见,哪条法律哪个文件这样规定的,你们不让见是因为虐待我们的亲人,怕曝光吧。这名所长心虚的推脱说那都是传言。

一部分亲属被骗到到后门说是可以安排见人,王炳文妻子识破了他们惯用的伎俩,坚决不去,并当场揭穿了他们的谎言:你们上一次就是这样欺骗我们的,结果去了就被带走了,我不去,如果真的安排接见我再去。恶警们往外拖她,她坐在地上坚决不配合。结果恶警们又打电话叫来了110,两名警号分别为095110、020588的警察跳下来强行把她拖到车号为鲁B1545的警车上,一直开到后门,并把其他正在等待接见的亲属也强行拖上车,威胁说要送到当地派出所抓起来。

亲属们没有任何畏惧,坚决抵制,并继续讲真象,坚决不去派出所。不法警察们无奈之下只好把人送到家门口,让大家下车了。

虽然这一次没有见到被非法关押的亲人,但如此多的亲人的正念正行极大的震慑了邪恶,希望更多的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亲属能够觉醒,反迫害,营救自己的亲人,支持正义,尽快结束这场不该发生的浩劫。

青岛大法弟子王炳文自2003年8月开始在青岛市劳教所绝食,抗议非法迫害,到现在已一年半时间,仍在被强迫灌食,现被非法关押在集训队。青岛市劳教所和有关方面至今拒不释放王炳文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2/19/95765.html

2005-02-13:目前,山东青岛劳教所还非法关押着约20名大法学员,由于青岛劳教所邪恶大队解散,大法学员又被分散到了集训队、事务队和各中队。青岛劳教所的所谓的“感化、挽救”就是采用不让法轮功学员睡觉(“熬夜”)的邪恶手段,有的大法学员长达一个多月不能正常睡觉,强迫“转化”。目前,青岛劳教所内的学员被迫干各种手工活,劳动强度非常大,而且劳动时间长,从早上一直干到晚上,有时一天长达15个小时,没有休息日。

王炳文(青岛市南区人),从入所开始绝食,到现在已一年半时间,仍在被强迫灌食,现关押在集训队。

2005-01-11: 青岛大法弟子王丙文因为一直不配合邪恶的“转化”,邪恶们用尽各种方式折磨,毒打、熬夜,各种形形色色的刑罚。最邪恶的是,2003年期间它们从省劳教所找来几名女犹大,来青岛劳教所做所谓的“转化”洗脑,王丙文等被单独关押到劳教所的宿舍楼上,由省所来的恶警和女犹大進行洗脑迫害。据在场的协管说,几名女犹大就像“三陪女”,简直到了无耻的地步。因为王丙文不配合,同去的女恶警恼羞成怒,拳打脚踢王丙文

在这次迫害丑剧中,王丙文先是被连续被折磨16昼夜。后来在恶警的授意指使下,王丙文先是遭到汤俊伟、梁桂安等恶徒的毒打,致使眼底出血,淤血呈紫色。接着在大队长徐长存的指使下,一名曾经劳改过的协管尚景国把在劳改队学来的各种折磨人的招数都拿出来用在了王丙文的身上,打火机烧手、烧脸、针刺眼皮,寒冷天剥去外衣打开窗户往头上浇冷水……。尚景国说:徐长存应允他,拿倒王丙文,给他大减期,徐也升副所长。目前王丙文仍在被迫害中,近况不明。

2004-08-12: 恶人为了达到转化他的目地采取了各种手段,曾于2003年期间从山东王村女所邀请多名犹大与三名女警迫害王丙文,期间被同时迫害的还有大法弟子王康宁、徐培浩。邪恶之徒们采取熬夜,谎言灌输等手段在连续10多天折磨,使人意识不清。王丙文一直绝食,他们甚至用上了“色情”的手段,最终没能达到目地。

2003年期间在干警的驱使与强迫下,帮凶汤俊伟、梁桂安等对一直绝食抗议的王丙文大打出手。据目击者证实,王丙文面部青肿,眼部肿胀呈紫色,眼底有出血的痕迹,当时他瘦弱不堪,干警怕恶事曝光,不敢让其他法轮功学员看见,每当王丙文去洗手间时,便把其他学员赶回房间。大法弟子邵承洛为此事多次向干警抗议,干警含糊其辞,迴避推脱,打人凶手不但没有受到惩罚,反而得到了减期的奖励,提前解教。

据可靠消息:王丙文便秘很厉害,大便一直用手抠,痛苦难忍。即便这样,邪恶们强迫他一天到晚坐在马札上不准动,因为怕丑事曝光,他们不准王丙文去洗手间,只能在他严管的房间里管事和大小便。

恶人一直用冷干的馒头用手搓成碎末加上菜汤,稀饭,袋装的牛奶给王丙文插管灌食。近一段时间,他们不知搞什么诡计,给他的食物里加上一种药物。以往都是协管(犯人)灌食,现在是医生亲自灌,一个戴眼镜的医生经常给他扎针,经常把他的手指弄得鲜血淋漓,非常痛苦。

2004年4月大约是26日,这天是恶警高勇值班,夜里11点左右,王丙文的房间里传出喊声:“你们想折磨死我”!紧接着门被重重的关上了,再也听不到任何声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8/12/81591.html

2004-06-17:青岛大法弟子王炳文在青岛劳教所已绝食抗议十个多月,生命垂危。而那里的恶警仍叫嚣:只要还有气,就不放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els/2004/6/17/77308.html#chinanews-20040617-2

2004-05-16: 青岛劳教所利用唆使流氓“协管”迫害大法弟子,几乎到了疯狂的地步。所里给法轮功中队95%的“转化率”指标,达到指标便有5000元的奖金,就为了这些,恶警们赤膊上阵,用尽了一切邪恶的手段来达到它们洗脑的目地,不但违背了《宪法》和法律,而且是不人道的,非常邪恶的。劳教所利用的这些“协管”大多是社会的渣滓,只要有利可图,能发泄私愤,什么坏事都干。大法弟子王丙文遭受了令人发指的摧残。王丙文为抗议干警非法熬夜、打骂及种种无法忍受的人身污辱,再次绝食抗议已经一个多月了。

自2003年,王丙文遭邪恶打手汤俊伟(已解教)等人毒打以来,又连续遭逄增卫、协管尚景国等的毒打与折磨。特别是流氓尚景国在大队长徐长存的多次暗示与承诺下,对王丙文狠下毒手,肆无忌惮的摧残。尚多次私下给吹嘘:大队长徐长存多次暗示它对王丙文动手,只要转化他,用任何手段折磨王丙文,就能得到大减期的奖励。

平度人尚景国一个无赖、流氓成性。据恶徒尚景国自己透露,从到劳教所集训队开始就没间断给干部送钱行贿,最后到了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大队当协管。

在干警的纵容、唆使下,为了减期,尚景国丧心病狂,对王丙文惨无人道的折磨,除了打骂,还变着法的折腾。恶徒尚景国为了不让王睡觉,击打王的头部,用烟熏、用打火机烧,刚一闭眼就拳打脚踢,甚至摧残王的手指,还以此自夸。恶徒尚景国还逼绝食中的王丙文平端一盆冷水,一见王丙文闭眼,就用凉水喷他,在冬天里往头上洒凉水,其间用种种邪恶的语言、行为污辱他。有一次16天没让睡觉,连续的熬夜,经常使王丙文处于昏迷状态。

恶徒们轮流值班监视,不让王丙文睡觉,对外说是看护,实际是车轮术摧残。晚上看护王丙文的有尚景国、王玉兴;白天是王保進、纪琚统等。这些小丑人渣在自己的邪恶思想引导下,再加干警的淫威相逼,助纣为虐。经常能看到王丙文被协管抓着后衣领,推推搡搡的走过走廊。

王丙文所在的房间本来是迫害法轮功中队最冷的房间,恶徒尚景国为了折磨王丙文,逼他脱下外套,冻他。2003年冬,尚景国强行脱掉王丙文的棉衣,只穿单薄的线衣。为不让睡觉熬夜;2004年的一天,恶徒尚景国将王丙文打得昏死过去,大脑一片空白。尚并未住手,一直打的王丙文又醒过来。

王丙文被严管三个月时,腿肌肉就萎缩,医生开始还为针灸治疗,现在已经不管了。为掩盖真象,劳教所不准王丙文的家人探视。在接见室,目击者亲眼见到干警将王丙文的亲属强行架走的一幕。当年学员邵承洛被严管时,一天24个小时被迫坐着,不准睡,如今身体还有后遗症。今天同样的遭遇落到了王丙文的身上。

大法弟子王丙文被非法关押在青岛劳教所,一直受到非人的待遇,人格的侮辱、身体的摧残达到了骇人听闻的地步。他为抗议非法劳教与迫害,而长期绝食,身体虚弱。但邪恶之徒为了达到“转化”目地,采用了极端的措施,长期严管。现在王丙文被关在一间屋子里,窗户都封上了,大小便都在屋里,不让任何人接触。

常听到王丙文屋里传出的摔打声和做洗脑的小丑气急败坏的嚎叫声,但听不到王丙文的声音。劳教所干警们规定不准王丙文和其他法轮功学员讲话,说是看护,实际上是邪恶的虐待。邪恶的协管与做洗脑工作的小丑们及干警对王丙文的迫害在见不得人中实施。

2004年2月的一天晚上,半夜时分,我们听到王丙文的房间里传出马扎碰撞的声音,紧接着传出邪恶洗脑者王玉兴疯狂的嚎叫声。无法知道当时发生了什么,根据常规猜测:这是邪恶们转化不成,又一次疯狂的发泄。

当有人责问那些协管:王丙文与你们无怨无仇,干嘛那样折磨他?协管说:我们也不愿意这样,没办法,干警叫我们这样干。这就是劳教所转化教育的真实情况。

现在王丙文被几个协管严密监管,没有固定的休息时间,日夜固定的坐在马扎上,一动不准动,每天两次灌食,人被折磨的不成人样了,肌肉严重萎缩。

王丙文的亲属到司法局与劳动局为王丙文非法受迫害的事上访,可司法部门根本就不管。

2004-02-03: 青岛大法弟子王炳文自2002年8月开始在青岛市劳教所绝食,抗议非法迫害,至今已有五个多月,生命垂危。可是,青岛市劳教所和有关方面至今拒不释放王炳文
王炳文的妻子也是大法弟子。在丈夫生命危在旦夕的情况下,她由于焦虑,早产一个多月,生下一女,现在刚刚一个多月大。王炳文家庭电话:(532)4061872

2003-10-21: 青岛大法弟子王炳文自8月中旬被非法劫持在青岛劳教所现已绝食两个多月。这期间曾在集训队被关禁闭,坐板约一个月。禁闭期间不许洗澡、洗脸、出屋,股沟间都长了湿气。现被劫持于专门关押法轮大法弟子的三大队,被单独关押,每天两个包夹,三次灌食。不许家人探视,送衣物等。被关押的大法弟子还有刘锡同、邵承洛、王康宁等。据说下一步邪恶之徒妄图“紧逼施压”。

2003-09-13: 青岛大法弟子王炳文于8月上旬被青岛市南区金口路派出所绑架,于八月中旬被非法判劳教三年。现被非法关押在青岛李村劳教所。狱警不允许家人探视。此次迫害是由青岛市南区公安分局具体策划的。请知道此消息的同修同发正念,清除邪恶因素,全盘否定邪恶的安排,助大法弟子王炳文早日脱离邪恶黑窝。

青岛 崂山区联系资料(区号: 532)

2017-04-08: 绑架山东省青岛市韩玉满责任单位信息补充:
青岛市公安局崂山分局边防大队
沙子口边防派出所
青岛市崂山路98号 266102
邢晓亮 所 长 0532 5558068113697675660
陈凯凯 教导员 0532 5558068218105327100
宋令斌 教导员 0532 5558068315305327807
刘延海 副所长 0532 5558069118105327710
张 猛 副所长 0532 5558068318108327870
李 涛 副所长 0532 5558068318105327678
商洪征 干事 0532 5558068818105327720
王玉婷 干事 0532 5558068618105327659
王洪飞 干事 0532 5558069218045777822
陈宁宁 干事 0532 5558069118561504600
李庆玺 干事 0532 5558069518105326997
刘明明 干事 0532 5558069518105327881
衣栋辉 干事 0532 5558069518105326988
韦德锴 干事 0532 5558069518105326987
韩天利 干事 0532 5558069518105326981
毕晋玮 干事 0532 5558069618105327083
胡佳绪 干事 0532 5558068518105326991
陈进宇 干事 0532 5558068618105326995
史少华 干事 0532 5558068618105327739
张羽佳 干事 0532 5558068518105326960
朱 亮 干事 0532 5558069113589314382
张 勇 干事 0532 5558069518105326978
邱 龙 干事 0532 5558069518105326986
刘 雯 干事 0532 5558069518105327811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532)

王丙文的家庭电话:0532─2685305 市南区
青岛市南分局总机:2860199
反X教侦查科科长:于××
金口路派出所电话:2867110,2864453
所长:纪××
警察:张育新

王炳文以前曾工作过的单位
百盛保安部82021090
青岛迪摩塞公司88704127、88704128 老板胡利奥先生(西班牙人)懂英文
崂山公安分局消防科:87693114
青岛市公安消防局副处长王宗敏 0532-82851109转631 此人是王炳文的领导

本案件有关文件

2004-05-17: 大法弟子王丙文遭邪恶打手汤俊伟等毒打以来,又连续遭“协管”尚景国等的毒打与折磨。特别是流氓尚景国在大队长徐长存的多次暗示与承诺下,对王丙文狠下毒手,为了不让王睡觉,用烟熏、用打火机烧,刚一闭眼就拳打脚踢。有一次16天没让睡觉,连续的熬夜,经常使王丙文处于昏迷状态。2004年的一天,恶徒尚景国将王丙文打得昏死过去,大脑一片空白。恶徒并未住手,一直打的王丙文又醒过来。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