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2-19 星期二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劳教非法关押表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吉林 >> 长春 宽城区(兴隆山镇苇子沟村,苇子沟拘留所) >> 王秀革(王秀阁), 女, 58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吉林省长春市宽城区西五条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4-05-09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6-06-26: 三次被非法劳教 长春王秀阁控告江泽民

长春市老年妇女王秀阁,在一九九五年十月修炼法轮大法后,从丈夫去世、自己身心痛苦中解脱出来,思想开阔了,知道了人活在世上的真谛,从此走上了一条返本归真修炼的幸福之路。

江泽民发动了对法轮功的迫害后,王秀阁被绑架到劳教所三次,每次一年。第一次是二零零零年十月四日超期关押四十天,第二次零二年一月份先绑架到拘留所,在送劳教所因为迫害严重一天三次送劳教所,劳教所拒收派出所又改送洗脑班。二零零七年七月送劳教没收改判劳教监外执行一年。

王秀阁二零一五年六月向最高法院、最高检察院递交了对江泽民的刑事控告书。以下是她在控告书中陈述的被迫害情况。

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突然有法轮功学员告诉我说天津抓了很多学员,上边有指示不让炼法轮功了,我和法轮功学员急忙买了上北京的火车票,在等火车的时候突然有学员说问题解决了,上边不管了,天津抓的法轮功学员全都释放了,我当时别提多高兴了。我们每天早上还和法轮功学员照常炼功弘法,就是每天多了一些陌生人的面孔,我是一个普通修炼者,也不管那么多,炼完功就回家,照常到学法小组学法,这样没过多久。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那天早上我和往常一样到公园炼功,突然看到很多警察和便衣驱赶我们,不让我们炼,还听说把辅导员全都抓起来了,我们赶紧到省委反映情况,结果好多警察和便衣还有当兵的,把我们抓的抓,驱赶的驱赶,不走就打,我们也没有别的办法,这样我就回家了。看电视上也在诽谤大法,看到这些我的心都在酸痛。从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那天起那些陌生人就是警察和便衣已经就跟踪到每位炼法轮功的学员家的住处,摸清了这些学员的名字和住址,这时警察就按名进门骚扰法轮功学员要法轮大法书,要录音带,要录像带,问还炼不炼法轮功,说上边不让炼了,你们上不上北京,其实就是把我们监控起来了。再加上我们要上北京上访,我们就成了严控对象,警察不停地非法抄我们的家,绑架我们进派出所、拘留所、洗脑班、劳教所,每次绑架都会给我们精神造成恐惧和肉体折磨,金钱和物质上造成重大损失。

从九九年七二零迫害开始,警察对我的监控就没有放松过,快到七二零的时候有的法轮功学员就知道江泽民和共产党手段邪恶狠毒。弘扬大法的横幅就不敢往家拿了,给了我,我就把横幅拿回家并且藏起来,因为当时警察找横幅找到我家,警察还威胁我说,我们派出所研究了半天,看你傻,要不就判你刑了,这样就把我当成了重点,当然我们不怕,我们就听师父的话,师父教我们做好人,好人,更好的人,我们做错了什么有我们的师父,我们的心对师父对大法更坚定了,我们就告诉我们周围的人,修炼大法能祛病健身,按照真、善、忍做好人,不干坏事。我们还到北京告诉江泽民和所有当权者,到北京后话还没等说,北京的警察和便衣就把我们抓起来了,警察叫我们拿自己的钱买的卧铺票,却让我们坐在列车的过道上,因为过道上有列车员有乘警和乘客来回走动,走不过去,警察却说往他们身上踩,到了我们当地派出所,警察就把我送到拘留所,从那天起我更是警察监控对象,警察和610人员还有国保大队的人员,经常到我家非法抄家,他们见什么拿什么,如:大到现金、大法书、电脑、打印机、录音机、录像带等,小到家庭日用品如:毛巾、豆油、袜子、拖鞋、字典、锻炼身体用的杠铃、手机、烧香用的香炉等(因为它是铜的可以卖钱)他们见什么就拿什么,表面上是在法轮功学员家蹲坑等抓别的法轮功学员,其实是在打扑克耍钱,拿人民的血汗钱,干赌博的事。这还不算,还把我用带胶的帽子扣在我的整个头上,把我的嘴盖上怕我喊“法轮大法好”,差点把我憋死,绑架到派出所,双手用铐子铐到上下铺人用的铁床的床头上,把我铐出了心脏病,差点死了,又把我送到分局,给我捆到老虎凳上,双手铐在铁椅子上,腰上还串根铁棍,第二天他们又把我象押送犯人一样警察手里拿着枪,腰间绑住子弹袋又把我象犯人一样押送到拘留所,从长春拘留所送到长春黑嘴子劳教所劳教一年。

二零零零年十月四日到了劳教所,首先进了六大队,李桐是大队长,孙明艳、侯志红是狱警。当时我是被非法关押在三小队,孙明艳是管三小队的狱警,进劳教所当天孙明艳就用手打我的脸,打累了就用桌子上的书打我的头,打累了就用电棍电我嘴的周围和嗓子,专门电我嗓子的吞咽部位,电的我好几天吃不了东西,过了几天就又把我送到了五大队。

五大队大队长是王丽梅,王丽慧是狱警(也就是警察),是管我们小队的专管狱警也挺狠,不是她们狠,她们说上边有令,小队里有一个坚持炼法轮功的就不给她们涨工资,江泽民利用金钱把人民拖下犯罪的深渊。当时我坚持炼,并说“法轮大法好”,为了金钱大队长王丽梅和王丽慧用电棍疯狂地电我,把我叫到一个没有人的屋子里,没有床铺,就睡在水泥地上,那天王丽梅在下班前拿着电棍说,我先电你两下,明天我休息,你等着,我休息好了再来电你。她休息了两天才来上班,就在这种情况下我还得做奴工活,不干活有包夹看着,王丽梅这天上班晚上她没有回家,半夜王丽梅就用电棍疯狂地电我,一边电一边说,咱们劳教所没打死过人,今天打死你就算第一个。她把我挤到一个角落里,一边说一边电,不是你要决裂,是我们打的你不叫你炼。她用电棍电我的头、肚子、手,电的电棍没电了,她说我回去充电,回来再电,她充完电回来又电我。就这样用电棍电我到了天亮,电的我全身都是伤,就连包夹我的人都哭了,有的人说被吓出了病,王丽梅还教唆吸毒犯人打了我两顿,这时我躺在地上起不来,也没人管我,我躺了一会儿,我慢慢起来我就开始吐。我零一年七月份被打被电的,我的伤痕到了新年还没好。

演示图:电棍电击

我本来身体没有病,在劳教所每天有一群人给人量血压,非说我血压高,叫我吃降血压的药,不吃就往嘴里灌,吃的我别提多难受了,又换了一个人,一量我的血压惊呆了,说你怎么没有血压了还吃降压药,我说是你们叫吃的,我想你们不是叫我吃药吗,我就点明和她们要专治心血管的药,她们就不给了,其实她们不是给你看病,而是想把你折磨出病来,她们说:有江泽民为她们撑腰她们什么都不怕。

在劳教所每天早晨五点钟起床洗漱完毕就赶紧劳动,做奴工,每天三顿吃饭时间十分钟,到晚上十点钟才收工,有时活忙还得加班,也不让洗澡,上厕所也得有钟点,一个小队一个小队的去,叫我们穿犯人服,戴犯人标牌,晚上上厕所也得三个人以上一起去,无论多累多困也得叫起来一起去,如果碰到警察上厕所我们解大便没解完也得赶紧出来,等警察出来我们再进去。

劳教所的管理科长廉光日(男)经常给我们开会说,共产党是暴力机器,是血淋淋的机器,是一个暴政推翻另一个暴政的机器,共产党怕过谁?不决裂还炼就自己看着办吧。现在回想起来,她们真的就没有把我们当成人,所以她们才能干出伤天害理的事,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

我零七年起诉过一次,当时起诉的是派出所和分局610人员,立了案,案子已经到了吉林省政法委,但是直到现在也没人敢管,也管不了,因为江泽民当政下边的人谁敢管。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6/26/三次被非法劳教-长春王秀阁控告江泽民-330375.html

2007-07-26: 长春王秀阁被非法抓捕
长春王秀阁被非法抓捕,请知情者提供派出所及片警的名单和电话。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7/26/159585.html

2007-07-25: 吉林省长春大法弟子王秀阁,于七月二十一日被市公安局和西三条派出所的恶警从家中绑架,并被抄家。现恶警仍在她家中蹲坑,企图绑架与她联系的其他同修。

王秀阁现被非法关押在苇子沟拘留所遭迫害,拘留所的恶人不让她家人与其见面。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7/25/159522.html

2007-07-23: 长春市芙蓉小区大法弟子王秀阁被恶警绑架并抄家

2007年7月21日,长春市芙蓉小区大法弟子王秀阁被恶警绑架并抄家,疑有恶警在其家中蹲坑,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7/23/159430.html

2004-05-09: 我叫王秀革,今年58岁,我住在吉林省长春市宽城区西五条。

我是1995年得法的,没炼功前我有心脏病,习惯性便秘等多种疾病,再加上我老伴突然去世,对我打击太大了,心情不好,特别是心脏病加重整夜都不能睡觉。就在我对生活失去信心,活一天算一天的时候,有幸得了大法,通过修炼后,我心胸开阔了,多种疾病都好了,特别是法轮大法那博大精深的法理给我指明了人生的光明之路,我知道了人生存的真正意义,我为能得到万古难遇的法轮大法感到无比的幸福和幸运。

然而在全国一亿多人受益于法轮大法之时,江泽民却依仗权势,凌驾法律之上,以编造种种谎言,栽赃诬陷的卑鄙手段疯狂的发动了镇压法轮功的政治运动,全国各地所有炼功点的辅导员被非法秘密抓捕。当时我想:法轮大法使中国一亿多人得到了健康的身体,思想道德升华,这么好的功法却不让炼,无理取缔,这不对劲,我们按“真善忍”标准去做绝对没有错。于是,我和很多同修一起来到省政府反映情况,要求释放被抓走的大法弟子。几万名大法弟子非常有秩序的静静等待领导的答覆,可是在江泽民操控下的政府领导不但不给予解决问题却调来了大批警察,十几辆大客车非法抓走大法弟子,大法弟子不让抓,警察就连打带骂,后来又调来了全副武装的防暴队,把大法弟子全部包围起来,一个一个往车上抓人,不管你是老人还是儿童,抓走一车又一车,当时真是阴云密布,大有天塌之势。政府的工作人员说:“我们说的不算,中央决定的,你们找中央去。”我们一看真的解决不了问题,于是,我在2000年2月,進京上访。可是我刚到天安门,还没等为大法说上一句公道话,就被三个公安人员抓走,当时我问:“为甚么抓我,我没干坏事。”他们不让我说话,强行把我推上车,拉到北京派出所,被关進铁笼子里。那里的警察问我:“你们是不是炼法轮功的?”我说:“是”。他们说;“这就没抓错。”后来把我交给了吉林省驻京办事处,办事处的人问骂了我,后强行要了250元钱和另外10名大法弟子一起被戴上手铐送往返长的火车,恶警让我们坐在火车卧铺的过道上(有座不让坐),因过道坐着大法弟子,道路不通,列车员来回过不去,警察说:“往他们身上踩。”我就和他们讲真相,警察说;“你这老太婆话太多了,把嘴闭上。”送回长春后被非法拘留,我绝食七天,抗议他们侵犯我人权,抓我是错误的。15天后我被释放,从那日起我就上了黑名单。

2000年6月,我上公园炼功被派出所警察江延辉非法抓走并抄家,拿走我全部大法书籍,同时又把我送進大广拘留所,拘留十五天。这真是上告无门,有冤无处申,在中国真就找不到一处说理的地方,没有办法,我只有在家呆着,可是,警察还是不放过我,2000年10月4日,指导员侯伟,警长韩双明,户籍员江廷辉突然闯入我家撒谎说有人揭发我都打了110,说我撒传单,以这为藉口,進屋就抄家,把11平方米的小屋上上下下里里外外翻个够,又把我的书录音带录像带全部拿走,我上去抢书,他们说:“我把书给你放下,你得跟我们去派处所一趟”。我信以为真,就这样被他们骗走了,结果书也没给我留下。当时天气很冷,我在家只穿很少的衣服,这些警察连外衣都没让我穿,冻得我上牙打下牙,浑身哆嗦,把我送到八里堡拘留所时,那里的犯人看见我,冻的那样都默默的掉泪。12天后,把我从拘留所又直接送黑嘴子劳教所,非法劳教我1年。

進入劳教所,当天在6大队办公室被恶警孙明燕左右开弓扇嘴巴子,它的手打疼了就拿起桌上的书本使劲打我脑袋,至今我的头还疼,打完后还不解气,又从柜子里拿出电棍,瞅准我的咽喉部位和嘴长时间过电,这样连打带骂一下午,晚上还不让我睡觉,电的我嗓子和嘴疼了好几天,吃东西咽不下去,还对我所在的那个小队的所有人说:“这个老××××不决裂”。第二天,它又把我叫到办公室,我進去就说:“我豁出去了,我今天就站着進来躺着出去,我没進来时我就知道,你们对大法弟子多凶残,你们打我,要负法律责任。”它们听我这一说,就都退却了,孙管教说:“你为了一本书,被劳教多不值得。”我说:“这本书是无价之宝,你们警察白白把我的书拿走,还送我劳教,你们是在犯法。”后来又把我送到五大队,五大队是老年队,每天被强迫劳动十几个小时,连吃饭带洗碗就十分钟时间,十天半个月也洗不上一次衣服,内衣裤洗了不让晾干,得放在被子里甚么时候干了甚么时候算。

2001年7月,因我不决裂,管教就说我领着学员造反又给我加期6个月,让我蹲小号十多天,不让我睡觉,让那些邪悟的人给我洗脑,当时我就只有一个信念,决不放弃大法。有一天我实在坚持不住了,就躺在水泥地上,大队学委王小平(邪悟者)说:“谁让你睡觉?”这是大队长王丽梅手拿电棍進来说:“谁让你睡觉,给我起来!”然后把我固定在小号的一个角落里就用高压电棍电我的肚子、头和手,还一边电一边说:“你快决裂!你干甚么都行,就是不能炼法轮功,今天我就是逼你决裂!”还说:“我看你疼不疼!你们老师管你了吗?”电了一个多小时,它累了,电棍也没电了。它说:“我休息一会儿,一会儿接着电。”大约过了一个多小时,也就是半夜一点左右,它又来电我的肚子,头和手,当时电的我掉头发,肚子都是洞,手都电黑了,躺在地上起不来了,心脏病也犯了,这还不罢休,恶警又命令一个身高1米70多的膀大腰粗的抽大烟的犯人,叫冯宁宁的,来打我,它一手拽住我衣领,一手狠打我的胸口不让我睡觉,让我站着我站不起来,它们就把我架起来,管教王立惠也来电我,电的我浑身虚脱,呕吐,血压升高(原血压正常)。恶警打我时把一个叫牟秋香的犯人吓的一宿没睡,吓出病了,一宿尿了五次尿。还有一个60多岁姓郑的大法弟子,恶警对她用刑,专用电棍,电她的阴部,这位大法弟子腰疼的站不起来了。

恶警看我血压高了逼我吃药,又强行给我灌药,后来吃药吃得血压都没有了,有一个医生说:“血压都没了,怎么还吃降压药呢?”这才停药,其实这是对我迫害的一种形式。2001年11月14日我被非法加期40天后无条件释放。

在劳教所身体和精神受到了残酷迫害,由于被劳教期间我工作单位解体了,7000多元的取暖费也没地方报销了。我起诉警察对我的迫害,要求赔偿我身体、精神和经济上的损失,我到宽城区法院见到一位律师,请求他为我辩护,这个律师说:“上边有令,不许为法轮功辩护。”我又到法院接待室,我说我要告状,接待室的人员说:“上边有令,不准接你们的状子。”

因在劳教所长期受迫害,我的身体一度虚弱,就在家休息。2002年1月25日恶警郭建成(曾多次上恶人榜)突然打电话说还要教养我,又来家里叫门,我不开,恶警就欺骗和我生活在一起的儿子(不修炼):“你妈出事了。”把我儿子骗回家,打开门,结果進来一屋子警察,主要有指导员王祥、户藉员郭建成、警察高凯峰,進来后又抄家又抓人,抄家时看到有2000元钱就逼着我儿子把钱给它们,当时没给,它们把我的两手用手铐铐在背后,两个警察架着我的胳膊像押犯人一样把我送到大广拘留所,我绝食抗议,腊月29要过年了,郭建成又把我送到劳教所,劳教所一看人身体实在不行就拒收,郭建成说:“怎么绝食这么多天还不死呢?”然后又把我拉到家门口,它们不让我下车,逼着我儿子拿8000钱说要把我送到最苦的地方去,我坚决不让我儿子拿钱。下午恶警又送我到黑嘴子劳教所,郭建成对劳教所领导说很多好话让收下我,结果还是拒收。最后送我到洗脑班,洗脑班的负责人是市公安局一处处长陈文专,它收下我说:“她不吃饭,吃铁钉子我们都有办法。”当时天气很冷,我穿的又少,警察用车拉着我在街上整整跑了一天,我的身子都冻木了。在洗脑班,我没被子也没床,就和70多岁的曾令文教授睡一张床盖一个被子。

在洗脑班,我继续绝食,洗脑班是封闭式的,不许家属接见,陈文专看我快不行了,找到我儿子,对我儿子施加压力说:“你让你妈吃饭,你妈不吃饭死了,就是你不孝。”孩子看我太受罪了,郭建成让我儿子拿出2000元钱,让我回家监外执行,后退回1000元钱,那1000元钱说是抓我的费用钱。郭对我儿子说:“你得溜着点警察,你不溜着我们,我们就把你妈送个地方枪毙了。”我出来后,找过610姓乔的警察,问它们为甚么要钱连手续都没有,这个警察却说:“你儿子太傻了,不开票就给钱。”因为在洗脑班的长期迫害,我长了一身疥疮,浑身流脓流血,昼夜难眠。在洗脑班我还看到已被迫害致死的大法弟子白晓钧生前所遭受的迫害,他在苇子沟劳教所被非法关押到期,恶警不让回家,直接送到洗脑班,被迫害得快不行了,脖子肿得和脸一般粗,一身疥疮感染化脓流血,走路腿不能并拢,手肿得像馒头一样,根本不能自理,人都不行了,恶警还不放,又给送到朝阳沟劳教所迫害致死。每当我面对痛苦时,我就想起大法弟子白晓钧,他是怎么过的那三年的分分秒秒。我是白晓钧被迫害致死的见证人之一。

从洗脑班出来后,因为我浑身的疥疮化脓流血,不能走动,只能在家休息。2002年6月的一天,我正在家休息,突然宽城区分局来了四个警察敲门,我开开门,它们一下子闯進来乱翻,我一个老太太挡不住它们,我说:“锁头是锁君子不锁小人的,我给你们开门,你们应该客气点,怎么到处乱翻?”警察说:“你不给我们开门,我们砸开锁头進来不得了,得打你,就不是这个态度了。”它们要带我走,我高声大喊:“今天我就让邪恶彻底灭掉,你们是一帮流氓。”由于我的正念正行,它们都灰溜溜的走了。

2003年3月,孩子怕恶警郭建成抓我,郭建成也就利用我儿子给它干活,用车拉东西,在我家门口借看看我为由,叫我儿子开门進了屋,看到我和一个68岁的老太太(大法弟子)在一起,就要抓走我们,我说:“为甚么抓我?”它说:“做贼、杀人、放火、卖淫、嫖娼我都不管,我们就管炼法轮功的。”我说:“你是江泽民的陪葬品。”它说:“江泽民还是军委主席呢。”我说:“我要告你。”它说:“你告到哪也没人管。”它打电话又叫来十几个警察,由所长王长久亲自带领,進屋就抓我们,我不配合它们,它们就好几个人从三楼把我抬上警车拉到派出所,手铐子把手勒出了深深的一道沟。从家抬走时,我只穿着线衣和毛裤,连外衣和鞋都没穿,在派出所关了一天后又送到冼脑班,到洗脑班后,恶徒从车上把我扔到又凉又湿的地上,用手往屋里拖我,一看拖不动,又把我抬進屋往床上狠狠的一摔,摔得我筋、肉、骨头都像炸开了。洗脑班是一人一室,不让睡觉,上厕所一人一去,一天不吃饭就灌食,并让我交1000元钱的伙食费,我拒绝吃饭,它们就用一寸粗的管子要给我灌食,说这是喂狗的东西,我们在救死扶伤。有一个女警对我说:“快吃饭,一个男的灌了两次食就快灌死了。”我说:“你们是杀人犯。”警察说:“等找个没人的地方好好收拾你。”因为儿子不和我生活在一起,我被抓走后,我儿子把我的住房钥匙交给郭建成让它交给我,可是郭建成却拿着我家钥匙没有通知我,没有徵得我同意没有家人在场的情况下,私自抄家,这是违背国家法律的,做为一个执法人员在执法犯法,罪加一等。在冼脑班,恶警逼着我按手印,写保证,我坚决拒绝,它们说家属写也行,就把它们写好的所谓“保证书”等东西拿出来,让我儿子抄。儿子不炼功,为了让我早点出来,就抄了,我不让儿子抄,警察就拽着我的手强行按手印,我说:“我不写,你们让我儿子写,这是对我家人的迫害,是强加我的,我不承认!”这次在冼脑班关了几天后放回。

到现在为止,我被非法拘留四次,非法劳教一次,送冼脑班两次,警察和居委会上家骚扰几十次,只因为我是法轮大法弟子,我坚修大法,我要做一个好人、更好的人。然而江泽民却不让我做好人,迫害我师父、迫害大法,这是我们大法弟子绝不能容忍的。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江泽民这个双手沾满人民鲜血的罪人必将得到法律、天理的审判!

长春 宽城区(兴隆山镇苇子沟村,苇子沟拘留所)联系资料(区号: 431)

2019-01-19: 长春第四看守所:
电话:0431-81946998
所长刘英久15904403329
副所长陈继伟15904403332
副所长胡景阳
科长范峦,警号101001
男狱警:刘树义、于文浩、王瑞、马也、李少刚、王洪军、韩博
女狱警:周莹、赵培宽、李季
不明:林明炎、庄垚

2019-01-17: 孙士英办案法官何福,王洪艳办案法官(副庭长)石泉。

地址:长春市超达路3999号。
立案大厅:0431-88558033885580908855809188558092(张凤英)。
立案庭长: 0431-88558039
长春市法院刑二庭:
何福 17643108599 石泉,15500066622,郑伟 13166898017

2018-12-09:
朝阳区法院地址:吉林省长春市卫星路7755号,邮编 130012
刑事庭庭长贺维民 0431-88559355 13843025000
刑事庭副厅长:陈晓静 电话:0431-88556278 手机:13844197778
法官姜辉 0431-88559352
法官王亚楠0431—88559354

2018-10-14:
汽车厂国保
赵春 15904407079
张巍 15904407058
陈立华 15904406571
冯力 15904407345
李春龙 15904407338
唐金华 15904403632

长春市绿园区公安分局普阳街派出所热线电话号码:43187936040802243187910233
云 所长 43187908003刘锦峰 15904406370
魏金华 15904415678 15904406375
王凤宇 15904406591
15568896045
张景阳 15568896037
王清华 15568896033

长春市绿园区公安分局
国保大队:
4318765838843187613114
徐敏强 15904406423
毕彦杰 15904406582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431)

西三条派出所所长:王长久
指导员:王祥
户籍员:郭建成
警长:高凯峰
派出所电话:0431-2799538,2772124

本案件有关文件

吉林长春恶警郭建成迫害大法弟子的事实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3/16/97418.html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8-12-09, 8:10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