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5-23 星期四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湖南 >> 岳阳市 >> 朱木松, 男

个人情况: 石灰生意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岳阳市北港乡
有关恶人: 岳阳楼区国保付伟、谭建民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4-05-09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8-07-16: 湖南省岳阳市法轮功学员朱木松遭骚扰

2018年7月10日中午,湖南省岳阳市三眼桥派出所教导员和王家河办事处一人员到法轮功学员朱木松家门口,说什么是执行上级命令,想进到他家里去看看。朱木松堵在门口并告诉他们说:“你们执行的是错误命令,你们这样做是违法的。”他们自知理亏,说不进门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7/16/二零一八年七月十六日大陆综合消息-371130.html#1871604155-37

2015-10-15: 湖南岳阳付贵等五位诉江公民遭绑架

湖南省岳阳市付贵、李润天、孙平华等五位法轮功学员,控告江泽民迫害,二零一五年九月二十二日上班途中遭绑架,被劫持在随后非法关押在岳阳县秀花园山庄所谓“法制教育中心”强制洗脑迫害。目前付贵、李润天、孙平华、龙兵峰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

二零一五年十月八日下午,湖南岳阳市法轮功学员汤荣文、彭桂香在汨罗市遭绑架,被非法关押在汨罗市拘留所。

朱木松、孙平华上班途中被绑架

九月二十二日同日上午八-九时许,岳阳市法轮功学员朱木松、孙平华在上班途中,遭岳阳市“610”、公安分局楼区国保大队、黄家河派出所、武警及各相关社区人员绑架。孙平华也被非法关押在秀花园山庄所谓“法制教育中心”,抵制转化,遭到打耳光等迫害,几日后非法关押在岳阳县看守所,据悉,他身体状况不好,仅半月就消瘦了十几斤,不知他遭受了怎样的迫害?朱木松因为以前在劳教所被下毒迫害成肺结核、骨结核、脑结核、关节结核等多种疾病,于九月二十三日下午回家。

孙平华的妻子和女儿于十月八日找到楼区国保大队,她们把孙平华二零零八年遭迫害致残的病历拿给该大队的大队长刘学农,副大队长张东武,直接责任人唐建民等人看,并讲述了自己亲眼所见:孙平华怎么通过学炼法轮功,使其瘫痪了的左手恢复功能,能“开车”工作养家糊口。孙的女儿说:我爸爸是个好人,二零零八年你们使他致残,这次又抓他,他没有犯法,今天我们一定要见他。刘学农、张东武说:我们先不说法轮功,你爸爸不该告江某某。他女儿回答说:为什么不能告,最高法院宣布从今年五月一日开始实行的“有案必诉”,“有诉必理”办案精神。

在孙平华二零一五年五月二十八日寄出控告江泽民的诉江状后,岳阳楼区“610”头目方宇带了两人去找他,在楼下碰到了他妻子和女儿,告之孙平华打工出差还没回家,才悻悻的走了。还有一次被砸碎汽车玻璃:孙平华的汽车停在社区被砸,他要求社区调录像给他看,社区人员骗他去某某地方后才能调录像。见他不上当就用蹲坑的手段绑架了他,并抄家,抢走私人财物。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0/15/湖南岳阳付贵等五位诉江公民遭绑架-317569.html

2015-10-01: 控告元凶 湖南省岳阳市朱木松遭绑架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八月七日发表题为《曾被下毒迫害 岳阳市朱木松控告元凶江泽民》文章,报道湖南岳阳市法轮功学员朱木松控告元凶江泽民的消息。

二零一五年九月二十二日早上七点左右,朱木松准备上班时,岳阳市楼区公安分局国保队副大队长张冬武,带领十几名武警和国保人员在楼下蹲坑将其绑架,将其左手打伤,右耳打出了血,并即刻到他家非法抄家,抄走U盘多个、大法书数本、大法师父法像一张、音响喇叭一个、mp5一个、业务用手机一台、电脑显示屏一个等。

抄家时,他妻子多次阻止无效,就说;“你们这些贪官,坏人不抓专抓好人,你们这些贪官哪个有他好。”当抄出朱木松以前因迫害造成的多种结核病病历时,他妻子又说;“你们再将他搞的半死不活的就不要送到我这里来了,直接送到你们家去好了,你们今天如果不拿走这些病历就不要出我的家门。”

因为以前朱木松在劳教所被下毒迫害成肺结核、骨结核、脑结核、关节结核等多种疾病,在医院还昏死过几次,幸亏他妻子苦心照顾,端屎端尿几个月的服侍,在长沙等医院用了4万多元钱治病,救了一条命,但下毒造成的后遗症至今未好,左腿已致残,走路一跛一拐的,还经常发烧,咳嗽,脑袋等多处疼痛。当时朱的表姐也在场看到了这些人的所作所为,说;“共产党太腐败了”。

他们把朱木松绑架到岳阳市冷水铺留置室,强行问话:“你是否诬告了国家领导人某某某?”朱回答:“我向‘两高’起诉了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是谁帮你写的?……”朱直接告诉他们说:“是我自己写的,如不信,我能背给你们听。”并劝告他们不要跟江泽民的迫害政策一条死胡同走到黑。

直至第二天下午,他们看到朱木松病情没好,怕承担责任才将他放回家。临走时,张冬武还威吓说:不能将他的名字上网,“不然我又会把你抓来的。”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0/1/控告元凶-湖南省岳阳市朱木松遭绑架迫害-316915.html

2015-09-27: 湖南岳阳五位法轮功学员被关押在洗脑班

9月22日上午被绑架的湖南岳阳五位法轮功学员龙兵峰、李润天、付贵、孙平华、朱木松,现被非法关押在岳阳县荣家湾的秀花园山庄洗脑班迫害。朱木松于9月23日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9/27/二零一五年九月二十七日大陆综合消息-316438.html

2015-08-07:曾被下毒迫害 岳阳市朱木松控告元凶江泽民

湖南省岳阳市朱木松一九九七年修炼法轮大法后,多年不愈的风湿关节炎好了,身上的老伤也好了。以前经常打架、闹离婚的家也变得和睦了。江泽民发动对法轮功的迫害后,朱木松依法上访被非法关押、被强制洗脑迫害、被非法劳教期间被下毒迫害。现在朱木松对迫害元凶江泽民提出控告。

下面是朱木松在控告书中讲述的在看守所遭受残酷折磨和被非法劳教的情况。

二零零二年阴历四月初九下午,天刚落雨,我到法轮功学员王丽华家去坐一坐,由于恶人举报,北港派出所就冲进来一批警察,非法把我带到派出所,晚上把我关进了岳阳市看守所,非法关押了五十七天后,派出所又要我妻子交五百七十元伙食费,搞了一个所谓取保候审,才把我放回家。我在看守所遭受很残酷的折磨,体重由以前一百一十多斤瘦得只有八十多斤。

二零零二年阴历九月十九,我去汨罗市黄市乡岳母家做寿,在那里发了几十份真相传单。在十一月六日晚,汨罗市国安大队、岳阳市“610”、北港乡司法所、北港乡派出所、黄市派出所等开了多辆警车冲到我家里,把我家抄了个底朝天,并且连夜把我绑架到了汨罗市黄市乡派出所。到黄市乡派出所已很晚,他们开始刑讯逼供。我不说,两个自称是汨罗市国安大队的人,一个大约二十几岁的样子,约一米六几高,瘦个子;另一个有四、五十岁,一脸横肉,大约一米六几高。这两个人非常凶恶,狠毒,把我成大字形地抵在墙上,用拳头猛击我的胸口。见我不说,那个年纪大的又给我几拳。他们心狠,拳打得很重。后来才知道是汨罗国保大队的吴育新和杨定球。

瘦个子用手把我摁紧在墙上,用脚猛踢我的脚,直到把我的脚掌踢得成直线靠墙,口里抽着烟向我脸上喷烟雾。见我还是不说,就又用膝盖撞我的腹部。打了一阵那年纪大的又过来了,向我吐着烟,给我的头部、脸上数拳。当时我的头被打昏了,眼睛模糊不清,有点站不稳了,那个小个子把我扶到椅子上,那个老的说去派几个民兵来整我一阵,再把我吊起来。当晚他们把我送进了汨罗市看守所。

到看守所里,我走路脚好疼而且都青了,胸口好疼,头昏昏的。进去之后,我绝食抗议非法关押。第二天,这两个恶警又来了,问我传单从哪里来的。他们对我录相、我侧着脸对着他们。他们走后,看守所警察叫我写入所态度,我没有写。看到我绝食,他们指使牢头和犯人打我,犯人把我拖到放风场,摁在水泥板上,掐着我后颈把头向下用力压着,不知用的什么东西在我背上猛击了几下,当时疼得我眼发黑了,只能轻轻呼吸,喊都喊不出声了。几个犯人还拼命的把饭往我脸上、嘴上糊,大约十几分钟我才能慢慢的深呼吸。

有一天,国安那两个人(吴育新,杨定球)又来了,一个小个子说:“里面好玩吗?今天带你出去游玩一下。”说完将我铐上了车,把我带到黄市乡瑞灵村村长胥良保家里,找他做伪证。要胥良保说认识我,看到我在哪里发了传单,还要胥良保辨认是我发的。

因为非法超期关押,我绝食抗议,绝食期间,狱医樊医生说他要有意把灌食的塑料管在我食管里连续抽出、插进,要疼死我。左弘军(所长)说:“等他快死了就扔出去。”有一次,狱警樊××一拳打在我太阳穴边,眼睛都被打得充血,回到监房犯人看了都难过。

第一次劳教迫害:

二零零三年元月二十二日汨罗市开群众大会,所长左弘军拖我去参加,我想:不能让他们诬蔑法轮大法阴谋得逞,我死死抱着监房门不放,致使他们又一次对我的污蔑和迫害没有得逞。当天就把我送到了长沙新开铺劳教所继续迫害。被非法劳教一年。期间经历了由江泽民发动的对法轮功学员迫害种种手段:威胁、恐吓,长时间罚站,长时间做装订书籍等等折磨。

第二次劳教迫害:

二零零五年正月初四下午,我在去朋友孙平华家拜年出来,不到三百米处遭到突如其来的两个人绑架,我不从,紧接着就出来十几个人强行将我拖上车,将我关进北港派出所的一间办公室内。大概晚上九点多钟岳阳市610国保唐建明酒气熏天的来到办公室,首先要我向他跪下,我不跪,他就提着我的裤带想摔我跪下,我还是不跪,他就打我耳光,并叫来北港派出所一警员两人对我一顿毒打,将我打倒在地,强行将我跪下,北港派出所警员踩着我的小腿,唐建明坐在我的前面,翘着二郎腿开始对我进行非法审讯,不时的打我耳光,用翘着二郎腿的脚尖踢我的下巴,因为他们正好将我跪在翘着二郎腿的唐建明的脚尖前面,我说我什么都不知道,经过大约一个多小时,我跪不住就倒在地上了,唐建明提着我的裤带想再叫我跪,我一下就倒在了椅子上。见我这样了,唐建明就拿着没有我任何签名的几张纸,并要北港乡那个警员扶着我走进另一房子里,将我用手铐铐在一张木沙发的脚上,安排两个人员看守我。因他们将我的脚踩伤了,见我走路一跛一跛的,唐建明还说:你冒得狠呢。大约过了两个多小时,唐建明拿着一张刑拘证将我送到了岳阳市看守所。

一个月后将我送到了长沙市新开铺劳教所,将我非法劳教一年三个月。

以下是我在第二次劳教中遭受的迫害:长时间不让睡觉、罚站、罚坐,非正常心理整治等,警察刘平亮、胡奇峰、杜湘林安排七个吸毒犯折磨我、毒打我,当时左眼被打得看不见东西,整个脸肿大,青一块紫一块,身上到处也是青一块紫一块的,每天晚上当所有人都睡着了才叫夹控人员带我去睡觉,早上别人都没起床就赶紧将我带到迫害我的C区继续迫害。不让其他人看见,目的是逼我转化。当有人发现我被打成这样时,新开铺劳教所为了掩盖罪恶,抓了一个其中他们安排打手延期三个月教期来欺骗其它劳教人员。有一天中午,打手们给我带的饭中,有很多白色粉末,由于我饿得慌,没有想到邪恶会在饭菜中做文章,就和平常一样吃了个精光。吃完后觉的不对劲,这些白色粉末是什么呢?怀疑是可能被下毒了。

当时身体并没有什么明显的反应,可是两个月后,我出现病状,之后身体一直不好。脸黑的,怕冷,吃不下饭。一年零两个月时,肚子胀得鼓鼓的,连水都不敢喝,饭菜完全吃不下,每天靠喝八宝粥度日,人已脱像,走路非常艰难,饭都由夹控我的人带来。此时,监狱才让我去医院检查,检查时B超在我肚子上、身上、肺部、背后照了很久,X光片照出来也不告诉我结果,还欺骗我说没问题,其实我已经生命垂危。同监室的陈建中(长沙人)也是这样被迫害的,当时立即放他回去后,不到一个月就死了。劳教所怕承担责任,提前二十几天将我送回。

那天放我回家是晚上,劳教所突然要我收拾东西,他们匆匆忙忙的给我办了出所手续,连一些劳教所标志的东西都来不及收回,就赶快把我推上车。到上车时我才知道,为什么他们不通知家属接人,也不敢白天送我回家,只能晚上偷偷摸摸将我送走,他们是怕露底承担责任。经过两小时的急驰,在离我家还有两里地的地方,将我赶下车,被子、衣服放在地上。我拿着被子、衣服艰难的走了半小时,把家门一敲开,就一头栽倒在沙发上起不来了。

几天后,我被家人送进了医院,几个医生围着检查、研究了大半天,发现我的内脏全部有问题,还有肺结核、胸积水,高烧不退。此时我完全明白了:劳教所的警察在我的食物下了慢性毒药,慢慢的摧垮我的身体,拖垮我的意志。

我的同修--法轮功学员胡和平就是被长沙新开铺劳教所打毒针致死的,周永兵也是被强行注射破坏中区神经的药致疯状的。

经过一番治疗,我稍有好转。出院时,医生对我妻子讲:“你老公这一辈子可能都无法做健康人了。”从此后,我的身体一直不好,骨瘦如柴,左腿伸不直,肌肉严重萎缩。于二零一零年五月病情加剧,恶变成:骨结核、腰椎结核、血播性肺结核、左膝关节结核、肠结核、脑结核、左眼视力严重障碍等等。在本市广济医院(主治陈医生)及多个医院下病危通知书和拒收情况下,转至省胸科医院治疗,数月后出院。出院时主治医师(王勋)嘱咐:不能负重,脊椎骨八年后才能康复,还需药物维护半年(本社区低保处有出院证明和本人病历证明),到现在左关节活动不便,轻度残疾,走路不方便。

二零一二年十月二十四日下午三点多钟,岳阳市岳阳楼区国保付伟、唐建民,王家河派出所冯新华带十几人,在骗取我爱人的信任,并向我爱人保证不抓人的情况下,叫我爱人打开我租住的别人家的多道门进行非法抄家,并绑架我到洞氮宾馆,在进行一番非法审讯和恐吓后将我们几个大法弟子:李运天、龙兵峰关进冷水铺留置室,二十五日晚上三人一同被劫持到湖滨拘留所,李运天被非法拘留十五天,龙兵峰被非法关押十天。

我因身患多种结核病被拘留所拒收,放回。

在江泽民集团对法轮大法学员疯狂迫害中,我经历的只是冰山一角,还有活摘器官等史无前例的邪恶迫害行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8/7/曾被下毒迫害-岳阳市朱木松控告元凶江泽民-313735.html

2012-10-29: 湖南岳阳近期法轮功学员被绑架、迫害

从二零一二年九月二日开始,岳阳有四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劫持到长沙捞刀河洗脑班,即所谓的长沙法制教育中心,强制洗脑迫害。

法轮功学员周冬英(岳阳市人,女,五十七岁)反迫害,绝食二十二天,被强行灌食,迫害得出现生命危险。吃饭后,又在她的饭中下毒药,被迫再次绝食。其他三位黄菊秀(岳阳市人,女,六十岁),绝食时被用开口器将门牙撬掉一颗。朱桂芝(岳阳市人,女,四十岁)、杨老师(平江县,女)被违心转化,才于十月上旬放回家。

二零一二年十月二十四日,岳阳“六一零”伙同派出所,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内绑架了三位法轮功学员。他们分别是城陵矾法轮功学员李润天(男,三十多岁)、尤兵峰(男,三十多岁),楼区法轮功学员朱木松(男,四十多岁),并抄了他们的家,抢走了他们的私有财物电脑、大法书籍等。

据悉李润天、尤兵峰被非在关押在岳阳湖滨拘留所,朱木松因多次受迫害,身体状况不好被拒收。另外还有两位男性法轮功学员被电话或上门干扰。详细情况请知情人提供,并补充迫害者名单、电话及恶行。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10/29/二零一二年十月二十九日大陆综合消息-264615.html#12102823323-1
2012-10-28: 湖南省岳阳市近日多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和骚扰

二零一二年十月二十四日,湖南省岳阳市法轮功学员朱木松、李运天、龙兵峰被610绑架,二十五日晚上三人一同被劫持到湖滨拘留所,朱木松被拘留所拒收,放回;李运天被非法拘留十五天,龙兵峰被非法关押十天。

十月二十五日晚八点四十分左右,岳阳市岳阳楼区国保付伟、谭建民带十几人来骚扰法轮功学员孙平华,孙平华不开门、不配合,他们又把孙平华妻子从上班的地方喊来了叫门。最后他们在楼道邻居指责下离开。

二零零八年三月十九日中午,岳阳市岳阳楼区国保大队警察,在岳阳市洞氮宾馆1107号对孙平华刑讯逼供,导致孙平华左手严重伤残。九月二十七日,新开铺劳教所为孙平华办理了所外就医手续。经过炼法轮功,孙平华左手基本痊愈。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10/28/二零一二年十月二十八日大陆综合消息-264571.html#1210280143-1

2012-10-27: 湖南省岳阳市近日多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和骚扰
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二十四日,湖南省岳阳市法轮功学员朱木松、李运天、龙兵峰被610绑架,二十五日晚上三人一同被劫持到湖滨拘留所非,朱木松被拘留所拒收,放回;李运天被非法拘留十五天,龙兵峰被非法关押十天。

十二月二十五日晚八点四十分左右,岳阳市岳阳楼区国保付伟、谭建民带十几人来骚扰法轮功学员孙平华,孙平华拒不开门配合,他们又把孙平华妻子从上班的地方喊来了叫门。最后他们在楼道邻居指责下离开。

二零零八年三月十九日中午,岳阳市岳阳楼区国保大队警察,在岳阳市洞氮宾馆1107号对孙平华进行刑讯逼供,致孙平华左手严重伤残。九月二十七日,新开铺劳教所为孙平华办理了所外就医手续。经过炼法轮功,孙平华左手基本痊愈。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10/27/二零一二年十月二十七日大陆综合消息-264543.html

2010-03-01: 湖南岳阳市朱木松遭受的种种迫害
(明慧通讯员湖南报道)湖南岳阳市北港乡43岁的法轮功学员朱木松,在1999年7月法轮大法被诬陷之后,为了替大法说句公道话,他曾两次到北京上访,两次被非法关押。有一次,他在离家只有200米的法轮功学员王丽华家坐坐,也被派出所非法拘留57天。还有一次,乡里抓他强行转化洗脑40天。两次发大法真相传单被非法劳教一年、一年零三个月,历尽种种迫害,九死一生。

朱木松1997年有缘修炼法轮大法,不到半年时间,多年不愈的风湿关节炎好了,身上的老伤也好了。平时一变天就疼,学功以后一直没疼过。修炼以前,他体质虚弱,不能做重事;修炼后他做石灰生意这种重活,一个人装车,运输,有时一天十几车也不觉得累。家庭状况,由以前经常打架相骂、闹离婚也变好了。

一、依法上访被非法关押

1999年9月26日,朱木松和几位大法弟子去北京依法上访,那时路上戒备森严,到处盘查法轮功的人,见到大法弟子就抓。他们找到了信访办,接待他们的是两位警察,一男一女,警察不听他们反映学法轮功的情况,却一味追问他们:“你们是哪里人?来了多少人?住哪儿?什么时候来的?”没收了他们的身份证,并通知岳阳办事处,将他们关进了办事处。他身上的500多元钱也被拿走。

回到当地后,中共不法人员把他送到湖滨拘留所,非法拘留了28天。开始朱木松每天只吃一顿饭,他妻子交了560元伙食费,他才每天吃三顿饭。

2000 年正月初八,朱木松第二次进京上访,再次被北港派出所曹干警一张纸条,关进了拘留所。由于非法关押,他绝食表示抗议。绝食三天后,警察把他转到市收教所,干警24小时不停地审问他,连续两天两晚不让他睡觉。期间他岳父去世了,他善意的叫他们放他回去。那个李所长说:“你们又不是嫖娼的,我没有权力,也不是我要关你们。” 大约40天后,被关押的大法弟子集体绝食,才放他们回家。

二、被关“学习班”强制洗脑

2001 年正月十八日,朱木松送完石灰在家休息,乡司法所长李和平带领一帮人,其中有本村干部余耀平、本组组长石光会和本组百姓刘西龙,还有司法所干部宋辉、杨霞等十几人,冲到他家,要抓他走。李和平说他是坏份子要抓他办学习班洗脑,宋辉说:“你要法轮功就不能要家,要家就不能要法轮功,两者不可兼得。”朱木松不跟他们走,僵持了很久。最后他们连拉带推把他绑架了。

朱木松被非法关押在北港乡敬老院,一同关押在那儿的还有刘必连、熊爱连、胡谨玉三位大法弟子。李和平把他单独关在一间房子里,派刘西龙24小时监视他,到了晚上,又加派一个姓贺的睡在朱房里,把他夹在中间睡,外面另派了民兵24小时轮换值班。李和平、民兵时不时地有意大声喊着他的名字,使他不得安宁。晚上,他照常炼功,姓贺的阻止,他就讲炼功的好处,贺讲他每天晚上睡不着觉。朱木松站在他床边炼功,贺却奇迹地睡到了天亮。李和平知道后大吵大骂的威胁他“今晚要派民兵打你一顿,”并说:“你跟老子斗,把你劳教两年。”

后来,他们被强迫听杨霞读诽谤大法的报纸,并不许大法弟子之间讲话,派民兵监视他们。朱本着善念跟他们讲真相,背师父的经文给他们听。有一次,杨霞听了他们背“忍是提高心性的关键。气恨、委屈、含泪而忍是常人执著于顾虑心之忍,根本就不产生气恨,不觉委屈才是修炼者之忍。 ”(《精進要旨》〈何为忍〉)时,她说那谁能做到啊?朱木松说我们炼法轮功的人要做到,你们这么对待我们,我们没有一个对你们发态度的。她没吱声。

他们四人一有时间就帮敬老院擦窗户,扫地,拖地板,烧水,帮老人们送饭等事。有一回一个食堂里的人说:“你们比那民兵风格高多了,还派他们来看守你们。”有一天,朱木松正在拖地板,李和平、余耀平对他说:“这次你是重点,不与法轮功决裂就送你劳教,材料都准备好了。”经过一段高压后,有一天,又把他叫到另一间屋里,宋辉拿出材料纸和笔逼他写保证书,他们车轮式地威胁,恐吓他,给他施加压力。

由于朱木松不妥协,他们就把他妻子找来要和他离婚。还有一天上午,把他大姐夫也叫来做洗脑。他经常听到李和平、宋辉打电话一会儿说要把他转地方,一会儿要送他到看守所,一会儿好象在跟对方求情说再等几天,有时说那就送劳教算了。

还有一次,朱木松看到刘西龙在乡里新调来的书记面前说他最顽固了,并建议要想办法。还有一次乡里干部在敬老院吃中饭,他们帮食堂上完饭菜之后在食堂门外讲了几句话,被民兵营长李学峰看到了,告诉了李和平,李和平冲到他们面前说:“你们干什么,在开黑会。”后来要整朱木松的材料,说他又炼功又开会,非劳教他不可。一个月以后,其他三位大法弟子都出去了,他们继续把朱木松关在敬老院。

在非法关了39天的那天,一个年纪小的民兵突然跟他说:“乡里调我来整了你的材料,你在这里又炼功,又开黑会,要送你劳教,我都看到了。”当天晚上,他跑了出来,刚到他三哥家里。李和平当晚出动了几十人到处抓朱,朱木松的所有亲戚家里,连大柜小箱都翻遍了;又派余耀平等人赶往北京。他们找到朱木松的三哥说:要不交人就抓他去,要拆他这房子。朱家里也被派民兵守着。李和平逼他妻子交人。由于李和平态度太恶,他妻子说:“人是你们抓走的,你们怎么找我要人,我不知道。”最后李和平威胁说:“你要不交人就拆掉你家的房子。”

整个40天,恶徒们为了逼朱木松违心妥协,他们使用的种种手段:高压、威胁、恐吓、打假电话、用亲情施压、强制、利益诱惑。40天时间用掉了多少钱,光朱木松家就损失2000多元钱,给他的亲人制造了许许多多的压力和痛苦。

三、在看守所遭受残酷的折磨

2002 年农历四月初九下午,天刚落雨,朱木松到大法弟子王丽华家去坐一坐,由于恶人举报,北港派出所就冲进来一批警察,非法把朱带到派出所,晚上把他关进了岳阳市看守所,非法关押了57天后,派出所又要他妻子交570元伙食费,搞了一个所谓取保候审,才把朱木松放回家。他在看守所遭受很残酷的折磨,体重由以前 110多斤瘦得只有80多斤。

2002年农历九月十九,朱木松去汨罗市黄市乡岳母家做寿,在那里发了几十份真相传单。在11月6日晚,汨罗市国安大队、岳阳市“610”、北港乡司法所、北港乡派出所、黄市派出所等开了多辆警车冲到朱家里,把他家抄了个底朝天,并且连夜把他绑架到了汨罗市黄市乡派出所。到黄市乡派出所已很晚,他们开始刑讯逼供。朱木松不说,两个自称是汨罗市国安大队的人,一个大约二十几岁的样子,约一米六几高,瘦个子;另一个有四、五十岁,一脸横肉,大约一米六几高。这两个人非常凶恶,狠毒,把朱成大字型地抵在墙上,用拳头猛击他的胸口。见他不说,那个年纪大的又给他几拳。他们心狠,拳打得很重。

瘦个子用手把朱木松摁紧在墙上,用脚猛踢他的脚,直到把他的脚掌踢得成直线靠墙,口里抽着烟向他脸上喷烟雾。见他还是不说,就又用膝盖撞他的腹部。打了一阵那年纪大的又过来了,向他吐着烟,给他的头部、脸上数拳。当时他的头被打昏了,眼睛模糊不清,有点站不稳了,那个小个子把他扶到椅子上,那个老的说去派几个民兵来整他一阵,再把他吊起来。当晚他们把朱送进了汨罗市看守所。

到看守所里,他走路脚好疼而且都青了,胸口好疼,头昏昏的。进去之后,朱木松绝食抗议非法关押。第二天,这两个恶警又来了,问他传单从哪里来的。他们对朱木松录相、朱侧着脸对着他们。他们走后,看守所警察叫他写入所态度,他没有写。看到他绝食,他们指使牢头和犯人打他,犯人把朱木松拖到放风场,摁在水泥板上,掐着他后颈把头向下用力压着,不知用的什么东西在他背上猛击了几下,当时疼得他眼发黑了,只能轻轻呼吸,喊都喊不出声了。几个犯人还在拼命地把饭往他脸上、嘴上糊,大约十几分钟他才能慢慢深呼吸。

晚上,朱木松口干得不行,整个人全身无力。那个牢头说:“只要你吃饭,让你炼功。”于是,他喝了几口水,第三天,他被调到7号监房,一进去犯人就逼背监规,他向他们讲大法真相,讲他修大法后身体和心性上的变化,当时他们还要他做功法给他们看。

经过一段时间,绝大多数人都知道大法弟子是好人,朱木松每天4点钟起来炼功,几次武警干扰,犯人都维护着他,他背经文给他们听,一个犯人还要他写经文给他看,并要朱木松把五套功法的口诀也写给他。有个比较善良的警察,明白真相后,让他炼功。

有一天,国安那两个人又来了,一个小个子说:“里面好玩吗?今天带你出去游玩一下。”说完将朱木松铐上了车,把他带到黄市乡瑞灵村村长胥良保家里,找他做伪证。要胥良保说认识朱木松,看到朱木松在哪里发了传单,还要胥良保辨认是朱木松发的。

因为非法超期关押,朱木松绝食抗议,绝食期间,狱医樊医生有意把灌食的塑料管在他食管里连续抽出、插进,疼死他。左弘军(所长)说:“等他快死了就扔出去。”有一次,狱警樊××一拳打在朱木松太阳穴边,眼睛都被打得充血,回到监房犯人看了都难过。

四、二次劳教迫害

2003年元月22日汨罗市开群众大会,所长左弘军拖朱木松去参加,他想:不能让诬蔑法轮大法阴谋得逞,他死死抱着监房门不放。当天就把他送到了长沙新开铺劳教所继续迫害。

在劳教所,大法学员必须每时每刻坐在只有0.36平方米的方格内,双手放在膝盖上,双眼平视前方,不准动,不准说话,连吃饭也是由夹控打来送到手上,限制每天只准上厕所三次。C区门牌上挂着“健身娱乐中心”的牌子。在这里大法学员被逼象木头似的站立,后改用单脚站立。邪恶之徒在地上写满了法轮功师父的名字,只留一只脚的地方,强迫大法学员双手平举,在手臂挂两个痰盂,头上还顶一个,逼大法学员用痰液洗脸。恶夹控们用皮鞋抽打大法学员的脸,砸手指,脚趾……极尽邪恶之能迫害大法学员。由于是无期限的连续站立,为了不让睡过去,将大法学员的眼皮用竹签挑着,直到大法学员承受不了写了“三书”为止。

4月11日,朱木松被宣布非法加教九天迫害,并多次强制把他们关押到C区洗脑、看诬蔑大法录像。狱警胡齐锋嚣张的说:这还只是序幕,他还上三十年班,可以整大法弟子三十年。在劳教所他遭受了各种迫害,也没放弃修炼。

2005年正月初四,朱木松被岳阳市“610”、楼区国安大队、北港乡派出所绑架。遭恶警唐建明等人的毒打、刑讯逼供,并非法劳教15个月。

朱木松在劳教所遭受严重迫害,长时间不让睡觉、罚站、罚坐,非正常心理整治等,干警刘平亮、胡奇峰、杜湘林安排七个吸毒犯折磨他、毒打他,目地是逼他转化,他不配合。有一天中午,打手们给他带的饭中,有一碗排骨汤,他发现不正常(在监狱是享用不到的,而他又不放弃修炼法轮功,更享用不到,而且打手们劝他快吃。)由于饿得慌,没有想到邪恶会在饭菜中做文章,就和平常一样吃了个精光。吃完后都觉得很奇怪:“为什么会得到这样的礼遇,其中是否有什么勾当?”

当时身体并没有什么明显的反应,可是两个月后,他出现病状,之后身体一直不好。一年零两个月时,他的肚子胀得鼓鼓的,连水都不敢喝,饭菜吃不下,每天靠喝八宝粥度命。人已脱像,走路非常艰难。此时,监狱才让他去医院检查,检查时B超在他肚子上照了很久,X光片照出来也不告诉他结果,欺骗他说没问题。其实他已经生命垂危。劳教所怕承担责任,提前二十几天将他送回。

一天晚上,劳教所要朱收拾东西,他们匆匆忙忙的给朱办了出所手续,连一些劳教所标志的东西都来不及收回,就赶快把他推上车。到此时他才知道,为什么他们不通知家属接人,也不敢白天送他回家,只能晚上偷偷摸摸将他送走,他们是怕露底承担责任。经过两小时的急驰,在离他家还有两里地的地方,将他赶下车,被子、衣服放在地上。他拿着被子、衣服艰难的走了半小时,把家门一敲开,就一头栽倒在沙发上起不来了。

几天后,朱木松被家人送进了医院,几个医生围着检查、研究了大半天,发现他的内脏全部有问题,还有肺结核、胸积水,高烧不退。此时他完全明白了:劳教所的干警在他的食物下了慢性毒药,慢慢的摧垮他的身体,拖垮他的意志。他的同修,大法弟子胡和平就是被劳教所打毒针致死的,周永兵是下毒致疯的。

经过一番治疗,朱木松稍有好转。出院时,医生对他妻子讲:“你老公这一辈子可能都无法做健康人了。”从此后,他的身体一直不好,枯瘦如柴,左腿伸不直,肌肉严重萎缩,全身疼痛,时至今日,已经有几个月不能上床睡觉,只能坐在火炉旁歪一下,经常被一身身冷汗湿醒。朱木松生活已不能自理,完全丧失了劳动能力,家庭生活也处于经济危机之中。

朱木松亲身经历了劳教所逼迫大法弟子放弃修炼的各种酷刑、各种卑鄙、下流、丧尽天良和恶毒的迫害手段。在此,他呼吁所有善良的人们共同制止这场对信仰的迫害、对正义的镇压。希望那些曾经迫害过大法弟子的人能清醒认识到自己的罪过,那些被利欲熏心而迷失人性的人赶快停手,不要再干违背良心的事,善恶有报是天理。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0/3/1/219042.html

2008-04-12: 湖南岳阳法轮功学员遭迫害的事实
岳阳法轮功学员朱木松,男,43岁,岳阳市北港乡人。

因修炼法轮大法,于1999年10月进京上访,被岳阳市北港乡派出所非法抓捕,在岳阳市湖滨拘留所关押1个月,勒索人民币600元。

2000年正月初八进京上访,被岳阳市北港乡派出所非法抓捕,在岳阳市湖滨拘留所、收教所非法关押近两个月。

2001年正月十八,被岳阳市北港乡司法所李和平一伙绑架,送洗脑班关押40天。

2001年4月初被绑架,在岳阳市看守所关押2个月,并勒索生活费500元。

2002年11月5号,被汨罗市“610”、国安大队绑架、殴打致伤。并非法劳教一年,关押在长沙市新开铺劳教所。

2005年正月初四,被岳阳市“610”、楼区国安大队、北港乡派出所绑架。遭恶警唐建明毒打、刑讯逼供,并非法劳教15个月。在劳教所遭受严重迫害,出现生命危险后,才提前二十多天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4/12/176318.html

2007-05-02: 长沙新开铺劳教所加重迫害大法弟子
从2007年3月底以来,湖南省长沙新开铺劳教所加重了对大法弟子的迫害。3月30日10点钟左右,突然冲進了许多警察和武警手拿着警棍,站在七队(迫害法轮功的专项队)点名厅周围,一个个虎视眈眈,紧接着响起紧急集合铃,所有人都被莫名其妙的集合起来。胡齐锋(多年来从事迫害大法弟子的恶警)宣布这次开会的目的之后,人们才明白是他们安排的。

恶警突如其来的制造恐怖气氛,在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大会上,恶警胡齐锋宣布了对三名大法弟子非法加教迫害(分别给彭安林非法加教1个月、黄启华非法加教20天、周保桂非法加教9天),并大肆的诽谤大法。紧接着由劳教所所谓“教育科”以迫害大法弟子而出名的史甍发言,他装腔作势的带進一台手提电脑,大肆歪曲大法经文,挑动着人们仇恨大法弟子和法轮功,破口大骂法轮功创始人,它一会儿从台上骂到台下,又一会儿从台下骂到台上,最后还利用人们不懂国外形势,罗列别国的“邪教”欺骗人们,故意误导。在他恶毒攻击结束之后他还故意说,有法轮功学员为他鼓掌,而他讲的那个大法弟子根本动都没动手。此人用心极其邪恶。会上胡言乱语的还有新上任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毛伟等人。

4月11日邪恶大会再次开起,由毛伟宣布了对大法弟子朱木松非法加教九天迫害之后,并把经他们多次强制到西区(用来干迫害之事的地方)洗脑、看污衊大法录像的许兵和梁恩清叫到台上读污衊大法的文章,并宣布给他们减期29天。最后胡齐锋嚣张的说:“这还只是序幕,他还上三十年班,可以整大法弟子三十年”,并希望毛伟要下狠手迫害大法弟子。现在他们又在以同样的手段对待另一批大法弟子,如:许国翠等。

在以上的邪恶行径中,分队长豆湘林、陈大勇起着积极迫害的主导作用,非法加教材料都是他们写的。豆湘林多次在班务会或晚上点名会上,纵容夹控迫害法轮功学员,并说:“有干部为你们撑腰,干部后面有政府,你们怕甚么,出了问题他负责。”并多次扬言要当面撕大法书、踩大法师父法像,给大法弟子制造更加艰难的环境。谁要不服,豆湘林就给大法弟子非法加教。如:大法弟子文小利(常德)被非法加教20天。

恶警豆湘林专门物色那种没有人性的死心塌地为他迫害大法弟子的人当他的手下骨干,如:朱平(株洲吸毒犯)、舒勇(岳阳吸毒犯)多次以搞军训为名,暗中迫害大法弟子,即使身体被迫害出现不正确状态,已经得到别的警察同意休息的大法弟子,他来之后也要逼着搞,并故意刁难说动作不准,后加重体罚。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5/2/153954.html

2006-02-12: 岳阳北港乡大法弟子朱木松遭迫害情况补充
朱木松目前被非法关押在岳阳市第一看守所,朱木松的妻子要求见他,干警不让见,说是要等到半个月之后,要到当地开证明,他的妻子到北港乡派出所去开证明,办这事的干警(曹海平 13873050006)回避不给开。这是邪恶拖延时间的一贯伎俩,据目击群众讲,朱木松遭绑架时就有几个人把他按在地上殴打,把他弄走之后肯定遭到了更残酷的迫害,怕家人看到他的伤势找麻烦。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6/2/12/120615.html

2006-02-03: 湖南省岳阳市北港乡枫树村大法弟子朱木松,在家附近散步时被恶人绑架,时间为2006年2月1日下午17时15分左右。据目击群众说岳阳市610 国安支队副队长綦光仪直接指挥并参与了此次绑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2/3/120019.html

2004-05-06: 我是湖南省岳阳市北港乡的大法弟子。1997年有缘得到法轮大法,修炼不到半年时间,以前体质虚弱,不能做重事,现在我自己做石灰生意这种重活,一个人装车,运输,有时一天十几车也不觉得累。家庭状况也变好了,隔壁的老金说朱木松才是个真正修行的人。

99年9月26日我和几位大法弟子去北京依法上访,那时戒备森严,到处盘查是否法轮功的人,我们在那里住了一段时间后我们决定去上访。我们找到了信访办的地址,我说上访的,他们马上又问为甚么事,我们回答说为法轮功,他们不准進去问我们是哪里来的,我们说出了地址。正好湖南没有警察在那里,就没被抓走(当时有别的地方的法轮功学员被抓了)。他们不听我们反映学法轮功的情况,却一味追问我们:你们是哪里人,来了多少人,住哪儿,甚么时候来的,并没收了我们的身份证,之后他们通知岳阳办事处将我们关進了办事处,没收了我们身上的东西,还有500多元钱,也被拿走了。

2000年正月初八,我再次進京上访,同上次一样又被北港派出所姓曹的一张单子把我关進了拘留所。当时大法弟子很多,由于两次对我非法关押,我绝食表示抗议,绝食三天后他们把我转到市收教所里,那里也被关了许多大法弟子,他们24小时不停地问我的话,连续两天两晚没让我睡觉。期间我岳父去世了,我善意的叫他们放我回去。那个李所长说:你们又不是嫖娼的,我没有权力,也不是我要关你们。

大约40天后,我们集体绝食,他们才放我们回家。

2001年正月十八日,我送完石灰在家休息,乡司法所长李和平带领一帮人,其中有本村干部余耀平、本组组长石光会和本组百姓刘西龙,还有司法所干部宋辉、杨霞等十几人,冲到我家,要抓我走。李和平说我是坏份子要抓我办学习班洗脑,还要我带行李。宋辉说:你要法轮功就不能要家,要家就不能要法轮功,两者不可兼得。我不肯跟他们走,最后他们连拉带推把我绑架了出来。

我被非法送到北港乡敬老院,一同关在那儿的还刘必连、熊爱连、胡谨玉等大法弟子。李和平把我限制在一间房子里,并把门锁还弄了一番,派刘西龙24小时跟着我,刘不停地讲着诽谤大法的话。到了晚上又加派乡里一个姓贺的睡在我房里,把我挟在房子中间睡,外面另派了民兵24小时轮换值班,时不时地有民兵和李和平的那些人有意大声喊着我的名字,使我不得安宁。

后来我们被强迫到办公室听司法所的杨霞读诽谤报纸。我本着善念跟他们讲道理,背师父的经文给他们听。有一次杨霞听了我们背“忍是提高心性的关键。气恨、委屈、含泪而忍是常人执着于顾虑心之忍,根本就不产生气恨,不觉委屈才是修炼者之忍。”(《精進要旨》)时,她说那谁能做到啊,我说我们炼法轮功的人要做到,你们这么对待我们,我们没有一个对你们发态度的。她没吱声。

我们四人一有时间就帮敬老院擦窗户,扫地,拖地板,烧水,帮老人们送饭等事。有一回一个食堂里的人说你们比那民兵风格高多了,还派他们来看守你们。有天我正在拖地板,李和平、余耀平去了对我说这次你是重点,不与法轮功决裂就送你劳教,材料都准备好了。经过一段高压后有一天恶徒把我叫到另一间屋里,宋辉拿出材料纸和笔逼我写保证书,他们车轮式地威胁,恐吓我给我施加压力。

由于我不妥协,他们又不知用了甚么办法把我爱人找来和我要离婚;后来要整我的材料,说我又炼功又开黑会,非劳教我不可。一个月以后其她三位大法弟子都出去了,他们继续把我关在敬老院。

当时我以为这是真的要劳教我了。当天晚上我跑了出来,到我三哥家里。李和平当晚出动了几十人到处抓我,我的所有亲戚家里;又派余耀平等人赶往北京。他们找到我三哥家,我家里也被派民兵守着。听我爱人后来讲:李和平逼他交人。最后李和平威胁说,你要不交人就拆掉你家的房子。

整个40天,恶徒们为了逼我违心妥协,他们使用的种种手段。40天时间用掉了人民多少钱,我家就损失2000多元钱,给我的亲人制造了许许多多的压力和担心。

2002年农历四月初九下午,天刚落雨,我到功友王丽华家去坐一坐,刚一坐一会儿,由于恶人举报北港派出所,就冲進来一批警察,其中有离我家不远的王海军。他们非法把我带到派出所,晚上他们把我关進了岳阳市看守所,非法关了我57天后派出所又要我爱人交570元伙食费,搞了一个取保候审,才把我放回家。我57天在看守所遭受折磨,已枯瘦如柴,由以前110多斤的身体只有80多斤。

2002年农历九月十九,我去汩罗市黄市乡我岳母家做寿,在那里我发了几十份真像传单。在11月6日晚,汩罗市国安大队、岳阳市610、北港乡司法所、北港乡派出所、黄市派出所等看了多辆警车冲到我家里,把我家抄了个底朝天,并且连夜把我绑架到了汩甸市黄市乡派出所。到黄市乡派出所已很晚,他们开始逼我口供。我不说,其中有两个自称是汩罗市国安大队的,一个大约年纪较轻二十几岁的样子,约1米6几高,瘦个子;另一餐有四、五十岁,一脸横肉大约1米6几高。这两个人非常凶恶,狠毒,把我成大字型地抵在墙上,用拳头猛击我的胸口,并问:你说不说。见我不说,那个年纪大的又给我几拳。他们心狠,拳打得很重,每打一拳都疼得我受不了。

瘦个子用手把我摁紧在墙上,用脚猛踢我的脚,直到把我的脚掌踢得成直线靠墙,口里抽着烟向我脸上喷烟雾。见我还是不说,就又用膝盖撞我的腹部。打了一阵那年纪大的又过来了,向我吐着烟,给我的头部、脸上数拳。当时我的头被打昏了,眼睛模糊不清,有点站不稳了,那个小个子把我扶到椅子上,那个老的说去派几个民兵来整他一阵,再把他吊起来。当晚他们把我送進了汩罗市看守所。

到看守所里,我发现我走路脚好疼而且都青了,胸口好疼,头昏昏的。

進去之后我绝食抗议他们的非法关押。第二天这两个恶警又来了,问我传单从哪里来的。那个老恶警说:你不说实话就又把你拖到黄市派出所去。他们对我录像、我侧着脸对着他们。他们走后,看守所警察叫我写入所态度,我没有写。看到我绝食,他们指使牢头和犯人打我,犯人把我拖以放风场摁在水泥板上,掐着我们后颈把我的头向下用力压着,不知用的甚么样在我背上猛击了几下,当时一下子疼得我眼发黑了只能轻轻呼吸,喊都喊不出声了。几个犯人还在拚命地把饭往我脸上、嘴上糊,大约十几分钟我才能慢慢深呼吸。

晚上我口干得不行,整个人全身无力。那个牢头说;只要你吃饭,让你炼功,于是我喝了几口水,第三天我感觉人蛮不行了,就吃饭了。当天我被调到7号监房,一進去犯人就逼背监规,我说我是炼法轮功的,没有做坏事,是遭受迫害的。我向他们讲大法真像。讲我修大法后身体和心性上的变化。当时他们还要我做功法给他们看。

经过一段时间,绝大多数人都知道大法弟子是好人,我每天4点钟起来炼功,几次武警干扰我,犯人都维护着我,我背经文给他们听,一个犯人还要我写经文给他看,并要我把五套功法的口诀也写给他。7号管号的杨爹是个比较善良的老警察,对我比较关心,安排我4点钟值班,让我炼功。

有一天国安那两个人又来了,一个小个子说:里面好玩吗?今天带你出去遊玩一下。说完将我铐上了车,把我带到黄市派出所。我以为他们又要整我,一会之后又叫我上车把我带到黄市乡瑞灵村村厂胥良保家里,找他做伪证。我听到他们在我身后桌子旁边谈话,写材料,他们要胥良保说认识我,看到我在哪里发了传单,还要胥良保辨认是我发的。

因为对我非法超期关押,我绝食抗议,绝食期间狱医樊医生(好像是姓樊)说要灌食,威胁我并有意把胃管在我食管里抽出插進连续疼死我。左弘军(所长)说等我快死了就扔出去。有一次狱警樊××一拳打在我太阳穴边,眼睛都被打红了。回到监房犯人看了表示同情,有的说樊××打人最凶了。后来杨爹(7号管号干部)说我的事快了。不久我接到一非法劳教我一年的通知书,元月22日汩罗市里可能是开群众大会,一早上左弘军叫了一些犯人出去亮相遊行,又来拖我去,我想我不是犯人,你们还想在群众会上迫害法轮大法,我不能去。我死死抱着监房后门不放。当天看守所就派车把我送到了长沙新开铺劳教所。

在长沙新开铺劳教所九个多月的时间,我亲身经历了劳教所逼迫大法弟子说反话、做坏事而采取的各种卑鄙手段,也不是我一言几语就能表达出来。我以前不可想像的下流、丧尽天良和恶毒都在劳教所里表现出来了。我感到这是同为人类的中国人的耻辱。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5/6/73994.html

岳阳市联系资料(区号: 730)

2018-10-25:迫害岳阳市法轮功学员王岳来致死的监狱相关信息
迫害岳阳市法轮功学员王岳来致死的湖南省网岭监狱邪党头目的最新电话:

湖南省网岭监狱0731-24806902
姓名 职务 办公电话(0731) 手机 住宅电话(0731)
卢先钰 监狱长 24807001 15773336688
文学 政委 24806002 139074122240 24806157
廖述文纪委书记24806005 13789062191
李朝鹏 副监狱长24807689 13874135589
蔡伟 副监狱长 24803989 13667435888
李权 副监狱长 24806003 18274231678
杨志中政治处主任 24806006 13762377988 24806118
彭开华 调研员 24806445 15292220909 24236372
王非平 副调研员 24806049 13907412345
罗永康工会主席24806049 13789068598
欧阳乐耕 13974166908 24806096
邹建军 办公室主任24806902 15073362345

铭德实业有限公司(网岭监狱下属)
谷军 总经理 24806007 15096388168
赵剑波 副总经理 24806340 13974102308
罗建勇 副总经理 24807698 13786326896
候竹青 副总经理 24806105 13874186111
胡国良 办公室主任24807696 15869742298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10/25/二零一八年十月二十五日大陆综合消息-376213.html

2018-06-21: 岳阳君山区邮编:414018
君山区政法委书记兼“610”主任彭常华13974060986
君山区钱粮湖镇人大主席兼镇“六一零”:杨宇
君山区钱粮湖派出所 0730-8927368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730)

2015-09-27:
责任单位及人员信息:

岳阳县秀花园山庄洗脑班:
地址:湖南省岳阳市岳阳县鹿角镇岳武村(s201省道八仙大桥南端西侧3公里)
乘车路线:坐岳阳→荣家湾到八仙大桥南端下,再转荣家湾→大同的班车在秀花园山庄下。
老板是陈林年13975072878
电话:0730-77511110730-7752668。

岳阳市政法委
电话:8889312
刘孝纯8889203、13907301549
李健安副书记8889052、13974009799
蒋仁凯副书记8889516、13607305353
贾建湘副书记8889091、13707302928
胡平华政治部主任8889142、13787301719
许雄副书记8889013、13807309383
彭兴国办公室主任8889622、13707303498
许继英机关党委书记8889269、13007300266
罗维维综治办副主任8889742、13907306176
黄双宝政治部副主任8889310、18707304978
汤露综治一室主任8889475、13873085960
袁湘伟执法监督室主任8889207、13907301236
市维稳办:
值班传真:8889164
胡卫主任8280592、13307302886
马文忠副主任8889164、8268619、13975002808
周勇副主任8889164、8887506、13975009555
市“610:办公室值班8889141传真8889040
李湘滨主任8881808、13807301767
张皆红副主任8889041、8856218、13575017899
黄要林副主任8889047、13975038082
李伟华调研员8889061、8889696、13907302976
刘红霞副调研员8889042、8889213、13808400996
傅咏梅综合科长8889040、8840806、13975092806
苏华教育科长8889042、8721639、13507309872
张能武岳阳市“法制培训中心”[岳阳县秀花园山庄]主任8889141、8889375、13908400155
岳阳市楼区610:730-8245458
主任方宇:13908405838
综治秘书室主任刘力:13907308682
政法委副书记易威琪:13907300338、730-8245311
岳阳市公安局楼区分局:
副局长李自然:13787300528
纪委书记周书记:7308619086
国保大队:730-8823172,730-8823182、8823173
大队长刘学农
副队长张东武13807300177
国保唐建民13347302797
国保李奇13975010091
国保吴皓15307308808
岳阳市楼区城陵矶派出所:7308567088、7308592756
湖滨拘留所:730-8385115
岳阳县书记毛知兵:13787309998传7630241、7669859、7631889
县长张中于: 13908406098、7621035、7610666
岳阳县政法书记梁绪华:13707402833、7639976
岳阳县公安局长刘四清:15973045678、76345677636789
岳阳县610主任郭胜强:13907403138、76399767666825
岳阳县公安政委方屏:13907301698、7666901
岳阳县检察长段德平:13762001888、7620188
岳阳县法院院长王京广:13907408938、7668801
岳阳县饶村书记姜宏毅:13973032898、7649858
岳阳县饶村乡长龙新献:13874011816、3388019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5-09, 11:0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