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8-17 星期六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湖北 >> 武汉 硚口区( 桥口区,硚口区额头湾洗脑班) >> 刘佑清(刘右清), 女, 64

个人情况: 原武汉市双虎涂料股份有限公司退休职工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家住武汉市硚口区解放大道104-4-8-3号
拘留时间: 2004年4月26日
有关恶人: 武汉硚口区610
迫害情况: 曾在北京、武汉等地被非法关押10次,判刑3年,受尽酷刑折磨。
个人近况:
立案日期: 2004-05-06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7-01-07: 湖北省武汉市大法弟子刘佑清被绑架补充

湖北省武汉市大法弟子刘佑清被迫害的准确消息是:先被板桥洗脑班非法关押十一天,后来转到武汉第一拘留所继续迫害,于2016年12月25日出的拘留所,目前情况不知。

2016年12月19日,法轮功学员魏敬莲、胡小玲被绑架,现在被非法关押在汉口额头湾洗脑班。

在同一天被绑架的还有一位50多岁女性大法弟子陈德平,据悉已经没有关押在拘留所,但是具体情况还不知道,请知情人士补充。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1/6/二零一六年一月六日大陆综合消息-340486.html

2017-01-03:武汉法轮功学员黄海英、刘佑清等四人被绑架
2016年12月中旬,湖北省武汉硚口区法轮功学员黄海英,刘佑清等六人一起外出讲真相,遭恶人构陷,两名学员走脱,黄海英,刘佑清和另外两名学员被绑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1/3/二零一七年一月三日大陆综合消息-340382.html#1713090-26

2016-12-30: 湖北省武汉市大法弟子刘佑清被绑架

家住湖北省武汉市硚口区的大法弟子刘佑清(女、60多岁),于十几天前突然失踪。目前得到消息证实:刘佑清被绑架后非法关押在板桥洗脑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12/30/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三十日大陆综合消息-339465.html

2013-07-02: 为做好人 武汉市刘佑清多次被迫害

现年六十四岁的法轮功学员刘佑清女士,在中共迫害法轮功十四年来,由于长期被残酷迫害,她出现精神失常,记忆力缺失,长期脑中轰鸣不停,十年来未睡过正常觉。其肉体、精神、经济、名誉及家人遭到严重迫害,直接经济损失三万多元,间接损失无法估量。

刘佑清老人因进京上访,说明法轮大法好,揭露迫害,讲清真相,先后在北京、武汉两地的派出所、洗脑班、拘留所、看守所和监狱等邪恶黑窝被非法关押十二次,被非法关进洗脑班三次,被非法抄家二次,被非法判刑二次(第一次被诬判判三缓三,第二次被诬判三年),遭受种种酷刑折磨。甚至连她已离婚的前夫(未修炼)也被劫持到派出所和洗脑班进行非法关押迫害。

刘佑清女士,原武汉市双虎涂料股份有限公司退休职工,家住武汉市硚口区解放大道104号。从刘佑清老人遭受的迫害,中共江泽民团伙的“肉体上消灭,经济上截断,名誉上搞臭”邪恶政策被暴露得淋漓尽致。

以下是刘佑清老人遭迫害的经历:

一、修炼法轮功真好

在修炼法轮功前,刘佑清喜欢思考问题,一直在探索人生的真正意义。1993年10月的一天,一个偶然的机会,她的弟弟告诉她有个气功学习班,问她参加不?她愿意去,结果就去了,在青山热电厂俱乐部,学了后才知道是法轮功。听课后,她感到这就是她要找的,觉的李老师很伟大,内心深处对李老师非常敬佩。

第一个法轮功学习班后,她的世界观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相信佛道神的真实存在,明白了做人的真正目的。从此,她下定决心要修炼。1994年6月11日她又参加了李老师在郑州办的讲法班,明白了很多法理。她按“真、善、忍”做好人,她的脾气变好了,心情舒畅了,性格开朗了,身体健康了,完全变了个人。

最可贵的是,她做事能处处为别人着想。她的家人、亲戚、朋友都从她的身上看到了法轮功的美好。

二、依法上访遭到的迫害

1999年7月22日中共迫害法轮功后,刘佑清对此非常不理解,法轮功这么好,政府怎么要迫害呢?!她就想给人讲清楚,还到东湖省政府去依法上访,被部队驱散。看到给当地讲不清楚,刘佑清就决定到北京依法上访,用自己的亲身经历向政府反映法轮功的真实情况。1999年11月1日,她独自一人去了北京,又一个人回来。

1999年11月24日,她和另一法轮功学员去了北京天安门,在天安门广场被绑架,被劫持回武汉驻京办非法关押一夜后,被武汉市不法人员遣送回武汉,先被非法关押在硚口区易家墩派出所,一天后回家。她的包中的现金都被抢劫去了,大概500元。

大概三天后,硚口区易家墩派出所和硚口区古南社区居委会的不法人员(有一个姓黄)到她的家中绑架她到武汉市少管所非法关押二十多天。在少管所,不准学法,不准炼功。她就公开的学法,恶警就把她非法关押到武汉市妇教所(第一拘留所)15天。在妇教所,刘佑清被非法罚站,她不配合,遭到在押人员的殴打,还加戴手铐,还被逼迫做奴工,加工电池。15天被敲诈勒索300元伙食费后回家。

2000年3月12日,刘佑清与其他法轮功学员再次坐火车到北京依法上访,在郑州被拦截后非法送回武汉,非法关押在武汉市建工招待所。在招待所她坚持炼功,2000年3月16日她就被非法送进武汉市第一看守所,同年3月24日恶人以“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非法逮捕了她,硚口区检察院以硚检刑诉字〔2000〕110号起诉书非法指控刘佑清,于2000年4月27日向法院提起非法公诉,武汉市硚口区检察院指派检察员李耿东出庭非法公诉。

在整个非法庭审过程中,没有辩护律师〔不允许请辩护律师〕的辩护司法程序,也不允许刘佑清自己辩护,旁听席没有一名刘佑清的家属,完全成为检察院法院的一言堂的非法庭审。被诬判三年缓三年。

在看守所,恶警不准学法,不准炼功,不准宣传法。她只说了两个字“不行”,就遭到恶警戴手铐的迫害。她不配合,恶警先后给她戴正铐,戴反铐(背宝剑),戴吊铐,共计达四个月之久;还被睡“死人床”,长达三十一天。“死人床”,又叫“板子镣”,是1997年就已被明令废止的一种专用于死刑犯的刑具和刑罚,让人呈十字形每天24小时躺在木板上,手脚用铁件固定死,臀部下面挖一个洞,大小便也不放人。“背宝剑”,就是一个手在胸前,一个手绕肩往背后,双手腕在背后被铐住。这种酷刑很难受,铐子就陷在肉里,疼痛难忍。参与迫害的恶警很多,主要的参与者是个女恶警,人们都叫她王喳喳,当时只有二十几岁,这个女人很邪恶,很多的酷刑迫害都是在她的指使下实施的。很多法轮功学员都遭到过她的迫害。在这样邪恶的环境里,刘佑清被非法关押了八个多月。

三、在武汉女子监狱遭迫害

回家后不久,刘佑清就参与到发真相传单讲真相救人的洪流中。2000年12月份的一天下午,很多恶警非法闯入刘佑清的家里,绑架刘佑清到硚口区易家墩派出所,当晚就被非法送进武汉市硚口区额头湾洗脑班。在洗脑班,恶人不准学法,不准炼功。2000年12月下旬,刘佑清在洗脑班遭到了不伦不类的所谓“审判”,以“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对她进行诬判后,于2001年1月18日就把她非法送进武汉市第一看守所。

2001年1月18日硚口区法院以(2001)硚刑执字第1号刑事裁定书非法收监执行原判三年。于2001年2月6日被非法关押到湖北省武汉女子监狱。

武汉女子监狱,经常强迫法轮功学员从事奴工生产,从中攫取非法利润,整个过程既残酷又血腥。监狱里有纺织车间和织布车间,把废纱头拆成纱后从新再纺,纱头灰尘很大,每天拆完纱后,脸、鼻子、头发和眉毛全是灰尘。由于监狱卫生环境极差,得肺病的最多。监狱不许法轮功学员之间接触。由于刘佑清坚持法轮功信仰不妥协,狱警想方设法折磨她,如:长时间不让睡觉(熬夜),“挖墙”等。恶警故意让她长期呆在入监队,每天逼迫刘佑清坐在一个小板凳上拆纱,每天从早到晚二十四小时她在那拆,整整十八个日日夜夜,四百三十二个小时,她就是这么硬挺着,为了坚守自己的良知而煎熬着。刘佑清整整拆了十八天的纱,狱警一天都没让她上床睡觉。包夹二十四小时都监视着她。不仅如此,恶警还逼迫她写“转化书”,如果不写,就让她“挖墙”。“挖墙”,是中共迫害法轮功的一种非法的刑罚,让人离墙三步远,头顶墙壁,长时间保持一个姿势。那时,刘佑清已年过半百,就这么被迫害着。

这个令人难受的“十八天”过去后,刘佑清还是走过来了,坚持着法轮功信仰。看到刘佑清这样,恶警就又变换了迫害的方式,把她非法关押到最顶层楼里。

那时正是盛夏,武汉素有火炉之称,恶警把刘佑清非法关押在顶楼里,逼迫她做电灯泡,还有任务。那时正在做挂在圣诞树上的彩灯,属于出口产品,听说远销好多国家。此活很费劲,很伤手,做的量又大,一般人是难以承受的。她没日没夜的干也干不完。当时她的双手全都是血泡,大拇指的指甲壳和指甲肉裂开了,鲜血直流。血肉模糊钻心的疼痛。即使这样狱警也不许她停下手上的活。顶楼很闷热,象是在火炉上,令人难受。任务完不成,就以此为借口,用“熬夜”和长时间“挖墙”的方式进行迫害她。即使这样,刘佑清还是坚持法轮功信仰不妥协。在武汉女子监狱,不让睡觉,长时间“挖墙”,对刘佑清而言,已经是最常见的事了。

更为可恶的是,2003年1月7日,恶警还利用“转化”了的昔日法轮功学员,对她散布邪悟歪理,从修炼上欺骗她,妄图从根本上毁掉她。看到那些被利用的来“转化”她的昔日法轮功学员(如荆州的潘国荣,男,是个隐藏在法轮功学员中的毒瘤,拥有“邪悟网站”和“假经文”等,害过很多法轮功学员。)的不理智表现,她感到中共真的是太邪恶了。中共把这些正常好人变成了坏人。恶警们利用这些“转化”的法轮功学员用伪善的脸孔欺骗了刘佑清,导致刘佑清照抄了一份“决裂书”后出现精神失常,记忆力缺失,长期脑中轰鸣不停,十年来从未睡过正常的觉。

四、讲真相救人遭到的迫害

2004年4月中旬的一天,刘佑清到邮局去邮寄真相信,被恶人盯梢,结果在家中被绑架,直接送到硚口区额头湾洗脑班迫害,逼迫她写“保证书”。

2005年6月17日下午,刘佑清跟另一法轮功学员一起到汉阳江汉公园去发真相资料,救度众生,被不明真相的人诬告,遭汉阳公安分局江汉二桥派出所(汉阳郭茨口附近)恶徒绑架,被非法关押在武汉市东西湖二支沟拘留所十五天,她的家人被敲诈勒索了280元。

2009年4月21日20点左右,刘佑清在硚口区仁寿路一法轮功学员家中被绑架到硚口区额头湾洗脑班,后来被非法关押到二支沟拘留所。刘佑清的手提包被抢劫走了,其中有现金1000多元,还有手机一部(价值500元)。参与额头湾洗脑班的主要负责人是谢冠昌(男,现年五十岁左右。他任硚口区“六一零”办主任,兼任硚口区政法委副书记至今,直接策划、指挥区“六一零”系统对全区所有法轮功学员的绑架、劳教、判刑和强制洗脑“转化”等恶行)。此人阴险狡猾,当面笑嘻嘻,很少出现在整人现场,总是躲在背后暗中指挥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刘佑清的已离婚前夫叶耀华,并不是法轮功学员。可是硚口区公安分局一科科长金志平伙同易家墩派出所管段警察范户籍在抓捕刘佑清时曾两次将叶耀华抓捕到派出所和洗脑班非法关押,先后共计关押7个多月之久。

在十二次的非法关押迫害中,刘佑清被恶警敲诈勒索的现金大约2800元。在武汉女子监狱期间,邪党不给刘佑清发工资,月工资大约600元,三年的直接损失大约二万元。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7/2/为做好人-武汉市刘佑清多次被迫害-276033.html

2010-12-12: 武汉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部份案例

......武汉市硚口区法院对法轮功学员刘佑清非法判刑

刘佑清,女,1949年8月1日出生,武汉市人,中专文化,原武汉市双虎涂料股份有限公司退休职工,家住武汉市硚口区解放大道104-4-8-3号。2000年11月15日硚口区法院以(2000)硚刑初字第146号刑事判决书枉判3年缓刑3年。2001年1月18日硚口区法院以(2001)硚刑执字第1号刑事裁定书非法收监执行原判3年,2001年1月18日起至 2003年5月15日止。于2001年初非法关押在湖北省武汉女子监狱。

2000年3月16日被非法拘留,同年3月24日被非法逮捕。被非法关押于武汉市第一看守所。

武汉市硚口区检察院以硚检刑诉字〔2000〕110号起诉书非法指控刘佑清,于2000年4月27日向法院提起非法公诉,武汉市硚口区检察院指派检察员李耿东出庭非法公诉。在整个非法庭审过程中,没有辩护律师〔不允许请辩护律师〕的辩护司法程序,也不允许刘佑清自己辩护,旁听席没有一名被非法庭审人的家属,完全成为检察院的一言堂的非法公诉。

参与此案迫害的责任单位和责任人:硚口区原政法委书记,原硚口区“六一零办公室”主任,武汉市公安局硚口分局、局长,一科科长金治平、国保大队长周德胜;硚口区法院党委书记、院长,审判长胡益民、陪审员王建敏、鲍福堂、邵铝泉,书记员严俊,硚口区检察院检察员李耿东,武汉市第一看守所,湖北省武汉女子监狱政委韩汉云、副政委蒋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2/12/武汉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部份案例-233548.html

2010-02-22: 武汉女子监狱:灭绝人性的系统迫害
.....不准睡觉。武汉女子监狱在对法轮功学员的“转化攻坚”中,都会使用这种邪恶伎俩,对学员身心造成巨大摧残。例如:武汉学员刘佑清,在长时间不准睡觉的迫害中,出现精神异常现象......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0/2/22/218633.html

2009-04-28: 武汉市李祖含等现被非法关在二支沟拘留所
武汉市硚口区仁寿路一学法小组在2009年4月21日20点左右被非法抓捕的八名大法弟子王德胜、李祖含、郭玉兰、刘佑清、陈华珍、张汉英、毛振国、小王。现已获悉王德胜被非法关押在额头湾外,李祖含、郭玉兰、刘佑清、陈华珍、小王五人被关在二支沟拘留所,张汉英(七十岁)、毛振国(七十六岁)已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4/28/199819.html

2009-04-27: 在武汉市硚口区仁寿路被非法抓捕大法弟子的现况
武汉市硚口区仁寿路一学法小组在2009年4月21日20点左右被非法抓捕的八名大法弟子王德胜、李祖含、郭玉兰、刘佑清、陈华珍、张汉英、振国、小王。现已获悉王德胜被关押在额头湾外,其余七人下落不明。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4/27/199757.html

2005-06-28: 武汉大法弟子刘佑清,于2005年6月17日下午跟同修一起到汉阳去发真象,救度从生,被不明真象的人举报,遭汉阳公安分局恶徒绑架抓走。到处打听,最后才知被她江汉二桥派出所(汉阳郭茨口附近)已送往武汉市东西湖二支沟拘留所,不让接见,只收了2件换洗衣服,说要带钱里面去,当时去的人身上只有50元钱都给他带進去了,其它情况还在了解。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6/28/105015.html

2005-06-22: 武汉大法弟子刘佑清被绑架
武汉大法弟子刘佑清,于2005年6月17日下午跟同修一起到汉阳去发真象,被不明真象的人举报,被汉阳公安分局恶徒绑架抓走。我们到处打听,才知被江汉二桥派出所(汉阳郭茨口附近)已送往武汉市东西湖二支沟拘留所,恶警不让接见,只收了2件换洗衣服,说要带钱里面去,其它情况还在了解。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6/22/104636.html

2004-08-10: 武汉大法弟子刘佑清因为讲清法轮功真象去北京上访被抓,先后曾在北京、武汉派出所、拘留所、转化班、看守所、监狱等地被非法关押10次,判刑3年,受尽非人的酷刑折磨。

其中她在武汉看守所被非法关押期间,有4个多月恶警连续不间断的使用刑具,其中睡“死人床”连续31天;“背宝剑铐”连续31天;在武汉女子监狱关押期间,曾经18天连续不让她睡觉,致使她的精神濒临崩溃的边缘,至今还不能正常的生活。

最令人不能容忍的是,刘佑清的丈夫叶耀华并不是大法弟子。可是硚口区公安分局一科科长金志平伙同易家墩街派出所管段民警范户籍在抓捕刘佑清时曾两次将刘的丈夫抓捕至“转化班”,先后共计关押7个多月之久。

当时他们的孩子正在上职业高中,回到家里父母已不知去向,家里被抄得一片狼藉,可怜的孩子受到很大的惊吓,不知家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坐在地上泣不成声。本来父母双双下岗,生活已经十分困难,可现在孩子的生活费完全没有了着落,只有凭借亲朋资助。可想而知,孩子的身心受到多大的伤害。

2004-05-05: 大法弟子刘佑清,女,于2004年4月26日左右被武汉硚口区610绑架。伙同者有陈家墩小区居委会几人,它们以查水表为名,诱骗刘佑清开门,并将她绑架。

彭姓大法弟子,女,于2004年4月30日被武汉市陈家墩小区居委会指引硚口区610绑架至额头湾洗脑班。

2000-04-12: 【武汉】以下是一篇来自武汉某学习班的报导。
2月2日17名法轮功学员被公安以派出所询问情况为由抓到建工招待所,1人一个房间软禁起来,白天由居委会街道派人监视并做转化工作,晚上由所在辖区派出所监视睡觉,不准走出房间一步,不准亲人会面。并要求学员写保证书:(1)不准上访。(2)不准串联(3)不准集体在外面练功。如果同意这三条并且签名,然后交6000元保证金由亲人担保方可回家,否则长期关押。但是,没有大法弟子给它们写保证。

3月15日刘右清(女)被送进了女子监狱待判,时间三个月,被告知如不能转化就判刑;田沙(女)25岁,17日被莫名其妙判劳教一年。...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0/4/12/2686.html

武汉 硚口区( 桥口区,硚口区额头湾洗脑班)联系资料(区号: 27)

2019-04-28:
云鹤社区 027-83492329
社区片警 祝和中 18302702765
周海键主任 18971103116
网格员陈×× 18963972131
顾问 张丽君 18971124359
党建宣传员 吴雪

2018-11-19:武汉市公安局:
局长李义龙
电话:027-85396507
指挥中心:027-85396280
国保支队:027-85395240
政治部主任徐精华027-85396501宅027-81803166
国保处:
电话:027-85393569
值班电话:027-85393500、027-85393600
处长刘南华027-85395240、027-85393567
副处长焦健027-85393567
中队长蔡恒027-85393569、13971015811
黄晓喆027-85393569
吴志国027-85393569、13871034683
张宁027-85393569
袁泉027-85393569

武汉市第一看守所:
地址:位于武汉市东西湖区东西湖大道舵落口大市场内
乘公交741、737、621、560、505、222到舵落口大市场下车,或者坐轻轨到额头湾下车
电话:027-85395040、83899479、83899950、83899747、83230973、61675700(投诉电话)
所长姚卫平13006365985 所长张文化13871031338 涂小红 15337261756
18971637787

武汉市委政法委:
书记曹裕江
综治办主任周滨
维稳办主任邹耘
防范办主任殷玉梅027-85481689
防范办副主任陈仕国027-87403060

湖北省政法委:027-87237073、027-87232446、027-87824302
湖北省防范办(610):027-87233234、027-87233496、027-87133820、办027-87133985


2018-11-03: 湖北省武汉市硚口区公安分局: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27)

2013-07-02: 参与迫害刘佑清的单位和个人信息:
谢冠昌 额头湾洗脑班主要负责人。硚口区“六一零”办主任,兼任硚口区政法委副书记
金志平 硚口公安分局一科科长,027-83783310(办)手机:13971119578
李某:硚口公安分局国安一科恶警,五十多岁,身高一米六八左右,面如灰土。
刘晓云  武汉女子监狱入监队监区长
杨晓玲  武汉女子监狱入监队队长
王喳喳  武汉市第一看守所恶警
李耿东  武汉市硚口区检察院检察官
硚口区易家墩派出所
硚口区古南社区居委会
武汉驻京办
武汉市妇教所(第一拘留所)
武汉市建工招待所
武汉市第一看守所
武汉市少管所
武汉市硚口区额头湾洗脑班
武汉女子监狱
汉阳公安分局江汉二桥派出所
武汉市硚口区检察院
武汉市硚口区法院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