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7-19 星期五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天津 >> 宝坻区 >> 韩英, 男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天津市宝坻区方家镇方家庄村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4-04-24
案例分类: 劳教  毒打/体罚  受迫害程度:酷刑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0-04-21:天津双口劳教所早期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天津市双口劳教所被中共贴上了所谓“部级现代化文明”劳教所的标签。事实又是怎样的呢?不妨来看看曾经被非法关押在那里的法轮功学员的亲身经历,从而了解中共的所谓“现代化文明”的真实含义。
....
以下是部份大法弟子的简单情况:
....
韩英:天津市宝坻区农民,曾遭受无数的惨不忍睹的非人折磨。一次恶警魏巍(已调到蓟县劳教所)把他堵在水房里,一连打了六七十镐把,臀部被打得皮开肉绽。打完后问他写不写悔过书?韩英斩钉截铁的说:“就是不写!”韩英的妻子门会艳因坚持修炼被判刑四年;他的姐姐和嫂子也都因修大法被劳教,家里只留下一个五岁的女儿韩宇楠。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4/21/221921.html

2008-03-03: 黄礼乔在天津数个劳教所辗转遭受残忍迫害
天津大法弟子黄礼乔2000年上班时被邪党恶警绑架劳教,在天津双口劳教所遭受的残忍迫害,曾被转到蓟县屿山劳教所;2001年11月,恶警在劳教所内称黄礼乔已死,将他转到青泊洼劳教所继续迫害,直至生命垂危。2003年6月黄礼乔再次被绑架劳教,在板桥劳教所、双口劳教所遭受迫害。

大法弟子黄礼乔1999年10月去北京上访,被河东区大王庄派出所恶警非法抓捕、劫持回天津后非法拘留15天。2000年7月正在天津钢管公司上班的黄礼乔,被天津市河东区二号桥派出所伙同钢管公司公安处恶警绑架,送到天津双口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

大法弟子黄礼乔坚持信仰无罪,拒绝所谓的“转化”,被双口劳教所列为重点迫害对象。刚进劳教所,恶警强迫他背诵监规,参加监规答卷,被黄礼乔拒绝。恶警郑某某、胡家园对黄礼乔拳打脚踢,打累了用高压电棍疯狂的电击他的心脏和头部,黄礼乔的头部和胸部被烧得伤痕累累,身体一次次地弹起来重重的摔在地上。随后恶警又强迫他看和听诬蔑大法的电视录像和录音,并唆使犯人一次次暴打他。

劳教所为了让黄礼乔尽快达到精神承受极限,恶警每天强制他凌晨两点半睡觉,五点叫醒他,并强迫他干奴工。起床时稍有迟缓,恶警就指使犯人用针向他的身上猛扎,恶警魏某当班时还会用电棍电击他的额头叫醒他。当班喝醉的恶警王瑞芳常常耍酒疯,从床上拽起他,拳打脚踢后用电棍在身上乱捅。

2000年12月底,双口劳教所恶所长亲自指挥,对非法关押在一中队的大法弟子进行强迫转化。晚上九点钟,恶警把十几个大法弟子集中在电视房,恶警王瑞方开始暴打大法弟子唐坚,一小时二十分钟不断的抽打唐坚的嘴和脸,唐坚的脸被打得变形呈紫色,两眼充血。恶警胡家园掐住大法弟子黄礼乔的脖子把他拖进另一个房间,脱掉他的衣服,用电棍电击,持续点击一小时后,将他拖回电视房持续暴打,一边打一边威胁其余人:不转化这就是下场。直到凌晨四点多,王瑞方用脚再次踢黄的肋骨,确认他再也爬不起来为止。当夜遭受毒打的大法弟子还有周向阳、韩英、蔡金明、赵福利、马德萱、陈瑞、沈大爷、蔡利荣等。

2001年9月,劳教所将周向阳、黄敏、韩英、李良等转到蓟县屿山劳教所(劳动工作是开山)。黄礼乔因拒绝转化,被加期一年。黄绝食反迫害,双口劳教所的狱医将它的手脚捆住之后,撬开他的嘴野蛮的灌进农盐水。

2001年11月为在劳教所内制造恐怖的气氛,同时也为了掩人耳目,恶警对劳教所内称黄礼乔已死,将他转到青泊洼劳教所继续迫害。

2001年11月底黄礼乔的身体健康状况急转直下,经医院检查确诊为尿毒症。天津劳教局给黄的家属打电话将奄奄一息的黄接回家。经过家人的照顾和修炼大法一个月后,黄礼乔的身体奇迹般的康复,去看望他的朋友和亲戚无不称赞大法的超常和神奇。

2003 年3月,黄礼乔在单位上班时又遭到天津东丽区杜庄派出所伙同钢管公司公安处恶警的绑架,被非法关押在东丽看守所,看守所副所长李某某对黄暴打,并用手铐将他昼夜铐在老虎蹬上。2003年6月27日开始,黄被多次非法送往青泊洼劳教所,由于尿毒症复发,身体极度虚弱被拒收,恶警李副所长上蹿下跳联系天津劳教局和天津市610继续劳教黄礼乔。

2003年9月,黄礼乔在板桥劳教所劳动中碰破了脚,伤口感染,劳教所的狱医将黄捆绑住后不采取任何麻醉措施用手术刀切开了伤口。

2003 年11月26日,伤口还没愈合的黄礼乔被转入专门迫害大法弟子的法制严管班。严管班内残害大法弟子的七个吸毒犯:吴德宝、王利生、周智海、刘凯、张长春、还有一个东北人,一个家住河西区的吸毒犯和恶警均由天津市“610”指定。第一天,吸毒犯们将黄礼乔吊起来毒打,放下来后对躺在地上的黄礼乔猛踢大腿的肌肉部位,并在右脚还没愈合的伤口上踩来踩去,痛得他昏死过去。这样的折磨每天重复三次。

黄礼乔进邪恶的严管班后从没站起来过,并且每天只给三个小时的睡觉时间,用以摧残他的精神。2003年11月30日中午,吴德宝、王利生、周智海、刘凯、张长春、家住河西区的吸毒犯在刑房对黄礼乔实施了惨无人道的酷刑—所谓的“一步登天”,将人的身体固定在木板上,绑住一只脚,另一只脚脚腕套上绳子,行刑的站在被捆绑者头部,将套着绳子的腿拉到捆绑者头部,一下就可以使人致残。

黄礼乔的左腿被摧残的在以后的两个多月的时间里失去了知觉。为掩人耳目,2003年12月24日,黄礼乔再次被转到天津双口劳教所继续迫害。

2004年5月,唐坚已被折磨的瘦弱不堪,身体越来越不行了,劳教所为推卸责任,把唐坚送回了家,于2004年7月含冤离世。2005年9月,黄礼乔伤痕累累的被送回家中。

现在双口劳教所内仍然对大法弟子进行着残酷的迫害,希望善良的人们能明白真相,伸出援手,共同制止惨无人道的罪恶行径。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3/3/173542.html

2006-01-22: 请曝光天津蓟县渔山劳教所迫害大法学员的罪恶
天津市很多同修曾经在天津市蓟县渔山劳教所遭受残酷迫害却没有被曝光,我知道天津双口劳教所曾经把几名不转化的大法弟子送往蓟县渔山劳教所残酷迫害。其中有天津的李良,常天祥,宝邸区的韩英。常天祥被恶人用长针扎膝盖。希望知道情况的同修曝光蓟县渔山劳教所迫害大法的一切邪恶。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22/119190.html

2005-07-17:渔山劳教所,又称采石场,那里的恐怖环境和繁重的劳动使曾经来过这儿的犯人谈虎色变。

2001年,我因为讲真象、发传单而被绑架到渔山劳教所。一年后,在2002年末,该所有目地的把四个队约20名大法学员都调到了一大队,成立了所谓的“专管大队”。

2003年的春节刚过完,他们就根据所谓“十六大”的“精神”,荒唐的上纲上线认定法轮大法为“敌我矛盾”。以此为借口,由王贵福副所长、张科、陆科带头,一大队恶警李占(教导员)和王宝东(大队长),开始对15名仍坚持不“转化”的大法学员进行有预谋的迫害 。他们迫害大法学员的手段是令人发指的“文化大革命”中迫害老干部、“老革命”的形式。

首先,那些恶警印制了许多诽谤师父和大法的大字报和标语,贴得满楼道、班房、厕所、会议室等地方都是,然后逼迫大法学员和一大队所有的劳教人员集中到会议室,必须狂呼辱骂师父和大法,一天数次,实行人人过关,极力制造邪恶的“文革”时期的恐怖气氛,大有天塌之势,搞的乌烟瘴气。每天晚上七点半到九点半,强迫本队劳教人员参加“法制课”,每天上午,大法学员还要增加3个小时。“学习”内容是诽谤大法的文章,恶警们想通过这种手段对大法学员进行长期精神洗脑,同时毒害其他的劳教人员,威逼、诱骗这些劳教人员,达到仇视大法、孤立大法学员的目地,使大法学员变成被打击的“5%”的行列之中。

其二,对大法学员的肉体与精神迫害,是随着不断制造出的文革式的恐怖气氛而不断升级。恶警打着关心身体为由,对大法学员长期、惩罚性的队列训练,对抵制的弟子(每个弟子身后都跟着一、二名包夹)包夹就在恶警的指使下连拉带扯或拳打脚踢。

其三,练队回来后,包夹强迫按照他们的要求“三挺一凳”的坐在小板凳或把马扎立起来坐,要坐正、坐直、坐齐,坐不好就要遭到辱骂或拳脚相加;同时,周围围着数名包夹,面对面的不停的读诽谤大法的文章强行精神迫害和可笑的做“转化”。其中,有几个牢头狱霸做了几个“文革”时期被批斗的时候戴的纸糊的尖帽子和牌子,写上污辱大法的标语,硬是扣到一名大法学员头上,牌子挂在脖子上,被拉到楼道,一边喊口号,进行游街示众。那帮恶警看见之后,根本不制止,说白了,如果不是恶警指使干的,这几个恶人绝对不敢如此行恶。对所有的大法学员,不准独自做任何事情,必须得到包夹的同意和包夹的如影随形,人身自由受到种种无理的限制和剥夺。

其四,接下来,就是强行剥夺大法学员休息的权利:黑白的不准睡觉(最少的5天5夜,长的数个星期)。恶警把其他劳教人员应值的夜班(8个小时)全部推给大法学员来值。这期间,包夹对大法学员采用谩骂、针扎(把针插入手指甲中或其他部位)、冲冷水、恐吓、用烟头烫手指甲等;再有,恶警开会诽谤大法,有两名大法学员因站起来喊“大法好!”,被包夹和牢头狱霸脱下他们的脏袜子强行塞进大法学员嘴里,然后用胶带粘了个结结实实。这些牢头狱霸和包夹在恶警的指使、纵容下随意施以下流的酷刑迫害大法学员,却可以不承担任何后果。相反,因为表现“好”,从而得到减刑的奖励。由于不能动摇大法学员对大法的信念,在恶警的授意下,恶徙从食堂拿来十来斤粗玉来面,然后往里掺大盐粒子、辣椒面,再把这些东西装入大雪碧瓶中,倒进整整一瓶生水,然后全部灌进大法学员嘴里。由于盐水浓度大,被灌的大法学员没过半小时嗓子就哑了,还不断的腹泻,而且不准喝水。

其五,以上所有的迫害手段对大法学员无效的情况下,恶警们终于撕下他们仅有的伪善的面具。恶警与包夹在利益的驱动下(恶警只要转化一名大法学员就可得到数千元的奖金;包夹可得到减刑的奖励),对大法学员不择手段。恶警李占和王宝东指使牢头狱霸手拿几根十六万伏电棍电击大法学员。积极参与电棍电击大法学员的都是牢头狱霸,主要有:杨少林〔天津市人〕、魏恩杰〔天津市人〕、高金华〔吉林延边人〕、冯双利〔河北省人〕、郝川〔天津宝坻人〕、孟繁光〔吉林延边人〕、高双俭〔天津人〕等7人。这些人先是把大法学员诱骗或强拉到私物房(实为行刑室,因为此处位置偏僻,不容易传出电击声),几个恶人围住大法学员问还炼不炼,如果说炼,他们就把大法学员的衣服、鞋扒掉后按倒在地,不能动弹,用棉被盖住头(目地是不让发出声音)全身电击。这种超高压电击是非常痛苦的,由于承受不了高压电击,学员被迫写了所谓的“三书”。其中,被电得最严重的是韩英与马则轩。一次,由于被长时间电击,韩英的脑后到整个后背都是密密麻麻的水泡;王传武被电得满嘴水泡,并且因为长期被剥夺睡觉,突然摔倒在楼道中。

再有,2004年3月,由双口劳教所转到该所一大队的大法学员李石头(硕士),因拒绝李占无理体罚、被李占拳打脚踢(李石头的近视镜被打碎),而后又被李占和恶人周海英(李石头的号长)电击,进行强制转化。

恶警为了巩固所谓的“转化”成果,仍然长期对大法学员精神迫害:一、恶警指使包夹更加严密(内紧外松)监视他们的言行,特别不准谈论法轮功的事。积极参与迫害大法学员的包夹有刘保安、侯快华、李青云、刘明义、马国领、刘尹健;二、强迫大法学员每天大量的观看诽谤大法的光盘和书、报,看后必须得写一篇观后感;三、每周还要写新“三书”;四、找来三名冒充学员的骗子(实为610分子)拿着假经文进行多次欺骗;踩师父的像等。不转化就加期、加期,然后判刑。

每次劳教局来该所检查工作,要找大法学员谈话时,恶警李占和王宝东以及另两名恶警张绪勇与李立新(以上四人是一大队主要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警,但他们很少亲自动手;其它还有三大队的恶警王大夫;二大队的流氓恶警魏威),担心他们的恶行暴露。每次劳教局的人来到之前,他们都是提前给大法学员打“预防针”:就是恶警怎么“转化”大法学员的,那些实际情况一概不准提,只能说是自愿的或被他们用真情、教育、感化而不炼了等谎话来掩盖迫害的事实真象,以达到欺骗上级检查,每次检查都是如此。

该劳教所奴工现象以及非法用警棍、胶皮棍、镐把等各种形式,针对劳教人员的打、骂等施暴现象极其严重。该劳教所为了赚取廉价的一点钱,让劳教人员超时、超负荷的干那些社会人员不想干的活:到山上炸石、开石、扛石头、装石灰、缝球、缝制布玩具〔出口〕,干活时间经常是15~22小时,甚至活干不完,几天都不能睡觉;上山装石灰的劳教人员没有任何的防护措施,因此无一例外、程度不同出现全身不同部位烧伤、流脓现象,可是还得上山,而且劳动强度是很大的。

渔山劳教所是天津市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窝之一,其它劳教所还有女子板桥劳教所、双口劳教所、建新劳教所、青泊洼劳教所。到2005年初,被绑架到该劳教所的大法学员都因“转化”、到期而释放。这其中绝大多数的大法学员都又从新回到大法中做着三件事。其中,一名大法学员常天祥,是天津市津南区人,40岁(妻子同他离婚)。2004年从渔山劳教所释放出来后,积极学法、讲清真象。他几次在公交车讲真象效果都很好,从而忽视了安全。2004年8月左右,再次在公交车上讲真象,然后发真象光盘,被恶人举报而再次被绑架。第二天,恶警从常天祥居住的出租房中抄走价值三千多元的新电脑和三百多元的爱普生打印机一台和少量真象材料,被非法劳教二年,被再次绑架到位于天津市北辰区双口镇的双口劳教所,现在对该同修的情况不明。

渔山劳教所迫害大法学员的真象,一直没被详细的揭露出来。(注:我在2004年2月17日的明慧日刊上有一篇揭露该所迫害大法学员的真象文章,不详实;而且有两名恶警和一名恶人名字有误:把恶警李占和王宝东分别写成了李古和王宝升,恶人杨少林写成杨少华,特此纠正)。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7/17/106360.html

2004-04-23: 韩英一家8口人曾2次到北京上访,向政府诉说“法轮大法”是教人向善的高德大法,政府对法轮功的处理是错误的。

1999年9月韩英一家因去北京上访,被非法拘留,八口人同时被非法关进看守所。一个月后,韩英被非法劳教三年,大姐韩桂华被劳教一年半,其他六口人被强迫教了五千元押金后,才被放回家。

2000年韩英的妻子因坚持对“真、善、忍”的信仰,被非法判刑4年,现在仍被非法关押在天津女子监狱,大嫂侯素玲因坚持修炼曾被非法判刑3年。

1999年4月25日韩英依据《宪法》赋予的权利依法上访,被宝坻政保科列入骨干的黑名单。1999年7月19日在全国对法轮功辅导员的非法绑架中,韩英被非法拘留15天,15天到期后,因不配合恶警,拒不写保证书,而被加拘15天。

1999年9月韩英带着一家8口人再次到北京上访,谁知北京信访办变成公安局,在此被宝坻区公安局绑架到看守所。一个月后,韩英被非法劳教3年(在北辰双口劳教所)。韩英遭受的迫害是常人难以想象的,强行转化期间,除24小时劳动(不准睡觉),恶警、牢头的拳打脚踢、镐把、电棍都没有使他屈服、放弃修炼!

2001年9月天津市劳教局、610进一步对坚定的大法弟子进行迫害,双口劳教所的大法学员周向阳、李良、韩英被邪恶610作为重点迫害对象送往了天津蓟县、渔山劳教所(开山、砸石头),那里被劳教犯们喻为“人间的地狱,魔鬼的窟穴”。韩英的精神、肉体并没有被摧垮。2002年9月3日到期,因韩英不写“三书”(即放弃信仰的“悔过书”等),又被非法加期半年。

韩英和他的亲人被关押期间,2000年几个恶警带着几名记者,还有摄相机来到韩英家,诱骗韩英母亲让她说是法轮功使他们一家妻离子散。韩英的母亲没有因儿子、女儿被非法劳教,两个儿媳被非法判刑的伤痛而妥协。当场正言揭穿了恶警的谎言。“李洪志老师为了避免政府误解几年前就去了美国,法轮功使我们一家非常和睦,说到妻子离散,我的儿子、闺女、2个儿媳不都是你们给抓走的吗?”恶警面对老太太的质问无话可说,扛着摄象机灰溜溜的走了。

2002-09-28: 在疯狂迫害下,大法弟子意志坚强,越来越清醒,他们渐渐明白了,不能消极承受邪恶的迫害,于是他们开始拒绝一切迫害,不写所谓的“作业”,不参加奴役劳动,不练队等等。周向阳、黄敏、韩英、李良等坚定的大法弟子是邪恶之徒最害怕的,所以把他们转到蓟县劳教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9/28/37195.html

宝坻区 联系资料(区号: )

2019-04-04: 宝坻区牛家牌镇派出所片警杨仲电话; 13820334933
宝坻区公安局局长陈忠杰《原籍天津武清人》电话; 13821399666
国保队长王宏 电话; 13920439999
大白庄派出所片警赵晓会 电话; 18622555717 袁贺光 电话; 13752299609
牛家牌派出所电话; 022—29635039

2019-01-05:天津市宝坻区法院:
审判长马宏图 13820363699

2018-12-12:王卜庄派出所电话:02282517828

2018-09-13: 相关单位及人员信息
宝坻区政法委
张守利 13820208855 区委常委、政法委书记
高万通 022--29226157、13389988928 政法委副书记综治办主任
田百军 18920509111 政法委副书记防范办主任
代广汉 15822822966 区委政法委协管干部科(执法监督科)科长
王国强 13920283882 防范办副主任

宝坻区委政法委书记 刘志勇 022-29241354、2924227518622767689
宝坻区610 办公室:022-29238003

宝坻区区法制办
田建国 13902056988 主任
刘春宇 13821580026 副主任
李忠清 15620776058 副主任
曹万东 18526166061 副主任

区信访办
赵玉华 13821850779 副主任
刘子峰 13821098820 副主任
于江锋 13132568945 副主任科员

宝坻区公安分局:
地址:天津市宝坻区建设路18号,邮编:301800

电话:02229242612
总机:02229256000

2018年5月
陈忠杰 13821399666 局长
杨自力 13802015309 副局长
武文申 13502080378 副局长
李思义 13702188028、13702188018 副局长
邹津 13516293366 副局长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