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1-17 星期四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劳教非法关押表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重庆 >> 江北区(铁山坪洗脑班,大石坝地区,长安公司,望江正源车桥有限公司,望江车桥厂) >> 张军(张君), 女, 71

个人情况: 长安一厂区退休职工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重庆江北区大石坝
拘留时间: 2001年2月中旬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4-04-23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8-08-16:重庆法轮功学员张军、唐素珍被绑架补充
2018年8月14日下午,重庆市江北区法轮功学员张军(男)、唐素珍在盘溪市场出租屋被绑架到渝中区大坪石油路派出所。张军稍后被他当地街道办接回家,唐素珍被非法关押。请知情者提供详情。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8/16/二零一八年八月十六日大陆综合消息-372510.html

2018-08-15: 重庆法轮功学员张军、唐素珍被绑架
2018年8月14日下午2点多钟,重庆法轮功学员张军(男)、唐素珍在盘溪市场出租屋被绑架,详情待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8/15/二零一八年八月十五日大陆综合消息-372447.html

2018-03-28: 重庆江北区大石坝派出所警察、街道人员、社区人员、骚扰大法弟子张军
2018年3月27日上午10:30分,重庆江北区大石坝派出所警察杨志勇,重庆江北区大石坝街道办事处人员宣××,重庆江北区大石坝忠恕沱社区书记颜红莲,三人上门骚扰大法弟子张军(女,70多岁)。警察扬志勇命令张军开门,张军只开了木门,不开铁门,张军严肃的说:“不开,你要干啥?想抄家想抓人?我犯了哪条法律法规?”

张军发现社区书记颜红莲拿着手机对自己偷偷拍照, 警察扬志勇衣兜里的手机在录音,张军立即制止:“不准拍照,未经我本人同意拍照,你这是侵犯公民的肖像权、是犯法的行为, ”颜红莲立即收回手机。张军对警察扬志勇说:“不准录音、你录音是知法犯法、你当什么警察?”警察杨志勇见硬的不行来软的;“我们给你送伞来,来查暂住人口, ”张军谢绝道:“无功不受绿,我不要你的伞、我家里的伞比你伞大,不准上门来骚扰我,我家没有暂住人口。”警察杨志勇问张军:你还在炼法轮功没有,在家炼,还是在其它地方炼?张军立即给三人讲真相,警察杨志勇说;你比我知道的多,然后三人灰溜溜的走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3/28/二零一八年三月二十八日大陆综合消息-363429.html

2017-06-16: 重庆市江北区大法弟子张军、袁庆生、李国英、罗丕苹、杨素清被骚扰
2017年6月12日晚9点30分,重庆市江北区大石坝派出所三个警察开着警车骚扰重庆市江北区大石坝大法弟子张军家,在6月12日以前两天,骚扰大法弟子袁庆生家、李国英家、罗丕苹家、杨素清家,警察这种敲门行为是知法犯法。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6/16/二零一七年六月十六日大陆综合消息-349706.html

2017-01-12:重庆江北区大石坝多位法轮功学员因诉江被骚扰

2015年6月份至2017年1月份,特别是2016年12月至2017年1月份,重庆江北区大石坝派出所多名警察骚扰诉江法轮功弟子。重庆江北区大石坝法轮功学员张军、朱红、周秀芳、邝天珍、邓茹惠、冯军、伍华珍、罗丕萍、陈文华、龙启秀、李国英、吴永清、张永珍、冉秀花、谭蓉菊、董军,向最高检察院最高法院起诉了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遭到了重庆江北区大石坝派出所多名警察和大石坝各社区人员上门骚扰。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12/21/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二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339191.html#161220222618-1

2017-01-07: “你说我该不该告江泽民?”

重庆市江北区老人张军,因修炼大法曾多次遭迫害,六十多岁时还被非法劳教两年,二零一五年六月张军对迫害元凶江泽民提出刑事控告。之后,当地派出所、社区人员曾数次骚扰她,七十二的老人对他们讲述了自己被迫害的情况后说:你说我该不该告江泽民?片警再也没什么可说的了,转身走了。

二零一六年九月十九日上午,重庆市江北区大石坝派出所一张姓女警察没出示证件、没说什么原因的情况下,上门骚扰大法弟子张军(女、72岁),质问张军叫什么名字、电话号码,要张军在一张纸上签名,张军拒绝了女警的要求,并指出:“你在非法逼问公民私人信息是违法的,我不是罪犯,你不是法官,你无权逼问公民。”女警恼羞成怒地威吓:“等几天江北公安分局的还要来。”张军义正词严地说:“不准来!不准非法骚扰公民住宅。”女警灰溜溜地走了。

二零一六年九月二十二日上午十一点十分,江北区大石坝忠恕沱社区张主任(女)、曾主任(女)、上门打门叫喊张军开门,张军不理她们,也不说话、不开门,就在厨房做饭。十分钟后两位主任静悄悄地走了。在十一点四十四分,两位主任又来打门叫喊张军开门,张军不理她们。

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二十七日上午十一点,重庆市江北区大石坝派出所新换男片警杨志勇和一女警上门骚扰张军张军没让警察进屋。片警问张军去年五、六月是给最高检察院最高法院寄了起诉江泽民的诉状、谁给你写的、你给哪些人写了诉状、为什么要告江泽民。张军说:去年六月我向最高检察院最高法院起诉了江泽民,我自己写的,我没给任何人写,宪法36条规定公民有信仰自由,我信仰真、善、忍,炼了二十四年的法轮功,二十多种疾病都好了,无病一身轻。我炼功做道德高尚的好人,可是江魔头派恶警二零零八年把我抓去劳教两年(六十岁),在黑监狱里恶警打骂我、每天对我用电刑、一个季度抽我300CC血、为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做准备。警察把我不炼功的小儿打疯,至今住在疯人院。你说我该不该告江泽民?

片警杨志勇听完张军的一席话,目瞪口呆地说:张老师你在给我洗脑,你该干啥就干啥吧。杨志勇把和张军的谈话悄悄录音(那是片警杨志勇上门骚扰张军的罪证),然后片警无精打采地走了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1/7/“你说我该不该告江泽民-”-340500.html

2016-12-21: 重庆市法轮功学员张君面临第二次非法开庭

四川籍法轮功学员张君,刚得法一年,在重庆市工作。于2016年5月24日,在重庆市巴南区跳石镇讲真相,被跳石镇派出所绑架,非法批捕关押在巴南区看守所至今,已有7个月之久。

2016年10月26日非法开庭,庭审时由于无法出示证据,只有一些所谓证据的照片,律师提出不合法律程序,因此中止了庭审。将于2016年12月23日,周五下午3点,再一次对张君非法开庭。

张君由于没有亲人,类似孤儿,没有任何亲属的帮助介入。请大家关注,正念加持。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12/21/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二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339191.html#161220222618-1

2016-11-06: 五年冤狱折磨 重庆张军控告元凶

重庆法轮功学员张军,因坚持“真善忍”信仰,曾被中共非法判刑五年。现年七十二岁的老人于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六日向最高检察院控告元凶江泽民发动迫害法轮功,要求追究其刑事罪责。

以下是张军老人在《刑事控告书》中叙述遭迫害的事实:

我今年七十一岁,是原重庆光电仪器有限公司重庆科艺光学仪器厂的职工。我四十岁就患有严重前列腺炎,后发了精索静脉曲张,辗转救治重庆各大医院无效。练了多种气功,效果也不佳。十年过去了,病情日趋严重,令我痛苦不堪,几乎绝望。

一九九四年五月,当时五十岁的我,终于找到了救我出苦海的佛家上乘功法——法轮大法。大法要求修炼者要修炼心性,按照宇宙最高特性“真善忍”的标准做人,不做坏事做好事,守德行善做好人。向内修向内找,做好人,做更好的人。做超出常人境界的人。心性多高功多高,才能长功和好病。我全身心的投入大法中修炼。实修中不但治好了我的病,更重要的是还能使我的精神文明、思想情操得到升华。不但为国家节约了大量医药费,更使人道德回升,治安变好,这对国家,社会是有益处的。大法对国家对人民是负责任的。

可是令我难以理解的是,这么好的功法,就因为修炼的人多,触动了江泽民膨胀的嫉妒心,竟然对法轮功发动了一场旷古罕见、持续十多年的血腥迫害。我本人也不能幸免。

一九九九年九月,为了以自己的亲身经历去对政府讲一句真话“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去北京上访,住通州,被湖北警方跟踪,同室30多名法轮功学员被抓,送附近派出所等待各省市驻京办接人。在那里,警察打骂我们,晚上十一点,我被送到重庆驻京办六楼会议室。室内关着二十多个法轮功学员,第二天早上,我与五个法轮功学员被驻京办和警察送上北京——重庆的列车上。乘警搜走我们的车票和身份证,关在餐车里不准走动。车到石家庄,我与一个江津的同修乘其不备走出车站,返回北京。10月底返回重庆,单位领导陈民权通知派出所押往重庆江北区华新街看守所,天天逼我洗冷水澡,从头一盆盆慢慢的往下淋,几盆冷水下来,人已冻僵了。二十天后解禁。江北区公安分局的宗教科长经常打电话骚扰,要我去分局“谈心”。

二零零一年一月十七日,重庆江北区街道办主任马善祥,花园派出所民警刘玲把我们七八个大法弟子,以各种借口骗去洗脑班,进行“转化”迫害,不准与外界联系,不准带任何生活用品,非法拘禁十四天。其间,江泽民策划导演的“天安门自焚伪案”突发。更加强了严管与洗脑的力度:不准自由行动 ,坐时腿稍微交叉即被指责“炼功”,监管人员马善祥就用不堪入耳的脏话骂人。一天,我坐床上穿衣服,马突然过来猛一下掀开我的被子骂道“(脏话),不准用这样的坐姿。”有一对老年学员,带着不满一岁的小孙子,警察骗他们说:去派出所问一下情况就回来,让他们把孙子带上,结果在那里没吃的,孙子饿得哇哇叫,哭闹不止,连这么小的孩子也遭罪。天良何在?洗脑班结束,还勒索我们食宿费。

二零零一年二月二十三日,我公司党委书记薛立川,骗我去他办公室谈心,去了即通知北碚歇马派出所警察将我绑架,并被铐在派出所的铁窗栏杆上审问我,一群警察进来,用报纸挥打我的脸,打在我眼睛上,当即流泪不止。边打还狠狠地说“看你嘴硬”。晚上被推进不足一平米的小间里,象个笼子,地上有一寸厚的灰,角落有两堆屎尿,臭气熏天,不能下脚。半夜守夜的人扔进来一个破垫子,才勉强坐下,又饥又渴又困,我把脚抬起登在对面墙上,身体呈V字形,辗转一夜。次日,我被押至北碚看守所。进门时,一武警在背后踢我一脚,差点摔倒,他还幸灾乐祸的笑。在办理登记手续的时候,登记狱警将我一百二十元现金扣下说会转入我舍房,但此后却了无结果。显然被他据为己有了。此后不断有公检法司来人提审,要我出卖同修,逼我说出真相资料来源,被我拒绝。

在看守所,每天强迫做奴工,包头痛粉袋子,不合格的袋子,牢头强迫包上混合胶液的浆糊吞下肚去。戏称“吃饺子”,吃下这种“饺子”,拉出的粪便都是五颜六色的,四、五天都拉不干净。我曾经被强迫吞下二十多个“饺子”。

一年后,北碚区法院对我非法判刑五年。我上诉一年无音讯,方知上诉书被扣押,中院根本没收到我的上诉。我又再写一份上诉书,四个月后才接到维持原判的裁决书。二零零三年三月,我被劫持入重庆永川监狱兴盛茶场。单位立即将我开除。

在监狱,我遭强制洗脑“转化”,每天四个犯人包夹监控,强迫看、听栽赃陷害大法的谎言书籍和光盘,不“转化”就罚站、不准睡觉,一闭眼就被打,几天几夜下来,精神恍惚。每天繁重的体力劳动,又不能学法炼功,几年折磨迫害,致使我身体出现多种疾病:血压高达200;颈椎、肩椎疼痛;腰椎间盘突出。

我于二零零五年十月出狱。当时我已经六十一岁,去社保办理退休,被拒绝,说要没收单位所交社保费,退还个人部份。我说要去北京上访,最后同意补交3646元,每月领取370元退休工资。而我三十三年的工龄就一笔勾销了。

二零一三年十月十六日,被渝北区六一零办公室人员和国安、龙山派出所等七、八个警察闯进我家,非法抄家,并将我绑架到派出所审问,两个年轻力壮的警察将我这个年逾古稀的老人双手扭向背后,强压我在沙发上,不准动,录像。警察抢走我的大法书籍和私人物品。然后把我拖下楼推上车,绑架到渝北区回兴镇长河村双裕休闲娱乐中心洗脑班非法拘禁,那天有十几个同修被绑架。他们逼我出卖同修,我不配合,非法拘禁我十五天后才放回家。

在我出狱后,不仅我本人多次受到街道、居委会、“610”人员上门骚扰,乱翻我屋里东西,并监视我的一举一动。我大姐和妹妹也多次受到骚扰,我大哥因为怕影响他的前途和正常生活,与我断绝来往十六年。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11/6/五年冤狱折磨-重庆张军控告元凶-337329.html

2016-09-25: 重庆市江北区法轮功学员张军被警察骚扰

九月十九日上午,重庆市江北区大石坝派出所一张姓女警察没出示证件、没说什么原因的情况下,上门骚扰法轮功学员张军(女、70岁),问叫什么名字、电话号码,还要她在一张纸上签名。张军拒绝了女警的要求,并且指出:“你在非法威逼公民私人信息,是违法的。”女警威吓:等几天江北公安分局的还要来。张军义正词严的说:“不准来!不准非法骚扰公民住宅。”女警灰溜溜的走了。

九月二十二日上午十一点十分,江北区大石坝忠恕沱社区张主任(女)、曾主任(女)上门打门叫喊张军开门。张军不理她们,不说话、不开门,十分钟后两位主任静悄悄的走了。

在十一点四十四分,两位主任又来打门叫喊张军开门。张军没给她们开门。下午,张军打电话忠恕沱社区曾主任讲真相。曾主任听后连声回答是!是!是!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9/25/二零一六年九月二十五日大陆综合消息-327757.html#1692422438-32

2014-08-14: 重庆法轮功学员张军被绑架(补充)

2014年8月2日上午1O点左右,重庆市江北区大石坝法轮功学员张军,女,67岁多,和一老年法轮功学员到千竹沟洗脑班发正念,到了千竹沟洗脑班,老年法轮功学员要吃豆花饭(张军不知此地是洗脑班,听老年法轮功学员说她来过,是农家乐,于是放松了警提性)发现老年法轮功学员身边坐着一个61O便衣,张军给老年法轮功学员讲那个是61O便衣,喊老年法轮功学员走,老年法轮功学员不走,仍然和61O便衣坐一条椅子。

张军担心老年法轮功学员安全,心急口渴,想买瓶矿泉水离开此地,用真相币在小卖部买矿泉水。卖矿泉水的人大声叫“钱上面有字”。埋伏在四周的国安便衣、61O便衣、帮教共8个蜂拥而上,团团围住张军,强行搜包、搜身,张军奋不顾身抵制,搜身末成。恶人叫来一辆警车,歌乐山派出所恶警“木乃纽布”将张军绑架至歌乐山派出所,强行搜包、搜身,通知大石坝派出所和大石坝街道办事处、大石坝派出所恶警张浪(男)到张军家非法抄家,未进到门,大石坝街道办事处61O人员张家庭(男,6O岁,退休留用人员,长期绑架法轮功学员到洗脑班的坏人)和两个大石坝街道办事处陪伴人员绑架张军到千竹沟洗脑班迫害。8月8日上午11点,千竹沟洗脑班放出张军,大石坝街道办事处主任李峰要张军写三书,张军给李峰讲真相,拒绝写三书,下午3点放张军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8/14/二零一四年八月十四日大陆综合消息-296005.html

2014-08-12: 八月二日,重庆法轮功学员张军被绑架到千竹沟洗脑班。八月八日,已从千竹沟洗脑班放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8/12/二零一四年八月十二日大陆各地简讯及交流-295885.html

2014-08-07: 重庆法轮功学员张军被绑架(补充)
2014年8月2日上午10点左右,重庆市江北区大石坝法轮功学员张军,女,67多岁,在重庆市歌乐山千竹沟一农家乐(中心点)用真相币买矿泉水,卖矿泉水的人说钱上面有字,当时就被6、7个在不远处喝茶的人听到,便马上上前搜包、搜身,后叫来一辆警车将张军绑架,至今下落不明。

法轮功学员张军家中有一个精神失常的大儿子,生活急待照顾,小儿子也长期住在医院里,家中没有人照管。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8/7/二零一四年八月七日大陆综合消息-295715.html

2014-08-05: 重庆法轮功学员张军被绑架

2014年8月2日上午10点左右,重庆市江北区法轮功学员张军(女),60多岁,在重庆市歌乐山千竹沟一农家乐(此农家乐前面已无路可走)用真相币买饮料时,突然被一群早已埋伏在四周的便衣围住,叫嚷着要搜包、搜身。后叫来一辆警车将张军绑架。现下落不明。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8/5/二零一四年八月五日大陆综合消息-295603.html

2013-01-21: 重庆市退休女工因做好人被停发养老金

养老金是公民参加养老保险所缴纳的金额积蓄,属私人财产,不是哪个单位和团体施舍的救济金和低保。重庆市长安一厂的退休女工,现年六十六岁的张军,却因坚持修炼法轮大法、做好人,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份再次被单位非法剥夺养老金。

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七日,张军在长安一厂群工处(退委会)领取新医保卡,被要求按手印和签字。全厂一万多退休职工,领新医保卡时,也没有要求他们按手印和签字,可是十二月份单位却再次非法停发了张军的养老金,又在张军本人健在的情况下造谣说张军生存验证不合格。群工处书记黄唯(女四十多岁)、主任梦遥(女)、会计童进(女)要求张军到群工处按手印签字才恢复张军养老金。所谓按手印签字是他们事先印好“三书”表格,表格内容不让当事人过目,只要法轮功修炼人在上面签字按手印就算“转化”,玩这种下三烂的手段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张军不配合。

重庆市长安一厂退休女工张军,家住重庆市江北区大石坝,因坚持修炼法轮功,被原居委会冯克福(男,六十七岁)列为“重点”迫害对像报给江北区委。每当逢年过节或中央开会、重庆市都以“严打”形式动用公安人员大量绑架抓捕法轮功学员,作为他们严打成绩。

从一九九九年七二零至今十三年来,邪恶之徒长期对张军非法监视跟踪。每天上街买菜及生活用品都遭到居民小组长蒋应秀(女,七十多岁邻居)与冯克福的非法盘问到那里去?而且一直跟踪,如果在路上碰到炼功人互相问候两句也诬蔑张军在搞串联。那些打扫清洁的人员和送牛奶的人都被他们收买去监视张军家情况,晚上夜深人静时用电筒照射骚扰张军卧室。本地大石坝派出所恶警彭红兵、夏军、张贞华、王楠多次对张军绑架抄家。

二零零七年张军小儿子是个不炼功的常人,被恶警打疯,大儿子不炼功被渝中区金汤街社区绑架到渝中区精神病医院用药物迫害呈“精神病”状态。

二零零八年奥运前,张军被江北区公安分局六一零(国产盖世太保)恶警梁世斌、贺霞(女)、刘玲(女)、戴勇等六个恶警绑架到重庆渝北区望乡台洗脑班黑窝强制洗脑,张军不写所谓“三书”,恶人在其饭食中掺玻璃碴子、用电电其身体,张仍然不配合恶警的无理要求。梁世斌恼羞成怒,把张军非法押送到重庆市金紫山精神病医院“住院”迫害。在金紫山医院不写‘三书’的法轮功学员和劳教所一样是不准亲人探视的,长期关押不准出院,除药物迫害外,其它迫害手段都与劳教所无异。吃的药全是阻断和破坏中枢神经的毒品,人吃后没有记忆力、判断力、分析力全身发软与白痴一样发呆流口水。

张军跑出金紫山精神病医院,恶警梁世斌又把张军非法押往重庆市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两年。

二零一一年,大石坝忠恕沱社区书记蒋霞(女)、社区主任赵娟(女)又把张军列为法轮功骨干的重点迫害对像。全重庆市把劳教过的法轮功学员都列为“法轮功骨干”黑名单。一旦他们的政治需要,就大量的绑架抓捕所谓“法轮功骨干”来庆功领赏。在重庆市委下达的抓一个法轮功学员强制到洗脑班洗脑可得五千元奖金的指标。

二零一一年七月十一日上午,大石坝派出所五个恶警上门绑架张军张军和两个儿子坚决不开门,绑架未成。第二天早上六时许,梁世斌等七个恶警破门而入,张军不在家。几天后,大石坝街道办事处、六一零人员张家庭(男,五十多岁)带着九个人上门绑架。在人身安全受到威胁下,张军流离他乡有家不能回。恶警与邪恶之徒抓不到张军,就用各种谎言骗张军回家住,便于他们上门绑架。张家庭在电话中谎称:我们不抓你,不送洗脑班,只是找你谈一谈(实质是骗你上当搞绑架)。按个手印、签个字就行了,张军没上当。软硬兼施不行就搞迫害。

二零一一年九月,张家庭与长安一厂群工处书记、主任、会计开会时定下:用非法剥夺停发张军养老金逼张军现身。用造谣的方式上报“张军生存验证不合格”。让江北区社保局停发张军养老金。当张军本人还健在的情况下,凭什么说张军生存验证不合格?非法停发养老金这是违反我国宪法中的(社会保障法;任何团体单位、个人在公民健在,不得以任何借口和理由停发或克扣养老金)这种明目张胆破坏法律规定,挑起社会不稳定的就是这些人。通过张军多次电话论理,二零一二年三月才恢复张军养老金。

现在要过年了,张军又被非法停发养老金。长安一厂群工处强行砸老百姓的饭碗,不要老百姓活命,是真正的在破坏和谐稳定的社会。

人在做事天在看,善恶有报是天理,人不治天治,终有一天会到来,善待法轮功会得福报,迫害法轮功定遭恶报。不信你看薄熙来、王立军,丧心病狂迫害法轮功遭恶报都成了阶下囚,老天爷必然会公正地对待每一个人的所作所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21/重庆市退休女工因做好人被停发养老金-268050.html

2011-11-16: 重庆退休工人张军被迫离家 被非法扣发退休金
文/重庆法轮功学员 张军

重庆江北长安一厂退休工人张军在二零一一年七月遭当地六一零(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和恶警骚扰,被迫离家出走。恶警威逼张军的儿子在打印的表格上签字。当地不法人员无理扣发张军的退休金。以下是张军的自述:

我是重庆长安一厂退休工人,名叫张军,六十五岁。二零一一年七月十一日重庆江北公安分局国保支队六一零和江北区大石派出所恶警想非法抓捕我,想把我送到江北铁山坪洗脑班强制洗脑。我没犯法,只是按照中国宪法规定中国公民有信仰自由的权利――坚信法轮大法好。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我不去洗脑班,所以我被迫离家流离失所在外。

江北区大石坝派出所恶警们用造谣、威胁、恐吓等手段逼我大儿子(不修炼的常人)在一张打印好的表格上签字,其内容不让我大儿子看。恐吓我大儿子:你把字签了,枪枝弹药就跟你妈没关系了。我大儿子吓傻了,畏惧的就在表格上签了我的名字和他自己的名字。在此我严正声明,重庆江北区大石坝派出所恶警造谣恐吓、非法逼供我大儿子所签的名作废。无论表格是什么内容,我和大儿子都不承认,我坚信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师父好,决不放弃神圣的信仰,坚修大法紧随师,不向邪恶转化,不背叛师父不背叛大法。

我一个六十五岁的老人,安份守己,从来不摸枪支弹药,家中更没有,是遵纪守法的好公民,被社区多次评为五好家庭,长安一厂全体职工家属众所皆知有目共睹,大石坝派出所恶警们栽赃陷害,只能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重庆江北公安分局六一零,江北大石坝派出所,大石坝街道办事处,大石坝忠恕沱社区,长安一厂群工处(退委会)等狼狈为奸,长安一厂群工处书记石梅造假给江北区社保分局出具“张军生存验证不合格”,从九月份起江北区社保分局非法停发我的养老金,这是违反中国宪法社会保障法的犯罪行为。同时大石坝街道办事处从八月份起停发我小儿子的低保费。小儿子二零零八年被恶警毒打致精神分裂症,现住江北寸滩精神中心医院治疗。我健康的活着,我给长安一厂群工处书记石梅,大石坝街道办事处六一零人员张家庭,大石坝忠恕沱社社区书记蒋霞,江北区社何分局关科长,小李等多次通电话讲理讲真相,他们不讲理只讲横:张老师,只要你参加洗脑班,养老金就发给你。

他们都知道我本人存在,在无死亡证明和没有任何法律依据的情况下,为了达到迫害我放弃信仰目的,造假“生存验证不合格”,非法停发我的养老金,非法剥夺我的生存权,完全没有一点人性,这哪是依法治国,这是什么和谐社会,完全是一群损害民生,践踏中国法律,破坏法律实施的违法者,最终会害人害己。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1/16/重庆退休工人张军被迫离家-被非法扣发退休金-249345.html

2011-09-27: 重庆江北区张军老人和家人遭受的迫害

重庆江北区大石坝长安一厂退休女工张军,今年六十五岁,在修炼法轮功之前多病缠身,脾气不好,得理不饶人。从九三年修炼法轮功后,身体健康,无病一身轻,为人处事善良温和,矛盾前忍让,肯帮助别人。由于坚信法轮大法,被当地村委会列为重点迫害对象。

从二零零零年起,张军被江北大石坝忠恕沱社区指使本村退休工人蒋应秀(女、七十多岁),冯克福(男、六十五岁)长期监视跟踪十一年,每天外出买菜或者买米都被二人非法盘问:“张老师你去哪里?”

社区人员和派出所便衣警察经常上门骚扰张军,严重干扰了公民的正常生活。张军四次被大石坝派出所非法抄家,两次(pp会议前,08奥运会前)被派出所便衣绑架,在当地正义职工家属人群指责下,才免遭恶警毒手;多次遭到重庆江北公安分局国保支队(六一零非法组织)迫害。

下面是张军老人自述她遭受的部份迫害经过:

二零零七年三月中共两会期间,我被江北公安分局“六一零”非法通缉,十月十九日正值重阳节,被“六一零”恶警梁世滨绑架、非法关押在重庆渝北区望乡台洗脑班强制洗脑,睡的床每晚12点至早5点通电,电击使我心、肝、肾遭到严重破坏,出现心慌,心跳快,全身无力,肝区痛,天天吐血,监视我的人发现饭中掺有玻璃,我不写所谓的悔过书等“三书”,我又没疯,恶警梁世滨将我关进重庆金紫山精神病院迫害,我跑出精神病院,被恶警梁世滨抓回望乡台洗脑班非法关押。我坚持不写“三书”。恶警梁世滨非法劳教我两年。洗脑班是地地道道的人间地狱。不放弃信仰就送劳教所或送精神病院迫害。

小儿子三十二岁,尚未修炼法轮功,被复盛镇二看守所恶警毒打致精神失常,现住在寸滩精神中心医院治疗。

二零一一年七月十一日,为了抓我到江北铁山坪洗脑班强制洗脑,十一日上午十点半江北大石坝派出所五个便衣上门企图绑架我,未成;下午五点半江北区公安分局国保支队“六一零”恶警梁世滨带六个便衣上门想绑架我,也落空;十二日上午七点多钟,恶警梁世滨带六个便衣闯入我家,我小儿子质问梁世滨:“我妈犯了啥子法?你为什么要抓她?”梁世滨无耻地说:“你妈没犯法,我们找她谈一下”。我没犯法警察乱抓我是违法的,身为警察不穿警服,不出示任何证件,无传唤证,无拘留证,无逮捕证,象中共电影中讲的鬼子进村一样悄悄抓人,不让左邻右舍知道他们的恶行。我的人身安全受到威胁,被迫走出家门流离在外,我家住宅被便衣协勤人员,低保人员监视蹲坑,我大儿子是不修炼的人也被监视跟踪。

由于抓不到我,一面指使监视人蒋应秀颠倒黑白无中生有造我的谣,激我露面便于绑架。另一面“六一零”恶警梁世滨通知社保局停发我的养老金(重庆公安局跟社保局,银行联了网的),同时停发小儿子的低保钱,非法剥夺我母子二人的生存权,现在我母子二人生活无着落,吃饭无钱。非法扣押公民的养老金是违法的。这次停发我养老金的是大石坝街道办事处张家庭(男、50岁、“六一零”人员)出的恶主意:“动用公安,把张军的养老金停发,逼她出来”,而且整成黑材料报给上级,因为公安抓一个法轮功学员进洗脑班的三千元奖金。(08年奥运抓一个法轮功得二千五),转化一个法轮功学员得三万元奖金,所以警察四处抓法轮功学员进洗脑班。鬼想钱都要遭令牌打。

九月二十日我打电话问忠恕沱社区书记蒋霞,又问长安一厂群工处书记石梅:“为什么要停发我的养老金?”她二人说:“张老师,只要你配合我们进洗脑班学习,钱就发给你”。

试问中国宪法和法律那一条规定公民不进洗脑班学习就停发养老金?公安人员任意停发公民的养老金,今后哪个公民敢参加养老保险?有权者玩弄权术,任意损害民生,何以立国?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9/27/重庆江北区张军老人和家人遭受的迫害-247219.html

2011-08-21: 重庆老太张军被六一零逼迫离家出走

重庆今年六十五岁的老太太张军,一九九三年修炼法轮大法后身心受益,有一个好身体,无任何病痛。由于坚信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多次遭到中共“六一零”非法组织的迫害,小儿子被毒打致精神失常。二零一一年七月,恶警梁世滨带着四男二女便衣警察闯入张军家,张军被迫离家出走,家人也受骚扰。

“六一零”是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类似纳粹盖世太保。

下面是张军老人自述她遭受的部份迫害经过:

二零零七年三月中共邪党两会期间,我被重庆江北区“六一零”文书非法通缉,流离他乡。“六一零”恶警抓不到我时,去问小儿子妈妈在什么地方,小儿子说不知道,被恶警暴打成神经错乱,住江北寸滩精神病医院治疗。

十月十九日上午九点钟沙坪坝区工商银行取养老金时,被江北区“六一零”非法绑架(当时我不知公安所有银行联了网)、非法关押在重庆渝北区望乡台洗脑班。

望乡台洗脑班是重庆市“六一零”办的洗脑班,房子老板是位张姓公安退休人员。我因不写三书,睡的床每晚十二点至早上五点通电,电击使我心、肝、肾遭到严重破坏,出现心慌、心跳快、全身无力、小便次数多、肝区痛,天天吐血;而且饭中掺有玻璃。

我坚持每晚炼功,仍不写三书。“六一零”恶警梁世滨(五十多岁,长期迫害、绑架大法弟子)将我押往重庆紫山精神病院进行住院迫害。我跑出精神病院,路线不熟悉,被“六一零”恶警抓回望乡台洗脑班非法关押。我坚持不写三书,恶警梁世滨非法劳教我两年,在黑窝被邪恶欺骗写了不该写的“三书”(已经写了严正声明作废)。

从劳教所出来那天,大石坝街道“六一零”主任李峰带着江铃厂精神病医院医生和护士企图绑架我去江铃厂精神病医院,我和我哥哥(八十多岁)坚决反对抵制,才回家。第二天大石坝街道“六一零”主任李峰遭报应,病重在江铃医院输液。

社区人员和派出所便衣经常上门骚扰。二零一一年七月十一日上午,重庆江北大石坝派出所五个恶警突然上门用谎言骗我开门到派出所去,我坚决不开门,抵制恶警,不去派出所。下午五点半江北“六一零”恶警梁世滨带着六个恶警到我家敲门,要求开门,我的小儿子三十二岁拒绝开门,我被迫走出家门,流离在外。我小儿子问恶警梁世滨:“我妈犯了啥子法?你要抓她”梁世滨无耻的说:“你妈没犯法,我们找她谈一下”。

第二天早上七点多钟,“六一零”恶警梁世滨带着六个恶警、两辆车来绑架我,直接闯入我家,不见我本人,就派便衣和协勤监视蹲坑我住宅至今。由于抓不到我,八月十一日我大儿子(常人,四十岁)照以往领小儿子低保钱,社区不发给。江北“六一零”设陷阱,通知大石坝街道办事处和社区,我小儿子的低保只准我本人去领才发给,其他亲人一律不准代领,以此企图绑架我。

社区又派人到我小儿子住院所在地江北寸滩精神病医院,通知医院主管,我小儿子只准我本人接出,其他亲人不准接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8/21/重庆老太张军被六一零逼迫离家出走-245666.html

2011-07-19: 重庆江北区警察企图绑架法轮功学员张军

近日,重庆江北区不法警察企图绑架法轮功学员张军。2011年7月11日上午10点半,重庆江北区大石坝派出所片警连成与一女警(便装)上门要求法轮功学员张军一个人到派出所去,不准两个儿子陪同,谎称张军家户口搞错了。张军不开门,坚决不到派出所去,跟片警讲理:“户口搞错了是你们的责任,通过电脑可以纠正,要求我一个人去派出所,无非想绑架我到洗脑班或劳教所,完成你们的指标,我不去派出所,请不要骚扰我的住宅。”片警没法灰溜溜的走了。下午5点半江北区公安分局国保支队恶警梁世滨带著4男2女便衣警察(两辆警车)上门要求张军开门,说有事要找张军谈,张军儿子说妈不在家,警察又找麻将馆老板冯克福(原居委会成员)上门喊开门,张军儿子未开门。

12日上午8点恶警梁世滨带著4男2女便衣警察闯入张军家,张军不在家,骗张军儿子:“你们妈原劳教是我办的案子,国庆节要到了,我们回访,只要她不炼法轮功写个保证,到我们分局去一趟,我保证放她回家,我的电话是13908315145.”喊张军给他打电话,还威吓张军儿子:如果不这样是说不脱的。现张军家被便衣监视蹲坑,张军有家不能回。

中国宪法规定:中国公民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而中国警察任意践踏法律,非法闯入公民家,强行绑架法轮功学员到洗脑班或劳教所,警察用各种手段导供诱供绑架法轮功学员,望法轮功学员正念正行注意自身安全,不要上警察的当。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7/19/二零一一年七月十九日大陆综合消息-244084.html

2011-07-13: 重庆市江北大石坝地区恶人企图绑架法轮功学员

2011年7月11日,重庆江北大石坝地区三名老年女法轮功学员面临被绑架的危险。上午,女法轮功学员张军,65岁,邪恶之徒闯入家门口干扰,企图将她绑架到洗脑班進行迫害。中午,罗丕平,58岁,午饭后与其丈夫的兄弟一同回家,突然被蹲在她家楼道口的几名便衣警察实施绑架,在绑架过程中,丈夫兄弟一直大骂和反抗,恶人才知道抓错了人。罗丕平因兄弟的奋力保护得以逃脱回家,直至现在围困在家。晚上,恶人又闯入女法轮功学员伍华珍家门口干扰,企图将她绑架到洗脑班進行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7/13/二零一一年七月十三日大陆综合消息-243790.html

2010-11-29: 重庆地区被非法判刑的法轮功学员
.......
90、张军,重庆法轮功学员,2001年2月被非法关押,在没有甚么证据的情况下于2001年7月非法开庭审判,被非法判刑三年。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1/29/重庆地区被非法判刑的法轮功学员-233063.html

2009-12-30: 重庆老年妇女喻明芳、张军等遭受的迫害
重庆市老年妇女喻明芳、张军等,由于坚持修炼使她们身心受益的法轮功,十年遭到中共各级人员的骚扰、绑架、劳教等迫害。喻明芳曾经被关精神病科药物摧残;张军被非法劳教迫害,2009年1月9日保外就医。
......
二、张军遭受的迫害

大法弟子张军,女,63岁,重庆长安一厂退休职工。1993年喜得大法。99年7月20日迫害开始,大石坝派出所恶警与村委会人员上门挨家搜大法书,她一字不交,被厂群工处列为“重点”迫害对像。

2000年6月本厂公安分局恶警晏祥明等人企图绑架张军到华莹山洗脑班,她被迫离家出走到哥哥家回避。恶警们乘车又到他哥哥家抓人。她义正辞严地抵制,当时在场的老百姓都指责恶警抓人无理,她才免遭迫害。

2001 年6月,大石坝派出所八名恶警又企图绑架张军。她高声喊:“职工家属们,你们快来看哟,土匪抢人了,警察无任何法律手续绑架我,大家来评评理。”瞬间几十名职工家属将恶警们团团围住指责:“人家在家炼法轮功、又没干坏事,你们无传讯证、又无逮捕证,为啥要乱抓人呢?”恶警绑架未得逞。

从此张军被便衣警察监视、电话监控、跟踪、蹲坑、上门骚扰。从2000年到2006年,派出所恶警经常到她家中骚扰,莫名其妙的将她带到派出所软禁几小时,并非法抄家。2005年9月份重庆就开始大面积绑架大法弟子并抄家,9月24日下午4点多,江北区公安分局610恶警支队长李先勇带着4个恶警闯入她家,遭到她抵制,向窗口高喊:“过路的行人来看哟,警察又非法抄家了。”

2007年10月19日,张军被江北公安分局610梁世滨、刘玲等恶警绑架、非法抄家,关押在望乡台洗脑班。张军坚持对法轮大法“真善忍”的信仰,2008年1月25日晚10点被秘密送往重庆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两年。2009年1月9日保外就医,出来后邪党恶人企图劫持她到长安一厂精神病院迫害,在她本人及他家人坚决抵制下才回到家中。小儿张宏被恶警打疯。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2/30/215306.html

2008-09-11: 重庆市女子劳教所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名单

重庆市女子劳教所四大队是专门非法关押大法弟子的,奥运前有一部份大法弟子被非法关押在女子劳教所三大队里。现在还被非法关押在重庆市女子劳教所的大法弟子有:

唐春华、唐世珍、朱大珍、汪顶秀、曹继芳、皮中、魏久福、范志芬、文彬、黄和珍、牟财芬、黄建君、刘朝叔、王学丽、李志群、蒋玉兰、王素碧、饶庆辉、张君、夏玉兰、王柳珍、陈淑芳、苏泽碧、谭风皓、施志敏、方敏、张敏、熊德利、赵怀贤、王学芳、罗太秀、罗明友、李绍君、黄忠英、王明惠、庞定蓉、曾治君、张帆、钟达清、何阳珍、叶金华、邓孝兰、黄淑华、夏佳祚、乔光惠、黄泽函、杨华其、代文立、赵孝群、刘昌玉、刘光珍、张方秀、古家荣、陈善菊、邹中美
余业颐、赵孝琼、李晓华,等等(一百多名大法弟子)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9/11/185688.html

2008-03-09: 重庆市江北区大石坝法轮功学员张君被国安秘密绑架

重庆市江北区大石坝法轮功学员张君,女,60多岁,重庆长安汽车厂退休职工,于2007年底被国安秘密绑架(被绑架的具体时间、地点不详),被非法关押在重庆江北区看守所,最近又被非法关押在重庆市女子劳教所(沙堡,位于江北区、渝北区交界处,公共汽车868路开往大竹林方向)。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8/3/9/173942.html

2008-02-26: 重庆市法轮功学员张君在沙堡女子劳教所遭受严重迫害

重庆市江北区法轮功学员张君(女),在过年前被恶警绑架到重庆市沙堡女子劳教所。她遭受到了严重的迫害,每天强迫洗脑等。恶警说张君在江北区大石坝挂了真相条幅,影响太大,决不轻饶。恶警还诬蔑张君有精神病。

在过年期间重庆市沙堡女子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更加猖狂。每天限制她们上厕所的次数。而且法轮功学员们每天必须完成很重的奴役任务。如完不成任务者就不准睡觉,还要遭受到各种各样的体罚和精神上的折磨。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2/26/173125.html

2008-02-26: 重庆法轮功学员张军被迫害情况补充

2007年10月19日,张军被重庆市沙坪坝区新桥派出所及国保大队绑架到渝北区望乡亭洗脑班,在这里被非法关押了两个月,之后张军又被转到江北区看守所非法关押。2008年1月24日左右被秘密非法劳教二年送往重庆女子劳教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2/26/173125.html

2008-01-25: 重庆法轮功学员张军被绑架

近日获悉,重庆市江北法轮功学员张军,女,六十岁左右,重庆市长安汽车制造有限公司退休职工,于二零零七年七月十九日在重庆市高新区新桥地区一租房内,被新桥国保队秘密绑架,现非法关押在江北区华新街看守所,望知情者提供详情补充。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25/171022.html

2007-06-26: 重庆江北大石坝地区大法弟子遭迫害案例

张君 女 60多岁 长安一厂区退休职工

恶警三次非法闯入张家,强行抄家,企图绑架。去年亚太峰会,恶警李先勇带领一伙人,在光天化日下企图行凶作恶,被当地群众谴责。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6/26/157616.html

2004-04-11: 张军,2001年元月份到重庆光学仪器厂同事家作客,其中谈到大法好,被恶人告发,于2001年2月中旬被单位骗去遭绑架,并于2001年7月开庭非法审判。只因张军坚修大法被非法判刑5年。

2002-04-17: 重庆大法弟子张军被非法判刑5年

重庆大法弟子张军,2001年元月份到重庆光学仪器厂同事家作客,其中谈到大法好,被恶人告发,于2001年2月中旬被单位骗去,被公安关押至今,并于2001年7月开庭非法审判。只因张军坚修大法被非法判刑5年,现在上诉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4/17/28650.html

2002-03-28: 重庆大法弟子张军于2001年2月被非法关押,在没有甚么证据的情况下于2001年7月非法开庭审判,只因坚持修炼“真善忍”,至今仍被非法关押在北碚看守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3/28/27386.html

江北区(铁山坪洗脑班,大石坝地区,长安公司,望江正源车桥有限公司,望江车桥厂)联系资料(区号: 23)

2018-12-27: 重庆市江北区法院
地址:重庆市江北区金港新区28号
邮编:400025
电子邮箱:cqjbfy@163.vip.com

重庆市江北区检察院
公诉科检察官 刘捷:023-67560523
地址:重庆市江北区金港新区27 号
邮编:400025
电话:023-67722000 传真:023-67722000


2018-09-09:
相关责任人:
重庆市江北区法院
地址:重庆市江北区金港新区28号
邮编:400025
电子邮箱:cqjbfy@163.vip.com
刑庭:
郑旭 副庭长 023-67855854
王国平 助理审判员 023-67855854
肖学富 助理审判员 023-67564035
李万飞 书记员 023-67564035
汪琳琳 书记员 023-67564035
黄亚 助理审判员 023-67701792
杨丽 书记员 023-67701792
曹晓燕 书记员 023-67564022
王雪莲 书记员 023-67562337
许壮辉 023-67564023
部门值班手机 内勤 15730202712
卢君 书记、院长(主持法院全面工作) 023-67852581(同监察室)
李勇 副院长、政治处主任(分管政工、老干、党建、审判监督庭工作) 023-67756227
赵进 副院长(分管民一庭、民二庭、民三庭、民四庭、金融庭、鱼复法庭、办公室工作) 023-67730427
朱德华 副院长(分管立案一庭、立案二庭、研究室工作) 023-67729252
付鸣剑 副院长(分管刑庭、未综庭、行政庭、审管办工作) 023-67756885
熊杰 纪检组长(分管纪检监察工作) 023-67721336
沈兴国 协助联系党建工作 023-67112786
曹海燕 审判委员会委员(协助分管民二庭、金融庭、鱼复法庭工作) 023-67563973
袁列彬 执行局局长(分管执行局、法警队工作) 023-67563996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8-12-09, 8:10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