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9-19 星期四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安徽 >> 阜阳市 >> 刘云(刘芸), 女, 45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阜阳市颖泉区伍明镇
拘留时间: 2005年10月25日
有关恶人: 镇党委书记王春彦,镇长李卫,武装部长李克武,派出所所长刘彪
迫害情况: 被非法劳教二年
个人近况:
立案日期: 2004-04-23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8-06-08: 安徽省阜阳市颍州区大法学员胡云、刘云被非法判刑

安徽省阜阳市颍州区大法学员胡云被非法判刑一年半,安徽省阜阳市颍州区大法学员刘云被非法判刑两年半。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6/8/二零一八年六月八日大陆综合消息-368569.html

2017-10-07: 安徽省阜阳市法轮功学员刘云被非法抓捕
2017年9月底,安徽省阜阳市警察从家中抓走法轮功学员刘云,并抢劫了刘云的钱和电脑、打印机等私人物品。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10/7/二零一七年十月七日大陆综合消息-355186.html

2017-10-02: 安徽阜阳市法轮功学员何君、訾化平、刘云被绑架
2017年9月26日,安徽阜阳市法轮功学员何君(音)、訾化平、刘云被绑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10/2/二零一七年十月二日大陆综合消息(2)-354726.html#1710203914-2

2017-09-28: 安徽省阜阳市颍州区颖西镇法轮功学员刘云等被绑架

2017年9月26日安徽省阜阳市颍州区颖西镇法轮功学员刘云被绑架。
2017年9月26日安徽省阜阳市颍州区颖西镇法轮功学员王学斌家遭非法抄家,并要绑架王学斌。当时家人告诉警察说王学斌昨天刚出医院(王学斌已80多岁)。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9/28/二零一七年九月二十八日大陆综合消息-354269.html#17927234752-1

2016-06-22: 曝光安徽省女子监狱是迫害大法弟子的事实

刘芸、王玲、柏尤华等多名大法弟子长期遭受迫害,恶人用开水烫,冷水泼,罚站,不给吃饭等方式逼大法弟子“转化”,并组织犯人监视打骂她们。王玲已被迫害成精神病症状,大小便失禁,胡言乱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6/22/二零一六年六月二十二日大陆综合消息-330368.html#16621234950-1

2015-05-08: 刘云在安徽省女子监狱四监区遭毒打等折磨

安徽阜阳法轮功学员刘云,50多岁,于2014年年底被绑架至安徽省女子监狱四监区,由于刘云抵制所谓“转化”受到迫害,每天被几个犯人管着跟着,不准跟任何人说话,别人也不能跟她说话。夜晚监舍犯人轮流值班看管,强迫她11点以后甚至经常1点以后才准睡觉。不准订购任何食品,也不准任何人给她吃的。人很消瘦,还经常被恶犯打骂。

二零一五年四月,刘云因抗议迫害被恶犯号长殴打,脸被打烂,腿受伤,行动受限,走路一瘸一拐的。恶犯未受任何处罚,刘云反被罚站走廊。恶犯还猖狂叫嚣:她不听话,揍死她!

安徽省女子监狱四监区区长:穆海燕 指导员:曹学芝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5/8/二零一五年五月八日大陆综合消息-308757.html

2014-01-18: 安徽亳州市利辛县法院将非法庭审谢家齐等五法轮功学员

二零一三年六月二十八日,安徽利辛法轮功学员谢家齐、阜阳法轮功学员康永翠、刘云、张云侠、孙利、赵国峰到利辛发真相资料时,被绑架。赵国峰已回家,其余五人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现得知亳州市利辛县法院将于二零一四年一月十七日非法庭审这五位法轮功学员。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1/17/二零一四年一月十七日大陆综合消息-285847.html

2013-09-23: 安徽省亳州市利辛县非法关押几名法轮功学员补充

2013年6月28日,谢家齐、云侠、刘云、康永翠、孙利等五位法轮功学员去利辛县发放真相资料时,被恶人举报后,被非法关押进利辛县和亳州市看守所。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9/23/二零一三年九月二十三日大陆综合消息-278763.html#13922223221-1
2013-07-20: 在安徽省亳州市利辛遭绑架的解家齐等被迫害近况

于6月27日,在利辛遭绑架的阜阳法轮功学员解家齐、康永翠、刘云、张云侠、孙利、赵克峰,被利辛县国保大队恶警分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和拘留所(其中解家齐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其余五位被非法关押在拘留所)。

在被非法关押半个月后,利辛的国保恶警不仅没有释放被非法关押在拘留所的五位学员,反而又将这五位学员绑架至亳州市的洗脑班继续迫害;而解家齐则继续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

利辛县学员庞素萍也在稍早时候从拘留所被利辛县国保恶警绑架至亳州市洗脑班继续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7/19/二零一三年七月十九日大陆综合消息-276856.html

2013-07-18: 安徽六名被绑架法轮功学员近况

2013年6月28日晚,安徽亳州市利辛县法轮功学员谢家齐、安徽阜阳市法轮功学员康永翠、刘云、云侠、孙利、赵国峰一起到利辛县发真相资料时,被绑架。

现得知赵国峰已回家。康永翠、刘云、云侠、孙利被送到亳州市看守所。谢家齐被非法关押在利辛县看守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7/18/二零一三年七月十八日大陆综合消息-276820.html

2013-07-04: 安徽亳州市六名法轮功学员一起被绑架

2013年6月28日晚,安徽亳州市利辛县法轮功学员谢家齐、安徽阜阳市法轮功学员康永翠、刘云、云侠、孙利、赵国峰一起到利辛县发真相资料时,被绑架,现在他们被非法关押在利辛县拘留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7/4/二零一三年七月四日大陆综合消息-276209.html

2013-07-03: 安徽大法弟子被迫害

2013年6月28日夜间,安徽省刘云、康永翠、云侠、谢家启、孙莉、赵克峰六名大法弟子去散发真相资料救度众生,被恶警劫持到利辛拘留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7/3/二零一三年七月三日大陆综合消息-276155.html

2011-01-17: 安徽女子劳教所的罪恶
走進安徽女子劳教所的大门,你会看见整洁的房室、优美的环境。你不可能把它和纳粹集中营联系在一起,外人很难想像的出,在这宁静、优雅的背后掩盖着充满了恐怖的罪恶,令人窒息。过去总认为:辽宁马三家劳教所是最邪恶的黑窝,误认为安徽女教所可能没有那么邪恶,但当我亲身经历并亲眼所见了以下一幕幕事实时,我发现中共恶党统治下的专政机构都一样邪恶。自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邪党江泽民集团迫害大法以来,安徽女教所残忍迫害法轮功学员。

一、强制洗脑

法轮功学员一進这所黑窝,就被关進单间或无人進出的包厢房,不让接触其他人,完全封闭,就连洗漱也要等到走廊没人、十二点以后才让出来洗,每天由包夹读谤师、谤法的黑书,逼看诋毁大法的光碟,对不放弃信仰的法轮功学员,恐吓、威逼、辱骂、殴打、不让睡觉、限制上厕所、逼写思想汇报等,从精神上和身体上摧残迫害法轮功学员。

法轮功学员方翠娥是零七年九月份被关進安徽女教所的。刚進去时,健健康康,脸上皮肤白里透红,看上去是很善良的一个老人。在这所黑窝内由于长期的恐吓、威逼,她被逼违心地做了“转化”(放弃信仰),可是作为法轮功学员那种精神痛苦是可想而知的,为了弥补自己的过失,于十一月二十一日在列队时喊了一声:法轮大法好。这时值班恶警慈玲玲像发疯一样,将这位与她母亲年龄相彷的老人,扯着衣服倒着拖上二楼,二十四小时戴着手铐。吃饭、上厕所全靠别人帮,而且她们还用宽宽的透明胶布从她的后脖颈一直绕到前面,将嘴粘住,有时要缠很多道。从此方翠娥被关進密室遭受了非人折磨,到十二月二十日,一个月不到,她已经被迫害致精神失常,瘦的皮包骨头。生活上不能自理,经常不吃不喝,恶警让别人给她买饭,然后再把饭倒掉,刺激她,说她浪费粮食。参与迫害的犯人有肖县的马兰、合肥的汤英儿(吸毒犯)。

零八年三月十九日,二大队恶警周明凤说带方翠娥去合肥市精神病院给她做医疗监定,上午八点钟走的,到十一点钟回来时,方翠娥整个人一直发抖,蹲在地上不能站立,见人就躲。看她的两个人觉得奇怪,其中一人对周明凤说:“周大,方翠娥早上还好好的,现在怎么这样呢?”周把眼朝她一瞪说:“不要多管闲事,管好你自己”。到中午十二点打饭,方翠娥不能走,几个犯人几乎把她连拖带架弄到食堂,她一直颤抖也没有吃饭。下午她因小便失禁,裤子被尿湿,帮她换衣的人发现她全身有大面积青紫,这才恍然大悟,原来周把她打成这样,怪不得周明凤说把她累死了。直到方翠娥于三月二十九日被释放回家,她大腿等处的大面积紫块也没有消退。

三大队有个叫小刘干事的恶警,每天手里拿着电棍跟在一名法轮功学员的后面,这位学员已经被折磨的骨瘦如柴,经常看到她不能行走,被两个包夹拖着架着。

除此之外,恶警们经常唆使犯人殴打法轮功学员,如法轮功学员高成美在二大队曾遭吸毒犯胡四华、盗窃犯刘贵英殴打。还有法轮功学员田中凤经常遭犯人辱骂,恶警还唆使犯人不理睬她、孤立她。这种精神和肉体上的双重折磨,再加上生活上的控制、人格上的侮辱,真是地狱一般的恐怖。

二、劳役迫害

劳教所已成为邪党敛财的重要机构,各大队都有生产任务和经济指标,警察就拚命的逼劳教人员为他们完成任务。经常听四大队马××在队前训话说:这个月任务完成不了,我们不好过,你们也别想好过。还说,劳教劳教,先劳后教,劳动是第一位的,谁让你们是劳教,有本事就别進来。

每天劳动时间都是十几个小时,劳动任务是社会上同类工作量的三到四倍,完不成任务除扣分外,还有五花八门的惩罚。如罚抄所规队纪、羞辱、罚站、殴打、延期等,即便如此也很难完成他们的任务,所以安徽女教所每年都要从上海青浦劳教所买回二至三批劳教人员,每批是一、二百人,分发至四个大队,从而满足他们的劳动生产量,人像牲口一样被买来卖去。

劳教所与公安串通迫害法轮功学员牟取暴利。对不放弃信仰的法轮功学员解除非法劳教时,劳教所通知当地公安直接把法轮功学员送到洗脑班,不让回家,即使不送洗脑班,也是长期跟踪监视,甚至设置陷阱诱捕,直到再次绑架。比如法轮功学员刘云、高成美就是这种情况,回家才几个月又遭绑架。公安每送一个人,劳教所都要给他们一笔钱,劳教所再把被送来的人作为奴工,强迫她们干活,从而为劳教所赚钱,牟取暴利。

三、恶劣的生存环境

在这高墙内,恐怖无所不在,无时不在,稍不留意就会招来殴打、辱骂及扣分延期等处罚,比如你在走廊中迎面碰到穿黑色制服的,你没有称呼:××好。她会把你叫住,责问你;难道没看见我吗?同时大声呵斥:去把分表拿来扣分。就这样恶警不知羞耻的强迫劳教人员见到他们时,必须说:干部好。而且随时随地都有扣分的可能,上班干活时间不让说话,下班或去食堂的途中不让说话,如果她们偶尔听到有人说话,全队的人下班后可能要罚站大厅,尤其是李珊值班,这种事常有。

劳教所的食堂完全是社会经营性质的,菜卖的很贵,对卖不掉的菜往往强卖。加班从来不给加班费,每月只有一百二十元左右的生活费。每个人進劳教所都要买两个暖瓶,可是很少有自己使用的,新瓶都在警察办公室被使用,劳教人员用的很多是不保温的旧瓶。劳教服、统一用的被套在解教时,都强行扣款。

四大队楼层稍高,水压不大,水头很小,半天才接一桶水,夏天洗头、洗澡、洗衣总共才十至十五分钟,而且水头稍大的都被班组长占有,每天洗漱像打仗,根本洗不干净,到时没出来,还要挨骂甚至扣分。洗漱间下水道不通畅,脏水泡在脚上,百分之九十九的人都被传染为严重的“香港脚”,这里大部份被关押的是吸毒、卖淫者,她们由于生活糜烂,有很多人有传染病,尤其是性病,如梅毒等,警察封锁消息,直到此人再不能关押时,劳教人员才得知她有病。

另外每年的年终评审及“十一”等邪党假日,搞所谓的安全检查,其实是搞恐怖洗脑和恐怖演习。说不定大难落到谁头上,所以很多人心理压力很大。尤其是对法轮功学员迫害极为严重。

天理昭昭,善恶必报。在此正告安徽女教所的警察,立即停止行恶,善待法轮功学员,给自己和家人留条后路吧。暗室亏心,神目如电,你们的恶行都被一笔一笔记录在案,不要被利益迷住了双眼,继续助纣为虐。那样会害了你们自己,也祸及你们的家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17/安徽女子劳教所的罪恶-234968.html

2009-05-04: 安徽女子劳教所酷刑迫害大法弟子的事实
安徽省女子劳教所,位于合肥市,自99年7月至今9年多来,以周鸣凤为首的邪恶警察们残酷迫害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有的大法弟子被虐待致死;有的几乎精神失常;有的致残;更多的是被迫害的一身是病;也有的在那邪恶的恐怖和折磨违心的所谓“转化”,但无时无刻不在为自己出卖良知而痛苦。

在安徽省女子劳教所里,恶警们不准法轮功学员离开规定的范围、互相之间不许说话、要按时上厕所。对拒绝“转化”或拒写“思想汇报”的法轮功学员,劳教所派专人二十四小时看守,任意打骂、凌辱、罚站等,不准睡觉,不准上厕所、不准与任何人接触,每天强迫所谓“学习”各种诬蔑法轮功的资料洗脑。在伙食上不给荤菜,只给一个素菜,有时没有菜,只给吃白饭。也不准买副食及营养品之类的。每天强制在有毒的或有害的环境中劳役达十多个小时。从早上六点起床,除去三顿吃饭时间,直到晚上九点多,有时更是到半夜12点。其中包括六十多岁的法轮功学员。

1.王平,40岁左右,家住蚌埠市五河县,在安徽省女子劳教所被非法劳教三年。因坚持对真善忍的信仰,被秘密隔离在小牢房里,单独关押。恶人们觉得这样打她、整她,没人看见,想怎么整就怎么整,方便。门上还贴着 “闲人免進”。每天逼她写所谓“思想汇报”,不写就别睡觉,不准写大法的事,不准讲真话,“思想汇报”得符合恶警们的规定(就是强制洗脑)。一天、两天……半夜里警察们交班的时候,总要看看王平的“思想汇报”写了没有。偶尔半夜一、二点让睡觉了,四点多就被叫起来洗漱,又开始了一天的折磨。这样的例子不止是王平一个,而是针对里面的所有不愿放弃对法轮功信仰的人。

因为拒绝“转化”,王平经常被毒打,在王平被关押的小牢房里,经常能听到打人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来。虽然这样,坚持真理的王平有时仍然乘上厕所的机会在走廊里喊“法轮大法好”,尽管她知道,随即会招来恶犯“包夹”(吸毒卖淫的流氓犯,被恶警指派专门看管整治法轮功弟子)的毒打。他们抓住王平的头发,往地上按,接着拖進小牢房里進行残酷毒打。3寸多宽的透明胶带封着嘴、围着脖颈缠了 6-7圈,让人气都透不过来,有的打人者把臭袜子、血卫生巾等等脏物塞進被打者的嘴里,把人日夜捆在床框边,只要一闭眼又会招来一顿毒打。就这样一年多后,王平被折磨得几乎精神失常。这样的事情在里面已是“正常”的了,每个大法弟子都遭受了类似的迫害。

2.刘芸,40多岁,2005年9月被非法关押,也是遭受了王平一样的折磨。被单独关押半年多后,她被转入到严管组(新入所的普通犯人所在的组,大多是吸毒人员或普通常人,据从里面出来的人讲,那地方不是人过的日子)。别人在严管组只需三个月,可刘芸一蹲就是一年多。

那严管组,每天5点多起床,干的活基本上都是扛货,全大队所有進出的货,都是她们肩扛,从一楼(進货)扛上二楼(车间),二楼扛到一楼(走货)。刘芸又是严管中的严管,最重的活要她扛。吃饭时全大队都打完了饭,刘云才能打一个素菜,没有菜了就吃白饭。晚上干活一般都到12点左右,有时更晚。所有人都买方便面、饼干、咸菜之类的当夜餐,可像刘云这样坚定修炼的法轮功弟子不准买吃的及营养品之类的。通宵干活也是饿着肚子干活。这样的日子一天好过,两天也不难,可一年、两年、三年,那日子怎么熬啊?这个身体能受得了吗?每天晚上12点以后,别人一天的紧张活干完了,都睡了,可是刘芸还要写“思想汇报”,写不出来那晚就别想睡觉。

刘芸是农村人,刚被关進去时胖胖的,身体非常结实。可每天至少16个小时以上的扛货,加之不给睡觉,这样一年多后,刘芸的身体就被拖垮了。几次扛货时,她都晕倒在地,人瘦得皮包骨头,和原来的她判若两人,经常卧病不起。恶警逼她吃药,这明明是累出来的,是缺少休息导致的,身体真正需要的是调养和休息。可是却仍然不给她休息,反而逼着她吃药。她不吃,恶警过军就找来恶犯,把刘芸拖到办公室里关起门来强灌。

有一次叫刘芸擦窗子时,她再一次晕倒,从桌子上连人带桌子倒了下来。就这样周鸣凤之流看刘芸不能干活了,就叫来张君茹帮忙。张君茹强逼刘芸“转化”,日夜搞精神轰炸,妄图以此达到转化她的目的。

附带说一下,张君茹,合肥人,是一个被迷惑“转化”了的学员,04年在她第二次被劳教及以后近三年期间,曾是周鸣凤的得力助手,很多事情周鸣凤是利用她加重了那里的迫害,使邪恶能够得逞。此事本不想讲出来,毕竟她也是因迫害而迷失了才犯了罪的,但在那期间她确实助长了邪恶势力,并使那里更加邪恶。她迫害了真修弟子,干扰了大法弟子证实法,因此在这里告诫所有“转化”的人:你一时迷失了,但你不要帮恶人们害人。其实劳教所里的邪恶气势主要是由于这部份喜欢被称为“人尖子”的“转化”的人的邪恶行为所造成的。“民管会”管来管去管的是真修的大法弟子,那正是周鸣凤需要的。这里没有成见,只是希望张君茹之流能清醒、知错、回头!所有“转化”过的,同修们盼着你们回到大法中来。

3.程鸣,56岁,安徽省界首县人,2005年9月被非法关押進安徽省女子劳教所。因拒绝转化,遭严重迫害。因她念“法轮大法好”,被大队长林芸打耳光,而且林芸还教唆别的犯人当众打程鸣耳光,脸被打肿到不能吃饭。她经常被捆在黑窝里,整夜不给睡觉。又经常被恶警指使的流氓恶犯毒打,用胶带缠住嘴日夜折磨。二年劳教期满后,还被非法延期关押不给回家。

4.时长英,57岁,合肥市肥东县人,2006年5月被绑架到安徽省女教所。时长英在修炼法轮功以前曾经全身疾病,学炼法轮功后获得痊愈。她与人相处时,总是善待别人,事事先想别人。在女教所里,她因绝食抗议迫害,恶警周鸣凤之流命两名打手每天将她按倒在水泥地上,由张君茹灌食。张君茹等三人受周鸣凤指使,名曰“ 喂饭”,实为折磨,导致时长英身体非常虚弱,行动困难。仅仅因为喊了句“法轮大法好”,就被关進小牢房里折磨,白天用手铐铐着,晚上用警绳捆着。在这样的情况下,她被医生检查出双肾萎缩、肝功能萎缩、心脏病、高血压、青光眼,更令人发指的是,她被迫害得一只眼睛瞎了,另一只也接近失明。

5.段根花、和平华、王银昆三人都50多岁了,因拒绝“转化”而遭到种种迫害。干活时,要完成和年轻人一样多的任务,并且是最重、最苦、最难的活。她们和年轻人一道扛货,有时吃饭时来了货,也得放下刚端起的饭盘去扛货,每餐只能吃到一份素菜(多数是包菜,别人都不愿吃的),不准买副食充饥。每天晚上12点劳动结束后还被逼着写“思想汇报”,写不出来就不能睡觉。早晨5点多就得起床。又罚她们睡上铺,上床的梯子弄折了,不给她们用,每天老人们要很费劲地才能上床。2003年12月,段根花在禁闭室里被吸毒犯杨晶晶、赵永平打得全身青斑,腿被当场打瘸,杨晶晶等恶人用宽胶带将段根花的嘴贴封住,四人强行按住段根花的手写了“转化书”。写完后,才将段根花松开,段根花严正说到:“不算数!”当里面的犯人看到段根花满身的伤痕时,也为之震惊。

6.2003 年12月,汪明慧第二次被劫持到劳教所时,6、7个恶警拳打脚踢地把她抬進二大队,发疯似的给她套上犯人服,又把她五花大绑地捆在椅子上。大冬天的却脱掉了她的鞋袜,赤着脚,捆了两天两夜。第三天把她转到仓库里,捆在床框边,继续迫害了四天四夜。四个流氓恶犯日夜轮流迫害,臭袜子塞在她的嘴里,3寸多宽的胶带缠着堵着嘴,一闭眼睛就打。又写了诽谤法轮大法师父及功法的纸张挂在汪明慧身上,汪明慧乘着松绑上厕所的机会把纸抓下来,结果又招来一顿毒打,头被打破了,牙齿被撬坏了。第三天女教所召开所谓年终总结大会,汪明慧又因申诉“法轮大法好”,被恶警指使恶犯李雪(淮南的一个极其残暴的流氓打手)把她差点打死,一个多月不能下地走路,腰直不起来,全身青斑,疼痛难忍,腰和腿被打成了重伤。后又被逼参加奴役,周鸣凤还逼她加夜班干活。长期的劳工苦役,使汪明慧被打伤的身体雪上加霜,致使后来多次出现生命危险,多次出现“瘫痪”状态,期间生活完全失去自理能力。就是这样,邪恶的周鸣凤从未放松对她的迫害,经常无中生有的在大会上污蔑她,在法轮功学员中挑拨是非,叫别人都不要听她的,制造矛盾,孤立她,打击她,使她的身心受尽伤害。当三年“劳教”期满时,汪明慧处于最严重的瘫痪状态(也是周鸣凤逼她加夜班所致),恶人们还想逼她干活,实际上她已完全失去生活自理能力,又如何能干活呢?就是这样还是被延期二十天才放她回家。

安徽省女子劳动教养所直接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的恶警有:周鸣凤、邓祖霞、陈晓林、林芸、马丰萍、陈洁、张冬兰、潘磊、盛诗琴、慈琳琳、王璐璐、过军、黄书英、史然、赵曼丽、何新、张燕、侯景艳、徐礼红、罗毅、刘科长(所部管理科)、李政委(所部)等。我们在此揭露暴行,希望更多正义善良的人们站出来控诉制止迫害。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5/4/200186.html

2008-12-28: 安徽女子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刘云
安徽阜阳大法弟子刘云,现年四十五岁,零八年五月在马路上讲真相时被恶人举报,再度被非法关進安徽女子劳教所。(刘云半年前才从此黑窝里出来,非法劳教两年且超期关押)。

刘云在劳教所遭受恶警、毒犯全天候严密监控,零点以后才让睡觉,凌晨五点多起床。每天超负荷劳动,完不成指标就扣分延期,每扣十分,延期一天;强迫洗脑,不“转化”就延期。

合肥大法弟子李云,在被安徽女子劳教所非法关押期间,公公、婆婆内心压力沉重,婆婆年老多病,公公脑溢血瘫痪在床,婆婆听说媳妇还得延期,痛苦万分,于十一月六日上吊自尽。公公不久也随她而去,前后仅有一个星期。现在李云已回到家中,全家都陷入极度悲愤之中。

中共恶党迫害大法弟子罪恶滔天、罄竹难书,天必灭它。安徽女子劳教所的警察们,立即停止大法弟子,给自己留条生路吧。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2/28/192430.html

2007-10-12: 大法弟子刘芸、陈鸣被非法关押在安徽合肥女子劳教所
大法弟子刘芸、陈鸣被非法关押在安徽合肥女子劳教所。2007年9月非法的二年劳教期满。但邪恶一直因她们拒不转化而被残酷迫害,并被延期。

时玉英2006年被绑架到合肥女子劳教所。一直绝食抗议非法关押,因此而遭受到灌食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0/12/164365.html

2006-12-14: 安徽合肥女子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刘云、陈敏
安徽合肥女子劳教所迫害现象仍很严重。阜阳大法弟子刘云,女,46岁,因坚持信仰不转化,不写所谓的“四书”,经常不让睡觉,被当众辱骂,她被迫害的神情恍惚,邪恶之徒还不让其家人接见,不给打电话。

大法弟子陈敏,女,55岁,因为坚持信仰,经常高喊“法轮大法好”,被大队长林芸打耳光,经常整夜不给睡觉,林芸还教唆别的犯人当众打陈敏耳光,把她脸都打肿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2/14/144693.html

2006-07-10: 阜阳市刘云在安徽女教所遭受的迫害
安徽省阜阳市大法学员刘云,于2005年10月25日被非法关進安徽女教所,被非法劳教二年。女教所恶警对刘云从肉体到精神上对她進行,每天不给吃饱饭,还要逼她進行超体力劳动。现在刘云被折磨的从刚進所时体重110斤,腰围2尺4,现在腰围只有1尺。

刘云开始曾被强迫写了决裂书,事隔一天,刘云醒悟。恶警就对刘云加大迫害,对她非打即骂,连续進三个洗脑班迫害,后把她封闭在小包房。这里没有任何人权,甚至不叫上厕所,天天写所谓的思想汇报,一个犹大对刘云说:不放弃修炼无路可走,要么精神崩溃,要么死路一条,精神上折磨你,身体上打击你,生活上控制你,人格上侮辱你。

就是这样刘云没妥协,邪恶之徒又把她关進封闭组,迫害更加严重,一天甚至不叫進厕所。后来刘云不敢喝水,三个邪恶的组长张口就骂,抬手就打,天天恶言恶语,推推搡搡,一次收她的水杯五天后才还,甚至把她的水杯扔進厕所里。在这里三餐二饥,每天叫写几份思想汇报,因怕刘云睡觉,刘云坐小板凳还派人看着,稍一闭眼就用脚踩,他们令她学甚么社会主义荣辱观,刘云不学,就连续三夜不让她睡觉,那晚刘云困极了,往床上一歪就睡着了,被他们发现,把刘云抓起摔在地上。一夜打她几次还说:我想尽法子制你,你如果不放弃修炼。

二大队副大队长林芸(主管),股长盛诗琴,股长黄书英都曾辱骂刘云,污言秽语。一天早晨刘云头晕脑醒,林芸打她一顿,先用教材。后用一沓报纸抽刘云脸上,左右开弓,刘云脸也打烂了,嘴也打出了血,之后又找人看着她,让刘云站几个小时。

刘云在这里天天头晕,是因为不让睡觉,吃不饱的原因,还有每天在车间劳动,装卸货超体力劳动。该所恶警曾对一位二年拒不放弃修炼大法的法轮功学员用香烟烧其乳头,用皮鞋踹,大法学员身上青一块紫一块的,没有好地方。

安徽女教所还是所谓的“文明单位”,其实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魔窟。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7/10/132625.html

2006-06-21: 安徽大法弟子高成美、刘云在合肥女教所正遭受非人的待遇,邪恶负责人是周明风、林云。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6/21/130947.html

2005-12-29: 安徽阜阳数名大法弟子被绑架关押
从2005年7月份到10月份,阜阳已经有杨明杰、苑翰文、刘云、朱素侠等69名大法弟子被绑架关押,4个资料点被破坏,损失惨重。

杨明杰已被送到合肥女子劳教所,正欲给她注射不明药物,以破坏其神经系统。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2/29/117535.html

2004-04-15: 1999年7月20日以后,江泽民出于小人的嫉妒和私愤,发动了对大法、大法弟子的镇压和迫害。大法学员刘云带着伍明镇全体大法学员的共同心愿,依法向政府和国家领导人反映法轮功的真实情况,却遭到该镇不法人员的非法绑架,被关押在阜阳市看守所迫害半年之久。

2002年的元月份,在阜阳市610恐怖组织头子戚成刚的授意下,伍明镇的不法人员及恶警把刘云,王影等5人非法劫持到阜阳市610恐怖组织举办的洗脑班進行迫害。2002年10月份,大法学员刘云在一辆公共汽车上对人们讲述自己在大法修炼中身心受益的体会时,被该镇恶警非法绑架到阜阳市看守所,好在办手续的领导了解真相,拒之不收。2002年11月份,该镇不法人员及恶警,又把刘云非法绑架到洗脑班進行迫害,最后又把她关押在看守所长达9个月。刘云出狱后,伍明镇的不法恶人仍不甘心,2002年2月29日,该镇党委书记王春彦,镇长李卫,武装部长李克武伙同派出所所长刘彪等不法恶人,窜到大法弟子李继英,王影,刘云家非法搜查,随后又把李继英,王影二人绑架到阜阳市颖泉区公安局進行非法迫害,并派2个恶徒日夜监视刘云

阜阳市联系资料(区号: 558)

2019-08-13: 阜阳市沙河派出所:
所长王辉13705585886、2219356
指导员郑俊杰13605583326
杨屹18955886869
白云霄13500599739
周东海 13955891688
杨晓东 13905586050
李建军13905580118
徐利军13965582600 2191992

阜阳市公安局颍州区分局:
局长孙洁清13505582616
政委殷峰13956813769
副局长张建东13805584188
副局长谢旭升13605587374
纪检书记袁涛13805588857
办公室主任吴凤启 13965586767
办公室副主任李晓宏 13905587521
颍州区分局国保大队:
大队长王国威13955898887
副大队长张小兰13705583606
张卫东 13905583508
陈 峰 13905587920
张庆伟 13956689696
孙晓华 13705587619
王 静 13955881886
李朋飞 15905587650
姜 涛 13956816558
高 磊 13655581288
贺 勤 13605586124
刘爱兰13966808299

颍州区610办:
电话:5582182610
主任梅岗13515579016、18055833222宅5582161306、5582182824
成员:陆洁13965571616、赵振海、梁磊、白云龙
颍州区政法委: 书记刘万和2181056、13955889637
副书记刘家伦2181280、13905585555
综治办主任董继奎2170835、13635581126
办主室主任李源2183710、13605582768
政工室主任马俊勤2183550、13965561233
执法监督室主任李文红2183603、13905585687
综治办人员:
叶涛2183609、18110558772
李娜2183609、13966821588
操亚飞2183609、18805581987
... 更多

本案件有关文件

2018-06-08: 阜阳市公安局颍州分局
孙洁清 13505582616 局长
殷峰 13956813769 政委
张建东 13805584188 副局长
谢旭升 13605587374 副局长

颍州区国保大队:
王国威 13955898887 大队长
张小兰 13705583606 副大队长
贺 勤(男) 13605586124
颍州区610办: 5582182610
主任 梅岗: 13515579016,18055833222 宅 5582161306 5582182824 人员
陆 洁:13965571616
人员 赵振海、梁磊、白云龙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6/8/二零一八年六月八日大陆综合消息-368569.html

2014-01-18: 安徽亳州市利辛县法院:
邮政编码236700 地址:安徽亳州市利辛县前进东路
院长魏国钧,副院长郝继远、政治处主任汪兰,行政庭庭长李学敏,执行局局长宫明宇
院长办公室0558-8812127
法院值班室0558-8810902
立案庭0558-8818579
执行庭0558-8810901

利辛县相关电话:
公安局局长:于杰 办公室:0558-8814269 手 机:13856769999
政法委: 办公室:0558-8814097
看守所所长:侯纯利 办公室:0558-8858369 手 机:13966503741
拘留所所长:张擎 办公室:0558-8814001 手 机:13909672872
城关派出所所长:张文跃 办公室:0558-8812414 手 机:13956773199
城南派出所所长:王怀柱 办公室:0558-8852614 手 机:13515691779
春店派出所所长:程立峰 办公室:0558-8812914 手 机:15256169966
双桥派出所所长:郑 辉 办公室:0558-8052110 手 机:13515694118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