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8-20 星期二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内蒙古 >> 赤峰监狱(赤峰四监狱,内蒙古第四监狱,男,女) >> 张桂荣, 女, 49

个人情况: 铁路退休职工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黑龙江省哈尔滨阿城市
拘留时间: 2004年3月30日
个人近况: 非法关押
立案日期: 2004-04-22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08-02-02: 黑龙江省哈尔滨市阿城区“六一零”人员的罪恶在“610”的直接授意下,恶警曾在零三年抓捕法轮功学员张桂荣,后来张桂荣被非法判刑7年半,现在关押在内蒙古赤峰监狱。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2/2/171578.html

2006-02-24: 请国内大法弟子利用在联合国的立案抵制迫害
张桂荣,女,2001年2月14日被关到万家劳教所。

从2001年2月22日到3月9日她被单独监禁,每天被迫站立17到18小时,连续60个小时不允许睡觉。把她的手铐在牢门上三天二夜,并且把她的手绑在背后然后吊起,只让脚尖接触地面。在2001年6月19日她又被堵住嘴悬吊了32个小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2/24/121541.html

2005-07-31: ......当时被吊在小号的大法学员共有15人:朱纯荣,张桂荣,赵雅云,李秀琴,潘宣华,张玉华,孙杰,郝云珠,杨秀丽,高淑彦,王芳,陈雅莉,左秀云,韩少琴,徐丽华。大法学员被吊的同时,恶警李民用电棍电击多人,导致被电击者浑身青紫。一整夜过去了,不屈服的大法学员在身体的极限中承受着。

19日上午9时左右,大排的6个班被所有当班恶警们强迫大法学员在早已打印好的保证书上签名,拒绝者全部被拖拽到小号用绳索吊起,近200名大法学员面临着邪恶的绑吊迫害。

19日晚21时,还有3名大法学员在绑吊迫害中,连续29小时,陈雅丽已近极限,出现了头晕、恶心、瘦小的她大口的喘息着。男恶警李民看到陈雅丽的痛苦状态,竟说:我帮帮你,恶警一手伸进陈雅丽的肋下,然后提起肋骨,一手在陈的身体上乱抓,既痛又痒,一会李民的手在摸陈的乳房,陈雅丽制止恶警,恶警问:你说什么再说一遍,陈又重复一遍:男女授受不亲。李民不听又去摸另一乳房。

这时朱纯荣,张桂荣分别几次制止恶警李民的流氓行为,李民又过来用同样的方法抠、提她俩的肋骨。19日21时30分,陈雅丽快要窒息了,她带着备受侮辱和极度苦痛的心情回到了老三班,一进门就瘫倒在监门口。

6月20日凌晨,朱纯荣、张桂荣已被连续绑吊整整32小时,生命垂危……

此次“万家劳教所蓄意制造的6-20虐杀惨案”中,黑龙江省密山市张玉兰、黑龙江省鸡西市粮食局退休职工李秀琴、黑龙江省双城市乐群乡赵雅云3名大法学员被迫害致死。

据统计前后有近300人被关禁闭室遭受各种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7/31/107412.html

2005-07-30: 哈尔滨万家劳教所恶警犯罪记录(二)

以下是万家劳教所恶警使用的部份酷刑手段:

飞机挂

用警绳将两手背向背后分别挂在室内两层床柱上或铁管上,脚尖离地或点地,呈飞机形状。这一刑罚2002年8月以后普遍用于暴力“转化”,而且捆绑双手的警绳改为手铐。

2001年6月18日,万家劳教所将16名大法弟子在7队禁闭室飞机式悬吊起来。恶警李民三番五次不断高吊。其中阿城市的张桂荣、哈尔滨的朱纯荣被连续吊挂32小时;哈尔滨市的陈雅丽被连续吊挂28小时。

拳打式

2002年8月集训队,郝佩杰因拒绝罚蹲,被7、8个人围打,其中两名狱警用拳打倒后拽起来再打倒,眼睛被打出血。阿城的张桂荣,在万家住院被宋院长一拳打在她脸上,令她的腮部被划出一条一寸来长的口子,当时就吐了一摊血,一上午伤口处血流不止,脸、牙床肿了很长时间。在万家劳教所遭此毒手的法轮功学员不胜枚举。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7/30/107306.html

2005-07-16: 面对法轮功修炼者一次次遭到无端的迫害,一向正直的李洪梅决定再一次进京上访,结果于2000年10月15日被抓,在驻京办事处扣留期间遭警察非法搜身,阿城市公安局警察王加参与了此事。李洪梅被押解到阿城市第二看守所,她绝食10天之后才被释放。可谁又能想到,回家只住一宿两天,和平派出所又一次派人把李洪梅从家中抓走,不久就被送进哈市万家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一年后被释放回家。

6月18日召开对坚定修炼的大法弟子的加期大会,当时会场邪恶警察全副武装,每个大法弟子前后站着背枪的警察,还有医生。李洪梅被绑着、倒背着手押了上来,宣布加期一年,12队和7队共有20名大法弟子被加期,有阿城市的大法弟子谢金贤、张淑珍、张淑琴、张桂荣、杨丽霞。恶警当场把李洪梅、王文连、李小彬、李荣芹四名大法弟子送到会议室,12个干警看着,8个包夹,白天码小凳,不让动,晚上在水泥地上睡觉,12个干警三班倒监视。李荣芹被迫害肚子肿大,长瘤子,被释放。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7/16/106264.html

2005-05-23: 亲眼所见哈尔滨女子监狱的罪恶

2004年初,哈尔滨女子监狱监狱长刘志强在大会上声称不会强制“转化”大法弟子,背地里却派监狱医院院长赵英玲去上海学“转化”的恶毒手段,并以病号监区作为“转化”基地,成立所谓“攻坚小组”,妄图做到百分之百的转化,并散布“转化”后就放人,以此作诱饵。

我们所在的楼共四层,三、四楼是病号监区,三楼是转化基地,分东西两侧监道,西侧监道的道长叫徐榛,受狱长刘志强指派她重点做“转化”,每月给最高分6分(分数多可以减刑),还承诺让她当“省优”。西侧有四个屋,每屋关一名大法弟子,5-6名狠恶的刑事犯昼夜轮班包夹大法弟子,用罚站、码坐、打骂、不许睡觉、打迷糊针、吃迷魂药等各种手段强制洗脑。现在还在这样做。三楼有个65岁的吴玉兰老人,从2004年12月被拉去到现在,经常不让睡觉、打骂、码坐直到下半夜2点。三楼有一位60多岁的老人黄艳珍,坚决不转化,被折磨的血压高达200多,恶人为了不露皮外伤,用被子蒙上她打。二楼包监区有一名大法弟子,被不分昼夜戴上铐子。一楼有一名大法弟子叫李玉书,已经绝食十个月,每天还被用绳子绑着双手,被胶带封口,但她没有屈服。

被迫害致死的大法弟子曲杰就是因恶人的强制“转化”迫害,使她血压升高,心力衰竭而死。

现在仍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有:车桂兰(牡丹江人)、于霞(嘉荫县人)、杨中琴(方正县人)、高秀荣(齐齐哈尔市人)、宫兰(牡丹江市人)、李玉花(浩良河人)、齐玉珍(齐齐哈尔市人)、牛凤清(音,齐齐哈尔市人)、张桂荣、李亚茹(哈尔滨市人)、高文霞(哈尔滨市人)、刘景珍、宋坤(呼兰县人)。

2005-04-07: 法轮功弟子张桂荣,被狱警毒打折磨得不行了,才被保出来,后不久又被抓回去了。狱警对大法弟子实行一钟叫“狗连裆”的刑法,就是把人的胳膊反绑起来然后就来回的悠,惨极了。

2004-04-22: 黑龙江省阿城市大法弟子张桂荣,女,49岁,是阿城市铁路退休职工。99年7.20后進京上访,先后被非法劳教、判刑,被迫害得非常严重。后正念闯出,一直被通缉并流离失所。2004年3月30日左右,在回阿城市的途中被非法抓捕。具体关押在哪不详。请当地大法弟子齐发正念,揭露邪恶,帮助同修正念闯出。

2004-02-02:2004年1月16日法轮功学员张桂荣(女、51岁)到阿城市610索还保释金,得到的答复是拿票据到阿城市公安局政保科签字领取保释金。于是,张桂荣来到政保科,可几个警察将张桂荣推进屋里。张桂荣说:“你们干什么?我是来办事的。”可政保科刘长忠根本不听,自行写了一份笔录后,说送张桂荣回家。于是上来一帮警察连拽带推把张桂荣弄上警车,送到阿城市第一看守所。看守所的副所长罗焕荣拽着张桂荣猛打耳光,张桂荣的脸部立即高高肿起,眼睛被拳头打得封喉,口腔内打坏,头晕、恶心,满口吐血。罗焕荣还不罢手,把张桂荣的鞋强行扒下,用穿皮鞋的脚猛踩,当场她的脚被踩得血肉模糊。

投入监号后,张桂荣因口腔被打坏无法进食,看守所对她强行灌食,张桂荣被迫害得生命垂危,大年初三也就是2004年1月24日被送到阿城市医院进行抢救。

2002-06-22: “6.20”惨案中有3名大法弟子失去了生命,她们是:李秀琴、张玉兰、赵雅云。有八名大法弟子奄奄一息,在昏迷中被送往医院,她们是:潘宣华、许丽华、郝云珠、张玉华、杨秀丽、王芳、高淑彦。有四人神智清醒,被分别送去四个男队隔离,她们是:韩少琴、左秀云、孙杰、陈亚丽。惨案发生后,万家惊恐万分,生怕走漏消息,败露罪行,对劳教所实行严密封锁。管教人员的手机、传呼全部收缴上交。为了防止事态扩大,七大队大队长武金英亲自拿着在“小号”酷刑下逼签的那些“保证书”,找到被迫害的大法弟子,当众撕毁。当他们得知22日上级部门要来检查时,万家害怕酷刑折磨的恶行暴露,他们不顾躺在病床上的8人刚刚恢复知觉,神志尚未完全清醒的实际情况,强行给她们注射精神类药物,使她们又昏睡了24小时,在检查人员走后,才让她们清醒。6月26日在这些人身体失衡,四肢僵硬,记忆尚未完全恢复的情况下再次被关进“小号”。当时邵影在医大二院抢救,刚刚脱离危险,万家去带人时,医务人员正在给邵影输液。当时值班的医务人员对管教说:“邵影身体很虚弱,现在给她注射的药物很贵,她身体也非常需要,希望用完药再带人走。”万家恶警不答应,当即拔下针头带回万家,和我们11人一同投入“小号”。当时天气闷热,气温在30多度,小号里闷热异常,潘宣华在“小号”内昏迷无人知道,直到晚上方便时才被我们发现。如果不是同修的关心,几乎再出人命。为了抗议万家对我们的继续迫害,张贵荣、韩少琴、林咏梅、陈亚丽再次绝食,万家借强制灌食之机,再次疯狂迫害,一次性食管反复使用,常常是从这个人鼻中拽出,就插下一个。玉米面粥加生水,有时故意加许多盐,妄图以干渴迫使我们进食进水。每天两次强制插管灌食。我们的嗓子、食管都插肿了、破了,有时多次插管才能插进去。嗓子、食道经常被插破出血。还经常遭到恶医的殴打。有一次我们看到韩少琴被恶医宋少会打倒在地,后被拖进处置室,直到晚上4点多钟时,才被抬回小号。一次张桂荣被恶医宋少会一拳打在脸上,牙齿咯破左腮,一寸多长的口子淌了很多血,脸肿了半个多月。那次张桂荣绝食抗议55天,其余3人绝食抗议39天,直到后来万家答应了我们所提的条件,我们4人才恢复进食。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6/22/32197.html

赤峰监狱(赤峰四监狱,内蒙古第四监狱,男,女)联系资料(区号: 476)

2015-01-22: 赤峰第四监狱入监队的部份电话:
入监队一中队 钱主任(名字:钱有存和刘刚做洗脑转化):13500665081
入监队一中队 李科长:13947688582
教育科长 宋文涛
大队长 曾凡文
副大队长 恩克图 赵桂林
内蒙古第四监狱一大队队长 纪队长:办8441255
内蒙古第四监狱入监队秦队长:13947688524
内蒙古赤峰监狱主要人员:
康正行,办电:0476-8421866,手机:13847646677
段新文,办电:0476-8424498,宅电:0476-8441899,手机:13704760103
闫建中,办电:0476-8424958,宅电:0476-8228026,手机:13327168166
王洪彬,办电:0476-8420576,宅电:0476-8462066,手机:13327168899
曲宝峰,办电:0476-8422880,宅电:0476-8336865,手机:13304768315
信息指挥中心:0476-8420575
第四监狱两名副监狱长分别为: 姓严的(全名不详)、张士新
电话:
0086-476-8424-454
0086-476-8426-991
0086-476-8425-662
0086-476-8426-338(刘志国的电话,说找刘教)
正监狱长  康正行  办8421866 8425601
副监狱长   曲宝峰  办8426991 手机13904768315 宅 8336865
副监狱长   王洪林  宅8423959 办8422880
副监狱长   张 辉  办8424542
政委     段新文  宅8441899
政治处主任  李超势  宅8345166
监狱长    闫进中  办8424542
监狱长    庞 波  宅8231171 手机13104760079
监狱长    刘珍军  宅836699
管教干部   于长坤  宅8451537
管教干部   李学儒  宅8421196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