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5-24 星期五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四川 >> 遂宁市 >> 张秀容(张秀蓉), 女, 70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四川省遂宁市工业园区南强马宗岭村六社村民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4-04-22
家庭成员: 夫妻/父母: 苏德荣(苏德容,苏德云) 张秀容(张秀蓉)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7-11-12: 四川遂宁七旬夫妇14次遭绑架

四川省遂宁市船山区今年七十六岁的丈夫苏德荣与七十岁的妻子张秀蓉修炼法轮功后,两人全身的病很快康复,变的更加善良、真诚。然而,在中共江泽民发动对法轮功的全面打压后,两人曾遭到中共当局的十四次绑架、抄家和关押,五次强送洗脑班迫害并遭毒打折磨,并被非法劳教,勒索钱财近三万元。

以下是张秀蓉自述遭迫害的经历:

遭南强镇派出所警察绑架

二零零零年二月中旬,南强镇政法委书记康家亮、武装部长陈飞、综治办主任翟昌彪、南强镇派出所奉光国、马宗岭村书记曾祖兴、村主任何世华、村治保主任徐忠云等二十多人闯到我家。康家亮和曾祖兴问我们:“还炼不炼?只要你们说不炼就没事儿。”我们说“要炼”。康家亮接着说:“那你们两人跟我们走一趟。”

随后我们夫妇被这伙不法之徒绑架到南强镇派出所。晚上就让我们睡在一个到处是屎尿、臭气熏天的小黑屋里。

第二天,康家亮对我说:“表了态好放你回家。”我说要表态。说完我就走到外面一个地势较高的街沿上,大声向那些呆在房子里的人喊到:“快点出来听我表态!”

这一喊,一下子从各个单位出来六、七十个干部和家属,大家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事,都想听个究竟。我一看人也出来的差不多了,就对着众人说:“我要说三条:第一,‘伙食团’搞错了,饿死很多人;第二,文化大革命也搞错了,整死很多清官;第三,整法轮功,更是大错特错。法轮功教我们做好人,修心向善,没错。 ‘朝闻道,夕可死’,一朝得了大法,脑袋砍了都要打坐。”

当说完这些话后,才发现我所有的亲属都来了,他们都给我跪着求我们向政府表态。姐姐几次催我表态,我都耐心的给大家讲道理,我娘家哥哥见我态度坚决,当时气的举手想打我,但他最后还是把手放下了。我丈夫听我这一说,也要表态(坚修大法),康家亮不要他说话。

后来派出所的人把我儿子叫到六楼上,向我儿子勒索五百元,另外还交了五十元生活费,我们被关了两天两夜才回家。

被村干部绑架到光明乡洗脑班 遭毒打折磨

二零零零年三月十五日下午五点多钟,马宗岭村村书记曾祖兴、村主任何世华及驻村干部李祥三个人又闯到我家里,无故将我们夫妻劫持到南强镇在光明乡办的洗脑班。

当时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还有谭小蓉、杨思珍、梁德正、刘素兰夫妇、谢大秀、苏琼华(已迫害致死)、曾崇素、李世贤、肖志林(已含冤离世)等十多名法轮功学员。为了想达到在生活上迫害我们的目的,十几个人每顿煮八两米,碗里照的见人影子,很多同修只能喝一小口米汤。有一次,排在后面的谭小蓉和杨思珍连一口米汤都没有,只好用白开水和泡菜充饥。

洗脑班的恶人还专门雇请社会上的地痞无赖充当打手,随时准备向我们施暴。有一天晚饭后,几个打手(其中一个叫肖六娃)喝了酒,杨思珍和谭小蓉为了阻止他们对大法犯罪,就去给他们讲真相。有个打手不听,伸手边打边骂:“你这个x婆娘,嘴巴还烈!”借着酒气抓住杨思珍就开打。其他恶人害怕恶行暴露,就将其余十几人赶到一个小屋子里,不让看。当时我看见恶人打同修,就对那几个打手大吼道:“不准打!她(指杨思珍)是好人!”打手问:“是哪个在吼?”我回答道:“是我在吼!”话音一落,只见几个打手如狼似虎般冲到我面前,不由分说将我拉出去一阵拳打脚踢。

洗脑班的旁边有个厂,临时工们听见打叫声全都跑了出来,有几个人嘴里喊着:“打人了!打人了!”打手们怕引起公愤,就把我们拖上三楼。

到了三楼上,南强镇一个叫彭明华(转业军人)的镇干部叫我跪下,打手们又对着我的脸打了几耳光,殷红的鲜血从我的嘴里流了出来。彭明华怕我口里的血溅在地板上,就叫我用报纸接血。他还假惺惺地对我说:“大姐,只要你说个不炼了,把态表了,今晚就不打你。”我说:“吃水不忘开井人,说个不炼了就对不起我师父。我是一个有良心的人,身上的病都好了(炼法轮功好了的)。”彭明华听我这么一说,立即给旁边的人递了个眼色,两个打手会意,立刻过来站在我的两边对着左右脸噼噼啪啪打我的耳光,又用十几斤重的柏木条凳的腿砸我的背,砸的咚咚响,楼下的人都听的清清楚楚,一直打了一个多小时。打手们还边打边问:“还炼不炼?”我毫无畏惧的说:“再怎么打,我都要炼。”打手听后又继续打我。

同修杨思珍被恶人逼跪小板凳,还叫她把双手伸开,恶人用拖把使劲打她的手指尖,脸被打得乌青,鲜血染红了胸前的衣服。

后来又把我俩拖到镇干部周春红(男、三十多岁)跟前,打手们叫我俩跪下。周春红手里拿着一个笔记本问我们:“还炼不炼?”我坚决的说:“要炼。”他说:“天哪!打死都要炼!”他把刚才我说的话一字不漏的记下来,打手拖我在笔录上按手印。

有一个姓黄的老人看见我和杨思珍遭毒打,立即对几个打手说:“别打了,要出人命案!”幸亏这位善良的老人及时出面制止,恶人才停止作恶。

当我和杨思珍下楼后,听见楼下的同修哭声一遍,我说:“你们哭啥子?哭的这么厉害!”同修们说:“(我们)以为把你们打死了。”我说:“我们有师父保护。”

遭毒打的第二天,杨的女儿来看她,见她脸肿的老高,面目全非,根本认出来是自己往日可亲可敬的妈妈。

这次我和丈夫在洗脑班被非法关押了十五天,遭罚款二千五百元,另外还交了五百元生活费。

被绑架到龙坪乡洗脑班

二零零零年七月十九日,村书记曾祖兴、村主任何世华及驻村干部李祥再次闯到我们家,将我们夫妻二人绑架到龙坪乡政府洗脑班,非法关押七天,同被关押的有杨永富、唐振华(音)、谭小蓉等十多名法轮功学员。我们夫妇共交生活费二百五十元。

遭北京机场绑架 被非法劳教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日,我们夫妻二人与九名同修到北京证实大法。十二月三十一日晚上,我刚走到广场上不久,便被警察绑架,丈夫苏德荣当时在旁边没被发现。我和几个外地同修被警察粗暴的掀上车,我们就大声的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警察听我们呼喊,就用狼牙棒狠命的打我们的背和头,不让我们喊。警察用大车开了两个多小时将我们载到一个很偏远的看守所,当我们进到看守所时,见里面已经关了很多各地来北京证实法的同修,警察也多,一个个警察都用眼恨着我们,并让我们排队登记。第二天一大早,我就被劫持到遂宁驻京办,后来丈夫也被劫持在那里,我被非法关押六天。

南强镇派出所的警察及村书记曾祖兴将我们劫回当地,第二天一早又将我送到吴家湾看守所。关押一个月后,我们夫妇被非法劳教一年,丈夫所外执行。二月份,我就被劫持到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继续关押迫害。

在关押期间,遭到强制洗脑、罚坐小板凳,被包夹犯人扯开衣服,用手打耳光。遂宁邪悟者肖凤英听从邪恶的摆布,处处限制我们的人身自由,三天过后被强制转化。警察和杂犯逼着我们看诽谤大法和师父的邪恶书籍和录像,规定几天必写一次思想汇报,还逼做奴工,有时晚上加班到凌晨二点左右,在劳教所被迫害十个多月才获释回家。

再说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三十一日晚上,丈夫苏德荣和我离散后,坐在大街上休息,遭天安门派出所的警察盘问并绑架,半夜十二点与其他几十个外地同修被警察用大卡车拉到一个很偏僻的看守所,第二天又拉到一个县看守所。晚上被逼说姓名、地址。一个叫张德福的警察告诉另一个所长模样的人:“(指我)不说。”那警察说:“等会儿请他吃宵夜(动刑)。”大约七点后,有两个警察手持四根三百八十伏的高压电棍同时电击我的脖子,然后又伸进衣服电击腰、腹,全身电满了如豌豆大小的泡,疼痛难忍,逼得说出了姓名、地址。二零零一年一月一日后被米主任劫到遂宁驻京办,被劫持回遂宁吴家湾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后。

二零零一年二月中旬,遂宁市“六一零”对我和丈夫、杨思珍、谭小蓉等二十多名法轮功学员在公园非法宣读劳教。将二十多名法轮功学员五花大绑押上大卡车,前面一辆卡车架着机枪开道,后面一辆卡车也架着机枪,每个学员被一个荷枪实弹的武警押着在大街上游行,以此加深对世人的毒害。

丈夫被非法劳教一年,因体检不合格,被所外执行,于二零零一年四月十七号回家,走时被市公安局勒索了三千元保证金,另扣一千元生活费。

多次遭南强镇派出所警察绑架、关押

同年七月十九日深夜十二点钟,康家亮、奉光国、何世华和曾祖兴四人又闯进我家抄家,搜走大法经文、资料和真相信,将我丈夫苏德荣绑架到南强镇派出所,凌晨两点被劫持到吴家湾看守所,二零零二年一月中旬回家时,又遭罚款三千元(有收据),逼交生活费四千多元。

二零零二年七月十九日,我和丈夫骑自行车上街,警察奉光国将我俩拦住,强迫我们带他去抄家,他在我们家里翻箱倒柜,抄的汗水直流,村主任何世华就帮他打扇。奉光国说:“我们所长要见你们。”随后又被关押在吴家湾看守所两天,两人交生活费一百元(还是向犯人借的)。

二零零二年十月二十六日,我给邻居发了几个护身符,邻居却交给了吴家兴,吴又交派出所,后来了三个人。吴去借了一个楼梯爬到二楼上,进屋后吴家兴与二派于世海将丈夫抬下楼塞到警车上,恶人在家里什么也没有找到。丈夫在南强镇派出所遭警察奉光国打两耳光,又逼他说出我的下落。当天丈夫又被劫持到灵泉寺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后,又转押到北门拘留所两个多月,逼交一千五百元,二零零三年一月十三日回家时,又被南强镇派出所罚款二千元。我为了免遭绑架,被迫流离失所。

二零零四年九月二十七日,我们夫妻在龙坪乡五村向村民发真相资料,被几个不明真相的年轻村民拦住,一个伍姓妇女举报并叫来了五村的村干部。一会儿,南强镇派出所来了四个警察,其中一个警察气势汹汹的来到我面前打了我两耳光,并踢了两脚,嘴里还骂着:“打死法轮功不抵命!”拉我们上车时,遭到我们抵制,警察就把我丈夫的手反剪在背后并用力往上抬,到了派出所由两个警察看守,下午国保警察许军等五、六个人押着我丈夫回去抄家,结果一无所获,又将丈夫押回派出所。一会警察们开会去了,五点多钟,趁看守我们的人没在身边,丈夫和我先后走出派出所,但却不能回家了,只得离家出走。据说我们走脱后,派出所派人到我家附近蹲坑好几天,企图再次抓捕,我们在外流浪两年多才回到家。

二零零五年十二月十七日上午,我们与同修刘仁忠到船山区仁里镇卧龙庵村附近发真相资料,被不明真相的村人举报,刘仁忠被好几个男子抓住扭打,并把他绑在水泥电杆上毒打,不让我们离开。仁里镇派出所来了三、四个警察将我们绑架到派出所。所长熊文认出了我丈夫,然后将我们三人劫持到永兴看守所刑事拘留一个月,并遭非法提审两次,逼问我们资料是哪儿来的?狱警唐玉莲叫我背监规,我说:“我是好人,我不会背监规,我背师父的《洪吟》都忙不过来。”李干事(女)想要给我照相,我就盘腿立掌,她就说:“算了,算了,不照了。”

关押期间还逼我们做奴工——生产打火机。后来我和丈夫被判非法劳教一年零三个月,因体检时血压太高,两人均被劳教所拒收,送回后又被关押到北门收容所七天,交了二百八十元生活费。

二零零六年六月十九日下午六点多钟,我从家里出来不远,突然窜出四、五个警察,有个叫沈良贵(音)把我抓住,手上提的一把面也掉在地上,就把我弄到车上,这伙人又去租房抓我丈夫并抄家,抢走三盘炼功磁带和收录机,又把我们抓捕到南强镇派出所,当晚被关押到北门洗脑班。据说遂宁当天出动大量警力共非法抓捕十七名法轮功学员,这是一次有预谋的绑架行动。凡在洗脑班没有被转化的全被非法劳教,我与邓修桂、刘春凤因体检不合格,又被送回洗脑班关押三个月,逼交了一千一百元生活费才放回家。

北京开奥期间被绑架、毒打

二零零八年北京开奥运会期间,马宗岭村的协警吴家兴、何世万、苏建平、村书记陈利和及村干部陈利伦、杨永生及南强镇派出所出动两辆警车将我们从租房非法抓捕,在派出所我们遭到非法讯问,警察凑了很多黑材料,有三个人拖我在黑材料上按手印,但没达到目的,另两个人去拉我丈夫按手印,接着又把我们送到北门洗脑班。

在关押期间,南强镇“六一零”人员王昔富(音)还专门指使手下人打法轮功学员。我丈夫苏德荣被南强镇武装部长吴强踢了几脚,将他踢的很远,又打耳光,满口牙齿被打松,双眼被打肿,双眼角鼓着鸭蛋大的两个包。

吴强打了我丈夫后又来到关押我的监室,他大吼道:“叫张秀蓉站起来!”吴见我不理睬,一脚踹在我心口上,我当时感到出不了气,一股腥味儿直往上涌,鲜血从嘴里流了出来,被打后下身就拉血,双脚软绵绵,上厕所都是由两名同修扶着,人也没有知觉,在床上迷迷糊糊躺了十天。南强镇“六一零”的人知道我的身体状况后,就派彭明华到洗脑班,彭借着酒劲打了我丈夫四个耳光,又来到关押我的屋子,见我睡在床上,就叫我起来站着。我们两人又被迫害两个多月,走时又逼缴二千多元生活费。

被富源路派出所警察绑架、勒索

二零一二年四月八日上午,我们夫妇与同修张成珍在油房街“君利来”商场门口聊天,被马宗岭村吴家兴、陈利伦看见,他们跑过来问我们:“你们在干啥子?”说着陈利伦将我们一手抓一个,吴家兴去抓张成珍胳膊上的衣服,还叫旁观者帮忙,最后将我们三人暴力绑架塞到车里。在车上,吴家兴得意的说:“我好久没有酒钱了,有半年没得到奖金了,我就是来找酒钱的。”

我们被绑架到派出所后,警察沈良贵、协警吴家兴、村干部陈利伦、杨永生又押着我丈夫苏德荣回去抄家,我们被抢走师父法像一张及《洪吟》、《洪吟二》、《洪吟三》经书,抄家后又将我丈夫带回派出所,被强制吊铐到窗子上,脚尖着地,中午不给饭吃,一直被吊铐两个多小时,后又坐铐到晚上六点多钟,警察向我儿子勒索了五千元,同修张成珍被勒索了三千元后三人才放回家。

二零一二年五月八日上午十一点多钟,协警吴家兴、苏建平、村干部陈利伦、杨永生及办事处的张银等十几个人闯到家里欲将我二人绑架。丈夫说孙女上学要留人煮饭,他们才放过我丈夫。张银过来拉住我的手,把我绑架到富源路派出所,下午又将我劫持到北门洗脑班,强迫我打扫清洁卫生和看诽谤大法的录像,每天晚上十点后才允许睡觉,他们还故意把电视的音量开到最大,每顿给一两饭吃,两个包夹我的女人,一个叫张蓉,一个吴姓女人,对我动辄就骂,我被关押了两个月,被勒索了二千五百元生活费,于七月九日回家。

遭凯旋路派出所警察绑架

二零一四年三月初的一天上午九点多钟,我和张启林(音)、陈翠华夫妇在油房街水果店门口聊天,被便衣盯梢并拦住不放,后打电话举报,凯旋路派出所绑架来了四个警察将我们三人绑架。

在派出所时,我几次想上厕所,一警察都把我拉回来,他恶毒的说:“就是不让上。”让我受憋,我给他讲真相他也不让讲,一个多小时后我和同修张启林就陆续回家了。同修陈翠华被非法拘留五天。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11/12/四川遂宁七旬夫妇14次遭绑架-356595.html

2014-03-06: 四川省遂宁张秀蓉、陈翠华丈夫已回家 陈翠华仍被关押

遂宁法轮功学员张秀蓉,于三月三日上午九点多,被绑架到凯旋路派出所后,于二个多小时后,已回家,陈翠华的丈夫(张姓)已于下午回家,现陈翠华被非法关押在北门收教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3/6/二零一四年三月六日大陆综合消息-288429.html

2014-03-05: 四川省遂宁法轮功学员陈翠华等被绑架,张启林、张秀容已回家。

二零一四年三月三日上午九点半左右,遂宁市法轮功学员陈翠华、张启林、张秀容,在油房街菜市场街附近,被凯旋路(南门)派出所几个恶警绑架,当日中午,张启林,张秀容已回家。法轮功学员陈翠华被非法关押在遂宁市拘留所(北门)。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3/5/二零一四年三月五日大陆综合消息-288375.html

2014-03-04: 四川遂宁市三位老年法轮功学员被绑架

三月三日上午九点多钟,四川遂宁市法轮功学员陈翠华夫妇及张秀蓉等三人在遂宁市油房街菜市场门口被绑架,一辆警车把他们三人强行带走。

三位法轮功学员都是六、七十岁的老人:陈翠华约六十七岁,张秀蓉六十五岁,陈翠华的丈夫张大哥约七十岁左右。
http://en.minghui.org/html/articles/2014/3/18/145932.html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3/4/-二零一四年三月四日大陆综合消息-288338.html

2012-08-04:中共四川政法委黑恶势力2012年上半年罪行综述
......
◇遂宁六一零洗脑班为发财绑架法轮功学员,近半年迫害17人

今年4月18号上午,张成珍、苏德荣、张秀蓉等三名法轮功学员在油房街菜市场口时,一个长期在邪恶洗脑班行恶的恶人吴家兴等人从后边把张成珍的手臂拉住。强行将他们三人带到遂宁工业园区富源派出所。法轮功学员给他们讲真相,要求他们放人。吴说他们半年都没有得到奖金了,明目张胆的为劫掠法轮功学员钱财而绑架关监。张成珍家人交了三千元,苏德云夫妇交了五千元,没给任何手续,无耻的勒索她们八千元钱。而刚被勒索了三千元钱的张秀蓉,5月8日又再次被南强镇马宗岭村的邪恶杨永生、苏建平等7、8个坏人绑架到洗脑班迫害;难怪小小遂宁今年上半年又绑架迫害17人、枉法劳教2人,绑架人数仅次于成都、德阳。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7/5/中共四川政法委黑恶势力2012年上半年罪行综述-259819.html

2012-07-03: 绑架抄家十三次 勒索钱财近三万元
——四川遂宁苏德荣、张秀蓉夫妇遭受的迫害

我叫苏德荣,今年七十岁了。我老伴叫张秀蓉,六十六岁。我们是四川省遂宁市工业园区南强马宗岭村六社村民。因坚持真理,坚持修炼法轮大法,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迫害法轮大法和大法弟子以来,我们夫妇俩前前后后被中共绑架已有十三次,被勒索的钱财近三万元之多。仅二零一二年这前半年,就已被中共两次绑架和抄家,勒索钱财五千元。

二零一二年四月十八日上午九点过,我刚从油房街君利来商场出来,去找老伴张秀蓉。她和同修张成珍在那里等我。没想到,我刚和老伴见面,突然我俩就被警察陈利仑一把抓住;张成珍被另一个警察吴加兴拦腰抱住。他们说有人打电话举报我们三人在给人发法轮功真相资料。就这样,他们非法把我们劫持到遂宁市创新工业园区派出所。

途中,我们给他们讲真相,他们不听。刚到派出所,创新工业园区专门迫害法轮功的王昔富、彭明华(彭从“七二零”以来一直参与迫害法轮功至今)以及南强镇马宗岭村的书记陈利合、村主任杨永生等也都到了派出所。

12点左右,片警沈良贵等四名恶警和陈利仑、杨永生、村治保主任吴加兴共七人到我家非法抄家,未出示任何手续和证件就抢走了我们的大法书、神韵晚会光盘、师父教功光盘、大法音乐光盘、歌碟等。

修炼法轮功是受宪法保护的;发法轮大法的资料是合法的。可我们三人在派出所遭到了恶警的谩骂和体罚。恶警把我们的双手铐起来高挂在窗子上将近两个小时才放下来,然后单手铐在铁椅子上。直到晚上七点多,儿子来接我们才打开手铐,以所谓“罚款”的名义勒索了我们五千元(没有给任何收据)。

二零一二年五月八日上午十一点左右,我村的村主任杨永生、村治保主任吴加兴、创新工业园区派出所的恶警余世海和苏建平等共七人突然闯進我家要绑架老伴张秀蓉。杨永生骗我们说办事处的张主任要问她几句话就回来,我和老伴都说不去。杨永生和苏建平上来就抓住张秀蓉手腕强行拖走,直接送到了遂宁市北门收教所三楼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洗脑班進行迫害。至今我老伴仍被扣押在那里遭迫害。

在同一天,他们也去绑架张成珍。张成珍拒绝开门。当地民众都来围观,大家都质问他们:“你们就是想敲诈人家的钱吗?人家拿了几千元钱给你们,你们才放人家。这才几天你们又来了!”民众很气愤,吼凶了,恶人都灰溜溜走了。

在此之前,我和老伴曾被多次迫害。

二零零零年二月九日上午九点左右,来了四辆警车停在我家门口,由本村书记曾祖兴、村主任何世发、村治保主任徐中云、驻村干部李祥等带领南强镇干部和南强镇派出所的警察共十馀人闯到我家,翻箱倒柜,非法抄搜大法书籍,并且由于我和老伴张秀蓉表态要继续修炼法轮功,当场被抓走,在派出所关了两天。二月十一日,叫我们儿子把我们接回家,又对我们罚款五百元、交生活费六十元。

二零零零年三月八日,我和老伴被镇派出所警察、驻村干部李祥、村主任何世发等人绑架到南强镇在龙坪乡的洗脑班迫害。迫害我们的主要人员有:南强镇的政法委书记康加亮、武装部长陈飞、综合治理主任翟昌彪、派出所所长孙长新、驻村干部李祥、彭明发、周春红等。在洗脑班里,我们遭受到非人的虐待:十六个大法学员,每顿给的粮食不到一斤,大家吃不饱只有用凉水充饥。他们花人民的血汗钱雇社会上的地痞流氓来打我们,企图逼迫我们违心妥协。

大法学员因坚持真理,不放弃信仰,就被流氓恶棍打了三个多小时,打的死去活来,遍身紫黑,惨不忍堵(大法弟子杨思珍夫妻俩被迫害流离失所)。这样被迫害了十五天,二零零零年三月二十三日被放回家,对我们罚款二千五百元、交生活费三百元。

二零零零年七月十八日下午,驻村干部李祥、村书记曾祖兴、村主任何世发、派出所警察等人把我和老伴绑架到龙坪乡政府关押迫害五天,七月二十三日晚上才放我们回家,让我们交生活费二百元。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日,我和老伴上北京证实大法。二零零一年一月六日,本地恶人把我们从北京劫持回来,关進遂宁市吴家湾拘留所迫害。我和老伴都被非法劳教一年。老伴被送到四川省资中县楠木寺劳教所迫害;我是所外执行,被关到四月十七日,被逼交生活费一千二百元(没有给收据)后才放回家,还被遂宁市公安局市中区分局法制局勒索三千元。

二零零一年七月十九日晚上十二点,我被南强镇政法委书记康家亮、镇派出所恶警奉光国、驻村干部李祥、综合治理主任翟昌彪、武装部长陈飞等人绑架到南强镇派出所。二零零一年七月二十日上午又把我送進吴家弯拘留所迫害,直到二零零二年一月十一日才放我回家。拘留所以“生活费”为名勒索了我三千四百五十元(没有给任何收据),遂宁市公安局市中区分局国安大队再次勒索三千元。

二零零二年七月十五日,我和老伴张秀蓉被南强镇派出所恶警奉光国、综合治理主任翟昌彪二人非法抄家并被绑架到遂宁市吴家湾拘留所关押三天,被逼交拘留所生活费一百二十元(没有出具收据)。

二零零二年十月二十六日上午九点左右,南强镇派出所馀世海等四恶警和村治保主任吴加兴来我家绑架我,吴加兴强盗般用梯子搭上二楼直接非法翻窗入室,其馀四人把我从二楼抬進警车,还在屋里乱翻一通,抢走了两台收录机、四盒炼功带。我当天中午就被关進了灵泉寺看守所迫害。二零零三年一月十三日才被放回家。南强镇派出所勒索我二千元、交生活费一千五百四十元。老伴张秀蓉那天不在家,才未被绑架,但也被迫流离失所在外三个多月。

二零零三年九月十八日上午,我和老伴在龙坪乡五大队发资料时被诬告,随后我们被绑架到南强镇派出所。当天下午二点左右,遂宁市公安局国保大队的恶警、南强镇派出所的恶警、翟昌彪等共六人到我家非法抄家,由于我们是手写的资料,他们没有抄到甚么。当天下午四点过,我们正念从派出所走脱,流离失所,不能回家。

二零零五年十二月十七日,我、老伴、同修刘仁忠在遂宁市船山区仁里镇卧龙庵村发放大法真相资料时,被当地不明真相的村民拦住,遭诬告。我们三人被绑架到仁里镇派出所,当天又被送進永兴看守所迫害。我和老伴各被非法劳教一年零三个月,刘仁忠被非法劳教一年。我和老伴因身体不合格,被劳教所拒收,就又被关進了遂宁市北门收教所非法关押了十天,腊月三十日才放我们回家。逼交生活费四百元(没有出具收据)。

二零零七年六月二十八日下午六点左右,我和老伴又被遂宁市创新工业园派出所沈良贵等六人绑架和抄家。他们抢走了我们的《转法轮》两本、炼功用的放音机四个、收录机一个,炼功带两盘,我俩被绑架到北门洗脑班迫害。老伴被非法劳教一年,因身体不合格被劳教所拒收,回到家。但市“六一零”不死心,又将老伴绑架关進遂宁市北门洗脑班迫害两个月。老伴坚修大法,坚决不“转化”,洗脑班只好放人,交洗脑班生活费一千二百四十元(没有出具任何收据)。

二零零八年七月十二日晚上十点过,我和老伴被杨永生、吴加兴、苏建平绑架、抄家,又被他们电话通知来工业园区派出所恶警将我们绑架到派出所审问,当天晚上十二点过就把我们送到遂宁市北门收教所关押。二零零八年七月十三日我们被送進洗脑班里。在洗脑班,我们多次遭受王昔富、吴强、彭明华等恶人的毒打,老伴被打的九死一生,昏迷十二天才醒来……,直到九月十八日才放回家。我们再次被勒索所谓“生活费”三千零六十元(没有出具任何收据)。

自大法被迫害十三年来,我和老伴前后被中共恶党徒共绑架十三次;被敲诈勒索现金多达二万七千五百七十元。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7/3/绑架抄家十三次-勒索钱财近三万元-259717.html

2012-06-10: 四川遂宁市法轮功学员张秀蓉被绑架到洗脑班迫害

2012年5月8日上午11点钟左右,南强镇马宗岭村的杨永生、吴加兴、苏建平,工业园区派出所的余世海和另外三人,来到张秀蓉家,杨永生说办事处的甚么张主任问张秀蓉几句话就回来,张秀蓉不去,杨永生、苏建平二人硬是强行抓住张秀蓉手腕绑架走的,直接送到遂宁北门洗脑班里迫害。

地名:四川省遂宁市船山区富源路办事处马宗岭社区(旧地名:四川省遂宁市南强镇马宗岭村。)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6/10/二零一二年六月十日大陆综合消息-258680.html

2009-01-01: 关于四川省遂宁市杨思珍被迫流离失所的补充

在四川省遂宁市南强工业园区,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二十八日晚上十点多钟,七、八个恶警闯入杨思珍的住宅,楼上楼下到处寻找,没找到杨思珍,恶警便说:“我们是来回查一下”还恐吓家人。

杨思珍夫妇俩人在七月六日一点多钟逼走的当天下午,开来了好几辆警车几十个恶人和恶警气急败坏的,连杨思珍邻居住宅都去搜查了一遍。当天晚上又开起车来大声吼叫,“抓法轮功,抓到一个给予经济奖赏(500一1000元)”。没有绑架到杨思珍。没过几天本队大法弟子苏德云、张秀容,就遭绑架,被恶人毒打迫害(也曾报导过),张秀容、苏德云夫妇俩遭十多次绑架,两次判刑。

遂宁工业园区这邪恶之地,从七二零迫害至今,绑架了很多大法弟子。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1/192737.html

2008-12-30: 四川省遂宁市苏德荣、张秀蓉遭毒打

四川省遂宁市工业园区大法弟子苏德荣,男,67岁;张秀蓉,女,61岁。夫妇二人因坚持对“真、善、忍”的信仰,曾多次被不法人员、恶警绑架迫害。

2008年7月14日晚上9点多钟,一帮邪恶就在夫妇二人暂住处蹲坑,强行绑架到遂宁市收教所关押,当晚对二人非法审讯,二人正念正行,不配合邪恶的任何讯问,不停地给恶警讲真相,叫他们不要参与迫害大法与大法弟子。恶警气急败坏。第二天下午二点多钟,夫妇二人被专门迫害大法弟子的工会主席王昔富、武装部长吴强和派出所恶警关押到洗脑班,大法弟子苏德荣刚一進去就遭受残酷迫害与人身攻击,恶人王昔富破口大骂,恶警沈良贵狠狠的打脸,又在背上狠狠的打了几拳。

2008年8月4日下午4点多钟,不法之徒为了转化大法弟子,再一次窜到洗脑班行凶,王昔富、吴强恶人对大法弟子苏德荣進行惨绝人寰的毒打,拳打脚踢,从屋中间飞起几脚把苏德荣踢到厕所间。苏德荣被打得浑身是伤,两眼、脸青肿,口鼻出血,吐了好几次血,全身疼痛,大小便出血,将近一个月才恢复。

4日下午5点多,恶警又用同样的手段毒打大法弟子张秀蓉,猛踢张秀蓉的胸口,当时把张秀蓉打昏死过去,不住的口吐鲜血,一直昏迷不醒十多天,周身上下全是伤,一个多月才逐渐好转。

8月28日下午6点多,富源路办事处彭明华受王昔富指使再一次到洗脑班对苏德荣又打又骂的迫害,后来帮教怕被打死了担责任,才将其拉开。

邪恶的洗脑班,不但强行学员放弃修炼,生活上也配合施加压力,不但不让大法弟子吃饱,还勒索大法弟子的钱财,夫妇二人坚修大法,拒绝配合签字。邪恶之徒又向其家人勒索现金2700元,被非法迫害二个多月后才放他们回家。

在邪恶的洗脑班上,所有的大法弟子都坚定的信师信法,坚如磐石,正念正行,没有配合邪恶的任何要求、指使。拒绝转化,就遭到了这样的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2/30/192553.html

2008-11-15: 四川省遂宁市恶人榜

四川省遂宁市南强镇工业园区富源路武装部长吴强带人绑架马宗岭村六队大法弟子苏德荣、张秀容夫妇,吴强穿皮鞋踢张秀容小腹、打耳光,打的张秀容背气,然后又继续打苏德荣,用脚踢胸部、打耳光、额头打起包、眼睛打乌。二零零八年八月二十八日,南强镇恶人彭明华毒打苏德荣,打耳光、用脚踢。

苏维东(也叫苏建平),家住四川省遂宁市南强镇马宗岭村六队,工业园区派出所治安员,曾亲自带领恶警绑架大法弟子。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1/15/189788.html

2007-08-14: 四川省遂宁市九名大法弟子被非法判决

四川省遂宁市六月二十八日被绑架的大法弟子,现有九人被非法判决:刘春凤、张成珍、张秀容、邓修桂、漆秀兰、黄梅、邓丽、廖帮贵、唐雪菲。

被非法关押在洗脑班的大法弟子有:郑方秀、唐小明、骆云香、韩复玉、肖祖俊、苏德云。

吕燕飞被关押在遂宁市精神病医院,被打不明药物。其他同修现在被关押在遂宁市城北收教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8/14/160828.html

2007-07-04: 遂宁大法弟子有十三名同修被绑架(更正)
二零零七年六月二十八日晚,四川遂宁市邪恶调用了市国安,公安,联防队等恶人全部行恶,警车叫过不停,破坏几个资料点,抄走电脑和相关设备。被绑架的同修有邓辉,邓秋贵,张秀容,苏德容,廖帮贵,张成珍,肖祖俊,漆秀兰,方郑秀,刘春凤,韩大姐,还有两名不知姓名。其于详情待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7/4/158161.html

2006-01-01: 四川遂宁市大法弟子张秀容、苏德荣于2005年12月17日在讲真相中被恶警绑架,于18日被抄家;现被关押于遂宁市永兴看守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1/117742.html

2004-04-22: 四川省遂宁市南强镇马宗铃村六社大法弟子苏德云、张秀容夫妇因坚修大法,至7.20起一直遭受严重迫害,曾多次被关進洗脑班、看守所。2001年张秀容被非法判劳教1年,苏德云被非法判劳教监外执行1年,在看守所关押长达半年之久,被诈取生活费3000多元。在张秀容1年劳教期未满期间,苏德云再次被绑架,关押在灵泉寺看守所又半年多时间,被诈取钱财7000多元。

2001年6月,南强派出所的恶警翟昌彪、彭明华、奉光国、周春红再次闯入苏德云家,当时张秀容不在,苏德云不配合邪恶,没开门。恶警们就利用大队书记找来楼梯爬上二楼强行撞开门,四个恶警两个抬手两个抬脚,抬下楼隔多远就甩在警车后厢里,拉到南强派出所拳打脚踢,打得苏德云鼻口出血。最后关押在吴家湾看守所。

去年9月,苏德云、张秀容到龙坪五大队发放真像材料,被恶人伍正容举报,喊来大队书记刘安强,当时就打电话叫来南强派出所恶警将他们两人拳打脚踢,张秀容当场鼻口出血。后他们夫妻两人被关押到南强派出所,四个恶警看守。下午四点前,他们二人发正念,请师父加持,在发正念过程中四个恶警走了三个,其中一个坐在里面打磕睡,张秀容就叫苏德云先走,她继续发正念。等苏德云走出派出所大门后,她也相继走出。他们至今被迫流离失所。

遂宁市联系资料(区号: 825)

2019-04-13:相关信息:
凯旋路派出所:
地址:遂宁市遂州南路113号,邮编629000
电话:082502225254、1806136
警察石伟岩13550787168
警察张江13518369794
警察王军13882551110
警察李劲18282569000
警察杨智勇13882598036
警察唐江海13982530768
警察王水生(王瑞生)13982553421

2019-03-31:
富源路派出所:
地址:遂宁市兴文路301--303号
电话:0825—2623728 2620099 2623392
所长:陈贵春
副所长:杨林
教导员:张杰
警 察:彭宇
警 察:陈帅
警 察:杨林
警 察:陈志宇
警 察:陈涛
警 察:汪飞
警 察:陈思颖
警 察:陈康
警 察:罗丹
警 察:王磊
警 察:何伟
警 察:巩涛
辅 警:廖强、何鹏

富源路街道办开善寺中段社区人员信息:
社区书记:段福平 159 8258 4416
社区主任:刘志富 139 8259 1968
社区工作人员:陈红兵(音)
开善寺社区委员会:廖灵琳、郭小利
2019-03-17:
相关信息:
富源路派出所:
地址:遂宁市兴文路301--303号
电话:0825—2623728 2620099 2623392
所长:陈贵春
副所长:杨林
教导员:张杰
警 察:彭宇
警 察:陈帅
警 察:杨林
警 察:陈志宇
警 察:陈涛
警 察:汪飞
警 察:陈思颖
警 察:陈康
警 察:罗丹
警 察:王磊
警 察:何伟
警 察:巩涛
辅 警:廖强、何鹏

二朗庙社区警察:陈康
富源路派出所一标三室办公室电话:17790339110 18982546833
遂宁市兴文路行政服务执法分局(夜)0825—8883110(白)0825—2633939
开善寺社区。

2019-01-28:永兴看守所:
地址:四川遂宁市永兴看守所,邮编629000

2018-12-20: 遂宁市公安局经开区分局国保大队:
大队长:何念龙 13882541166 0825-- 2668011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825)

2012-06-10:

参与迫害单位用人员:

遂宁市创新工业园区专门迫害法轮功的:王昔富、彭明发、张某某
遂宁创新工业园区派出所的沈良贵、余世海、苏建平
遂宁市船山区富源路办事处马宗岭村的书记陈利合、九队的村副主任陈利仑、七队的村主任杨永生、六队的治保主任吴加兴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5-09, 11:0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