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6-25 星期二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河北 >> 邯郸 成安县 >> 王书军, 男, 36

王书军
王书军1992年5月在新疆边境部队当兵服役时的照片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河北邯郸成安县林里堡乡王彭留村
迫害情况: 大法弟子王书军曾被非法监禁三年,被释放后再次强行从家里绑架到邯郸市洗脑班。于2004年6月20日被迫害致死。
个人近况: 2004年6月20日 迫害致死 (2004-06-23首次报道致死)
立案日期: 2004-04-20
明慧案例: 明慧所列迫害致死案例编号 976
家庭成员: 夫妻/父母: 王书军 赵素英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5-02-24: 在迫害中受到牵连的孩子们
......两岁时和父母一起上访,六岁时再也见不到父亲了

王书军和妻子赵素英是邯郸成安县林里堡乡王彭留村法轮功学员,被迫害时他们的女儿只有两岁。二零零零年十月一日,王书军和赵素英带着只有两岁的女儿一起去北京上访,被绑架回来后非法判刑三年,关押在石家庄第四监狱。石家庄第四监狱是邪恶的黑窝,王书军在那里受尽了折磨,于二零零三年十月才被放回家。

二零零四年四月,邯郸六一零头目曹志霞指使县公安局连日红等恶徒绑架了王书军,在洗脑班恶徒对王书军进行了惨无人道的摧残。长期的监狱折磨,使王书军年轻而健康的身体变得极度虚弱,在洗脑班关押一个多月后,王书军已是奄奄一息,但他仍然坚持自己的信仰,坚决不写保证书。曹志霞之流看他身体实在不行了,怕担责任才放他回家。可长期的迫害使王书军的身体再难恢复,王书军于二零零四年六月二十日凌晨四点含冤去世,年仅三十六岁,家中一贫如洗,孤儿寡母穷的连安葬的费用都没有。那年,王书军的女儿仅仅六岁,就再也看不着疼她爱她的父亲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2/24/在迫害中受到牵连的孩子们-305495.html

2012-12-24: 邯郸劳教所恶警霍学斌、贾英斌、高飞等还在作恶
据悉,邯郸市劳教所近几个月以来那里的恶警高飞(610住邯郸市劳教所主要负责人),恶警霍学斌(邯郸市劳教所大队大队长),恶警贾英斌(特教大队大队长),恶警邢彦生、左涛、程具林等,助纣为虐,采用恐吓、威逼、体罚、侮掳、点击、加期等见不得人的手段,迫害法轮功学员,九月份对坚定的法轮功学员秦建学(原邯郸铁路系统职工)无故加期四个月。

在过去的十三年来,邯郸劳教所至少迫害致死七名法轮功学员。成安县年仅三十六岁的法轮功学员王书军,于二零零四年四月被邯郸六一零、成安县公安局恶徒从家里绑架到邯郸劳教所专管队,被折磨一个多月致奄奄一息后放回家,随后于六月二十日含冤去世。魏县法轮功学员魏勇,两次被恶徒劫持到邯郸劳教所迫害,二零一零年十二月十五日从劳教所回家后,仍不断受到中共六一零、公安局、派出所等恶警的骚扰迫害,于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二十四日含冤离世。

目前河北省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的劳教所主要集中在邯郸劳教所、唐山劳教所、河北省女子劳教所这三个地方,河北南部地区被非法劳教的男法轮功学员,被劫持在邯郸劳教所;河北北部地区的被非法劳教的男法轮功学员,被劫持在唐山劳教所;河北被非法劳教的女法轮功学员都被非法关押在河北省女子劳教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12/24/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二十四日大陆综合消息-266904.html

2012-08-05: 邯郸市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上)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8/5/邯郸市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上)-261179.html

2012-06-14: 河北邯郸退伍军人王书军一家的悲惨遭遇

河北省邯郸市法轮功学员王书军因为坚持信仰,被中共非法判刑,在狱中备受摧残,出狱后他和妻女仍然遭到当地中共人员迫害,最终饱经迫害的王书军于二零零四年六月二十日含冤离世。本文记述的就是王书军和家人的悲惨遭遇。

王书军是河北省邯郸成安县王彭留村村民,他为人诚实、正派,曾在新疆边境部队服役四年,在部队人品好,担任班长。退役后心灵手巧的王书军学会做装修工作。他原本有一个让人羡慕、幸福美满的家庭。勤劳善良的妻子赵素英和乖巧的女儿。

王书军一九九八年喜得法轮大法,妻子随后也走入修炼, 在这个世风日下的浊世中他们找到了一片心灵的净土。“真、善、忍”的真理之光照亮了他们的生命之途。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法轮大法和大法师父在中国大陆被无端诬陷。忠厚善良的广大法轮功学员在法轮大法中亲身受益,他们想让政府高层了解法轮功是教人做好人的好功法,根本不是电视上所说的那样。二零零零年十月一日,王书军和妻子带着只有两岁的女儿一起去北京上访,

来到北京,结果政府不但不听忠言,还把他们全家绑架回了成安县公安局。当天在公安局恶警把幼女从母亲手中粗暴夺走,又当着孩子的面扇了母亲两巴掌。吓得孩子一直喊叫“妈妈”,孩子在回家时撕心裂肺痛哭了一路。

夫妻两人分别被关进两个办公室。四个身高一米七五左右,年龄大约二十七、八岁左右身强力壮的恶警围着弱小的赵素英。恶警让赵素英脱掉鞋子,光着脚,双腿跪地,用内带金属丝芯一米左右长的粗黑皮橡胶棒,四个恶警轮番抽打她的脚心、腿肚子、后背;用烟头烫她的耳朵,一边打一边逼问她为什么去北京,足足毒打四个小时。恶警看王书军身体结实,不停猛击他的胸口,打得更惨。当天夜里两人又被关进成安县看守所继续迫害。当时成安县公安局局长是李志德,政保股头目是田贵生、杨士华。

成安县政保股恶警到看守所连续提审赵素英七天,每次都是两三个男子将赵素英带到一个小屋子里,刑讯逼供,追问赵素英资料来源,不说就用脚踢。九十六天后家人被敲榨两千元后才让赵素英回家。

王书军在看守所被戴连体手铐脚镣。高大的身材只能弓着腰,被踢打时身体呈一团往前翻滚着。大约半年后,于二零零一年王书军被非法枉判三年,送往石家庄河北省第四监狱继续迫害。

石家庄河北省第四监狱对外标榜文明监狱,实质黑暗无比,迫害手段残忍,令人发指。

王书军在第四监狱六监区这座人间地狱经历了惨无人道的迫害,打骂体罚是家常便饭,狱中杀人犯、强奸犯、抢劫犯等之类的暴力犯成了狱警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打手。他们对法轮功学员实行高压严密监控,每时每刻连吃饭、上厕所都要包夹监视,并强迫他们做奴工。

监狱“教育处”所谓的“攻坚班”,就是从监区调来暴力犯当打手,和狱警一起把法轮功学员“熬”服、“打”服。“攻坚班”上,大法学员被强制“熬鹰”──持续不准睡觉,暴力犯和警察轮番值班,睡觉就用干毛巾擦眼球。恶徒把板凳翻过来,强制法轮功学员坐上,腿还要散盘起来,强制坐凳子腿,让全身重量压在凳腿不准动,动就挨揍。开始给饭,不久就限量甚至禁食、禁水、禁上厕所。每天不断用造假的新闻片洗脑、问话,毒打。按暴力犯的经验,一般四天,人就开始尿血,五天就精神崩溃了。王书军被“熬鹰”, 连续七天七夜不让睡觉, 受尽非人折磨,被恶人毒打得头上伤痕累累。

王书军在监狱遭受的迫害使身体彻底垮了,已经至少半年多起不来床,在狱中邪恶之徒对王书军还施以何种非人折磨、酷刑外界无从知晓。王书军从狱中回家后,为了不让亲人好友伤心难过,不再给她们增加任何痛苦,他不再提起在狱中遭受的折磨。堂堂男儿,铮铮铁骨,巨关巨难,一人承担。

王书军遭非法关押期间,由于家里失去经济来源,赵素英还要种地、抚养年幼的女儿,根本没有钱。三年中尽管她非常思念担心狱中的丈夫,女儿每天想见爸爸。仅在二零零一年春天赵素英借了两百元钱带着小女儿去监狱探视丈夫一次。

三年刑满,也就是二零零三年“十一”,赵素英去监狱接丈夫王书军回家。望着从监狱大门走出来的丈夫已不敢相认。原本身高一米七三,体重128斤身体健康的他,已是瘦骨嶙峋,不成人样,体重仅剩60来斤。走路都是摇摇摆摆。回家后胃像萎缩了一样,连盛饭的力气都没有,每顿只能吃一点点儿维持生命。

尽管王书军被无辜折磨成这样,当地的邪党人员仍不放过他。二零零四年正月初五,家家户户都在团圆欢度传统大年,丧失人性的邪党党徒哪里顾忌法轮功学员及家人的死活,成安县公安局政保股股长恶警连日红指使新城区派出所三、四个恶警大白天闯入王书军家中,将王书军强行绑架,以王书军在家看法轮功真相光碟为由将身体极度虚弱的他又非法关押在成安县看守所。因家人非常担忧他的身体无法再承受迫害折磨,几次找到公安局要人,县政保股恶徒连日红故意推脱责任不肯放人。后来在家人的强烈要求下才把人放出,家人又被勒索两千元,农历正月十八才让王书军回家。家里实在没钱,两千元还是从三家亲友中借的。

在家里仅呆了两个月后,二零零四年四月一日上午,邯郸610(中共为迫害法轮功成立的类似盖世太保的恐怖机构)头目曹志霞(女)、县公安局连日红之流,以王书军不转化为由,指使成安县政保股和新城区派出所四、五个恶徒再次从家中将王书军绑架走,关到邯郸市洗脑班,洗脑班设在邯郸劳教所专管队。

洗脑班里关押了邯郸地区来自各行业不同身份的三、四十名法轮功学员被强行转化。同时施以经济迫害,勒索钱财,让被绑架到洗脑班的学员每人每月交四千元费用。

恶徒对他们进行惨无人道的强行洗脑,王书军始终不配合他们的无理要求,拒写四书,绝食抗议二十多天。长期的监狱折磨,使原本年轻而健康的他身体已极度虚弱,在洗脑班关押一个多月后,王书军已是奄奄一息,曹志霞之流看他身体实在不行了,怕承担责任,但仍不死心还想让王书军交保证金。王书军说:“我家已经被勒索的一无所有,还欠外债五千多元,你们想要钱,我家只有三间平房,你们可以卖掉,然后可以挖坑卖土,想要多少钱就挖多深的坑。”

因邪恶之徒担心王书军影响他们转化其他法轮功学员,就骗其他学员说送王书军去医院,一个月后把危在旦夕的王书军送回家中。

可长期的残酷迫害使王书军的身体再难恢复,回家后王书军已不能进食,一个月后,农历二零零四年五月初三凌晨4点(二零零四年六月二十日),身心耗尽的大法弟子王书军被迫害致死,撇下可怜的孤女寡母就这样含冤离去,年仅36岁。家中一贫如洗,连安葬的费用都没有。

苍天无语,众神落泪;善恶分明,天地皆知。

王书军离世后她们母女仍不断受到新城区派出所恶警骚扰,使孤立无助的母女不能在家正常生活,被迫流离失所,到现在已整整八年了。长达十三年的血腥迫害使她们母女经历亲人的生离死别,外界的屈辱与恐吓、经受了生活上的艰辛魔难,这些苦难是常人难以想象的,更是无法承受的。但这些都没有把她们击倒,坚韧不屈的赵素英凭着对大法的坚信,用柔弱的肩膀撑起了这个支离破碎的两人家庭。八年来她靠种地、打工、做小买卖维持一家人生计,抚养女儿,孝敬婆婆、母亲,展现了一个法轮大法信仰者大善大忍的胸怀。让在天英灵欣慰的是如今女儿已长成聪明懂事品学兼优的初中生。

王书军一家的悲惨遭遇是中国大陆广大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一个缩影。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6/14/河北邯郸退伍军人王书军一家的悲惨遭遇-258884.html

2005-08-07: 河北省四监狱标榜文明监狱,实际黑暗无比,这是河北最大的迫害法轮功学员基地之一。所谓的“教育处”恶警张中林是这里对法轮功学员强制洗脑的头目,狱警们说:“张中林是狱里有名的浑人,十几年来他发起疯来连狱长都不放过,派他整法轮功最合适了。十几年没给他升官,这回也不会给他升官,就给点奖金,最终他还得背黑锅。”

打骂体罚是家常便饭,杀人、强奸、抢劫之类的暴力犯成了四狱警察的臂膀。四狱恶警指使犯人平时对大法学员实行严管,肆意残害大法学员。“教育处”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攻坚班”,就是到监区去调暴力犯当打手,和狱警一起把法轮功学员“熬”服、“打服”,然后狱警得奖金,犯人打手记功好减刑。有的暴力犯被调去当打手,又主动退回来,说受不了那种残忍和血腥,宁肯不记功也不干那种丧尽天良的事。结果“教育处”只好找最没人性的犯人去当枪使。

“攻坚班”上,大法学员被强制“熬鹰”──持续不准睡觉,暴力犯和干警轮番值班,睡觉就用干毛巾擦眼球。恶徒把板凳翻过来,强制学员坐上,腿还要散盘起来,强制坐凳子腿,让全身重量压在凳腿不准动,动就挨揍。开始给饭,不久就限量甚至禁食、禁水、禁上厕所。每天不断用造假的新闻片洗脑、问话,毒打。按暴力犯的经验,一般4天,人就开始尿血,5天就精神崩溃了。

5监区的3中队指导员授意暴力犯李华和石春生严管大法学员郭正清,二犯人经常找借口肆意妄为。一天收工回来,石春生故意将郭推倒,使郭右腿右脚受重伤,右脚变形,不能动弹,被抬回监舍,石春生还幸灾乐祸。当晚,郭正清4次上厕所,两次是坐着挪过去的,两次是爬过去的。平时,只要郭正清说话,不管说什么,李华就拿一尺长的复合板抽郭的脸,直到板上沾满鲜血。李华叫嚣:“这是队长的指示,不让郭正清说话。”

2003年3月份在攻坚班,郭正清被“熬鹰”折磨,8天7夜不准睡觉,后来3中队指导员刘汝峰和犯人连续3夜的毒打,打昏数次,第8天脸和手脚都变了形。郭正清被迫害的身有残疾,右腿麻木。

在四监区,大法学员张维进被戴上镣铐强行出工,六监区大法学员王书军被迫害得头上伤痕累累。在12监区,大法学员刘为季写信给狱领导揭露“转化班”的邪恶,说他来四狱前遭受过多次毒打,但那些比起四狱的“转化班”来简直是小巫见大巫;四狱干警培养的打手残暴无比,专门找穴位和肌腱下手,把人往死里打;结果刘为季因此遭到严管。

在5监区,2003年2月28日,恶警把大法学员刘慧民劫持上接见室, 门窗紧闭,强制每天长时间坐在板凳上不准动,利用张东生、郑向前这两个败类轮番洗脑,不能得逞后,二人竟鼓动恶警迫害。晚上4个恶警对刘慧民威逼恐吓,软硬兼施,半个月也无济于事。就把刘慧民关到舞台演播室,施加熬鹰和毒打,不让上厕所、禁食禁水、冬天不准穿棉衣,在裤子里便溺,再去洗裤子,然后湿着穿上,板凳翻过来,强制坐在凳子腿上,不准睡觉,困了用干毛巾擦眼球。恶警张中林和亲信打手亲自上阵,把刘彗民打得肋骨骨折,重击睾丸差点将其打死,摧残得他失去了记忆。

据犯人后来说:一天夜里,恶首警察张中林和他的得力打手又来了,在昏暗的小屋里对刘慧民疯狂地拳打脚踢,刘慧民被打倒又坐起,又被打倒,刘慧民再坐起……直到恶警们打累了才罢手。第二天亮了,才发现鲜血已经流遍了刘慧民的衣裤,要给洗,刘慧民不肯,那恶警指使犯人向他的阴部打了致命的一拳,当时刘慧民就躺倒在地,浑身冒冷汗,恶徒们强行扒掉他的衣服。后来刘慧民被押回监舍后,又被强迫出工劳动。

大法学员刘慧民,1986年入伍,副连助理员(中尉军衔),99年11月因坚持修炼大法,被强迫转业。2000年7月,县公安局非法拘禁在田间劳动的40余名大法学员。8月2日,刘慧民到县政府信访局上访,要求无罪释放大法学员,为法轮功和李老师平反。因此刘慧民被非法判刑5年,劫持到河北第四监狱(石家庄北郊监狱)继续迫害。

几年来,河北第四监狱“教育处”摧残法轮功学员罪行罄竹难书,把法轮功学员单独抓到接见室小楼,或者整到演播室的隔音室,用省610推广的酷刑“熬鹰”强制转化,动用各种刑罚,把人往死里整。所谓的“集中学习”就是强制洗脑班,反复灌输造谣的宣传和造假的录像,残酷迫害比“文革”更甚。

个别学员在中共肮脏的谎言宣传洗脑后糊涂了,成了为虎作伥的败类。但大多数人是清醒的,谎言怎么也骗不了明白人。邪恶的疯狂,使一些本质善良的犯人看清了迫害的真象。在大法学员的正念、正行和慈善感化下,几个良知泯灭的犯人渐渐苏醒了,甚至有两人走上了大法修炼的路。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8/7/107909.html

2004-07-19: 向最高法院控诉江泽民的罪行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7/19/79764.html

2004-07-19: 河北省邯郸地区成安县林里堡乡王彭留村大法弟子王书军曾被非法监禁三年,被释放后于2004年农历正月初六,又被成安县公安局闯入家中,强行绑架到县看守所2个多月,2004年4月再次被邯郸610曹志霞之流,指使县公安局连日红等恶徒,再次强行从家里绑架到邯郸市洗脑班。于2004年6月20日被迫害致死。

2004-06-23: 王书军(Wang, Shujun),男,36岁,是河北省邯郸地区成安县林里堡乡王彭留村的大法弟子。王书军曾被非法监禁三年,被释放后仍被当地610歹徒劫持迫害,于2004年6月20日被迫害致死。

2000年10月1日,王书军因進京上访,被绑架回来后被非法判刑三年,关押在石家庄第四监狱。石家庄第四监狱是邪恶的黑窝,王书军在那里因不放弃修炼受尽了折磨,于2003年10月才被放回家。

2004年农历正月初六,又被成安县公安局闯入家中,强行绑架到县看守所。当时王书军从监狱回来不久,身体还很虚弱,被迫害得生命出现危险。家属找到公安局要人,县政保股恶徒连日红故意推脱责任不肯放人。后来在家人的坚决要求下才把人放出,但又敲诈2000元,关押2个多月才把人放回。

可回来不久,王书军于2004年4月再次被邯郸610曹志霞之流,指使县公安局连日红等恶徒,以王志军不转化为由,再次强行从家里绑架到邯郸市洗脑班。(邯郸劳教所专管队)洗脑班恶徒对他進行惨无人道的摧残,王书军绝食抗议20多天。长期的监狱折磨,使他年轻而健康的身体已极度虚弱,在洗脑班关押一个多月后,王书军已是奄奄一息,但他仍然坚持自己的信仰,坚决不写保证书。曹志霞之流看他身体实在不行了,怕担责任才放他回家。可长期的迫害使王书军的身体再难恢复,王书军于2004年6月20日凌晨4点含冤去世。

2004-04-20: 河北邯郸成安县大法弟子王书军,2004年春节期间曾被新城区派出所恶警绑架,被非法关押在县看守所一个月左右。后来家属为救他出来,向县政保股股长连日红交了2000元才把人放出来。收钱时没有给任何手续。

2004年4月1日上午10点左右,成安县政保股和新城区派出所恶警4、5个人,又一次窜到该县王彭留村大法弟子王书军家中,逼王写“四书”。王书军不写,就又被绑架。当天,王书军就被送到邯郸市第一看守所关押。

2002-11-07: 河北省石家庄北郊第四监狱迫害大法弟子纪实
在2002年春节后,河北省石家庄北郊第四监狱对那些坚修大法的大法弟子实行“狱中狱”--关押禁闭的方式进行迫害,给不写“三书”(保证书、悔过书、揭批书)的大法弟子带上手铐脚镣关进禁闭室,并毒打,如四监区的大法弟子李彦生、张维进被关禁闭、严密看管,被用皮带抽打,后李彦生因坚强不屈被转到河北保定监狱;六监区的王书军被狱警脚踢;五监区的刘会民因继续坚修大法目前已被关禁闭,狱警声称:“只要能‘转化’,打断胳膊、打断腿也值得。”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11/7/39216.html

邯郸 成安县联系资料(区号: 310)

2016-06-25: 成安县成安镇派出所:
地址:河北省邯郸市成安县西三环南段,邮编056700
所长刘纪东15030065666
副所长乔永暴18832028222(主管迫害)
指导员王成刚1560002983
副所长张磊18931016905
裴学英188310363565
赵志红13832085832
张彬彬13503304986
李红军13831035710
郑光才18931016905
刘兵15131005880
崔政15081619868

2014-09-29: 成安县公安局
地址:成安县政府街20号  邮编056700
电话:  0310-72101187
局长:郭军旗  办7290888 15030066999 18931063666
政委:索安彬  办7299555 13315065888
副局长:周田  15130005366
副政委:赵广文  18903301112 13082125889
纪委书记:赵学农 13091109806 宅7210648
副局长:张涛   13930080988
邪党委副书记:李涛 办7299110 15931033808 宅7217919
政治处主任:陈攀  13230050221 宅7217050
成安县公安局国保大队
国保大队大队长、宗教局副局长刘金杰  15188811669 宅7213925
指导员 周向红  13315066967 15131005866
侯兵    13293095911
王彩霞   13315066997
杨汉龙   155320186867218110
成安县看守所
电话: 7280989 7280660
所长: 樊维生 13315050103
指导员: 陈尚平 150031008117296992
副所长: 张明纲 155447498817218796
梁大勇:   13703100080
郝继阁:    13315080280
侯金生    13383005656 宅7256979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310)

成安县政保股股长,恶警连日红 宅0310—7212511 手13803291509

直接责任人
邯郸市610主任  曹志霞 办 0310-7413519 手 13803101111 宅 0310-3158028
邯郸市610副主任办 赵宏建 办 0310-7413517
成安县公安局局长办 李志德 0310-7280988 手 13903305666
成安县政保股股长办 连日红 宅 0310-7212511 手 13803291509
成安县看守所所长办 樊维生 0310-7211464 手 13931042712
河北省邯郸市劳教所 办 0310-4010158; 0310-4010957
正所长 郑贵修 办 0310-4010707转8001 手 138-0329-3068
副所长 罗明全 办 0310-4010707转8005 手 139-0330-2753
教育处处长 马建祯 办 0310-4010707转8106
劳教所专管队办 0310-4010707转8312
专管对恶徒有:  高金利、高飞、王志民、姚建民、李海明、邢衍生等

本案件有关文件

邯郸成安县政保股股长连日红的犯罪记录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7/5/78690.html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