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4-25 星期四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湖北 >> 武汉 硚口区( 桥口区,硚口区额头湾洗脑班) >> 黄曌, 女, 32

黄曌
武汉市硚口区粮食局职工,32岁的黄曌被硚口区分局关押,毒打,16日后残酷折磨致死,也被抓的丈夫刘宁还不知道妻子的死讯,黄曌的父母在16日收到女儿死讯后就被公安困在家里悲痛万分
个人情况: 武汉市硚口区粮食局职工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武汉市硚口区汉中街上闸社区
有关恶人: 武汉市公安局硚口分局一科科长金志平
个人近况: 2004年4月16日 迫害致死 (2004-04-18首次报道致死)
立案日期: 2004-04-18
明慧案例: 明慧所列迫害致死案例编号 919(常有变动,请以明慧为准)
案例分类: 工人  拘留/绑架  毒打/体罚  抄家/抄资料点  受迫害程度:高
家庭成员: 夫妻/父母: 刘宁(黄曌丈夫) 黄曌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0-07-12: 对武汉市“六一零”不法人员的调查
部份迫害事实

1. 原法轮功辅导站武汉总站站长徐祥兰被非法判刑八年

徐祥兰,女,现年58岁,原法轮功辅导站武汉总站站长。1999年7月22日,被武汉市公安局一处绑架,参与绑架的有一处处长杜望中、徐生铨、李萍(女)等。2000年1月6日,武汉市中级法院非法开庭,以“莫须有”罪名,非法判徐祥兰八年刑。同时非法判徐祥兰丈夫王汉生六年刑,还非法没收了王汉生私有企业的所有财产。这是继北京李昌、王治文等原法轮大法学会成员被非法判刑之后全国第二起,也是湖北省和武汉市第一起对法轮功学员的非法审判案件。

1999年4月25日之后,武汉市公安局一处就在上级的指使下,秘密展开有关出版法轮功书籍的武汉“5.14”案和“6.14”案等的非法调查、收缴、抓捕和审讯活动。并凭空捏造罪证,以所谓“敛财”为名,通过新华社和中央电视台等喉舌媒体大肆诬蔑、诽谤法轮功创始人。

1999年7月20日凌晨起,在中央、省、市“六一零”的指挥下,武汉市公安局一处就相继绑架了原武汉法轮功辅导站王晓鸣、李军峡、许钰征等十几名法轮功学员,对其进行非法拘禁,审讯,监视居住,后部份学员被非法判刑。

1999年7月21日,在省、市“六一零”指挥下,武汉市公安局一处又组织非法抓捕到省政府门前和平请愿的全省法轮功学员。并先后派人到天安门广场和国家信访办非法抓捕武汉进京上访法轮功学员。此外,还派人参与李昌、王治文和于在新等原法轮大法学会重大案件的调查、取证、审讯等非法活动3原武汉市法轮功辅导站学员李军峡被迫害致精神失常后含冤离世

1999年7月20日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李军峡就被武汉市公安局一处非法关押在武汉市公安局疗养院内(武汉市第二看守所旁)“监视居住”,直到2000年1月17日才解除。2000年9月18日,武汉市公安局一处二大队大队长徐生铨出于个人的私愤(因李军峡当时揭露其贪污受贿的恶迹),将李军峡非法劳教一年半,被非法关押在武汉市何湾劳教所八大队,后在江岸区谌家矶洗脑班被“六一零”头目李英杰迫害致精神失常,2008年11月7日含冤离世。。4.彭敏和李莹秀母子相继被武汉市“六一零”迫害致死

彭敏,男,在武汉市武昌区青菱看守所被逼致残,于2001年4月 6日在武汉市第七医院被迫害致死。李莹秀,女,彭敏的母亲,在武汉市武昌区杨园洗脑班被迫害致突发脑溢血,于2001年5月也在武汉市第七医院被迫害致死。其一家5口人均修炼法轮功,父亲彭维圣和长子彭亮先后被反复非法劳教和洗脑,女儿彭燕被非法判刑,在武汉市第一看守所和武汉女子监狱惨遭各种酷刑及强制洗脑迫害。省市“六一零”还在中央电视台上颠倒黑白,借机大肆抹黑法轮功。

5.法轮功学员夏刚被武汉市公安局一处绑架并被迫害致死

夏刚,男,32岁。在参与做法轮功真相资料时,被武汉市公安局一处警察绑架。在辗转关押期间,夏刚身体被迫害致极度衰弱,于2001年10月16日被迫害致死。

6.武汉市公安局一处绑架石磊、刘红夫妇,被非法判刑十一年

2002年10月30日,武汉市公安局一处警察强行闯入法轮功学员石磊家中,将石磊、刘红夫妇非法抓走,并抄家,连他们开的商店也被抄。抢走了电脑、刻录机、大法资料等。2003年8月19日,湖北省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对石磊非法判处十一年重刑。

7.徐建君、谢凤翼、刘水生、余钢海被武汉市“六一零”和国保处绑架,枉判重刑

法轮功学员徐建君、谢凤翼、刘水生、余钢海于2003年3月10日被武汉市“六一零办公室”和武汉市公安局一处绑架。2003年12月5日被武汉市东西湖区法院非法判刑。徐建君被枉判十三年,谢凤翼被枉判八年,刘水生被枉判八年,余钢海枉被判九年。

8.2004年4月16日,法轮功学员黄曌在武汉市公安局硚口区分局被非法羁押期间被刑讯逼供迫害致死。

9.陈曼、胡慧芳、周肖军被武汉市公安局国保处绑架,并被枉判重刑

2008年2月11日下午,武汉市公安局国保处十多名便衣在副处长陆新华的带领下,闯进武昌柴林宾馆906号房间,绑架法轮功学员陈曼、胡慧芳、周肖军等,并分别被非法判刑七年、四年和六年。当时国保处特务刘华在抓周肖军时扬言:你不是有钱吗,我要让你倾家荡产。国保处参与这一起绑架案件的有:蔡恒、刘华、薛涛。蔡恒因此还立功受奖。

10.武汉市因不放弃修炼法轮功现已知被迫害致死学员名单(根据“明慧网资料馆”提供):54人

2815、 郭继堂 1051、 徐东群 3209、 李军峡 917、 黄曌 64、 蔡铭陶 91、 田宝珍 165、 彭敏 185、 李莹秀 403、 彭顺安 437、 付晓云 528、 刘群英 650、 夏刚 886、 陈荣耀 890、 姚遥远 949、 田礼福 982、 李智 1025、 杨清华 1066、 秦金秀 1089、 彭世民 1109、 李玉珍 1127、 戚忠全 1163、 罗家芝 1211、 李星连 1281、 刘小莲 1356、 童慧兰 1397、 代建明 1402、 邹玉昆 1424、 闵润香 1474、 闸染清 1571、 刘义琳 1605、 张英 1606、 陈银芳 1630、 张惠芳 1762、 李少华 1763、 石传威 1780、 杨发奎 1875、 胡蜀英 1877、 姚引弟 1906、 褚训生 1940、 陈惠源 1942、 韩全管 2023、 刘利华 2124、 王远君 2155、 范后生 2158、 张绍尊 2219、 黄莉萍 2222、 许光临 2348、 陈奇 2549、王爱华2836、 沈金玉 2792、 朱大凤 2798、 高爱华 2800、 周慧蓉 3268、 吴山海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7/12/226723.html

2007-07-09: 发生在武汉市硚口区宝丰街的绑架案
六月二十二日下午,武汉市市民彭某骑车到硚口宝丰街站邻村30号楼看望母亲和弟弟。彭某将自行车停靠在墙边,然后上五楼母亲家。过了一会儿,彭某下楼时,见有两辆的士将他的自行车围堵在墙边。当彭某弯腰开车锁时,突然从四周和的士车内冲出来六个不明身份的歹徒,不由分说,采用暴力绑架了彭某,并将彭某塞进小车内。

光天化日下绑匪竟然如此嚣张,令四邻目瞪口呆。汽车开到硚口公安分局,原来这帮绑匪是硚口公安国保大队的,奉命秘密绑架彭某的弟弟-法轮功学员彭卫东,误绑了其兄长。

当彭母听到声响下楼时,又上来两个五大三粗的歹徒,竟然毫无人性的将七十四岁的瘦弱老人两边一夹,塞进另一辆小车(不是警车),恶警队长周德胜叫人强行抢走了彭母脖子上的房门钥匙。然后将彭母劫持到硚口区额头湾洗脑班——硚口区专门用于秘密关押法轮功学员的机构。将这位老人从下午四点一直关到凌晨一点。非法拘留达九个小时,至今没有一个说法。

恶警抢走钥匙后,冲上五楼,开锁闯进空无一人的彭家,几个强盗在没有主人的私室内乱搜、乱翻、摄像后,还守候在彭家,妄图等彭卫东回家将其绑架,直到凌晨一点才败兴而撤。

事后,彭母惊魂未定的回忆:“他们真的和绑匪一样。我患有高血压、脑梗塞,每天要定时吃药,却被他们关了半天。”七十四岁老人受此惊吓,现在见生人就躲。恶警仍不罢休,至今彭的家人被跟踪、监视,电话遭窃听,妄图达到绑架彭卫东的目的。

彭卫东大学毕业,原在武汉卷烟厂工作,只为修炼法轮功被单位非法开除,并多次遭关押。曾被非法劳教两年。二零零三年三月又被非法关押在额头湾洗脑班,受尽酷刑折磨,直至四十多天不能进食,骨瘦如柴,奄奄一息,硚口区政法委害怕人死在洗脑班,才让家人抬走。

今天,彭卫东又被逼得流离失所,有家不能归。

作为一名遵纪守法,道德高尚的公民,仅仅因为信仰“真、善、忍”就被逼得走投无路。彭卫东事件仅仅是千千万万个遭此厄运的法轮功学员中的一例。这样的事情每天都正在中国发生着,仅上月底本月初的近半月之内,武汉市就有十多名法轮功学员被无故抓捕。

硚口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在上述绑架彭母、彭某的过程中,没有出示任何法律文书,也未出示警官证表明身份,不着警服,开的车全部是民用车。当他们认定彭卫东(实际是其兄)上五楼进家门之后,他们并不是上门当着家人出示证件带人,而是等其下楼走在大街上才实施绑架。他们自知违法,才采用这种黑社会的恐怖手段,这样,即使路人看见,也会以为是私家纠纷而不愿过问。显然,这是早有预谋的秘密绑架。整个绑架计划周密,手法娴熟。下面两个例子也表明这种黑社会绑架手段在被整个邪党政法机关经常使用,已成为“执法”常态。

例一.三个月前的三月二十一日,家住江岸区花桥花北三村的法轮功学员张伟杰,在上班途中失踪。经家人二十多天的到各政府部门苦苦寻找,打市长电话等,才知被武汉市公安局一处绑架,而且家人要求见亲人的面,也被抓去遭威胁恐吓。至今张仍被非法关押。这种显然违法的流氓行为不但政府部门无人过问,反而帮着推脱隐瞒,或唯恐避之不及,任由市公安局无法无天。

例二. 二零零四年三月,还是这个硚口分局,任该分局一科科长的恶人金志平带国保大队将法轮功学员黄曌、刘宁从其租住处秘密绑架,非法抄家,并且不通知家人。黄曌被带到硚口分局内,不到二十四小时,就被恶警活活打死,行恶者还封锁消息,不通知家人。另一名被绑架者刘宁侥幸跑出告知黄曌父母说,黄曌已被硚口分局绑架,此时他们都不知黄已去世。黄父马上向分局一科金志平要人,金大吃一惊问:“你怎么知道黄曌在分局?”实在瞒不住了,又欺骗黄父说,黄曌现在很好,但此时黄曌已去世几天了。过了半个月,硚口分局实在瞒不过去了,方通知黄家:黄曌已死,并诬陷黄是自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7/9/158531.html

2004-07-27: 黄曌,女,32岁,武汉市硚口区粮食局职工,家住湖北省武汉市硚口区汉中街上闸社区。大法弟子黄曌于2004年4月16日凌晨3点被迫害致死。
http://minghui.ca/mh/articles/2004/7/27/80448.html

2004-04-18: 黄曌(Huang, Zhao),女,1972年出生,武汉市硚口区粮食局职工,家住湖北省武汉市硚口区汉中街上闸社区。大法弟子黄曌于2004年4月16日凌晨3点被迫害致死,详情待查。

目前黄曌的家人及黄曌死前被抢救的医院──武汉市第一医院被严密监控,尤其黄曌的家,所有進出她家那栋楼的人员都被盘查。黄曌的父母在16日收到女儿死讯后就被困在家里悲痛万分。

黄曌于1995年得法。1999年12月上京证实法,2001年因做大法真相资料被关押到武汉市第一看守所,后因被迫害得身体不适而被保外就医二年,但回家后硚口区610及公安局经常派人上门骚扰。2002年底,黄曌与爱人刘宁被迫离家出走。

2004 年4月1日夜10点半左右,武汉市公安局硚口区分局一科科长金志平(音)、肖副科长等一伙人将黄曌、刘宁夫妇从其租住处绑架,并非法抄走了笔记本电脑二部、打印机等。但一直没有通知其家人,也没有出示任何相关手续。在此期间家人曾多次前去要求放黄曌出来,但这伙人怎么也不告诉关押地点。

据悉,黄曌在硚口区分局关押的第二天就被打的不能行走。三天后,黄曌被武汉市一处(市610)带走。据知情人透露,黄曌因不屈从邪恶之徒的要求被恶徒们毒打(具体情况不详)。

4月16日凌晨,公安局告知黄的家人:黄曌已于16日凌晨3时在武汉市第一医院去世。真不知15天内黄曌遭受了什么样的残酷折磨。

其丈夫刘宁当时被绑架后身体被迫害得出现严重不适,被母亲带回家。不久刘宁在与丈母娘见面时又被抓。现其妻子的死讯刘宁还不知道。

武汉 硚口区( 桥口区,硚口区额头湾洗脑班)联系资料(区号: 27)

2018-11-19:武汉市公安局:
局长李义龙
电话:027-85396507
指挥中心:027-85396280
国保支队:027-85395240
政治部主任徐精华027-85396501宅027-81803166
国保处:
电话:027-85393569
值班电话:027-85393500、027-85393600
处长刘南华027-85395240、027-85393567
副处长焦健027-85393567
中队长蔡恒027-85393569、13971015811
黄晓喆027-85393569
吴志国027-85393569、13871034683
张宁027-85393569
袁泉027-85393569

武汉市第一看守所:
地址:位于武汉市东西湖区东西湖大道舵落口大市场内
乘公交741、737、621、560、505、222到舵落口大市场下车,或者坐轻轨到额头湾下车
电话:027-85395040、83899479、83899950、83899747、83230973、61675700(投诉电话)
所长姚卫平13006365985 所长张文化13871031338 涂小红 15337261756
18971637787

武汉市委政法委:
书记曹裕江
综治办主任周滨
维稳办主任邹耘
防范办主任殷玉梅027-85481689
防范办副主任陈仕国027-87403060

湖北省政法委:027-87237073、027-87232446、027-87824302
湖北省防范办(610):027-87233234、027-87233496、027-87133820、办027-87133985


2018-11-03: 湖北省武汉市硚口区公安分局:
电话:027-83781888
局长张晓红
政委胡曙光
政治处主任张涛
副局长:高明德、姚昕、杨斌、王洪涛、吴万桥、胡宏洲
武汉市硚口区汉中派出所:
地址:武汉市硚口区长堤街,邮编460030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27)

硚口公安分局1科,电话:027-83783310

黄曌家庭住址:硚口区汉中街上闸社区。电话:83809437
刘宁家庭住址:武汉市硚口区古田二路43-15-1楼1号。电话:83825844

以下是大法弟子黄曌被迫害致死案有关的硚口区委、区政府、区610、区公安分局及所谓“抢救治疗”的市一医院部分领导的名单,并非都是直接迫害人,只是为了我们更广泛的讲清真象救渡世人所收集的。

硚口区委领导
政法委 徐新安 办027-83754005
政法委 孙松波 办027-83751512 宅027-83754197 13907190543
“610” 谢冠昌 办027-83755565 宅027-83754886 13971508123
“610” 谢晓凤 宅027-85396859
公安分局 黄贻端 办027-85394901 宅027-83798885 13507155288
公安分局 曾宪民 办027-85394902 宅027-84848563 13707123658
公安分局 王运桥 办027-85394905
公安分局 罗守汉 办027-85394978
人大主任 邬沧涛 办027-83735633
区长 王绍志 办027-83751562
副区长 孙明安 办027-83751563
书记 尹维真 办027-83751583
副书记 彭有为 办027-83751584
所谓“抢救治疗”的市一医院部分领导的名单张介梅(院长)
办公室电话:027-85868354
地址:湖北省武汉市中山大道215号
咨询电话:86-27-85855900
传真:86-27-85832563E-mail:webmaster@whyyy.com.cn
武汉市第一医院主要科室及联系电话号码 医院总机 027--85855900(8) 转各科室号码

急诊室 667 急救中心 996 检验科 703 心电B超 740
内科 618 外科 841 妇产科 864 皮肤科 809
放射科 767 发热门诊 671 质控办 316 财务科 568
肿瘤科 365 保健科 630 总值班 598 人工肾室 406
大五官科 871 医保办 552 保卫科 304 法医门诊 813
儿科 749 门诊部 266 图书室 377
CT室 759 保安室 659 病案室 375
手术室 819 总服务台 988 统计室 376
ICU 845 院办公室 303 信息中心 432
理疗科 736 党委办公室 306 中医部 526
病检站 610 工会 301 总务科 400
体检中心 940 人事科 420 基建科 436
干部门诊 451 改革经营部 439 器械科 591
药剂科 565 护理部 302 维修中心 355
第三产业办公室 418 医教处 307 眼视光中心 531
黄义久 急诊科专家外 科 -->专家列表 杨国平  专科专病:脑外科  
张家衡  专科专病:胸外科  孙继革  专科专病:骨科专病  江湘保 
专科专病:颈肩腰腿痛  肖少雄  专科专病:脊柱外科 

本案件有关文件

湖北省武汉市学员控诉硚口分局恶警金志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30/94521.html

被警察打死的法轮功学员黄曌的母亲申请国家赔偿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8/11/81501.html

2004-04-28:我问苍天,我问大地,我的女儿是怎么死的!
4月19,在武汉市硚口区一居民区里,几位年迈的老人手举着一位年青女子的遗像在街头向围观的群众哭叙着:她是被硚口公安打死的,因为她修炼法轮功。其中一位老母亲撕心裂肺地仰望苍天而哭喊:我问苍天,我问大地,我的女儿是怎么死的!
老母亲的女儿叫黄曌,今年32岁,4月1日被硚口区610抓走后,16日凌晨三点,家人便收到硚口区610的通知,他们的女儿死在武汉市一医院里。

公安向家人的解释是他们的女儿是用玻璃瓶自杀而死的。家属质疑为什么抢救期间不通知家属,为什么等人死了才能通知,她犯了什么罪要抓她,为什么没有医院抢救的病历和详细记录?公安除了说黄曌是“拿玻璃瓶自杀”之外,其余的说法相互之间出入很大。硚口公安怕所谓的“影响不好”,收走大法弟子送去的花圈,对“黄曌是公安打死的”也只有表示默认。

深知女儿性格的两位老人怎么也不会相信女儿会自杀。黄曌性格耿直,为人善良,从小都很乖巧,没让父母怎么操心过,但从江氏集团开始镇压法轮功以后,女儿就没过上安宁的日子,每次被抓时,父母都千方百计到处找女儿关在那儿,他们深知自己的女儿没有错,她是在做一个好人。就在黄曌被抓的头一个星期里,黄曌曾回家看望过他们,留下100元钱,叫母亲把钱转交给一位生活困难的同修,并约好下次见面的时间。俩位老人万万没想到,那是和女儿最后一次的见面。

在拿不出任何实质性的证据的情况下,硚口区610就逼迫黄曌的父母,承认女儿是“畏罪自杀”!

面对一个强权政府,在无处为女儿讨回公道的情况下,黄曌的亲人们,捧着黄曌的遗像走上了街头,年迈的母亲仰望苍天而哭喊:我问苍天,我问大地,我的女儿是怎么死的!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8-12-09, 8:10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