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10-17 星期四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上海 >> 杨浦区 上海同济大学 >> 王臻, 男

个人情况: 上海西门子高压开关有限公司职工。2004年10月我来到德国德累斯顿(Dresden)市读书。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上海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4-04-16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0-03-22: 王臻自诉上海市第三劳教所对他的酷刑折磨
(一)抱头蹲。即二手手指交叉抱在脑后,蹲在地上,头埋在两腿间,低到不能低为止。一次一个劳教人员在我身后用烟头烫我的手,逼迫我的头低到极限,把我的手指烫伤、起泡。一次我两腿蹲到发麻,完全失去知觉,控制不住倒在地上,恶人上来就打,说我想偷懒。

(二)上海式老虎凳。一次我遭此酷刑,恶人强迫我背靠墙坐在地上,犯人一人拽我一只手呈一字摁在墙上,吸毒犯董伟坐在我对面,他的两脚踩住我的两脚内侧,把我两脚死命往两边顶,呈一字撑开,将近180度,致使我的腿韧带完全被拉坏。我当时痛得全身冒汗,衣服都湿透了,差点昏过去。我两腿有80~90%发紫发黑,双脚肿到踝骨都看不见,坐在凳子上就感觉下面垫了两个水袋。当天晚上我就昏过去一次。此酷刑非常毒辣,许多法轮功学员都遭受过。我至今仍然有明显的后遗症,不能像正常人那样走路,也不能正常屈伸和运动。

(三)钻指缝。一次犯人董伟把我四指捏紧,拿牙刷钻我指缝,致使我手指皮被钻破。

(四)乱打。一次恶人把我推翻在地,一个将我双脚脚踝死死踩住,一个狠命往我腿上乱踩,踩了一遍,把我身子翻过来再踩,同时把我俯按在地上,把我的胳膊使劲往后扳。

(五)坐凳子。即双膝顶着墙,坐在小圆凳上。恶人在我面前贴上辱骂大法的纸条,并且让我眼睛必须盯着看,双膝之间夹一张纸,若掉下来就会挨打,而我双腿已经肿了,双膝不能并拢,只能用手拼命把腿并拢。那时的感觉是极其痛苦的。

(六)剥夺睡眠。恶警还把手表给那些劳教人员,让他们控制我的睡眠时间。我每天被迫只能从半夜两点睡到至早上六点,连续几天就觉得精神恍惚了。而且我在床上几乎睡不着,因为酷刑导致的身体剧痛,甚至翻身要持续五分钟甚至更长时间,往往刚刚觉得有些迷糊了就又痛醒了。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0/3/22/220231.html

2006-01-29: 留学生曝光上海劳教所恶行,家人受610威胁
最近,德国留学生王臻在明慧网上曝光自己因修炼法轮功在上海市第三劳教所遭受的迫害后,他上海的家人受到610办公室的威胁。

王臻的文章发表后不久,上海610办公室的相关人员就迫不及待的光顾了王臻家,质问这篇文章是否王臻所写?所写是否事实?由于王臻一贯为人优秀诚实,从不说谎,受到单位,家庭,社会的信任,其家人亦不否认文章为王臻所写,并相信其所写属实。610办公室人员无从辩驳,于是讪讪的说,过去的事就算了,以后王臻来电话你们劝劝他。又要求其家人当王臻来信时通知他们,遭到拒绝后,狼狈离开。

目前,王臻家的电话受到监听,请欲往王家打电话的同修注意安全。

同时,我们这里警告受邪恶利用继续迫害法轮功的人员注意,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人的一举一动,一思一念都有记录,头上三尺有神灵,不要再一意孤行,继续迫害好人了。看到这篇文章的人也去看看法轮大法学会的公告吧,神给你们的时间真的不多了!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29/119720.html

2005-12-03: 身处海外 回忆上海的劳教所的迫害
我叫王臻,来自上海。2004年10月我来到德国德累斯顿(Dresden)市读书。

1997年7月,当我还在上海同济大学读土木工程专业期间开始修炼法轮功。当时我们可以在校园集体炼功,还可以在教师休息室集体学法(主要是《转法轮》)。

1999年7月迫害发生后,我因为不肯放弃法轮功的修炼,于2001年9月28日到11月20日期间被关在上海市卢湾区看守所。从2001年11月20日到2002年3月18日我被送入位于江苏大丰的上海第一劳教所二大队一中队。从2002年3月18日到2003年9月27日在上海青浦第三劳教所五大队四中队,中队长姓洪。

在劳教所里,我被强迫干农活和手工活,例如挑大粪,割杂草,缝制长毛绒玩具小蜜蜂,小猴子,珍珠钱包,制作圣诞礼物,电源接线板等等,很多都是出口产品。工作时间从早上7点30到晚上7点,并且没有任何报酬。虽然刁难和折磨在劳教所司空见惯,但法轮功学员的待遇比那些真正的劳教人员还要差。除了肉体上的折磨,还有精神上的洗脑。有时警察强制我们收看诋毁法轮功的录像,然后我们必须写出自己的“思想体会”。我们还被强迫阅读有关共产邪党理论的书籍。

因为我一直没有放弃法轮功,在2003年4月25日,劳教所对我采取了肉体折磨。一个劳教人员把我手指捏紧,并拿牙刷柄在我指缝间乱搅,这非常痛。在这期间,他们还不断骂我,说我精神不正常,脑子有问题,走上了邪路等等。他们强迫我背靠墙坐着,两个劳教人员把我两手拉成一字摁在墙上,另一个坐在我对面,用两脚抵住我的腿,并把我的两腿向两边用力死命撑,以致我的双腿韧带全部拉坏,直至今日我仍不能正常行走,腿不能正常屈伸,不能進行稍大的运动。

他们还把我放倒在地上,乱踩乱踏,使我背部严重受伤,还用香烟烫我的手指并谩骂法轮功。为了不让我说“法轮大法好”,他们一直对我看管很严。

在这几个月后,就有一名叫陆幸国的法轮功学员被折磨致死。但劳教所为掩盖真象,对外谎称他是“自杀”,在报纸上也说那些法轮功学员的死因是“自杀”,以此来诋毁法轮功的声誉。

我还有一次在劳教所内见到马新星(法轮功学员,2003年12月被迫害致死),他当时已经被折磨得骨瘦如柴,见到人很少有反应,也不敢和我们说话。至今我得知至少有两个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还有许多仍然被非法关押。

在2003年9月27日,我被释放。在这期间,我由于承受不住极度的精神与肉体的折磨违心的写了“三书”。

2005年8月我曾在明慧网上发表文章,详细写下了我和一些法轮功学员在劳教所受到的折磨(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8/16/108502.html

在2004年2月9日,我在上海西门子高压开关公司找到一份工作,但由于他们得知我还继续修炼法轮功,他们在3月16日就把我解雇了。

我的外公、外婆在这两年里一直生活在恐惧下,邻居骂他们是“反革命”,他们感到就像文革的噩梦再次降临。他们在这期间都因为轻度脑血栓而住过院。我母亲也因修炼法轮功被非法劳教两年,我们全家都沉浸在痛苦中。

我以前有很多好朋友,但当他们听说我继续修炼法轮功,他们因为害怕都不再和我联系。今年我从国内得到消息,又有三个修炼法轮功的朋友被非法抓捕,他们是法正平、吕金龙、林鸣立(第二次被捕)。我因为这场迫害丧失了工作机会,失去了朋友,失去了健康和自由。

虽然受到了这些苦难,我仍然继续修炼法轮功,继续遵循法轮功的原则:真、善、忍。我永远不会放弃。

可能有人认为,上海是一个现代化,繁荣的大都市。但请你们仔细考虑一下,一个现代城市是不应该存在因为信仰而被关押的人群的,很可惜的是,中国媒体、使领馆对中国的渲染画面和真实的中国完全是不一样的。在共产邪党控制中国后,在和平时期共产党致使6千万至8千万人非正常死亡。现在已经有6百万左右的民众,其中包括我,退出了这个腐败残忍至极的邪党及其相关组织。

我也希望,更多的外国人能够了解中国的真实情况,拯救更多的中国人。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2/1/115582.html

2004-04-16: 同济大学王臻,2003年9月从上海青浦(第三)劳教所解教回家。由于在劳教所受到残酷迫害,腰部严重受损,刚回家时走路一瘸一拐,行动迟缓,二十几岁小伙子行动好像老人。回家后,他一度在原单位工作,后就职于上海西门子高压开关有限公司。可在04年3月公司中方负责人突然找王臻谈话,劝诱其写了辞职报告。理由是:一,为其今后找工作着想(不采用强行辞退的方法);二,认为他只具备一种专业技能(不懂电器专业)。而这些理由在招聘录用时并未提出,这其中公司负责人的难言之隐无非是迫于压力,不敢录用法轮功学员。

杨浦区 上海同济大学联系资料(区号: 21)

上海同济大学总机:21-6598-2200
上海同济大学招待所:21-6598-3310
上海同济大学招待所弟的住房,21-6598-0601,2003年9月换成女生宿舍
上海同济大学学校公安处:21-6598-1441

电话:021-65982643 021-65983643 传真:021-65980174

同济大学附属口腔医院
地址:上海市延长中路399号  电话:021-56032686 66315500  传真:021-66524025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