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0-12-02 星期三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黑龙江 >> 齐齐哈尔 泰来监狱(泰莱监狱,对外称泰来机械厂) >> 刘晶明(刘敬名,刘敬明), 男, 39

刘晶明(刘敬名,刘敬明)
齐市中医院优秀采购员刘晶明被泰来监狱虐杀

出生时间: 1968-07-23
个人情况: 齐齐哈尔市中医院采购员

紧急成度: 最高
拘留时间: 2007年2月8日
个人近况: 2007年3月24日 迫害致死 (null首次报道致死)
立案日期: 2003-06-08
明慧案例: 明慧所列迫害致死案例编号 2973

泰来监狱医院冰柜内的刘晶明遗体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6-12-11: 齐齐哈尔至少64名法轮功学员被中共虐杀
齐齐哈尔法轮功学员十七年风雨历程(2)
……
四、中医院优秀采购员刘晶明被泰来监狱虐杀

黑龙江省法轮功学员刘晶明,就职于齐齐哈尔市中医院,是一名优秀的采购员。二零零七年二月八日被送往泰来监狱,四十六天后被迫害致死,年仅三十九岁。

法轮功学员刘晶明生于一九六八年七月二十三日,就职于齐齐哈尔市中医院,是一名优秀的采购员。他一九九五年开始修炼法轮功,按真、善、忍原则要求自己, 处处为他人着想。他做采购员工作从不贪不占,为人和善,是全院上下员工公认的好人。九五年,为医院保卫科发明的“二节棍”荣获为专利局批准的专利产品;二零一零年,中医院全院跑水现象严重,多数水龙头长流水,医院花多少钱无法治理。善良聪慧的刘晶明不要任何报酬、自己动手、任劳任怨,将全院的水龙头修理好,方便了员工,而且为医院每年节水达几万元;二零零二年业余时间无偿为中医院刻的院徽至今悬挂在医院办公楼内。

就是这样一位仁厚、善良、按真善忍修持自己的好人,在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多次被非法拘押、非法劳教、勒索钱财、非法判刑,直到被迫害致死。

二零零七年三月二十二日,所谓巡回演讲团去泰来监狱演讲,期间警察对他们施用酷刑,非人迫害。二零零七年三月二十四日晚七时,泰来监狱集训队狱警纪恒泰给刘晶明家人打电话,称刘晶明于三月二十四日一时四十分“跳楼”身亡,这是近八年来中共政府人员迫害法轮功学员致死后的惯用借口之一。

痛苦万分的家人来到泰来监狱,悲愤的家人质问:“你们是不是打他们了?既然刘晶明已于凌晨一时四十分死亡,为什么在晚上十九时才通知家属,这十八小时里你们在干什么?!刘晶明双腿膝盖部位呈紫黑色、有瘀血和硌痕。” 狱政科副科长梅继明否认打过人。家人随即问刘晶明遗体右大腿外侧直径约六公分的窟窿是怎样造成的,他们却推说检察院已检查了为借口不予回答。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12/11/齐齐哈尔至少64名法轮功学员被中共虐杀-338704.html

2015-01-18: 名黑龙江法轮功学员被中共洗脑迫害致死
龙江风骨(11)
……
刘晶明,男,三十九岁,齐齐哈尔市中医院采购员。二零零六年十月,刘晶明被诬判重刑十二年,于二零零七年二月八日劫持到泰来监狱迫害。在集训队,刘晶明等法轮功学员被逼迫背监规,写保证,不让睡觉,不让说话,不让家人接见,随时遭受毒打等酷刑折磨。

二零零七年三月二十二日,泰来监狱召开强制洗脑“转化”大会,所谓的“巡回演讲团”成员在会上大放厥词,恶毒诽谤法轮功和法轮功师父。刘晶明等四名法轮功学员在会场上站出来揭穿谎言,随即遭到酷刑折磨,于三月二十四日刘晶明被迫害致死,遗体惨不忍睹:头顶部右侧严重塌陷;额头、右眉骨、右脸三处有约四公分划痕;脸部有瘀伤、脸部肿胀、七窍出血、浑身是血;毛衣毛裤都有湿透的血痕,可内衣内裤却没有血迹;左腿里侧有约三公分长的硌痕、右大腿外侧有一直径约五至六公分的窟窿;右腿膝部折断(右膝盖以下可随意扭转)、右脚向里侧拧转变形;双膝盖部位紫黑瘀血有硌痕、肚脐有血痕。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18/多名黑龙江法轮功学员被中共洗脑迫害致死-303296.html

2010-11-14: 一位齐齐哈尔市法轮功学员的悲惨遭遇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1/14/一位齐齐哈尔市法轮功学员的悲惨遭遇-232508.html

2008-02-09: 刘晶明被泰来监狱虐杀 家人控告凶手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2/9/172073.html

2007-05-05: 零七年四月,二十一位大陆学员被迫害致死案得到证实
黑龙江省大法弟子刘晶明,就职于齐齐哈尔市中医院,是一名优秀的采购员。在中共灭绝人性的迫害法轮功运动中,刘晶明几次被非法关押、劳教 、酷刑折磨,二零零七年二月八日被送往泰来监狱继续迫害,四十六天后被迫害致死,年仅三十九岁。二零零七年三月二十四日十九时,泰来监狱集训队管教纪恒泰给刘晶明家人打电话,告知刘晶明已于三月二十四日一时四十分“跳楼”身亡。这是近八年来邪党政府人员迫害法轮功学员致死后惯用说辞之一。

大法弟子刘晶明,男,生于一九六八年七月二十三日,就职于齐齐哈尔市中医院。他于一九九五年开始修炼法轮功,按“真、善、忍”原则要求自己,处处为他人着想。他做采购员工作从不贪不占,为人和善,是全院员工公认的好人。九五年为医院保卫科发明的“二节棍”荣获专利局批准的专利产品;二零零一年中医院全院跑水现象严重,多数水龙头长期漏水,医院花多少钱也无法治理。善良聪慧的刘晶明不要任何报酬、自己动手、任劳任怨,将全院的水龙头都修理好,方便了员工,并为医院每年节省水费达几万元;二零零二年业余时间无偿为中医院刻的院徽至今悬挂在医院办公楼内。

就是这样一位仁厚、善良、按真善忍修持自己的好人,自九九年中共恶党非法镇压法轮功以来,多次被勒索、非法拘押、劳教、判刑,直到被迫害致死。

三月二十五日十一时,痛苦万分的家人来到泰来监狱,接待他们的集训队教导员纪恒泰声称监狱对法轮功学员都很特殊“照顾”。当家人询问刘晶明的死因时,纪恒泰直接说:我们对法轮功学员实行强行转化,刘晶明“非常顽固”,不背狱规背经文,刘晶明的死是因为“觉得刑期太长”而选择此路。

据纪恒泰提供的所谓“死亡经过”:刘晶明所在集训队监号在三楼。三月二十四日一时十五分,刘晶明要求上厕所,当时有两个值班犯人,其中一犯人在监号门口抽烟,犯人听到铁窗的铁栏响声,便入室内抓住刘晶明的右手,刘晶明甩脱后便在掰开的铁栏窗口处跳出窗外。五分钟后他们将刘晶明抬入监狱医院,刘晶明于二零零七年三月二十四日一时四十分身亡。

悲愤的家人质问:“既然刘晶明已于凌晨一时四十分死亡,为什么在晚上七时才通知家属,这十八个小时里你们在干什么?!专门关押人的监狱窗口铁栅栏能那么轻易的掰开吗?况且刘晶明每天遭受高压强行转化,身体已极度虚弱,能有掰开铁筋的力气吗?刘晶明双腿膝盖部位呈紫黑色、有淤血和硌痕,定是长期跪刑所致。”监狱方面不能自圆其说,回答不出来。

当泪流满面的家人来到刘晶明遗体旁时,看到刘晶明尸体惨不忍睹:头顶部右侧严重塌陷;额头、右眉骨、右脸三处有约4公分划痕;脸部有淤伤、脸部肿胀、七窍出血、浑身是血;毛衣毛裤都有湿透的血痕,可内衣内裤却没有血迹(死者姐姐说不是刘晶明本人的内衣内裤);左腿里侧有约3公分硌痕(可能用刑所致)、右大腿外侧有一直径约5—6公分的窟窿;右腿膝部折断(右膝盖以下可随意扭转)、右脚向里侧拧转变形;双膝盖部位紫黑淤血有硌痕、肚脐有血痕。

据悉,刘晶明等法轮功学员于二零零七年二月八日被送入泰来监狱,刚入监便在集训队遭高压强行转化迫害。集训队教导员纪恒泰三月二十五日也对刘晶明家人讲:“我们上边有规定对法轮功学员实行强行转化,刘晶明非常顽固,不背监规背经文”。二零零七年三月二十二日所谓巡回演讲团去泰来监狱演讲,会间,刘晶明、任英群等四名法轮功学员站起来揭穿谎言,监狱方对他们施用了非人的酷刑迫害。警察、及受唆使的刑事犯周立新等将刘晶明活活打死后,因身体多处有伤,不能以“心脏病猝死”等谎言蒙混家人,便制造了刘晶明“跳楼”假相。事发后监狱方面将犯人周立新等明着关小号处罚实则是将他们隔离以封锁消息。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5/5/154162.html

2007-04-12: 害死刘晶明后 黑龙江省泰来监狱威胁家属
黑龙江省大法弟子刘晶明,就职于齐齐哈尔市中医院,是一名优秀的采购员。2007年2月8日被非法送往泰来监狱继续迫害,46天后被迫害致死,年仅39岁。

2007年4月5日,泰来监狱凶手纪恒泰给刘晶明家人打电话,妄图给其家人5千元至9千元钱草草了结杀人凶案。且指责家人为甚么将刘晶明一案上互联网?还威胁家人说:“你们已经在×××部门挂号了”以此阻止家人喊冤。

知情的亲友及正义人士非常义愤:一个杀人凶犯非但不自责忏悔自己的罪过,竟流氓成性的质问受害亲人?!真是无法无天哪。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4/12/152645.html

2007-04-05: 齐市中医院优秀采购员被泰来监狱虐杀
黑龙江省大法弟子刘晶明,就职于齐齐哈尔市中医院,是一名优秀的采购员。2007年2月8日被非法送往泰来监狱继续迫害,46天后被迫害致死,年仅39岁。2007年3月24日晚7时,泰来监狱集训队管教纪恒泰给刘晶明家人打电话,告知刘晶明已于3月24日1时40分“跳楼”身亡,这是近八年来邪党政府人员迫害法轮功学员致死后惯用藉口之一。
大法弟子刘晶明生于1968年7月23日,就职于齐齐哈尔市中医院,是一名优秀的采购员。他1995年开始修炼法轮功,按“真、善、忍”原则要求自己,处处为他人着想。他做采购员工作从不贪不占,为人和善,是全院上下员工公认的好人。95年为医院保卫科发明的“二节棍”荣获为专利局批准的专利产品;2001年中医院全院跑水现象严重,多数水龙头长流水,医院花多少钱无法治理。善良聪慧的刘晶明不要任何报酬、自己动手、任劳任怨,将全院的水龙头修理好,方便了员工,而且为医院每年节水达几万元;2002年业馀时间无偿为中医院刻的院徽至今悬挂在医院办公楼内。

可是就是这样一位仁厚、善良、按真善忍修持自己的好人,在99年中共恶党非法镇压法轮功以来,竟多次被非法拘押、非法劳教、勒索钱财、非法判刑,直到被迫害致死。

3月25日11时,痛苦万分的家人来到泰来监狱,接待他们的纪恒泰声称他们对法轮功学员都很特殊“照顾”。当家人询问刘晶明的死因时,纪恒泰直接说:我们对法轮功学员实行强行转化,刘晶明“非常顽固”,不背狱规背经文,刘晶明的死是因为“觉得刑期太长”而选择此路。县公安局刑侦科、驻泰来监狱检察院两个工作人员也统一声称死者“感觉刑期太长”绝望而导致死亡。

据纪恒泰提供的所谓“死亡经过”:刘晶明所在集训队监号在3楼。3月24日1时15分,刘晶明要求上厕所,当时有两个值班犯人,其中一犯人在监号门口抽烟,犯人听到铁窗的铁栏响声,便入室内抓住刘晶明的右手,刘晶明甩脱后便在掰开的铁栏窗口处跳出窗外。5分钟后他们将刘晶明抬入监狱医院,刘晶明于2007年3月24日1时40分身亡。

悲愤的家人质问:“既然刘晶明已于凌晨1时40分死亡,为甚么在晚上19时才通知家属,这18小时里你们在干甚么?!关押在押人员的场所,窗口的铁栅栏就那么轻易的掰开吗?况且刘晶明每天遭受高压强行转化,身体正处于极度虚弱期间能有掰开铁筋的力气吗?刘晶明双腿膝盖部位呈紫黑色、有瘀血和硌痕,定是长期跪刑所致。”

当泪流满面的家人来到刘晶明遗体旁时,看到刘晶明尸体惨不忍睹:头顶部右侧严重塌陷;额头、右眉骨、右脸三处有约4公分划痕;脸部有淤伤、脸部肿胀、七窍出血、浑身是血;毛衣毛裤都有湿透的血痕,可内衣内裤却没有血迹(死者姐姐说不是刘晶明本人的内衣内裤);左腿里侧有约3公分硌痕(可能用刑所至)、右大腿外侧有一直径约5─6公分的窟窿;右腿膝部折断(右膝盖以下可随意扭转)、右脚向里侧拧转变形;双膝盖部位紫黑瘀血有硌痕、肚脐有血痕。
刘晶明与一同入监的法轮功学员任英群等8人被非法关押在同一监号,家人问到任英群时,纪恒泰支吾着,后又说任英群于一个月前已调离集训队;而集训队的梁队长则说刘晶明出事后的第二天也就是3月25日,任英群被调离,且说刘晶明出事时任英群正在睡觉。纪恒泰与梁队长所言任英群调离时间不符,其中必有因由。
4月1日晨,刘晶明的家人电话告知泰来监狱狱政科的马科长上午将去泰来监狱。上午10点左右家人来到泰来监狱,在监狱院里再次给狱政科的马科长打电话,马科长让找狱政科副科长梅继明。当家人来到狱政科副科长梅继明办公室时,梅继明立于地中间一脸的蛮横无理,既不让家人就座也无诚意交谈。问及马科长时他们推脱说马科长去齐齐哈尔了。在家人一再的要求下,狱政科副科长梅继明、集训队教导员纪恒泰、集训队队长梁福文才将家人引入会议室。

当天的当班集训队教导员纪恒泰复述刘晶明“跳楼”经过时,将3月25日自述的“犯人周立新入室内抓住刘晶明的右手,刘晶明甩脱后便在掰开的铁栏窗口处跳出窗外。”又说成“犯人周立新入室内抓住刘晶明的‘左’手,家人纠正说右手时,又改说是右手。家人又问你们用怎样的方式强行转化时,纪恒泰一改3月25日“我们上边有规定对法轮功学员实行强行转化,刘晶明非常顽固,”之说,而否认强行转化恶行,可见纪恒泰的谎言不能自圆其说。

家人问3月22日监狱开巡回演讲会时,刘晶明、任英群等四名法轮功学员站起来揭穿谎言后,你们是不是打他们了?梅继明说我们从不打人。家人随即问刘晶明遗体右大腿外侧直径约6公分的窟窿是怎样造成的时,他们却推说检察院已检查了为藉口不予回答。家人要求见任英群,他们推说不让见。

当家人问及刘晶明已出事9天了,监狱将如何处理此事时,梅继明说刘晶明不参加劳动不能按工伤处理,是他自己坠楼而死的。家人说不管刘晶明甚么原因造成的死亡后果,他是在监狱内死的,你们监狱应承负责任。最后家人要求对刘晶明遗体解剖、法医监定、全面调查核实死亡原因;要求追究责任人的刑事责任及给予刘晶明年迈父母经济赔偿。据悉,齐齐哈尔市检察院王连成参与“调查”此案。

早期在看守所、劳教所遭受的迫害

1999年在法轮功遭受诬蔑和迫害后,刘晶明履行公民的合法上访权益去北京和平上访,说明法轮功被诬陷的真相。他被不法人员带回当地后,在安顺路派出所被邪恶警察上大挂,手腕都被吊烂了。齐市龙沙区邪党政府、齐市公安局分别索要了3千元和5千元现金,才将非法拘押18天的刘晶明释放。

2002年2月20日,正阳派出所逼迫刘晶明写不修炼保证,走投无路的刘晶明只好离家出走。腊月二十一,与另一法轮功学员散发说明法轮功遭迫害事实的真相传单,被青云街派出所恶警绑架,在派出所被恶警上大挂、强制坐铁椅子、毒打等酷刑折磨,后送至当时的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又被非法劳教一年半,转至富裕劳教所继续在迫害。

在富裕劳教所,刘晶明曾被逼写所谓的“三书”、逼看诽谤法轮功的谎言录像,被强制劳役等迫害。因劳教所非法打骂法轮功学员,刘晶明曾参加集体绝食抗议劳教所的恶行。

2002年4月20日以后,富裕劳教所恶警用手铐吊挂大法弟子,多者长达120馀天,少者也达30馀天。恶警黄殿林、汪泉、佟忠华以制止炼功为名强行将大法弟子吊挂在高约2米的双层床头上,而且还变花样地将手反扣(手不能动),使身体没有活动空间;并用各种脏话污辱大法弟子的人格。每天的吊挂时间多达15小时,少则10-12小时,甚至大小便的时间也严加控制。除吃饭时外,每天都是吊挂站立。由于长时间的吊挂、站立,大法弟子的腿、脚都肿得很粗,行动更加不便。被吊挂迫害的大法弟子有:付志宇、周树友、罗永全、刘晶明等人。后期恶警又将付志宇等人双手铐在离地面约200毫米的暖气管子上,由于忽高忽低的反覆折磨,致使付志宇摘下手铐不久便脑出血死亡。

再次被绑架,在泰来监狱遭迫害

刘晶明从劳教出来后,于2006年3月30日下午再次被恶警绑架。当时他知道邪党恶徒在疯狂抓捕大法学员,刘晶明便去法轮功学员李齐处告诉消息,结果被在那里蹲坑的铁锋区曙光派出所的谷某某等恶警绑架。

刘晶明被铁锋刑警队罚坐铁椅子迫害11天,刑讯逼供,嘴被打破;后又被铁锋刑警支队毒打、吊刑等酷刑折磨,后被送入齐齐哈尔市第一看守所。

2006年10月刘晶明被非法判刑12年,向法院提出上诉,被无理驳回,当时铁锋分局审结专案组长为马崇哲。2007年2月8日刘晶明被非法送往泰来监狱继续迫害。刘晶明等法轮功学员在所谓的“集训队”里遭到强行高压迫害,监狱恶警强制转化:逼背监规、逼写保证、不让睡觉、不让说话、不让家人接见、毒打、酷刑折磨等非人迫害。

3月22日所谓的“巡回演讲团”去泰来监狱开强制洗脑转化大会时,在集训队迫害的刘晶明、任英群等四名法轮功学员在会上站出来揭穿谎言,随即遭致非人迫害。

3月24日晚7时,泰来监狱集训队管教纪恒泰打电话告诉刘晶明家人,刘晶明已于2007年3月24日1时40分“跳楼”身亡。泰来监狱集训队管教纪恒泰,及县公安局刑侦科、驻泰来监狱检察院两个工作人员统一声称刘晶明的死因是其觉得刑期太长绝望而“自杀”身亡。这一论点是不成立的,这是对刘晶明心理活动的主观臆测和推断,不能以此作为事实的根据来监定死亡结果。即便“自杀”,也是由于监狱高压强行转化逼迫所致。而作为国家执法单位对监管人员酷刑折磨,逼迫转化,已经触犯了《宪法》规定的“信仰自由”和触犯了《刑法》,犯下“虐待被监管人员罪”,因此,泰来监狱、主管管教纪恒泰及对其强行转化的人员,对法轮功学员刘晶明的死亡负有不可逃脱的刑事罪责。

附:刘晶明死亡案例分析

刘晶明等法轮功学员于2007年2月8日被送入泰来监狱,刚入监便在集训队遭高压强行转化迫害,(纪恒泰3月25日对刘晶明家人讲“我们上边有规定对法轮功学员实行强行转化,刘晶明非常顽固,不背监规背经文”另参见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三月二十九日《齐齐哈尔市泰来监狱对大法学员的残酷迫害》)

2007年3月22日所谓巡回演讲团去泰来监狱演讲,会间,刘晶明、任英群等四名法轮功学员站起来揭穿谎言,为制止他们的正义行为,警察对他们施用酷刑等非人迫害,(刘晶明头顶部右侧严重塌陷;额头、右眉骨、右脸三处有约4公分划痕;脸部有淤伤、脸部肿胀、七窍出血、浑身是血;毛衣毛裤都有湿透的血痕,可内衣内裤却没有血迹(死者姐姐说不是刘晶明本人的内衣内裤);左腿里侧有约3公分硌痕(可能用刑所至)、右大腿外侧有一直径约5─6公分的窟窿;右腿膝部折断(右膝盖以下可随意扭转)、右脚向里侧拧转变形;双膝盖部位紫黑瘀血有硌痕、肚脐有血痕),警察、刑事犯周立新等将刘晶明活活打死。死后,因身体多处有伤,不能以“心脏病猝死”等藉口蒙混家人,便制造刘晶明“跳楼”假相。因任英群知晓更多内情,便将任英群迅速调离集训队,将犯人周立新等明着关小号处罚实则与人隔离以期封锁消息。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4/5/152210.html

2007-03-08: 齐齐哈尔多名大法弟子被非法判刑
齐齐哈尔市铁锋区法院近期将以下大法弟子非法判刑:武元龙14年、安敬涛9年、齐大伟9年、张继秋9年、杨春玲7年、崔小苹7年、郑华春7年、杨静7年、赵文山10年、王岩7年、李奇7年、吴瑞芳4年、邢延良、刘敬明、慈海三人刑期不确定。

现被非法关押在齐市第一看守所的大法弟子:王桂荣、姜媛、姜云秋、侯亚倩、陈英、张雪梅、赵英华、王春香、刘辉。

第一看守所的恶警彭丽、李丽杰、任玉霞、张勇,于1月22日给沈子力灌食沈都吐出。还有一名大法弟子不知姓名,在齐市公安医院被迫害。(注:沈与徐宏梅已被迫害致死)。

目前孙树生坐在轮椅上了,已遭恶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3/8/150380.html

2007-02-25: 多名齐齐哈尔大法弟子被非法判刑

齐市铁锋区法院近期将以下大法弟子非法判刑:武元龙14年,安敬涛9年,齐大伟9年,张继秋9年,杨春玲7年,崔小苹7年,郑华春7年,杨静7年,赵文山 10年,王岩7年,李奇7年,吴瑞芳4年,邢延良,刘敬明,慈海三人刑期不确知。现被非法关押在齐市第一看守所的大法弟子:王桂荣,姜媛,姜云秋,沈子力,侯亚倩,陈英,张雪梅,赵英华,王春香,徐宏梅,刘辉。

其中徐宏梅、沈子力于1月14日开始绝食,被迫害很严重,徐一言不发,沈扎点滴也進不去。第一看守所恶警:彭丽、李丽杰、任玉霞、张勇于1月22日给沈子力灌食,沈都吐出。

还用一名大法弟子(不知姓名)在齐市公安医院被迫害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2/26/149766.html

2007-01-05: 齐齐哈尔恶党法院陷害大法弟子

2006年12月5日,在大法弟子齐大伟昏迷的情况下,铁锋法院在和平医院对其所谓开庭,法警十多人。

近日被非法开庭的有刘晶明、李齐、王岩、邢延良、赵文山、杨晶、慈海、齐大伟、张继秋、吴瑞芳、安静涛、杨春玲、崔晓平、郑华春(长春大法弟子)武元龙、张桂芹(去世)等17人。法院只让回答是与不是,大法弟子坚决抵制、不配合。检察院一次都没来核实就下捕票,下起诉,开庭不通知家属,草草收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5/146181.html

二零零一年十月二十一日,富裕劳教所上演了一场毫无人性、凶残至极的丑剧。当时,所里恶警为阻止法轮功学员要求炼功的要求,抽调其他大队的“刑教”人员数十人,找来富裕县公安局的刑警大队的警察数十人加上本所的恶警,合计六十馀人,对大法弟子大打出手,当场打倒在地的有二十馀人,慈海、罗永金、李齐、刘晶明、武鸿君、兰红军、高德永、张兆华、夏云吉、谢振秋……有的被当场打昏在地,有的打的鼻青脸肿,眼眶上的青肿有的像鸡蛋一样大。

2002年4月中旬以后,黑龙江省富裕劳教所恶警用手铐吊挂大法弟子,多者长达120馀天,少者也达30馀天。最为严重的是因长期吊挂致使一位大法弟子死亡。2002年4月20日以后,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不断立掌发正念清理另外空间的邪恶,恶警黄殿林、汪泉、佟忠华以制止炼功为名强行将大法弟子吊挂在高约2米的双层床头上,而且还变花样地将手反扣(手不能动),使身体没有活动空间;还用各种脏话污辱大法弟子的人格,拿大法弟子取笑。每天的吊挂时间多者长达15小时(早6点至晚9点),少者10-12小时,甚至大小便的时间也严加控制。除吃饭时外,每天都是吊挂站立。由于长时间的吊挂、站立,大法弟子的腿、脚都肿得很粗,行动更加不便。被吊挂迫害的大法弟子有:付志宇、周树友、罗永全、刘晶明、黄利岩、陈彦博、张化彬、王平发、关昌安、陈继辉、珍亚臣、武鸿军、慈海、兰红军等人。

2001-02-26: 齐齐哈尔市消息:邪恶势力可能动用军队迫害大法弟子
近日有地方官员透露,2月18日至下月1日,邪恶势力将动用军队,武警和警察,在本市搜抓法轮功学员。

2月20日下午,在浏园附近,有至少7名大法学员在讲真相时被抓。其中有安静涛及其妹妹,李镇东,刘敬名等。据目击者观察,当时抓人的都是20多岁年轻人,不像警察,可能是部队现役军人,个头身材差不多少。

另外,龙沙区派出所是全市有名的"鬼子楼",那里几乎有当年侵华日军对待中国人的所有刑具,对待大法弟子用酷刑是家常便饭。据悉:曾经将一位大法弟子的眼睛蒙上,领到一个秘密的地方,屋子里满是阴森森的刑具。

这就是中国警察对待善良的中国人的手段。这就是所谓"中国人权最好时期"的见证。和中国历次政治运动的被打击对像一样,法轮功真相迟早要大白天下,希望尚存良知的干警善待大法弟子,勿为江氏陪葬。请善良的人们关注此事,马上制止这些滥用酷刑的事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2/26/8370.html

齐齐哈尔 泰来监狱(泰莱监狱,对外称泰来机械厂)联系资料(区号: 452)

2020-10-24: 辽中政法委书记:宋志清13998331236
政法委职员:宋文军
李剑英:13840501700
丁涛:15502450646
刘显威
办公室:赵艳华15840345088
综治办:丁浩15940031166

侦监科长:赵品87894540   13889819988      18900920808
侦监科:孙艳辉87894540           18940010800
侦监副科长:段明洁87894540  15242030303      18900920807
侦监科:李晓白87894540   13066636919      18900920861
侦监科:李晓文87894540   18524149263
侦监科:付阳87894540   13840209400      18900920803
侦监科:王闯87899037   18900944963
公诉科长:王海燕27800503  15995191657      18900920863
公诉科:肇胜男87899037   15140034566
公诉科:朱丹87881672           18900920881
公诉科:李朝阳87881672   13840281114
公诉科:邓彬87881672   15566086010
公诉科:张馨匀87881672           18900920806
公诉科:陈思佳87881672   18640171613
公诉科:黄丽菲87881672           18900920506
公诉科:李盼盼87899037   13066771835
公诉科:邵鑫87881672           18900920869
公诉科:许凤87881672   13624067965

辽中公安局局长、副局长电话
公安局长:马晓伟。024-87801699、024-87899199、024-87882658、024-87805895、024-87883298、024-87805895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0-10-15, 5:23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