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11-14 星期四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浙江 >> 绍兴 新昌县 >> 余雅敏(俞亚敏), 女, 30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浙江新昌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4-04-12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09-06-15: 浙江省莫干山女子劳教所的恶行(图)
......

五、部份被迫害案例

具体迫害的部份案例如下:
.....
6、余雅敏,30多岁,浙江新昌人。 99年因依法到北京上访被劳教1年。因坚修大法,不写“转化”保证,脚趾被硬生生的压断一个。到期释放后没多久,当地公安又以其提供制作法轮功标语的标签 为由,关押在看守所里达半年,后又第二次被非法劳教2年半。就在她快要期满的前夕,就因为她说出了法轮大法好的心里话而被加期4个月。
......
16、63岁的陈碎花拒绝“转化”,被恶警罚整天做工,一餐只吃半块饭(一两)。另外被关在严管区的还有一部份学员,他们都受到了迫害。

陈碎花、边巧芬、赵飞舟、黄耀华、刘雪梅、文晓芬、俞亚敏:分别被恶警非法加期三至四个月。陈碎花、赵飞舟、黄耀华、谢碧芳、包瑞英:曾都一度失忆、被迫害精神崩溃,精神失常,回家后才渐渐恢复正常。
......
在莫干山劳教所“专管队”,法轮功学员被迫害事例不胜枚举,每位学员都经历过这样或那样的迫害,有的因喊一句“法轮大法好”被嘴上缠上胶带,手脚捆绑在床架上七天七夜,有的因拒不“转化”被戴上手铐铁镣,有的学员被杂工和包夹辱骂殴打。

以上仅仅是莫干山劳教所对大法弟子的迫害事实的冰山一角。劳教所恶警为了避免其迫害法轮功炼功群众的恶行暴露,封锁一切消息,为此,劳教所还剥夺了亲人探视的权利。不仅如此,连他们的通信的权利也被剥夺。现在对莫干山劳教所的恶行揭露还非常少,希望知情人士能勇敢的揭露莫干山劳教所的恶行,让它的罪恶暴露在阳光下,制止恶人作恶。我们要求国际追查组织对莫干山劳教所进行详细的追查,并且制止目前正在发生的暴行。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6/15/202761.html

2008-06-11: 曝光莫干山劳教所的罪恶   文/张蓉
我曾因发真相传单,被劫持到莫干山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以下将我耳闻目睹的莫干山劳教所罪恶行径曝光出来。

“包夹”迫害

我刚被劫持到女子劳教所时,被带入二楼的所谓专管中队。二楼走廊阴森森的,空气中有一种潮湿的感觉,走廊两侧的单间门紧锁着,窗户都用纸糊上。我被带入一个单间,两个卖淫劳教犯包夹我,24小时不歇眼的看着我,我不能随意走动,甚至不能接近窗户,更不能走出房间半步,吃喝拉撒全在里面。我的一言一行,甚至一个轻轻的叹息、一晚上翻几回身、解几次手、梦呓等全由包夹犯人记录在案,第二天一早向恶警队长汇报。

从送饭杂工喊的几组包头领饭可知道,当时在二楼非法关着十几个法轮功学员,遭受迫害和我一样,一顿只能吃一块饭(一两),每月只能洗一次头发,每月只准用十五分钟时间上洗漱间用冷水洗一次澡,每月只准订购不超过10元钱的生活用品,站立或走动须经包夹同意。我们被逼每天学所谓《劳教人员手册》、王志刚的揭批书,其内容颠倒黑白、无中生有,语言低级、下流不堪。

长时间的坐姿,使我的臀部长出了两块硬硬的肉钉,很痛。我尽量斜着身子用两侧接触凳面,腰也很胀痛。巨大的精神压力和长期的肉体折磨,使我迅速消瘦下去,一个多月的功夫,我瘦了二十斤。

“转化”迫害

被非法关押在二楼的专管中队,我因为承受不了巨大的痛苦,违心 “转化”。后搬到三楼,那有百来个所谓被“转化”的人。从二楼到三楼,我几十天来第一次没有听到辱骂声,第一次可以站立或走动超过10分钟,竟让我有一种从地狱到“天堂”的幻觉,可见邪党劳教所暴力洗脑的残酷。

然而我没有获得轻松,每个星期,都被逼要看二、三次揭批录像,开一次揭批大会,写几篇揭批文章。每次写揭批文章,都是我最痛苦的时候,因为我心中非常明白师父好,大法好,大法引导我摒弃名利情走向至善至美的“真善忍”,修炼几年,我的身心都起了巨大变化,私心杂念少了,道德提高了,身体健康、美好,几年没有见到的熟人看到我都说我变化很大,精神了、好看了,我心里非常清楚,这是大法在我身上起的作用,而现在,劳教所却要强奸我的意志,让我诋毁我最信赖的大法,我能不痛苦吗?

在很少的接触机会中,我了解到,绝大多数的被“转化”者都是违心“转化”的,心中都是知道大法好的,只有一小撮人在后来的揭批洗脑中,走向反面。

恶警迫害大法学员案例

2003 年年底,“专管”中队指导员陈蕴理召开所谓建队三周年纪念会,法轮功学员赵飞舟站起来为法轮功说了话,陈蕴理怒不可遏,大骂一顿,令杂工将赵飞舟带入二楼隔离室迫害。但这没有吓退众多学员,相反,许多学员在“感想”中纷纷表示自己的真实想法,有的甚至直接找队长表明自己要继续炼法轮功。

这一下,恶警陈蕴理气急败坏了,带领几个队长当晚就把这些学员关入严管区迫害。那天是12月1日,天气非常寒冷,恶警陈蕴理不准大法学员带垫毯,就直接睡在冰凉地水泥地板上,仅盖一条薄薄的棉被。

学员被罚站或罚坐,从早上5点半开始站军姿(或坐军姿)直到晚上11点半分,每天18个小时,不准坐下,中途除三餐外不可动,动则遭到包夹犯人的辱骂或殴打,或汇报队长。

学员李良仙在文章中写到“法轮大法好,我要继续炼法轮功”,被陈蕴理逼脱下棉衣棉裤,穿着单衣单裤在寒风中罚站三天。

学员黄耀华因绝食反迫害,被一包夹犯人又打又骂。恶警队长就奖励该包夹犯人,减免了两天劳教期。结果减期单一到手,该包夹莫名其妙的胸口难受、吐血。

一晚,学员方雪英在牢中向包夹犯人讲真相,被包夹犯人拖至大院中,5、6个包夹犯人和杂工一起殴打她,方雪英大声叫队长出来,队长却在监控室里故意迟迟不出来,直到方雪英被打倒在地,队长才走出来轻描淡写说:“抬进去吧。”

一晚,学员边巧芬在牢内被包夹犯人殴打,她跑出来,被值班队长看到,不由分说的抡起胳膊就打,边巧芬大叫:“警察打人啦。”恶警才罢手。

50多岁的谢碧芳不肯“转化”,被恶警长时间罚站、罚蹲,一个星期不许睡觉。63岁的陈碎花不肯“转化”,被恶警罚整天做工,一餐只吃半块饭(一两)。另外被关在严管区的还有一部份学员,他们都受到了迫害。

这个事件的结果,陈碎花、边巧芬、赵飞舟、黄耀华、刘雪梅、文晓芬、俞亚敏等分别被恶警非法加期三至四个月。在疯狂、没有人性、极其邪恶的迫害中,有不少学员被迫害精神崩溃,陈碎花、赵飞舟、黄耀华、谢碧芳、包瑞英等曾都一度失忆、精神失常,回家后才渐渐恢复正常。

另外,大法学员周爱女自2002年被关押在二楼,就坚决拒绝“转化”,被恶警陈蕴理施以种种手段迫害,多次不准她睡觉,最长一次达半个月之久;不给吃饱饭,夏天不准洗漱等,因为长时间不讲话(将近有一年半时间没开口讲话,没有走路),那时周爱女已经不能讲话了,舌头发硬,不能发音,双脚也不能走路。有一次我们列队从食堂回来,在楼梯口碰到她,她被两个包夹架着上二楼,举步维艰,一步楼梯半天也跨不上去,看得我们心里发酸(周爱女回家后已完全恢复正常)。

学员杨洁2001年进劳教所,因为不“转化”,一直被限制饮食,一年之后“转化”上三楼,人已瘦得脱了形,三十几岁的人被两个人搀扶着走路。

在莫干山劳教所“专管队”,法轮功学员被迫害事例不胜枚举,每位学员都经历过这样或那样的迫害,有的因喊一句“法轮大法好”被嘴上缠上胶带,手脚捆绑在床架上七天七夜,有的因拒不“转化”被戴上手铐铁镣,有的学员被杂工和包夹辱骂殴打。

作假的调查

杂工和包夹基本上是吸毒人员。在专管中队,杂工是自由程度较大,拥有一定权力的一个小团体。杂工帮恶警洗衣洗被、打扫卫生、铺床叠被,而恶警也时而给她们一点好处,如把吃不下的食物给她们,帮她们到外面买东西。

在专管中队的二楼队长值班室门口,挂着检察院的信箱,上挂一把小锁,唯一能接近那个信箱的人是杂工,其他人谁也接近不了那个小箱子。其实就是投诉也无作用,检察院也是共产党天下,如被发现谁的字迹,还会加重迫害。

每过半年,检察院总会有人来调查和征询我们对队长的管理意见,但被叫去接受调查的人员总是包夹和杂工,永远不会是法轮功学员。检察院总是拎着张“队长的关怀、照顾、负责”的表格满意离去。

违心“转化”最痛苦

2003 年,陈蕴理被调到所部宣传科,陈志英、周小青接任“专管队”指导员和中队长。陈志英怕学员“反弹”,加大洗脑力度,逼我们每天看、讨论、写邪恶的东西,不让有一天喘气的功夫。长时间下来,弄得人脑子完全被搞昏了,一切行为都变成了机械性的、下意识的反映,像一个被人牵着的木偶,无力主宰自己。

我在这其中也被逼写了不少所谓揭批文字,说了很多违心话,但这一切全都是被迫的,不是我自愿的。如果让我说实话,我一定会说大法好,师父好,这才是我发自内心的诉说。在莫干山劳教所,是我人生当中最黑暗、最痛苦的日子,我每天都在违背自己的意志说话和做事,我对不起给了我无限好处的师父,对不起自己的良心和道义。我在莫干山的言行,那不是我的真实意志。

我好怀念99年以前,那些美好的日子,每天学法、炼功、修心性,那个时候,我生活得那么快乐,那么轻松,每天都在提升自己的境界,每天都生活在感恩之中,多么美好。

唯愿苍天有眼,能够惩恶除暴,快点结束这颠倒黑白,是非不清的滔天罪恶,还大法以公平,还师父以清白,还我们这些愿意向善的百姓一个自由信仰的天空吧。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6/11/180066.html

2005-04-15: 2003 年12月,狱警陈韫理等因无法完成大法弟子的转化,恼羞成怒,竟用关押禁闭的方法强迫转化,每天在早五点三十分至晚十一点三十分实施连续对大法弟子18小时的罚站,甚至在月经期也不例外,持续20余天。受迫害人员有: 赵飞舟、鲍素英、刘雪梅、曹言静、张蓉、俞雅敏、李良仙、王瑶华、边巧芬等9人之多。

2004-07-26: 余雅敏,30多岁,浙江新昌人。99年因依法到北京上访被劳教1年。因坚修大法,不写“转化”保证,脚趾被硬生生的压断一个。到期释放后没多久,当地公安又以其提供制作法轮功标语的标签为由,关押在看守所里达半年,后又第二次被非法劳教2年半。就在她快要期满的前夕,就因为她说出了法轮大法好的心里话而被加期4个月。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7/26/80306.html

2004-04-08: 余雅敏,30多岁,浙江新昌人。99年因依法到北京上访被劳教1年。因坚修大法,不写“转化”保证,脚趾被硬生生的压断一个。到期释放后没多久,当地公安又以其提供制作法轮功标语的标签为由,将其关押在看守所里达半年, 后又第二次被非法劳教2年半。就在她快要期满的前夕,就因为她说出了法轮大法好的心里话而被加期4个月。

2001-04-15: 浙江省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名单
浙江省大部份大法男学员被关押在十里坪劳教所(地址:浙江龙游,邮编324402 电话0570-7066002),下面是部份被关押男学员的名单:

汪大伍(杭州)30多岁 研究生 因在网上发表澄清事实的声明而被劳教
王剑军(杭州)
李冠凯(瑞安)
徐绿海(温岭)
樊中庄(缙云)40岁左右 舒保民(缙云) 李建成(缙云)
熊伟(金华)26岁 律师 朱利民(金华)30多岁 朱作新(金华)30多岁 洪长(金华)32岁研究生
邵小山(兰溪)40岁左右
戴洪伟(江山)20多岁
舒敏 陈廷卫 孙小军 林以华 祝宏万 金子华 陈武勇 蒋孝秋 夏正清 金建南 付越
韩平 华建豪 张怀军 彭晓东 陈贞洪 江家林 朱广朝 戴伟勇

浙江省大部份大法女学员被关押在莫干山劳教所,下面是部份被关押女学员的名单:

周丽(26岁 原中科院) 方雪英(浦江) 叶敏 俞雅敏 吴燕云 陈益民 赵爱玲 项进英 陈碎花 沈筱萍 周爱女 徐坚薇 陈枝仙 梁何妹 张湘英 田伟华 王丽君 俞丽英 俞桂英 姚红文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4/15/9943.html

绍兴 新昌县联系资料(区号: 575)

2013-04-18: 浙江新昌县法院:
院长钱长龙0575-86231496
新昌县法院电话:0575-6227261
地址:浙江省新昌县城关镇大佛路 邮编:312500

2013-04-18: 浙江新昌县法院:
院长钱长龙0575-86231496
新昌县法院电话:0575-6227261

2013-04-16: 浙江新昌县法院:
院长钱长龙0575-86231496

2012-07-17: 浙江省绍兴市新昌县610
主任--赵月(玉)明(音)电话:13806766595

2012-06-12: 瑞和渡假村
电话:0575-86289222、86289066

本案件有关文件

浙江莫干山女子劳教所凶残迫害大法弟子的事实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7/26/80306.html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