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6-19 星期三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甘肃 >> 兰州市 >> 袁江, 男, 29

袁江
清华大学毕业的袁江因坚持“真善忍”信仰,遭毒打伤重死后,兰州公安抢走尸体,紧接着开始了大搜捕参与过掩护、救助袁江的同修
个人情况: 毕业于清华大学电子专业,生前供职于兰州市电信局,法轮功甘肃辅导站站长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兰州市城关区
个人近况: 2001年11月9日 迫害致死 (2003-08-07首次报道致死)
立案日期: 2003-08-07
明慧案例: 明慧所列迫害致死案例编号 273
家庭成员: 儿女: 袁江
夫妻/父母: 任灿茹(袁江母亲)(任灿如)

有关图片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4-05-20: 酷刑下的勇者——袁江篇(下)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5/20/酷刑下的勇者——袁江篇(下)-290858.html

2014-05-09: 酷刑下的勇者——袁江篇(上)
目录

(一)清华大学的高材生
(二)大西北的精英
(三)全国大迫害
(四)尽历酷刑
(五)神奇走脱
(六)精英陨落
(七)中共人员害人害己
(八)未尽的尾声

2001年10月29日,甘肃省会兰州市警笛大作,两三千军警,展开了一场全市大搜捕。市区的各交通要道、车船馆所被严密排查,所有法轮功学员的住处被搜了个遍。而后,又延伸到周边县市——上级下了死命令:掘地三尺,也要把袁江挖出来!

看到这儿,读者大概会想:让公安这么紧张,这袁江一定是个强盗吧?可事实跟我们开了个大玩笑——袁江是个书生,是千千万万被无辜迫害的法轮功学员中的一员。

那时正是中共迫害法轮功最猖狂的时期,袁江刚刚奇迹般地逃出魔窟——那是在警察两个月的刑讯折磨,身受重伤之后,坚定信仰的他不畏酷刑,熬过残酷的审讯,神奇般地脱开镣铐、穿过数层房院,消失在夜色中。这要曝光出去,不仅仅让省公安厅颜面尽失,还会把当局残害法轮功的实例向全世界曝光,造成令中共恐慌的国际影响。

那么袁江为什么会让兰州的公安如此惊慌?为了他几乎是倾巢出动?他的故事,还得从头讲起。

(一)清华大学的高材生

1972年,袁江降生在一个充满文化底蕴的书香世家。他的父亲是兰州西北师范大学的教授、系主任,母亲是师大附小的高级教师。袁江在家中排行老小,上有三个姐姐。他天资聪颖,学习刻苦,参加全省物理竞赛获得第四名,被保送清华大学电子工程系。

袁江虽然学业优秀,却一直体弱多病,高中二年级得了心肌炎,病重休学一年。在清华期间,袁江身体很差,还染上了抽烟、酗酒的坏习惯。他在1993年偶然参加了法轮功学习班,见证了当时气功界绝无仅有的奇迹:十堂课下来,他和很多学员一样,新病旧病一扫而光,戒掉了烟酒,整个人脱胎换骨,身体比得病前还好。他发现法轮功“真善忍”的法理,是教人向善的正法大道,是更高的科学。明了真相的他在学习之余,和其他法轮功学员一样,积极传功,使很多清华大学的师生开始修炼法轮功。

(二)大西北的精英

两年过去了,毕业后的袁江分配到兰州电信局直属的一家大公司。在法轮功“真,善,忍”的影响下,他善良真诚,朴实敦厚,乐于助人,在同事中有口皆碑。由于工作能力强,业绩出众,在七八十个同事中很快就脱颖而出,升任副总经理。

那时每天早上,他都在西北师范大学的操场上晨炼。开始就他一个人,短短一两年,就有数万人来炼。金城兰州,在金色的朝阳下,法轮功优美舒缓的动作和悠扬的音乐,成了一道壮观靓丽的风景。试想在没有媒体宣传的情况下,全靠亲身受益的学员人传人、心传心,如果没有真实的祛病健身的奇效,没有回升社会道德的作用,怎能发展的那么快,被那么多人称颂,信仰?

袁江在工作之余不辞劳苦,一手筹建了兰州法轮功义务辅导总站,以及青海省的西宁辅导站和宁夏的银川辅导站,成为西北三省的站长。法轮功义务传功不收钱,但是买书、传功、租场地办班都得花钱,为了使更多人受益,功友们都是用自己的积蓄义务地奉献着。而身为站长的袁江也是这样以身作则的,他当时工资很高,却不买房不买车,过着极为简朴的生活,默默无私地为弘扬法轮功付出着。

而他的贡献远不止这些。1998年7月,《甘肃日报》上发表了一篇诬蔑法轮功的报道,当时很多法轮功学员去报社澄清事实真相。袁江也亲自去和报社人员谈话,他谈了自己和大家亲身受益的例证,和大家一起,用善良与真诚感化了报社人员,报社公开认错,并给法轮功学员写了道歉信。法轮功神奇的祛病健身效果和提升道德的巨大感召力得到了社会普遍的认同,西北三省的法轮功发展的越来越快。

(三)全国大迫害

法轮功修炼者的队伍越来越壮大,在民众的支持和赞扬声中,迅速发展,这却触动了中共江泽民一伙的敏感神经,生怕危及了自己的统治。因此,1999年7月20日,中共江泽民集团开始以全国之力迫害法轮功。

那天,全国所有市县的法轮功辅导站人员,统一被公安抓走,这其中就有袁江等七人。他们被秘密押进了兰州人民饭店的一个包层里,每人都被四人围盯死守,一天24小时不间断。在非法监禁下,这些无辜的人们被连续洗脑施压了半年,才被放出来。

回到单位后,袁江被免去了副总经理的职务,因为他是业务骨干,公司还需要他担任技术总监的要职,因而幸免解雇。那时,不甘罢休的兰州市公安局仍然每周都要强迫传唤他一次。

2001年1月,在袁江回到社会中仅仅一年后,公安再次密谋把他抓走,美其名曰“法制教育”——就是关进那种后来遍布全国的折磨法轮功学员的黑监狱——俗称洗脑班。袁江被迫出走,流离失所。这位优秀的法轮功学员没用自己一流的电子技术去谋职挣钱,而是饥一顿饱一顿地辗转于大江南北、边疆内地,和大家一起理性地抵制迫害,坚守正义,向世人澄清真相。

(四)尽历酷刑

2001年8月30日,在甘肃敦煌的一辆班车上,警察开始查验身份证。那时很多法轮功学员的身份证被当地警察没收,原因是怕他们去北京上访,在世人面前揭露迫害法轮功的种种罪行。而当时在旅途上查验身份证,实际上也是抓捕法轮功学员的主要手段。流离在外的袁江也没有身份证,恶警仔细对照那些被全国通缉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忽然发现这就是大西北的一号人物——袁江,惊喜之余,当即抓捕。

这之后的故事极为残忍。据兰州一个主管迫害法轮功的官员透露:袁江在敦煌被吊起来毒打,折磨得不成样子。袁江被抓,乐坏了省公安厅,当即成立了专案组——他们想把袁江的案子办成跨省的大案、要案,去抓更多的人,从而立功受赏、升官发财。

当时迫害法轮功根本不讲法律,当局不断曲解法律给法轮功强加罪名,数十万人被抓、被关押——那里没有法律,只有日复一日的折磨。

袁江被押进当时在兰州西固区的寺儿沟看守所。专案组很快发现文质彬彬的袁江看似柔弱,骨子里却极其刚强,一般的刑讯对他没用,在看守所也没法动大刑。事实上,看守所有他们自己的一套“规矩”:看守所自己打人是天经地义,可别人把人打坏了,他们怕人死了担责任,会拒收。于是,公安厅给袁江公司的上级——省邮电管理局施压,让他们找个合适的地方。这样做,公安不用花钱,白吃白住,刑讯逼供还没人知道,万一有事,起码两家担责任。

省邮电局按照公安的要求,提供了自己在黄河北岸白塔山后山的绿化基地——鸿雁山庄。这里距市区5公里,林木葱茏,群山环抱,建有高档别墅,是邮电系统高官们寻欢作乐的地方。当时天已转寒,没人去了,正好派上用场。

以外出提审的名义押走了袁江,公安也到那里集结,光刑具就拉了两车。公安想从他嘴里撬出他出走的经历,和哪些人接触?都干了什么?还有其他法轮功人员的下落。可用尽了一切刑具,完成了所有拷问,公安们仍然一无所获。袁江的铮铮铁骨,让凶恶的警察都暗自佩服。据一名国安人员说,他在白塔山的电信局绿化基地看守过袁江袁江一直戴着手铐,外表文弱,却真是一条硬汉。

(五)神奇走脱

时间悄然流逝,近两个月的刑讯,用尽了两大车刑具,这个顽强书生的口供仍然为零。袁江的坚忍让警察们非常恼火,商量着如何进一步暴力升级。

终于,10月29日凌晨,被折磨的死去活来的袁江,以强大的念力解脱了镣铐,奇迹般地走过了关他的几道房门,而后跳出了基地的大门,消失在夜色中。毋庸讳言,这是他精诚修炼的奇迹。但是没走多远,严重的外伤和内伤使他再难支撑了,隐约听见身后警笛大作,他只得硬挺着躲进了一个土山洞,渐渐陷入昏迷。

那是大西北的秋末,还有十天就入冬了,夜里已经结冰。在山风的呜咽中,瘦骨嶙峋、被打成重伤的袁江还只穿着单衣,他在山洞里时而昏睡,时而清醒,整整4天4夜,竟然没有被冻死,又一次展现了惊人的奇迹。

四天后的清晨,洞外已经听不到警笛。袁江以惊人的毅力爬出了山洞,捡了一个树枝做拐杖,艰难地走上了公路,遇到一位好心的出租车司机,无偿地把他拉到了法轮功学员王志君家。

这王志君一开门吓了一跳。只见来人鼻青脸肿,蓬头垢面,口鼻流血,褴褛的上衣兜里,露着萝卜缨子(那是他夜里在洞外挖萝卜充饥吃剩的);破碎的裤子,露着瘦骨嶙峋的腿脚,腿部膝盖以下都是黑紫色,小腿和脚上有一块地方没了皮肉,露着骨头,整个腿就象干瘪的枯枝……

当王志君听到“我是袁江”时,才惊愕地认出他来,瞬间泪如泉涌,怎么也想象不到昔日才华横溢、颇有气质的帅哥,竟然被折磨成这个样子。

(未完,待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5/9/酷刑下的勇者——袁江篇(上)-290859.html

2013-12-08: 中共酷刑虐杀法轮功学员调查报告(2)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2/8/中共酷刑虐杀法轮功学员调查报告-2--283669.html

2009-07-20: 修炼法轮功的清华学子遭迫害概况

1999年7月20日,中共前党魁江泽民发动了一场史无前例的对信仰“真善忍”群众的严酷迫害。这场迫害覆盖了中国大陆的每一个角落,持续时间已达十年之久。清华大学,作为中国大陆的最高等学府,非但没能在这场浩劫中幸免于难,反而见证了自“文革”以来中共对知识份子的最严酷迫害与整肃。

在这之前,清华大学校内总共有十来个法轮功炼功点,无论刮风下雨,不论严寒酷暑,每天早上五、六点钟时,清华校园内总是能听到悦耳悠扬的炼功音乐声。对每一个早期开始修炼的大法学员来说,那一段时光都是最美好的回忆。

树欲静而风不止。从1999年7月20日开始,中共动用一切可能的国家机器,系统的、残酷的对法轮功和法轮功学员進行了全面镇压迫害。下面列举一些在这场残酷迫害中清华大学部份法轮功学员及修炼法轮功的校友(按系分类)所遭受的苦难。

......
一、电子工程系

袁江,29岁,1995年7月毕业于清华大学电子专业,在兰州市电信局所属的信息技术工程公司曾经担任过副总经理。后因他不放弃法轮功信仰被解职,改任技术总监。2001年8月30日在甘肃敦煌附近被捕,遭到甘肃省公安厅警察酷刑折磨,于11月9日去世。
......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7/20/204762.html

2009-06-22: 兰州市大法弟子遭受迫害综述

一九九九年六月十日,在江泽民的个人意志和淫威下,成立了凌驾于国家宪法和法律之上的全国性恐怖组织“六一零办公室”,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之后,江泽民又命令“六一零”办公室系统性地对数以千万计坚持信仰的中国法轮功学员实行“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 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灭绝政策。甘肃兰州市城关区政法委“六一零”在省、市政法委的直接驱使下,与当地公、检、法、司互相勾结,十年来,采用密谋、威胁、恐吓等邪恶流氓手段,对城关区上百名法轮功学员残酷迫害,绑架、关押、判刑。多人被迫害致残、致死。

一、开设多个法西斯洗脑班,非法劫持、关押法轮功学员

1.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凌晨,法轮功甘肃辅导站义务辅导员袁江、葛俊英、于進芳、李明义及其他十几名大法学员,遭城关分局、国安非法劫持,在兰州市人民饭店、兰州红土地宾馆等处被非法关押整整半年,直到二零零零年元月才被释放。
......
二、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来被迫害致死的城关区大法学员

1.袁江,男 ,二十九岁,原法轮功甘肃辅导站站长。兰州市电信局干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袁江被非法关押半年,二零零一年一月间,袁江不堪忍受当地“六一零”办公室及公安的骚扰,被迫流离失所,遭非法通缉。

二零零一年九月三十日,袁江在甘肃敦煌再次被捕。公安对袁江進行了刑讯逼供,袁江因坚持“真善忍”信仰,被以“大”字形吊铐,并遭到毒打,直到看他确实不行了才放了下来,但仍然戴着手铐脚镣。酷刑折磨了近两个月。按照公安要求的条件,省邮电管理局提供了自己在兰州市白塔山后山的绿化基地。打手们迅速麇集,光刑具就拉了两车。

在那个魔窟里,袁江被酷刑折磨了近两个月。约十月二十六日,袁江艰难地潜出了魔窟,由于长期被疯狂迫害,他遍体鳞伤,加之长期绝食抗议迫害,身体极度虚弱。袁江几乎是爬出山的。他摸黑進了一同修家,得到了很好的接待与照顾。然而当时袁江已被迫害的皮包骨,瘦得几乎脱了像。两眼微睁、口鼻流血、一动不动躺在那里。右腿膝盖以下竟然呈黑色的。小腿肚处有手掌大一块和脚的右侧也有一根手指大小的地方都没有了皮肉,他的伤势很重,高烧昏迷,显然有内伤。十一月九日,终因多处内伤发作,不治而亡。
......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6/22/203200.html

袁江(Yuan Jiang),29岁。袁江出身于一个教师之家,父亲为西北师范大学教授、系主任,母亲是某学校高级教师。袁江本人于1995年7月毕业于清华大学电子工程系。他1993 年得法,是清华最早得法的大法弟子之一,毕业后回到甘肃,成为甘肃省法轮功义务辅导站站长,以及兰州市电信局所属的信息技术工程公司副总经理。2001年 11月9日被甘肃恶警迫害致死时,袁江年仅29岁。

袁江得法前身体多病,曾经因病休学一年。93年开始他先后四次参加了师父亲自带的班,自那以后,身心巨变。1994年8月,袁江成为清华大学早期的几个学员中的一位。那段时间,他每天坚持学法背法,反覆强调学法的重要性。袁江和早期清华大法弟子这段每天加强学法炼功的日子,为日后大法在清华及周边地区的洪传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现在英国的一位清华校友回忆说,1995年1月4日师父在《转法轮》首发式上讲法,当时北京的学员很多,只有凭票入场。清华炼功点只得到几张票,该校友得到一张,但他的一位同学新得法,他想,如果这位新学员能见到师父对他修炼该是多么好啊!于是,两人在只有一张票的情况下去了师父讲法的公安大学礼堂。袁江知道后,他主动将自己的票让给那位同学,而他却在礼堂外的寒风中等待着是否能進入礼堂的机会。袁江就是这样,一点一滴地,用自己的行动证实着大法的道德力量。

袁江乐呵呵的样子给许多见过他的人都留下深刻印象。95年7月,毕业回到兰州,就积极在当地和周边地区传播、洪扬大法。据当时看到的人说,当时袁江每天早上在西北师范大学偌大的操场上炼功,很长时间只是一条横幅一个人,但他坚韧不拔地继续着。也就是短短的一、二年时间,仅兰州市区的大法修炼者就达到了数万。从某种意义上说,大法得以在甘肃及西北地区迅速、广泛地洪传,与袁江的默默奉献是分不开的。

袁江去世后,有大陆弟子回忆道,袁江生前长期遵照师父“学好法”的要求带领大家集体读书学法。当年炼功点每晚都要学法炼功,只要有空,袁江总是积极参加集体学法炼功。晚上下班迟了,经常买两个大饼往学法小组跑。不管是谁,哪怕是一个电话或一个口信,一旦得知新学员还没有《转法轮》书时,袁江都要想方设法将大法书送到他(她)们手中,他把读书学法看得非常重要。当别的同修知道袁江每天除上班工作外,还要利用中午和晚上等时间,坚持自学四、五个小时的法,大家也抓紧时间学法,于是形成了“比学比修”的环境。

98年7月的“《甘报》事件”中,他用修炼者的善良与慈悲,启迪了有关人员的人性和职业道德,使他们公开承认了自己的错误,并给大法学员们写了一封道歉信。

98、99年,西北地区得法人数激增,大法书籍、资料奇缺,袁江经常用自己的工资买来,又托运、邮寄出去。师父讲法录像带一直供不应求,他用自己的积蓄买了几百盘带子,录好后一一送出去。每当有新点建立,都是他掏钱租录像厅放师父九讲讲法录像。这样下来,每每自己的伙食费都没有着落。

从95年到99年的四年中,不管炎热的夏天还是寒冷的冬季,不管狂风大作还是大雨倾盆从不间断,就连99年4.25以后的一段日子里恶警尾随跟踪,防暴警察围守,袁江依然和大家端坐在那儿学法交流。看到他岿然不动,神态自若,大家的心也就稳定踏实了。袁江经常说:“有师在有法在,我们怕甚么?”

99年7.20前,山雨欲来,黑云压城,省内外发生了多起媒体造谣攻击大法的事件。同时,许多炼功点遭到冲击、干扰,学员被打骂,横幅、书籍被没收。袁江本人私下受到单位的“规劝”,还有公安的威胁、恫吓。袁江没有畏缩,他挺身而出,一次次作为大家的“代表”去党政部门上访、谈话。

袁江善良敦厚、才华横溢。在兰州市电信局所属的信息技术工程公司曾经担任过副总经理。99年迫害开始后他因不愿放弃法轮功信仰被解职,改任技术总监。他是市电信局公认的任劳任怨、一心奉献的技术骨干和中层干部。凭他的年龄、学历、才能、为人,袁江完全可以在常人中迅速崛起,得到很大的成功。但他并不执着于名利。

袁江于2001年1月被迫出走,他并没有用自己的学识、技术去打工挣钱,而是饥一顿饱一顿地辗转于大江南北、边疆内地,为大法默默地奉献着,尽了自己的最大努力。他不擅言词,常说:“做到是修。”

袁江是2001年9月30日在甘肃敦煌附近被捕的,当时因没有身份证而在一辆班车上被抓。事后才从内部消息知道,当时北京公安部下了密令,称有十几名长春法轮功学员要从河西走廊赴新疆,责令沿途军警严查缉拿。

袁江被捕,乐坏了甘肃省公安厅的邪恶之徒,打手们迅速麇集,光刑具就拉了两车。

作为甘肃省负责人和当地的明慧工作协调人,袁江知道的事很多,被捕后他受到了甚么样的折磨,残酷过程无法往下想。在那个魔窟里,袁江被酷刑折磨了近两个月。邪恶之徒把所有的刑具都用上了。他们将袁江以“大”字形吊铐,大打出手,最后看见他确实不行了才放了下来,但仍给他戴着手铐脚镣。

袁江知道邪恶已经到了无药可救的地步,便以强大的正念自行解脱了手铐脚镣逃离了魔窟。那是大约10月26日的事情。

由于长期被邪恶疯狂迫害,袁江遍体鳞伤,加之长期绝食,身体极度虚弱。袁江艰难地潜出了魔窟,行走不远便体力不支,他钻進了一个山洞。在西北十月末的这个山洞里,他昏迷了整整四天。

而山外面,邪恶动用了两三千军警,在兰州各交通要道、车站進行盘查,将兰州市几乎所有法轮功学员的家庭進行了非法搜查,并波及到其他县、市。有些学员家的门被撬坏,甚至有一位六十多岁的学员被逼从四楼跳下,摔坏了腰、腿。

后来,袁江坚强地爬出山洞,到了一位学员家。在那里,一直挺到11月9日,终因多处内伤发作,不治而去了。

后来当地一位学员回忆见到走出魔窟后的袁江的情景时写道:你已经是皮包骨,瘦得几乎脱了相,要不是同修指引我怎么也不会相信这就是你!你两眼微睁、口鼻流血、一动不动躺在那里。那个时刻我脑子一片空白,泪如泉涌、心如刀绞,我强忍着悲痛,摸了摸你的额头已冰凉,拉了拉你微发硬的手,再看看你的腿,我几乎昏过去。你的右腿膝盖以下竟然呈黑色的。小腿肚处有手掌大一块和脚的右侧也有一根手指大小的地方都没有了皮肉,整个一条腿就像干瘪了的枯树枝……

袁江去世后,公安紧接着开始了大搜捕,许多参与过掩护、救助袁江的同修相继被捕。他的父母亲也遭严密监控。

袁江被迫害去世后,邪恶之徒们为掩盖其罪行,将参与迫害的打手先后调离原单位,又派专人去曾非法关押过袁江的寺儿沟看守所,威胁那里的犯人说:“袁江没在这里关过,谁要说出去就……”真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袁江遭迫害的更多细节,法到人间的那一天,一定要让杀人凶手们在被绳之以法前自己交代清楚!同时,可以肯定地说,我们的好同修袁江,他金刚不破地挺立着,没有出卖同修,没有违背与师父签定的誓约。

从2001年9月30日在甘肃敦煌附近被捕,到2001年11月9日去世,袁江经历的苦难及其程度,总有一天人们会清清楚楚地知道,所有参与迫害袁江的凶手,如不能及时将功赎罪,必将受到法律和天理的严惩!

2004-01-04: 2001年9月30日,大法弟子袁江在甘肃敦煌被非法抓捕。按照公安要求的条件,甘肃省邮电管理局提供了自己在兰州市白塔山后山的绿化基地。打手们迅速麇集,光刑具就拉了两车。在那个魔窟里,袁江被酷刑折磨了近两个月。约10月26日,一个奇迹般的机会突然出现了,袁江艰难地潜出了魔窟,行走不远便体力不支,他钻进了一个山洞。在西北十月末的这个山洞里,他昏迷了整整四天。而山外面,公安动用了两千军警,地毯式地将兰州市翻了个过儿。

在有家不能回的情况下,他艰难地来到同修王志君家中。王志君看到同修拐着双腿行动极为不便,不但照顾他吃喝,而且为他联系安身之地。在同修于进芳、夏付英、文世学热心的救助之下总算安住下来。但是由于在关押期间被江氏邪恶集团迫害太严重,袁江在于进芳三女儿的一套住房仅住了两天两夜后,于11月9日不幸离开人世。

当时在袁江出走后,公安部门曾调动全市警力对兰州市各宾馆、饭店、以及袁江走出的住所附近进行过地毯式的搜查,但未有结果,直到袁江离开人世后,他们才知道了袁江下落。

但邪恶之徒并不就此罢休,到处寻找救助者,当时将于进芳不修炼的姑娘、女婿连同保姆一起抓去刑讯逼供。最后把于进芳、夏付英(于的老伴)和王志君全部绑架(夏和王后被取保)。甚至就连于进芳三女儿的那套(袁江住过的)住房也未能摆脱被无限期查封的厄运。于进芳的三女儿没处住只得住在娘家。夏付英被取保出来后只得到处找地方住。

2002-12-31: 袁江,30岁,1995年7月毕业于清华大学电子专业。法轮大法甘肃义务辅导站站长。在兰州市电信局所属的信息技术工程公司曾经担任过副总经理。后因他不放弃法轮功信仰被解职,改任技术总监。2001年8月30日在甘肃敦煌附近被捕,遭到甘肃省公安厅公安酷刑折磨,于11月9日去世;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12/31/41740.html

2002-04-28: 袁江,被折磨致死的清华校友

袁江,清华大学电子系90级学生,善良敦厚、才华横溢,是兰州市电信局公认的任劳任怨、一心奉献的技术骨干,曾任甘肃省兰州市电信局所属的信息技术工程公司副总经理。由于坚持修炼法轮功,于2001年8月30日被非法拘捕,遭到甘肃省公安厅公安的酷刑折磨,于当年11月9日去世,年仅29岁。

兰州市电信局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官员当时向记者证实了袁江在11月9日死亡的消息。当记者问到袁江是否被酷刑致死时,该官员只说“我可没这样讲。”

有消息说,袁江因没带身份证,2001年8月30日在甘肃敦煌附近的一辆公共汽车上被抓。甘肃省公安厅在省邮电管理局提供的兰州市白塔山后山的绿化基地,对袁江实施酷刑折磨,企图逼迫袁江放弃修炼法轮大法,提供其他地区法轮功学员的情况。据悉,仅迫害的刑具公安就拉去了两车。

大约在10月26日,袁江奇迹般离开了这个基地,在一个山洞里,他昏迷了四天。与此同时兰州当局竟不惜动用两千军警在兰州市進行了地毯式的搜捕。

警察的搜捕减弱后,袁江再次获得机会,他几乎是爬出山,找到了一个法轮功学员家,得到了很好的接待与照顾,但是终因遭受酷刑伤势很重,11月9日,告别人世。

袁江死后,当地公安紧接着進行大搜捕,十几名参与过掩护、救助袁江的法轮功学员相继被捕,袁江的年迈的父母亲也遭严密监控(其父为西北师范大学教授、系主任;其母是某学校高级教师)。

一位德才兼备、风华正茂的清华学子,就这样被迫害失去了生命。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4/28/29215.html

2001-12-29: 99年7.20前,山雨欲来,黑云压城,省内外发生了多起媒体造谣攻击大法的事件。同时,许多炼功点遭到冲击、干扰,学员被打骂,横幅、书籍被没收。袁江本人私下受到单位的“规劝”,还有公安的威胁、恫吓。袁江没有畏缩,他挺身而出,一次次作为大家的“代表”去党政部门上访、谈话。如98年7月的“《甘报》事件”中,他用修炼者的善良与慈悲,启迪了有关人员的人性和职业道德,使他们公开承认了自己的错误,并给大法学员们写了一封道歉信。

据知情人士透露:袁江被捕后,公安对他進行了刑讯逼供,所有的刑具都用上了,长达两月之久。袁江坚信宇宙大法,欲以自己的生命和鲜血唤醒邪恶之徒的良知,但邪恶之徒愈加疯狂,将袁江以“大”字形吊铐,大打出手,最后看见他确实不行了才放了下来,但仍然带着手铐脚镣。袁江知道邪恶已经到了无药可救的地步,便以强大的正念自行解脱了手铐脚镣逃离了魔窟。由于长期被邪恶疯狂迫害,他遍体鳞伤,加之长期绝食,身体极度虚弱。在天寒地冻的荒山野岭,他耗尽体力,爬到一山洞里,昏迷了四天四夜。

在这期间,邪恶之徒动用了三千警力地毯式地搜索,在各交通要道、车站進行盘查,将兰州市几乎所有法轮功学员的家庭進行了非法搜查,并波及到其他县、市。有些学员家的门被撬坏,甚至有一位六十多岁的学员被逼从四楼跳下,摔坏了腰、腿,真是“苛政猛于虎”,邪恶行径与土匪无异。据可靠消息,邪恶之徒为封锁消息,将帮助过袁江的所有人士全部秘密绑架关押,包括于庭芳及其四个女儿等。甘肃袁江一案,彻底暴露了江泽民推行的国家恐怖主义的狰狞面目。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12/29/22199.html

2001-12-22: 袁江,清华毕业生,近日被迫害致死,被抢走尸首。警察封锁消息,销毁证据。

2001-12-03: 清华大学海内外校友,请援救遭受迫害的清华学子!
文/清华大学海外学子

尊敬的校友们,清华大学的海外学子们,
今天我们怀着悲愤的心情,悼念一位我们共同的校友。2001年11月9日,一位同我们一样曾身披学士服、骄傲地走出清华校门的年轻小伙子──年仅29岁的清华大学电子系90级毕业生(95年毕业)袁江,因坚修法轮大法,被江泽民政府迫害致死。(袁江的生平及受迫害经历附后)

我们心头的悲痛无法用言语形容。一个才华横溢的学子,一个正直优秀的青年,一个善良敦厚的好人,仅仅因为不愿放弃对“真、善、忍”宇宙真理的信仰,就被邪恶之徒们夺去了29岁的年轻生命。

在此,我们不愿再次描述那血腥的迫害,因为对于一个还有良知和正义感的人来说,江泽民爪牙的行径禽兽不如,为人类所不齿。

亲爱的学长、老同学,自从1999年4月25日中国江泽民政府开始逐步升级的迫害法轮功及大法弟子至今,赵金华、陈子秀、左志刚……一个又一个法轮大法弟子为了说一句真话,为了唤醒世人的善念,被邪恶之徒迫害致死。他们的生命因善良而美丽,因正法而辉煌,他们用生命谱写了一曲壮歌。即使你还不修炼,也一定会被他们的浩然正气所折服。

如果您觉得这些平凡人的故事距离您太过遥远,那么今天,我们送走的是一个年仅29岁的灿烂的生命。他与我们如此亲近,甚至曾经在清华校园中不经意的擦肩而过──一位身材高大、善良宽厚、青春勃发、才华横溢的优秀青年。江泽民政府扼杀的是什么?扼杀的是如此美好的生命,他要扼杀的是人们心中的善念,是对高尚道德的弘扬,它们要摧毁人类赖以生存的美好的心灵空间,对“真善忍”的信仰,如果它们真的做到了,这世界该是多么恐怖,人类该会变得多么丑陋!

法轮大法自传世以来,无数人走入修炼之门,大法净化了人们的心灵,挽救了无数人的生命,使社会道德回升。在清华,一大批师生走上了修炼之路,他们都是品学兼优的学生,或德高望重的教师,几年来在各自的岗位上有口皆碑。

教授们,本来他们可以和您一样,在科技领域有所建树,为中国的发展尽自己的力量;学子们,本来他们可以和您一样,用自己横溢的才华迎来美好的前程。可是他走了,走得突然,走得悲壮,用自己不屈的意志和生命书写了坚持真理的壮歌。

可是现在,请看看他们的处境吧:

***************************************
袁江,清华大学电子工程系90级学生。兰州市电信局所属的信息技术工程公司曾经担任副总经理。2001年8月30日在甘肃敦煌附近被捕,遭到甘肃省公安厅歹徒酷刑折磨,于11月9日去世;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12/3/清华大学海内外校友,请援救遭受迫害的清华学子--20829.html

2001-11-13: 中央社:前法轮功甘肃站站长身亡
中央社纽约十二日电,法轮大法信息中心今天引述来自兰州的消息报导,二十九岁的原法轮功甘肃站站长袁江遭甘肃省公安厅长达一个多月的酷刑折磨后,已于本月九日死亡。

袁江成为已获证实第三百零九名遭迫害死亡的法轮功学员,也是第七十五名年龄不到三十五岁的死亡者。 

信息中心指出,袁江毕业于清华大学,生前任职兰州市电信局,身体一向健康。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起他被非法关押半年,但始终未放弃法轮功修练,二○○一年一月开始受到当地“六一○”办公室及公安骚扰。同年九月三十日在敦煌再度被捕,押回兰州,关押在一间秘密拘留所一个多月,遭甘肃省公安厅警察酷刑折磨,终于不治,留下年迈的父母。 

信息中心的资料显示,“六一○”办公室成立两年多以来,不断下达整肃法轮功的各种密令,直接导致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人数急速增加。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11/14/19624.html

2001-09-15: 原甘肃省辅导站站长袁江于2001年8月31日在外地行车途中被恶警绑架。现由甘肃省公安厅秘密关押在兰州。袁江毕业于清华大学。

2000-09-06: 兰州辅导总站站长宣布一切保证、悔过作废
约八月中旬,兰州公安召集原兰州辅导总站的七名工作人员开会,叫他们再一次明确表示对法轮功的态度。面对生死考验,这七个人做了不同的选择,重新摆放了自己生命的位置。兰州辅导总站原站长袁江堂堂正正地表示自己坚修大法心不动,并宣布以前在威逼利诱下所作的一切保证、悔过等统统作废。此后袁江已被拘捕,目前下落不明。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0/9/6/2308.html

兰州市联系资料(区号: 931)

2018-09-30: 兰州市第一看守所地址:甘肃省兰州市九洲大道 邮编:730046
兰州市第一看守所电话:0931-8334400 8434499
十三队队长:李莉(警号011092),电话:13399311314
所长:金爱兴
教导员:夏五州
副所长:吴永平 郭珩 吴景栋 党维民
主任:田庆平 李德生 冉繁荣 金祥槐 赵关虎 范育民 李建军 黄孝宽 金联社 谭斌
蒋柳青 丁润平 李红勋 王邦伟
副主任:王庆平 彭正忠 徐锡龙 王保国 刘艳 万贵生 黄玲 贺东红 冯更新
科员:杨艳 高祝军 郭婵媛 朱美亭 吴静 崔璇 丁雷 杜军 包家玉 吴成
调研员:李石汾 熊保民 候玲 张献功
卫生队长:李春秋
巡视队队长:宋寿鹏
十三队队长:李莉(警号011092),电话:13399311314
十三队指导员:张玲玲(警号 011154)
十四队队队长:李鹏(警号011062)
十四队指导员:王燕(警号 011114)

2018-06-24: 兰州市第一看守所地址:甘肃省兰州市九洲大道 邮编:730046
兰州市第一看守所电话:0931-8334400 8434499
所长:金爱兴
教导员:夏五州
副所长:吴永平 郭珩 吴景栋 党维民
主任:田庆平 李德生 冉繁荣 金祥槐 赵关虎 范育民 李建军 黄孝宽 金联社 谭斌
蒋柳青 丁润平 李红勋 王邦伟
副主任:王庆平 彭正忠 徐锡龙 王保国 刘艳 万贵生 黄玲 贺东红 冯更新
科员:杨艳 高祝军 郭婵媛 朱美亭 吴静 崔璇 丁雷 杜军 包家玉 吴成
调研员:李石汾 熊保民 候玲 张献功
卫生队长:李春秋
巡视队队长:宋寿鹏
十三队队长:李莉(警号011092),电话:13399311314
十三队指导员:张玲玲(警号 011154)
十四队队队长:李鹏(警号011062)
十四队指导员:王燕(警号 011114)
甘肃监狱管理局地址:兰州市城关区静宁路100号 电话:0931—8535248
区 号:0931 值班电话:8881081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931)

将原大法甘肃辅导站站长袁江迫害致死的责任单位及其电话:
兰州市区号:0931
兰州市电信局(刘鑫琳赵灵芝刘霞林):390-4594
兰州市电信局:8866-8800,882-6665
业务科:880-0375
人事科:882-1600
实业公司人力资源部:390-4602
飞天网景公司:886-9888,827-6009

兰州市公安局(总机):846-2851
专管法轮功的地方(地址-雁滩):851-1960-转一处

甘肃省公安厅庆阳路58号 8827961
甘肃省国家安全厅 8888000
甘肃省司法厅皋兰路100号12层 8844062(办)
兰州市司法局滨河东路 846-2352
甘肃省高级人民法院庆阳路 885-0116
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西津东路 235-2511
甘肃省人民检察院皋兰路 841-8033
兰州市人民检察院武都路 846-5621
甘肃省政府办公厅中央广场1号 846-5941
甘肃省法治局中央广场1号 846-5941

本案件有关文件

2006-11-08: 甘肃大法弟子忆同修袁江(图)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1/8/142001.html

敦煌古地今天的故事(之一)(图)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3/12/28/63471p.html

袁江周年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12/21/41451.html

海外法轮功学员在中国副主席胡锦涛访美时发表新闻声明:为了让人们知道事实真相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4/30/29300.html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