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7-21 星期日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河北 >> 张家口 宣化区(市法制学校,沙岭子片地法制学校,洗脑班) >> 郭正清, 男, 55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河北省张家口宣化县赵川镇
个人近况: 2015年9月14日 迫害致死 (2015-09-17首次报道致死)
立案日期: 2004-04-11
明慧案例: 明慧所列迫害致死案例编号 3875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5-09-17: 遭迫害致残 河北张家口市宣化县郭正清含冤离世

河北张家口市宣化县法轮功学员郭正清,二零零二年在看守所被迫害得瘫痪不能自理后,被劫持到石家庄市北郊监狱继续遭受迫害,遭到七十余次的毒打和各种酷刑折磨,被折磨成重病缠身,双手、双臂、脚、腿乃至全身一直都是麻木的,于二零一五年九月十四日含冤离世,终年五十五岁。

郭正清,男,原籍宣化县段家堡乡石湖里村,曾从事家电维修。一九九八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心灵和身体都得到了脱胎换骨的变化,他决定要真正按照“真、善、忍”去做个好人,自此他踏上了一条光明幸福的返本归真之路。

然而因为江泽民发起迫害法轮功的运动,法轮功学员遭受了惨无人道的迫害。二零零一年四月二十五日,郭正清去北京,在天安门金水桥上打开了“炼法轮功是人的权利”的横幅,当即引起许多人的欢呼与共鸣。警察马上扑过来,把郭正清抓进警车,在车内他又推开车窗高呼:“法轮大法好!”一警察用一根一米长的裹着胶皮的螺纹钢棍,“砰砰”的猛击他的头部,当时他的左眼被打伤,头部血管爆裂,从鼻孔流了三天黑血。

张家口市驻京办恶人将郭正清劫持回宣化县,在宣化看守所非法关押二十个月。在此期间,郭正清遭受了包括戴背铐、砸脚镣、坐铁椅子、野蛮灌食、殴打等多种酷刑。宣化看守所的背铐是一种非常残酷的刑具,它不是正规的手铐,是两个U形铁环,两头有孔,中间用一根铁棍穿过,再用锁子锁上,人戴上这种背铐,最多两个小时,手铐会深深勒进肉里,手就会肿胀起来,令人疼痛难忍。铁椅子是一种铁制的椅子,人被关在里面双腿动弹不得,时间长了腿都肿起来,放下来不能正常行走。

而所谓的“灌食”是什么样呢?把人强行按在铁椅子里,由两边强行拉住两只手或把手背铐在铁椅子上,用力固定住人的头部,从鼻孔往胃里插管。被灌食的过程非常痛苦,宣化有一位名叫孙艳青的女法轮功学员就是在宣化看守所被强迫灌食而死,当时恶警拼命隐瞒真相。郭正清三次被强迫野蛮灌食,八、九个人按住他,把插管野蛮的插入他的鼻孔里,三次下来他已满脸是血,连在场的一个护士都不忍看下去,一个劲儿说:“不能这样灌!这太残忍了!”

坚定修炼的法轮功学员在看守所被毒打是经常的事,恶警经常指使犯人殴打郭正清。一次,恶警指使十九名犯人毒打他,他被打的浑身是伤,疼痛难忍。打完后,警察奖励每一个打人者一支烟。还有一次,郭正清被打昏过去三个小时。在看守所非法关押期间,郭正清先后被恶警和犯人残暴毒打五十余次,由于长期遭受毒打及各种酷刑折磨,造成他脑血管组织损伤,两鼻孔长期流血不止。

不到一年,郭正清本来健壮的身体被迫害得腰直不起来、腿经常抽筋,全身颤抖,大小便失禁;双手双腿严重扭曲变形,手不能写字、拿东西,行走困难。视力由原来的一点五下降到0.2,在看守所超期关押十二个月的时候,双目失明。

到二零零二年八月十三日的时候,郭正清被迫害的瘫痪不能自理,后来恶徒给他插上了导尿管,他只能每天躺着,后来尿里带血也没人管。为了身体能尽快恢复,郭正清决定必须坚持炼功,他忍着难忍的奇痒和疼痛把尿管一点一点拉了出来,带出大豆般大小的气泡和一滩血。

郭正清在看守所被迫害成了这样,但是在外面的家人却对此一无所知,每次家人去看郭正清,都遭到拒绝。郭正清被非法判刑、劫入监狱,都没通知家人。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虽然通过炼功,郭正清的身体有所恢复,能够站起来了。但是已经被迫害致残,走路只能一寸一寸的挪。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宣化国保大队大队长张艳雪竟然还要竭尽全力地把他送往沙岭子监狱和涿鹿大塘湾监狱,看到郭正清的身体状况,监狱都拒收。最后不知道警察用了什么方法,河北省石家庄市北郊监狱竟然收下已经被迫害的严重残疾的郭正清

石家庄市北郊监狱即河北省第四监狱,位于石家庄市北环西路三号,两千名警察、四千在押人员。其被标榜为“文明监狱”,实际是人间地狱,黑暗无比。北郊监狱是河北最大的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牢之一。监狱将坚持信仰的法轮功学员编在一起,成立了所谓的“攻坚”班,每天不断用造假的录像强迫进行洗脑,用各种酷刑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真善忍”信仰,如:强制“熬鹰”,持续不准睡觉,犯人和警察轮番值班,一看到法轮功学员睡觉就用干毛巾擦眼球。“坐板凳腿”是河北省第四监狱的“发明”,恶徒把板凳翻过来,强制法轮功学员坐在凳子腿上,腿还要散盘起来,让全身重量压在凳腿上不准动,动就会挨打,真是十分残忍。还有:用脚踢双肾、烟火烧双足、铁片打头部、插胃管灌盐水、打耳光、遛镣、限制饮食或禁食禁水、甚至禁上厕所;据犯人的经验,在这些酷刑下,一般四天人就开始尿血,五天就精神崩溃了。

北郊监狱的狱警经常指使犯人毒打法轮功学员,那些杀人、强奸、抢劫之类的暴力犯成了监狱警察的臂膀。如果打得狠可记功减刑,有的犯人被调到攻坚班去当打手,有的受不了那种残忍和血腥,又主动退出来了,宁肯放弃减刑机会也不干那种丧尽天良的恶事,最后教育处只好找那些最恶毒的没有一丝人性的犯人去当枪使。刚进监狱时,郭正清的腿已经罗圈、两脚已经变形外掰、不能穿鞋、走路困难,手也严重变形。因为他坚持信仰、拒不“转化”,本已被迫害致残的他从一进监狱就不断遭受毒打。

二零零三年三月,郭正清被第五监区弄到攻坚班进行强制洗脑“转化”,先是施以“熬鹰”酷刑,连续八天七夜不准睡觉,三中队指导员刘汝峰和犯人连日连夜毒打他,致使他数次昏死过去,头被打得肿起来老高,第八天他的脸和手脚都变了形。最后一夜被毒打昏死过去直至后半夜才苏醒。

在刘汝峰的授意下,刑事犯李华和石春生包夹迫害郭正清,这两个犯人经常故意找茬迫害他。不准郭正清说话,不管说什么,只要一开口,犯人李华就会用一尺长的复合板猛抽郭正清的脸,直到板上沾满鲜血。李华边打边叫嚣:“这是队长的指示,不让郭正清说话。”有一天收工回来,犯人石春生故意将郭正清推倒在地三次,使郭正清本已重伤的右腿右脚再受重伤,右脚成一百八十度严重错位不能动,在高高肿起的脚面和脚趾连接处起了一个如鸡蛋大的黑血泡,被抬回监舍后,石春生还幸灾乐祸地大笑,当晚郭正清四次上厕所,两次是坐着用手一点一点挪过去的,两次是爬着去的。后来很长一段时间郭正清上厕所只能爬着去爬着回……

即使这样,郭正清还是本着修炼人的慈悲胸怀告诉石春生善恶有报的道理,但石春生不信。不到一周,石春生突发心肌梗塞,抢救过来后腿疼痛难忍,过了几天就瘫痪了,两个月后经治疗能拄双拐下地。后来石春生再也不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了。

北郊监狱不到三年的时间,郭正清遭到七十余次的毒打和各种酷刑折磨,被折磨成重病缠身、严重伤残不能自理,右手三年拿不了勺子、更拿不了筷子,他的双手、双臂、脚、腿乃至全身都是麻木的,连脸部和嘴都感觉不是自己的了。

郭正清出狱后,通过学法、炼功,身体虽然奇迹般的恢复了许多,但是因为受迫害太严重(尤其头部被警察打致重伤),这些年不能完全象正常人一样工作,艰难度日。二零一四年十二月四日郭正清曾被迫害的病情加重,不能走路、不能翻身、不能说话卧床不起。二零一五年一月二十九日家人把不能自理的郭正清送到敬老院,二零一五年九月十四日郭正清含冤离世。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9/17/遭迫害致残-河北张家口市宣化县郭正清含冤离世-315843.html

2013-06-26: 多少次折磨 多少次昏死
—— 河北宣化县法轮功学员郭正清被迫害致残纪实
郭正清,一个河北的壮年汉子,原有着一个火红的生意,养着家小,过着平静的生活。然而因为中共发起迫害法轮功的运动,修炼法轮功的他,被中共警察绑架、黑狱关押、酷刑折磨,被迫害致残。

修炼大法

河北省张家口市宣化县段家堡辖区内,有一个三百来人的小山村叫石湖里村,郭正清一家就住在这里。

一九六零年出生的郭正清,有兄妹七人,他排行老四,一米七三的个头,体重180斤,身体壮实、头脑灵活,他曾承包果园,也曾被村人推选当了村主任,他真心为民办实事、不贪不腐,在村里口碑很好。三年下来,因为不适应官场上的腐败与黑暗,郭正清离开官位,凭着自己灵活的头脑和一双巧手,自学了家电维修技术,在宣化县开了“隆化电器维修部”,由于他技术过硬,生意上红红火火。

一九九八年十一月,郭正清修炼了法轮功,修炼法轮功使他的心灵和身体都得到了脱胎换骨的变化,他决定要真正按照“真、善、忍”去做个好人,比好人还要更好的人。自此他踏上了一条光明幸福的返本归真之路,他的心胸越来越开阔了,为人更加包容和理性了。

风云突变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泽民一伙开始残酷迫害法轮功,一时间所有喉舌媒体开足了马力诽谤谩骂法轮功,同时在全国各地大肆抓捕法轮功学员,宣化县有许多法轮功学员被无端抓走。

郭正清和众多法轮功学员一样,最初的反应就是想告诉政府部门对法轮功迫害这个决策是错误的,想把自己修炼大法身心受益的情况告诉给决策者,把事情的真实情况说清楚。于是二零零一年四月二十五日,郭正清去北京,在天安门金水桥上打开了“炼法轮功是人的权利”的横幅,当即引起许多人的欢呼与共鸣。

警察马上扑过来,把郭正清抓进警车,在车内他又推开车窗高呼:“法轮大法好!”一警察用一根一米长的裹着胶皮的螺纹钢棍,“砰砰”的猛击他的头部,当时他的左眼被打伤,头部血管爆裂,从鼻孔流了三天黑血。

被酷刑致残

张家口市驻京办恶人将郭正清劫持回宣化县,在宣化看守所非法关押二十个月。在此期间,郭正清遭受了包括戴背铐、砸脚镣、坐铁椅子、野蛮灌食、殴打等多种酷刑。

中共酷刑示意图:背铐
中共酷刑示意图:背铐

宣化看守所的背铐是一种非常残酷的刑具,它不是正规的手铐,是两个U形铁环,两头有孔,中间用一根铁棍穿过,再用锁子锁上,人戴上这种背铐,最多两个小时,手铐会深深勒进肉里,手就会肿胀起来,令人疼痛难忍。铁椅子是一种铁制的椅子,人被关在里面双腿动弹不得,时间长了腿都肿起来,放下来不能正常行走。

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刑具:铁椅子
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刑具:铁椅子

而所谓的灌食是什么样呢?把人强行按在铁椅子里,由两边强行拉住两只手或把手背铐在铁椅子上,用力固定住人的头部,从鼻孔往胃里插管,被灌食的过程非常痛苦,有一位名叫孙艳青的女法轮功学员就是在宣化看守所被强迫灌食而死,当时恶警拼命隐瞒真相。郭正清三次被强迫野蛮灌食,八、九个人按住他,把插管野蛮的插入他的鼻孔里,三次下来他已满脸是血,连在场的一个护士都不忍看下去,一个劲儿说:“不能这样灌!这太残忍了!”

酷刑示意图:摧残性灌食
酷刑示意图:摧残性灌食

十九个犯人行凶

坚定修炼的法轮功学员被毒打是经常的事,看守所恶警经常指使犯人殴打他。一次,恶警指使十九名犯人毒打他,他被打的浑身是伤,疼痛难忍。打完后,警察奖励每一个打人者一支烟。

还一次,郭正清被打昏过去三个小时。在看守所非法关押期间,郭正清先后被恶警和犯人残暴毒打五十余次,由于长期遭受毒打及各种酷刑折磨,造成他脑血管组织损伤,两鼻孔长期流血不止。不到一年,郭正清本来健壮的身体被迫害得腰直不起来、腿经常抽筋,全身颤抖,大小便失禁;双手双腿严重扭曲变形,手不能写字、拿东西,行走困难。视力由原来的1.5下降到0.2,在看守所超期关押12个月的时候,双目失明。到二零零二年八月十三日的时候,郭正清被迫害的瘫痪不能自理,后来恶徒给他插上了导尿管,他只能每天躺着,后来尿里带血也没人管。为了身体能尽快恢复,郭正清决定必须坚持炼功,他忍着难忍的奇痒和疼痛把尿管一点一点拉了出来,带出大豆般大小的气泡和一滩血。郭正清在看守所被迫害成了这样,但是在外面的家人却对此一无所知,每次家人去看郭正清,都遭到拒绝。郭正清被非法判刑、劫入监狱,都没通知家人。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虽然通过炼功,郭正清的身体有所恢复,能够站起来了。但是已经被迫害致残,走路只能一寸一寸的挪。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宣化国保大队大队长张艳雪竟然还要竭尽全力地把他送往沙岭子监狱和涿鹿大塘湾监狱,看到郭正清的身体状况,监狱都拒收。最后不知道警察用了什么方法,河北省石家庄市北郊监狱竟然收下已经被迫害的严重残疾的郭正清

人间地狱

河北省石家庄市北郊监狱即河北省第四监狱,位于石家庄市北环西路3号,两千名警察、四千在押人员。其被标榜为“文明监狱”,实际是人间地狱,黑暗无比。

北郊监狱是河北最大的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牢之一。监狱将坚持信仰的法轮功学员编在一起,成立了所谓的“攻坚”班,每天不断用造假的录像强迫进行洗脑,用各种酷刑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真善忍”信仰,如:强制“熬鹰”,持续不准睡觉,犯人和警察轮番值班,一看到法轮功学员睡觉就用干毛巾擦眼球。“坐板凳腿”是河北省第四监狱的“发明”,恶徒把板凳翻过来,强制法轮功学员坐在凳子腿上,腿还要散盘起来,让全身重量压在凳腿上不准动,动就会挨打,真是十分残忍。还有:用脚踢双肾、烟蒂烧双足、铁片打头部、插胃管灌盐水、打耳光、遛镣、限制饮食或禁食禁水、甚至禁上厕所;据犯人的经验,在这些酷刑下,一般四天人就开始尿血,五天就精神崩溃了。

北郊监狱的狱警经常指使犯人毒打法轮功学员,那些杀人、强奸、抢劫之类的暴力犯成了监狱警察的臂膀。如果打得狠可记功减刑,有的犯人被调到攻坚班去当打手,有的受不了那种残忍和血腥,又主动退出来了,宁肯放弃减刑机会也不干那种丧尽天良的恶事,最后教育处只好找那些最恶毒的没有一丝人性的犯人去当枪使。

多少次折磨 多少次昏死

刚进监狱时,郭正清的腿已经罗圈、两脚已经变形外掰、不能穿鞋、走路困难,手也严重变形。因为他坚持信仰、拒不“转化”,本已被迫害致残的他从一进监狱就不断遭受毒打。

二零零三年三月,郭正清被第五监区弄到攻坚班进行强制洗脑“转化”,先是施以“熬鹰”酷刑,连续八天七夜不准睡觉,三中队指导员刘汝峰和犯人连日连夜毒打他,致使他数次昏死过去,头被打得肿起来老高,第八天他的脸和手脚都变了形。最后一夜被毒打昏死过去直至后半夜才苏醒。

在刘汝峰的授意下,刑事犯李华和石春生包夹迫害郭正清,这两个犯人经常故意找茬迫害他。不准郭正清说话,不管说什么,只要一开口,犯人李华就会用一尺长的复合板猛抽郭正清的脸,直到板上沾满鲜血。李华边打边叫嚣:“这是队长的指示,不让郭正清说话。”有一天收工回来,犯人石春生故意将郭正清推倒在地三次,使郭正清本已重伤的右腿右脚再受重伤,右脚成一百八十度严重错位不能动,在高高肿起的脚面和脚趾连接处起了一个如鸡蛋大的黑血泡,被抬回监舍后,石春生还幸灾乐祸地大笑,当晚郭正清四次上厕所,两次是坐着用手一点一点挪过去的,两次是爬着去的,后来很长一段时间郭正清上厕所只能爬着去爬着回……

即使这样,郭正清还是本着修炼人的慈悲胸怀告诉石春生善恶有报的道理,但石春生不信。不到一周,石春生突发心肌梗塞,抢救过来后腿疼痛难忍,过了几天就瘫痪了,两个月后经治疗能拄双拐下地。后来石春生再也不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了。

北郊监狱不到三年的时间,郭正清遭到七十余次的毒打和各种酷刑折磨,被折磨成重病缠身、严重伤残不能自理,右手三年拿不了勺子、更拿不了筷子,他的双手、双臂、脚、腿乃至全身都是麻木的,连脸部和嘴都感觉不是自己的了。

迫害还在继续

郭正清出狱后,通过学法、炼功,身体奇迹般的恢复了许多,但是因为受迫害太严重,至今还不能完全像正常人一样工作。

二零零八年奥运会期间,宣化区东升派出所恶警突然闯进郭正清家,以他安装新唐人卫星电视为由,试图绑架他。郭正清义正词严:宪法规定公民有知情权,任何侵犯公民知情权的行为都是违背宪法的行为。各国发送到宇宙空间的卫星电视信号是全人类的共享资源,老百姓自行安装的卫星电视接收器收听收看是合理合法的。不允许民众安装大锅不就是怕老百姓看到真相、明白真相、封锁进步的文明信息,尤其是封锁国际民主思想理念,从而垄断式地搞其强权独裁统治。要达到这一罪恶目的,所以才煞费苦心的掐断一切信息来源,把国民都封闭在中共营造的铁笼子里,被它愚弄、毒害、迫害而不自知。在场恶警自觉理亏、哑口无言,最后绑架没有得逞。

郭正清的经历,再一次证明共产恶党的残暴、卑劣。希望更多人能更深刻的了解真相,摆脱共产邪灵的束缚、抛弃中共,看清自己该走的路,退出中共的一切相关组织、选择得救才是明智之举,才能拥有美好未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6/26/多少次折磨-多少次昏死-275791.html


2008-07-15: 张家口市宣化区大法弟子郭正清、张雅琴被恶警绑架

河北省张家口市宣化区大法弟子郭正清于2008年7月11日被恶警非法抄家、绑架,详情待查。

河北省张家口市宣化区大法弟子张雅琴被恶警绑架,详情待查。

2008年7月10日被恶警绑架的河北省张家口市宣化区大法弟子万明海7月11日已回到家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7/15/182050.html

2005-08-07: 河北省四监狱标榜文明监狱,实际黑暗无比,这是河北最大的迫害法轮功学员基地之一。所谓的“教育处”恶警张中林是这里对法轮功学员强制洗脑的头目,狱警们说:“张中林是狱里有名的浑人,十几年来他发起疯来连狱长都不放过,派他整法轮功最合适了。十几年没给他升官,这回也不会给他升官,就给点奖金,最终他还得背黑锅。”

打骂体罚是家常便饭,杀人、强奸、抢劫之类的暴力犯成了四狱警察的臂膀。四狱恶警指使犯人平时对大法学员实行严管,肆意残害大法学员。“教育处”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攻坚班”,就是到监区去调暴力犯当打手,和狱警一起把法轮功学员“熬”服、“打服”,然后狱警得奖金,犯人打手记功好减刑。有的暴力犯被调去当打手,又主动退回来,说受不了那种残忍和血腥,宁肯不记功也不干那种丧尽天良的事。结果“教育处”只好找最没人性的犯人去当枪使。

“攻坚班”上,大法学员被强制“熬鹰”──持续不准睡觉,暴力犯和干警轮番值班,睡觉就用干毛巾擦眼球。恶徒把板凳翻过来,强制学员坐上,腿还要散盘起来,强制坐凳子腿,让全身重量压在凳腿不准动,动就挨揍。开始给饭,不久就限量甚至禁食、禁水、禁上厕所。每天不断用造假的新闻片洗脑、问话,毒打。按暴力犯的经验,一般4天,人就开始尿血,5天就精神崩溃了。

5监区的3中队指导员授意暴力犯李华和石春生严管大法学员郭正清,二犯人经常找借口肆意妄为。一天收工回来,石春生故意将郭推倒,使郭右腿右脚受重伤,右脚变形,不能动弹,被抬回监舍,石春生还幸灾乐祸。当晚,郭正清4次上厕所,两次是坐着挪过去的,两次是爬过去的。平时,只要郭正清说话,不管说什么,李华就拿一尺长的复合板抽郭的脸,直到板上沾满鲜血。李华叫嚣:“这是队长的指示,不让郭正清说话。”

2003年3月份在攻坚班,郭正清被“熬鹰”折磨,8天7夜不准睡觉,后来3中队指导员刘汝峰和犯人连续3夜的毒打,打昏数次,第8天脸和手脚都变了形。郭正清被迫害的身有残疾,右腿麻木。

在四监区,大法学员张维进被戴上镣铐强行出工,六监区大法学员王书军被迫害得头上伤痕累累。在12监区,大法学员刘为季写信给狱领导揭露“转化班”的邪恶,说他来四狱前遭受过多次毒打,但那些比起四狱的“转化班”来简直是小巫见大巫;四狱干警培养的打手残暴无比,专门找穴位和肌腱下手,把人往死里打;结果刘为季因此遭到严管。

在5监区,2003年2月28日,恶警把大法学员刘慧民劫持上接见室, 门窗紧闭,强制每天长时间坐在板凳上不准动,利用张东生、郑向前这两个败类轮番洗脑,不能得逞后,二人竟鼓动恶警迫害。晚上4个恶警对刘慧民威逼恐吓,软硬兼施,半个月也无济于事。就把刘慧民关到舞台演播室,施加熬鹰和毒打,不让上厕所、禁食禁水、冬天不准穿棉衣,在裤子里便溺,再去洗裤子,然后湿着穿上,板凳翻过来,强制坐在凳子腿上,不准睡觉,困了用干毛巾擦眼球。恶警张中林和亲信打手亲自上阵,把刘彗民打得肋骨骨折,重击睾丸差点将其打死,摧残得他失去了记忆。

据犯人后来说:一天夜里,恶首警察张中林和他的得力打手又来了,在昏暗的小屋里对刘慧民疯狂地拳打脚踢,刘慧民被打倒又坐起,又被打倒,刘慧民再坐起……直到恶警们打累了才罢手。第二天亮了,才发现鲜血已经流遍了刘慧民的衣裤,要给洗,刘慧民不肯,那恶警指使犯人向他的阴部打了致命的一拳,当时刘慧民就躺倒在地,浑身冒冷汗,恶徒们强行扒掉他的衣服。后来刘慧民被押回监舍后,又被强迫出工劳动。

大法学员刘慧民,1986年入伍,副连助理员(中尉军衔),99年11月因坚持修炼大法,被强迫转业。2000年7月,县公安局非法拘禁在田间劳动的40余名大法学员。8月2日,刘慧民到县政府信访局上访,要求无罪释放大法学员,为法轮功和李老师平反。因此刘慧民被非法判刑5年,劫持到河北第四监狱(石家庄北郊监狱)继续迫害。

几年来,河北第四监狱“教育处”摧残法轮功学员罪行罄竹难书,把法轮功学员单独抓到接见室小楼,或者整到演播室的隔音室,用省610推广的酷刑“熬鹰”强制转化,动用各种刑罚,把人往死里整。所谓的“集中学习”就是强制洗脑班,反复灌输造谣的宣传和造假的录像,残酷迫害比“文革”更甚。

个别学员在中共肮脏的谎言宣传洗脑后糊涂了,成了为虎作伥的败类。但大多数人是清醒的,谎言怎么也骗不了明白人。邪恶的疯狂,使一些本质善良的犯人看清了迫害的真象。在大法学员的正念、正行和慈善感化下,几个良知泯灭的犯人渐渐苏醒了,甚至有两人走上了大法修炼的路。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8/7/107909.html

2005-08-06: 大法弟子郭正清,43岁,2001年4月25日坐车路过去天安门金水桥时,展开了70公分宽的条幅“法轮大法好”,引起了人群的欢呼和共鸣。被非法抓入警车后,在人多时又探出头喊“法轮大法好”,警察跑来用1米长的警棍劈头盖脸打他,警棍“砰砰”地响,鼻血流了很长时间,押解他时,七、八个年轻人用手指粗的绳子捆他,绳子被挣断,给他戴手铐硬是戴不上。郭正清被非法押解到宣化看守所,多次被毒打,一次被打昏3小时。因全身疼痛,每天只能小睡个把小时。

2002年11月郭正清被非法押解到石家庄四狱时,腿已经罗圈,两脚外掰,脚已经变形,不能穿鞋,走路困难。手已经抽筋变形。又接连遭毒打,03年3月份被四狱转化攻坚班“熬鹰”式折磨,8天8夜不准睡觉,最后一夜被毒打得昏死,后半夜才苏醒。

如今郭正清右腿脚被打残,仍不变对大法的坚定。他宁可疼死,也不自寻短见给大法抹黑。他说:“政府把好人打成残废,大法救度弟子于万劫之中。如果不是师父和大法救度,人是受不住的。”

郭正清揭露,宣化钢铁公司一女大法弟子,41岁,在北京一个看守所绝食,10天后被转回宣化看守所,不几天就被灌食灌死,时间是02年3月底4月初。

张家口蔚县看守所关押一个做电脑印刷的大法弟子,左手拇指、中指、无名指被钉進竹签,头部下颌软组织被踢穿。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8/6/107831.html

2004-12-27:郭正清,44岁,张家口市下花园区段家堡乡石湖里村,2001年4月25日因在天安门打横幅被抓,刑期三年,五监区三分监区。2001年4月2日在天安门金水桥上打开5米多长70公分宽的“炼法轮功是人的权利”横幅时被抓进汽车,在车内推开车窗高喊法轮大法好,头部被重重的一击,左眼也被打,头部内血管震裂从鼻孔流了三天黑血,在张家口市驻京办事处恶人用脚把他右眼右脸踢肿,在宣化县看守所被19个犯人毒打,在张市沙岭子监狱被踢得嘴里流血。在四监狱被恶警犯人毒打十五次之多,其中一次被打得几天不能动弹。

2004-04-11: 河北省第四监狱五监区使用“熬鹰”式的非人手段残害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柴宝华被连续施刑三天三夜,刘焕杰被折磨五天四夜,夏兴民五天五夜,手脚已被迫害变形的刘正清这次被连续施刑八天七夜,在后几天里他遭受到他所在三中队的刘汝峰指导员和犯人田新善等人的连续三晚上的毒打,他们用拳脚、鞋底打眼,在第七晚上他被打昏过去,后半夜才苏醒。到第八天他的头脸已被打肿变形,面目全非。
1、狱教育处的“攻坚班”

2003年3月18日五监区一中队的指导员并两个队长把该中队的法轮功学员夏兴民叫到队长办公室说:“如果能达到转化的标准,可以不必去教育处的小楼,去也是强制转化。”夏说:“看来我来石北狱后就犯了一个大错误,在来后的第二天就给家里打了个电话说:四监狱是个文明监狱,对犯人是文明管理,请家里放心。中央电视台曾报导监狱的管理干警对法轮功学员的转化比他妈还亲,我这次倒要亲自体验一下中国大陆电视台报导的转化法轮功学员的真实性和可靠性。只要去了后,他们遵守法律讲理就行。”三个警察终于亮底说:“既不讲理,也不遵法,就是强制转化。”人间的道理和国家的法律在中国大陆,在邪恶的政治流氓集团的操控下已荡然无存!

五监区监狱教育处攻坚班遭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四人,每人遭受三个暴力犯的协助迫害。两日后,有心存善念的暴力犯请求回到监区,他透露在教育处小楼,“只要是心毒手狠就能完成任务,但太残忍了,那环境阴森、恐怖、血腥,我的心脏实在受不了……”监区只好再调去一两个没人性的邪恶之徒去替代他。

这次监狱对法轮学员的洗脑方法叫“熬鹰”,是把人类驯服鹰的手段嫁接到对法轮学员的思想洗脑上,是省610办公室推广保定和太行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先进经验”。做法是:三四个暴力犯和几个恶警共同组成一个转化组,分成三班,24小时不间断轮流在监室中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毒打、各种刑罚折磨,不让休息,不准合眼,否则就遭毒打,不转化就不停止,一天天的折磨,一周、二周、半月、一个月、四、五十天地连续摧残折磨。

2、摧残生命、令人发指的“熬鹰”

在攻坚班,大法弟子坐的是翻过来、四脚朝天的板凳,坐时腿还要向前伸直或打起盘来,让身体的重量全部落在屁股下的板凳的四条腿上,再加上不让吃饭,不让喝水,不让上厕所和多种“创造性”的毒打折磨,一个普通人据说经不起这样五天五夜的“熬鹰”,精神将崩溃……

十二监区的弟子刘为季写给狱领导的信中揭露说,这些暴力犯个个都是打人整人的行家黑手,比法西斯还狠毒,它们打人和用木板凳砸我,专找穴位和肌腱等致命部位下手。那些施刑的歹徒叫嚣说:“不但不让你喝水,还要把你身上的水挤干。果真如此,几天的折磨使他每一个微小的动作都是万分的吃力和艰难。

由于刘为季在经历了洗脑班的酷刑折磨后,写信给狱领导揭露它们的非法残酷迫害,遭受到的却是更加严密的看管和自由限制。因为这些邪恶之徒害怕它们的恶行被曝光。

如此“熬鹰”式的折磨对刘焕杰来讲并不陌生,在他修炼法轮功后政府对他的迫害便接踵而至,2002年元旦,他的家被盐山县干童镇派出所无端的搜查,抢走他的电动三轮车,牵走他的羊,搬走他的缝纫机、电视机、皮箱和钟表等财物。在2002年9月29日晨,一伙便衣警察翻墙入院,在没有任何手续的情况下将刘焕杰连同孩子及全家人绑架到盐山县公安局。

在经过四天三夜的严刑逼供后,过了七天再次被公安局非法提审。在地下室里,由沧州市公安局支队长王义新、防暴大队长刘卫东和盐山县队长王文平等十多人对刘焕杰进行了折磨,把他锁在铁椅子上,当他被熬的困乏时,就在他的头上泼冷水,用浸湿的毛巾打脸,拳脚相加,打骂侮辱,特别是王义新的毒招,用钥匙掘到肋条缝里,由里向外刮擦拨刘焕杰的肋骨,使他疼痛难忍。众匪警还威胁说:还有更毒的招,让犯人扒光你的衣服弹睾丸,让你痛不欲生……

根据它们的经验,五天五夜的折磨可以把一个硬汉的精神毁掉,而九天九夜再壮的汉子也会熬得小便尿血,结果它们虽用尽了恐吓、哄骗、行刑各种手段,但在大法弟子面前阴谋终未如愿,反而熬得它们自己十分狼狈,每晚要抽两包烟,每天要吃降压药。

3、刘会民遭受的迫害

早在2002年2月底,被关在五监区的大法弟子刘会民就经受了同样的邪恶折磨,在密室里先是软硬兼施,恐吓利诱看无效后,开始凶相毕露,就开始毒打煎熬,七、八天,十几天直至折磨刘会民失去了记忆,直到3月17日以后他才恢复思维能力,但那段记忆始终是空白,后来还是看管他的犯人告诉了他的真象:一天晚上两个犯人把他架到演播室的小屋里,教育处的恶警张中林指使一犯人将刘会民打翻在地,并继续残酷地毒打,打得他在地上翻滚,肋骨被打断一根,鲜血浸透了衣服,第二天早上为掩盖它们的暴行,还强行扒去他的衣服……

在刘会民的残留记忆中只留下了在那残酷的折磨中,曾想到过死,但当他想到中国大陆众多的大法弟子被邪恶折磨时仍坚贞不屈的精神,想到恶警张中林之流会应江泽民、罗干这灭绝人性的魔头的需要,要编造出法轮功学员炼功走火入魔、自毁其身的鬼话去欺骗人民,所以他在酷刑的折磨中战胜了这一念头,而闯过了这一生死关的考验。

2002年11月刘会民向教育处递交了声明,声明自己在被迫害不清醒的情况下,如做了有损于大法和师父的言行一律无效。张中林气得暴跳如雷,迫不及待地把刘会民弄到舞台的演播室,命令三个暴力犯对他毒打,并威胁说:“你敢坏张队长的好事(政府内定转化一个法轮功学员资金三千元,并记功)整死你!江泽民有指示:整死法轮功学员就按正常处理……”

江××、罗干一伙是在玩弄它们手中的权力,用金钱和名利来利用干警中的张中林之流的败类,颠倒黑白,对善良的大法弟子进行惨无人道的迫害,重赏之下,张中林之流不惜做江泽民、罗干的走卒,人性灭绝,双手沾满了善良大法弟子的鲜血。参与迫害的恶警与邪恶的囚徒都被许以金钱之利和记功报减刑,在利益的驱动下,它们个个心狠手毒,然而却伪善,虚假地称自己的行为是“帮教”。邪恶至极!

4、大法弟子的意志坚不可摧

尽管邪恶的迫害、残酷的折磨,也没有动摇大法弟子坚不可摧的正念。大法弟子柴宝华在历经小楼“熬鹰”和多次被暴力犯揪打后,面对他中队的指导员,他坦言道:“我没有什么文化,我也不会说,我只知道法轮大法教我去做一个好人,是法轮大法拯救了我的生命,我要做一个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

遭受迫害最重的大法弟子郭正清,因承受了六十多次的毒打,手脚变形残疾,但他无愧无悔,不存一丝的嫉恨和怨言,始终保持乐观昂扬的情操,坚修大法心不动。

五中队的弟子刘焕杰,在经历了在盐山县公安局地下室十二天十一夜的折磨和四狱小楼(接见室)五天四夜的残酷折磨后,当他的身体稍有恢复,就凭记忆将师父的新近讲法传给其他弟子,让师父的声音和法轮大法的法理光照河北省第四监狱。

五中队的刘会民和一中队的夏兴民更是一身正气,顶着邪恶的压力,在极端困难的情况下在五监区向服刑人员和干警讲清真象并弘传大法救度众生,使真理的声音在邪恶的狱园响起。

五监区5名大法弟子的情况:刘会民,1968年生,河北省秦皇岛市青龙满族自治县人,捕前系青龙县政府招待所代职付所长;夏兴民,1952年生,河北省广宋县楼斗案村人,捕前系长征汽车制造厂干部;河北省张家口市宣化赵川乡赵川镇人;刘焕杰,河北省沧州盐山县小河刘村人;柴宝华,河北省沧州南皮层柴庄子人。

同样的迫害同样发生在四狱其他监区的大法弟子身上,但同样是坚定不动摇,坚不可摧,写此文时,六监区的大法弟子柯新国已被残酷地折磨50多天了,但丝毫动摇不了坚信坚修大法的金刚意志,那些折磨他的邪恶之徒绝望地说:他真的很难转化了。同样还有原四监区的大法弟子李彦生(因不转化被调狱至保定一监),还有大法弟子张伟进,还有更多更多……善良的大法弟子在承受残酷的折磨时,在极端困难的情况下,仍不忘记讲清真象,用慈悲去度化那些还有善念的服刑人员,树立着觉者的无量威德。

张家口 宣化区(市法制学校,沙岭子片地法制学校,洗脑班)联系资料(区号: 313)

2018-07-30:宣化区政法委:
书记黄强0313-3238073

宣化区法院:
副院长张晓屈
法官张耀武0313-5973687(主管迫害申利清案)

宣化区检察院:
邪党副书记赵磊
副检察长刘强
公诉科:检察官任源铭(主管迫害申利清案)
批捕科:0313-7966629
公审科:0313-7966656

2018-07-02:宣化区政法委:
书记黄强 办03133238073

宣化区法院:
副院长张晓屈
法院主管申利清案法官张耀武 办03135973687

宣化区检察院:
副检察长王正杰
邪党副书记赵磊
副检察长刘强
公诉科:主管迫害申利清案检察官任源铭
批捕科:03137966629
公审科:03137966656

2018-04-19: 宣化区检察院:
地址:张家口市宣化区杨公祠街6号,邮编075100
批捕科检察官 闫艳:0313-7966629
宣化区国保大队队长王国栋0313-3049013、13903231213
610主任李兆国0313-3238073、13933763868

宣化区南关派出所:
地址:河北省张家口市宣化区车站北路3号,邮编075100
电话:0313-3049159 指导员 宁海滨
河北省张家口市看守所:
电话:0313--4056883
所长:崔卫东 03134021947、03134061385

2018-01-25:宣化区南大街派出所:
主要迫害责任人
教导员李文景0313-8376345(家用) 、13323031220
张家口市中级法院:
地址:张家口市桥东区建国路29号,邮编075100 院长王靖0313-2055901
办公室
立案庭:
张宏权 2013508 13933753376
陈 厚 2013208 13623360990
王中平 2055973 13603131388
黄世国 2055953 15003236139
焦 青 2055953 13373030071
梁 钧 2055973 15031395152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313)

2008-07-15:
张家口市宣化县江家屯派出所警察电话号码:13785355843 13785330271
宣化区建国街派出所片警 杨卫东 手机15324131602 办0313-3049579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