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10-19 星期六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河北 >> 石家庄 新华区 北郊监狱(河北监狱) >> 夏兴民, 男, 56


出生时间: 1952-09-24
个人情况: 邢台市长征汽车制造厂干部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河北省广宗县楼斗寨村
迫害情况: 刑期九年
个人近况: 非法关押
立案日期: 2004-04-11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09-06-09: 河北夏兴民被非法判刑情况补充

河北省广宋县大法弟子夏兴民,男,1952年9月24日出生于河北省广宋县,河北省邢台长征汽车制造厂干部,因修炼法轮功于2001年9月28日,被邢台市桥西公安分局由副政委魏计考为首的邪恶之徒组成的“法轮功专案组”非法关押54天。

在被非法关押期间,被强制戴脚镣和手铐,被按倒在地,用方木凳四个腿卡住腰部,再坐上一个彪形大汉,有四个邪恶之徒同时用两个电棍电身体上下部位,两个小时换一班,把夏兴民电了整一夜,电的他死去活来。第二天把他锁在专为迫害大法弟子制作的一把铁椅子上,三天三夜没让下来,每天还用约60厘米长,一寸粗的木棒无数次地打他背部和腿部。在54天里一直是被打的全身青肿。

最严重的一次是2001年11月17日下午,同时被打的还有大法弟子陶庆恩。恶警们用木棒打两位大法弟子的头部,把陶庆恩打昏在地,把夏兴民的头部打出血,头部出现凹陷,疼痛难忍,把木棒打的粉碎,只剩下20厘米长,在其他干警的阻止下才罢手。后来恶警看打的太重怕出命案,找来医生抢救,给了止疼药。这一切都是恶警魏计考亲自指使的。

11月21日,恶党人员把夏兴民非法关押在邢台市第一看守所。于2002年4月2日强行非法转捕,于2002年9月28日非法判刑9年,审判长巩子兵,书记员赵海英。在发判决书时审判员告诉夏兴民说“这不怨我们,这是上边的事”。夏兴民上诉到中级法院,中级法院于2002年11月28日发裁定书,裁定书上审判长王双梅,书记员王佳培。

在2003年1月,恶党人员将夏兴民送石家庄北郊监狱(刑期从2001年11月21日到2010年11月20日)。在监狱里一直有杀人放火的重刑犯监视和虐待。石家庄北郊监狱成立转化大法弟子的所谓攻坚班子,采用熬鹰的办法摧残大法弟子(不许睡觉),整的人死去活来。直接参与迫害转化的是教育科长汪国彬。2006年4月17日开展所谓“春整行动”,恶警采用熬鹰、捆绑吊打、用火烧手指等酷刑摧残。参与迫害的有教育科副科长赵军和各监区长、指导员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6/9/202453.html

2005-08-06: 河北邢台市电视台炮制关于夏兴民的假录相

河北邢台市电视台曾放过两次大法弟子夏兴民的录像,诬蔑大法,录像上自始至终没让夏兴民说一句话,整篇都是编造的解说词。本文揭露这黑幕,也揭露夏兴民在监狱被迫害的实情。

大法弟子夏兴民,河北邢台市广宗县楼斗寨村人,原是长征汽车制造厂干部。2001年9月28日晚,夏兴民被邢台市桥西分局迫害法轮功的专案组抓到矿务局招待所,在没有任何法律手续的情况下,严刑拷打45天。

1. 专为大法弟子定做的刑具

以副政委魏纪考为首的10多个警察,强制夏兴民戴背铐,脚镣,按倒在地,用方凳卡住腰,凳上坐一个大汉,用电棍电击他背部腰部,打得夏兴民死去活来。然后拿出了特殊的铁椅,魏纪考向他的上司说:“这是专门为大法弟子定做的刑具。”强制夏兴民连坐3天3夜,腿肿得很粗,不解小便,用皮带抽他的头、抽全身。

魏纪考又用一根60公分长的棒子打他和60多岁的老学员陶庆恩的头,直到木棒被打折一截。魏又换他的皮鞋打二人的头,最后把陶庆恩打得昏死过去,把夏兴民的头骨塌陷。魏纪考的暴行激起了其他干警的不满,魏也怕了,连忙找医生抢救。对大法弟子杨国辉、单健民、冯钖敏、孙英等也進行了严刑拷打。

2. 编造假新闻

在对大法弟子惨无人道的毒打之后,为了欺骗世人,更为了向上级邀功请赏,魏纪考请来电视台的记者,大吃大喝,然后精心策划,找夏兴民谈话,记者也找他,还来了一个政府负责人,软硬兼施,列好了台词让夏兴民念,被夏兴民义正词严地拒绝了。夏兴民说:“既然让我说,我就说实话。我们讲真象,揭露政府的谎言没有错,这没有违法。我们是修炼大法的受益者,我身患重病,是大法救了我……”

他们对夏兴民又是一番毒打,最后那一伙人只好自己念解说词,自编自导了上述的假新闻。

3. 狱中的夏兴民

如今夏兴民被关押在石家庄四狱5监区的1中队。03年7月家属接见日,他的哥哥、弟弟、妻子、女儿都来看他。亲人见其惨状纷纷落泪,女儿哭个不停,夏兴民深有感触地说:“你今天哭还能见到爸爸,这一把老骨头要是没有大法,早就不在世了。我当年肝硬化后期,心脏严重间歇,你爷爷就是这病死的。中共政府迫害大法,我们讲真象并没有错……”

日后队长找夏兴民谈话,他把接见时的情况讲了出来。队长问他:“你现在还炼?”夏反问他:“大法教弟子真善忍哪一点不对,我的病医院治不了,到了晚期了,大法救了我,政府还逼我给大法栽赃,恩将仇报,什么道理呢?你们真象那个野心家一样只管自己发淫威,不管老百姓死活?”队长又问:“你不怕上小楼?”

夏兴民义正词严地说:“你们还有脸提小楼?用“熬鹰”和下流的酷刑,人民政府就应该这么整好人吗?”

可怜的警察,已经被邪恶的政治扭曲的没有人性了。

夏兴民得法前病入膏肓,修炼5年没吃过一片药。他姐姐患病30多年,高血压、心脏病、关节痛、长期失眠、大小便失禁。到了夏兴民家中,夏就给姐姐讲大法,当天他姐姐没吃安眠药,睡得很好。第2天就停药了,6天听完大法录音,看教功录像,30年的病不知不觉就解决了。

夏兴民每到一处,都向周围的人讲真象。自99年7.20至今,已经和政府部门各级干警、干部進行了多次辩论,他一直坚持是政府媒体在说谎,坚持我们讲真象、揭穿谎言无罪。法院给他判决书时自知理亏,说:“这也不怨我们,是上边的事。”

夏兴民说:“中央的野心家为了显淫威,挑动群众都群众,中央压地方,上级压下级,下级为了保官保饭碗,为了奖金、提升,出卖道德和良知,最终葬送了政府和政党不说,还得殉葬了这些被愚弄的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8/6/107832.html

2005-03-01: 我们是修炼真、善、忍的大法弟子,平时严格要求自己,从未违犯法律。监狱是法律的执行机关,特别在宪法规定信仰自由,2004年又把人权写入宪法的今天,江氏集团利用手中权力,无视法律,一手遮天,拿着人民血汗钱而迫害自己同胞却不手软,更有甚者为了邀功请赏,掩盖事实真象,逼迫大法弟子说假话、写所谓“四书”。河北省第四监狱(即石家庄北郊监狱)专门派最邪恶的刑事犯“保护”我们,连下楼打水都要限制。

由于看管我们的犯人搬弄是非,致使三名大法弟子被无故关禁闭,大法弟子集体绝食请愿,要求监狱处理此事,意外的是狱里的教育科到医院叫来大夫为大法弟子“治思想病”,强行野蛮灌食。四中队大法学员雷中富绝食期间先后被灌食三次,他们故意将胃管反复插进拨出,进行折磨。当雷中富刚刚开始吃饭就又被扭送到特管楼进行“转化”。所谓“转化”就是被逼坐在小凳子上,二十四小时不让合眼,由三个最邪恶的犯人看管。罪犯李林、李向阳对雷大打出手,稍一闭眼就打嘴巴,打耳光(挨打不下上百下),几天后雷中富便熬得头晕目眩,一闭眼就天旋地转,昏昏沉沉,二凶犯各拿一块长一尺半左右,宽二、三寸的铁板条打雷的头部帮雷醒盹。雷不堪折磨,用头去撞墙,二犯大怒,用脚猛踢雷的腰部,造成半月后仍疼痛难忍。值班队长恶警赵军(狱政治处主任)哄骗他打坐,不让下来,就这样一直折磨九天九夜不让睡觉。

自2004年10月下旬至今,五大队集体抗议而无端遭受迫害的大法弟子有:夏兴民、张之泉、刘焕杰、郭志江、雷中富,时间长达一个月。期间,大法弟子夏兴民等多次要求面见狱长肖峰,要求查证大法弟子在狱内被迫害的事实,依法惩处打人凶手。然而作为执法机关、法律维护者的监狱狱长却做贼心虚,不敢出面,反而残忍的指使狱教育处邪恶干警汪国宾、李立科、张忠林、明涛、赵军等在狱特管楼三楼设立“转化班”,利用凶残的罪犯对大法弟子残酷的折磨,手段残忍,罪恶罄竹难书。

同期,在“转化班”被迫害的还有大法弟子王炎、葛掁林、王胜彪等。其中曾是河北满城监狱狱医的大法弟子王炎为抗议非法、强制的残酷迫害而绝食90多天。大法弟子葛掁林经历残酷的折磨迫害依然金刚不动,极大的震慑了邪恶,恶警也怕得无可奈何,四监狱哪个大队都心怯不愿接收他,至今仍在入监队。

作为人民警察,以减刑为诱饵唆使犯人殴打大法弟子以达其目地,善良百姓负屈含冤,投诉无门,我们一定让其大白于天下,谁是谁非自有公论!

2004-12-27: 夏兴民,52岁,邢台市长征汽车制造厂干部,2001年9月28日因复印散发大法真象资料被非法抓捕,刑期九年,五监区三分监区。受迫害情况:2001年9月28日——2001年11月21日被刑讯逼供近两个月,期间受到邢台市公安局副政法委书记为首的恶警门惨无人道的折磨,毒打。用四条腿的方凳卡住腰部再坐上一个人,用电棍猛烈电击,嘴被打出血后用带血的毛巾堵住嘴,后又锁在专为大法弟子特制的铁椅子上,三天三夜不叫下来,用一寸见方600多毫米长的木棍长期打背部和两腿,被打得紫黑的疼痛难忍,用皮带抽打头部及全身,把耳朵打得又大又厚。11月17日魏纪X用木棍猛打其的头部,把木棍打得粉碎,又用穿皮鞋的脚踢其的头部,最后打得其头破血流不止,他们邀功请赏还编排假录像蒙骗世人,2003年3月在四监狱洗脑班上被四个暴力罪犯严密看管,坐在四腿朝上的凳子上,二十四小时不准打瞌睡—“熬鹰”达五天之久。

2004-12-15: 现在郭志江在入监队,夏兴民在监舍的走廊里,刘焕杰在紧闭室,都戴着脚镣手铐被迫害着,他们三人不约而同在遭受迫害的开始就进行绝食绝水的抗议。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12/15/91485.html

2004-04-11: 河北省第四监狱五监区使用“熬鹰”式的非人手段残害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柴宝华被连续施刑三天三夜,刘焕杰被折磨五天四夜,夏兴民五天五夜,手脚已被迫害变形的刘正清这次被连续施刑八天七夜,在后几天里他遭受到他所在三中队的刘汝峰指导员和犯人田新善等人的连续三晚上的毒打,他们用拳脚、鞋底打眼,在第七晚上他被打昏过去,后半夜才苏醒。到第八天他的头脸已被打肿变形,面目全非。
1、狱教育处的“攻坚班”

2003年3月18日五监区一中队的指导员并两个队长把该中队的法轮功学员夏兴民叫到队长办公室说:“如果能达到转化的标准,可以不必去教育处的小楼,去也是强制转化。”夏说:“看来我来石北狱后就犯了一个大错误,在来后的第二天就给家里打了个电话说:四监狱是个文明监狱,对犯人是文明管理,请家里放心。中央电视台曾报导监狱的管理干警对法轮功学员的转化比他妈还亲,我这次倒要亲自体验一下中国大陆电视台报导的转化法轮功学员的真实性和可靠性。只要去了后,他们遵守法律讲理就行。”三个警察终于亮底说:“既不讲理,也不遵法,就是强制转化。”人间的道理和国家的法律在中国大陆,在邪恶的政治流氓集团的操控下已荡然无存!

五监区监狱教育处攻坚班遭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四人,每人遭受三个暴力犯的协助迫害。两日后,有心存善念的暴力犯请求回到监区,他透露在教育处小楼,“只要是心毒手狠就能完成任务,但太残忍了,那环境阴森、恐怖、血腥,我的心脏实在受不了……”监区只好再调去一两个没人性的邪恶之徒去替代他。

这次监狱对法轮学员的洗脑方法叫“熬鹰”,是把人类驯服鹰的手段嫁接到对法轮学员的思想洗脑上,是省610办公室推广保定和太行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先进经验”。做法是:三四个暴力犯和几个恶警共同组成一个转化组,分成三班,24小时不间断轮流在监室中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毒打、各种刑罚折磨,不让休息,不准合眼,否则就遭毒打,不转化就不停止,一天天的折磨,一周、二周、半月、一个月、四、五十天地连续摧残折磨。

2、摧残生命、令人发指的“熬鹰”

在攻坚班,大法弟子坐的是翻过来、四脚朝天的板凳,坐时腿还要向前伸直或打起盘来,让身体的重量全部落在屁股下的板凳的四条腿上,再加上不让吃饭,不让喝水,不让上厕所和多种“创造性”的毒打折磨,一个普通人据说经不起这样五天五夜的“熬鹰”,精神将崩溃……

十二监区的弟子刘为季写给狱领导的信中揭露说,这些暴力犯个个都是打人整人的行家黑手,比法西斯还狠毒,它们打人和用木板凳砸我,专找穴位和肌腱等致命部位下手。那些施刑的歹徒叫嚣说:“不但不让你喝水,还要把你身上的水挤干。果真如此,几天的折磨使他每一个微小的动作都是万分的吃力和艰难。

由于刘为季在经历了洗脑班的酷刑折磨后,写信给狱领导揭露它们的非法残酷迫害,遭受到的却是更加严密的看管和自由限制。因为这些邪恶之徒害怕它们的恶行被曝光。

如此“熬鹰”式的折磨对刘焕杰来讲并不陌生,在他修炼法轮功后政府对他的迫害便接踵而至,2002年元旦,他的家被盐山县干童镇派出所无端的搜查,抢走他的电动三轮车,牵走他的羊,搬走他的缝纫机、电视机、皮箱和钟表等财物。在2002年9月29日晨,一伙便衣警察翻墙入院,在没有任何手续的情况下将刘焕杰连同孩子及全家人绑架到盐山县公安局。

在经过四天三夜的严刑逼供后,过了七天再次被公安局非法提审。在地下室里,由沧州市公安局支队长王义新、防暴大队长刘卫东和盐山县队长王文平等十多人对刘焕杰进行了折磨,把他锁在铁椅子上,当他被熬的困乏时,就在他的头上泼冷水,用浸湿的毛巾打脸,拳脚相加,打骂侮辱,特别是王义新的毒招,用钥匙掘到肋条缝里,由里向外刮擦拨刘焕杰的肋骨,使他疼痛难忍。众匪警还威胁说:还有更毒的招,让犯人扒光你的衣服弹睾丸,让你痛不欲生……

根据它们的经验,五天五夜的折磨可以把一个硬汉的精神毁掉,而九天九夜再壮的汉子也会熬得小便尿血,结果它们虽用尽了恐吓、哄骗、行刑各种手段,但在大法弟子面前阴谋终未如愿,反而熬得它们自己十分狼狈,每晚要抽两包烟,每天要吃降压药。

3、刘会民遭受的迫害

早在2002年2月底,被关在五监区的大法弟子刘会民就经受了同样的邪恶折磨,在密室里先是软硬兼施,恐吓利诱看无效后,开始凶相毕露,就开始毒打煎熬,七、八天,十几天直至折磨刘会民失去了记忆,直到3月17日以后他才恢复思维能力,但那段记忆始终是空白,后来还是看管他的犯人告诉了他的真象:一天晚上两个犯人把他架到演播室的小屋里,教育处的恶警张中林指使一犯人将刘会民打翻在地,并继续残酷地毒打,打得他在地上翻滚,肋骨被打断一根,鲜血浸透了衣服,第二天早上为掩盖它们的暴行,还强行扒去他的衣服……

在刘会民的残留记忆中只留下了在那残酷的折磨中,曾想到过死,但当他想到中国大陆众多的大法弟子被邪恶折磨时仍坚贞不屈的精神,想到恶警张中林之流会应江泽民、罗干这灭绝人性的魔头的需要,要编造出法轮功学员炼功走火入魔、自毁其身的鬼话去欺骗人民,所以他在酷刑的折磨中战胜了这一念头,而闯过了这一生死关的考验。

2002年11月刘会民向教育处递交了声明,声明自己在被迫害不清醒的情况下,如做了有损于大法和师父的言行一律无效。张中林气得暴跳如雷,迫不及待地把刘会民弄到舞台的演播室,命令三个暴力犯对他毒打,并威胁说:“你敢坏张队长的好事(政府内定转化一个法轮功学员资金三千元,并记功)整死你!江泽民有指示:整死法轮功学员就按正常处理……”

江××、罗干一伙是在玩弄它们手中的权力,用金钱和名利来利用干警中的张中林之流的败类,颠倒黑白,对善良的大法弟子进行惨无人道的迫害,重赏之下,张中林之流不惜做江泽民、罗干的走卒,人性灭绝,双手沾满了善良大法弟子的鲜血。参与迫害的恶警与邪恶的囚徒都被许以金钱之利和记功报减刑,在利益的驱动下,它们个个心狠手毒,然而却伪善,虚假地称自己的行为是“帮教”。邪恶至极!

4、大法弟子的意志坚不可摧

尽管邪恶的迫害、残酷的折磨,也没有动摇大法弟子坚不可摧的正念。大法弟子柴宝华在历经小楼“熬鹰”和多次被暴力犯揪打后,面对他中队的指导员,他坦言道:“我没有什么文化,我也不会说,我只知道法轮大法教我去做一个好人,是法轮大法拯救了我的生命,我要做一个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

遭受迫害最重的大法弟子郭正清,因承受了六十多次的毒打,手脚变形残疾,但他无愧无悔,不存一丝的嫉恨和怨言,始终保持乐观昂扬的情操,坚修大法心不动。

五中队的弟子刘焕杰,在经历了在盐山县公安局地下室十二天十一夜的折磨和四狱小楼(接见室)五天四夜的残酷折磨后,当他的身体稍有恢复,就凭记忆将师父的新近讲法传给其他弟子,让师父的声音和法轮大法的法理光照河北省第四监狱。

五中队的刘会民和一中队的夏兴民更是一身正气,顶着邪恶的压力,在极端困难的情况下在五监区向服刑人员和干警讲清真象并弘传大法救度众生,使真理的声音在邪恶的狱园响起。

五监区5名大法弟子的情况:刘会民,1968年生,河北省秦皇岛市青龙满族自治县人,捕前系青龙县政府招待所代职付所长;夏兴民,1952年生,河北省广宋县楼斗案村人,捕前系长征汽车制造厂干部;河北省张家口市宣化赵川乡赵川镇人;刘焕杰,河北省沧州盐山县小河刘村人;柴宝华,河北省沧州南皮层柴庄子人。

同样的迫害同样发生在四狱其他监区的大法弟子身上,但同样是坚定不动摇,坚不可摧,写此文时,六监区的大法弟子柯新国已被残酷地折磨50多天了,但丝毫动摇不了坚信坚修大法的金刚意志,那些折磨他的邪恶之徒绝望地说:他真的很难转化了。同样还有原四监区的大法弟子李彦生(因不转化被调狱至保定一监),还有大法弟子张伟进,还有更多更多……善良的大法弟子在承受残酷的折磨时,在极端困难的情况下,仍不忘记讲清真象,用慈悲去度化那些还有善念的服刑人员,树立着觉者的无量威德。

石家庄 新华区 北郊监狱(河北监狱)联系资料(区号: 311)

2013-01-24:河北省第四监狱(石家庄北郊监狱)
地址:石家庄市北环西路3号
信箱:石家庄市131信箱
石家庄市133信箱28分箱 邮编050061
石家庄市区号:0311
电话:87775174、87723356
狱政科会见室:87777264(地址:石家庄市红星北街,邮编050000)
监狱长肖锋,办87751830、宅83826601
副监狱长魏文生,办87718069、宅83810877
教育处长汪国斌(洗脑中心主任) 办87751912转6260、宅87751912转6290;汪国斌母亲0314-3049166,住址:河北省承德县高寺台镇山叉口乡
教育处副处长岳玉海87751912
副科长焦伟13784035678、办87751912转6470
教育处赵指导员87751912

2010-08-29: 石家庄北郊监狱,地址:石家庄市北环西路3号
信箱:石家庄市131信箱邮编:050061
监 狱恶人姓名及部份电话号码:
监狱总机电话:0311-7751812转6216、6264
石家庄第四监狱转化中心电 话:0311-87751912转6534 6241 6216 6264 6324 6457(教导处)6521(冯处长)
肖 锋 监狱长 办电0311--87751830、手机13503110795 宅电:83826601
刘自桐 政 委 办电 0311--87751820、手机13931105969
魏文生 副狱长 办电0311--87718069、手机13503111686 宅电:83810877
张广军 狱政科长 办电0311--87727724、手机13932168350
狱政处:王建强 边处长
教 育处:科长汪国彬13780206622 办公电话:87751912转6260 宅电:87751912转6290 恶警:王磊
狱侦处:王新展
狱 政科会见室:87777264(地址:石家庄市红星北街,邮:050000)电话:87775174、87723356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