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11-17 星期日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重庆 >> 北碚区 >> 王光林(王光灵,王光宁), 男, 41

个人情况: 重庆北碚兼善中学教师,大学历史系毕业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重庆涪陵区丰都
迫害情况: 被非法抓捕判刑15年,现非法关在重庆二监狱。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4-03-30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5-08-09: 重庆北碚区93位法轮功学员控告首恶江泽民
……
中学教师王光林遭非法关押、关洗脑班、劳教、判刑

我是原重庆市兼善中学一名教师,因身患乙肝大三阳,而且肝脏已有轻度硬化,加上其它压力,身心非常疲惫痛苦。一九九八年五月开始修炼法轮功,“真、善、忍“的法理深深的震撼了我。法轮功师父要求我们按照“真善忍”修心性,遇到矛盾找自己,时时处处为他人着想,提高自己的道德修养。因此我的身心发生了巨大变化,经医院检查,乙肝大三阳早已不翼而飞,真正体会到了一身轻的状态。由于修炼法轮功使我开智开慧,自己的业务能力有了很大的提升,工作更出色,在各级刊物上均有文章发表,所教班级在高考中也取得让学校满意的好成绩。同学和同事们都很欢迎我。

二零零零年一月十八日到北京信访办上访,等待我的却是毒打和铐吊,非法关押十天后,并勒索了我三千元人民币,才将我放回家。二零零零年四月底当地恶人又把我绑架到设在材料所的洗脑班,被强制洗脑十天。二零零零年六月二十八日再次進京上访,被绑架到北碚看守所关押,天天遭毒打,恶警还挑唆犯人对我群殴。四十四天后,被送到西山坪非法劳教一年多。在劳教所长期不让吃饱,超负荷体罚,每天三百个俯卧撑、绕篮球场跑八十至一百圈,十圈蛙跳,长期关黑屋、吊铐等,最终把我迫害致瘫痪在床,生活不能自理,为推卸责任才把我甩给家人,回家后通过炼功,身体基本得到了恢复。二零零三年六月二十二日,北碚恶警何昌全、谭兴卫等人将我绑架到北碚党校洗脑班,吊铐和不准睡觉两天两夜,半月后转到北碚看守所关押,由于我绝食抗争,八月二十九日获取保候审。二零零四年八月十九日回老家看望母亲,当时正是邓小平百年祭日,江氏流氓集团从北京派来许多国安、特务到重庆大肆搜捕法轮功学员,我也被绑架,警察未出示任何证件,入室将我打昏并绑架到北碚看守所关押,一个月后我从医院走脱。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二十八日在万州再次被恶人绑架,被罚坐三天三夜刑椅,十二月二日转到北碚看守所,并于二零零五年一月被绑架到永川监狱。在这个过程中,承办人从未找过我,我也根本不知道承办人是谁。所谓的开庭也只是在看守所的管教办公室走了一下过场就完事。在我被送永川监狱那天早上,看守所警察在我的稀饭里加了不明药物,使我头晕。二零零五年三月九日,北碚检察院魏红兵(音)等恶警又从北碚赶到永川给我加刑两年,一共十年三个月。二零零五年四月二十日,我被转到重庆渝都监狱,他们挑选恶习最深的犯人来包夹我,多次要强制转化我。我多次遭酷刑迫害,在他们的诽谤会上,我喊了一句公道话,就被戴了十天的脚镣手铐。他们将我吊铐不准睡觉,放高音喇叭污蔑我的信仰,我绝食抵制,他们就让我睡死人床。多次遭毒打,被恶人孙恂良打昏一次,门牙也被恶人陈志强打松打脱四颗,我绝食抗议,他们就野蛮灌食。他们划了直径一米的圆圈,让我整天坐在里面。二零一四年十二月七日被他们关满期限,才将我释放。出狱后,自己按照修炼人的标准自谋生计,然而龙凤街道却继续骚扰我的家人。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8/9/重庆北碚区93位法轮功学员控告首恶江泽民-313810.html

2010-11-29: 重庆地区被非法判刑的法轮功学员
......
76、王光林,男,重庆兼善中学教师。2004年8月19日与张培金同时被绑架,在北碚区公安局看守所恶人使用流氓手段折磨他,被强行灌食时正念闯出,在一个车站再一次被非法抓捕判刑15年,现被非法关押在重庆二监狱迫害。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1/29/重庆地区被非法判刑的法轮功学员-233063.html

2007-08-20: 学生喜爱的教师被重庆监狱迫害生命垂危
大法弟子王光林现被非法关押在重庆南岸区二监狱八大队。2007年8月10日, 他的家人去看望他时,在家人的强烈要求下,是两个狱警架起王光林,慢慢出来的。

王光林被迫害瘦得只剩下皮包骨头,已不成人形,几乎瘫痪,生活不能自理,已经多日解不出大便,生命垂危。

王光林是重庆北碚第十三中学教师,当年有名的文科状元。他讲课不需要手稿,侃侃而谈,深入浅出,深得学生们的敬重和喜爱。

由于修炼法轮大法,向民众讲清中共迫害法轮功的真相,王光林2004年8月被绑架,后被非法判刑15年,现被非法关押在重庆南岸区二监狱八大队遭受迫害。

在这种严酷的迫害下,王光林仍然坚定的说:“我没有错。”狱警对家属说:“(王光林)一天只晓得炼功,不‘劳动’。”王光林没有犯法,不是罪犯,不配合重庆二监狱的劳役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8/20/161208.html

2006-05-28: 重庆北碚区大法弟子张培金、王光林受迫害情况
重庆市北碚区九人民医院财务干部张培金和兼善中学教师王光林于2004年8月在重庆学田湾被恶人××举报后,被北碚公安局邪恶非法抓捕到北碚区公安局看守所。

大法弟子张培金、王光林坚决抵制迫害,邪恶使用流氓手段折磨大法弟子,在九院进行强行灌食,大法弟子张培金出现生命危险,家属找律师,在正义面前,邪恶才不得不让保外就医,在家休养治疗。

大法弟子张培金被迫害致残不能行走,刚过十多天,在2004年10月一天公安局一早突然开警车闯入家中抓人,同时宣布对张培金判刑8年。中共流氓集团从来不对人民讲法律,并且不准大法弟子张培金的家人和亲人上诉,现张培金非法关在永川监狱。

大法弟子王光林在被邪恶强行灌食时正念闯出,在一个车站再一次被非法抓捕判刑15年,现非法关在重庆二监狱。

请北碚大法弟子整点发正念,解体所有的黑手烂鬼、共产邪灵,帮助大法弟子张培金、王光林早日闯出。

现为中共充当打手的北碚区法院刑庭科庭长魏洪兵已遭恶报,于2006年元月31日在北碚区文化馆栏杆突然垮塌摔死了,魏洪兵就是对张培金、王光林非法判刑的庭长。

北碚区九院洪小燕协助邪恶迫害大法弟子,也遭恶报,在一次执行公务时,被车闯了,当时盆腔骨折。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5/28/128996.html

2005-12-19: 重庆市西山坪劳教所雷科金等恶警的犯罪事实
1、每天早晨起床后,晨跑10000米(围绕操场跑100圈)后才开饭。
2、上午站军姿几个小时,站军姿时要求人要站直,手脚用力并拢,并在两腿、手和身体之间夹上纸板,纸板掉下即为不合标准,就遭更重的体罚;接下来是做俯卧撑,数量是第一轮50个,第二轮45个,每轮递减5个,直到15或20个止,每轮中间只能稍歇一会儿。
3、下午蛙跳、学鸭子走路、两人背靠背互相手反扣背起折腾。
4、舍房内安排众多的吸毒劳教作为打手,名曰“帮教”,监视大法弟子的一言一行,稍有所谓“违规”,“帮教”即对大法弟子大打出手,对大法弟子进行残酷折磨。雷科金对大法学员的反迫害,伙同其他邪恶干警,采用警棍暴打、扇耳光、上手铐反铐(反铐时卡得特别紧,手铐陷入肉中很深)、关小间等方法,对大法学员古胜学、康艺、王建国、况勋员、王光灵、张永军、黄继勇、张红旭等大肆镇压。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2/19/116872.html

2005-09-24:重庆北碚大法弟子王光林在重庆监狱被迫害严重,身体虚弱现已住进医院。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9/24/111125.html

2005-04-24: 2004年8月因资料点被破坏,张培金与大法弟子王光林(男,三十多岁,北碚十三中教师)一同被绑架,两位大法弟子不配合邪恶,绝食抵制邪恶迫害,后被强行在医院输液,最初家属还可去探望。后来不知邪恶之徒给输的什么,身体越来越差,秘密转院不再让家属看望,身体极度虚弱,曾多次休克,恶人怕出人命承担责任,国庆节后叫其家属取保候审。2004年12月,张培金被非法判刑8年,宣判后立即被送往永川监狱,现被关押在永川监狱四监区八分监区,在监狱里张培金仍不配合邪恶,拒绝转化,现被迫害得走路都要人扶。

王光林的被迫害经过不详,但现仍被关押在永川监狱。

2005-01-30: 大法弟子王光林于2004年8月19日被绑架,绝食一个月于9月19日正念走脱。2004年11月28日,他在万州高粱镇见有恶人行凶绑人,就到对面街上正念制止(并未声张),不一会,恶人竟将他一块绑架到派出所。恶警从他们身上未收到任何恶人想要的东西,就将小灵通收走了。当晚王光林被转到万州看守所,遭受了三天三夜的“刑凳”酷刑,手脚被手铐,脚镣固定在铁凳子上,不能动弹。导致他的脚被迫害得严重发肿,发木,行走困难。被绑架后,王光林一直绝水绝食,抵制迫害。

三天后,北碚公安局一科恶警何昌权,谭兴卫,白玉伟来到万州看守所,认出了王光林。就将他劫持回北碚看守所。恶警每天给王光林野蛮鼻饲二次,导致他的胃被插伤。12月29日,在恶人同意归还被勒索的财物,同意他接见儿子及无罪释放等条件下,王光林开始進食。但是恶人采取的都是手段,没有一样是真的。表面上同意,暗地里北碚看守所,公安分局一起勾结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的不法恶警向王光林下黑手。他们极快的驳回王光林的上诉状,并于2005年1月19日急不可待的将王光林劫持到永川监狱進行迫害,而且,恶人做黑材料妄图报复上次王光林从医院走脱的事。

参与恶人:万州公安分局局长:牟**
北碚公安分局:杨中(副局长) 一科科长:何昌权( 023--65177310)
恶警:谭兴卫 白玉伟 闵军
北碚看守所恶警:张**(所长) 孙少国(副所长) 李立(音)等
北碚检察院恶警:孙立宏
北碚法院恶人:魏红兵 周兴礼 苏全生 陈克俭
重庆第一级人民法院恶人:李明强 崔虹 李莉 赵政
重庆公安局恶警:苏一章(音

2004-12-28: 大法弟子王光林,男,30多岁,大学历史系毕业,大约是涪陵区丰都人。2004年11月,在万州区发放真象资料时,被恶人绑架,现被非法关押在万州看守所迫害。据邪恶讲,由于他坚定修炼,邪恶之徒准备对他重处。因消息闭塞,具体情况不详。

2004-10-10: 重庆北碚大法弟子张培金和王光林于2004年8月19日大约晚8-9点在重庆渝中区租赁屋里被公安部的便衣、市国安局特务及上清寺的恶警分别绑架到了上清寺派出所和市国安局。当晚,张培金被刑讯逼供,头和前额有几条血口子,王光林被打昏死1个多小时。 第二天,北碚公安分局一科头子何某某等一帮恶警又将张培金和王光林两位大法弟子劫持到北碚看守所。整个迫害过程中,恶警没有任何借口,更没有任何手续,证件。

为抗议邪恶的迫害,两位同修一直在绝食抵制。市公安局恶警的态度是,张培金和王光林只要没死在看守所,就行。为推卸责任,10多天后张培金和王光林被转到重庆市第九人民医院分院(月亮田)的消化科,他们一天24小时都被戴上脚镣手铐躺在床上。绝食绝水31天,9月19日,在师尊的呵护下,王光林正念走脱,流离他乡。

张培金仍在遭受迫害,由于长时间的野蛮鼻饲及注射大量不明药物,张培金早已生命垂危,但恶警和610的恶人仍然不肯放过他。直到10月初,眼看都不行了,不省人事了,才将张培金甩给家人。回家都快一个星期了,张培金仍然是吃不下一点饭,每天只能勉强喝一点点水维持生命。家中有年迈的岳父岳母和正在上高中的儿子。

张培金在单位是公认的优秀职工,他的人品和敬业在九院是有口皆碑的,然而,却仅仅因为他坚持信仰“真善忍”而遭受排挤直至被逼得流离失所,有家不能回,以致再次遭绑架。即使这样,恶警恶人仍然在伺机对张培金下毒手,雇请恶人监控。

请见到此消息的同修共同发出强大的正念清除迫害,让仍在行恶的恶人现世现报。同时,可用打电话或直接当面讲真象等方式揭露邪恶,救度世人。

2004-10-04: 因长时间的绝食,两同修生命垂危,尤其是王光林早已是皮包骨头,四肢瘦如柴,睁眼都很吃力,身体的常规体检都出现异常,即使这样,恶警仍将他们绑上床上戴着手铐脚镣。

在绝食绝水整整一个月,也就是9月19日的晚上,王光林突然失踪,据正义之士分析认为:王光林的生命垂危,最后两天连点滴都没打,后果不敢想象。但恶警说他是逃跑了。现在张培金仍在坚持抵制邪恶的迫害,

2004-03-30: 王光林,重庆北碚兼善中学教师。1995年毕业于东北师大历史系毕业。王光林于1998年5月起开始修炼法轮功,炼功不到一个月,他所患的胆囊炎、胆结石、肝气瘀肿都痊愈了,精神抖擞一身轻。

王光林爱校如家,考虑学校搞修建需资金,将学校发给他的红包460元捐给了单位。工作中,他踏实勤奋,为人诚恳谦和,时时以“真、善、忍”要求自己,深得领导、同事的信赖及学生们的爱戴。他的教研成果也较突出,在省、国家的刊物上均有文章发表,在重庆市论文评比奖中曾获一等奖。

2000年初,北碚区教委以他坚信“真、善、忍”为由让他停课,学生们都很震惊,有的都哭了。都不得很纳闷和不理解:王老师仅因在压力面前不说谎,竟被停课处分了!就是这样一位学生们都称赞的好老师,却仅因为按“真、善、忍”做好人,曾3次被抓進看守所,3次被绑進了洗脑班,暴力洗脑,,非法劳教一年多。

北碚看守所内遭毒打

王光林曾于2000年1月、2000年7月、2003年7月,3次被非法抓進北碚看守所,尤其是第二次,他在看守所每天都要遭同舍房罪犯的毒打,管教们大都是睁只眼、闭只眼。一次犯人借口他炼功,全舍20多名犯人一齐对他進行毒打。打他的招式主要有“贝母”(让其弯腰呈90度站,用肘猛击背、胸);“麻辣鸡块”(恶人穿上硬皮鞋踢他的麻筋);“穿心莲”(让他90度弯腰站立后,同时用肘击其背,用膝盖击他的心窝);“发传真”(让他靠墙蹲着,把其头往墙上猛踹、猛撞,邻舍的犯人们都听到头撞墙的声音)。在看守所还被强迫折头痛粉盒,每天被强迫劳动一般都在14小时以上,特别是2003年7月第三次被抓進看守所,经常从早上7点到晚上12点,赚的钱却都充作管教们的奖金。

被非法劳教于西山坪劳教所遭受体罚,挨饿1年多

体罚

2000年8月底,王光林刚被送進西山坪就因不说昧心话而被恶警田鑫(原教育科科长)、雷科金(原11队副中队长)、吸毒劳教李锐戴铐吊在窗户上两天两夜,每天只给吃5两伙食,然后又戴铐蹲禁闭10天,睡湿漉漉的水泥板。

于2000年10月12日,王光林又被转到严管中队,在那里他遭受的迫害更严重。每天做200~300个分解式俯卧撑。所谓“分解式”就是喊操员喊“1”时,卧下去,但不能趴在地上,过了一阵喊“2”时,才准撑起来,这样一卧一撑为一个。每天沿篮球场跳6~10圈蛙跳。跑15公里路程。恶警还让4个吸毒犯24小时监控大法弟子,就连上厕所也限定了时间。

2001年6月的一天,王光林出于同情心,给了一个普教10元代金券让其购买日用品,吸毒劳教犯何吉文等就将王拖到恶人管教张医生处请罚。以“严管中队不时兴做好人”而将王光林罚叩(人弯腰站着)1小时。恶警高定、雷科金等还对王光林進行野蛮灌食,导致他鼻孔伤痛1年之久。严管队未作任何说明的情况下,又将其关了两个月禁闭。连有正气的警察也认为此做法很过分。

饿饭

在严管队每天早晚吃稀饭、馒头。稀饭都是煮后兑冷水,馒头因形如传呼机大小而被称“call机馒头”。中午吃的水煮菜,多是发黄、发霉、长了苔的。象饲料一样在地上跺几下,就甩在锅里煮。缺盐、乏油、多沙子是一贯特色。中午的干饭,法轮功学员每人只有1~1.5两。司务长周萍说:这里的法轮功学员只能每天吃熟食6两。

长期的非人折磨,王光林的腿开始发木、乏力、萎缩,后来全身发木,以至不能站立。甚至连凳子都坐不稳,只能坐在床中间。吃饭、洗漱、大小便全不能自理。为推卸责任,2001年9月20日,王光林被西山坪劳教所办“保外就医”,到家后在生活费极其拮据(4、5个人仅600余元的生活费)。通过炼功,身体基本恢复。医生感到惊奇,当时在北碚区九院检查时,医生都说要恢复几乎不大可能。

被北碚洗脑班暴力、谎言洗脑,搜刮钱财

王光林于2000年上半年,曾两次被绑架進北碚洗脑班,并被勒索近500元钱。尤其是2003年6月22日,单位体卫主任方健勾结北碚区公安分局一科何科长,谭兴卫,北碚燎原派出所的一帮恶人将他绑架進北碚洗脑班,这个洗脑班在双柏村,外侧的新党校二楼,全封闭式。据警察及校领导自己透露,对法轮功学员都是由政法委、610办操纵定罪判刑期,公检法只是走走形势。洗脑班只是利用党校的地盘而已。王光林刚被抓進去就被监控人员(请来的社会闲杂人员)吊铐在窗户上直到深夜,次日上午10点又因拒绝接受侮辱性的迫害而被连续吊铐长达40多小时,本来快恢复的脚又变得行动困难,脚脖子肿得象个馒头。针对王光林的抗议,恶人还准备用臭袜子堵他的嘴。6月27日,一姓吴的监控人员把他的头往墙上撞,用筷子捅他的嘴,当时就鲜血直流。王光林的腰被踢得几个月才恢复,打完后,他们又将其吊铐起来,一会儿,来了几个人说是要给他灌食,他们将他按在椅子上,王光林的手被反背铐在椅子上,头被摁得椅子后背上,口、鼻被用帕子捂着,差点被捂得背过气去才松开。一个女的拿了个手指粗的硬胶管子,就往他鼻孔里捅,就听一位姓牟的恶警说:现在就天天给他灌方便面汤,给他的命吊起来就行了。恶人们对他除了私设刑堂、吊铐、打、罚站、不让睡觉、不给人身自由,连上厕所也要打报告。另外,刑讯逼供也很泛滥。

7月1日下午,公安分局一科恶人谭兴卫冲進屋里吼道:“王光林你服不服”,王光林说“我信仰真、善、忍,没做坏事,就不该被绑架。”谭抓住他的头发就往墙上撞,撞倒在地后,他又扯住王光林的头发提起来把他的头往一墙上撞,临走时,还说了句:“我就不信整不服你。”除了这些暴力恐吓外,每天都要放些漏洞百出的欺世谎言,诸如“天安门自焚”,闹剧中的小孩子气管被烧伤刚作手术居然能轻脆响亮的唱歌,令恶人们自己也感到荒唐,当然了谎言栽赃是不可能动摇修炼者“真、善、忍”的正信了。

如果说以上体现的是610办执行江××对法轮功修炼群众的“肉体上消灭、名誉上搞臭”的邪恶政策,那么对法轮功修炼者们“经济上搞垮”在这里也是暴露无遗。被关在这里法轮功学员早餐吃稀饭、馒头;中晚餐吃的是一碗盒饭,睡的是学生简易床,但每个法轮功学员都每天至少支付100元,后来才得知,那些打手们的吃、住、费用及工资均由法轮功学员支付,王光林被关半个月却被勒索1000多元后,转到北碚看守所继续遭受迫害,多次审诉无门,只好绝食抗议,用生命抗议恶人们对善良、正义的践踏,证实法轮大法“真、善、忍”的清白。他绝食9天,生命垂危,恶人被迫将其释放,但仍监视居住。尤其是学校体卫主任方健,多次对王光林威胁骚扰,并于2003年11月再次将其绑架到区检察院,想就王光林上次在看守所绝食的事情進行定性,并妄图作为迫害的又一借口,并多次在公开场合叫嚣:如果能把王光林拉到舞厅去泡一泡小姐,就证明他真正从法轮功中转化出来了,有人说,王光林连吃饭的钱都没有,哪来钱進卡厅?方健说:去了回来我给他报销。并一再强调这是在帮他,关心他。看来这帮恶人为了让善良民众放弃对美好的人性“真、善、忍”的追求已是到了不择手段,令人发指的地步了。

面对恶人的刁难、陷害,王光林不卑不亢,用自己的言行证实“真、善、忍”的美好。他任劳任怨,热心帮助他人,长期帮助图书室的同事打扫清洁。领导分派的活儿从来不挑,工作兢兢业业,虽然这样,恶人们仍在伺机对他下黑手,准备随时绑架他,方健就多次威胁他说:你再要坚持“真、善、忍”,等待你的就是進监狱、专政。在恶人的威逼下,王光林只好流离失所,异乡谋生。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10/4/85747.html

2003-12-19: 王光宁 男32 岁 2000—2001被非法劳教。
王光宁,男,29岁,北碚区兼善中学教师,2000年8月被非法劳教后,先后在整训中队、严管中队遭邪恶之徒疯狂迫害。于2001年9月左右,全身麻木瘫痪,就连上厕所都要人帮助,以往健康的他,被折磨得卧床不起,就在他最痛苦的时候,家庭被邪恶拆散,妻子在邪恶的蛊惑下与他离婚。劳教所恶警怕承担责任,将王光宁释放。(责任人:西山坪劳教所副所长龙XX,教育科长田鑫,严管中队长杜毅,整训中队长徐光富)。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3/12/19/62863.html

2002-03-21: 重庆北碚区大法弟子田贻成、王光林被打成重伤,不能起床,大小便失禁。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3/21/27004.html

北碚区联系资料(区号: 23)

2018-08-05:
重庆市渝中区检察院
地址:重庆市渝中区中兴路230号检法大厦 邮政编码:400010
电话:023-63905101 63905999
检察长 夏阳 023-63905168
副检察长 陆晓平 63905114
副检察长 熊文新 63905112
副检察长 汤茜茜 61848250
政治部主任 钟鹏飞 63905117
纪检组长 谢侃 63905116
职侦局局长 顾龙 63905999
专职检委会委员 邓冲 63905120
专职检委会委员 郑庆伟 63905129
专职检委会委员 魏小良 63905121

侦查监督科(批捕科)
副科长 卞朝勇 61848251
副科长 陈洁 61848271

公诉科
科长 潘峰 63905072
副科长 苏祖川 63905070
副科长 林志强 63905070

责任警察:大溪沟派出所
杨柳17338332322

渝中区公安分局:
电话:023-63756444
局长汪绍敏13308271388、2386769001
局长鲁荣锋023-63460110(局长投诉电话也是这个)
国保支队:
电话:023-63849070、023-63849071、023-63849073、023-63756170
国保警察黄某13896184368(责任警察)

重庆市第一看守所:
地址:重庆市渝中区石板坡北里15号,邮编400013
电话:023-63515885

渝中区政法委:
电话:2363765033
610办2363765430
综治办2363705032


2018-02-11:
北碚看守所
邮政编码:400707详细地址:重庆市北碚区童家溪镇同兴北路188号北碚区政府 02368211133

2018-02-05:重庆市北碚区复兴镇派出所:
电话:023-68238169
地址:重庆市北碚区复兴镇复兴街12号,邮编400713
所长向晓虹15334549370警号108156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2/5/二零一八年二月五日大陆综合消息-360450.html#18250334-1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23)

相关迫害者电话:
万州区公安局龙宝分局
治安大队:58254110
刑警大队:58249110
第二派出所:58231920
第三派出所:58220405
第四派出所:58121030
白岩路派出所:58258553
万一桥派出所:58353474
龙宝派出所:58800900
牌楼派出所:58260286

万州区公安局天城分局
治安科:58352421
刑警大队;58353696
沙河派出所:58363994
钟鼓楼派出所:58226064
较场坝派出所:58231257
周家坝派出所:58371110

万州区公安局五桥分局
刑警大队:58542717
治安大队:58542970
五桥派出所:58541159
陈家坝派出所:58521646
百安坝派出所:58545279
长岭派出所:58691464
万州区天城公安分局行政拘留所:58352380
万州区公安局58293149
万州区公安局五桥公安分局58541039
万州区三正镇派出所58486110
万州区大周镇派出所58492301
万州区太龙镇派出所58501035
万州区长岭镇派出所58691464
万州区长滩镇派出所58621040
万州区双河口派出所58832338
万州区甘宁镇派出所58708110
万州区龙都派出所58800900
万州区白土镇派出所58651047
万州区三正镇派出所58486110
万州区西山公园派出所58133599
万州区走马镇派出所58671110
万州区余家镇派出所58452138
万州区沙合派出所58377166
万州区武陵镇派出所58743110
万州区罗田镇派出所58643110
万州区金龙派出所58193007
万州区响水镇派出所58721110
万州区赶场乡派出所58645110
万州区高梁镇派出所58302110
万州区董家镇派出所58419430
万州区新乡镇派出所58590110
万州区熊家镇派出所58472094
万州区三正镇派出所58486110
万州区人民检察院58215060
重庆市人民检察院第2分院58257375
万州区人民法院58541247
万州区司法局58223050
万州区五桥移民开发区司法局58541183
梁平县公安局53222245
梁平县公安局副政科53222006
忠州公安局国保大队54225387
重庆市公安局开县分局52222303
云阳县公安局55162700
云阳县公安局刑警大队55162618
奉节县公安局56556502
巫山县公安局57690882
巫溪县公安局治安大队51522095
重庆市公安局巫溪分局51526701

重庆公安局:舒一章(音)电话待查
重庆国安局:电话待查
上清寺派出所:电话待查
北碚区政法委:68863838.(区610):头目;吴杰。
北碚区公安分句局:局长:谢德玖,(023)68316002,
分局一科;头目:何**(TEL)(023)68316020
北碚区看守所;(023)68613120
重庆市第九人民医院分院(月亮田)的消化科(023)68212234
北碚看守所所长:张××办公室电话:023-68316020

重庆市兼善中学书记办(毛背沱137号综合楼)  023-68265732  
重庆市兼善中学副校长办  023-68265740 023-68265742  
重庆市兼善中学校办  023-68262481  
重庆市兼善中学总务处  023-68265763  
重庆市兼善中学教科处  023-68265762  
重庆市兼善中学政教处  023-68265760  
重庆市兼善中学体卫处  023-68265761  
重庆市兼善中学传真室  023-68263844  
... 更多

本案件有关文件

2006-11-29: 曝光重庆市610邪恶之徒苏邑钊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1/29/143510.html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